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章
    当当妈牵着她们俩穿过广场,朝大学校门游去。

    广场边有个车站,来往穿梭的交通工具是舰艇它们型号各异,大多数都是水滴形,光滑透光,尾部也呈圆锥形,采用单或双螺旋桨和奥术燃料推进系统。

    每次看到大客艇舱门打开,那么多海族从里面游出来,梵梨都有一种看见鲸鱼开膛破肚游出虾群的错觉。

    梵梨和当当的学校门口,左右两边立着高大的石碑。石碑中部镶着老年海族雕塑,上方立着头戴柳珊瑚金冠的海豚。一块蓝鲸下颌骨桥梁般横跨过石碑,成了一道宏伟的拱门。拱门中央立着赤红月亮校徽,意识字典翻译出中间学校的名字

    “落亚大学”。

    当当妈拿出一袋硬币,放到梵梨的手里“来,梵梨,这些钱都是我和闺女爸爸准备给你和当当的。拿好。”

    “啊,不用不用,阿姨您太客气了。”梵梨摆手。

    “不是客气,我丈夫听说女儿有个失去双亲的聪明闺蜜,立刻把积蓄掏出来,说钱交给你保管,免得我们这乱花钱的闺女当月光族。”

    当当妈笑得很慈祥,让梵梨想起了过世的妈妈,现在自己又在这种处境,也不知道她的身体是否还活着,爸爸是不是已经快急死了……顿时悲惧交加,难过得说不出话。

    她正在犹豫是否要收下钱袋,忽然有一只金枪鱼冲过来,撞到当当妈的背上。她手一滑,钱袋掉地,大把硬币散落出来。梵梨赶紧帮忙弯腰去捡,却听见一个雄厚的嗓音响起来“星海,你跟了这位女同学这么久,是开学第一天就打算泡妞了?慢着,让我再看看这妞……我去,兄弟,你不会跟你老爸一样喜欢玩阶级跨越吧——从上往下跨?”

    当当看向她的身后,不由自主缩起肩膀,两只耳鳍完全塌下来,贴在脑袋上“惨了,好多捕猎族……”

    捕猎族是海族中的掠食者,携带鲨鱼、逆戟鲸等凶猛生物的基因,虽然整个海洋只有不到四亿人口,但他们的实力绝对凌驾于十八亿海洋族之上。

    那里有十三个海族,学生打扮的有八个,五男三女,都长着尖耳朵和竖瞳。还有五个长着耳鳍,奴仆打扮,唯唯诺诺地低头做事。星海就在里面,相比其他人肌肉发达又凶恶的样子,他反倒显得清新出挑。

    说话的人是带头的大个雄性海族,穿着比别人大三个码的长袍校服,一头银灰色的卷发披在脑后,和其他人一样,露出一双妖精般的长耳朵,下巴方长。他的尾和星海的很像,但尾鳍是新月形,两片尾叶等长,肌肉线条更加清晰。

    带头大哥目光停留在梵梨的尾鳍上,笑了笑,露出一口锯齿般的倒三角牙“不光喜欢玩阶级跨越,还喜欢当接盘侠?”

    在一片笑声中,梵梨才发现,她的尾鳍下叶根部挂着一个铂金环,环上有一个宝石座,但上面并无宝石。

    星海冷冰冰地说“你一定要拿我母亲来做文章?”

    “兄弟,你误会我了。我的意思是,你爸比较怜香惜玉。”说到这里,带头大哥发现梵梨等人想溜,“喂”地叫了一声,“搞什么,我有允许让你们走?”

    当当妈只能停下来片刻,掉头回去,低眉顺目地说“孩子,对不起,我女儿可能是因为害羞,所以声音小……”

    话没说完,她被带头大哥推了一下肩,差点摔在地上。

    “离我远点,我对鱼饵过敏。”带头大哥迅速变脸,一脸嫌恶。

    听见“鱼饵”这个词,当当妈垂目咬了咬牙,当当杏目圆瞪。虽然不知道具体指什么,但梵梨猜测,应该是一个骂人的词汇。

    三个女生中的一员原本伸着双手,在让身边的奴仆做指甲,此刻猛地抽手,冲过来狠狠戳了当当妈的额头两下“大婶,你这下等海族生的下等女儿,刚才说谁‘人尽可夫’呢?”

