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0章
    梵梨懵了。

    “你要她的交尾权干嘛?”凯墨愣了愣,“还想生混血啊?再混下去变成纯鱼饵了,就不好玩了。让我也生个混血玩玩呗。”

    “我喜欢她的智商,你够聪明了,不需要她来改善后代了。这个让我先来。”说着如此劲爆的话,星海却像在说“这串鸡翅让我先吃”一样。

    梵梨三观再次被震碎。她的脸都快烧到脖子根了。

    不敢相信,星海居然是这种人,她对他最初的好印象果然是错的!听他和凯墨若无其事地讨论着这种事,就像她理所应当是他们的物品一样,过分!

    “也是。之前那么多妹子都是我的,这个给你好了。”临行前,凯墨推了一下梵梨的额头,“小鱼饵,伺候好你星海哥哥,知道?”

    他收手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一只从身边游过的刺鲀。它吞了一大口海水,自我膨胀,变成了一颗装满水的带刺气球。

    梵梨已经做好强烈反抗到底的准备了。可是,等他们走远了以后,星海却只是拍拍她的肩“没事了,早点回家。”

    不等她给出任何回应,他已转身,眨眼间便闪到了走廊的拐角后。

    梵梨怔怔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

    从窗棂往外眺望,有落亚下方恢弘的海中繁都。此刻平静无浪,只有涟波荡漾。伸出手来,能看到手心里,一条条滚动的是粼粼波光,明明灭灭。

    她跟了上去。走廊拐角处,人渐渐少了,只有零落几个学生匆匆游走,又与星海擦肩而过。

    那条圆鼓鼓的刺鲀也出现在了这里。眼睛里跟演唱会现场一样,有许多蓝绿荧光棒,绮丽如梦。可是,它眼里的蓝绿光像没消失一样,随着流动的波光,延伸到了他身上。

    星海倚靠在窗前,捧着厚厚的《魔药学》,对着窗外的光,随意翻看。他的手和身材同样清瘦,单手就能捧着这本梵梨需要双手才能阅读的书。因为低垂着头,微长的银灰刘海垂落,短发下方的后颈与肩线形成了极美的弧度。在波光的流动中,跟梦一样赏心悦目。

    翻书之间,他像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微微抬起眼眸“怎么了?”

    他的双眸清澈见底,像初夏清晨的第一抹微光。

    走廊是时光的山谷,将海水汇聚成长河,轻敏地流淌在他们之间,在无声之中掀起了喧嚣的海浪。

    “谢谢你。”梵梨脸依然红红的,她为刚才的腹诽感到羞耻,“谢谢你救我……”

    “不谢。”他微微一笑,“你不要介意我跟凯墨的说话方式就好。我要是跟他说,‘你不要欺负她’,他肯定当场翻脸。”

    “我懂的,你好机智。”

    在陆地上的十八年里,梵梨一直以为,这样干净的男孩子只会出现在少女的幻想中。

    笑起来,眼眸更化作了被阳光满照的蓝天,刹那间洗净人的灵魂,扫去了所有阴霾。

    她朝他游过去,心情就像今日海面的阳光“你剪头发了哦,我差点没认出来。”

    星海摸摸后颈,点点头“嗯,短发比较好打理。”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同一个人,声音一样,外形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头发改变了,可感觉差别好大。

    “对了,你叫梵梨是吗?”见她点头,他合上书,微微一笑,气质比元月初雪还要干净,“你好,梵梨。这下算正式认识了。”

    “嗯!认识你好开心哦,你是个大好人。”

    和初次见面时对比,他现在的眼神、说话方式也截然不同。而且,她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年轻男人”,可是现在看到他,她却觉得这个词很不适合。“少年”更适合。

    直到现在,她才真的意识到了,他们是同龄人。

    梵梨正在思考着,却被他接下来的话吓了一跳。

    “今天院长提的问题不简单,不会没关系。关于辐射的问题,我凑巧之前自学过,我教你。”

    “不、不用了,我会的。”梵梨条件反射回答,背上却一阵阵发毛。她忽悠了院长和全系的学生,却没能成功忽悠星海。

    “是这样么,听心跳,我还以为你是装睡。”星海举起自己手中的课本,“那……要不,我带你去复印课本?我看你没课本,图书馆的书都被人借走了吧。我的借给你复印,很便宜的。”

    “课本可以复印?”

