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21章
    同一时间,隔壁的美术展馆正厅里, 许多艺术生正包围着一个剥了皮的海洋族雕像, 围观、学习。雕像是红月海古艺术家代表作的仿品, 他一只手拿着他自己的耳鳍,一只手指着天空。原雕像的艺术家很迷恋石块, 像要把囚禁在石头里的灵魂解放出来。

    沿路都是雕刻艺术品,墙壁上挂着诸多画作。银贝尔老师正摆动着她的款款雪尾,为几名上阶海族介绍这里的作品

    “黄金时代的中后期,大神使力量逐日削弱, 七大海域有着各自的宗神作为信仰, 他们不甘服从于羸弱的圣耶迦那政府, 渴望独立,于是,在海域的边界和七海统治区域之外, 总是有一些指挥官带着战争分子对霸占领地跃跃欲试,披甲战斗。胜者请来诸多艺术家, 让他们把战争的画面绘制在墙壁、岩石上、巨大的画布上、宫殿砖瓦上……那时, 战争是最流行的艺术题材。画家们刚发明出透视法,他们会耗费百日、千日的时间去雕琢一幅和小山等高的画, 只为寻得画技上的立体感。因为商业技术并不发达, 相较于吸引别人的喜爱, 那时的艺术家更侧重自我表达。因此, 艺术形态也是五花八门。在不同艺术家手中, 同一场战争可以传达出截然不同的色彩。”

    听她介绍的人有布可宗主父子、加斯宗主之子, 加斯希天,还有他们的家属和随从。

    银贝尔老师把草稿背了上百遍,此时已经念得十分娴熟了。遗憾的是没什么人听她说话。除了加斯希天,男性都只知道,这个老师有着夜一般的大眼睛、雪白的肌肤和涂了冰霜一样的尾巴,她不用讲话,他们都可以愉快地看着她发呆一天,而不感到无聊。

    同行的女性们就不太开心了。被这样一个海洋族女的抢了光环,她们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加斯希天全程心不在焉。既没听她说话,也没欣赏画作,始终是蹙眉冷酷的样子。

    夜迦已经试图无视他很久了,但还是没忍住,使用隔音术后对他说“拜托,大哥,你大老远从吠陀赶来,就是为了让我们欣赏你的棺材脸的吗?你因为未婚妻消失的事已经低迷了多久了,笑一笑好不好。”

    “我说是因为她了吗?”加斯希天总算开口了。

    他的父亲不仅仅是风暴海的宗主,还是风暴党的首脑。因此,他和父亲一样,也继承了公义宗神的千里眼和操纵海上风暴的能力——不但视力超越凡人,还能识破深渊族想要穿过风暴之井、袭击上层海洋的阴谋。他身材高大而挺拔,同样拥有所有海神后裔引以为傲的雪白头发。只是,与苏释耶的随性、夜迦的优雅不同,他一头银发全部梳到脑后,露出金制额饰、金制耳环,勾勒出完美却不近人情的脸孔。他的浓密的雪眉前低后高,又勾勒出一种年轻军官般的冷峻之气。

    “不是因为她吗?”夜迦耸了耸肩,比他放松多了,“你以前提亲多少次了,结果都不太好呢。现在她总算和你订了婚,我还以为你能好好照顾她,结果这才没多久,人就没了。”

    “我说了,不是因为她。还有,你不要再提我和她订婚的事了,我们还没公开。”

    “不公开你好厉害哦,能算未婚妻吗?”

    “我送她钻环,她接受了,戴上了,不算未婚妻?”

