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四十七章 换回仙骨
    第四十七章 换回仙骨

    寒冰坐在窗前,呆呆的看着院落中的古松,树枝上已经开始结出松果,旺盛的玄力滋润着溪州,万物复苏,松油源源不断地随着树干流下来,碰见沟壑处,便顺势堆积成团,慢慢凝固,形成好看的松脂。

    寒冰捻指弹出仙气,取回一团松脂,用手捏住,软弹相宜,“像极了那个人的脸!”寒冰眼前浮现出昕若肉嘟嘟粉嫩嫩的脸颊,脸上浮现出暖暖的笑意。

    “啪嗒”,房间内响起一声细碎的声音,寒冰猛地转回头,铜镜里清晰的印出他的身影,一晃神,镜子中的脸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寒冰用手轻触镜面,整个身体都进入了铜镜之中,面前浮现出熟悉的画面。

    “飞扬,飞扬,快点喝酒!”镜中又出现了寒冰的身影,对着另一个人骂道,“飞扬,臭狗屎,又不理我,老子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寒冰,你别这么毛毛燥燥的好吗?我可是偷偷溜出来的,等下给家主发现就坏了!”弑飞扬无奈的看着寒冰,拉着他坐下来。

    “飞扬,老子心里不舒服,你必须要陪我!”寒冰霸道的说道。

    弑飞扬笑笑,“怎么,明日你就成了寒氏的家主了,如何还这么孩子气?还有,你这毛毛燥燥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

    “如果老子说,一点都不稀罕你信我不信!谁知道整个家族除了我都无法修炼寒氏心法,这才选中我做少主,那帮老家伙从来眼睛都不愿意正眼看我,现在又要接任家主,我实在是不愿意!”寒冰气得灌下一杯酒,顺势躺在地上。

    弑飞扬慢慢喝下手中的酒,给寒冰的酒杯细心斟满,嘴角上扬,“你做神仙还不愿意,我如今还是魔,羡慕你都来不及!”

    “神仙有什么好?凡人还可以娶妻生子,共享天伦,老子有什么?不过是他们飞升上仙的梯子罢了!”寒冰嚷嚷道。

    弑飞扬端起酒杯的手有点颤抖,停顿了一下,“你想娶妻生子?想要个什么样的。”不自然的灌下一杯酒,嘴里苦涩难耐。

    “脸圆圆,肉乎乎,乖巧又有趣的!”寒冰声音变得轻柔,“不过,还没有找到,希望她跟娘亲一样都那么疼我!”

    弑飞扬没有再说话,接连灌下几杯酒,站立起来,背对寒冰,“仙魔有别,以后你我就不能再

    见了,各自安好!”说完飞身离开。

    寒冰毛燥的坐起来,“连你都不愿意理我,狗屁家主,老子不稀罕!”说着拿起酒杯就要摔,又舍不得,把酒灌了下肚,把酒桌上吃食糊皮潦草地吃下肚去,“飞扬说不开心时就吃东西,肚子鼓鼓的,心就温暖了……好像确实是好点了,哈哈哈哈哈!”眼角流下的泪水,哗哗滴落在桌上!半晌,起身离开!

    弑飞扬从角落里走出来,从怀里拿出红色丝巾,把桌上的泪水搽干,细细的叠好丝巾,放回怀里。

    “寒冰舅舅!”朱雀从窗外飞进来,一把抱住他。

    “寒冰!”他怔怔地看着铜镜,喃喃自语“对,我是寒冰,我是寒冰!”

    “寒冰舅舅你怎么了?”朱雀发现寒冰身体冰冷,神色呆滞,高声呼唤道,“父亲,快来,寒冰舅舅有问题了!”

    火羽山推开房门进来,见状,将寒冰拉离铜镜,捻指结出清心结,直入寒冰眉心。寒冰直直向后倒去,火羽山和朱雀忙将他扶到床上。

    朱雀皱着眉头,“父亲…?”

    “嘘!”火羽山示意朱雀,低声说道“他中了摄魂丹,还好药力轻,又发现及时,不然他神识陷入混沌就难以恢复了!”

    火羽山结出结界,将寒冰整个人笼罩起来,才拉着朱雀离开,“让他睡一觉,我们去看看你娘亲!”

    待火羽山关上房门,窗户外幕言若有所思地看着床上的寒冰,心里暗忖“又是摄魂丹?他也中招了?元瑶的药是从哪里来的?还是这一切只是他的障眼法?”

    昕若从院落里走过,看到幕言,“三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幕言张望四周,赶紧拉着昕若快步离开,房内的寒冰,睁开眼睛,脸上不复平时的神情,冷冷的看着窗外。

    “默默,今天觉着如何?”火羽山跟朱雀走了进来,朱雀扑到床边,紧紧拽着风默的手。

    风默半躺在床上,松开的发丝垂在身后,只着一件淡粉缎面提花袍子,比起之前的仙身,越发丰腴,面色微酡,眼含秋水,较之以前,别有一番风韵。

    “羽山哥哥,今天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我……”风默看着手上的玉铃,欲言又止。

    “羽山哥,结界有点问题!”

    墨倾羽急急忙忙进来,顾不得跟风默说话,拉着火羽山就出去,“朱雀,跟上!”火羽山唤道。

    朱雀瘪瘪嘴,松开风默的手,乖巧的跟在火羽山身后。

    风默看着书架旁的软榻,陌千尘面色憔悴的沉沉睡去,刚才的动静都没有吵醒他,确实是体力透支得厉害了。

    风默感叹道,“赤轮啊赤轮,你倒是快点帮帮我啊!”话音未落,风默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赤轮幻境的木屋内,面前正轻吹陶勋,苦眉丧脸的人,不是赤轮是谁?

    “赤轮,快点帮我换仙骨,这副身体,只能支撑七日之久!”风默拉住赤轮吹陶勋的手,急切的说道,生怕他把自己一咕噜又扔回去了。

    “墨玥,你自己不能换吗?”赤轮苦大仇深地看着风默,“我没心情折腾这些事情,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死又死不了!”

    “赤轮,我不知道如何换啊,再说了,我一定想办法救你出去,你振作起来啊!”风默急得跳脚。

    “那你现在就留下来,换我出去!”赤轮耷拉着嘴巴,一副哀怨的样子。

    “嗨!”风默气得捏住赤轮的脸。“让你瞎想,我留下来,你也出不去啊!”

    “我知道,不过这么一说!你确定不想死?我想死都死不了!”赤轮语气悲伤不已。

    “不想死,我的命不是属于自己的,还有好多人需要我!”风默看着赤轮,“帮帮我!”

    “赤轮,你又来!”风默话音未落,又给赤轮扔了出来,重重地摔在院落的青石板上。

    “默默!”正在古松下收集松脂的昕若赶紧跑过来扶住风默,“你怎么样?从哪里摔出来的?”

    “呃!……”风默痛得龇牙咧嘴,“老子要好好抽他一顿!”

    昕若用手点点风默的眉头,“怎么这么粗野,跟寒冰学点好的!”

    风默拉着开昕若的手,用手挠起她的痒痒,痒得昕若抱着风默扭成一团,“你太大力了,弄疼我了!”昕若叫道。

    风默闻言,停了下来,看着手上的玉铃已经没有踪迹,摊开手心,墨莲图腾也消失不见,丹田之气源源不断,自行周天,身边的玄力,自动归入体内,仿佛永远装不满,“仙骨换回来了,就这么简单?”风默有点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