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7章
    这时,有两个学生也从教室里出来, 其中一个捏着下巴, 苦恼地说“苏伊还真是厉害, 从那么多大奥术师里脱颖而出,改写了历史, 结果她是同时代奥术师里最年轻的。对了,她多大来着?”

    “我也忘记了……”另一个学生想了想,“就一百多岁吧?在学者里很年轻就对了。”

    “二百四十九岁。”梵梨秒答。

    “学神,你记这么清楚, 谢了!”

    梵梨也愣了一下, 看了一眼夜迦, 没敢说出来是听他课以后过耳不忘,临时计算出来的。

    目送那两个学生离开后,夜迦又回头, 抱着胳膊,扬了扬眉“双s的大脑, 和一般人就是不一样。听一遍就记得了。”

    诶?他怎么知道她是才记得的……

    但是,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继承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梵梨换了个话题, 搪塞过去, 躲到角落里, 拿本子随手写了几个带小数点后面两位的长数字, 看了几秒, 再合上本子, 闭上眼。

    这些数字都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并像那本“海族语中文”字典一样清晰。然后她开始做简单的加减法运算。一秒得出答案。乘除法稍微慢一点,但演算过程也跟用笔写在草稿纸上一样有条理。得出了结果,她再打开本子,重新用笔算一次——正确率100。

    正好这时星海也出来了,她又写了一组数字,递给星海,让星海来算。星海低头拿笔算,速度很快,比普通人类快很多,但在他算的过程中,梵梨已经心算出了答案。

    向他道谢后,也不管他后来说了什么,她一溜烟冲出了学校,用最快速度赶回家里。

    她从书架上找到《生命奥术工程》的课本,随便翻开一页,阅读其中一段话

    “光海舰艇设计的是按照鱼类的工作原理设计的。但即便是最先进的舰艇,也无法克服转弯减速的困难,达到鱼类转弯无需减速的自然境界。而且,鱼类转向的半径只占身长比例的10到30(生命时代,首只被驯服的巨齿鲨肌骨解析见图24a),而舰艇则需要自身长度的5~10倍(机械时代,光海史上首艘舰艇“哥尼征服号”的构造详解见图24b)。所以,奥术造舰业始终无法完全取代传统驯兽业。为研究出更高效灵活的舰艇,近代奥术师提出了以下三个理论……”

    24a和24b两张说明解析图陈列在文字下方,还配着数据公式和表格。梵梨没有触摸图片,使它立体化,而是按照图上生物与机械各个部位的标记、在面临不同气候和障碍物时游行时速的公式,还有文字记录中的比例,在脑中模拟画面。

    很快,像会放动画一样,巨齿鲨和“哥尼征服号”并排游行及转弯的画面在脑中出现了。而且,她还会将它们按比例放大、缩小,代入到不同海域、气候中,以及不同障碍物前,还原各种运动轨迹。公式中的数据也在高速变化,与画面达到完美同步。

    加入奥术的部分她看不懂了,于是换了一页,重新阅读。

    “平衡性多角分裂的概念诞生于机械时代294百万年,在‘天照阐幽意志’诞生后,由兼特宗主提出,并引入了微子神学当中。该观念似奥术理论形式保持平衡,使生命奥术保持不平衡。举例来说,机械时代9984年,第一只运动舰艇‘暗夜破碎者’问世,当时没有轻型节能舰艇,它的燃料是海草、鲸脂加工魔药提炼的植物油,在以下这个公式中……”

    公式所阐述的意义,梵梨看懂了。很多专有名词看不懂。但即便如此,合上书以后,这段话和公式,她背下来了。

    梵梨瞠目结舌地眨了眨眼,敲敲脑袋,不敢相信自己发现的事实……

    这颗大脑真的有毒!!

    虽然没有了原主的知识储备,但原主这颗脑袋天生的记忆力、分析力、判断力、想象力、推理力、观察力……全都保留下来了!

