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27章
    “你真的是锈红刺尻族?”

    梵梨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双手抱在胸前, 露出一副流氓地痞催债的模样“嗨,你这态度有意思。怎么,看不起我们锈红刺尻族?还是你觉得, 锈红刺尻族就只能有一种颜色的尾巴?”

    最后一个问题显得很种族主义。警察原本怀疑,但被她戳破, 反而不好意思继续问了。

    “他可能只是觉得奇怪, “女博士轻描淡写道,“锈红刺尻族居然会交鲨族男朋友。”

    梵梨冷哼一声,有些不悦地讥笑“在落亚, 什么样组合的情侣都能看到, 不是吗?我这个从小地方来的海洋族都不觉得奇怪, 您这大都市的捕猎族博士反而奇怪了?”

    警察挑眉, 看着她“你脾气倒是不小。”

    “你们倒是说说看啊,锈红刺尻族怎么你们了, 怎么就不能交鲨族男朋友了?这样的话我父母已经说了一百次,我不想今天被卷进莫名其妙的调查,还要再被陌生的生命科学专家和警察再质问一次!”

    女博士礼貌地说“既然你知道我是生命科学专家, 那你也应该知道, 这问题是基于科学基础才问的, 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好奇你看上他什么了。跟他在一起,对你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我看上他能干, 行吗?”

    女博士大笑出声来, 一副看幼儿园小孩撒泼的表情“这个理由我无法反驳, 难得海洋族里也有这么‘骁勇善战’的女孩子。不过,鲨族有多能干,就有多花心。等你男朋友跟别的雌鲨交尾了,你是打算娶个鲨族老婆吗?你确认你消化得了?”

    啥意思?她这一问,倒是把梵梨给问糊涂了。但好在她没兴趣穷追不舍,只是继续整理桌上的东西,耸了耸肩“年轻人总是要为年轻付出代价的,说不定他已经不止你一个了。出去吧,下一个。”

    “我不出去,没有下一个。”梵梨在椅子上正襟危坐,怒气滔天地说道,“解释解释,什么叫他已经不止我一个了。”

    “当我没说。”

    “不行,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别以为自己帮警方工作就了不起,就可以欺负我们海洋族,你们警察不是做事要讲证据吗,那倒是拿出他劈腿的证据来啊!”

    女博士一脸痛苦地揉了揉眉心,快被她打败了。

    “行行行,他不会劈腿,”警察直接打开门,“请你现在出去,行不行?”

    “道歉!不然我不走!我还要拉我男朋友进来,让大家评评理,看看你们警方搞种族歧视,该不该受到谴责!我要闹到全校都知道,你们不好好办案,在落大八卦学生的恋爱!”

    “哎哟我的妈呀,你这小姑娘怎么是这么个暴脾气?对不起对不起,怕了您嘞,快走吧,后面学生还等着呢。”

    梵梨怒瞪女博士“你也道歉,不然我要回家发动所有同族亲戚,让他们联名闹政府,看看警方都是怎么歧视我们锈红刺尻族的!”

    “对不起对不起。”女博士挥挥触手,“快让她出去。”

    “诅咒别人男朋友劈腿,有病!”梵梨猛地拉了一下斗篷,用尾巴在椅子上甩了一下,差点把椅子掀翻,“我们很相爱,我为自己是锈红刺尻族而骄傲。谢谢你们这些长辈毫无建设性的蠢意见!”

    梵梨骂骂咧咧地出去了。

    她怒气冲冲地游到极远的无人拐角处,单手撑着墙壁,大口大口吞吐着海水。

    然后,一条鲨鱼尾出现在她面前。

    她抬起头,看见了星海微微弯着的眼睛。他轻倚在墙壁上“梵梨,我还不知道,你是个实力派演员。”

    “别说了,我都快被吓死了……”梵梨拍拍胸口,还是没缓过来,精疲力尽地摇摇头,“还要多亏你在我进去之前,给了我一个他们采样的瓶子,不然博士那娃的电话直接要我小命了。谢谢你,星海……”

    “不用谢。”

    梵梨又悄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还是在微笑着“怎、怎么了?”

    “没事,我要去上课了。”星海站直了身子,帮她把斗篷取下来,理顺了她被斗篷弄乱的短发,“对了,我没有和任何雌鲨交尾过。”

    “啊?”

    “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下次如果遇到类似的争执,再有人说我会劈腿什么的,你可以这样反驳他们。”

    “咦,那逆戟族也没有吗?”

