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20章
    兼特日,海洋博览会七点开馆, 梵梨、当当、霏思还有红妹妹六点四十就在门口等待了。

    这是落亚在本土举办的第三十六届海博会, 这次来参展的公司和工会超过了2300个, 其中包括文艺馆、奥术馆、海产馆、军备馆、医疗技术馆、生活馆等等十二个展馆。一如既往的,各大海域各种最新产品都在博览会里实现了“全海首秀”。

    海博会建筑的穹顶比其它建筑高很多, 外观把周围的建筑都碾压得宛如玩具楼。七点整开始举办开幕式,身披雪色的大片海族穿过广场,两侧是圣耶迦那的正规军队,头上都顶着想着精锐部队的红色斗冠——如此象征的军队只有指挥官才有。

    为了稳秩序, 所有参观者都不能游太高, 必须至少尾鳍触地, 红妹妹娇小的身材就很吃亏了。她仰着头,好奇地说“咦,怎么会有圣都的军队?”

    “独裁官来了啊。”与此同时, 霏思不耐烦地推开挤得她浑身不舒服的胖大叔。

    红妹妹杏眼圆瞪“不是吧!他居然亲自来了?”

    梵梨有些意外。

    苏释耶来了?哦不——舅舅来了?

    军队行的是尔国临格方阵,有着整个海洋最高效的机动性。他们肩并肩排列, 手握三米长的三叉戟和圆镍盾, 每个纵队由十二名士兵排成,总长度大约为两公里。陈列他们中间的是神职队列, 也就是那片引人注目的雪白, 他们都穿着纯色托加, 四人一纵队, 周身散发着祈福之光。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 这个方阵的意义并不只是军队。他们还是光海以及圣耶迦那的信仰。

    带头的雄性海族的连帽披肩, 着装风格介于主教与军官之间既有军官的绶带与肩章,又有象征神灵的权杖,在无波的时候,长长的披风上的金线刺绣反射着海光。

    在一座女性雕像面前,他放下了帽檐,露出及肩的银色碎发。他耳朵一侧戴着圣光海羽,是整个光海中最大、最璀璨的。海波荡漾,掀起他的披风,又露出了梵梨见过最长的光之鳍。

    红妹妹小声说“苏释耶大人不是捕猎族吗,为什么会有海神族的尾鳍?”

    “那是圣灵鳍,你可以说成是海神族专属,也可以说成是他专属的,反正全光海只有他一个人有。”霏思看看周围,把声音压倒最低,“因为,苏释耶大人的身体其实不是自己的。从生物学角度说,他的原身早就在战争中死亡了。”

    战死了还可以起死回生的吗?梵梨先是一惊,但很快想起课堂上学到的知识,试探着说“他现在的身体是以太之主造的。”

    “是啊,苏释耶大人也是奇人了。”霏思叹道,“以太之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适应的,之前多少野心家发疯了一样想钻进去,但结果都是丧命于以太祭坛之下。以太祭坛是个世外桃源,不知周围的青鲨肚子里吞了多少贪婪者的枯骨。当年如果不是苏释耶大人快死了,奥达宗主也不会用这个方法给他搏命吧,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

    当当叹息道“我觉得最难过的是苏释耶大人的痴情。风晋公主都死了这么久了,他还能一直保持单身到现在。要知道,以太之躯可是顶级捕猎族的肉身。你们懂的!”

    红妹妹只是掩嘴笑“当当,你怎么说话像个逆戟姑娘,真没救了。”

    “懂什么……”梵梨一脸懵懂。

    “你说呢,什么叫顶级捕猎族,就是全方面战斗力都是顶级的!任、何、方、面!他怎么能做到活得跟个僧侣似的!”

    “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证据。”

    梵梨说得一本正经,心情却很复杂。这个男人一点也不像僧侣,她可以作证。

    苏释耶在雕像面前单膝跪下,似乎在与旁边的大祭司完成着什么仪式。那座雕像是一名张着双臂、半睁着眼俯瞰下方的女性。她身着近似修女的服饰,头发被裹在头巾中,尾巴只露出了尾鳍。她的眉宇紧蹙,眼神悲悯,有一种超然物外的平静与神性。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当当说道。

    “祭祀呀,向无尽海洋之主祈福。”霏思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哦哦哦……”

