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四十四章 元瑶心动
    第四十四章 元瑶心动

    “三哥哥,默默闭关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昕若百无聊赖地托腮,用手抠抠茶桌,又看向窗外,“朱雀跟他父亲不知去哪里了,现在也不回来!三哥哥,咦,人去哪了?”

    昕若转回头,幕言早也不知去向,只得回到房间,拿出一卷书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陌千尘跟着墨倾羽去看了溪州的结界,拿出云瑶布置结界剩下的精血,将溪州的结界布置得固若金汤,想起风默已经闭关好几天,应该也差不多要出关,赶紧回来找风凌姑姑,准备药汤药浴,以备不时之需。

    飞羽殿的院落,在玄力的滋润下,更加灵气逼人,从风谷带出来的风铃花种子,已经长成植株,有些细碎的花朵开始绽放,迎风招展,发出清脆的声音。

    “陌家主,这是小女从云瑶采摘的生机果,听陌氏族人说,此果最能补充元气,看你忙得一头汗,先坐下休息,吃点东西。”陌千尘刚准备坐下休息,元瑶不知从哪个角落走出来,柔柔弱弱地端着一碟生机果,雪白纤长的手指,配着茶色玛瑙碟,格外显眼。

    陌千尘听她一席话,反而不好再坐,看到生机果,想到初到云瑶时,风默拈酸吃醋,故意喂自己吃下许多生机果,不由得嘴角上扬,眯起眼来。

    元瑶一见,心神荡漾,话语越发娇滴滴起来,“千尘哥哥,你快坐下吧,看你一头汗,来,我帮你搽搽!”说着放下碟子,拿出一张绯红色绣着相思豆的丝巾,想为陌千尘搽汗。

    陌千尘赶紧侧身避开,“元瑶姑娘不必客气,我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元瑶看着陌千尘的背影,用力顿脚,将手上的丝巾扯得稀烂,跌坐在地上,看到桌上的生机果,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把碟子掀翻在地。

    “把药拿出来!”寒冰从窗外飞身进来,一手抓住元瑶的手,用力扯过来,将她半拖在地上。

    “好疼,冰主子,小女不知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元瑶峨眉紧蹙,被寒冰捏住的手腕已经淤青一片。

    “我再说一次,把药拿出来,否则你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寒冰冷

    侧侧地说道,面无表情。

    “啊……好痛!我……全放到生机果里面了!”元瑶从小给风谷旁系捧手心里长大,哪里受过这般折辱,眼泪哗哗流了出来。

    “把它给老子吃了!”寒冰肯冰冰地说道,用手指指散落一地的生机果。

    元瑶看着地面的生机果,不敢置信,“让我吃?”

    寒氏一把扼住元瑶的脖子,“怎么了?老子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次,因为……死人是听不见的!”

    元瑶面色涨红,双手拼命想剥开寒冰的禁锢,却徒劳无功,张嘴发不出一点声音,直到神识混沌,目眩耳鸣,寒冰才一把把她扔在地上,就像扔下一条狗。

    “嗯?……”寒冰鼻子里冷哼了一下,用脚踢了一颗滚到脚边的生机果,元瑶用手抓起来赶紧放进嘴里,一会儿功夫就把生机果全部吃完下肚,颓然地坐在地上,双眼无神。

    寒冰俯下身,在元瑶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元瑶瞬间惊悚万分,身体颤抖,手脚不听使唤,瘫软在茶厅地上。

    寒冰拿出红色丝巾,搽了搽手,扔在地上,转身出去。

    窗外的幕言看见这一幕,面色如常,走进茶厅,蹲下捡起残余的生机果,雪白晶莹剔透,又捡起地上的茶色玛瑙蝶,将生机果放会碟子中,坐到茶桌旁,默不作声。

    元瑶爬在地上,薄如蝉翼的襦裙,把玲珑有致的身段,勾勒得十分撩人。

    元瑶双眼朦胧,秋瞳剪水,看着幕言的眼神特别撩人,“千尘哥哥,扶我起来好吗?”

    幕言伸手,一把捞起元瑶,扶住她盈盈的蛮腰,打横将她抱起,送回她下榻的仙舍,将她放在床上,元瑶搂着幕言的脖子,将娇艳欲滴的嘴唇递了过去,幕言温柔地用手一点元瑶的眉心,元瑶顿时身体瘫软,昏死过去。,嘴角还露出妖娆诡异的微笑。

    幕言冷眼看着元瑶,伸手把她的衣裳扯乱,走到梳妆台边,打开脂粉,扑到自己衣裳,又将衣裳弄得凌乱,听到门外的动静,故意高声呼喊,“元瑶姑娘,你别这样!”打开门,夺门而出。

    门外的风凌姑姑,瞠目结舌,“这是怎么回事啊?幕言少主?”

    “凌姑姑,我看到元瑶姑娘摔倒在茶厅,我……送她回来,唉!”幕言一跺脚,傲恼地说道。

    “是我没有看紧她,还好没出大乱子,否则如何跟你祖父交代!唉!你先回去梳洗,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风凌姑姑转身进了房门。

    幕言看着凌姑姑的背影,感觉角落里有人窥视自己,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换了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回到自己房间。

    “三哥哥,你怎么,呜呜呜呜…”昕若看到幕言衣冠不整,正准备问他,幕言抢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拿出一颗生机果,小声说道,“昕若,看看这上面是什么药?”

    “摄魂丹!”昕若睁大眼睛,“这个不是曾经在东源出现过的丹药吗?怎么溪州也有了,祖父说过,当年就是因为父亲中了摄魂丹,神识混沌,东源结界才出现了问题,毒障四起,导致族人无地生存!”

    幕言冷冷地坐在书桌旁,“那个人现在的目标是陌千尘,如果给他得手,云瑶结界一破,溪州必定不保,布置的一手好牌!但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对墨倾羽下手?”

    “不,他的目标是默默,陌千尘解除你跟默默洗髓草的契约,由他代替,如果他出事,默默也跟着出事!”昕若分析道,“我去告诉风凌姑姑!”站起来就要出去。

    “坐下,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能说,是敌是友都还不清楚!”幕言一把拉住昕若。

    “谁?火羽山还是寒冰。他们可是上仙!”昕若激动道。

    “听我的没错,大家都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低调行事,不要把自己卷进去!记住我们来的目的!”幕言冷冷的说道。

    “昕若姑姑,我回来了,给你带好吃的啦!”朱雀“嘭”地一声推开门,把一大包香炒腾瓜果放到桌上,笑咪咪地看着昕若。

    幕言将桌上的生机果轻轻抓在手里,转身出了房门,身后传来昕若和朱雀打打闹闹的声音。

    元瑶住的仙舍,被风凌姑姑用结界封了个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