    “哇,都送钻环了,进展这么神速,那我只能说,希望你不要像苏释耶一样有克妻命。早点找到她,把她接回风暴海呀。”

    “夜迦,你烦不烦?以前苏释耶就老说你满脑子都是女人,没冤枉你。你问我为什么不爽是么?”希天把隔音术解开,“你没跟我说苏释耶会来。”

    “我们都不知道他会来。“夜迦还是继续耸着让他很烦的肩,“连我爸都不知道。”

    “独裁官是昨天晚上才临时通知要来的,说有要事要办。”布可巴路说道。

    “如果知道他要来,我不会来。”

    “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让你们遇到对方。但你得答应我,如果你们在红月海遇到了,不要闹事。”得到希天的勉强答应,巴路叹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还有,你和你父亲都该做好心理准备。如果要坚持和圣都党对抗到底,得接受一件事苏释耶一直都是一个目光远大又冷酷无情的人,决定做的事,一定要做到极致。当他还是个孩子时,就敢有对抗海神族的勇气,如今成为圣都军政第一人,自不必我多说。很多时候,你父亲都看轻他了。”

    “我没看轻他,但也不怕他。倒是巴路叔叔这样听从一个外族晚辈的话,不会觉得对不起布可宗族吗?”

    其实,从黄金时代末期开始,加斯宗族就带头爆发了全海洋的战争。但各大宗族之间实力相当,角逐战足足打了快三百三十万年,全光海都疲了。独裁官苏释耶是第一个试图统一全光海、恢复圣都实权的人,他成功了大半。他是捕猎族出生,要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牺牲了多少,自然不言而喻。这些道理巴路懂,他觉得希天也懂。只是希天负隅顽抗,始终站在他父亲那边,与圣都党对着干。

    布可一家子又都有极强的为人处世能力,听希天这么说,巴路毫不意外,毫不动怒,只是笑“你家基因真强大,复刻能力全光海一级棒。你不仅长相跟你爸一个样,说话也一个样,扎得人耳朵难受。”

    银贝尔老师开始介绍不同画家的同名主题画《风暴之井三海之战》。一张画上挤满了服装各异、阶层各异的海族,在他们的头顶飘扬着有三种旗帜赛菲宗族的三曲腿图徽章就像一个三条腿的车轮 ;加斯宗族是一个天平,两边挂着的却是刀和剑;布可宗族的标志,则是他们维持了四亿年的“鲜花眼”。地上有被斩断了鱼尾的海族尸体,趴在地上面色苍白求饶的穷苦人民,高处则是举着大旗英姿飒爽的军官。虽然画风古老,写实度也不够高,却是一副能够看见动态、听见喊杀声的画。

    另一个艺术家画笔下的风暴之井三海之战,则变成了饱和度极低的贵族式画法画面里只有穿着铠甲的海族战士和他们的坐骑,亦是姿态各异,生机勃勃,整个画面由近及远,蔓延到生满野珊瑚和海藻的废弃宫殿阶梯上。

    等她将整个故事娓娓道完,有人在希天的叔叔耳边低语几句,他转过身拍拍夜迦的肩说“明年合作全部谈好了,夜迦,你帮了我大忙了。”

    “那就好。”夜迦笑得如同春风拂面。

    “对了,这位姑娘是谁?可真是个美人胚子。”

    其实,希天叔叔和其他男人一样,都盯着银贝尔老师看了很久。希天也知道,叔叔好色的老毛病犯了。他将斥责的目光投向叔叔,打算叔叔一说出格的话就制止他。

    银贝尔神色慌乱地看了夜迦一眼,想摇头,又不敢。

    “她是我们的同事,“夜迦笑道,“我朋友的未婚妻,庶民中的天仙,连我都忍不住要虎视眈眈呢。”

    希天的叔叔不由失望,但得益于夜迦给了他台阶下,他也维持住了面子“夜迦,你这孩子,花名在外还不悠着点吗,收敛一点。”

    过了一会儿,他们都率先走出去了,银贝尔老师抓住夜迦的衣角,眼中含泪地说“谢谢……谢谢你,夜迦。”

    “嗯?为什么谢我?”

    “谢谢你救我……”她顿了顿,长长的睫毛微微发颤,“母亲很久以前就告诉过我,我们和海神族男性是没有前途的,最好的结果只是被玩弄,连当单亲妈妈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一直和你们这样的人保持着距离。可有的时候麻烦还是会来,像刚才那种情况,如果没有你在,我直接躲开他,难免又会吃一些苦头……”

    “银老师,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追求我的男生一直很多,即便是海神族,也有很认真想和我结婚的,但我不想当别人的累赘。我……有时候我也会怀疑自己……”

    “这样你也没有答应过他们吗?虽然有生殖隔离,但海神族能带给你的好处有很多哦。”

    “没有。”银贝尔摇摇头,坚定道,“我的志向一直在教育事业,从来没想过这些。”

    “那海洋族呢,交过海洋族的男朋友吗?”

