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2章
    呕呕呕呕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啊啊啊啊,呕呕呕呕呕,呜呜呜呜呜呜,呕呕呕呕呕呕呕呕,恶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

    范梨趴着,双手撑在地上,胃都要吐出来了。

    现在几点了?我在哪里?我还活着吗?我的身体器官都还是完整的吗……

    范梨有诸多疑问,却都没有答案。因为,生不如死的折磨削弱了视力和听力,大脑失去了估算时间的能力。

    脑海里交错闪现的,是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她和爸爸去海滩玩。下海游泳。因为从不呛水,游泳技术高超,她游得宛如脱网野鱼,游出了爸爸的视线。无形的力量捆住她的腿,把她往海洋深处拽。陆续看见各种海洋生物。光线越来越少,水温越来越低,未知越来越多。深海恐惧症严重发作。灵魂出窍。吓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痛苦才缓解一些。就像麻醉刚过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一样,范梨感到浑身无力,脑袋晕。五脏六腑里,服用过量药物般的反胃感在沸腾。

    动了动眼皮,随着视力的调整,眼前的景象忽隐忽现。范梨双掌使劲儿,想撑起身子,但两条胳膊抖个不停,身体机能明显不在正常状态。她抬起头,额头却不慎碰到了一条延伸出来的珊瑚。疼痛不止,世界摇晃,下方的软珊瑚里,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绿短革鲀宝宝吓得猛冲出来。

    范梨屏住呼吸,伸手对小奶鱼晃了晃。但它看了她一眼,鼓着翘起来的嘟嘟唇,一溜烟游走了,甩了她满手泡泡。

    泡泡?

    她把伸展开五指,插到地面的细沙里,再往上轻轻一抛。沙子没有立刻掉落,或被风吹走,而是天女散花般漂浮,雪花般摇曳下坠。

    意识到自己还在海里,她瞬间觉得胳膊更软了,险些又一次瘫在地上。

    接下来,一个事物进入视线,才真正令人窒息。

    那是一条立起来的青色鱼尾。

    它呈流线型,尾鳍上叶比下叶长许多,上下方都有凹洼;离尾鳍约60厘米处,还有两片小小的臀鳍;再往上一些,有两片腹鳍。

    此刻,整条尾巴左右摆动,极其缓慢。

    范梨盯着它,眼瞪得滚圆,即便是演技最感人的花瓶女明星,也无法瞪到这个境界。

    ——这是一条鲨鱼的尾巴!!

    条件反射,想翻身游走。

    但仔细一想,人肉没有我们自认为的那么好吃。最凶猛海洋食肉动物的菜谱上,也并没有人类。所以,遇到鲨鱼不应有太大动作,只要缓缓游走就好。如果过度惊慌,反倒会引发它的好奇。它可能过来咬一口,看看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一口下去,也够半辈子的了。

    范梨轻轻转过身,轻轻摆动双臂,轻轻扭动着,朝远离这条鲨鱼的方向游去……

    仅过了几秒钟,她游不动了。

    一双手自后绕向前,以轻拥的姿势,搭在了她的手腕上。手指肤白而纤长,但腕骨关节大,手背骨感分明,是男性的手。

    太好了,有人类,说明她现在还在安全区。

    “有鲨鱼,快跑。”为防他听不懂中文,范梨还补了一句英文,“shark! run!”

    然后,男性低音炮在她耳边响起。

    他说的不像任何一种地球上的语言。空旷而缠绵,每个音阶又沉沉的,像从喉咙里发出。范梨一个字都听不懂,只听到他在末尾说了一句“嗯?”

    她正想如何回头表达彼此有语言障碍,脑子里就蹦出了一本厚重的字典。无形的手翻开棕色岩石封面,男人所说的每一个单词,都化作奇怪的文字符号,在脑中拼写出来,跟闪电似的被翻到对应的中文解释页面。尽管语法不太到位,但他说的话她大约听懂了

    “慌慌张张的,不太像你的风格。还是说,你觉得我很可怕,会吃了你……嗯?”

    范梨抬头看看四周,没找到任何书本的痕迹。字典确实是在大脑里出现的。

    这算什么,意识翻译字幕组?

