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5章
    因为布可逆一句话,警方专门成立了搜查总部, 署长下令马上彻查。落亚大学里出现了大量侦查人员, 参加了婚礼的奥术系新生都被叫去问话。

    大学为他们留了一个大房间办案。除了被问话的学生, 还有一些其他年级和学院的学生在门外看热闹。梵梨、星海、琉香在门口等候,身边站了两名警察, 其中一人还在低声抱怨“布可逆先生布置的任务也太难完成了,他自己都没看清那个偷听他和他老婆讲话的人是啥样,就叫我们来查。”

    “他不是说了吗?有耳鳍,所以判定是年轻海洋族女性, 长卷发, 身长中等, 一米九到两米的样子。因为只看到影子,身上颜色未知。”说到这里,这个警察指了指梵梨, “就是这种身长。”

    梵梨赶紧低下头,生怕目光闪烁, 透露出心虚。

    “咦, 除了不是长发,她和你说的特质完全一样啊。”警察靠近了一些, 认真端详着梵梨, “你头发一直都是这个长度吗, 还是……”

    梵梨看了一眼琉香, 琉香也露出了有些诧异的眼神。梵梨正在想, 到底是把出示学生证, 证明自己一直短发,还是老实承认那天留了长发,结果这个警察抬头一看,对她们身后的方向呵斥道“喂,那个男同学,你站那么远做什么?”

    学生们顺着他说话的方向看去。有一个旗族男生停在人群外,他身材高瘦,黑发绿眼,抱着胳膊,手腕上系着一条海草链。梵梨记起来了,他是第一天在校门口遇到的学长,丽娜的前男友。

    海草学长随口答道“我不属于你们的调查群体。”

    “你是高年级的?”见他点头,警察接着问道,“你和死者认识?”

    “是同学,不熟。”海草学长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进来,接受问话。”

    “我和她真的不熟,话都没说过几句,也没参加婚礼,不知道可以回答你们什么。”

    琉香看着他,拽了拽梵梨的胳膊“他在撒谎。”

    “怎么说?”

    琉香依稀记得,婚礼前泡泡小姐返校过一次。

    当时,泡泡小姐孤零零地出现在奥术学院门口,正弯下腰捡掉了一地的书,海草学长过去帮她捡书——换做以前,别说掉了一地的书,就算是掉一枚硬币,都会有二十个男生冲上来抢着帮她捡,用消毒液洗干净,双手递到她面前。但那一天,她的男粉都消失了,只有海草学长还在讨好她。

    然后,有几名侍卫打扮的男人跟上来,警告他远离布可先生的未婚妻。泡泡小姐赶紧阻止他们,向他们解释他只是在帮自己。海草学长把最后一本书的书页整理好,递回给泡泡小姐,虽然笑着,绿宝石般的眼睛却空空的“恭喜你,就快要当妈妈了。”

    “谢谢。”泡泡小姐接过书本,却始终不敢看他的眼睛,“我走了。”

    她没有得到他的回复,却在书本里看见了他写的卡片。但不幸的是,她刚把卡片拿出来,就被周围视力开挂的捕猎族们看到了内容“珍惜到手的幸福,好好对待你的丈夫。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像我这样的。”

    在场看见卡片内容的学生有很多,泡泡小姐还因此恼羞成怒了。

    把这一幕转述给梵梨后,琉香翻了个白眼“泡泡小姐脑子是真的不好用——抱歉,她都死了,我还说这种话,有点不道德。但说真的,周围那么多捕猎族,不知道把卡片留着回家看吗?还是说,她想炫耀自己快结婚了还有人追?”

