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章
    丽娜伸出手,阻止悍公主发飙“算了,不管你有什么愿望,我都可以帮你实现。你可以慢慢想。我先告诉你好消息吧——以后,我可以给你一个跟在我身后的机会。”

    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跟在她身边的机会?

    这算是阿拉丁神灯和道明寺的结合吗?

    但很快梵梨知道,事情没她想得那么简单。丽娜笑道“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在去圣都之前,你要帮我们‘黑珊瑚女神帮’拿下双s——方法我来想,你只需要贡献出你可爱的脑子就好。如何,这笔交易划算么?”

    借助丽娜的力量,寻找变回人类的方法,不失为一条路。于是梵梨试探道“什么时候开始贡献呢?”

    “当然是从第一堂课开始。”

    “原来是这样……给我点时间考虑可以吗?”梵梨差点直接晕过去,怎么这世界哪个副本都这么难啊。

    “为什么?”丽娜的笑容很快从脸上褪去。她看了看当当“是因为你朋友么?没事,校门口的事,误会一场。我会一起照顾她的。”

    梵梨没说话。

    丽娜又看了看琉香“不会是因为她吧,这个勾引我前男友的小绿茶?你在帮这个第一天认识的女孩报仇?你没这么蠢吧,梵梨。”

    “不是,当然不是。”

    “哦,我知道了。是为了你自己。”丽娜又笑了起来,但这个笑就好像是在冰块上裂开的缝隙一样,冷而危险,“你是为了自己。双s去圣耶迦那有什么好处,你当然知道。你不希望别人夺走你的学神光环。哪怕我能给你更多的光环。”

    梵梨摇头“我没有拒绝你,只是需要时间考虑。”

    “我知道了。”丽娜拍拍她的肩,从她身边游走,在她耳边留下最后一句话,“不久后你就会知道了,即便只是在大学,成绩单也不能代表一切。慢慢考虑。”

    丽娜走以后,琉香游过来,焦急道“什么没有立刻答应她啊?你认为不让这个机会给她,你还有办法撑到期末考试吗?”

    梵梨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她找我做什么?”

    “我还不了解她?她母亲依附奥达宗族还是很吃力的,她的家族缺乏一个有绝对实力的成员,这个成员最好就是独女丽娜。所以,你知道这个双s对丽娜来说有多重要吗?这可能是她拥有海神后裔姓氏的通行证唉……”

    奥达宗族是“圣海七宗神”的一个分支,也星辰海的最大海神后裔家族。丽娜臂环上的衔尾鳗鱼,就是奥达宗族的徽章。

    当当又兴奋,又气鼓鼓地说“我支持你,梨子!不要理这三个公主病!双s考起来,s她们一脸!让她傲慢,现在还不是要嘤嘤嘤地求你!”

    “当当,别闹了,拒绝丽娜代价是很可怕的。”

    梵梨也有点慌,但又没法解释“我不理解,她们为什么不自己努力考呢?”

    这下不仅是琉香,当当都像看傻子一样看梵梨“梨子,可能你从来没考过s,所以不了解,s到ss的差距,比b到s大得多得多得多得多得多,大概,就像‘泡泡小姐’和她老公出身的差距。所以,双s真的是不可复制的,只有你能做到。”

    她们说的话,梵梨不懂。

    梵梨只懂一件事正式上课之前,若依然无法逃离这里,凉。

    完成了新生报道,琉香回到学生宿舍休息了。梵梨和当当不住校,所以要乘公交回家。其实,乘坐公交舰艇速度更快、更便宜,但因为是报道日,当当来了兴致,提议回归自然——乘鲸回家。

    上了鲸背,梵梨和当当在角落里坐下。不过多时,蓝鲸起身,带起了水波和小小的地震,害梵梨伸手抓了一下扶手,大大喘了几声,鳃也全部张开了。

    然后,庞然大物变成了移动的岛屿,带着乘客们穿梭在落亚市内。

    沿途有大片五颜六色的珊瑚,混在人文建筑里,一眼望不到头。建筑和海族的比例比陆地建筑和人的比例要大3到10倍。因为要允许蓝鲸等巨型生物通过,主街也比人类世界的街道宽十倍以上。楼房几乎没有直角,弯曲起伏,动感斑斓,是自然主义中带着点摩尔腔调,是梵高在海水里泼洒颜料,把卷曲的星云、回旋的夜月、跳舞的时空幻觉楼房竖立起来,成为了更加夺目的真实。

    城中心最突出的地标建筑有六十米高的海螺楼、宏伟的鲸骨门、跨度两百米的塔桥、被海葵群包围的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风格市政厅、庄严的文艺宗神堡垒……

    路过或遥望这些建筑,当当激动地喊着它们的名字,还跟演讲似的喊道“不愧是红月海的首府,美!呜呜呜,我为什么没有生在这里!但没事,我的家乡也很美!”逗得旁边的大叔笑起来。

    趁她没防备,梵梨装作不经意地问 “当当,你到过陆地上吗?”

