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22章
    用餐结束后, 双思夫妻回家了。梵梨、红妹妹、星海一起前往奴隶市场。

    黑暗降临, 就像百鬼夜行一样,整个光海大换血, 变成了另一个画面大量深海住民垂直迁移到了光海的国土,被西班牙渔民号称“红魔”的洪堡乌贼伸展开它两米的巨大身躯,对同类发射着红白相间的“闪光信号”, 为了捕杀灯笼鱼, 从黄昏区追随它们进入黎明区,跳到了水面;位于海平面下1000米的桨鱼——世界上最长的硬骨鱼,足足有15米长, 头顶“王冠”,抓住那些急冲冲“通勤”上浅海区的小型甲壳纲美餐;贪婪的鼬鲨也出来觅食了, 用十年换掉两万多颗牙齿的掠食者本能,把视野可见的生命全部吃掉;而魔鬼鱼不论日夜都很活跃, 它们张开柔软扁平的双翼,漂浮旗帜般遵循环形路线游动,用环形水流刺激猎物入坑,有一种海洋舞者的极致唯美……

    看着周围的动态美景, 红妹妹做了个“嘘”的动作“我们得小心点,深渊族也有垂直迁移的习惯。”

    失去了日照,黑灯瞎火的落亚郊区看上去有些可怕。但无数盏萤火灯随着浪花旋转漂移,照得奴隶市场灯火通明。

    虽然知道光海奴隶制是合法的, 但真正看到了贩卖奴隶的画面, 梵梨还是感到了强烈的冲击他们衣不蔽体地被装在一个个钢铁笼子里, 笼子大的装一堆,笼子小的装一个,每个奴隶脖子或尾鳍上都系着铁链,铁链又牢牢地锁在栏杆上。路过的买主会与奴隶主询价,掰开奴隶的牙齿、捏捏他们的肌肉。

    奴隶大部分是罪人、战俘、奴隶的后代,几乎都是海洋族,只有少许的混种和极低概率的捕猎族。混种价格都比海洋族高五倍以上。捕猎族再翻十几倍、几十倍。一些富有奴隶主的摊子旁边,就有一些头戴红冠、拿着三叉戟和鱼弩的勇猛壮汉。他们是“奴隶猎人”,专门捕猎逃跑的奴隶。

    “唉,还是好贵呀。”红妹妹挨个看了他们的价格,“现在奴隶来源如此充足,为什么还卖这么贵。”

    “价格……贵?”梵梨再次确认价格。普通奴隶只要三百到五百德洛普,奥术课本可以换一打。

    “是啊,你不知道吧,在上个时代,奴隶价曾降到过4德。那时拥有千名奴隶的奴隶主多如牛毛。”

    “4德?真的假的……”梵梨摸摸口袋,霎时觉得自己富可敌国。

    “那是特殊时期,”星海摇摇头,“战后经济下降,通货紧缩,政府和军队很缺钱,大量战俘和罪犯涌入市场。很多穷人吃不起饭了,也会把孩子卖给奴隶主。而且,那个年代的1德和现在的1德差距也很大。”

    红妹妹瞥了瞥嘴“也是,而且战乱时期,很多奴隶都想通过战争获得财产赎身,跳楼价也只是一时的狂欢而已,都是泡沫。我还是好好攒钱吧。”

    “你为什么要买奴隶?”梵梨说道。

    “等攒够钱了,我们夫妻仨准备搬到大一点的房子去,当然需要配一个奴隶啦。”

    “咱们不都是海洋族吗,为什么还要奴役同族呢……”

    “同族?”红妹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梵梨,你家里没人是奴隶吧?”

    “没有啊。”

    “还好,不然我可不跟你交朋友的。你以后可别张嘴就乱说什么同族。”

    梵梨感觉自己文化观被颠覆了。一个居住在贫民窟的海洋族,为什么会歧视同为海洋族的奴隶?

