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23章
    梵梨立即就去出海登记局做记录, 让工作人员对她的出海准证刷一下“卡”。这样从陆地回来时,才能通过指定的通道, 回到光海次元。虽然她觉得用不到这一步了, 但为了以防万一, 还是去走了一下这个流程。

    出海登记员看她还是学生, 再三叮嘱“记得不要暴露海族身份,否则将会被永远流放在异次元世界里。”

    她还记得当当曾经说过,上岸以后什么都看不清。

    从光学角度解释, 这应该是因为视力的产生取决于晶状体在视网膜上成像的质量。水的折射率比空气大,生物在岸上吸收入眼睛里的光偏折效应比在海里大。光在海里已经发散了一次, 而不像在空气里, 光线直接在晶状体上折射给视网膜。所以本质上,海族们是戴着海水这副“近视眼镜”成长的,他们上岸以后摘掉了眼镜,本身视力正常的就会变成深度近视眼。

    但具体近视到多少度谁也不清楚,于是她就去百货商店买了一副通用上岸眼镜,花了89德。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她乘公交去海博会赴约。

    她到了前一天遇到苏释耶的珍珠店, 没想到苏释耶一行人早就在里面等候。如果不是看过时间, 她还会以为自己迟到了。见她来了, 苏释耶遣散了秘书与随从,让梵梨随自己出去, 游到这栋建筑的高处。

    不远处高耸的海山上, 许多白肤海族少女摆尾缓游, 就像嬉闹的林仙。初秋的阳光带给落亚五彩斑斓的安宁,这栋高楼承接着光与浪,就像通向天堂的云梯。在高处往下看,落亚魔化丛林般的美景顿收眼底。

    “我在落亚外有一个别墅,我们去那里聊吧。”苏释耶转过身来,“若非正式场合,我不太喜欢有一大帮人跟着,而且他们速度太慢了。介意我带你过去吗?”

    “当然不会。”

    她只是顺势一答,没想到他朝她摊开了手。她这才理解了这个请求的意思。虽然他戴着手套,但她还是难免感到赧然,做了半晌心理工作,才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他的手看着瘦长,却意外的大,轻轻一握,就把她整只手都盖住了大半。

    “如果太快或觉得不适应,告诉我。”他转身朝着东边的方向,散发着圣灵之光的尾鳍徐徐摆动。

    “好。”

    手被握得更紧了一些。眨眼的刹那,两个人已经冲到了两百米之外,留下一堆密集的气泡。帽子滑落在肩上,碎发初雪般在水中舞动,他回头看了看梵梨的状况。梵梨完全没动,是被拖着游动的,显然已经懵圈了。他稍微缓一些,似乎是在让她适应自己的速度,然后再度前冲了几百米。

    如果说宇宙极限速度是无质量粒子的运动速度,那海底生命极限速度就是苏释耶的移动速度吧。这简直是在乘坐威力加强版的瞬间移动过山车啊!眨眨眼,周围的环境就变成了另一个画面。

    再缓慢一些时,梵梨心都快跳停了,拼命拍自己的胸口,但不想给他添加麻烦,也就没说出自己的不适。再接下来,他没再停过,拉着她往前疾冲。她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被拽脱臼了,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就用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再次加快了速度。她看不清周围发生了什么,当反应过来前方有大型生物或海山岩石时,他早就拉着她转过方向,把障碍物甩在了身后几百米处。

    后来,她听见耳边传来噼啪断裂声和爆炸声,但被这个极限运动刺激得不敢看发生了什么……

    39秒后,他们停下来,他松开了手。

    梵梨从背脊到整条尾巴都麻了,差一点翻身躺成一只死鱼。身上有淡淡的蓝光褪去。她低头看了看手腕处最后散去的光,又疑惑地抬头看向苏释耶“这是……”

    “防爆术。”

    “防爆?”

    “嗯,在水里移动速度太快,水会因为摩擦生热变成蒸汽,会发生范围爆炸。”

    本来梵梨以为刚才听到的爆炸声就是他所说的爆炸带来的,但得知他们已经游出五六十公里外后,她知道了,防爆术应该可以把和水的摩擦减小,但还是没办法完全消除音爆。

    所谓音爆,就是当移动速度超过音速时,冲击波发出的巨大噪音。

    陆地上的音速是每秒340米,水里的音速是每秒1500米……

    而看看苏释耶,他整个人都好好的,她也没被炸得灰飞烟灭。

    为什么她会遇到这么反人类的现象……

    苏释耶的别墅风格与红月海的风格不太一样,说是别墅,不如说像宫殿。它是建立在一座海底山上的一拱顶石头建筑,正面有一个与屋脊同高的门廊,门廊由方形基础的八根石雕柱子支撑,上方有海族神灵浮雕,他们或朝天伸手,或捂胸祈福,形态优美,栩栩如生,引领来宾进入二十米高的拱顶下。

