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9章
    “布可逆先生说对了,布可太太确实不是自杀。我们在尸体身上找到了这个。”

    红月海警察局外的酒吧里, 泡泡小命案负责人撒科警官拿出一个小药瓶, 递给了面前年轻的警察奇文。瓶子里面浸泡着几片东西, 呈白色粉末状。

    “这是?”奇文眯着眼看了看瓶子里的东西。

    “凶手身上的皮肤组织。”

    奇文皱了皱眉,看看瓶子, 再看看撒科警官“这个,你怎么知道一定就是凶手呢?也有可能是死者与别人进行身体接触后留下的呢。”

    “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尸体身上,包括衣服都很干净, 没有留下第二人的任何毛发、体液或者皮肤组织, 只有衣服里面留下了这些小粉末。这说明了什么?凶手杀死布可太太以后, 对她的身体进行过清理,但遗落了这一部分。”

    “那有没有可能是更衣室里其他人的呢,例如换衣服的时候, 皮屑顺着海水漂到死者身上。”

    撒科警官摇摇头“从案发到身亡这个过程中,死者没有换衣服。这些皮屑是在她文胸里发现的。她的文胸是最好的鲸须做的, 非常紧, 紧到这种程度。”说完,他伸手去掐住奇文警官的胸口, 把奇文掐得大喊了一声。

    “我的米瑟宗神啊!”奇文警官来自菩提海, 叫的也是菩提海的宗神名字, “女人真可怕!对自己下手这么狠!”

    撒科并没有被他高亢的情绪感染, 只是板着脸, 一字一句说“所以, 没有进行过身体接触并且产生一定程度的摩擦,顺着海水漂进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凶手正面抱过死者。”

    “我还是觉得这个推测有点草率了……”

    “你如果看过这个,就不会觉得我的推测草率了。”撒科像是早猜到他会有这样的回答,把一张报告递给他。

    “这几片皮肤组织的基因检测?”

    “嗯。”

    “硬骨鱼海洋纲,女,红卷发,青尾,目、属、种都不明……而且,光海人口登记里查无此人?”

    “没错。她没有向任何政府部门提交过自己的基因样本。有三种可能一,她为特殊组织工作。二,她是非法奴隶。三,她曾经是非法奴隶,成为正式公民后,没有正式登记过身份。不管是哪一种,她犯罪的可能性都很高。毕竟这场婚姻是有政治因素的,尽管作案动机不明。而且,还有一点很有趣。”说到这里,撒科把布可逆的口供档案递给他,“看这个。”

    “布可逆先生提及过的那个嫌疑人……也是长卷发的海洋族女性?”

    “是。我问问你,一般正常人听到别人小两口吵架,第一反应是什么?”

    奇文认真阅读了档案,一个劲儿点头“如果是我,应该是站出来道歉,然后离开吧。”

    “而她什么都不说,逃得比贼还快。”

    “是啊,是啊,很有道理!!”

    “所以,不说100吧,99的可能,凶手就是这个人。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那天在场的所有海洋族都查一遍。先从风动宫殿的奴隶开始调查。”

    “要同时调查落亚大学吗?”

    “不。我有职业直觉,这个凶手和泡泡小姐应该有微妙的联系。她出现在落亚大学奥术学生里的可能性,似乎更大。我们已经打草惊蛇过一次了,现在先安静几天。等凶手放松警惕,再来个突然袭击。”

    “可以,我赞同!安静多久呢?”