    “当然啊,小学不都要组织出去春游吗?咦,你们风暴海的小学都不出海的?”

    海底世界远比梵梨想得开放。她试着换了个说法,防止穿帮“我的意思是真正去到陆地上居住哦。”

    “那没有过。真正在陆地上使用双腿只有一次,是小时候的事。但那时我妈被个人类男的看上了,我爸就再也不允许我们去陆地了。”

    “这个话题我很感兴趣,再多说说。”

    “你也知道,虽然我们上了岸就会幻化双腿,有水就能维持生命,但视力会变得很不好,看什么都是糊糊的一片,用脚走路身体沉沉的,用鼻孔直接吸收空气里的氧气,鼻腔干燥,总觉得空气里的污垢会进入肺里……”说到这里,当当试着回想陆地上走路的体验,打了个哆嗦,“我不知道那些喜欢混入人类世界的海族是怎么想的,可能就是觉得新鲜吧。我不行,还是海里舒服——呀,你看,‘潜行者酒店’!’”

    蓝鲸在一个站点停下,附近有一个豪华酒店。门童接过一对夫妻的行李箱,高喊一声“拉比夫妻,十八楼!”然后,梵梨亲眼看见他们进入升降机后,升降机朝着地底下坠去。站起来一看,发现那座酒店建立在一个天然岩架上,一直沉到了很深的谷底。下陷的峭壁是酒店的墙壁,铺着紫色的镜面材质,上面反射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海底之光。

    “红月海最新最贵的ss级豪华酒店,也是占地面积最大的。苏释耶大人给落亚市民的补偿。”旁边的红发鲨族大叔指着那个酒店,笑眯眯地补充,“我住过,普通双人间,一个晚上1500浮。”

    从当当大吸一口水再喷出的一长串泡泡的现象中,梵梨初步判定,这是很多很多很多钱的意思。

    “好贵呀,都可以出海玩好长时间了。”梵梨故意把话题又绕了回来,“当当,那时你们是怎么去陆地的呢?”

    “直接游上去就可以啊。我们这里离海面也就一百多米,不是吗?”

    梵梨努力进行表情管理,不透露出太明显的喜悦之色“你们对大陆的地理情况了解吗?”

    “了解,我也了解你肯定了解。但你没上去过,不知道落亚市上岸就能看到人类、袋鼠还有兔子,有趣吧。”

    “袋鼠?”

    “是的,他们的袋鼠兔子就像巨藻森林里的海胆一样,超多,超夸张的!”

    袋鼠只分布在澳大利亚和南美洲。同时有袋鼠和兔子的地方,极有可能就是澳大利亚。

    再看看四周的环境,珊瑚多得可怕,还有许多鱼进行着古怪的仪式——它们在岩石、珊瑚、海龟甚至鲨鱼身上轮流擦背,好像是在磨去身上的寄生虫或污垢,保持着光鲜亮丽的仪表。

    会不会是大堡礁?

    不对。大堡礁是人类完全开发的领域,这一路上,她却没有看见过一个潜水的人类。奇怪,即便不是大堡礁,这样距离海面只有一百多米的大城市,怎么可能不被人类发现呢?

    “那你们上去安全吗?”梵梨继续问道。

    “带两瓶海兔粘液不就好啦——哇,游牧人广场!这个广场有17亿年历史了呢!”

    当当所指的广场很大,中央矗立着伟人塑像,还有很多俱乐部环绕四周而建,一些餐厅故意把食品冻结,作为展示品,摆在外面。

    “而且,这17亿年中,它变化不是很大。”大叔慈祥地笑道,“你翻翻历史书就知道,在古代,这些餐厅老板就喜欢这么摆东西。”

    “是吗?那更厉害了!”

