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章
    当当妈把钱放在了梵梨这里,她数了数,总共有850浮,足够她撑一段时间,但不能动这笔钱。出海禁令一解除,她就要离开这里,临行前得把钱全部拿给当当。不然,就当当这个傻乎乎的个性,估计很快就会饿到哇啦哇啦哭。所以,她把这笔钱压箱底,打算在当当用完零用钱以后,分批给当当。自己的生活开销得想办法挣。

    第二天早上,当当妈乘坐长途快艇,启程回乡。当当和妈妈告别,眼睛哭成了两颗大核桃。

    梵梨陆续收到各个学院寄来的选修课程手册。按照手册上的提示,她需要自己购买课本。然后,她跟当当去学校的售书室,寻找各自需要的书。看到书价,她惊讶得揉眼睛,还以为产生错觉了——这所有书里最便宜的书是《生命奥术工程》,9浮卢门99德洛普。

    参照这两天的路费和食材价格,海族的书差不多比人类的书贵了十五到二十倍。

    梵梨一直有“知识无价”的概念。吃一顿一百块钱的饭,她会纠结半天;买一本一百块钱的书,她连眼睛都不带眨的。可在海族的世界,知识也太无价了吧。

    检查了下看似胀鼓鼓其实装满小额硬币的钱包,确认自己没能力买下所有课本,她把书又默默回了书架。

    “你要买新书?太贵了吧。买二手的呀。”

    当当指了指靠后摆放的几本《生命奥术工程》,它们每一本的书脊上都贴着发亮的标签,标签上有不同字迹写着的二手书价格。这么了解打折书,当当果然是当当。

    然而,这里最便宜的也就半价,依然负担不起。

    “啧啧,果然是落大第一学院。”当当晃晃手里199浮的二手《海豚唱法歌曲大全》,“你们奥术系的书比我们的贵好多。”

    很快,梵梨找到了课本贵的原因。

    她随手翻看《海族史》,发现里面的图片都是动态的,就像在播放许多纸制gif图一样。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张梅尔维尔鲸的图片,书本上方约35厘米处,出现了梅尔维尔鲸的立体投影。它在原地遨游,张嘴吃掉一只小型鲸鱼。不仅如此,旁边还出现了一只抹香鲸,以便学生对它们的相似性、差异性进行对比。

    梵梨用另一只手戳了梅尔维尔鲸一下,它居然叫了一声,猛地翻身咬她的手指。她赶紧把手收回去,随后才想起这只是幻影。

    3d投影的书本,还会互动的。够发达,够奢侈。买不起,很正常。

    梵梨两手空空回家了。

    距离正式开学夹着一个周末。

    因为月球潮汐引力的缘故,海族世界也很重视日与月的轮转,自古以来计算年月日的方式与陆地上一致,但他们管周一到周日叫布可日、奥达日、圣提日、赛菲日、米瑟日、兼特日、加斯日。据说这七个名字是他们的信仰“圣海七宗神”的简称。

    布可日早上9点开始两个小时的魔药讲课。教室可以容纳三百人,有点像北京工人体育场的浓缩版。环状座位阶梯式延伸到教室角落,但椭圆形的一头露出缺口,摆着讲台和放幻灯片的巨大骨制白板。彩绘玻璃窗扇折射出幽微的海之光,不时有鱼群或巨型生物游过,在地面上留下浮光掠影。

    梵梨8点半就到教室了,没想到教室里早就坐满了学生。

    这是第一天上课。魔药课的讲师是奥术学院的院长,新生们都雀跃不已,上课很积极。

    第一排的位置都是空的,但梵梨犹豫了一下,还是游到了第四排,找到了一个空着的座位,想坐下来。但是,座位旁的捕猎族女生抬头看了她一眼,把书包放在了这个座位上。

    她只能游到前排。两个女学生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摊开书却没在看,在悄声交头接耳。她们的手腕纤细雪白,长发千万线柔丝般,在背心流成两片金色的瀑布。

    梵梨在她们身边隔了一个位置的地方坐下。她俩都整齐地盯着她看,睫毛跟雨刷似的上下扫动,打量着她。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们一眼,腼腆地点点头,低头假装翻书包。

    两个女生都露出了被打扰的表情。离她近的女生将整个身子都转过去,用手背撑着后脑勺,婀娜多姿地拨弄长发;另一个女生探头看了梵梨一眼,低头看了看她的尾巴,抬头看看她的耳鳍,再低头看看她的尾巴,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笑“我进错教室了?”