    “到10月15或16日吧。那一天,即便是罪犯都会非常开心。因为,圣都那边来的消息……”后面的话,他在奇文耳边低声说完。

    “有道理!”奇文抚掌道。

    自从发现苏伊和妈妈长得一样以后,梵梨就开始大量调查苏伊的档案。

    遗憾的是,大部分文献对苏伊的记载,都只与她的学术成就有关。在家里翻遍红先生没有丢弃的旧报刊,找到了一些其它线索。

    苏伊和圣提风晋一样,都被称作“公主”。

    当代光海没有王室,也没有公主这个头衔。风晋父亲是上一任独裁官,母亲是临冬海的宗主。她自己则是宗姬、宗主继承人。外加从小到大,她举止谈吐都就跟童话里的公主没什么区别,很受民众爱戴,所以才有了“公主”这一尊称。

    而苏伊被称作公主,是因为她哥哥是苏释耶,她的颜值可以赚钱,头脑也可以赚钱,她却把一颗心都扑在了学术上,一天到晚操心的事在很多女生看来,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与金丝雀般高贵柔弱的风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那些追捧女性独立自由的民众,也会称她一声“公主”。

    但不幸的是,前几个月,苏伊上岸游历,染上了传染性极强的病毒性肺炎,已经被隔离很久了,一直没有露面。报道说她病危,也有传闻说她已经去世了。

    一般人应该是见不到苏伊的。但想想她很可能就是妈妈,梵梨对海洋的排斥感也没有之前那么强了,甚至还觉得有些亲切。

    一日,红先生不在家,红太太一脸倦色,饭后红妹妹兴致勃勃地约当当出去玩。当当说自己晚上有别的安排,让她约梵梨。

    “啊,梵梨,我怎么没想到梵梨呢!”红妹妹跟飞鱼似的冲到梵梨身边坐下,带起一阵雪花般的泡泡,“亲爱的梵梨,兼特日和我出去转转好吗?”

    “我想在家里休息。”因为并没有钱。

    “为什么呀,大好的休息日,我们去海洋商贸博览会和奴隶市场看看好不好?兼特日是海博会第一天哦,你不是才搬到落亚吗,肯定没有去过海博会吧。全光海只有落亚有,我们落亚可是全光海的商业中心呢,圣耶迦那都没有的。今年海博会里多了很多新的东西,有最新的角鲨烯化妆品、冰城的白鲸脂皂、菩提海的鲛绡和金色海水珍珠呢,对了,还多了很多沉船展览……”

    她说了这么多,梵梨只听到了一个关键词“沉船?是这在这附近沉的船吗?”

    “也有其它海域的沉船,不过不多。还有很多宝藏展示。”

    “人类的沉船?”

    “除了人类还有什么生物会造船吗?”

    太好了!海族对不同海域命名与人类完全不同,所以梵梨一直不确定自己在哪里,也不敢问别人太多关于人类的事。但是,只要研究了三个以上沉船的方位,就能定下稳定的多角点,推测出自己在人类世界的坐标,再对照一下光海全地图,一定能找到太平洋东海的位置。接着她只需要搭乘海底交通工具,就能一路直奔到离家最近的海底,在那附近打工挣钱,直到禁令解除……“我去!”梵梨一下弹了起来当当举了举手“海博会算我一个,我也去!”

    “那我也只白天去海博会好了,奴隶市场就不去了。”梵梨说道。

    “别啊,你跟她们去逛逛吧。”当当拼命朝梵梨使眼色,然后把她拉到楼梯间,悄声道,“兼特日刚好红太太不在家,晚上我想和我男友在家里约会,不想给红妹妹看到。你帮帮我啦。”

    梵梨眨眨眼“男朋友?”

    当当挽着她的手,满面桃红“对啊,我恋爱了呢。对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

    “真的吗,恭喜你啊,这么快就交到男朋友了。他怎么个好法,快说说看。”

    “他很帅,很有情调,有一种迷人的野性气息。”当当单手捧着脸,无比陶醉地说道,“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说到“女儿”的时候,她脸上的桃红转为酡红,兴奋得不能自已。

    梵梨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等等,前面的点我都懂了,后面漂亮的女儿是什么鬼?”

    “我就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但是,梵梨呀,你试试看抛开过去接受的理念和世俗的看法,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你不觉得有儿女的男人很有魅力吗?”

    “没觉得。”

    “别回答这么快,再想想。一点没觉得?”