    银贝尔双颊绯红,摇摇头。

    “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好女孩。我也认为你值得被认真对待。”夜迦捋了捋她脸颊一侧的头发,紫眸明媚动人,“你很美,相信我。”

    银贝尔睁大那双精灵般的眼睛,从耳鳍到鱼尾都是分外顺从的“每天像这样,我就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

    夜迦出去以后,银贝尔静止不动良久,从怀里拿出一枚小小的银色胸针,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有一张照片,是她和一个小女孩的合照。小女孩的面孔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她,却长着一对尖尖的耳朵和竖瞳。

    这时,撒科警官游向她,出示了证明,她赶紧关上胸针。因为她是最先发现泡泡小姐尸体的人之一,他开门见山地提出了关于命案的问题。

    “我在案发现场,没有看到任何人。”其实,银贝尔之前已经回答过了同样的问题。

    “你确定?再好好回想一下,在你去更衣间的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吗?”

    “撒科警官,怎么了?”银贝尔眨了眨眼,“遇到的人可能是凶手吗?需不需要我再去问问其他人……”

    “不必了,我自己来吧。”撒科警官咂了一下嘴,不甘心地离开。

    夜迦出去以后,才发现希天的叔叔没走远。希天叔叔扬了扬眉说“你相信这个海洋族女老师说的话?她确实是海洋族中的极品,我也相信她追求者很多。但说真的,夜迦,你觉得会有想娶她的海神族?反正我是不信的。你是男人,你懂的,老婆和情人,两个标准。”

    夜迦笑得风情万种,说的话却不怎么讨人喜欢“叔叔还是沉浸在被庶民拒绝的羞辱中吗?不是每个女人都是泡泡小姐呢。”

    “我可没有。只是随口一问,她那么高傲就算了呗。”

    梵梨等人在海博会逛到了黄昏时分。后来,蓝思加入了他们,当当去见男朋友了,他们决定找一个地方吃饭,晚上去逛奴隶市场。

    对于吃东西这种事,没有尤灿在,大家都比较随意。蓝思甚至觉得,随便在路边摊买点海鳃吃吃就完事了。海鳃是珊瑚的一种,在舌尖上的中国清朝,早就有人研究怎么吃它了——剔掉小针骨和中轴骨,把沙子洗掉,加以猪肉煮熟,香脆而美味。但是,落亚路边摊没这么讲究,最后两个步骤省略,只剔掉骨头,把它装在杯子里,跟喝珍珠奶茶一样喝下去。

    海族的身体不怕细菌,即便吃了沙子,也可以过滤食物,用鳃排出沙子。所以,他们的食物虽然新鲜可口,却总感觉很不卫生。梵梨很纠结,不想吃,但看他们都没意见,也不好反对。

    “要不,我们去吃点好吃的吧?”星海突然说道,“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餐厅,裂空海料理在落亚排名都是前五的,价格也很亲民。”

    “你说的不会是‘幽匠’吧?”见星海点头,蓝思摇摇头,“那家店人很多的,要么提一周预约,要么排队两个小时,我们没那么多时间。”

    在落亚排名前五的餐厅,价格再亲民,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梵梨迅速补充道“对对,我们等下还要去奴隶市场呢,没时间……”

    “没关系,我有这个。”星海掏出一张券。

    “即食券?”蓝思惊讶道,“我听说他们不会对外发放这个的,你怎么搞到的?”