    进去以后,一条长长的珊瑚毯子蔓延至厅堂,十二名奴隶站成两列迎接主人。这座建筑也是绕着中央天井——周柱中庭而建,而别墅室内和中庭里人虽多,却井井有条忙着自己的事,安静得像是没有人。

    客厅里挂着上阶海族特别偏爱的手工镶嵌画,单个嵌面石都是石块和贝壳材质的。镶嵌画的风格各异,有上古时期风海森林附近用三叉戟捕猎的渔民、以“海洋主宰的末日”为主题的深蓝镶嵌画、菩提海哭成了一座珍珠山的东方海族、星辰海海底森林的街头音乐家、戴着面具的深渊族戏曲演员……

    在最大的镶嵌画前摆着卧榻,样子很像沙发,但没有靠背,只有做工精美的扶手,上面摆满了食物。

    到家以后,苏释耶立刻换回了陆生状。他为梵梨拉开椅子,等她坐下后,也在她身边坐下,跟奴隶又点了几道菜,开门见山地说“你知道为什么现在会有出海禁令么?”

    “不知道……”

    “对了,你还是学生吧?”

    “是的,我在落亚大学奥术学院读书 。”

    “那你肯定知道苏伊了。”

    听到这个名字,梵梨心中一凛,但还是维持了表面的平静“嗯嗯,我当然知道她啊,她怎么了?”

    “除了奥术学家这一个身份,她还是圣耶迦那奥术院院士、尔国临格奥术研究奖得主、神圣光海军事研究部的副监察官兼首席魔药师。现在,她带着圣都的军事机密跑了,我们为了抓到她,才有了这个出海禁令。”苏释耶倚靠在椅背上,右手食指关节轻轻靠在下颌,看着她的眼神像是暴风雨前的海面,毫无波澜。

    卧槽,院士,首席,老妈威武。梵梨心中感叹着,表面还是很怂“她……投奔了风暴党吗?”

    “除了一些保持中立的小部落,整个光海现在势力一分为二,如果她想和圣都对立,你说,她该投靠哪里好呢?但面前所有证据都无法证实她有这么做。我能确认的是,她背叛了圣都党,而且一直想出逃、造反。她被我们抓回圣耶迦那就有八次。当然,这不是她不够聪明,而因为她只是一个海洋族,没有隐匿自己踪迹的能力。不管她做再好的掩饰,都没办法战胜自然选择给捕猎族的基因。”

    梵梨想了想,明白了。

    就拿鲨鱼举例来说,当一份肉与水的比例为11000000时,鲨鱼也能立刻精准找到这份肉的位置,对血就更敏感了。在没有化学物质干扰的情况下,哪怕在一个奥林匹克泳池里倒一汤匙的血,它也能瞬间找到血的源头。同时,鲨鱼的嗅觉器官上还有很多电脉冲感觉器,猎物的神经系统发出的细微电流都别想躲过它们的爪牙。携带鲨鱼基因的海族,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一个海洋族想摆脱军事规模的捕猎族搜捕,是基本上不可能实现的事。

    “这一回,她消失的时间最长,也跑得最远。在这期间,有人告诉我,风暴海最珍稀的钻石被订了。同一时间,风暴海哈里真郡薄伽市警察局的公民登记信息里,突然多了一个海洋族女性,她奥术成绩相当拔尖,年纪轻轻就考了很多资深教授都考不到的双s。”

    听到这里,梵梨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苏释耶盯着她,就像盯着抓了自己一爪的猎物,扬了扬眉“演够了么,苏伊院士。”

    梵梨懵了,看看周围,确定旁边无人,于是指了指自己,本想说“真的是我吗”,但这样说,无异于承认了自己灵魂交换的罪行。

    此刻,她糊涂极了。她现在的容貌一点也不像苏伊。而且,苏伊是妈妈,怎么可能会是原主?!

    现在她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原主考上那么好的大学、和有钱人订婚了,还是义无反顾地跑了。不是因为太穷,而是因为她是圣都党的叛徒。和苏释耶作对,身体又藏不住,只让灵魂逃跑了。

    如果承认壳子里不是本人,砍头罪。

    如果承认壳子里就是本人,叛党罪。

    总之,横竖都是死。原主给她安排的命运,实属迷醉。她不愿意相信这是妈妈。

    最后,她只说了一句话“我不是苏伊。”

    “那你是谁?”