    当当和大叔慷慨激昂地聊了起来。

    梵梨趁机打开书包翻了翻,在里面找到一个药剂瓶,里面装着透明粘液。药剂瓶上贴着厂家名字、生产地、生产日期、主要成分和使用方法等信息,还画有一个简易图——长着牛角鳃和两个触角的海兔,药名是“长尾背肛海兔线性缩肽类细胞毒性防护液”,副标题为“适用于防鲨、旗鱼等海洋捕食者”。

    海兔就是海蛞蝓,触角上分泌的粘液有毒,可令天敌产生呕吐感,这是它们用来自卫的方式。海族厂家利用这一点,把粘液做成了旅行必备产品。

    只是,在水里如何使用液态的东西呢?即便涂抹在身上,也会被冲散吧……

    梵梨把盖子打开,挤了一滴管粘液在手背上。它居然自然地流在了她的手背上。

    这也太神奇了。她认真研究了半天这个药剂,突然听当当说“梵梨,快到家了,别玩啦。”

    梵梨抬头,发现她们已经远离了闹市区。十三个经停站过去后,建筑和人口的密度开始减少,城市的繁华渐渐消散。不远处,有一片堪称平民窟的住宅区,楼房破烂,许多人家往外排放污水,把四周的海水都染成了灰棕色。

    与鲸背上的许多乘客一样,梵梨捂住两颊的鳃,不想吸入污水,但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快到家了?”大叔愕然道。

    当当点点头,本想说点什么,但只是保持着微笑,拉着梵梨起身。

    大叔也笑了笑“很高兴认识你,可爱的小丫头。”

    蓝鲸在街头的站牌处停下,驯兽师都没像之前那样,起身扫鲸背上的藤壶,就催着乘客赶紧下车。接着,噩梦发生了——当当喊着“下车了”,拽着梵梨的胳膊,游入了贫民窟。

    梵梨的神经已经濒临断线边缘。

    原主居然穷到住在这种地方……

    贫民窟里,每家每户不仅热衷于排放污水,门口还都堆积着垃圾袋,有的已经吸引来了食腐动物,但这一点也没影响到菜市的喧闹热度

    “虾蛄花蛤墨鱼子,刀鱼带鱼梭子蟹!新鲜出售啦,都来看看吧!”

    “早上才打的红叶鲷,一斤只要85德,真鲷在攒肉过冬啦,肥美味鲜,快来买呀!”

    “老字号鱼酱油,最好的盐和香草腌制的!”

    他们所在之处,更是满地破贝壳、鱼骨头和烂菜叶。

    然后,随着一个头足纲雄性海族靠近,小贩们抱着水产品落荒而逃。头足纲海族拿着三叉戟,用腕吸盘掀翻剩下几个卖菜的摊子,大喊“不要破坏落亚的城市秩序!政府给你们的补贴还不够吗,还要破坏环境?!摊子都给老子收了!什么鬼东西,垃圾分类也不做做好!”

    原来,这种地方也有城管……

    当当很怕这位城管章鱼大叔,找到她和梵梨的住所,开门入内关门,迅如闪电。房子一楼过道很窄,只能容下一个人。她轻手轻脚地游到客厅门前,往里面扫了一眼,又悄悄把门带上,回来对梵梨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轻声说“她在哄孩子们在睡觉,丈夫不在。走,我们上楼去。”

    这是一栋合租公寓。总共只有三层第一层是客厅加厨房的公用区域;第二层有两个卧房和洗手间,住着那对夫妻和另一个女生;第三层有两个卧室,一个是梵梨的,一个是当当的。

    当当房间里,当当妈正在帮女儿整理衣物。

    光源所在是天花板,那里悬着一块圆形的发光石头,跟月球一样凹凸不平。它照亮了一圈的七彩海胆壳,还有点小公主的气息。

    梵梨帮忙收拾好了东西,在与当当妈的聊天中,对原主有了进一步了解她从小就是孤儿,被一个富裕家庭收养。战争爆发后,养父母去世,她侥幸生存下来,在外颠沛流离多年,靠打零工维持基本的生活。幸运的是,她成绩一直是“想不考年级第一都需要刻意当任务来完成”级别的好,并顺利考入海族世界里一级奥术最强的学府——落亚大学。于是,她背井离乡来到落亚,在签租房协议时认识了当当。她没有谈过恋爱,对男女之事的了解程度,大概就学术知识的熟练度总和再乘以1。

    海族的生育方式有三种胎生、卵胎生和卵生。

    对这三种方式而言,生育成本、对母体的折磨、基因优劣、身体素质顺序都是依次递减的。卵生最容易诞生种族不明的“杂交”孩子,现在除了奴隶和温饱都无法满足的底层公民,普通人都不会选择这样的生育方式。底层海族卵生了一大堆孩子,就会直接扔了,让他们接受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毒打。运气不好的孩子,刚从卵里爬出来就被吃捕食者了;运气一般的会被奴隶主捡走,喂劣质饲料,长大卖掉;运气好的会被孤儿院收养,但即便在孤儿院,保育员和老师们也更偏心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歧视卵生孤儿。

    从当当妈的话语中,梵梨隐约察觉到,看不出种族的原主大概率就是卵生的弃子。只是她撞上了上辈子拯救银河系的好运,遇到过很尽责又有钱的养父母,尽管他们去世很早,但他们给的良好教育,让她有了考上名牌大学的资本。

    难怪丽娜会叫她“杂交小妹”……

    可是,出身并不是一个人自己能决定的。父母不要原主,不是她的错。她那么努力学习,应该更值得敬佩才对。这些人的思想观念真狭隘!