    她的尾巴是黑白双色,顺滑发亮,动作迅捷,背上还长着一对隔开的骨翼。

    这是逆戟鲸的尾巴。

    逆戟鲸又名虎鲸,是海洋里最凶猛的捕猎者。对逆戟鲸来说,有时连鲨鱼都是弟弟。由此可以推断,这三个女生应该就是当当刚才提到的“逆戟族”了。

    “是我女儿口误,是我这个母亲教育失格,我替她向你们道歉,对不起!”当当妈低下头,以祈求的姿态说道。

    逆戟族女孩把当当妈的额头刮破了,却在低头心疼自己的指甲“你是道歉了,态度还可以,你女儿好像不怎么服气嘛。”

    “女儿,你说话攻击了这几个同学,是你不对,快道歉啊。”

    看见母亲被人这样对待,当当握着双拳,嘴唇抿成一条线,胸膛上下起伏,头颅里像有沸水在跳动,半晌才憋出话来“对……”

    “对不起”还没说出口,只听见“啪啪”两声,逆戟女生用尾巴甩了当当妈两个耳光。速度如此之快,打得当当妈直接向地上摔去。梵梨靠本能冲过去接,但冲力太大,自己也摔在了地上。

    “妈妈!!”当当也冲过去,扶住母亲的胳膊。

    梵梨把当当妈搀扶起来,揉了揉自己磕碰在地上的胳膊——好疼。逆戟族的力道如此之大,完全无视海水浮力,撞得骨头都跟裂开了一样。知道不是对方的对手,她轻拍当当妈的背,同时向当当丢了个眼色,皱眉摇摇头,拉着她们母女俩离开。

    但挑事的人并没有停止。梵梨带头转身时,被他们的跟班堵住。

    人群传来了一个女生的冷笑“落亚大学真是越来越凉了,什么样的货色都收。”

    三个逆戟族女生中,说话的人是最显眼的一个。因为,只有她被三名奴仆同时服侍两名男奴抬着她身下的垫子,抬佛像般小心翼翼地捧着她;一名女奴双手端着一盘海鲜杂烩点心,高高举过头顶——海底的食材密度都很高,所以可以稳妥地停留在盘子里。她拿着小竹签,小口小口地,慢慢地吃。

    她戴铂金大耳坠,低胸衣显得身材前凸后翘,尖尖的耳朵从一头火红长直发中伸出,臂环上有一枚衔尾鳗鱼徽章。

    “你可真会给你们海洋族拉仇恨。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和你母亲,”红发少女指了指当当,又指了指梵梨,“还有她,身段这样低的女性,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当当挣脱母亲的手,瞪着她“我妈已经跟你们道过歉了,还想怎样?还是说,我戳中你的痛处,你们就像疯了一样攻击人?”

    “不,我不介意你怎么说我们。”红发少女的唇也是石榴滴血后伤口的颜色,在水中都能燃烧一般,“因为历史只会记住我们,而不会记得你们这些卑贱女性的嫉妒。我不太开心,是因为我们的校友里,出现了一个祖宗十八代都当小妈的姑娘,还有一个订了婚又被男人抛弃、怪口音的杂交小妹。”

    说到最后,她看了看梵梨尾巴上的婚环,笑了一声,胳膊往垫子靠背上一搭,继续戳了一只虾,送到嘴里。

    “谁跟你说梵梨被男人抛弃了?没戴婚环就叫被抛弃?!”当当怒道。

    梵梨又看了看自己尾巴上的金属环。原来这个东西叫“婚环”。看来这应该就是海里的订婚信物了,作用类似婚戒。

    红发少女没有立即回答她,细嚼慢咽地吃着嘴里的东西,等全部吞下去以后,才开口。

    “真是小妈的作风,什么谎都能撒。我对婚姻没兴趣,但有的东西还是懂的。譬如说,只有女性解除婚约了,婚环被誓约法术束缚强制一年不可摘落,才会只挂着个环,而不留宝石。”说到这里,红发少女扭头对着星海,“星海,看见那个婚环了么,你看到她就失了魂一样跟着游,不介意她才被抛弃?”

    带头大哥大笑起来“哎呀,你们女人就是容易多想。星海只想和她交个尾而已,你还真当他会想娶老婆啊?”

    梵梨觉得很无语。订婚取消了不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嘲的?她想失恋还没对象呢。可是逆戟鲸的战斗力,确实太彪悍,她只能尝试逃开,无奈却一直被堵下来。

    “我们可以走了吗?”梵梨抬头,平静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这么好学,迫不及待要去学校啦?哦,我懂了。毕竟,这个——”红发少女指了指身后校门上方的“落亚大学”,笑道,“众所周知,是你们鱼饵姑娘第二次投胎的机会。如果我没猜错,‘泡泡小姐’是你们的偶像吧。”

    看见当当和当当妈一脸被查到户口般的尴尬,红发少女对星海偏了偏头“要不,咱们放弃矜持的过程,直接交尾吧。这里有现成的。”

    梵梨没多想,就好奇地看看星海。他的睫毛抬了一下,淡漠的视线与她的相撞了。

    她吓了一跳,别开头,紧张得心脏乱跳。

    红发少女笑得花枝乱颤“哟,心跳这么快?这反应,不枉我们星海小帅哥对你一见倾心呀。”

    言毕,又是一阵响亮的哄笑。

    “很好,我支持。你们俩谁先上?”带头大哥的尖牙在水光里闪闪发亮,白得跟雪花似的,“要不杂交小妹来吧,毕竟星海先看上她的。杂交小妹爽够了,再让小妈来。或者,看她们姐妹情深,两个一起来也可以啊。”

    当当快气爆炸了“我们再糟糕,也比只和男人玩乐的消遣型女人好吧?!”

