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章
    远离那群捕猎族后,当当妈为当当擦脸上的食物残渣,当当却挡住她,从书包里拿出一颗蓝红双色的海胆壳。里面装满了密密麻麻的药水小卵,她捏破一个,按在母亲额头的伤口上,梵梨立刻拿起旁边的棉签,帮忙把药水抹匀。

    “两个孩子,懂我的意思了吗?”当当妈叹息道。

    “我懂。”梵梨说道。但她还是想打爆他们的狗头!哪怕她不能!

    “难道以后我们都要跟这些王八蛋朝夕相处了吗?太不公平路吧?”

    当当妈抬起头,看着波光粼粼你的海蓝世界,悲哀地说“公平?这个世界没有善恶,没有公平,只有强弱。”

    “没有的东西,可以去创造。”

    听见梵梨这句话,当当妈愣了一下,惊愕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之前怎么跟你们交代的……”

    “其实妈妈,我觉得梵梨说得没错!”当当对梵梨俏皮地眨眨眼,“梵梨,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你就告诉我,现在的海胆止痛药里的大麻素全都被提去做没意义的事了,那些家伙浪费精力做交尾产品,还不如直接去开海胆刺身餐厅 ,当时我就觉得,你是个有想法的姑娘。”

    “哈哈,你还真是什么都记得这么清楚。”梵梨表示自己完全没听懂。

    “当然了,我还记得你还跟我讲,等以后出海解禁了,你想去岸上寻找四氢大麻酚,来和海胆的大麻素合成一种强效止痛药。制作成本很低,是所有海族都能消费得起的家用药。我就觉得……啊,对不起,妈妈,疼吗?”她看了一眼皱眉的母亲,小声对梵梨说,“我就觉得,说不定有一天,又一个最厉害的魔药师会诞生在下级海族里呢。”

    听当当说得越多,梵梨越觉得头大,原主是个什么学术怪物啊,但没关系,她的成绩也很好,s学霸,本色演出。

    处理好伤口后,当当和母亲匆匆道了别,拽着梵梨飞也似的冲入学校。

    这时,在众多学生的侧目下,有一个男生游过来,把书包搭在肩上,系着海草手链的手里还拿着一本课外书。他的外形像是比较凶险的种族,但黑发绿眼,笑容干净“学妹勇敢,刚才在校门口干得漂亮。”

    还没得到梵梨等人的回应,他已经挥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当当张开嘴,半晌才慢慢说“假如男朋友能长成他那样,就算他没娶过老婆、没孩子,我也认了……”

    梵梨面无表情地说“你这个‘假如’‘就算’句式,我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得劲儿。”

    学校里有修剪整齐的海草坪和大片建筑。普通建筑都在三到七层的高度,外墙由金砖修建,吊着不知怎么点亮的银光灯盏。除此之外,还有装饰性的山墙和悬挂在窗外的藻类。

    最为华贵的建筑像一座古城堡,旁边立着名人铜像;暗金色礼拜堂有彩绘玻璃,正上方有一道宛如来自天堂的光芒旋转洒落,照得海里波纹潺潺,文明璀璨,顿时为这片建筑添加了几分深远高贵之气。

    在冲刺过程中,校园里有很多打扮奇形怪状的海族学生路过,也有各种社团成员向她们发传单、吆喝

    “两位美女,要来加入陆地学俱乐部吗?和我们一起研究神秘而残酷的人类世界吧……”

    “落亚大学学生会在此,我们有最强的商业合作伙伴,一年一度的奥术竞技比赛都是我们赞助的!”

