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四十八章 难得清闲
    第四十八章 难得清闲

    风默看着对面沉默的墨倾羽,无奈的拉着他的手,“那我就再留几日好了!倾羽,虽然我失去了记忆,我也是墨家的人,不过,风老爷子把风谷交给了我,我必须得回去!”

    “姐!你是墨玥,不是风默,你只需要在溪州修炼,我不会让你再陷入危险之中!”墨倾羽一脸焦急。

    “名字是什么不重要,身上的责任也不是说丢下就能丢下的!再说了,我的仙骨已经换回,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了!”风默冷静的告诉墨倾羽,“我们做为一家之主,早就没有为自己而活的权利。”

    墨倾羽拉过风默的手,“姐,答应我,我们都好好活着!”

    风默爽朗的笑道,“知道了,你比凌姑姑还啰嗦!”

    朱雀跑进来拉着风默,“娘亲,快走,寒冰舅舅要回去了!”

    风默跟墨倾羽对视一眼,两人都一脸懵逼,赶紧跟着朱雀去到院落中。

    寒冰一手扶着古松,一手扶住额头,背对着众人,一身落寞。

    “冰哥哥,你怎么了?这么着急回上古冰原干嘛呢?凌姑姑还有好多看家菜,你还没有尝过呐?”风默哄着寒冰。

    寒冰背影透着落寞,听到有好吃的,内心纠结了一番,“唉!”回头看着风默,“那就再留多几日。”说着耷拉着脸,慢慢挪回连廊上。

    墨倾羽见状,提议道,“姐,大家都难得清闲,不如去你之前修炼的伽罗谷住上几天?”

    “伽罗谷?”风默回头看着墨倾羽,“好,把大伙都带上,住几日回来,等父亲身体调理好,可以出玄力池,我就再带他回风谷,还得问问圣女关于东源毒障的事情!”

    溪水潺潺,从山谷倾泻而下,清澈见底,石头给冲洗得光滑圆润,晶莹剔透,透过树枝的阳光,细碎的投射进溪水中,散出一片光晕。

    “姐,到了!”墨倾羽挥挥手,半山缭绕的浓雾渐渐散开,露出半山腰来,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座依山而建的院落,“半山小院!”古朴的门头,写着简单的院落名。

    风默迟疑了片刻,推开院落门,院落中并没有药扁箕

    ,风默呼出一口气,缓缓走进茶厅,茶桌上的茶炉上,“咕嘟咕嘟”正煮着茶,风默倒出一杯,“是竹叶茶,不是乌梅汤?”

    “乌梅汤?”陌千尘疑惑的抬头问道,“你最不喜喝乌梅汤,为何想起这个来了?”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风默喃喃自语。

    “朱雀你这个臭小子!”寒冰一声怪叫,追着朱雀爬上院落中的擎天树,朱雀尖声叫着,把手上的玉佩扔给树下的昕若。

    昕若接过玉佩,哈哈笑道,“哈哈,过来拿啊!”寒冰扭头飞扑过来,昕若惊呼连连,忙扔给连廊上的火羽山,寒冰一把抱住火羽山,“还给老子!”火羽山高高举起玉佩,手指轻弹,玉佩飞升虚空,朱雀趁机抓住,耀武扬威地对着寒冰做鬼脸,一时间,整个院子闹腾得不行。

    幕言坐在院落的角落,冷冷的看着嬉笑打闹的众人,背靠着院墙,闭上了眼睛。

    “倾羽,喝茶。”陌千尘接过风默手中的茶壶,为他们斟满杯子,“不知道月影他们怎么样了?”

    “月氏昨日已经飞升下仙,整个何东的生灵,现在皆位列仙班,幸亏云瑶一战,陌禅夏和王氏等重创,给了月氏喘息的时间,趁机推演九星,终于成功。”火羽山踱步入来,徐徐坐下,优雅地捻起一只茶杯,品起茶来,“好茶,还是那个味道!”

    “羽山,千尘,你们先坐坐,我想去看看这个院子。”风默找了个借口,把众人扔房间里,独自一人来到后院。

    “果然有一张木榻,也有一颗梨树!”风默伸手,接住飘落的花瓣,雪白娇嫩,煞是好看。

    风默一会儿就接了满满一捧,用丝巾包了,放于木榻上,枕着头,侧躺下来,雪白的花瓣,像下雨一般,簇拥着,打着旋儿,落在风默身上,碧海青的袍子上,像是绣满了花朵,还有些许花瓣,洋洋洒洒,掉落在风默脸上,她像是沉沉睡着一般,一动不动。

    “玥儿,怎么这么贪睡,又跑后院睡着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有力的手臂将她扶起,将一杯乌梅汤喂到她嘴边。

    风默努力睁开眼睛,“弑启殇?

    你怎么来了?”弑启殇古铜色的脸,棱角分明,带着温暖的笑意,格外爽朗。

    弑启殇笑着说道,“傻玥儿,睡懵了吗?我一直都在啊?”说着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从身后拿出一包粗布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槐花蜜豆糕……”风默呆呆的看着弑启殇,“吃吧,不是天天吵着要吃吗?吃完太腻,就喝点乌梅汤!”说着摸摸她的头,将她的头微微一控,整个人都给圈进他的怀里。

    “弑启殇,你为什要走?”风默问道,“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我没有走,傻孩子,我一直都在,你是不是睡傻了,以后不让你在院子里睡觉了!”弑启殇宠爱的捏捏风默的鼻子。

    “弑启殇!”风默做势要打弑启殇,手臂挥出,却扑了个空,身体一惊,突地醒了过来,嘴里仿佛还有乌梅汤酸甜的滋味,“原来是个梦?”风默静静的看着梨树,梨花冷沁沁又带着点蜜糖味,弥漫在空气中,特别好闻,沁人心脾。

    “默默,你究竟还是想起他了吗?”陌千尘脸色颓然,眼眸暗了暗,轻轻转身离开了后院。

    “千尘?”风默叫到,陌千尘像没有听到一般,转眼不见踪迹。风默叹息一声,“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亦或是梦中!”

    “是不是梦,你我说了都不算!”火羽山从梨树上飘落下来,月白色的袍子,宽松飘逸,跟漫天的梨花,融为一体。

    “羽山哥哥,这个院落我跟弑启殇曾经生活过,却又仿佛根本没有他的痕迹。”风默用手托着头,半躺在木榻上。

    “因为有一种相思,叫遗忘,或许这是最浓郁的思念。”火羽山说道。

    “不明白。”风默叹了一口气,“道不同不相为谋,或许我也不必再过于执着!”

    “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火羽山喃喃念叨,也伸手接住一朵梨花,放于鼻息之间,忽然眉头一皱,“摄魂丹!”

    赶紧一把拉起风默,结出清心结,注入风默眉心,低声耳语“别说话,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