    应该是深蓝的雕像吧。虽然梵梨并不相信所谓的神灵,但还是由衷佩服光海文化。他们把人文宗教和科学奥术结合得天衣无缝。

    祭祀结束后,独裁官很快退下了。圣职者、宗族、政府人士陆续出来发言,八点半流程结束,三个姑娘随着人群进入展馆。

    进去以后,梵梨深刻地感受到了久违的“人山人海”。看到了很多闻所未闻、也只适合在海里使用的东西。

    例如角鲨烯化妆品,红妹妹心心念念的东西。它是鲨鱼的肝油,但需要融合特制魔药和少量藤壶胶合剂,也就是触角底部的腺体,才能成为不被水溶解。

    她还看到了海蛇毒制作的药、鲨鱼的软骨和鱼鳍制作的药、特殊技术培育的深海鱼以提炼鱼油和魔药结晶、骨片拆开可拼成鲞鹤的鳓鱼骨玩具、喷头将谜之液体喷入鳃中的奇怪治疗器械……还有美得令人挪不开眼的复活海彩色软珊瑚毯子。

    这种毯子是纯手工制作的,以大量珍珠点缀,特别华丽,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梵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复活海毯商用带着些许大舌头口音的海族语说“今天最后一天,给你折扣,你开价。纯手工无奥术,珍珠都没染色,买了你朋友会特别羡慕你。只要两万五浮。”

    听到这个数字,梵梨掐着人中,深吸一口气“我住贫民窟。”赶紧溜了。

    经过商品观察,她也总算明白了,海里用的纸张是用热塑性树脂和无机填充物加工而成,难怪海水浸泡也不会皱、不透光。别说海水,就算是折射率为147的植物油倒上来,也不会让纸变成透明的,而是从上面直接流下来。

    最后,她们总算去了文艺馆,并参观了沉船馆。梵梨激动万分进去,却失望万分地放空了里面的沉船虽然数量不少,却几乎都是比较古老的款式,古老到上面没有任何文字信息,只有被海水浸泡的破旧船身。而且,每一艘船下面的详细介绍里,只提到了它们是哪个海域被海族发现的,并没有提到它们来自人类的哪个国家,以及它们出发时对应的海域名字。

    从船只的设计和船上的摆设来看,她大概能推测它属于哪个文化。例如,一艘船的残骸上有酒罐和白色方形的船帆,看上去比较像古希腊的商船。但信息实在太少,她还是无法通过如此一艘船判定自己的所在。

    看到这里,梵梨还是决定提出自己的疑问“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泰坦尼克号?”

    当当和红妹妹一起摇头。

    除此之外,梵梨只知道中州号、海尔的马儿森号、玛丽·罗斯号等等已经被人类打捞上岸的沉船。她所知的沉船中,只有泰坦尼克号1912年沉没了,现在依然在快四千米的深海中。因为船体已经生锈到脆弱不堪,稍微有一点水波都会坍塌,人类发现后并没将它打捞起来。有可能是海底名称和陆地名称不一样吧。

    “我不太懂人类计算时间的方法。”听她提到了四千米的位置,霏思歪了歪头,“不过四千米的海底是深渊族的领地,我们管不到。而且我们跟人类也不在同一个次元,信息不一定都是完全对称的。”

    梵梨一激动,差点直接问她“我们和人类不在一个次元吗”,还好控制住了,咳了两声说“霏思,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和人类在同一个次元里,和平共处。”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霏思思索了片刻,“如果我们和他们在一个次元,岂不都曝光自己的所在了?智人是多么可怕的物种,完全不能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短短一个机械时代就让陆地上数不清的物种从地球上消失了,包括他们自己的同属尼安德特人。而我们海族都有45亿年历史了,依然没有人为地令哪个物种灭绝过。”

    难怪一直以来没看到有潜水的人类。困扰梵梨许久的谜团总算解开了。但当当曾经说过,她在陆地上遇到过人类,那说明出海时,海族公民有办法进入人类的次元。这一点她回去还要好好研究一下。

    之后,她们顺着各种展馆,来到了珠宝区。

    过去梵梨对珍珠的了解不太多,只知道淡水贝最多可以产四五十颗珍珠,无核;海水贝只能产一两颗,有核,核的主要成分是贝壳,形状圆得像人工制的,产量也很低。所以,海水贝的价格一般比淡水贝昂贵很多。

    大部分珍珠店都是门口摆着一堆凹凸不平的淡水贝首饰,跳楼价吸引买珠大妈抢购,贵的都在店里面。有一家特别高端的店门口没有劣质珍珠,也没售货员,反倒让梵梨有些好奇,拉着当当、红妹妹一起进去。

    店中间摆着一个天然礁石,上面展示的珍珠都是“新鲜出炉”的——三个大贝壳刚死,被强行扒开,露出里面的嫩肉、银白矿物和有机质组成的珍珠层,嫩肉里包裹着颜色大小各异的珍珠一个淡水贝里的珍珠跟七彩弹珠似的,有深紫、淡紫、群青、海蓝、橙黄、粉红、玫红几种颜色,放在一起看,让人简直有初恋的心动感;一个厚厚的马氏珠母贝里,土色贝肉包裹着滚圆的黑珍珠;另一个大珠母贝里裹着一对金色的珍珠,跟卵生的一样,一看就是奢侈耳环的原材料。