    梵梨闭上眼睛,照她说的去做,把“单身男”“已婚男”“已婚已育男”“已育离异男”挨个对比,她觉得魅力是逐步递减的。于是,她睁开眼,俨然说“一点没觉得。”

    当当一脸失望,但还是不放弃“这样,你应该在学校里遇到了有好感的男生吧?你幻想一下他们为孩子盖了个房子,然后抱着他和其他女人生的孩子的画面。想好这一幕,再告诉我答案。”

    不知为什么,脑中出现了星海的脸,还有他在房子里抱孩子的样子。梵梨晃了晃脑袋“那有好感也是因为他本人,跟他有没有孩子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喜欢的男孩子,他当然是抱我的孩子比较好啊,如果他和其他人女人生了孩子,压根就不会有好感啦。”

    “好奇怪,明明为别的女人筑巢还有了宝宝的男人就是很有魅力啊,而且有过的女人数量越多,不正好证明这个男人越性感、越有资源吗?哼,我才不相信你不喜欢这样的男人,你只是不好意思承认而已,觉得这样的意淫太羞耻。”

    真没有不好意思承认……喜欢霸占别人的领地是动物的本能,也是人的本能。因此,在经典商业模式里,侧面烘托出一个商品的受欢迎程度是最常见的销售手腕。例如影视剧请大腕来演,猛炒大腕粉丝有多少,剧本差一点也没关系;网店设置倒计时抢单,强调抢购的人数和时间,哪怕质量差一点也没关系……但以目前人类文明发展的速度来看,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现在人看影视剧,更关注剧本身的质量,是否有人气火爆的明星已经不再是大众决定是否观看的标准。而抢购、秒杀这样的营销手腕,也只能吸引到文化程度较低的中年主妇了。

    动物不知道什么是好的,只有通过“别人喜欢的”“多少人喜欢的”这样的标准来判断一个事物的好坏,所以他们喜欢掠夺;人的智慧越高,就越能摆脱本能,培养出独立的判断能力,而不是看到别人觉得好,就一拥而上去抢。

    但看着当当眼睛一闪闪的样子,梵梨实在不忍让她失望,只能拍拍她的肩,深沉地说“有道理。”

    从刺杀意外后,星海还真的坚持每天都当梵梨的护花使者。

    早上,他准点到她家外西方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处等她;放学以后,他又会在校门口等她。一路上他话不多,甚至完全不说话,但却让她觉得整颗心都暖暖的,很有安全感。

    这样护送了几天下来,梵梨觉得很不好意思,决定做点什么来感谢他。

    于是,她翻了翻红太太的菜谱,发现里面有道来自菩提海的菜,叫“炎魔甜蟹”,名字取得很吓人,但其实是道外形很漂亮的菜,做法和爸爸老家的名菜很相似,决定做来给他吃。

    炎魔甜蟹做法很简单。第一次下厨,选简单的比较保险。

    她到市场买了一只红树林产的招潮蟹,用海水提炼机榨出一罐咸到掉舌头的海水,把螃蟹塞进去,呛死。腌制两个小时后,打开罐子,里面的黄和肉都色彩分明,闪闪发亮,跟果冻似的。再加点淡水,把它冷冻起来,再过一小时,里面都带着小冰沙,切成块状,装入贝壳碗中密封,完工。

    本来想下楼直接送给星海,让他在去学校的路上打开看看。但刚下楼,她就看到当当和星海在十字路口聊天。她赶紧背着双手,把贝壳碗藏在身后,跟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想跑回家,拿个袋子盖住她的“杰作”。

    可惜,她被当当叫住了。只能硬着头皮过去。

    “星海是在这里等你吗?哟哦哦哦哦,你们俩有猫腻!”当当抚摸着自己的大辫子,宛如一个民国汉奸抚摸自己的小胡子。

    这下梵梨更不敢把贝壳碗拿出来了,还不得被当当取笑死。接着,她只能左右手轮流背在背后藏碗,和他们二人一起上了去学校的舰艇。有几次,这个可怜的碗都差点被人挤翻在地上,吓得她小心肝儿乱颤。

    好不容易熬到下了公交舰艇,进入落亚大学校园,当当总算去了音乐学院的方向。

    再往前走,就要靠近奥术学院了,她得跟星海保持距离。正想拿出贝壳碗,一个紫尾海洋族女生突然游过来,怯生生地对星海说“星海,关于奥术课,我、我有一些问题不太懂,可以请教你一下吗?”