    “你没进错,这就是魔药课的教室。”女生用浓浓的圣都口音说道。

    “我的无尽海洋之主啊,这是在搞笑我吧……”

    “啊,好无聊。”女生不想浪费一秒时间在下等海族身上,故意伸了个懒腰,转移话题,“什么时候才能偶遇布可夜迦教授呢,我几次路过他办公室,都没见他人。”

    “他好像在忙家里的事,所以很少来学校,只能等他的课才能见到他了。”

    “也是,他来当教授只是玩票性质。他是好像是宗主大人孩子里的老三,上面只有两个姐姐,以后是会继承宗主之位的吧?”

    “不对,他好像不想留在红月海啊。不是听说他总想去圣耶迦那,被他强制留在落亚,让他待到懂事为止嘛。”

    其实,这两个女生谁都没见过布可夜迦,甚至一个布可宗族的人都不认识。但是,周围都是海洋族、捕猎族。故意让他们听到这些对话,尤其是让旁边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杂鱼妹子听到,她们觉得很有优越感。

    遗憾的是,梵梨什么都听不懂,只想趴在桌子上,艰苦熬过三个月中的第二天。

    “那他最近在忙家里什么事呀?”女生继续说道。

    “不是啊,忙他表伯的婚礼。你忘记了?布可逆马上要和‘泡泡小姐’结婚了。”

    听到这里,女生想到了泡泡小姐在采访中恼怒地自辩“我是海洋族,但我不图我未婚夫的地位,我们只是相爱,我们没有错。而且,我外貌不错,家境也不差,又是落大的学生,我和我未婚夫是般配的。不懂有的群众为什么要攻击我,为什么在这个年代了还要种族歧视——要承认别人优秀,有这么难吗?你们在我的年龄,能做得比我好吗?!”她被泡泡小姐这拜权女虚伪得想吐,因而更加讨厌海洋族了。她回头看了一眼梵梨,像看到一团屎一样,忍无可忍地拉着小姐妹起身,游到了对面的第一排座位上。

    梵梨自觉打扰别人了,正纠结要不要也坐到后排去,就看见丽娜、悍公主还有几名捕猎族进了教室。

    从正门进来,接受着三百人的注视,丽娜完全没有其他人的紧张,反倒是一手叉着腰,一手朝全教室学生挥了挥,影后级女星走红毯一样,徐徐游到了梵梨面前。

    “早啊,梵梨。”丽娜低下头,腰却依然挺直,因此很有居高临下的感觉,“考虑好了吗?”

    梵梨摇头。

    “没考虑好你坐在这里干嘛?让开!”说罢,悍公主想把梵梨从椅子上拽下来。

    梵梨赶紧缩了一下,躲开了她的手,游离座位。周围传来好几声“噗”和陆续的笑声。悍公主毫不客气地占了梵梨的座位,把面目清秀的男朋友拉到身侧,捧着他的后脑,又是一阵旁若无人的舌吻。

    “等了你这么久,我的耐心是不是很好?”丽娜微微一笑,“今天是最后一天,去后排慢慢考虑吧。”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梵梨不声不息地游到后排——用中国当代大学生的评判标准,属于高级阳光sa睡神专区,在早退区和迟到区前面、休闲聊天八卦区后面,但连续被四五个人排挤得没位置坐。

    她想起以前评选三好学生,全班投票,老师一提“范梨”,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手举起来;课间休息时,同学们提问不找课代表,而是爱排队等她解答;爸爸也经常让家政阿姨备好饭菜,隔三差五地在家里接待她的朋友……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集体孤立。感觉不太好受。

    在人类世界,即便是出身不好的人,只要通过自身努力、注重穿着,也可以看上去很体面。海族的世界却很残酷,是什么样的出身,什么样的品种,从外形特征上便一目了然。

    最后,在一群敌视的目光中,她看到琉香举起手,朝她摇了摇。

    她加速游过去,在琉香为她留的位置上坐下,松了一口气“谢谢。”

    “海洋族被丢到捕猎族堆里就这样,习惯就好。”

    这时,坐在她们前方的男学生回过头,小声对梵梨说“刚才你近距离接触海神族了啊,什么感受?”