    “没有。”

    “那,悍公主……”

    “也没有。”星海笑着摇摇头。

    “咦???你不会是是是是……是那个什么吧!”

    “嗯。”

    “好吧,那以后我们是好姐妹了。”

    “什么鬼,我是直男!”星海有些恼了。

    “那就很不科学,你这么好看!!”

    “好不好看,和有没有过,似乎不存在任何逻辑上的因果关联。而且,可能因为我不是纯种鲨族……”星海清了清嗓子,看向别处,英气的眉峰是倔强的,耳根却有些发红,“如果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我打算从一而终。”

    梵梨呆如木鸡地看着这个捕猎族异类,竟无言以对。

    “好了,上课去了。”星海把书包甩在背上,游速很快,眨眼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下午,收到女博士提交的检测报告后,撒科警官直接找到了院长“这结果不太对,怎么可能连一个血统不详的学生都找不到呢。”

    “因为你假设的这个嫌疑犯,可能根本就不是落大的学生。”院长神色严肃,显然已经被他弄得有些不开心了。

    “院长,可能要麻烦您看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学生,是不是有海洋族冒充捕猎族的情况。”

    “我虽然不是生命科学研究系的,但还是知道捕猎族和海洋族的区别!”

    “有时种族不能只从外观判断,要从基因。所以,我可能需要把他们都带到警察局去,再做一次全面的检测,包括做脑部检测。”

    “必要的时候,”院长拔高音量。“你是不是还想抽骨髓检测?”

    “那倒不至于……”

    “你这样怀疑我们学院的学生,我已经不跟你计较了。你可以再派人过来调查,但我不会再调动全学院的新生让你做无意义的调查。所以,二次检测我不同意。”

    “院长,露薇雅也是你们学院的学生,你就不想为她伸冤吗?”

    “想,但已经有过一次详细检测结果的情况下,我认为没必要进行二次,你们已经弄得我们学生很恐慌了。”眼见撒科警官还想继续说话,院长冷淡地打断他,“撒科警官,我很清楚你的履历。你曾经在加斯希天手下干过,和他行为作风一样一板一眼,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这是好事。但是,我们也理解为,你在利用职务便利,对红月海最高学府的制度进行扰乱和破坏。不要让别人怀疑你的动机,以及对圣都党的忠诚度。”

    撒科怔了怔,没敢接着这个话题谈下去“院长,这都是你的意思?公然和警方为敌?”

    院长还没开口,门口已经传来了另一个婉转的声音

    “还有我的意思。”

    撒科抬头,看见夜迦倚在门上,银白色的长发在水中轻摆。夜迦双手抱在胸前,缓缓道“你们如果有什么意见,可以来找我。不要再麻烦院长了。”

    院长抱起书本,抬起下巴,声音都在冒寒气“现在我要去授课了。各位慢走,恕我不送。”

    “可是……彻查此案,找出凶手,是布可逆先生的意思……”

    “那我的意思和院长一样。”夜迦笑了笑,也和院长一起游走了。

    撒科有些恼怒地拍了一下桌子。

    确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算是风暴海的叛徒。但那是因为,他在红月海遇到了他的妻子。妻子对圣耶迦那绝对忠诚,只留给他离婚或留下的选项。他只是一个小警官,对党派之间的斗争并没什么想法,只是曾经为加斯希天效力一事,确实阻碍了他的发展。他无比想要克服困难,证明自己,所以,每一个案件他都拼了老命去调查。

    掉落皮屑的凶手是海洋族,那么,只可能出现在落亚大学、新娘娘家的亲属还有打扫风动宫殿奴隶中,不会是新郎那边的。新郎那边的宾客全是海神族和捕猎族。

    而多年的破案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就在落亚大学。为了避免有漏网之鱼,他甚至连男性都没放过。

    这个案子这么大,是他晋升的最佳机会。他绝不会放弃的。

    “奇文。”他对身后的年轻男人冷冷说道,“继续暗访。盯紧奥术学院。”

    夜迦支持维护校园氛围的事,很快在学生间流传开了。那些被反复试探的女孩子们尤其开心,因而更加热爱布可教授。

    一次奥术研讨课结束后,夜迦在桌子上整理学生递交上来的作业。等其他学生离开后,梵梨轻手轻脚地游过去,小声说“布可教授,谢谢你。”

    夜迦推了推眼镜,镜片后的眼睛明亮又充满好奇“嗯?谢我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说一声谢谢。”梵梨摇摇头,并没有拆穿他,“谢谢你一直帮我……我们,这些学生。”

    夜迦一只手肘撑在桌子上,手背拖着下巴,身子微微前倾;另一只手摘下了眼镜,同时也把他脸上的书卷气摘了下来,完整地暴露出几近媚气的精致容颜。他抬头望着梵梨,眼神温柔得连冰都能化掉“原来庶民小仙女想谢老师是么?那……老师有没有荣幸邀请你共进晚餐、共度良宵呢?”