    “我是梵梨,就是一个普通的贫困学生。”

    苏释耶朝她挥了挥手,一把冰剑从他的手心飞出,击中了梵梨。初至海底的呕吐感再次袭来,梵梨按着腹部身子摇摇欲坠。

    通常,苏释耶使用的这个变形术“门农之相”会有冰箭化作无数星河,快速将对象包围,然后才会进行能量转换、奥术变形,但苏释耶的奥术施法之快,已经强到了肉眼无法看见这些过程,只是一闪而过。所以,梵梨的恶心感也散得很快。

    “喝一点变形药,就以为能瞒天过海了?”苏释耶微微一笑,样子漂亮极了,却是冰冷的,“梵梨小姐不如照照镜子?”

    梵梨按照他的目光提示,看向了房间里的全身镜。

    镜子里的人,已经不是梵梨原本的样子了。

    她的耳鳍、整条尾巴都变成了海蓝色,玫瑰色的大卷发蓬松而茂密,深冬皮草披肩帮覆盖在她瘦削的肩膀上,和夜迦为她幻化出来的发型一模一样。

    这张脸是梵梨非常熟悉的脸。和范梨长得很像,但五官更加端庄大气,气质更加成熟优雅。只是,她的眼神与苏伊毫无共同之处,因为神态天真柔和,连深蓝色的眼睛看上去都要浅了一些。

    不知是否因为变成海族的缘故,梵梨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美到过这种高度。此刻,连苏释耶家养的四只紫水母都不到处跳动了。它们扭转着十厘米宽的伞状体,拖着十多米长的“芭蕾缎带”,姿态优美地游过来,环绕着她打转,生物荧光一闪一闪。

    她被它们吓了一跳,跟着转过身,一头海浪般的长卷发轻轻舞动,灵动美丽的眼睛也刚好转向苏释耶的方向。

    苏释耶原本冷静地观察她,面无表情,但她这一回头,他双眸微微睁大,轻吸了一口气。

    梵梨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又不敢,怕说错一个字都会跟深渊族似的人头落地,只能无助地看着他。

    很显然,这不是苏伊会露出的眼神。焦躁感侵袭了苏释耶的身体。他徐徐向她走来,低头看着她,单手掐住了她的喉咙。

    她咳了一声,错愕地回望他。

    “你最好不要玩我,苏伊。”苏释耶眯着眼,一字一句道,“如果让我发现,今天的一切都是你演出来的,那你会死得很惨,知道么。”

    “我……”随着他的手指收紧,她又咳了两声,吃力地说道,“我……不是苏伊……”

    “我曾经对你如何,你心里是有数的。圣耶迦那政府动用了多少资源来栽培你,你心里也有数。而你,你用什么来回馈我、回馈圣都党的呢?”

    “独、独裁官大人……我不是……”梵梨说话都很吃力。

    看见梵梨毫无防备的目光,苏释耶终于放弃了最后一次试探。

    同时,他回想起苏伊曾经不经意对他说的话

    “我现在在研究一种灵魂交换术,是你们都没想到的。它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超越种族和介质,把任何人的灵魂都带到被交换人的身体里来。”

    “那你研究出来了么?”

    “还没有,但我会成功的。”她说话总是那样,俏皮中带着满满的自信,好像全天下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她。

    “要听实话么?我不信。”

    现在,她真的成功了。

    证据已经够多了,梵梨不是苏伊。苏伊虽然聪明,但演技没完美到这种程度。她不可能把一个人类的样子模仿成这样,一点漏洞都没有。

    “苏释耶大人,请、请放手……”

    梵梨敢保证,如果他再晚一刻收手,自己都要被他掐死了。

    等他终于松了手,她撑着沙发背,咳得连鳃都全部大大张开。她拍着自己的胸口说“不要这样,我要真是苏伊,今天还会待在这里任你处置吗……”

    “行了,我相信你了。”苏释耶叹了一声,“现在可以说实话了么,你是谁?”

    梵梨委屈巴巴地说“苏释耶大人,我不想死。”

    “照实说,我不杀你。”

    “我好像是莫名其妙就犯了死罪……你说不杀就可以不杀吗?”

    “我是光海独裁官,只要你在来圣都之前保证不被人发现身份,我就能保证你不死。”

    “我其实是人类。最起码过去十八年生活里,我不记得自己和海族有什么关系……”

    “说下去。”

    然后,梵梨把一切都招了怎么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海族、如何得知灵魂交换会被砍头所以一直假扮原主、如何试图出海寻找父亲但碰上了出海禁令……甚至把她读书时转校生那点小插曲也告诉了苏释耶。

    “你在人类世界是哪个国家的?”