    “嗯,图书馆有投币式复印机,可以让学生复印买不起的书。走吧,我带你去。”

    对了,星海也是正规考入落亚大学的,成绩肯定不差。努力抱上他的大腿,在她变回人类之前,学术部分的难度应该会减少很多。

    “好啊好啊。”梵梨笑道。

    在落亚大学,每一节由学科主任上的百人讲课结束后,还会紧跟着一节15人左右的小规模研讨课。研讨课的导师资历较浅于学科主任,更加平易近人、热爱互动。第一节魔药讲课院长只讲了一些入门、趣味性的东西,所以当日的魔药研讨课也就变成了导师与新生的茶话会。

    研讨课有十五个人,除了梵梨,只有一对情侣是海洋族。他们看到梵梨,像是看到了救世主,拉拢坐在一起,说以后小组活动可以一起,还说要靠她罩了。

    “没问题,大家以后互相照应,一起努力。”梵梨演技总是到位的。

    12点,魔药课总算结束了,梵梨和当当在食堂里约饭。当当跟她说,放学以后记得回家换衣服,然后一起去参加婚礼。

    “婚礼?”

    “泡泡小姐和布可逆先生的婚礼。你忘了吗,参加婚礼可以抢到新娘的礼金呢。”

    “这么好。”梵梨随口答道,眺望前方的队伍。

    本来做好了再次被餐桌上蠕动的海生物恶心的准备,没想到食堂里许多菜居然可以选择加热。加热的原理和她在家里看到的空气球一样,但里面有明火和氧气。

    “是的呢,嫁入布可宗族就是不一样,婚礼都办得财大气粗。不仅把风动宫殿都包下来了,还把整个奥术学院的学生都邀请了。”当当一脸神往地望着上方,长叹一声,“啊,真羡慕。”

    布可宗族是红月海的象征、“圣海七宗族”之一,他们和丽娜家依附的奥达宗族一样,都是海神后裔大家族。他们是海神族里的贵族,拥有至高无上的神力与地位。

    “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邀请全学院学生参加婚礼的。不认识的也邀请了吗?”

    当当一脸神往地说“因为他们俩就是在奥术学院认识的,所以,泡泡小姐决定邀请所有奥术学院的新生,都去见证他们的幸福!”

    这时,琉香也跟过来排队,和梵梨打了个招呼,又对当当说“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是奥术学院的,为什么能收到请帖呢?”

    “这……”

    “是奥术学院的学生送给你的吧。”见当当默认了,琉香笑了一下,“而且,这些请帖都没有些名字。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因为泡泡小姐知道,这里是落亚大学,会蠢到相信她爸炒作套路而跪舔她的人几乎不存在。她也知道,她这个虚荣势利的学渣考不进落亚大学,只能靠她爸想办法,开后门塞进来。她更知道,落亚大学的学生也都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所以不管她在外面怎么炒,没有人会真正认为她属于落大,都认为她是这个全光海著名学府的耻辱。要说服大众她配得上布可逆,她需要校友——尤其是奥术学院这些顶尖学子的支持。总之,只要有人能去,能给她捧场就好了。至于是谁会去,根本不重要。让我想想,她那个销售冠军父亲明天会在报纸上写什么内容呢?嗯……《落大校花新婚,奥术学院学子全员衷心祝福》?”

    “怎、怎么可能?如果她真的像你说的这样不堪,布可逆先生为什么要娶她?”

    “因为她漂亮啊。没有人否认过她的颜值和她父亲的营销技巧吧。”

    “漂亮的女生这么多,难道每个华而不实的都能嫁入布可宗族吗?她必然有可取之处的!”

    “当然有。她的名气。”

    在红月海前三的糖果公司,泡泡小姐的父亲曾经连续七年拿下销售冠军,后又在另一家大型食品公司担任营销部门总负责人。有一次,因为广告模特临时尾巴受了重伤,不能活动,他就让女儿代替模特完成工作,拍了一组和泡泡共舞的广告,意外爆红。父亲的产品提高了1540的销售额,女儿也因此得到了“泡泡小姐”这一可爱的昵称。

    这次产品大赚后,父亲靠分成积攒到了资金,跳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给了女儿30的股份,多次对外宣称“我爱我儿子,但更爱如此出色的女儿。对我来说,我家小公主的人生幸福是最重要的事。”此后,他靠人脉请到大祭司、著名学者和艺术家写推荐信,把女儿塞进落亚大学的奥术学院,为她打开了进入上级海族世界的大门。