    而海草学长反倒一问三不知了。警察只能放了他。他默默转身游走,琉香却觉得分外恶心。高中时,她一直喜欢海草学长,但大家都知道,他是丽娜的“所有物”,对此,她无话可说。但上了大学以后,他心甘情愿当泡泡小姐那种学渣拜权女的备胎,她怎么都想不通。到现在,他居然还想维护泡泡小姐!琉香来气儿了,游上去大声说“警官,他撒谎。他追过死者,在死者结婚前,两个人交情不浅的。”

    结果就是,她顺利地接收到了海草学长冷酷的眼神,还和梵梨也一起被拉进去问话了。

    警察拍了拍自己的鳍,随即漫不经心地说“说吧,你们谁撒谎了。”

    “当然是他撒谎了!他追泡泡小姐,高年级很多学生都知道。警官,你们可以挨个问问。”琉香习惯性地先发制人。

    “给你一个为自己辩解的机会。”警察看向海草学长。

    “涉及个人,我不想说。”

    “我的耐心不好。你再不说,那我只能送你去拷问室了。在那里,你可以好好保护自己的。”

    海草学长非但没退缩,反倒有些怒了“不用送我去拷问室,你直接杀了我,好吧?”

    “你这小子……”

    警察正想掏手铐,梵梨却伸手阻止他,转而对海草学长说“学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说,这件事就永远查不清楚了?”

    海草学长愣了一下“那关我什么事?”

    “究竟泡泡小姐是怎么死的,谁都不会知道。”

    他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想要洒脱,却只展现出了别扭“我和她谈过,分手了。”

    “你们谈过?”琉香看了一眼警察。警察伸出手,示意她不要说太多,等海草学长说。

    “对,一个普通男大学生被有权有势老男人撬走女友的无聊故事。”

    海草学长不愧是丽娜的前任,并不只是帅而已。他是拿奖学金读的大学,父亲是一家小型驯兽公司的董事长,母亲是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50岁的全职太太,家里有八个奴隶。他比泡泡小姐高一届,也是奥术学院的学生,两个人在上下课换教室时不小心迎面撞到彼此,机缘巧合变成了朋友。之后就是很普通的师兄妹恋情,泡泡小姐遇到不懂的题就请教他,他辅导她功课,你来我往的,变成了男女朋友。

    但泡泡小姐名气很大,一直不敢公开恋情,所以别人问起他们的关系,海草学长都只说自己在追她,还没追到,把她名誉保护得很好。

    泡泡小姐反应比较慢,精神集中力低下,社交能力、组织能力也很平庸,所以不管怎么努力,成绩总是在挂科边缘晃荡,他索性帮她写了好几篇论文,分数不是s就是a,被导师一度怀疑署名真实性。

    后来有一天,泡泡小姐突然告诉海草学长,她要和他分手,因为喜欢上别人了。他觉得很意外,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抢走女朋友。但不管他如何挽留,她都态度坚决,而且人间蒸发了。两个人分手了没几天,他就看到了她和布可逆约会的八卦新闻。向她本人求证,确认她的新欢是布可逆以后,他送上了祝福,再也不联系她。

    听了这些描述,警察没什么想法,梵梨却觉得很奇怪。

    梵梨所知的人类社会里,确实有很多喜欢攀附权贵的年轻女孩,她们通常有一些共同特质,例如从小贫穷,父母施加经济和精神压力,又由于升学等原因,她们进入一个前所未见高阶层环境,可能会变得爱慕虚荣,就会经不起老男人的资源诱惑。但是,根据他人口述、新闻报道、采访等记录描述,泡泡小姐是成功企业家的女儿,家庭和睦,父亲对她很溺爱;她在落大成绩远称不上好,却也凭借美貌,得到了海草学长这样的男孩子的帮助。如果未来和他正常恋爱、结婚,生活档次也会再次得到提高。为什么在她这里,这样优秀的男朋友只能是一个地下情人?而她牺牲了海草学长,要冒着断子绝孙的危险,居然只是为了嫁给一个老头?