    她反复测试阅读的效果。不是幻觉。

    只是她以前上课根本没打算听课,只想混过去,所以没发现这一点。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原主还有点傻。不管她去地面是有什么野心,恐怕都没法像以前那样达到目标了。因为,范梨没有那么超人类的脑袋。

    然后,梵梨开始看其它课本。没有基础,大部分都看不懂。但她能明显感觉到,大脑就跟刚灌满油的机器一样,高速运转着。特别是《奥术学》,稍微看多一点,知识就像海绵一样积攒起来了。但没过多久,她也会觉得有点恶心,就像刚灵魂互换那会儿一样,头晕目眩,整个胃里都翻江倒海的。

    若说一般人的大脑就像续航120小时的诺基亚蓝屏手机,那她现在的大脑无异于一台只有5分钟电量的最新款ihone。功能发挥不完全,身体撑不住消耗,吸收知识很快,但身体不适的时间更久。

    而且,她这份超强记忆力仅限于学术范围。寻常人能轻易记得的很多事,例如中午吃了什么,她看了一会儿书,又忘得一干二净。而且,看得越多,忘掉的生活细节部分也就越多,就好像是把所有的记忆力能量棒都塞到了学术槽里一样。

    梵梨算是真真切切明白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受了。

    但是,她也觉得特别开心。

    太好了,有一颗聪明的脑袋,等上了陆地,回家记路线什么的,更容易了!哈哈!学习什么的是不可能学的,回家才是人生正道。

    作为一个不再富裕的姑娘,梵梨又遇到了一件挺尴尬的事。

    一次讲课结束后,她和琉香正收拾书包准备离开,一个逆戟族男孩子游过来,在她们前一排坐下,双手伏在桌面上“梵梨同学,你好啊。”

    “你好。”

    “我们奥术学研讨课是同一个小班的,你可能不记得了吧。”他眉宇飞扬,坐姿也随意,黑白相间的尾长而注满了生命力。

    “我记得。”

    “你居然对我有印象是吗?说实话,我之前对你没什么印象的,只记得你成绩特别好。直到在婚礼上看到全新的你。”逆戟族男孩撑着下颚,笑意满满,从包里拿出一个贝形的东西。上面有一排圆形按钮。他碰了其中一个,上方有蓝色电流形光芒轻轻跳动“可以加你好友吗?”

    梵梨知道,这东西叫通讯仪,类似于陆地上的手机。但原主大概是太穷了,翻遍她家里,没这玩意儿。

    至此,琉香秒懂,尴尬得想游出去,却被梵梨在桌下拉住了衣摆。梵梨对她使了个眼色,又对逆戟族男孩摇摇头说“我没有通讯仪。”

    “你已经是大学生了,还没有通讯仪?”逆戟族男孩拍了一下脑袋,“我的宝贝,你也太可怜了吧。没事,周末有空吗,跟我出去转转,我帮你买一个。”

    “我周末挺忙的,没空呢。但是,非常谢谢你,你这份善意我会铭记在心。”说罢,梵梨起身,拉着琉香朝教室门外游去。

    “这男生很帅啊,你怎么不和他多聊聊?”琉香把她们隔离起来,悄声说道。

    梵梨一脸迷惑“说什么呢,你不是不赞同我和捕猎族来往吗?”

    “你如果一定要和捕猎族交朋友……额,他可是纯种逆戟族诶,比混种好吧。”

    “等等!”

    听到逆戟族男孩的声音,琉香把屏障解除了。他追上来,挡在她们面前,拨了拨被水纹揉乱的额发“梵梨,你如果不想用通讯仪的话,我也可以每天来接送你上下课。总之,给我个和你当朋友的机会,让我多了解你一下,好吗?”

    梵梨长吸一口海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婚环,回头对男孩子说“我……才和未婚夫解除婚约。”

    逆戟族男孩深情款款地说“嗯,我有看到。但没关系,只要你说一声,我立刻飞奔到你身边。”

    “不,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们族群很保守,不支持婚前性行为。所以,我还是可以把最宝贵的第一次留给未来的丈夫。”梵梨双手交握,呈祈祷状,看向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我不排斥大学期间结婚的。关于我,你还想了解什么呢?我都愿意说。”

    逆戟族男孩骤然后缩了一些,支支吾吾地说“我……我觉得你很好……是个……好女孩……”

    “我不光学习好,还会做家务,做饭特别好吃,好想每天在家做饭,等丈夫回来,从此甜甜蜜蜜,恩恩爱爱,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位同学,关于我,你还想知道什么吗?”

    “没……没什么……想知道的了……我,还有课,明……明天再来联系你……”

    只听见“嗖”的一声,逆戟族男消失在了雪白泡泡里。

    这时,一个鲨族女生路过,无奈道“学神,我看这男孩子态度还行,想好好地想认识你,你干嘛要把他吓跑?”