    三个女孩都被漂亮的珍珠吸引了,在礁石前瞻仰了半天。

    “看看看,这就是菩提海的特产,光海顶级的金色海水珍珠。”当当指着金珍珠兴奋的地说道。

    “哇,好好看哦……”红妹妹星星眼。

    “真的好好看哦……”梵梨星星眼。

    “你们这群肤浅的女人……”霏思死鱼眼。

    然而,看见这四位客人的年龄、种族和穿着,几位店员就提不起推销的劲儿,抬了抬眼皮,继续低头细心地做手工项链,登记产品信息,整理贵客名单。

    但店员的冷淡丝毫没有浇灭她们的热情。她们游来游去,跟小学生一样“哇”个不停。

    一颗珍珠在上了锁的独立水晶柜子里,梵梨错以为它是一块岩石。这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大的珍珠——它重38公斤,直径有71公分,皱巴巴的,像个刷了亮白油漆的榴莲。这自然没有正圆型的珍珠那么工整,但不规则的美和珍珠独有的光泽,却正巧释放着大自然的奇妙。

    这根本就不是一家珠宝店,而是一个博物馆吧!

    看了一下这座巨型珍珠长长的价格,梵梨数了好几次。最后的感想就是“惹不起惹不起”,继续往旁边游,又被另一个珠母吸引了。

    这个珠母长得比较另类,是椭圆球体的涡螺,表面是淡橙色,有一些深褐色斑点。下面的介绍里写着它的名字“椰子螺”,它生产的珠子摆在旁边,橙黄色,表面有繁复华丽的火焰纹。

    梵梨挥挥手说“你们快看,这个很特别诶,看上去都不像珍珠了。”

    有人应声靠近,游到了她身后,带来一波清冽的水流。

    梵梨第一次看见这种花色的珍珠,指着它,视线没离开过“快看快看。”

    身后的人没说话。

    “小姐您好,这是美乐珠。我给您拿出来看看。”经理刚才眼皮都懒得抬,现在说话突然跟奴隶似的,殷勤地把整个珍珠托都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推向梵梨。

    不仅如此,另外几名店员都赶紧围了过来,帮忙摆正椰子螺、擦拭美乐珠的表面。

    “啊,不用,我只是随便看看的。”梵梨被他们骤变的态度吓了一跳。

    “没关系,您随意看。”说到这里,经理指了指旁边一对美乐珠耳环,对旁边的店员说道,“快拿这对耳环给客人试试看。”

    “真、真的不用。”

    但不管梵梨怎么拒绝,都没有任何效果。店员把那对耳环放在海绵垫子里,双手捧到梵梨面前,毕恭毕敬地低着头。梵梨连它百分之一的价都付不起,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只能提着它的坠子,怕弄坏它一样欣赏了一会儿,说“确实很漂亮,你们家的珍珠都好美,只是我没这么多……”

    水光和灯光照在珍珠上,它瞬间明镜般剔透,也隐隐约约反射出她和身边人的倒影。那个人比她高很多,明显不是当当。

    “喜欢么?”

    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像是深渊里的海浪,代替重力拽走了她的七魂六魄。

    只是声音都会让人心跳加速。梵梨有一种糟糕的预感。这种预感让她脑袋放空了两秒,才缓缓回过头去。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梵梨不相信。

    从无交集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产生感情?

    可是,与眼前男人对视的刹那,和上次一样,她先是一愣,心脏完全停止了跳动,然后又跟溺水被救起一样,紊乱地撞击着胸口。

    她又见到他了。

    他还穿着刚才那套祭祀服装,白色的连襟帽扣在头上,盖住了长发,长长的斗篷在水中海草般摇曳。他额前露出的些许雪白碎发也轻轻舞动,摩挲着大峡谷般深邃的眉骨、鼻骨,还有那双比金泉还浅的美丽眼眸。这双眼睛此刻正投以她平静而友好的目光,但她变成海族后,对于掠食者的敏感度远高过作为人类时。不管他如何表示友好,海洋族的本能都令她有些害怕,同时又觉得深受吸引。

    这种自乱阵脚的情绪波动让她很害怕。她一直以为,“宿命中的爱与恨”,只会出现在虚构的故事中。

    这是宿敌、赌博、陷阱,是高危的风险,是伊甸园的毒蛇,是她应该远离和躲避的弱点。

    但这一回,她能隐藏住自己的情绪了。她低下头,恭敬地对他行礼“苏释耶大人。”

    苏释耶没有回她的话,只是对柜子里一个更大的活椰子螺抬了抬下巴“去把这个螺打开,给她做一个额饰。”

