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四十二章 风舒来见
    第四十二章 风舒来见

    幕言推开窗,正对着湖面,湖水波光粼粼,透过窗外的燕尾竹,闯入眼帘。半涯桥头坐着两个月白色身影,正围坐在茶台烹茶,缕缕茶香,伴随微风,缓缓进入鼻息。

    “羽山哥哥,圣女此次催动墨莲花开,必定会引起陌禅夏的注意,我怕他又会卷土重来。”风默担心道。

    “千尘他们如今布置的结界,加入了精血,暂时还算稳固,最重要的是要尽快集齐神识,否则你现在的身体撑不了多久。”火羽山看着风默,“别担心,我会帮助你的。”

    “家主!他到了!”风叙快步走过来,低声说道,“冰主子已经把人安顿在他房中,正用寒氏心法为他调息,情况不太乐观。”

    风默赶紧起身,对火羽山说道,“我父亲风舒,从魔域出来,身上有一半魔血,本来想去蓬莱仙岛找仙髓核,我让他先回云瑶,羽山哥哥可有办法救他?”

    火羽山眉头紧锁,“先去看看他,再做打算!”

    寒冰房间,房门紧闭,风凌姑姑和陌千尘守在门外,房间的缝隙里透出缕缕寒气,“进来!”寒冰说道。

    风默迟疑了一下,稳定了心神,推开门,茶台旁坐着一个玄色身影,正闭目养神,听见推门声,睁开眼睛,面容跟风老爷子有八分相似,温文儒雅,面色蜡黄,孱弱干瘦,“默儿……”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和沙哑。

    风默走近,席地而坐,拉起风舒的手,瘦骨嶙峋,不由得鼻头一酸,哽咽道,“父亲受苦了!”

    风舒用手摸摸风默的头,“父亲不苦,默儿乖乖的。”

    众人见状不禁潸然泪下,风舒稳住心绪,招呼众人,皆席地而坐,风舒从怀里小心翼翼拿出一个绢袋,将里面的物件倒出来,手心里赫然躺着一片娇艳欲滴的叶子,嫩绿鲜亮,发出莹莹光芒,甚是好看,“默儿,看父亲给你带什么来了!”

    “父亲这是何物?”风默睁大眼睛,惊喜的看着风舒的掌心。

    “我这些年东奔西走,为了清理身体内的魔血,在一个叫一切谷的

    地方,发现了这片灵叶,偶然发现可以净化水源,驱散瘴气,你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风舒递给风默。

    “一切叶子?!”风默开心的笑道,“这真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多谢父亲!”风默开心道。

    “咳咳咳!”风舒脸色涨红,几乎晕厥。寒冰忙捻指结印,结出清心结,直入风舒眉心,又喂他吃下冰玉脂露,面色才渐渐缓和过来。

    “羽山哥哥,你可听说过仙髓核?”风默带着几分期许。

    火羽山摇摇头,“仙髓核乃是蓬莱元祖羽路和上仙西法催动仙力所化的仙髓树所结果实,据说五千年才结一次,我只有耳闻,不曾见过,甚至连仙髓树在何处都不确定。”

    风默跌坐在地,喃喃道“如何是好!”

    “芙蕖或许有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默默……”火羽山看着风默。

    风默知道火羽山说的是弑启殇,想起弑启殇风默就头疼,有点心虚地看看陌千尘和火羽山,“不如带父亲一起去溪州,有玄力池和圣女在,一切都还有转机。”

    “舒主子先休息,我等去打点一下!”风叙携风凌退出房门,去张罗启程的事情。

    陌千尘思索片刻,“风伯父先在此休息,让陌氏长老陌颜跟风叙叔叔留在云瑶,我跟你们一起去溪州,必竟洗髓草还是有契约,怕到时有什么问题。”

    “如此甚好!”火羽山说道。

    “对了,那几颗红色晶石是何物?”寒冰突然想起来,“竟然可以让你避免契约反噬?”

    “红色晶石?”火羽山看着风默,“给我看看是何物?”

    “就是这个!”风默从贴身缎袋里倒出一堆东西,翻出来拿给火羽山。

    “奇怪!这乃是蓬莱之物,上面的灵力来至蓬莱,竟然有如此奇效,你是从何而来?”火羽山有点激动。

    “初到云瑶,这晶石是突然出现在我身上,我也不得而知。”风默也一头雾水。

    “你先收好,肯定是极好的东西!”火羽山叮

    嘱道。

    风默细心的把东西一一装好,把风舒送的叶子也一并放好,贴身收纳,用手拍拍,有种富可敌国的感觉,嘴角上扬。

    陌千尘起身告辞,“风伯父,我还有事务需嘱咐陌颜,先行一步。”说完匆匆忙忙走了出去。

    “我们也别打扰风伯父休息,默默,我们也先出去吧!”火羽山看着风舒憔悴的脸说道。

    “好,冰哥哥,父亲就拜托你了!”风默看着寒冰。

    “知道了,唠唠叨叨的,去去去,让我们好好休息!”寒冰确实有点乏累,把两个推搡着出去,“啪叽”关上房门。

    火羽山和风默相视一笑,摇摇头,“不如继续烹茶?”火羽山提议道。

    院落里朱雀和昕若玩的不亦乐乎,爽朗的笑声此起彼伏,幕言的房门紧闭,风默点点头,两个慢慢沿着半涯桥走出去。

    “你是想从弑启殇那里想办法?听父亲说,当时情况紧急,弑启殇才会给他注入魔血,如果他有其他方法,应该不会眼看父亲如此痛苦!”风默问道。

    “弑家有脱魔入仙的先例,芙蕖就是一个,全身魔血都可以,何况你父亲才一半魔血!”火羽山笑笑,为风默倒了一杯竹叶茶。

    “花露烹茶就是好喝,口感轻爽,回味余甘!”风默喝着茶水,眯着眼,舒服的呼出了一口气。

    “如若默默能一直为我烹茶,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火羽山的口气不知从何时起,变得温柔起来。

    风默心头一跳,打趣道,“又来了,羽山哥哥,现在你一天到晚没个正形,什么不学,跟着寒冰学坏了吧?”

    “寒冰现在对昕若的心思谁看不出来,难得见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火羽山笑笑,认真品茶不说话。

    “如果以后都是这样平静安宁该有多好?”风默看着眼前的风景,不禁感慨万千。

    火羽山沉默,没有言语,世事无常,能有片刻宁静都不错了,没有再打扰风默,陪她静静的看着远方,享受湖面微风拂面的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