    保持沉默旁听了一会儿,她知道了,即便种族一样,奴隶也是公民的所有物,并没有公民的合法人身权益。

    这对梵梨来说是非常难以理解的现象。

    随着当代人类的孤独感加剧,社会中诞生了大批把“主子”宠上天的铲屎官,2019年经济报告显示,中国网店里猫粮销量都超过了婴儿食品,动物的地位都快高过人类了。可对海族而言,奴隶比动物还不如。

    看见那些被关在牢笼里瘦弱的奴隶,对比那些在牢笼旁吃肥到流油的奴隶主们,一股无名火在梵梨的心中徐徐升起……甚至看看红妹妹,她都觉得很可恶。

    生在恶劣的环境中,这些海洋族的孩子有什么错?

    同为生命,甚至是同族生命,怎么可以做到如此歧视与践踏?

    还好她不是生在这个世界的,不然,她恐怕会被这世界的很多现象气到吃不下饭。

    这时,一个奴隶主游过来,做了个示意他们跟过去的手势。他身材肥胖,肤色黝黑,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一枚夸张的祖母绿宝石金戒指,就像一个一夜暴富的阿拉伯菜市屠夫。星海没打算理睬,但红妹妹好奇过去看了,梵梨也游了过去。

    奴隶主向他们介绍一个大笼子里单独陈列的男孩子“这一只是‘高智者’血线的优质奴隶,才五十五岁尾巴已经很长了,以后会是个大体格的奴隶。长得非常有‘高智者’的气质,预计成年后体重可以到170斤。一边眉毛偏高,除此之外全身对称,耳鳍无瑕疵。我们家都不对奴隶做绝育,以后可以留来当种奴的。已经打过寄生虫疫苗,做过全身体检了,只要这个价。”他伸手比了个数。

    笼子里的男孩子有着淡金色的尾巴和耳鳍,玫瑰色的发,深海色的眼睛,五官精致端正,像经典老电影里的童星。看见靠近的顾客,他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尾鳍根部被铁索勒出血痕,铁锈跟伤口混在一起,也不知会不会得破伤风……

    “‘高智者’血线?老板你厉害啊,这么厉害的货都能弄到。”

    红妹妹正想伸手去摸他的头,奴隶主却拦住了她“等等,这是星辰海斐理镇的货源,不给摸的。我们家是只做纯正血统奴隶繁育,不卖二手货。”

    “有证书吗?”

    “没有证书,要有证书就肯定是假货了。”

    红妹妹很满意地了那个奴隶一眼“老板,这是‘高智者’的父族还是母族的呢?”

    奴隶主半掩着口,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孙族。”

    “孙族?怎么可能,我从未听过‘高智者’有孩子。你卖假货啊。”

    “怎么不可能。只是消息被圣都压下来了而已,‘高智者’是有后代的,而且就是在星辰海配的种。”

    “不,我还是不信。”

    “我做了五十八年的奴隶交易,对这一行的内幕了解难道比你少不成?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算了,如果是真的,我还不敢养。被发现了就是死刑。”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他祖母是谁。低调点不就完事了。如何,让你们朋友考虑考虑,买回家玩玩?”奴隶主的小眼睛瞥向了星海。

    其实他一早看上的就是星海,不是红妹妹。虽然星海是混种,但相貌上乘,气质高贵淡雅,比很多海神族都还有范儿,以他老辣的眼光看来,多半是哪个权贵的庶子。这样的人是不差钱的,差的是名分和凌驾在他人头上的快感,也是他们这一行里最阔气的客人。

    “我不买赝品。走吧。”星海头也不回地走了。

    红妹妹本来也只是好奇问问价,她买不起这么高级的奴隶。梵梨跟在最后,只留下奴隶主在后面嚷嚷“不买没什么,有机会再来看看别的货。”听到星海说“赝品”,他其实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但他也怕被举报,只能抚摸着戒指上的碧绿大宝石,压着火气,好言道别。

    他们逛到了市场尽头,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休息。游了一整天,梵梨有些累了,伸了个懒腰,假装漫不经心“其实我不懂,‘高智者’是什么?”