    “我没有吓他啊,只是说出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已。”梵梨耸耸肩,“所以,亲亲这边建议他努力追求逆戟族妹子呢。”

    “我们都是大学生了,谈谈恋爱,其实也没什么吧,干嘛一定要奔着结婚去。”

    “我想把第一次留给自己丈夫。”

    “那你不跟他交尾不就完事了。”

    “平白无故给我送东西,不要求发生点什么,你信吗?他钱是天上掉下来的?”

    “那你跟他交尾不就完事了。”

    “……”

    这大概就是沟通不能吧。

    但琉香沟通能了。她闭目点点头,对梵梨伸出大拇指。

    布可日下午四点过,梵梨下了课,去出海登记局领取了出海准证。

    出海禁令快解除的消息放出后,来出海登记局的办证市民也变多了。梵梨捏着崭新的小本子,遏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之情,乘坐公交舰艇回贫民窟。

    按红太太早上的要求,她去菜市买了一些新鲜的鱼和螃蟹,便快速朝家的方向游去。但游到一半,像鱼上钩一样,突然手里吊着食材的线被拽了一下,而后失去了重量。低下头一看,线的另一头已经空了,在水里飘来荡去。

    前方,一个海洋族小女孩抓着她买的东西冲到楼房拐角处,消失不见。

    这个区域里,小偷、骗子和乞讨儿童特别多。这样的事也并不稀奇。梵梨下意识就追上去,但过了拐角游了一小截,她意识到这是个无人的黑巷子。尽头处,两道幽幽冷光打在木桶上,地上一堆破碎的瓶子、盘子,看上去有挺长时间无人问津了。小偷女孩回头看了她一眼,一脸恐慌,加快了速度,朝巷子尽头游去。

    梵梨停了下来。

    盗贼就像蟑螂,如果看到了一只小的,一定有一大群在后面等着。

    这里不是安全之地。比起丢掉的食材,还是小命要紧。

    可是,她刚转过身想回到人多的地方,就听到了水声淅沥,波浪袭来。回头一看,果然两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木桶旁。他们手里举着类似发射器的器械,瞄准了她。

    只听见一前一后的“嗖嗖”两声,两枚飞箭脱离器械,直击梵梨的方向。梵梨往上冲刺,但还是闷哼一声。一枚擦着梵梨的头发飞过,另一枚击中了她的尾鳍,把她的尾巴钉在了红砖墙上,强行拽她回去。

    她重重撞在了墙上,往下滑倒。

    但身体还没贴着地面,她又一次用力摆动尾巴,往上冲去。再次滑到。

    而在她挣扎的过程中,被飞箭刺穿的伤口越拉越大,那一片海水已经被血染色了。刺痛顺着伤口传遍全身,梵梨龇牙咧嘴地缩起身子,想把掉飞箭,但它扎得太深,怎么拔都拔不动。那两个男人离她却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其中一人掏出匕首,闪着森森的冷光。

    梵梨尾巴拼命摆动,血的味道融入海水,顺着鳃流入了她的身体。那两个男人离她只有三四米远。眼见怎么挣扎都没用,索性想要撕裂尾鳍逃跑。

    “住手!不要断尾!”

    伴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另一道身影闪现在巷子里,挡在她面前。

    “星海!”梵梨惊喜地抬起头。

    星海并自下而上,用掐住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胳膊,“咔嚓”一声,一个反手把男人手拧在背后。

    “啊!!!!”男人哀嚎起来,手中的匕首已经被星海夺走。

    星海正想刺他,另一个男人却声东击西,来攻击梵梨。星海连忙松手阻止他,那个拿着匕首的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球状的东西,捏了一下。

    一时间,海水被染成了深灰色,什么都看不到了。

    星海和梵梨一起咳了起来,挥动双手,想把奇怪的“染料”打散。但等颜色真正褪去,那两个人早已不见踪影。

    “可恶,让他们跑了。”星海观察了两秒匕首,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就把它收起来。

    “谢谢你……”梵梨伏在地上,心跳依然撞得她胸口发疼。

    她本想再去拔尾鳍上的飞箭,但它纹丝不动。她用两只手一起拔,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飞箭还是像长在墙上一样。星海弯下腰来,一手叉着腰,一手拨开她的手,把飞箭拔出来,像拧开瓶盖一样轻松。

    “谢谢。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她疼得脸都拧了起来,扶着墙,想竭力直起身来。可是,尾鳍上那一点伤口拉得她整片尾巴根部都剧痛,让她完全使不上力,尾巴根部直打哆嗦。她只能尴尬地趴在地上,闭着眼,静待这阵痛苦过去。