    梵梨睁大眼,身体僵硬,眼睛转来转去,看遍了整个教室,唯独不敢看他。

    教授可以这么赤裸裸撩学生,不,性骚扰学生的吗?!

    “一看就知道你想歪了,小坏蛋。”他缓缓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低头在手里的文件上写认真东西,随性地说道,“你可别误会,我不是那么不正经的人,这个共度良宵,我跟你开个玩笑呢,这里特指美好纯洁的聚会。”

    梵梨紧绷的身体骤然放松。

    夜迦又抬头看着她,给了她一个令人无比安心的眼神“其实,也不全是开玩笑。”

    梵梨第一次知道,原来海族吸太多水也是会被呛着的。看她咳了半天,夜迦笑着拍拍她的背“怎么这么大人了还呛水。”

    “虽、虽然不知道布可教授为什么会帮我这么多,但我……我……我还是想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梵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我去准备讲课了,期、期待您的课……”

    “不想和老师一起去?老师可以送你到教室哦。就像星海每天送你回家一样。”

    梵梨差一点又被呛了“不劳烦您了,我、我自己去就好!”

    “嗯,好的呀。”夜迦拨了一下额前的头发,下颌线因此显得更加陡峭,跟艺术品似的,“其实,帮你也没有什么别有用心的理由。”

    “啊?”

    “因为我特别理解从外海考入落亚的学生,尤其是你这种从风暴海那么远的地方过来的,应该会觉得被无关案件干扰是很心累的事吧。”

    梵梨用力点头“教授,您考虑得好周到。”

    “我的童年也是在外海度过的,思乡情切,我懂的。”

    “咦,为什么会在外海度过童年?”布可宗族大本营不就是在红月海吗?

    “我小的时候,深渊族大量入侵我们的领地,珊瑚严重白化,饥荒爆发在全光海每一个有住民的地方。七海不得不停止内斗,联合起来对抗深渊族。上阶海族们把孩子们都送到唯一安全的圣都接受教育,等他们长大了才接回老家。所以,很多现在你听过名字的人都在那里长大的,我、苏释耶、希天、摩柯、艾泽、寻月、琴雅,还有已故的风晋、消失的苏伊,等等,其实都是青梅竹马。”

    其实,梵梨只知道独裁官苏释耶、风暴党太子爷加斯希天、苏释耶的前未婚妻风晋公主,还有该死的苏伊院士。但她不敢多问其他人的身份,只是挑自己懂的问“希天?是加斯希天吗?”

    “想不到吧,他和苏释耶曾经是好朋友。他也曾经信誓旦旦地保证过,不会让政治斗争影响他和苏释耶之间的友情。结果这才过了多少年,两个人已经反目成仇了。”

    梵梨想起了自己在原主抽屉里找到的那首诗。那首诗她看过很多遍,有一句印象很深刻“那些手握特权的神族狩猎者们,最先躲避深渊族的毒药;那些被放弃的贫民窟灵魂,毒药也用以填腹温饱。”

    看来,苏伊如此愤慨,不仅仅是因为种族、阶级歧视原本就存在,还因为她经历过战争带来的灾难。

    梵梨又想到红月海不加入任何党派,一直保持中立。夜迦又是苏释耶和希天的共同朋友,夹在中间,应该挺尴尬的。她轻声说“布可教授,你和他们一起长大,很难做吧……”

    “怎么?心疼老师了?放心,老师没这么脆弱。而且,这种事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是我父亲决定的。我只是个大学教授,默默站在后面为舞台上的他们助威就好。”

    “嗯!校园生活很单纯,这样很好!”

    夜迦自下而上望着她,无辜地眨眨眼“所以啊,你怎么可以觉得我不单纯,帮助你是别有用心呢?”