    “什么问题?”

    看见星海低头回答自己,女生迅速把自己的头也低了下去“教授上的课太难懂了,我觉得自己笨笨的,好多都不会……中午你有时间吗,我拿着课本过来找你,可以吗?”

    “现在说没事,我答得过来。”

    “可是,题目真的很多,很难……”

    “哦?很难的么。”星海的眼睛微微眯起,有些促狭地看了一眼梵梨,“如果是很难的,还是要请教这位双s学神吧,她比我厉害多了。”

    梵梨抽了抽嘴角。

    这家伙,大概不知道自己是个坑货。

    还好,紫尾女生看了看梵梨,摇摇头,睫毛随着眼睛发颤,加上她身体小小的,看上去有些可怜“听说学神不太喜欢解答问题,我……我……我现在就拿问题好了……”

    原来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梵梨忍不住笑了,反倒用玩味的眼神看星海的表现。星海倒是坦坦荡荡,走到路边人少的地方,耐心地为女生解答每一个问题“……红橙黄绿蓝靛紫依次减小的是波长,频率是依次增大的。频率最高的光是黎明之光,然后是璀金之光、x射线,这些都是高级海族能看到的,下级海族和其它生物不可见的,军事奥术常用到……”

    “那,请问星海,人类可以看见吗?”

    “当然不可以。”

    “哦哦,好的,好的……”

    “这里。”星海在图示上画了一个圈,“增加光的强度,可以增加它在特定金属上打击出的法粒子数量。高频光打得出更多,红黄光打不出。不同光搭配不同奥术,最高伤害如何,写出公式……”

    为防她听不懂,他讲得很慢。但女生根本没在看书,而是全程撑着下巴,歪头看着星海的侧脸。

    二十五分钟过去,他回答了她所有的问题。估计她也不知道自己听没听懂,但看上去有着听懂了的开心。星海正想和梵梨离开,她忽然拿出拿出一个东西,双手递给他“那个,这个是送给你的……”

    梵梨定睛一看,居然是她的同款贝壳碗!

    “这是?”星海垂目。

    “这是我做的甜蟹,是、是给你的谢礼……”打开碗以后,她的脖子红了,比碗里的蟹黄还显眼。

    这也太巧了,连做的食物都完全一样!但是,女生碗里的蟹明显要漂亮很多,不仅食材更好、颜色比她的鲜艳,周围还摆了一些精巧的彩色海藻和糖果,整个螃蟹都用海带包裹起来,真的像个精巧的礼物。

    星海笑了笑“不必,同学之间帮忙是正常的。谢礼我心领了,谢谢。”

    “可这是我一大早专门为你做的……”

    “其实,我不喜欢吃螃蟹。小时候吃这个过敏,长大即便好了也不愿意再吃了。”

    “原来是这样……”女生有些失望,但想到对方给的理由,也无可奈何,只能对他行了礼,再次道谢,然后抱着书本离开了。

    梵梨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还好她没把自己做的甜蟹送出去,不然真是大型尴尬现场。

    “你今天怎么总是藏着手?”星海回头看她。

    她把贝壳夹在书包和背脊之间,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没啊,什么都没。”真是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了!

    然后,他们一起游了一届,眼见奥术学院教学楼就在前方,马上要分道扬镳了,星海突然停下来“可以把东西拿出来了么?”

    梵梨大惊“什么东西?”

    “你要送我的东西。”

    梵梨觉得自己像被雷劈了一样。他他他,他为什么会知道?