    红妹妹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无人偷听,靠到梵梨耳边低语道“苏释耶大人是平民出身,有一个没血缘关系的妹妹。这个妹妹智商爆表,后来战乱,他们兄妹失散了几年,这期间她被卖到了奴隶市场。‘高智者’就是指代苏释耶大人这个妹妹。‘高智者’奴隶,就是指带有这个妹妹亲生父母和他们亲属血统的奴隶。”

    “你是说……苏伊?”

    “哦对,我才想起来,你就是学奥术的,肯定知道苏伊。没错,就是她。你不知道她曾经当过奴隶吧。”

    什么鬼,妈妈当过奴隶?!

    不可能。她绝不相信这些骗子说的一个字!但她很快想到了另一件事——

    “等等,苏伊和独裁官没有血缘关系?”

    “他们没有公开说过,但奴隶主们都说是没有的。”

    “确定?”

    “不确定,但我觉得。毕竟苏伊怎么看都是海洋族的样子,而独裁官大人是纯种捕猎族,不可能有血缘关系啊。”

    原来,这舅舅还很可能不是亲的舅舅……

    “这要是被独裁官发现,不是要出大事了吗?”梵梨不解道。

    “上面早有文书下来了,现在奴隶主被抓到卖‘高智者’,死就一个字。只是我们是在红月海,圣耶迦那鞭长莫及。但刚才这个老板的说辞很荒谬,他说那个男孩子是‘高智者’的孙辈,理由是‘高智者’曾经与其他奴隶配种。其实,苏释耶大人两百多岁,‘高智者’如果生孩子早,原理上说是可以有孙辈了。可我还是觉得数量那么少,不可能让我们这么巧就碰上。”

    “可是,以独裁官现在地位……”梵梨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想为他妹妹所有远房亲属都赎身,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怎么还会允许他们继续沦落奴隶市场呢?”

    红妹妹用力一击掌“有道理啊,我怎么没想到!梵梨,你这小脑瓜也太好使了吧!”

    “谣言的扩散是有模式的。当谣言的接受成本远小于辨认成本时,很容易呈指数扩散。这个谣言的接受成本并不高。”

    “噢!”红妹妹没有听懂。

    星海一直没说话。他快速游动,一直按着额头,身体摇摇晃晃,好像脑袋有千斤重。但梵梨在和红妹妹讲话,没看见这一幕。

    和红妹妹沿着海山斜坡闲游,过了一会儿,梵梨忽然停了下来,发现前方有大片雪白的矿物质,不仔细看还以为海里过大雪,留下了一片雪山。她狐疑地说“前面那一片珊瑚为什么是白色的?”

    “梵梨,你视力这么好?为什么我看还是蓝色……”红妹妹揉了揉眼睛,但她的视锥细胞比梵梨的少,还是无法看清那里的颜色,只是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突然转过头喊道“不好,我们得赶紧走!”

    “怎么了……”

    这时,有四个海洋族妙龄少女朝他们快速游过来,颤抖着发出细微的呜咽声“怎么办,珊瑚白化,这附近是不是有深渊族……我们好害怕……”

    梵梨只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却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其中一个少女抖得最厉害,哭泣着说“姐姐快抱抱我,我好怕,救救我们……”慢慢地靠近梵梨。

    她小小的脸周围滚满了泪珠,梵梨一时不忍,双眼发直,刚想上去抱她,却听见星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让开!”