    还有“海山地质部”赛车部“摔跤部”“毒液俱乐部”等等,桌子上放着介绍卡片、贝壳制的徽章,学生路过时,感兴趣的会去自取。

    然后,她们抵达新生报到处。队列从教学楼里挤到楼外阶梯上,比旅游旺季机场出租车候车队还长。

    一个海洋族的女孩尾随她们多时,总算敢怯生生地冒出来,指着某一处,轻声说“你们俩刚才……好厉害啊。”她身材瘦小,留着一头浅黄色的长发,臀鳍长且大,丝绸般飘动,侧面看像燕子的翅膀。

    “厉害在被一群捕猎族霸凌了吗?”当当也看到了她们,没好气地又抹了一下油腻腻的脸颊。

    一路上和当当聊天,梵梨大致明白了,曾在蛮荒时代,捕猎族可以猎杀海洋族,这是烙印在他们基因和本能里的东西,所以哪怕现在法律已经严禁他们这么做,他们还是会欺负海洋族,并给他们取一些种族歧视的蔑称,如“鱼饵”。因为二者实力、地位悬殊巨大,所以,市场上可供交易的奴隶里,987都是海洋族。

    “何止是一群捕猎族……”燕翅尾少女小心翼翼地使用了隔音术,把她们三个人圈起来,但声音还是小得跟蚊子唱歌似的,“我和那三个女孩都是落亚大学附中的,她们是我们学校的‘黑珊瑚女神帮’……”

    当当打断她道“等等,你说你是落大附中的?”

    “嗯……”

    “有钱人。”当当伸出大拇指,“你继续。”

    “划伤你妈妈的‘悍公主’,她妈妈是红月海双髻鲨导航系统的总代理商,我们出门乘坐的每一搜私舰零件上,都有她家企业的商标。所以,她是超级、超级、超级神壕,也是落大附中最大的建校赞助者之一。”

    说完,燕翅尾少女指向远处的逆戟族女孩。

    此刻,悍公主一把抓住一个清瘦男生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粗暴地舌吻。

    看见这一幕,梵梨的脸抽了一下。燕翅尾少女干笑道“那是她男朋友,今天刚认识的。”

    梵梨惊“今天刚认识,就成男女朋友,就……接吻了?”

    这时,她们抵达了新生报到处。当当掏出了身份证、录取通知书和填写好的登记表格。听梵梨这么说,她原本检查着表格,也惊讶地抬头“梵梨,你是不是对逆戟族有什么误解?她们是整个海洋里最糜烂的族群,因为她们什么生物都能睡!什么生、物、都、能、睡!今天如果不是我妈在,我真的恨不得和她们鱼死网破!”

    燕翅尾少女点点头“是这样,悍公主虽然有男朋友,但刚才跟她们在一起那一堆捕猎族男的,每一个,她都不会放过。而且,有时会同时不放过。”

    “不放过?同时不放过?”梵梨想着想着,一头黑线,“不会是我猜的那个意思吧?”

    “反正,我们以前学校举办聚会结束,悍公主都会消失一阵子。有一回是陆地上的晚会,我们在一个小房间里找到她,她喝醉了,靠在墙上,整个地板都被白色粘液铺满了。”

    “……” 一阵酸水从胃里冒了出来,梵梨捂住胸口。

    “逆戟族可以把雄性种子全部留在体内的储精槽里,等哪天心情好了,就挑出一颗自己最喜欢的来让自己受孕——你们懂我意思吗?”

    原来是这样,雌性逆戟族可以决定什么时候怀孕、怀谁的孩子,自然是收集越多的最强基因品种,对她们越有利,也难怪会瞧不起想结婚的女生。这大概就是女权主义的极致吧。

    虽说从生物学角度分析,她们的行为模式很合理,但得知这么多细节,梵梨还是觉得三观被震碎了。同时,星海的面容也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她迟疑了一会儿,说“刚才所有男生都和她有那种关系?”

    “对。”燕翅尾少女断然道。

    梵梨想了想,又看了一眼当当“那……星海呢?也和其他男生一样吗?”

    “我是觉得他没有其他捕猎族的杀戮气息。不过,星海好像不是纯种鲨族?他的瞳孔一直是圆形的,瞳仁也是蓝色的——”说到这里,当当不确定地歪了歪脑袋,“鲨族的瞳仁只有金色,对吧?”

