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四十五章 只有七分神识
    第四十五章 只有七分神识

    玄力池水一向波澜不惊,“哗啦哗啦”风默睁开眼睛,玄力池开始出现漩涡,转头看着风舒,白色的玄力还牢牢包裹着他,随着他身体恢复,玄力越来越薄,隐隐约约能看见身影。

    玄力池中心的漩涡越来越大,湖面的风,芙蕖圣女出现在虚空之中,墨绿色的袍子被风卷起,发出呼呼的身响,高高束起的长发,也随风飘扬,虚空中的圣女,双盘迦伏而坐,双手合十,心间幻化出金色莲花,随着玄力越来越浓,金莲的花瓣逐渐打开,越来越大,将玄力池笼罩在光华之中,莲花的花蕊将圣女轻轻托起,圣女双脚踏在莲花中,逐渐和金莲融为一体。

    风默右手不由自主地张开,手心的墨莲图腾滚滚发烫,突然发出巨大的白色光芒,冲天而起,墨色的莲花渐渐凸显,在手里旋转,只见虚空中盛开九朵墨色莲花,花瓣变幻着各种颜色,风默手心的墨莲脱离开来,飞升至玄力池中央,沉入漩涡之中,湖面逐渐开始恢复平静。

    风默身体一轻,身体漂浮在虚空之中,玄力池中央,幻化成玄铁鼎,将墨莲的光华透过风默的身体,源源不断地吸收着。

    虚空中出现几点紫色光芒,从风默天灵进入,风默的眉心显现出现了一枚红色的火焰纹,“啊!”风默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情,身体内几股力量相互较劲,经脉凸起,四肢百骸仿佛要给揉碎了一般。

    “啪”风默从虚空中快速掉落,重重的摔在玄力池中,虚空中的墨莲也缓缓下降,漂浮在离湖面三尺高的地方,虚空中的金色光芒逐渐收笼,芙蕖圣女的身影慢慢显现出来。

    “玥儿!”圣女从湖里将风默捞出,平放在白玉台上,芙蕖圣女眉头深锁,用手扣住右手命脉,“怎么只得七分神识,明明已经聚齐十分神识,还有三分去哪里了?”

    “倾羽,速将羽山请过来!”芙蕖圣女传音墨倾羽。

    在飞羽殿等候的众人顿时站立起来,气氛变得更加凝重,陌千尘身形一晃,几乎要站立不住,“千尘莫急,我跟羽山先进去,一有消息即刻通知你们!”

    朱

    雀乖乖的靠着寒冰的手臂,昕若拽着幕言的手,风凌姑姑欲言又止,忙走出茶厅,预备汤药。

    “羽山,倾羽,不知何故,十分神识已经勾招归来,但现在体内只探到七分,不过,她的身体承受七分神识已经是极限,刚才有墨莲护体都痛得晕厥过去,这副身体怕是不能再用了。”芙蕖圣女一字一句,向他们诉说。

    “应该是她体内封印的神秘力量将剩下的神识压制住了了,既然身体不堪能,这倒也不是坏事,现在只能找到合适的身体,将神识转移了!”火羽山说道,“这个方法蓬莱倒是有,不过找合适的身体却不容易!”

    “这该如何是好!对了,天魂丹!朱雀不是催动天魂丹重塑了我等的仙身吗?”墨倾羽激动地抓住火羽山的手。

    火羽山神情恍惚,“还是要到这一步吗?默默不一样,她神识不全,如果要用天魂丹,必须得跟人契约,而且她身上的神秘力量还未解封,转移后重塑的仙身也只能支撑几天时间而已!”

    墨倾羽颓然坐下,“几天时间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如果能寻得玥儿仙骨,这几天足够周转了!”芙蕖圣女道。

    “寒冰说姐姐仙身早就粉身碎骨了,去哪里找?”墨倾羽沮丧到了极点。

    “赤轮幻境,仙人的仙身,哪怕是碎成粉末也有迹可循,去赤轮幻境里寻找!”火羽山看着芙蕖圣女。

    “赤轮幻境飘渺不定,跟其他幻境重重叠叠,又有醍醐之力隐藏其中,就是找到了,也未必能带回姐姐的仙骨!”墨倾羽痛苦的说道。

    “我们先带姐姐回飞羽殿,再想想办法!”墨倾羽看着风默苍白的脸,毫无生气,像是随时会陨仙一般。

    “好,你们先回去,现在玥儿身体受损,经不起玄力浸泡。”芙蕖圣女细声说道,表情凝重。

    墨倾羽抱起风默,眼角流下泪来,风默的身体轻飘飘,感觉随时会飞出去一样,“姐,我们回家,你乖乖的听话!”墨倾羽想起小时候,墨玥也是这般抱着修炼疲倦不肯走路的自己,哄着回家。

    火羽山一言不发,默默跟着墨倾羽走了出去,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回到了千年前的那天,如此的无能为力!

    “默默!”陌千尘拉着风默的手,冰凉得像失去生命一般,“默默,你醒醒啊,不是说好要跟我一起回风谷种生机果吗?我把种子都准备好了,等你恢复了。我们就回去!”

    “哗啦”从风默怀里掉出一个缎袋,里面的芙蓉花簪掉落出来,陌千年拿起簪子,脑海里突然想起什么来,在自己身上一顿乱翻,抖出一个檀木盒,从里面摸出一只锦囊,迟疑了一下,扯开封口的丝线。

    “弃之弃之,舍得舍得,命非天定,绝处逢生!”陌千尘看着玉牌上的签文,“羽山,倾羽,月影给我的救命锦囊是何意?”

    “难道是要舍弃现在的身体?”墨倾羽看向火羽山。

    火羽山眉头深锁,“让我好好想想,目前这副身体还可以顶上几天,我传音月影确认一番,切不可贸然而为!等我消息”,火羽山说完,急急走了出去!

    墨倾羽一手锤在床头小几上,“真真气人,好事多磨!”

    陌千尘拿过风凌姑姑端来的药汤,用尽办法,风默也喝不进半点。

    门外朱雀等人扒着门,一时半会也不敢进去打扰,“昕若姑姑,娘亲会死吗?”朱雀浓浓的鼻音。

    “不会,娘亲只是太累了,压得她喘不过起来,她想睡觉觉。朱雀不要害怕,娘亲是不会离开你的。”昕若看着朱雀安慰道。

    朱雀转身抱着寒冰,大声哭了起来,“哎呀,臭小子,怎么一哭就跑我这里来,看看你把我衣服给弄得!”寒冰虽然一脸嫌弃,还是紧紧搂住朱雀,摸了摸他的头。

    风凌姑姑出来,招呼众人,“大家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轮流照顾,火上仙去想办法了!”

    幕言一言不发,板着脸,臭得像坨屎,拉着昕若,大步回去自己仙舍,“啪叽”关上房门。

    寒冰把朱雀抱在怀中,大步出去,飞身古松上,摘下一个松果,细心剥好,一颗颗喂到朱雀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