    与此同时,少女眼睛突然变成完全的血红,尖牙从口中伸出,手指甲长长了五公分以上。她身体也变壮大了,肌肉在一秒之内绷紧,发出嘶哑声,一口朝梵梨的脖子咬去!她速度实在太快,梵梨来不及退,眼见就要一命呜呼,整个人却被一道强有力的水波震开。

    四名少女变成了赤目獠牙的黑发深渊族,被那道水波弹到了十五米以外。但她们回击也迅速极了,梵梨看见一道身影闪电般冲过去,挡住她们的去路,成功激怒了她们。她们不再袭击梵梨和红妹妹,咆哮着朝着那道“闪电”冲刺!

    四道黑影和一道白光数次撞击、分开、撕打、错位、再次撞击……快得令人眼花缭乱。直至一道道水浪撼动而来,同时鳃里吸入海水里的血腥味,梵梨才意识到这不是做梦,是真实的场景。

    那道白光是星海,他手里拿着短匕,在和深渊族们交战。

    很快,两个黑影陆续战败,被划伤了脖子,重重摔到地上,溅起了厚重的泥沙。第三只恼怒至极,一口咬住星海握匕首的胳膊,匕首“当”地一声掉到了泥土里!深渊族凶猛得左右摇摆身子和尾巴,试图把他的胳膊撕下来,却见他手心有金色闪电跳跃,迅速凝聚成球,倒扣在她的头顶。她闷哼一声,试图逃脱,浑身却中了极强电流,全身高频颤抖。

    最后一只深渊族进退两难。她已经十二天没进食了,但眼前的光海族,似乎不像她们预测的那样柔弱。

    梵梨看了一眼埋在沙里的匕首,过去拾起它,举起来,朝最后一只深渊族游去。那只深渊族看了看她,又看看星海,吓得一溜烟游到了悬崖边,头也不回地跳了下去。红妹妹想跟过去看,星海说“别去。那里说不定有更多的。我们赶紧离开。”

    他这才把已经电晕的深渊族甩开,一边游动,一边按住自己的伤口。梵梨从包里拿出一瓶随身携带的疗伤药,过去帮他涂抹,却看见他指缝间一直有鲜血扩散在海水中。她轻轻拨开他的手,发现被咬得很深,都能依稀看见些骨头了,不禁脸都皱成了一团“星海,你……你受伤好重,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没事,小伤。”

    星海把那三个晕过去的深渊族扔到悬崖下面,带着她们往落亚市中心的方向游动,同时施展奥术为自己治疗。

    红妹妹低头看着他的伤口一点点愈合,看见宝藏般惊奇道“梵梨,你这个同学好厉害啊,一打四,真不愧是鲨族。”

    “是的是的,刚才救我们的样子真是帅呆了!”

    看见梵梨星星眼的样子,星海笑了笑,淡淡说“如果真的强,也不会受伤了。”

    “不要谦虚,那几个可都是深渊捕猎族啊!”红妹妹叹道。

    “其实刚才我已经没力气对付第四只,但她看到梵梨拿着匕首居然吓得跳悬崖了,还是太年轻了,胆小又缺乏战斗经验。”

    梵梨笑出声来“这么说,我做做样子还有用嘛?那她是回深渊了吗?”

    “是。”

    红妹妹打了个哆嗦“以前我只在刑场看到过深渊族,不知道他们还会变形……”

    “有很大一部分深渊族都有拟态乌贼的能力。捕食本能让他们演化出了很多光海族没有的特质,例如变形、变色、变透明也就是隐身、在黑暗中发出荧光。獠牙和指甲就不用说了,深海鱼都长这样的。”

    “太可怕了。”

    “光海族更可怕,因为是我们让他们变成这个样子的。刚才和我们战斗的四只深渊族祖先都与我们是近亲,但她们只能在深渊和黑暗里生活。就像吞噬鳗一样,深渊族一辈子都不可能看见阳光。他们最多就是随垂直迁移的生物上来捕猎,其它时候都是在深渊里一动不动——为了减少能量的消耗。”

    “难怪从小到大听过的鬼故事都是和深海有关的。”红妹妹脸色发白,说得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想想,如果我们掉下去,立刻就会被大批深渊族吃得骨头都不剩。”