    “中国。”

    “你们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远程交流?”

    “呃,用手机,就是移动电话。或者用微信、qq这些智能终端上进行的即时通讯服务。我们没有奥术,文明的发展都是建立在科技上的……这些信息,苏释耶大人应该都知道吧?”

    “我再跟你确认一下你的意思是,你就读的中学班上曾经转来一个鲨族同学,年龄和你相仿,他的父亲与他同行,一起出现在了陆地上?”

    “鲨族?”

    梵梨先是一怔,然后想起,她当时只觉得转校生和星海像,却忘记了转校生的瞳孔可以变化为线型,结合他的视觉、嗅觉、洞察力、个性,都很像纯种鲨族,并不是混种。而且,他还能闻到……

    想到这里,梵梨有些尴尬地笑了。这也太恶心太搞了吧。

    “是啊,”梵梨沉吟道,“那个男孩子确实暴露了鲨族的特质,很快就转学了。”

    “他还跟你说了什么?有没有跟你说过苏伊的事?”

    梵梨摇摇头。但提到苏伊,梵梨又想起了房间里手写的诗。所以,那首诗其实就是苏伊本人写的。而苏伊不想她知道自己就是苏伊,所以在纸条上留下的名字也是“你不需要知道名字的人”。这样想,一切都好理解了。

    重新回想那张纸条的内容,梵梨谨慎地说“苏释耶大人,苏伊只是背叛你吗,她……有没有试图杀过你?”

    “你说呢。”苏释耶笑了笑。

    “这个身体的主人跟我说‘告诉那个男人,2271年后,他会再被杀一次。’说的人是你吗?”

    “2271年?”苏释耶不解地看着她,冥思苦想了许久,忽然声音变轻了很多,“我果然没有预测错。”

    他闭上眼睛,久久没说一个字。忽然,他狠狠一拍桌,把海藻瓶都震翻了“2271年后,亏她想得出来!”

    梵梨弯下腰去,把海藻瓶重新扶起来“息、息怒……”

    苏释耶用手指关键撑着太阳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如此情绪激动过了。

    人类文明进步速度那么快,2271年后会发生什么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内。苏伊这步棋走得好啊,现在斗不过他,就宣战2271年以后。好啊,太好了。

    他沉默,梵梨也不敢吭声。直到漫长的四分钟过去,他才总算恢复了之前波澜不惊的状态,叫奴隶拿了笔和纸给梵梨“把你的人类公民信息给我。”

    “您……”梵梨被吓到都开始叫“您”了,“您是打算把我的人类身体杀了吗?”

    “灵魂换不回来的话,这也不失是一种方法。”

    梵梨又打了个大激灵“那我可以申请晚一些给您这些信息吗?只要给我一年,不,几个月时间,我会想办法回去的。如果回得去,也不用劳烦您亲自出马了……”

    “行。”

    他答应得那么快,令梵梨有些受宠若惊“谢谢独裁官大人!”

    看他对妈妈的狠劲儿,认亲是不可能了。但这不妨碍她认同他的宽容和气度。

    而苏释耶看着眼前的女孩,觉得人的气质可真奇特。明明是同一个身体,她却可以笑得阳光灿烂,清澈见底。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有点过分了。这是个无辜的女孩,他不该把对苏伊的敌意带到她身上。他淡金色的眸子重新扫向她,温柔了许多“现在我要问的问题都有答案了。你有什么要求和问题吗?”

    “苏伊在房间里放了一些药,说这些药不喝就会死,是因为和传闻说的一样,她得了重症吗?”

    “不是。说她得了重症,只是不想让圣都党海域知道她叛变了,引起恐慌而已。至于她放的药,”苏释耶轻笑了一声,“变形药吧。”

    “变外形的药?想拖延被您发现的时间?”

    “嗯。”

    梵梨用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自己听到的事实。

    所以,原主根本就不是什么命苦的贫民窟少女,考双s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并不是一个与同龄人比励志、拼命的故事,而是一个圣耶迦那奥术学院院士做中学生考卷的故事。而她现在这颗大脑这么彪悍,也不是因为好运,而是因为,这是尔国临格奥术研究奖得主的脑。

    然后这个院士,是她妈。还是叛党贼。

    打扰了。

    43小剧场

    梵梨“这就是‘难文’的本质么……为什么一开始就给我这种副本打怪!说好的满级女主屠新手村的呢?!”

    夜迦“庶民小仙女,这才是乐趣所在啊。”

    梵梨“乐趣就是要s连你都要仰望的院士吗?乐趣在哪里?”

    夜迦“在我们集体围观你被吊打呀。”

    梵梨“……我太难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