    梵梨正在思考海神族在哪里,男生身边的鲨族女生一脸鄙视地说“你是没见过海神族吗?”她瘦且白,有黑眼圈,不像捕猎族,倒有点像血族。

    “见过,我爸有好几个海神族朋友,但和我们同龄的海神族,我是第一次见呢,还是两个金发美女。”

    梵梨这才留意到,刚才那两名金发女生确实和捕猎族、海洋族都不太一样。捕猎族有尖耳竖瞳,海洋族有耳鳍,这些特征她们都没有。她们长着人的耳朵和眼睛,不仅头发会发光,连尾巴都散发着深紫色的荧光。

    原来她们就是海神族。

    两名海神族女生换位置后,又有一些捕猎族坐在她们身边。她们虽然不像对梵梨那么嫌弃,但也不太愿意与捕猎族交流。可当其他海神族进来,在她们身边坐下,哪怕彼此互相不认识,也会主动打招呼,然后跟各自的朋友交流,气氛很和谐。

    大部分的捕猎族、海洋族进来后,看见一整排海神族,哪怕有空位,也不愿和他们坐在一起。

    海神族们独自美丽,也引来了许多学生的瞻仰。别人和他们说话,他们会微笑着回复,但眼中没有笑意。明明他们才是这里的异类,却给人一种他们的领地被低俗民族侵犯了的感觉。

    “不知道他们清高些什么。”黑眼圈女生冷笑一声,“一般的海神族高傲也就算了,无法直接进入圣大的奥术系海神族有什么好傲的呢,不都是挂科党吗?”

    男生诧异道“瞎说,我们落大好歹是红月海第一高等学府,怎么会捡圣大不要的差生?”

    “你傻呀,圣耶迦那大学没有一级奥术,只能从二级开始。海神族生来就有很强的精神力量,往往中学就读完了一级奥术,高中毕业后直接进圣耶迦那大学。成绩不好的,才需要在大学以后恶补一级奥术。所以,我们班这些海神族都是圣都或其他海域过来的,因为父母在当地丢不起人,不好意思说孩子挂科了。”

    “原来是这样……”男生看了一眼两名海神族美丽的侧颜,不死心地叹道,“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比我们强不是吗?”

    “当然不是。成功不是看你终点在哪里,而是看你从到终点走了多远。他们无疑是负数。”

    8点58分,一名白发老者进入了教室。他戴着一副圆眼镜、一对黑珊瑚耳钉,银发及胸,身材魁梧,游动时颇有贵族气派,但岁月已经无法令他完全挺直背脊。他胸前有一枚象征落亚大学院长地位的红月徽章,尾巴被几近白色的浅紫色光芒笼罩,尾鳍大得离谱。

    “这是我见过颜色最亮的言灵鳍。”黑眼圈女生小声说,“院长才是真正的海神族。”

    院长拿着他闻名全光海的著作《魔药学》,缓慢而庄重地放在讲台上,依次把药瓶、海笔、讲义、全家照的相框放在桌子上,抬头盯着教室另一端的时钟上,等到9点整,抬头对大家微微一笑“早上好同学们,欢迎来到我的第一堂课,我是你们的任课教授梅夫。”

    三百名学生整齐起立,将右手放在左胸前,对着院长的方向微微鞠躬,带起了一阵不小的水波。梵梨赶紧模仿,跟着行礼。

    院长用左手放在右胸,向大家鞠躬回礼。

    看样子,学生和院长的动作是海族问好的礼仪,右手放左胸是下级对上级,左手放在右胸是上级对下级。

    然后,院长微笑着说“今年,我们学院出了一个入学考试拿下双s的海洋族学生,她还是风暴海的奥术状元。近百年来,我们学院从未出过一个高于s的学生。她是第一个。”

    随着全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旋转水流声,梵梨先是脑中“嗡”的一响,接着脸都白了。

    “而且,这位学生在魔药试卷中写的小论文里,提到了通过药剂拉开微子共价键调整单个海水分子质量并调整比热容,直接影响深渊族在单位时间内辐射吸收下限的方法。虽然只有不到一千字,但这种创意前所未有,极有可能实施。以我多年的教学第六感来看,最多再过三十年,还会有一名闻名全光海的大魔药师诞生,她现在就在我们课堂上。”

    同学们一边佩服地鼓掌,一边都在纷纷询问这个人是谁。

    梵梨趴在桌子上,耳鳍完全塌了下去,身子缩成一小团,恨不得整颗头都变成小太阳,在课桌上熔出个洞埋进去。

    原主啊,求求你了,你快回来吧!你来海底当你的学神,我到陆地当我的三好学生,总比好过我俩都当学渣好吧,你看看你在海里的荣耀,为什么你就这么想不通,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想不通!!

    她现在好想死……

    好在院长继续了后面的话题

    “既然提到了辐射吸收下限,大家应该都知道,不同物种承受最大辐射量不同。对海洋族健康明显有害的辐射剂量在80到150毫西弗不等,捕猎族是530毫西弗,那么,海神族辐射剂量最小值是多少呢?有人知道吗?”

    院长提问后,有一个学生举手,他指了指那名学生。学生快速答道“一万。”

    “正确。10000毫西弗。那我再来问一个比较冷门的知识炎魔族的辐射剂量是多少?”