    星海低头看了一下她的尾巴,咂了咂嘴“这支箭有毒。”

    经他提醒,她才发现,尾鳍有一半已经变成了紫青色。然后,一双手穿过她的腰和尾巴,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她低呼一声。

    “搂着我的脖子。”

    转眼的功夫,他就抱着她,游到了明亮无人的珊瑚礁旁,然后把她轻轻放在一个长椅上。

    “冒犯了。”

    他捧着她尾巴根部,低下头,开始吸上面的毒血。心脏几乎跳出胸膛,她猛地抽了一下尾巴。星海按住她,皱眉道“别动。毒性扩散,你会死。”

    尾鳍虽然没什么肌肉组织,神经却很多,只是嘴唇贴在上面都牵动了全身的神经,更别说吸出血来。他动静不大,梵梨却又羞又尴尬,一时都忘了疼“我自己来可以吗?”

    “你身体柔韧度有这么好?”他退让了一些,示意她自己来。

    然后,更加尴尬的一面出现了……

    梵梨“……”

    星海“……”

    大概,就像老人家跳芭蕾扭伤了腰一样吧……

    结果自然是星海继续为她吸毒血,再吐出来。梵梨全程捂脸,恨不得有个时光机,能让她穿越到半个小时之后。

    像是察觉了她的尴尬,星海随口说“为什么会有人想杀你?”

    “可能跟婚礼有关。”

    跟所有的少女一样,梵梨很难对拯救自己的英雄设防。她把偷听到泡泡小姐和布可逆的对话、目睹泡泡小姐尸体的事都告诉了他。

    “所以,泡泡小姐死的时候,手里还有一个红色信封,但似乎没人知道?”

    “嗯。”

    “那在布可夫人死掉前后,你都遇到什么人,和什么人说话了吗?”

    “就只有当当,我不认识其他人。”

    “当当?难道当当和案件有什么关系……”

    梵梨低头想了想,抬头说“哦不,不对,从更衣室出来以后,我还遇到了银贝尔老师。”

    “银贝尔……”星海陷入了沉思,“我想不明白。你既然是清白的,为什么不跟警察坦白这一切?”

    “我有别的原因,现在不能被接受调查。”梵梨犹豫了半天,还是很害怕,没敢把灵魂交换的事说出来,“对不起,我必须得撑到下一次出海,才能告诉你原因。你能再等等吗?”

    星海并没有任何犹豫,只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这件事我就只告诉你一个人。”

    “既然你拒绝警察的帮助,可能还会有人想追杀你,这段时间都待在人多的地方吧。我会尽量保护你。”

    “好的!”

    然后,星海从兜里拿出通讯仪“来,跟我连一下。”

    梵梨尬笑。

    “……”星海静静地望着她,“我忘记了,你没通讯仪。”

    “哈哈。”梵梨挠挠脑袋。

    “算了,我直接来你家门口接你吧。”

    “好的!”

    梵梨很感动。但这份感动伴随的长期沉默,又让她再度尴尬起来。因为,海水里任何味道都扩散得很快,她的伤口没愈合,他又吐了毒血出来,血腥味漂得到处都是,只要不讲话分散注意,连她自己都有些受不了。她捂着鼻子,逼着鳃,用一种窒息的魔鬼声音对她说“对不起……”

    “你喝氢气了?声音这么怪。”星海没看她一眼,专注处理伤口工作。

    “我是说,我这血的味道,好难闻……”

    “你忘了我是半个鲨族了么。”他抬眼看了看她,微微一笑,“如果不是有毒,我不会吐出来。”

    梵梨呆住了。

    看他吸得很卖力,本来觉得他只是希望她早些治好,但她忘了,鲨族喜欢血的味道。所以,其实他这是在津津有味地试吃美食!!

    他偶尔张嘴的时候,她还能看见他露出两颗尖尖的牙齿。梵梨颤声说“大哥,你你你你……你控制一下你自己啊。想吃肉,我一定请你吃。你可别别别别,别冲动啊……”

    “好,我控制我自己。”说完,他舔了舔她的伤口,又舔了舔嘴唇。

    梵梨只觉得,自己快石化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43小剧场

    希天“所以,某人又被冷藏起来了。呵,让你得瑟让你飘。”

    苏释耶“那又如何,有人眼熟你名字么。”

    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