    女性如果通过婚姻实现阶级跨越,通常自己得不到太多好处,都是为了孩子。可泡泡小姐和布可逆的孩子都不能生育了,这个跨越也就显得更加没意义。

    “因为泡泡小姐很崇拜布可逆身上成功男人的气质。”这几乎是所有男性对泡泡小姐爱上布可逆的评价。梵梨觉得这种解释太简单粗暴。

    范梨是家境富裕的女生,她知道一个女孩子有了足够多的经济保障和家人关爱时,会更希望嫁给白马王子,而非只有资源和地位的老男人。

    当然,可能因为布可宗族的光环真的特别耀眼,可能是因为泡泡小姐族群的审美和和人类不一样,也可能用人类心理去理解非人类本身的心理,本就是错误。

    但梵梨或许也不用太担心这个命案了。因为,她求神拜佛,终于等来了一条新闻——圣耶迦那政府有计划提前解除出海禁令。

    不用等三个月了!!

    梵梨感觉生活充满了希望,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放学后,她乘公交舰艇去出海登记局,申请办理出海准证,然后回到贫民窟,跑遍打折商店,寻找出海装备的便宜替代品,囤积打折限购的陆用压缩食品。

    泡泡小姐的案子还在持续调查中。两天后,热度稍减,学校里的气氛也不再过分紧张,但泡泡小姐之死,依然是学生们茶余饭后最热衷讨论的话题。

    圣提日早上有奥术学讲课,梵梨在门口遇到了“双思”夫妇——她在生命奥术学认识的那对情侣。他们很热情地带梵梨进去,找了一个前排角落坐下。这个位置既不会被捕猎族和海神族盯着,又能清晰听到老师的讲课,求生欲可以说是非常旺盛了。

    这对情侣都是红月海外郡考过来的,女生叫霏思,男生叫蓝思,听上去像兄妹,但其实他们是青梅竹马,还上初中时就在一起了,因为成绩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和第二,所以连到异地读大学,他们都可以继续当连体婴儿。

    按照惯例,梵梨在上课前就先打了个呵欠,缓缓趴在桌子上。

    “真的是学神,发生这么大的事,还是睡着考双s。”霏思打开手里的《红月海晨报》,看着上面泡泡小姐明眸皓齿的模样,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她和布可逆会悲剧的。海神族和海洋族听上去相似,其实根本不是一个物种,就不应该结婚。他们结婚,是因为布可逆找了个什么被泡泡小姐父亲救过的借口,强行给他炒了个军衔,才勉强娶了他女儿。而且,即便泡泡小姐不死,她嫁给布可逆,也不能拥有布可宗族的‘鲜花眼’徽章,你说她是图什么?”

    “我不太了解海神后裔的规,”蓝思蹙眉道,“但是,丽娜为什么会有奥达宗族的徽章?”

    “因为,丽娜的母亲今年正式晋升成了奥达宗主的大管家。从古到今,罕有圣海宗主会聘请捕猎族当管家,因为管家也有资格佩戴宗族徽章。现在丽娜家权倾星辰海,就算是尔国临格市市政官么都要让她母亲几分的。她现在又凯墨玩得好,在学校里也是横着走的……”

    这两天,梵梨从各种渠道了解到,光海由圣都和七个联邦自治海域组成。不管是在圣耶迦那还是七海,都有较为健全的宗教信仰和政治体系。宗教和政治领域经常会交叉影响,合作或牵制。

    整个光海的最高政治领袖叫“独裁官”,最高宗教领袖叫“大神使”,他们的所在都是圣耶迦那。七海政府的最高政治领袖叫“海域执政官”,最高宗教精神领袖叫“宗主”。

    凯墨是琉璃军团大军校的儿子、红月海副执政官的外甥,所以在学校里也很嚣张。梵梨最近见了他们这帮二代,都躲得远远的。

    但更令她提心吊胆的,还是警方孜孜不倦的彻查。

    每次在学校里看见警察装扮的海族,或者听见泡泡小姐相关的内容,她都心里都会不由“咯噔”一下。然后拼命告诉自己,不能急,不能急,要冷静下来,现在这个世界只有她自己能帮助自己了,如果她都情绪失控,那可就真的坏事了……

    所以,她在学校里尽量低调,保持原来的方式熬日子。就像此刻,她头脑很清醒,但还是趴在桌子上装睡。

    忽然,一个亢奋的声音响起,把她吓得猛地坐了起来。

    “哇,你们居然抱上了双s女神的大腿!!”男孩子留着一头橘黄色的短发,耳鳍和尾巴也是橘黄色为主的,上面有横着的白色条纹,这让他看上去特别热,连海水都没办法降温。他凑过来,对梵梨伸出手“女神你好,我叫尤灿。你可以解释为‘尤其灿烂’,哈哈哈哈!”