    “我在‘海族舰艇’兼职,这家餐厅的老板送了我老板一张。我老板就拿给我了。”

    另外三人都雀跃了。梵梨无力反抗。

    接着,他们在客人煮水饺般的餐厅里,拥有了一席之位。

    坐下来后,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窗外繁华而宽敞的街道上,有快餐店、酒吧、单行道,以及小巷里的街头涂鸦。在落亚市的上方,太阳神依依不舍地留下最后一缕发丝,把这一切都染成了橘黄色的。但餐厅里,一天仿佛才刚开始色彩斑斓的灯光轮番流动,穿着超短裙的女服务扭臀摆尾,来回游走,旁边的客人兴致高昂地讨论着海博会上谈成的合作。

    三个女生坐在一边,两个男生坐在一边。蓝思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对星海露出了钦佩的眼神“哈,你厉害啊。‘海族舰艇’的兼职都能搞定。我和霏思过去面试,都被刷下来了。”

    “海族舰艇”是光海最大的舰艇工厂,主产私舰,每天5200艘,它的总部在红月海另一座工业城市,但落亚分部有一个颇有创意的舰艇展示方式——圆筒形舰艇塔。塔有二十层,高九十二米,能存放800艘舰艇,全都是最新出场的款式。

    “还好,‘海族舰艇’兼职里最赚钱的是销售,但我做不来销售,只能做奥术芯片研发助理。”

    “薪水是其次,要知道,你的履历表里以后是可以写上‘曾经就职于海族舰艇’的。以后想留在圣耶迦那,就容易很多了。”

    菜谱很好,动态的,戳一下就点好了,跟iad点菜似的方便。梵梨一边看菜单——确切说,是菜单上的价格,一边听他们聊天,突然看见霏思把食指移动到了一道活海鲜大拼盘上,盘里的各种海洋生物都剃了壳刮了鳞,却会蠕动,差点让她心肌梗塞。她向红妹妹投去求助的眼神,结果红妹妹对吃的没什么兴趣,反而研究起了桌上系着蝴蝶结的藻球。

    “霏思,”星海说道,“我跟你换个位置,你看看蓝思想吃什么。”

    “哦,好。”霏思拿着菜单过去了。

    然后,她发现了,星海坐在梵梨身边和对面,梵梨的反应完全不一样。现在,这丫头看上去就像跨年时的小朋友,双颊粉扑扑的,眼睛都笑没了。

    星海又找服务员要了一个菜谱,摆在梵梨面前“这家店的江珧柱很好吃,要不要试试看?”

    梵梨很想说“好”,但她还是想翻翻价格。

    好虐,以前在陆地上点菜,从来没有这么关注过价格……

    “马鲛鲳也不错,都是从裂空海运过来新鲜材料。“星海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都是熟的。”

    “咦,你知道……”梵梨愕然地抬起头。

    “在学校就发现了,你喜欢吃熟食,不喜欢吃活食。”看见梵梨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星海忍不住笑了,“那咱们就点这两道好了。”

    “那个,我不是很饿,你们吃好了……”饿死了,好穷啊。

    但星海当没听见,把两道菜都点了。

    接着,他还是继续跟对面的蓝思聊奥术专业的就业前景,霏思也时不时插上几句。梵梨在旁边听着,居然觉得光海的工作挺有意思。不过多久,服务员就陆续上菜了。

    红妹妹的菜最先上。用餐的时候,她手肘不小心碰到梵梨的书包,梵梨的笔记本飘了起来。纸页被水冲开,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出海准备工作、注意事项——用的全是中文。梵梨抓住笔记本,把它合起来,重新塞入包里。但来不及了,那些文字已尽收朋友眼底。

    她吓得都快失去呼吸功能了。

    “我去,梵梨,你行不行的,”蓝思叹道,“你连记笔记都用人类的语言?”

    “自学了一点。”虽然说得淡定,梵梨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她偷偷瞄了星海一眼,他回望过来“你怎么了?”

    “有点激动,要吃到好吃的了。”梵梨持续扮演着奥斯卡影后。

    “原来是这样。”星海浅笑,“我还以为你那么紧张,是怕我们读懂你的日记。”

    “只是流水账而已,不怕被人看懂。我只是想练练外语而已。”

    “很厉害。”

    接着,梵梨的菜也到了。星海给她点的是清蒸江珧柱加凉拌海草。为了保障热度,空气球会一直罩在食物上,持续一个小时。她低头靠近空气球,夹起一块贝肉,放入嘴里,质感滑嫩,熟肉的味道让她感动得几乎掉下泪来。