    “是,独裁官大人。”经理把右手放在左胸上,朝他鞠躬。

    苏释耶身后,当当、霏思和红妹妹大大张着嘴,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店外,圣都红衣卫都跟雕塑似的静候着。整个珍珠店安静得好像只剩下了几个女孩子的心跳声。

    “不不……不用了。”梵梨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我我我们只是随便看看的。”

    梵梨紧张得不得了。而在店员看来,这个画面就很喜感了独裁官跟一个可爱的路人女学生讲话,从她到她的同学,每个人都变成了僵硬的木鸡。

    一个戴着眼镜的美艳女子跟在苏释耶身后。她是独裁官的秘书长,一头金发高高系在脑后,没留一缕多余的发丝下来,都显得脸蛋十分精致完美。但说话时,她却跟机器人一样毫无感情“独裁官大人既然说要送给你,你就别端着了,收下吧。”

    “并不是端着,只是无功不受禄。我没有任何理由收下苏释耶大人送的礼物。”

    苏释耶笑了笑“我当然是有目的。事关圣都党的未来,不必客气。”

    “如果是为了这个目的,我更不能收了。作为光海联邦的公民,我有义务配合独裁官做调查。”

    “说得很好。这理由我接受了。那请问梵梨小姐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坐下来聊聊?”

    “随时都可以。”

    “那就明天下午三点吧,我们就在这里见。”

    “好。”

    然后,苏释耶跟着秘书长、随从们离开了珍珠店。同时,梵梨看见星海出现在了门口,也有些意外地看着圣都这一群人出去。而其他人更是呆如木鸡地看着梵梨。

    过了一会儿,四个女孩刚离开珍珠店,忽然,一个苏释耶的随从走过来,递给梵梨一个盒子“梵梨小姐,这是苏释耶大人给您的。”

    在当当和红妹妹的强势围观下,梵梨接过了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居然是刚才她没有收下的美乐珠额饰和耳环。上面附着一张卡片,内容如下

    梵梨小姐,

    这是一份来自朋友的礼物,不是来自独裁官。

    送给女孩子喜欢的小东西可以让男人感到满足。收下吧,就当是为了我。

    苏释耶

    “我的布可之神啊,独裁官大人也太太太浪漫了吧!”当当捂着脸道。

    “梵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不明白了!”红妹妹分外震惊。

    “这就送你礼物了!”霏思也惊叹道,“你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吗,为什么他会亲自来找你?”

    梵梨挠挠头说“我也看不明白,明天来接受拷问看看。”

    苏释耶过来说的一通话,以及卡片最后的落款都让人很费解……但令梵梨意外的是,他居然这么体贴。不管她口头上怎么义正言辞地拒绝,表示没兴趣,他也察觉到了她的喜好。为了不让她有负担,还说成是为了他自己。情商这么高,即便不是独裁官,他应该也是一个很受女性欢迎的男人吧。

    直到苏释耶彻底离开,梵梨的脑子才清醒了很多。刚才那种意乱情迷的感觉也渐渐散去。她总觉得,自己对苏释耶这种过分强烈的感觉,并不是源自她的灵魂。因为感情来得太激烈,又太突然了。

    何况,她又想起了一个关键信息……

    好吧,我收下了,谢谢舅舅。搞不好明天还能认个亲,囧。

    然后,星海游进来。明明还有其他人,他却像只能看到梵梨一个人“梵梨,居然在这里都能遇到你。”

    “是呀,好巧。”梵梨笑得无比灿烂。

    果然,相比苏释耶带来的危机感,还是与星海相处更愉悦……

    “咦咦咦,星海你也来了……”当当有些激动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梵梨,“哇哦,你们俩之间这股奇怪的电流是怎么回事?你们俩真的有问题!”

    “当当,你交男朋友以后更加恋爱脑了。”梵梨推了她一把。

    “那两个才有问题。”星海指向了一个方向。

    那里有一对学生情侣在到处游逛,女孩子挽着男孩子的胳膊,下巴枕在他的肩上,时不时亲一亲他的脸颊。

    梵梨、当当、霏思都吓了一跳——那是琉香和尤灿。

    同时,那两个人转过身来,也刚好看到了他们几个。琉香第一反应是拔尾就游,尤灿看看他们,进退两难,最后把左手放在右胸上,对他们深深鞠躬,跟着琉香跑了。

    “我就说嘛,为什么海博会怎么都叫不动琉香。”霏思一脸高深莫测,“他俩速度好快啊。”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43小剧场

    夜迦“虽然星海小天使可狼可奶男友力爆棚,但椰子颜值高,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怎么说,舅舅还是很有爱的。”

    椰梨党“啊啊啊啊作者你够了!!不要再玩这个梗,不要再让你的人物叫他舅舅了!!!”

    繁星党“舅舅万岁!舅舅万岁!!”

    星海“舅舅好,我会给你外甥女幸福的。”

    苏释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