    这一回,整个教室都安静了。听见“炎魔族”这个只存在于恐怖故事里的名词,有的人甚至不由自主抱着胳膊打哆嗦。

    在这里,没有一个人见到过炎魔族;在整个光海,也没有一个记者拍到过炎魔族。只有活了上万年宗族最古老的祖先,才有幸在过去的火海战争中与他们交手。

    “没有人知道吗?平时你们都不研究深渊族的,是吗?”院长有些失望地等了一会儿,“那这个问题可能只有写出ss论文的学生能回答了——梵梨,来替大家解答一下吧。”

    梵梨面无表情地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琉香本想推她,但看她挺尸,也不知所云地收回了手。

    “梵梨,梵梨在吗?”院长再次唤道。

    梵梨继续呈死人状,心跳却无比之快。她没有想到,在她听起来“砰砰砰砰”的不正常心跳声,在捕猎族们听起来也是一样的。他们都转动脑袋,四下寻找心跳的源头。

    一个学生举起了手。院长对她摊手,许可她发言。

    “炎魔族不怕辐射,每日要摄入5600毫西弗以上,才能维持邪能运作。”红发逆戟族少女站起身,大大方方地回答。

    “正确。”院长满意地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丽娜。”

    “很好,丽娜,谢谢你的回答。看来今天梵梨比较害羞,不愿意出面了。”

    这时,有人拉了拉梵梨夹在书本里的申请表格,看见表格上的名字,便在梵梨身边喊道“教授,梵梨在这里!”

    “哇,她居然在睡觉。果然是学神。”

    “那么难的问题都不想回答,果然是学神。”

    连最开始的两个海神族女生都是一脸震惊——

    “她就是那个风暴海状元、考双s的梵梨?”

    “你这个笨蛋,刚才干嘛要走啊,坐她旁边之后考试就不愁了,现在好了,我们还得担心第一年结束能不能去圣耶迦那!”

    “我怎么知道这就是她啊……”

    丽娜坐在她们后排,抱着胳膊,一脸骄傲“你们俩不要跟我抢,梵梨我先盯上的。”

    “还在‘盯’?你还没搞定她?”带头大哥扬了扬眉,“丽娜,你行不行的啊?这妹子我来搞定吧。”

    梵梨的心跳慢了下来。

    她感觉自己已经一分为二了,一半佛了佛了,一半凉了凉了……

    课后,梵梨和琉香想从后门走,却在门口看见了和男朋友激烈狂吻的悍公主,于是赶紧退回去,从教室前门出去。结果,她们在前门又遇到了带头大哥。

    她埋下头,正想低调游走,却听见“啪”的一声,整个人被带头大哥推在了墙上

    “鱼饵妹子,我还没自我介绍吧。我叫凯墨。”

    “凯墨,你好……”

    梵梨慢慢挪到一边,想跑路,但另一侧也被肌肉线条强健的胳膊挡住。

    “丽娜的要求你听到了吗?想好了没啊,不答应可是会被吃掉的。”

    “我、我还在想,同学,你不要冲动……”

    “其实,学神,别害怕。”凯墨身边的鲨族小弟坏笑,“你们族群没有雌性用交尾换取雄性资源的方法吗?让我们凯墨哥当孩子爸,他就不欺负你了。丽娜也不敢欺负你的。”

    跟一条鱼结婚?你特么逗我玩呢。

    梵梨脸上还是堆着笑“哈哈,和凯墨这样的大人物结婚,我高攀不起,不必了不必了……”

    “不用结婚啊。海洋族才结婚,我们鲨族崇尚不婚多偶制,进入成鲨期就要开始大幅度地繁衍后代,是雌鱼争相交尾的食物链顶端种族。和他交尾后,你羸弱的基因会被改善,他可以赐予你一群称霸海洋的鲨宝宝。”

    “……感谢你同情我羸弱的基因,但我要结婚。”跟人类。

    凯墨很惊讶,这是他第一次被鱼饵妹子如此果断拒绝。他捏了捏梵梨的下巴,左右摇晃“你这小脸挺好看,性格还很硬啊。很好,我就喜欢挑战……”

    梵梨很难受,很想躲开他的手。但是,看见他满嘴尖牙,她怕他一个冲动真把她给吃了,只能继续一寸寸往外挪。

    突然,凯墨的手被拨开了。

    “不是说这个留给我么。”清冷的声音响起。

    回头一看,星海就在他们旁边。他拉住梵梨的手腕,把她拽出来,揽到自己的背后“跟这个鱼饵妹子的第一次交尾权,我的。”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