    她回过头,看见了比信天翁胸脯还白的颈项,还有深v长袖丝质上衣勾勒出的锁骨。好锁骨,可以养鱼。

    微抬头,她对上了一双水蓝色的眼睛。

    鲨鱼早没了踪迹,她眼前的是一个年轻男人,肩膀宽阔,骨骼修长,眼如海湾,眉如峡谷。

    好眼熟的脸,似乎在哪里见过。

    阵阵水波是海里的风,牵动他的发梢和衣角,把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变成电影中的慢镜头。他垂目凝视着她,浅笑着。这双眼里浸泡着无限温柔,显得像个陷阱

    “消失这几个月,外语学得不错。所以,这么久没见,一点都没有想我?”

    或许因为大海的滤镜原本就是悲伤的,几缕碎发轻触他的眉骨、脸颊和尖耳,有一种空灵而绝望的美。他的睫毛很长,能在白净的皮肤上留下阴影。长直发是银灰色,用海草松松地系在脑后,丝绸般在海水中起起伏伏。

    因为没得到她的回答,他叹了一声。喘息间,吐出几个透明的气泡。

    “小傻瓜,吓傻了?”

    声线动听是其次,懒散语调里的从容不迫、诱惑与宠溺才是重点。范梨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第一次近距离地听异性如此对她说话,以至于脑内字典翻译速度都变慢了。

    她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抱歉,看来是我认错人了,毕竟你的面孔看上去很陌生。”说是这么说,他听上去一点也不觉得抱歉,一点也不见外,把她脸颊边的碎发轻拨到耳后,依然用对情人的语调缓缓说道,“这位小姐,原谅我的鲁莽。重新认识一下好么,我叫星海。”

    星海还是没得到范梨的答复,于是微笑道“小姐,你的心跳好快,还流了不少汗。是不是因为藏了什么小秘密,有些紧张?”

    这种莫名其妙测出别人心跳和流汗状态的特异功能,让范梨想到了初中班里那个转校生。她正在感慨事情的巧合性,却发现了一个细节和转校生一样,他的鼻尖左侧也有一颗美人痣!

    而且,他之所以看上去眼熟,是因为长得就像那个转校生的成年版啊!

    这是……与神秘同学的惊悚海底重逢?

    这时,一个尖尖的声音从身后远处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路“梵梨!梵梨!!”

    似乎是在叫自己。范梨从星海的怀中挣脱出来,回头一看,第一反应是自己产生幻觉了——朝她游过来的,是一条美人鱼。

    这条美人鱼尾巴是红黑双色的,由一条细长的荧光青线从中隔开;粗粗的棕色大辫子搭在一侧肩上,戴了满头的海星,像悬在棕榈树上的金色星河。她对范梨挥手,朝气十足,“梵梨梵梨”地喊个不停。但因为游太快,也没注意看路,她一头撞在礁石上,看上去不怎么聪明的亚子。

    范梨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的景象没有变化,指着美人鱼,对星海颤声说“她长了尾、尾巴……fish tail, raid, scary啊!”

    但她发现,星海的反应很淡定。然后,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她低头往下看了一眼。

    又看到刚才那条鲨鱼尾巴了。

    原来,刚才她看到的不是鲨鱼尾巴,是星海的尾巴!

    这个男孩子真的不是人,是条半人半鲨的美人鲨!!

    虽然这美人鲨外形和谐美丽,就像从浪漫幻想影片里拍的一样,但她还是觉得头晕眼花,小心脏快破裂了。

    见她一直失礼地凝视自己的尾巴,星海丝毫没感到冒犯,反倒微微一笑“喜欢鲨族的男孩子么?”