    “当当,别说了,不跟她们吵,走!”梵梨拉了一下当当,但身后的跟班还是堵着她们。

    玩指甲的逆戟族女孩正想冲上来,红发少女拦住了她“我吃饱了。”说罢扔掉竹签,拍拍身边女奴的头,指了一下当当。

    女奴游过来,把手中的盘子拍在当当的脸上。

    当当大吸一口气,却吃了满嘴的剩菜。末了,女奴还用力转了转盘子,才松手。混着花花绿绿的高粘合度调味料,生的虾蟹鱼贝贴着当当的脸下滑,几条海带挂在她的大辫子上。

    “好吃么?”红发少女身体前倾,弹了弹自己鱼尾上的海草,“这是菩提海的名厨做的。把你卖到奴隶市场去,都买不起这盘菜。”

    当当难堪至极,根本不知该如何回应红发少女。但满腔愤慨无处发泄,她只能怒瞪女奴“你在做什么?你也是海洋族!她这么侮辱海洋族,侮辱奴隶,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女奴却像看怪胎一样看当当,“她是我的主人,身体流着纯种逆戟族的血液,是我所能服侍的人里最尊贵的大小姐。我连命都是她的,她怎么辱骂我、鞭打我,都是应该的啊。”

    当当的家乡是一个离海面很近的珊瑚礁区小村庄,923的住民都是她的同族,放眼望去,一片荧光男女老少,都可以连续几百年每天重复过着同样的事情种植家乡特产“波喜荡海草”,养殖浮游生物和虾贝,休息时就出海唱唱歌,上岸到岩洞附近与海鸟同唱,他们村故而出了很多音乐系的学生。

    以前,她虽然知道大城市里奴隶制盛行,上级海族掌握了绝大部分资本的力量,阶级冲突是家常便饭,但这一天,她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和她同为海洋族的女孩子,被捕猎族养得像个畜生一样。

    听到女奴如此剖白,她不可置信地缓慢摇头“……你没有尊严吗?”

    “没有尊严的人是你。你一个鱼饵,出身低微,这样辱骂我家尊贵的主人,不知羞耻。”

    “说得好,这是给你的。”红发少女扔了一把硬币出来。

    女奴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等它们落到地上以后,才俯首趴下,一个个捡起来。

    就在十分钟以前,梵梨都认为这一个高度文明的世界。但现在,她懵了——那么发达的科技,居然建立在一个丛林法则的社会里。

    即便知道这事与自己无关,梵梨转过身,对那个堵住她们的跟班怒道“让开!”

    她声音不大,但气势极强,把那个跟班都吓得退缩了一些。

    现场突然安静,只有潺潺水声。

    “没有别的事,我们要走了。”梵梨压着火气说道,“这位大小姐,刚才问你们可不可以走,只是出于礼貌,希望你不要误解。我们不是你的奴隶。”

    红发少女怔住“你在说什么?”

    “你们都有母亲吧?”梵梨说得很慢,用不标准的海族语跟着字典念道,“即便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也该知道每一位母亲孕育生命的过程都很不容易吧。这位母亲已经受伤了,现在我要带她去治疗伤口。所以,不打扰各位了。”

    一群捕猎族都只是面露凶光,没有接话。

    “梵梨……”当当妈看着梵梨,眼中盈满了泪水,泪水又融入了海水中。

    梵梨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并没有在请求他们。她拉着当当母女俩,头也不回地游走了。

    “这个小鱼饵,怕是没听过我的名字……”红发少女眼睛眯成一条缝。

    看到此处,星海眼睛眯成一条缝,沉默了一会儿,也转身游走。

    “兄弟,你去哪啊?”带头大哥唤道。

    “去报道。”

    红发少女脸色不太好看,从垫子上跳下来,捧起一团光,把她和带头大哥罩了起来,光又慢慢消失,这样其他海族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

    “原生家庭的影响可真可怕,星海似乎不怎么排斥下等海族女。”

    “嗨,你都有过多少男人了,还不懂男人?喜欢玩玩清纯鱼饵妹子很正常,他不会被缠住的。他爸那样的毕竟是极少数,放心。”

    “你也知道那个‘极少数’是他爸,这对他影响会很大。”

    “鲨族本能不会变。我们不结婚的,你求我们结,我们都不会结。就别瞎操心当老妈子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