    “是这样,只要在我们的地盘,他们就会很怕奥术。一旦到了他们的地盘,哪怕他们的文明程度远落后于我们,我们也处于劣势。深渊错觉就足够让我们被动了。”

    会产生深渊错觉,是因为在演化过程中,光海族从高处跌落的危险,比上游的危险概率更大。在高处对低处的高度估值会远大于从低处往高处的估值。例如刚才那个悬崖下的深渊,假如下面有一百米深,视觉会告诉他们那有三百米。这在作战中是很大的误差。所以四亿多年来,光海深受深渊的困扰,却对这些无所畏惧的深渊恶魔无计可施。

    “那没办法,谁都想住在阳光普照的地方。”红妹妹叹气,“我曾经下潜到过黄昏区边缘,真是被完全不行的恐惧感笼罩……”

    他们回到了奴隶市场,正准备去医院,却看见行刑台周边围满了人。红妹妹咂咂嘴说“哎呀,又要砍头了。”

    “看来还有其他深渊族被抓。”

    梵梨好奇地探过脑袋看了一眼,却刚好看见一片叫好声中,一个深渊族嘶哑而愤怒地大喊,被硬生生按在了断头台上。然后,刽子手放下一百公斤的刀刃,连普通罪犯应有的牧师祷告都没有做,直接送走了他的性命。

    鲜血染红了海水。那颗翻着白眼、表情愤怒的头颅在地上轻飘飘地滚了一圈,就被刑法部门的海族装入口袋,丢到了饥饿的鼬鲨群里。

    梵梨被这野蛮残忍的一幕吓傻了,连叫都叫不出声来。而后她发现围观群众居然没有一个人感到害怕,反倒是看好戏般议论纷纷,甚至起哄。想到使用灵魂交换禁术就会是这样的下场,梵梨只觉得自己脖子酸酸的,脑袋摇摇欲坠,死亡的恐惧跟白蚁群似的蚕食了她的神经。

    但前一个惊吓尚未过去,又一个诡异的画面出现在了她面前在士兵的推搡下,路边的平民自动让开了道路。两名殡葬人员抬着一个担架游到了更高位置。担架上躺着一个把白布染红的尸体,即便全身被盖着,也能看出有左边身子已经只剩了骨头,衣架般支撑起白布;右边身子完好无损,把布匹高高地鼓起来。

    “刚才那个奴隶主死了?”梵梨愕然道。

    “这死法,应该是深渊族动的手。”星海说道。

    殡葬人员抬游得很快,所以这个尸体的右手从担架上滑了出来。是一只肥胖的手,大拇指上带着一枚祖母绿宝石金戒指。但很快,那只手就被推了回去,重新盖在血染的布下。

    后来红妹妹也回家了,梵梨陪星海到医院包扎伤口。从医务室出来以后,星海低下头看了看她“你还好吗,从刚才就一直忧心忡忡的样子。”

    梵梨满脑子都是深渊族头颅落地和戴戒指的手,思绪一片混乱。她低下头,用力摇摇头,游出了医院。

    夜间的落亚有一种繁华褪尽后的沉寂。海浪如有巨风吹动,吹来海面上的呼唤、更深处的絮语,抚摸着咸水淹没的草原,摇动着生命之花般的彤红珊瑚群。

    见梵梨只是垂着脑袋埋头前游,星海亦步亦趋地跟在一侧,轻声说“如果不方便说的话,有我可以帮到你的地方吗?”

    “我……”梵梨停下来,求助的眼睛被发丝半掩,“我……我想去陆地上。你可以帮我吗?”

    “去陆地上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现在有出海禁令。等解禁以后,我随时可以带你去。”

    “可是,还有多久才会解禁呢?”