    “我没有东西要送你!”

    “好,你没东西要送我,那考虑把你书包下面的东西取下来?这么夹着它,背不疼?”

    “不疼,我可以夹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厉害。你可以把这个功夫用在别的事情上。”星海朝她伸出手,“拿出来吧。”

    “不。”梵梨本能地后退。

    “你再不拿,我要来硬的了。”

    梵梨一点也不想跨种族搏击。她被逼无奈,只能不情不愿地把贝壳碗取下来,递给他,揉了揉被压得发疼的背“这么坚持做什么,你又不喜欢……”

    他打开贝壳看了一眼,眼中满满都是暖意“谁说我不喜欢了。”用筷子夹起一块蟹肉,直接送到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好吃。”

    梵梨眨眨眼“你不是说不喜欢吃螃蟹吗?”

    “那要看是谁做的。”

    “我和刚才那个女孩子……不都是海洋族吗?”

    “嗯。”

    “有区别?”

    “有。”他只顾低头吃着,说得云淡风轻,“你不一样。”

    他的声音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低低的,但声线并不粗犷,反倒是有点清亮。很好听。虽然五官偏柔和,下颌线和眉骨却是锋利的,咀嚼东西也是大口大口的,因此又有了一种反差的美感。

    梵梨本想问“我为什么不一样”,但凝视了他半晌,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直觉告诉梵梨,如果问了,不久之后,离开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困难。

    他们俩停留在藻园的前方。

    现在学生们很多都赶着上课,这里人不多。教职员工和学生们都是来去匆匆。好像时间只为他们俩放慢了一样,节奏如同她在海水中微微荡漾的玫瑰色短发。同时,透过海水的滤镜,微光闪烁,在他的侧颜上刻下分明的印记。

    远处,霏思和蓝思刚好路过,看见了这一幕。

    “这个傻姑娘。”蓝思咂了咂嘴,“真是完全不听劝。”

    “唉,撇开星海是混种不看,其实他们挺配的。”

    蓝思又眺望过去。

    星海身材比例极好,拥有很多女生最喜欢的“大长尾”,尾鳍摆动的速度和所有鲨族一样,慢而高效。但他的气质清澈,又一点都不像鲨族。

    梵梨腰肢纤细,眼神顽皮,半透明的青色尾鳍不规律地摆动,双手缠着书包肩带晃荡,好像又有些小女儿的害羞。

    他捧着她做的食物,看上去是在认真吃东西,偶尔抬头看她一眼,却专注得有些深情;她脸颊红红的,止不住透出笑意,眼里有些小的悸动,又有一些担忧……就眼前这一幕,少年少女在海藻园前面对面,却谁也不看谁,随意抓拍一张照,都可以当小女孩们睡前童话故事书的插页。

    “是不是挺配的,感觉他们好像是可以认真交往的?”霏思用手肘撞了撞男朋友,不确定地说道,“毕业就会结婚的那种?”

    “我是不信鲨族,哪怕只有50也不信,但……算了,走吧走吧。希望星海不要伤害她。”

    蓝思叹了一声,拉着霏思去教学楼了。

    同时,梵梨也有了一种忐忑的预感。

    她没谈过恋爱,对自己的感情认知也不够犀利。但是潜意识里总是知道的,面对同一个男孩子,老是紧张、开心、频繁叹气,似乎不是什么好苗头。

    有的对话,是不能再继续进行下去了……她看着星海,无声地又叹了一口气,吐出几个泡泡。

    “梵梨。”

    被他这么一叫,她吓了一跳,挺直背脊“啊?”

    “你的心跳怎么了,刚才突然变快,现在又突然变慢。”星海还是没抬头,享受着美味,淡淡说道。

    “……那是因为快迟到了!我去上课了,再见!”真是怕死了捕猎族的变态感官功能。她拉了拉书包肩带,一股脑游走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43小剧场

    夜迦“你外甥女快被抢走了!”

    苏释耶“i beg your a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