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3章
    沿着一条石子路,荧光少女带着范梨游向广场的方向。

    范梨张嘴喝了一口海水,发现食道和连接鳃的呼吸器官是分离的。她还在研究自己新的身体构造,荧光少女凑近了,悄悄说“你刚认识这个叫星海的鲨族小哥哥?”

    范梨点点头。

    “真的啊,那还真少见。你知道的,他这样的捕猎族是极少数。等开学以后,我们还会接触很多捕猎族,尽量避开他们,注意自己的安全。”

    范梨不懂。她在海底入学了,怎么自己却不知道呢?

    广场中央,人鱼来来往往,尾巴和海鱼尾类似,长度、颜色、形状、鳍数、摆动频率,等等,都各有特色。广场一头有一道石门,门前的人鱼大部分都年轻活泼,穿着款式相同的制服,抱书或背书包。

    梵梨竭力思索想表达的句子。果然,脑中的字典再次翻开,在意识里播放出了发音。她不敢说太长的句子,生怕出现语法错误,只能指了指那些年轻人,试探着说“都是学生?”

    “当然啦,今天新生入学报道第一天呢。”

    “难考吗?”

    “你在问我咱们学校难不难考?”看见范梨点头,荧光少女双手捧脸,“天啊,音乐学院我都考了十一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轻轻松松双s进奥术学院吗?你是我们海洋族里的奇葩……不,是全海族的奇葩!你最好不要对自己的奇葩性有任何侥幸心理!”

    范梨有点迷糊了,自己是失去了一段重要的记忆吗?难道说,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里,她没有去读陆地上报考的大学,而是参加了海族大学的入学考试?所以,现在她叫“梵梨”。爸爸说,妈妈的基因和一般人不一样,可能就是她变成海族的原因。

    荧光少女旋转着游,尾巴扭如舞蹈。梵梨总想蹬腿游泳,但无奈没了腿,只能被荧光少女拖着,努力摇摆尾巴。鱼尾和水的摩擦非常小,每摇一下,她都能往前冲很长一截。她还没习惯如此游泳方式,只能鼓着双颊,在心中呐喊,加油!梨啊!你行的!扭啊!冲呀!啊,腰扭了……

    她揉着抽筋的腰,跟个跛尾老太太似的前行,在广场边看见了荧光少女的同款妈妈。

    母女俩耳鳍、鱼尾的颜色是一样的,但母亲身材明显发福。见两个女孩子过来了,这位妈妈过来挽住她俩的手“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梵梨,刚才你跑到哪里去了?把我和当当都吓坏了。”

    荧光少女的名字是当当?这名字好。买书打折吗,亲。

    当当拨了一下自己的大辫子,骄傲地说“妈,别担心了啦,我都已经八十九岁了,照顾好梵梨没问题的!”

    “少吹嘘,我八十九岁时,你都会直线游泳五百米了。别说照顾梵梨,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年代不同呀,你们那个年代大家结婚都早,但你也没读大学不是。你看,我可是考上了名牌大学的姑娘。”

    “就是读大学才让我心慌!我和你爸把你惯坏了,害你吃不得一点点亏!梵梨我觉得是完全可以放心的,她很理智。”说到这里,当当妈又对梵梨温言说道,“梵梨,上大学后,你们就要互相照应了。我可担心死了这女儿,她性格太冲,动不动就跟人发生摩擦,跟三十岁的小孩一样,唉!”

    啥,三十岁的小孩?梵梨捶打着扭伤的腰,迷茫地点点头。

    “又来了……”当当长吐一口气,翻了个白眼,吹出一串不耐烦乱窜的泡泡。

    当当妈推了一下女儿的脑袋“大学可不比高中,要谨言慎行,不要得罪捕猎族和海神族,知道吗……”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梵梨和当当的身后,伸出双臂揽住两个女孩子,和她们互换位置,替她们挡住了什么,脸部的神经绷紧。

    当当依然大大咧咧地喊着“是是是是是”。梵梨看了一眼当当妈看向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雄性海族,拿着一个有缺口的贝壳碗,到处向人伸手讨钱。他下半身没有尾巴,只有八条油腻腻的肉色触手;哪怕隔得很远,也能看到他蒜头肉鼻根部长着一颗肉瘤。

    原来,海族里并不只有美人鱼、美人鲨,还有丑人鱿。在这全民美型的世界,他很适合高歌一曲“丑八怪咿呀咿呀啊啊,啊啊啊,在这颜值的时代,我的存在,像意外”。

    “梵梨,别看了,快走。”当当妈低声说道。

    闻言,当当也跟着回了头,皱着脸,捏住鼻子,小声说“怎么这乞丐今天还在这……”