    算了,贵就贵一点吧。实在没钱的话,大不了把舅舅送的珠子卖了。

    狼吞虎咽地吃了好几口,她突然发现,这个江珧柱其实是江珧肥嫩的后闭壳肌,也就是带子。但价格比陆地上便宜太多了。在陆地上,人们吃的几乎都是扇贝的闭壳肌,因为带子会在海底漂浮、分泌粘液,如果人工养殖,就会弄得整个池子全是粘膜,令它们无法进食,从而死亡。带子的人工淋水养殖法只在日本实现了,其它地方还是野生的多,因此价格也不便宜。

    但在海底,带子可以自由存活,跟碑林一样集体插入海底,收割起来容易,价格也就亲民了。

    她想跟星海分享这个心得,但又不敢提太多陆地上的信息,只能说“星海,你真会点菜。”

    星海的裂空海马鲛生熟双拼盘也上来了。熟的那一半做法是用酱油、柠檬皮腌制鱼肉,再烤熟至散发肉香;生的那一半已经去了皮,肉质晶莹剔透,切得跟豆腐似的方方正正,旁边放着一块魟皮模板,上面系着一根茎状水生植物。

    “那你尝尝这个。”

    星海把熟的那一半分给了梵梨,用魟皮模板夹住那根植物研磨,再次打开,夹起一块生鱼片,在上面轻蘸,然后对梵梨说“这个要尝尝吗?是生的,但不是活的。”

    “好。”

    “那你要靠过来一些,这个佐料是全天然的,没添加粘合剂,放到海水里会被冲散。”

    梵梨按着头发,凑过去,夹起那块生鱼片吃下去。

    原来那根植物是芥末。但因为是才磨成泥的,所以味道特别新鲜,也不是特别呛口。而马鲛肉剔除掉了刺,肉厚滑嫩,吃得非常过瘾。

    到了海里这么久,她天天都饱受红太太和当当的厨艺折磨,她还以为海族的食物就是很难吃的。这是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们的美食其实不亚于陆地。就海鲜口感而言,比陆地上美味多了。但吃着吃着,她发现星海没在吃东西,反而在看她吃。

    “怎么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

    “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附近有一家店的马鲛鲳也不错?有醋渍、火烤两种做法,还可以用烤熟的鱼皮混海带吃。”

    “这才开学没多久,你就去吃过了?你不会是个隐藏吃货吧。”

    “喜欢血腥味,当然也喜欢吃肉。”星海把自己的空气球推过去,贴在她的盘子旁边,然后夹了一块蘸好的生鱼片给她,“你要是想吃,明天我带你去吃。作为回馈,你再做一次炎魔甜蟹给我,可以吗?”

    “没问题!”梵梨开心地合掌,“那该吃哪种口味的呢?”

    “两种都还不错,很难选。”星海思考了一会儿,“那要不明天去吃醋渍,后天火烤好了。或者把两种都打包,我们俩分着吃。”

    “好的啊。”

    梵梨笑着点头,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要出海的事,反而觉得校园生活更有盼头了。

    “有什么好吃的,我也要来。”霏思的耳鳍立了起来。

    “别闹,你以为谁都跟我俩一样吗?”蓝思用手肘碰了碰霏思,“让他们俩自己去。”

    霏思扭过头对着他,瞪圆了眼睛。他皱着眉,一脸被打扰的样子。接着,两个人进行了三十四年老夫妻的秒懂眼神交流。

    ——是谁之前还说信不过鲨族来着?

    ——我有说吗?

    ——不要装傻,一顿饭,一个工作话题,你就被收买了?

    ——我们男人之间的友谊是很简单的,你懂什么。

    ——行,我不懂,可女人之间的友谊也很简单。我要保护梵梨,不能让他们发展太快。

    ——随你,梵梨又不是我的小姐妹。

    ——那你别多嘴。

    ——你不多嘴我就不多嘴。

    最后,他俩“谈判”完毕,重新面带微笑地转过头来,说着“吃饭吃饭”。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43小剧场

    希天“不是,是我错觉吗?我怎么觉得星海好像在追梵梨?”

    夜迦“把那个‘好像’去掉。”

    希天“苏释耶都不急的吗?!”

    夜迦“急有什么用呢,舅舅都没机会出场,星海亲妈文实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