    梵梨和尤灿握了握手,本想上下晃动,却发现他握手方式是左右晃动的,就像鱼尾摇摆时那样。

    他长着圆圆的耳鳍、鱼尾的纹理、又圆又大的眼睛,说话总是很激动的样子“女神,你最喜欢吃什么虾?菩提鲎吃过吗?”

    “额……我不太喜欢吃硬壳的东西。”

    梵梨摇摇头,又打了个呵欠,正打算趴在桌子上,但尤灿却没打算放她,坐下来,撑着双颊,眼睛闪闪发亮“那,豆腐龙头鱼呢?这个表皮很软哦!”

    “没、没有……”

    “那有没有吃过醋腌天照鲭?”

    “好了,尤灿,”梵梨没被问烦,旁边的霏思都快听烦了,“现在全光海都知道你是个大吃货了。你要不要安静一点,准备上课。”

    “这不还没上嘛……”尤灿委屈巴巴。

    “你每天研究那么多吃的,怎么还瘦得跟条带鱼似的。要不要连鲨鱼也尝尝看?说不定大补哦。”蓝思笑道。

    尤灿没听出他的调侃之意,反而一本正经地说“那不行,鲨鱼不好吃的。”

    “我怎么知道鲨鱼好不好吃。”

    “你们就算不研究生物,也见了那么多鲨族了。鲨族真的很恐怖的啊,肌肉含量80起,游百米平均只要478秒,12吨的掌力——单手,单手!骨密度是我们海洋族的四倍!噬人鲨的奥术上限是ss级,平均值24834,仅次于海神族的sss,是捕猎族中的至尊奥术专家!这是什么,是穿了七件暴击装加七件体质装加七件输出装加七双极速装的纯暴击纯输出的闪避型肉盾啊!反推一下鲨鱼肉,那是铁定嚼不动的,不好吃……”说到这里,尤灿整个人就像被按了总开关似的,突然停住。然后,他跟灵魂出窍似的,轻叹了一声“我的……海洋之主啊……”

    梵梨正好奇他看到了什么,就被人拍了拍肩。回头一看,琉香在她身边坐下。

    瀑布般的棕发落在两颊,在海水中微微荡漾,琉香有些不耐烦地把头发拨到耳后,从书包里翻出课本,才跟梵梨的三位新朋友打招呼。

    尤灿离琉香最远。所以,当琉香和他打招呼时,他半个身子都趴在桌子上,伸过去握手,生怕她站起来累着了一般。因此,他还被后排的捕猎族骂了一句“小丑鱼饵,滚下来,你的心跳声吵死了”。尤灿一点不生气“真对不起啊,我的生命力太旺盛吵到你了,想吃吗?发育健壮的小丑鱼!”小丑鱼又名海葵鱼,与海葵有共生关系。海葵族就是尤灿的种族。

    这时,梵梨看见星海出现在教室门口。他进来随便扫了一眼,就与她目光相接了。

    前一天的课全是选修课,她一整天都没看到星海。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现在看到他,简直有一种女孩子被人欺负后看见男朋友的感动。她起身,对他挥了挥手“星海!”然后指了指琉香身边的座位,示意他这里还空着。

    尤灿、蓝思、霏思、琉香,还有周围的学生,也都跟着看过去。

    但是,星海游进来以后,她才发现他不是一个人。丽娜、凯墨、悍公主,还有一群捕猎族,就在他后面。他们找到了前排固定的位置坐下。

    星海看了一眼梵梨,也跟着坐过去。

    如果海里鸟类也能生存,此时此刻,梵梨头顶一定有一只乌鸦“呱呱呱”地叫着飞过。

    “你在干什么呢?”琉香双手捂着脸,比梵梨还要尴尬。她一点也不想被周围的学生围观、窃窃私语。

    霏思干笑了一下,把五个人都隔音了,试图调节气氛“梵梨在家乡的生活环境比较简单,没什么捕猎族吧,正常的。”