    当当妈护着她俩游远,躲在一片珊瑚后面,左顾右盼,确认没有人经过,才握着梵梨的手说“梵梨,你知道吗,每次看到这个乞丐,我就会特别担心你。”

    “啊?”梵梨一脸问号。

    “你父母走得早,你还能学出这么拔尖的成绩,阿姨很为你骄傲。但有一件事你必须要牢记我们海洋族,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出身。“

    父母走得早?怎么回事?她只有母亲走得早,爸爸明明活得好好的……

    难道……

    梵梨一颗心都悬了起来,但还是强装镇定“嗯,好。”

    “海洋族女孩子青春短暂,读太多书意义不大。奥术太容易触碰法律底线和政治敏感点了。你如果真心想从事这一行,那,阿姨还是那个观念——趁年轻,赶紧在学校里找个权贵公子嫁了,让丈夫的家族庇护你。”

    其实听到第一句,梵梨就不想再听下去了。但中华民族素来推崇尊老爱幼的良好品德,对方是长辈,又是异族,文化不同,她只能入乡随俗地点头。

    当当摇摇头“妈,别劝她了,她就是个孤僻小孩,对谈恋爱没兴趣。”

    “不找对象,那可真不行。”当当妈张了张嘴,看了一眼远处来回徘徊的鱿鱼乞丐,“这乞丐,你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吧。他母亲也是你们大学毕业的。”

    当当抱着胳膊,作惊吓状,后缩一些“不可能吧?我们大学的母亲怎么会有乞丐儿子?”

    “他母亲就是因为研究灵魂交换的禁术,被判处死刑,但又没有立刻死成,才有了他。

    听到这里,梵梨愣了一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阿姨,我不太明白,您能详细说说吗?”

    “法律规定啊,触犯了灵魂交换禁术的一律死刑。这个乞丐的母亲最终上了断头台,脑袋送回老家,身体丢到深渊喂食腐鱼了。”

    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了。梵梨打了个冷噤,双手发颤。她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去抑制发抖,以至于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哪怕同时张开嘴和鳃,都没办法往身体里吸进一点氧气。

    当当好奇地歪头“那这个乞丐的母亲又怎么生下了儿子呢?”

    “他母亲是海洋族,没有任何背景。她研究禁术后入狱,在牢里和多个鱿鱼族交尾生了他,至今没人知道孩子父亲是谁。”

    “等等,妈,你说他妈是海洋族?什么鬼,这世上除了人尽可夫的逆戟族,哪个外族还愿意和鱿鱼族的生触手怪孩子啊?他妈妈是什么审美,我要吐了……”

    “这跟审美没有任何关系。你以为她是自愿的?”

    “什么……不是自愿的?”当当脸也白了。

    “所以,别怪妈妈苦口婆心说这么多,有的领域是真碰不得。”当当妈转过头,眼也不眨地看着梵梨,“阿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梵梨,你明白阿姨的意思吗?”

    恐怖的预感已经如此强烈,让梵梨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她频繁点头,然后碰了碰当当的胳膊,小声说“那个,当当……有镜子吗?”

    “有呀。”

    当当翻镜子的这段时间,像有一个小时那么长。

    接过镜子后,梵梨看了一眼,上牙和下牙乱碰,止不住地发出“嗒嗒”的声响。她不死心地向当当提出了最后一个疑问“你比我大几岁来着?”

    “七岁呀。你不是八十二岁吗?”

    梵梨又一次看了看镜子里的脸。那张脸惨白如纸,却不是范梨的脸。

    所以,这也不是范梨的身体。

    她和爸爸去在海上游泳时,感到“灵魂出窍”,并不是只是夸张的说法,而是真感到有力量把她的精神从肉体里拉出来了。她的意识停留在海中,目睹自己昏迷的身体沉入海底。原本以为这只是深海恐惧症带来的幻觉,但其实真相很可能是——

    她被人使用了灵魂禁术,和这条美人鱼身体的主人交换了。

    “其实,梵梨,今天你到底是怎么了?”当当把手放在梵梨的额头上,担忧地看着她,“脸色不好看,说话口音也有点怪怪的?”

    这一刻,梵梨的脑中,无数乱七八糟的念头在乱窜。她没法回答当当的问题。

    “梵梨只是需要休息。”当当妈清了清嗓子,把当当摸梵梨额头的手拉下来,揉了揉她们俩的头发,“好了,今天是你们两个小宝贝的大日子呢!走吧,我送你们到校门口。”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