    今年上半年,泡泡小姐认识了布可逆,闪电相爱,闪电怀孕,闪电订婚,震惊了全光海——上一回海神族与外族通婚,大约是十万年以前的事。而上一回宗神后裔与非宗神后裔通婚……四亿多年来,从未有过。

    泡泡小姐不是普通海神族,不是捕猎族,而是海洋族。

    这场婚礼的话题劲爆指数可想而知。

    “布可宗族会需要她的名气?!”当当握紧双拳,尾巴又开始不耐烦地拍打了,“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布可宗族不需要她的名气,总有人需要。不管怎么说,结婚不收礼,反而要自己送礼,你说这个炒出来的路大校花是多缺朋友。最可笑的是,她给梵梨的请帖上特意手写了名字,可见她有多需要学神的捧场。”

    当当嘴角微微下拉,好心情被破坏了“我不明白,你这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关注她,自虐倾向?”

    琉香还未回答,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真不愧是音乐系学生的知识储备量。”

    梵梨顺势侧头看,丽娜正端着盘子,也不正眼看她们“这场婚礼,独裁官大人也会参加——这是三十三年来,他第一次来访红月海。还记得上一回他来访时发生了什么事么?“

    当当一脸茫然地看着丽娜。

    “你当然不记得。为了追击风暴海的军队,独裁官大人的轰炸舰路过落亚市上方,不顾一切地扔出一颗九号深潜生化铀弹。红月山脉在落亚市中心的部分被他炸成了深坑,3427人当场死亡。之后,他向红月海公开道歉,并用十二亿浮卢门和‘潜行者酒店’作为补偿,填在了深坑里。你们每天从贫民窟出来,从最颠簸最破的公交艇往外看看,都会看见的大片酒店地基,就是他的杰作了。”

    梵梨从当当的眼神读出她什么都没听懂,只听懂了“贫民窟”和“最破”,并作出了相应的瞪目反应。

    但是,这不妨碍丽娜继续高姿态地说“当时,风暴海逃难的战舰上只有不到五十个人,你觉得为了追杀那点残兵败将,他犯得着下令投所有铀弹里杀伤力最大的九号吗?从那一刻起,他已经用3427个落亚市民的命换来了红月海三十三年的畏惧。三十三年后的今天,6月30日,圣耶迦那推行了最新的《神圣联邦共和光海海洋族权益保护法》,转眼红月海的圣海宗族成员就娶了海洋族新娘。连路边的乞丐都知道这婚礼的真正含义,某的人头脑是要有多简单,才会把它解读成下阶海族女的童话。”

    说乞丐都知道,太夸张了。丽娜说这番话的时候,不仅当当,连旁边的捕猎族都听得似懂非懂。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丽娜的家庭那样热衷于追求权力,喜欢用时事政治的方式解读任何事情。但梵梨觉得,这婚礼应该是有政治目的的。不说别的,布可逆代表的是布可宗族,布可宗族允许他把和海洋族新娘的婚礼搞这么大,就足以说明一切。

    只是,泡泡小姐这么优秀,布可逆又是优雅的宗神后裔,他们之间应该还是有真爱的吧?

    此刻,刚好队列排到了梵梨和当当。为避免当当和丽娜再次发生言语冲突,梵梨拉拉她的衣角,催促她点菜。

    当当用嘴型说了一个词“嫉妒。”

    下午两点到五点,上生命奥术学的讲课和研讨课。梵梨和上午认识的海洋族情侣一起上了讲课,体验还不错。整个课堂上,女方一直疯狂做笔记,男方提了三次问。下课后,他们各种感慨,这么难的课梵梨也觉得没挑战性,睡得好安稳,人和人之间差距真大。

    他们当然不知道,梵梨这是为睡而睡。毕竟如果不睡觉,被老师叫起来答题,就只能原地掉马了。

    课间休息时间,梵梨就到学校里的小型超市,寻找离开海洋的线索。她拿出海兔粘液询问售货员,同类产品在哪里。按着售货员的提示,她果然找到了出海商品区,上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海族旅行装备海兔粘液、防晒霜、眼镜、压缩食品、陆用背包、鞋子、裤子、人类的衣服等等。衣裤都很简陋,比陆地上第三世界的款式还要原始。幸运的是,价格也很低。

    然后,她还在一堆商品里看到一个透明的证件套,标签上写着

    加厚旅行证件套,299德。

    这东西有猫腻。

    见身边有一个学生路过,她拿着那个证件套问“这位同学,我是乡下来的,从来没出过海,想等这回出海禁令解除后出去长长见识,你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吗?”