    蓝思也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她只是展示一下友好,对方那么傲慢,不是她的错。梵梨,我不知道落亚是什么情况,反正我们高中的捕猎族学生很多的,我们海洋族的圈子和捕猎族是从来没有交集的。”

    霏思也叹了一口气。

    “不会有什么区别。而且跟捕猎族男生经常来往的女孩子,如果想要交新的海洋族男朋友,就必须得换一个没人认识的圈子。因为,任何海洋族的男生都不想娶一个有过捕猎族前男友的老婆,最多玩一玩,不会结婚的……”说到这里,她还特意看了一眼蓝思,“我说得对吗?”

    “完全正确。宝贝,如果你现在突然告诉我,你在我之前交过逆戟族或鲨族男朋友,我会立刻和你分手的。”

    霏思回头,对梵梨接着说“所以啊,为了你自己,以后不要主动和捕猎族说话了,知道吗?”

    “啊,我知道了,好的……”给他们添麻烦了,梵梨觉得很羞愧。

    “可以问问为什么吗?”尤灿好奇道。

    “尤灿,你为什么要问这种脑残女的才会问的问题?”蓝思拍了一下桌子,“你喜欢娶鲨族男的玩剩下的女人吗?”

    尤灿也学着他的样子,拍了一下桌子“喂,你这直男癌,怎么可以这样说女孩子!人家是活生生的姑娘,又不是东西,什么叫玩剩下的!”

    “我去,跟你没话说……”

    琉香这才把手从脸上拿开,转过头,很是无奈的样子“梨子啊,我在校门口都跟你说过了,混种从来、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海洋族,他们只认自己捕猎族的那一部分血液。当时你说星海人好,我就觉得很奇怪,你的好感到底是哪里来的?他是凯墨还有‘黑珊瑚女神帮’圈子里的,恐怕一般捕猎族都看不上眼。现在还在这里叫他,你是希望我们都被当成捕猎族的舔狗吗?唉!”

    “对不起。”

    无法解释当代人类社会没有这么明显的种族观念,梵梨只能在心中狠狠敲打自己,牢记下次不能犯同样的错误。星海是捕猎族,星海是捕猎族,以后人多时不跟星海说话了……

    但她突然发现,另外四个人都不讲话了,而是整齐地朝她脑后上方看去。

    霏思眼睛眨也不眨地关掉了隔音屏障。

    星海不知在琉香旁边站了多久,但他们交谈完毕,他便看了看琉香。琉香很自觉地飞速起立,把梵梨拉到她的位置上,自己坐在了梵梨和霏思中间。

    星海在梵梨身边坐下来,把书包放在地上。

    想到霏思的教诲,梵梨只能打开《一级奥术》课本,双手僵硬地放在桌子上,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假装读书,和他保持距离。

    “我的课本被凯墨拿走了。”说罢,星海把梵梨的课本往他们二人中间拉了一些,身子也往她的方向靠了一些。

    梵梨本能地按了一下课本,但出于礼貌,又立刻松手了。

    在四周学生的围观中,星海用手指关节撑着太阳穴,大大方方地和她共享一本书。他离她这么近,下颚角轮廓分明,浅灰的短发在海水中轻微舞动,美人痣凸显了鼻尖的高挺与秀美,侧脸好看极了。

    但是,梵梨完全没心思欣赏他的侧脸。

    她只知道,周围安静得让她起鸡皮疙瘩……

    糟糕的是,星海还冒出了一句话“下课以后,我们去给小葵花买点吃的吧。”

    更糟的是,梵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小葵花?”

    “就是我帮你养的那只宠物。”

    最糟的是,他们说的这些话,并没有被隔音。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43小剧场

    凯墨“老子没拿你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