    “鲨……族?”范梨吃力地重复着这个外语单词。

    听她冒出了古怪的发音,星海的表情像被按了一下暂停,随后笑容慢慢散去,面容仿佛被一层冰霜笼罩住“别装人类了,你不一直游得好好的么。”

    范梨怔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下半身,直接惊呆了——她的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也是一条很长的鱼尾巴!鱼尾巴是墨绿色的,有不易察觉的轻薄鳞片。动动下半身,那条鱼尾巴自然地左右摇摆,还荡漾起了轻微的水波。

    然后,她伸手顺着鳞片摸了摸,冰凉坚硬,最后一根理智神经也断了。

    “我的妈啊!!!”范梨跟摸到尸体似的抽回手,抱着头,恨不得一头撞在珊瑚礁上,赶紧从梦里醒来。

    此刻,冒失的美人鱼也晕头晕脑地游过来,抓住范梨的胳膊说“你是怎么回事,刚才怎么看报纸看得抽风了,转个身就消失,把我和我妈给急的啊……”美人鱼原本应该长耳朵的部位没有耳朵,而是长了一对与尾巴同色系的双色鳍,同样以一条荧光青线隔开,两只耳鳍还会随着她的表情轻微摆动。

    范梨受惊过度,突然变得特别安静,只是复读机似的重复着她的话“报……纸?你……妈?”

    “你怎么了?”荧光少女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你怎么痴呆了,别吓我……在报纸上看到不好的新闻了?”

    “什么报纸?”星海抬头。

    “《红月海晨报》,梵梨看的是头条,之后就脸色苍白地逃了。”

    “还能有什么,无非是独裁官来访红月海这类无趣的政治新闻,不至于被吓傻吧。”话是这么说,星海却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范梨的表情。

    范梨很想知道,从晕厥在海里到醒过来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的信息都和荧光少女所说的不对称?现在她在海洋的哪个部分,为什么会突然长出尾巴,爸爸又在哪里,她该怎么把腿变回来,怎么回到岸上?!

    她……该不会是被转校生隔空传染精神病,产生幻觉了?

    “我也不太清楚,我这小姐妹挺喜欢读报纸的,可能真的会为了一些时事新闻一惊一乍吧。”荧光少女挠挠头,又拉了拉范梨的手,“唉,梵梨,不管你看到了什么,回去我们再讨论,现在抓紧时间报名去。”

    范梨看了看四周,只见不远处有一把椅子,看上去像是公园的长椅,但周围没有花草树木,只有软珊瑚和海葵随波摇曳,让人想起了春风中的麦田;上百只小鱼在枝桠般的珊瑚里穿梭,水声清冽,海光潋滟,神似换季时的细雨;狮子鱼长得尤其嚣张,破碎的旗帜般全身抖动,偶尔闪一下,发出更加响亮的水声……这里的生态如此曼妙,族群丰富,生生不息,延续到视域所见之处的尽头,变成了一些鱼和珊瑚的蓝色剪影。

    景观很自然,但珊瑚布局和石子路明显是人为整顿过的。道路通往的尽头处,有一些建筑的影子。

    这世界上居然真的存在海底文明。

    呼吸时,双耳后面似乎有器官张开。范梨畏畏缩缩地摸自己耳根。果然,那里有两道长长的裂口,往里一些,还能摸到片状、丝状的东西,那触感之,让人浑身鸡皮疙瘩都快掉在了地上。但这是鳃没错了。

    对比三条鱼尾的鳍,范梨发现星海的鳍要多一些,尾巴更长,肌肉纹理、激素分泌也和她们俩差距极大。

    据他自己所说,他是鲨族。果然和普通的海鱼不在一个级别。

    看见范梨一直大大咧咧地盯着男孩子的尾巴,荧光少女觉得有些羞耻,只能对星海抱歉地说“这位小哥哥,谢谢你照顾我这小姐妹,她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今天是有点不太正常……我,我带她走了啊……”

    “没事。”星海回答着她的话,双眼却始终不离范梨。

    被荧光少女拖走之前,范梨想起了关键信息,唤了一声“星海。”

    “怎么?”

    范梨叫出了初中转校生的名字。

    星海皱着眉说“你说什么?”

    范梨又叫了一次。但是,星海依然神情俨然,一头雾水的样子“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

    看来是认错人了。可是,会有这么多的巧合吗?

    范梨摇摇头,跟着荧光少女游走了。

    而星海一直目送她们离去,眼眸冷淡,眉宇凝重,跟初见时比判若两人。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43小剧场

    梨“如果后文里出现“口口官”,别问,问就是闪闪漏掉“独裁官”中间那个和谐点了

    夜迦“噗,尊敬的口口官大人,晚上好。”

    苏释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