    收拾好东西以后,当当妈说要帮梵梨整理房间,当当说洗好澡上去找她们。梵梨差点就开口问“浴室在哪里”,所幸赶紧住嘴,只觉得自己二得不行。

    去过当当的房间,再回到原主的房间,梵梨和当当妈都有些懵了这个房间大约有三十平,家具只有一张床、一个塞满书的书柜、一个衣柜、一把椅子、一个梳妆台、一个摆满文具和瓶瓶罐罐的书桌。瓶瓶罐罐实在太多了,有的都堆在了地上。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狗窝吧。

    但不管梵梨怎么拒绝,当当妈都坚持要帮她收东西,而且,理解错了她的意思。

    “好好好,阿姨知道你稀罕你的魔药。桌子上这些东西我就不碰了。”当当妈转身去整理她的床铺。

    梵梨感到很抱歉,也开始动手清理,发现房间里有很多有趣的地方书桌靠床摆设,上面有一个骨质架子,架子中间有浅紫色的电光闪烁,夹着一个漂浮的真空气泡,有点像女巫的水晶球。她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空试管,伸入真空气泡,试管开始往下滴水。这应该是用来调配魔药溶液用的。

    “阿姨,做魔药研究真的这么危险吗?”梵梨想起了那个鱿鱼乞丐,依然感到背上发毛。

    “相信我,不管外面的文明发展多快,光海的刑法残酷度跟一万年前并没有太大区别。如果你不想进去的话……”说到这里,当当妈停下手中的动作,从床上摸出一张纸,“梵梨啊,你还会外语?这是哪国文字?”

    梵梨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几行文字,方方正正,却不是从脑内字典里冒出来的——那是自己的母语,不过是繁体字,开头第一句就是“汝无可归矣”。

    谁学的文言文,这么具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我……我在书上抄的,现在还不熟悉。”她答道,同时阅读纸上的内容。

    文字大致意思如下

    1你回不去了。把我的身体当成自己的吧,不用客气。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的,不用担心他们。

    2如果被那个男人发现了,告诉他,2271年后他会再被杀一次。

    3这个身体必须靠魔药才能存活下去,打开书柜右上角第一本书,有成药30瓶,一天喝一滴,喝完可痊愈。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在喝这种药,不然就是死。

    最后,署名是“你不需要知道名字的人”。

    从第一行开始读,梵梨就大脑空白了。停滞了两秒,读到最后,她差点气到原地爆炸——亏她还设想过原主可能是受害者,亏她还替原主打抱不平,结果搞了半天,使用灵魂禁术的人,就是这个人!

    是啊,是啊,生为食物链底端的海洋族,穷到在这种贫民窟里生活,是谁都会想不通的。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生的人类女孩子相比,当然是后者的生活更值得去体验。她和原主无冤无仇,原主就想偷走她的生活,偷走她的亲人、家庭和光明的未来,甚至害她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可恶至极!

    自己反应够迟钝的了,从脑子里冒出来“海族语中文”翻译字典开始,她就该猜到,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人生剽窃案!

    但是,原主能剽窃她的身体,却剽窃不了她的记忆。她只要能游到海面上,变出双腿,到当地警察局寻求帮助,打电话给爸爸,跟他们交换只有父女俩才知道的秘密,很快就能让剽窃者原形毕露!

    愤怒几乎把梵梨冲昏了头,她不顾三七二十一,把纸条扔到包里,用海兔粘液涂满胳膊和尾巴,开窗就游了出去。

    “梵梨,梵梨!你要去哪里啊?”当当妈赶紧追上来,但年纪大了,游不过她,只能回到女儿房间去求助。

    梵梨像个快爆炸的火箭,一路往上冲。

    不管了,她现在就要去找剽窃者算账!

    她猛摆自己的尾巴,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百米冲刺,途中还撞翻了三个海龟。眼见周围的人文建筑消失,太阳光越来越耀眼,离海面越来越近,她的心也砰砰直跳起来。

    马上就要出海了,她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呢?这附近真的是澳大利亚吗?万一是非洲,该怎么办?

    然而,不管有多少种猜测,都是无用功。

    眼见要冲出去,忽然无数道光从四面八方冲过来,在海面编织了一道金色的密网。她来不及刹车,撞到了光网上。接着,眼前闪过一片刺眼的银白,她又晕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