    “哦,这是装出海准证用的。你要到带着这个证件去出海登记局去做记录,才能出海。”

    不用想,这玩意原主即便有,也早就毁掉了。

    “好的,请问出海证件在哪里办呢?也是出海登记局吗?”

    “是的。平时出海登记局人都很多的,出海准证得两三周才能办理下来。但最近因为禁令嘛,没人出海,基本上两三天就能办下来了。现在去办挺好的。”

    “太感谢你了!说实话,我都不敢问同学,怕他们笑我。你帮了我大忙了!最后耽搁你一分钟时间啊,请问你知道出海登记局在哪里吗……”

    幸运的是,对方很耐心,把整个出海流程、注意事项都告诉她了。等他走了以后,梵梨把这些内容都记录在本子上。

    接下来,生命奥术研讨课就轻松很多了。

    她一进教室,就热情地介绍了自己的出身她叫银贝尔,银鱼血统,来自红月海马太郡的首府马太冰城,在她的家乡,上有肥胖的海豹和皇帝企鹅,下有十厘米长的大王具足虫,整座城市都严重极地巨化,海绵能长到两米高,磷虾产量有1到5亿吨重。正因为她的家乡与其它城市差别如此之大,从小她就对海洋生命的多样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她独自迁徙到了首府落亚工作,体验全新的生活。就职于落亚大学,更是她这份全新体验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虽然被许多捕猎族学生包围,但银贝尔老师没有感到一丝自卑。因为,全班男生看她看得如痴如醉,连星海听得都挺认真的。

    课间有人来找银贝尔老师,回来以后,她怀里抱着一束包装精致的火红海藻,衬着她的肌肤,就像一团盛放在雪地里的野玫瑰。海藻的清香顺着水分子流动在教室每一个角落,银贝尔老师的脸上也浮现了少女的红晕“今天晚上要参加一场婚礼,朋友来送点藻,各位别介意。”

    海藻象征着吸引大量鱼群和丰收,和花朵象征果实和丰收性质一样。所以,海族送人海藻,和人类送花也是一个意思。

    大家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了猫腻,还有个男生顽皮地举起手,摇了摇笔“对不起老师,不懂就问,别人婚礼,为什么你会收到海藻呀?”

    全班哄堂大笑。

    “不要拿老师开玩笑。安静,安静。”银贝尔老师毫无气势地发号施令。

    之后,她上课就时不时偷瞄时钟,全程心不在焉。好容易等到下课,她一下就没了影儿。

    梵梨游出教学楼,刚好遇到了琉香。琉香无奈道“婚礼我其实是真的不想去,但又舍不得放弃近距离瞻仰独裁官大人的机会。你去吗?”

    “会去看看。”

    见好多学生都朝校门口游去,梵梨来了兴趣,加快速度跟过去看热闹。

    在校门外,她第一次看见活的带鱼,光滑的身躯像镀了银的刀,成群结队闪着刺目的光,总算明白日本人为什么管它们叫 “太刀鱼”。而在一片片闪光中,有彩虹色的浮游生物在盘旋,有透明的水母舞者般弹动“缎带”,围绕着它们世界的中央旋转——一台超级音速私舰。

    与寻常私舰不同的是,它是气泡式座舱罩,剪式移动门可以朝上、朝外双方向开启,开门得非常小心。颜色是炫丽的金橙色,搭配着漆黑发亮的舱罩和螺旋桨。

    “哇,这艘私舰真华丽!”梵梨探头眺望。

    “‘蛇影’,全光海最贵的三大超音舰之一,原产地圣耶迦那。时速874千米,仅次于‘光魔97’和‘霜冻暴龙’。”

    “难怪那么多人看,肯定很贵吧?”

    “那不会,落亚‘蛇影’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被这样围观。大家在看那里,喏——”

    这台“蛇影”的舱门原本由链条固定在舰的前方,忽然往上移动,鱼群四散开。一条笔直的长腿伸出来,脚上穿着鲼皮短靴。

    腿?