    “这就不知道了……最近圣都不是已经放出消息来了吗?可能最多半个月到一个月吧。”

    太久了。她怕自己还没等到那时候,已经人头落地了。她有些恳求意味地说“星海,想出海的事……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

    “嗯。”

    虽然听上去不是什么大事,但星海已经感觉到了,这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秘密。他又和她并肩游了一会儿,眺望着远方梦境般的发光水母群,微笑道“在你的家乡,婚礼誓词是怎样的?”

    “不论贫穷与富有,不论健康与疾病,我都愿意与你患难与共、白头偕老,直到生死将我们分离……这一类的吧。”

    “在我的家乡也差不多。不过我们还带上了对宗神的宗教誓言。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所以觉得什么看在神灵的份上对另一半爱的誓言并不伟大。伟大的是一个男人违背dna本能去选择性地牺牲自己,爱他的妻子。”

    “你是想起你的父亲了吗?”

    “是。我记得他和有多爱我的母亲,记得他告诉我,如果遇到自己爱的女孩子,要多用心地去对待她。我也记得,父母想方设法要让我活下来。但是,他们似乎白费心血了。”

    “为什么?”

    “我的身体很不好。”星海顿了顿,“我有严重的负面记忆吞噬症。”

    “负面记忆吞噬症?”

    “嗯,我经常会头疼,严重的时候还会陷入假死状态。这个状态通常是15分钟到半个小时。醒来以后,健康没有被影响,但是,记忆里就会出现大段空白,而且这些空白,似乎曾经都是很痛苦的记忆。例如,我知道童年时期有过很长时间的不快乐——我在小学时写的作文里看到这些事,但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也不记得父母死去前后发生的事,当时的心情。因为记忆中的大片空白,我经常恢复意识再看时间、日期,就会对不上号。”

    光海里居然有这种病……梵梨很惊讶,但也觉得很替星海担忧“完全不忧伤的人生……好像很难想象。”

    “抱歉,梵梨,让你感到不适了。”星海无奈地笑笑,“我告诉你这件事,只是作为交换的秘密而已。这件事,我也只告诉了你一人。”

    “嗯,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有了这一天的经历,梵梨更加想念以前的生活了。她想念爸爸,想念从前的朋友,想念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想念人类世界的一切一切……

    她已经做好了无数种未来出海的打算,却没想到这一天那么快就会到来。

    第二天早上,梵梨游到一楼,准备看看新闻和书籍,就去海博会见苏释耶。但打开电视机,刚听到新闻的刹那,她呆了。

    当当直接尖叫一声,飞扑过来拉住她的手,笑得跟春天的花儿一样,耳鳍上的荧光腺体也跟着抖动“梨子啊啊啊,太好了!漫长的禁闭日总算结束了!!”

    红月海新闻里,记者正在采访落亚市市政官,字幕上的新闻标题是“圣耶迦那海陆部出海限令解除”。

    新闻主持人的声音随即响起“日前,圣耶迦那海陆部宣布出海限令正式解除,37942名圣耶迦那市民已经办理了出海登记手续,达到了184年内的出海人数新高。海陆部宣称,接下来两周内,其余海域将陆续解除限令。下一个将对市民开放出海政策的海域是红月海,开放时间为10月15日早上七点整。光海独裁官苏释耶在红月海首府落亚市接受了采访,表示为了感谢光海公民对圣都政府调查案件的积极配合,即日起至今年12月30日,所有办理出海登记的手续费用将由圣耶迦那政府承担……”

    看见新闻里苏释耶眼神专注、轮廓犀利的脸,梵梨感得老泪纵横——

    舅舅,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舅舅,我现在都要叫你一声,我的好舅舅!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

    43小剧场

    夜迦“马上梨崽要去见舅舅了。我好奇,如果当着舅舅叫出‘舅舅’,舅舅会有什么反应?”

    苏释耶“你说呢。”

    夜迦“噢,我知道了,会有让她知道没有血缘关系的成年男女都可以做些什么事的反应,对吧?”

    星海“?”

    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