    梵梨愣了一下。她如果回答“是”或者“不知道”,回答错了怎么办?最后,她拍拍当当的手背“这问题你还要问我,多看看书。”

    “哇,我又不是你们学霸系的,要求太高了吧!”

    “鲨族瞳仁不是只有金色。”燕翅尾少女说道,“他们缺乏蓝绿色素和红紫色素,黄棕系的瞳色都是可能的。那这个叫星海的男孩子很可能就是混种。只是,他的海洋族特征没有显现太多而已。”

    “混……混种!!”当当用双手捂着脸,“你怎么可以用这个词!!”

    “这词怎么了……”

    “不、不是,混种不是蔑称吗?”

    “什么呀,很多混种还叫我们‘鱼饵’呢。没办法,我对混种比对纯种更没好感。他们总以捕猎族自居,瞧不起海洋族。可是在捕猎族那边呢,他们又是实打实的舔狗。对于星海而言,更需要雌性逆戟族来改良后代基因吧?赶紧抱住纯种爸爸妈妈们的大腿才是真的。”

    “噢……”梵梨对这个答案有些失望。

    当当歪了歪头“可是,为什么刚才那些纯种都好像有点怕他?”

    “这我就不知了,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况。但我觉得丽娜不会怕他的——哦对了,丽娜就是那个红头发的逆戟族,‘黑珊瑚女神帮’的女王。”

    她没有意识到,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隔音术已经失效了。排在她们前方的女生回过头来,吐出的泡泡都是发颤的“真的不要惹丽娜,不要侵犯她的权威,不然整个大学期间,你都得在噩梦中惊叫着醒过来。我是落亚艺术高中的,但丽娜之名,如雷贯耳。”

    她们后排的学生也纷纷附和道

    “在星辰海,丽娜家的势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和她母亲跟独裁官大人多次共同进餐,在场人数不超过十人。”

    “我是落大附中的,她每一套衣服的仿款我都买过。”

    “在菩提海最大的美妆公司,丽娜有215的股份。”

    “如果能入赘丽娜家,我愿意一生当个温柔贤惠的男妃。”

    ……

    “因为丽娜,我在落大附中整整十七年,没有坐着吃过饭……”最后这一句是燕翅尾少女说的,说到这里,她重新将三个人隔离起来,“就因为和她的前男友聊了两个小时。”

    “她前男友?”

    “嗯,他们在一起不到半年就分手了,当时已经是前任了。她不爱那个男生,但在她的理念里,哪怕是她不要的,别人也不能捡走。”说到这里,燕翅尾少女眨了眨眼,“对了,就是刚才和你们讲话的那个男生。”

    当当指了指手腕“是这里系海草的那个学长?”

    “是的。”

    梵梨觉得,这个环境实在是太考验人的求生欲了。考验得让她尿意十足。她看看周围,对当当小声说“我想去一下厕所。”

    “厕所?你要上大号吗?”

    “不是,小号。”

    看见当当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梵梨小心地说“……怎么了?”

    “没,你突然有如此高贵的习惯,我就一下没适应过来。”

    “哈?你平时不上厕所吗?”

    “原理上来说,小号确实是不需要上厕所的。”

    “……可以随处小便的意思?”

    “嗯。毕竟不是上级海族。”

    虽然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真相,但梵梨还是拒绝接受“不去洗手间,难道要把所有排泄物都要吸到身体里?”

    “梵梨,别这样,这是大海深处,很干净的。”当当按着头发上的海星,扭了扭屁股,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随意一点就好啊。”

    不过几秒,梵梨周边的水变暖了。她把鳃全都紧紧闭上,尖叫一声“天啊啊啊啊啊你在干嘛!!”然后晕头转向地冲到一百米开外。

    她要窒息了,再也无法在水里呼吸了!海洋的生活她习惯不来,她要回陆地上!!

    队列里的学生们都向她投去了注目礼

    “那个女生在干嘛,遇到变态了?”

    “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速度堪比捕猎族的海洋族呢。同学,要不要加入我们游泳部啊?”

    ……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