    梵梨揉揉眼睛,发现自己没看错。

    舱内坐着一名青年。他额上缠着紫色丝巾,与赞美诗般的雪白长发一起,在海浪里轻轻飞扬。贵气的黑紫披肩缠绵地搭在他的肩膀、胳膊上,里面的圆领托加未加任何装饰,比其它托加短一些,却是手工制作,最纯净的江珧足丝材质。他劲瘦赤裸的胳膊搭上舱门,臂环上有一双古埃及图腾风格的眼睛,眼睛中央有一朵盛开的花——这是布可宗族的“鲜花眼”徽章。紫钻耳坠、胸前的挂坠,一切看上去都价值不菲,但所有的“不菲”,在他的脸蛋面前,都显得有些寒酸。

    他的脸实在太小太漂亮了,导致很多人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腿上。半晌,琉香才捂着头说“布可教授一出校门就又开始皮了。他特喜欢陆生状。”

    陆生状指的是海族变出双腿的状态,如果在海里这么做,会被认为是很不正经的表现。

    “这个人是教授?”梵梨抽了抽嘴角,“布可夜迦?”

    “是的,我们的奥术史教授。他父亲是布可巴路。”

    在红月海,无人没听过布可巴路的名字。他是圣海七宗神之一,红月海的宗教领袖,地位最高的海神族。

    布可夜迦对着人群某一个位置勾了勾手指——在那里,银贝尔怯生生从人群中游出来,仰望着面前的“蛇影”,双手交握在胸前“你……你来接我了呀。”

    “当然。银贝尔老师,来吧。”布可夜迦自带奥术神力,在海水中漫步,腾云驾雾一般。他对银贝尔伸出手,把她牵到副驾上,再跟着入舱,关上舱门,却把座舱罩打开,跟开敞篷跑车似的。

    “谢谢你载我去婚礼,布可教授。”

    周围的学生爆发出一阵起哄声,一大堆海洋族女生拥抱彼此,大喊着“我又相信爱情了”,简直浮夸得飞起。梵梨抬头看看写着“落亚大学”的校门、名人雕像,再度抽了抽嘴角,只觉得“布可教授”这个称呼很出戏。

    这个布可夜迦哪里像教授了……

    这时,有人推了梵梨一下“鱼饵别挡道!”

    忽然之间,一阵水浪带着阴影袭来。一只修长的胳膊挡在梵梨身侧。她回头一看,护着她的人居然是夜迦。

    她吓得喝了一大口海水。

    “小心。”温柔婉转,连海水都能融化的声音。

    夜迦比她高出一个头,轻而易举地把她护住,又回头看了看她。他背光低头,一绺偏分长发落在线条瘦削的脸侧,眼睛跟罂粟粒浸泡的葡萄酒一样,变成了很深的紫色“这位庶民小仙女,老师发现你了。”

    夜迦有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外形完美得雌雄难辨,维纳斯被珍珠和百合缓缓推上海面时,光彩也不过如此 。

    但是,“庶民”?咱们教授怕是有王子病吧 。

    梵梨看看左右两边,再次确认他是对自己说话“我?”

    “我知道你是谁,你破坏了很大规矩,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糟,他发现了?!是不是不要撒谎比较好,老实招了,态度良好,说不定能判个无期徒刑,也不用被砍头……

    梵梨浑身僵直,脑子里一团浆糊,正想着如何应对,夜迦扬了扬眉,指着某个方向说“你是他的心上人。”

    “哈?”梵梨呆住了。他指着的是人群中的星海。

    同一时间,围观群众也呆住了。坐在“蛇影”里的银贝尔更是一脸迷茫。

    星海看看左右,指了指自己“我?”

    夜迦没有理他,只是转过头去,对梵梨皱着眉说“你猜,我们学校是不是新出台了规定,不允许大一新生恋爱?”

    “我、我不知……”

    “当然不是了。”夜迦笑出声来,“你们都大一了,成年了,学校怎么可能出这种无聊的规定。”

    梵梨一头黑线。

    “尽情谈吧,青春真好。”夜迦眨了眨眼,“但是,记得要避免弄出小宝宝哦。”

    “……哈?”

    “还是说,你们都是小朋友,不是很会谈恋爱?”夜迦看了一眼星海,又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梵梨,眼睛比耳朵上的紫宝石还要深邃, “那……要老师教你吗?”

    “哈????”

    “需要的话,随时请教老师。”不过一秒时间,夜迦已经回到“蛇影”舱内,回头对梵梨抛了个媚眼,“对了,双s小仙女,我不仅是你的讲课教授,还是你的研讨课导师,赛菲日见。”

    螺旋桨清脆而高调地转起。

    一阵蜂群般的气泡迎面冲来,夜迦把超音舰开到了几百米外。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梵梨“终于不再是活跃在小剧场的男人了……”

    夜迦“好可惜哦,某人还是的呢。”

    苏释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