    梵梨赶紧摇头摆手“我没有这么认……”

    夜迦又靠近了一些,撑着下巴,笑眼弯弯地说“我当然是别有用心的。”

    “……”

    虽说梵梨回家的希望并没完全破灭,但一想到警方凶猛的调查力度,她整个人都怂了。

    而且,这次出海她把所有钱都用光了,这下是真的弹尽粮绝,穷到只剩了满满一包的压缩食品,她就更觉得自己实在太难了。每天除了蹭吃蹭喝、吃垃圾食品填肚子,她就只是蜷缩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努力读书。

    上课的时候,她大部分时间还是趴着的,不过是装睡。老师在讲什么,她全都一字不落地听进去了。每次霏思和蓝思问她问题,她如果略懂一点,就会含糊其辞地给个提示。如果是完全不懂的,就会说“这种级别的问题,我觉得你们肯定自己能做得好的。遇到更难一些的,再来找我吧。”

    有趣的是,她拒绝人的方式很温和友善,他们并不会因此觉得她清高,反而觉得她很有原则,对她的崇拜感更加深了一些。

    但每当她觉得情况已经不能再糟的时候,总会有新的麻烦找上门来。

    周日早上房东来催租了。房东是一个有蓝鳍金枪鱼血统的捕猎族女性,胖得像颗大肉球似的,说话自带回音。人还在一楼外面,当当就已经在窗前喊起了救命。

    过了一分钟,梵梨听见她在外面对当当大喊大叫“19浮你都要拖,你到底搬到落亚做什么?当要饭的吗?臭丫头我告诉你啊,你交不起租金可以滚,但你要敢住霸王房,那负了债我可是能把你卖到奴隶市场去的!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了!”

    “放心好了房东太太,我男朋友会帮我交的,这个月保证不拖。”

    “但愿如此吧!”

    这里一个月租金需要19浮……梵梨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她是注定被卖到奴隶市场的命?

    “梵梨!梵梨!”伴随着“砰砰砰”的砸门声,房东太太在外面大喊,“交租金了!”

    随后,钥匙插入锁的声音响起,梵梨一骨碌钻到了床下面。她看见房东粗胖的蓝尾下方长着细尖的鳍,游来游去,在房间里徘徊了三十多秒。霎时,整个房间的水都像凝固了一样,伴随着翻动书本和打开抽屉的声音。

    还好房东不是鲨族,不然一定能听见她“噗通噗通”的心跳声。最后,房东咒骂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当当,叫梵梨交租金了,不然跟你一起卖到奴隶市场去,知道吗!”

    “那麻烦房东太太帮我跟我们的奴隶主问个好呀!”

    “当当你皮痒了?!”

    “还可以,一般痒!”

    ……

    房东太太走了以后,梵梨觉得自己确实得想想钱的问题了。她抱着包溜出去,穿过污水纵横的街区——途中被一个男孩子摸过腰部的钱包,他一脸悲哀地说“姐姐你好穷我不要了”,再把兜里的4德硬币还给她,到了相对不那么破的跳蚤市场。

    她找到一家二手珠宝交易所,进去就对老板比划了苏伊婚钻的大小,问他这么大的钻石可以卖多少钱。

    老板大致了解了一下钻石的具体外形,捏了捏胡须,摇摇头“这个说实话,我就算有钱也不敢买。”

    “为什么?”

    “我们工会没有这么强的背景,去收这样一个赃物。买得起的人都惹不起,说不定还和它的主人有关系。”

    “赃物?如果是一手货呢?”

    老板上下打量梵梨,摆摆手说“这种生意让你主人本人来谈吧。”

    “我就是钻石拥有者。”

    老板露出了“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g”的表情“我说,小妹妹,撒谎可以,咱们先打个草稿行吗?一般个体和家族都不能篆刻深蓝的头像,只有圣海七宗族才有这个资格。你说这是一手货,是想告诉我你的主人有海神族未婚夫吗?不仅是海神族,还是圣灵海神族?不仅是圣灵海神族,还是加斯宗族的?我说,等光海联邦出台了允许海神族和外族联姻的规定再来找我吧,好歹能编得像一些,切。”

    梵梨也懵圈了。她原本以为,苏伊的未婚夫最多是个上级土豪捕猎族,没想到居然是加斯宗族……

    “等等,加斯宗族?”梵梨忽然回过神来,“你怎么知道是加斯宗族?”

    “有赠送者的签名啊。”老板指着篆刻字体下的鬼画符签名,“喏,这不写着‘加斯’么。”

    现在,对于苏释耶为什么恨苏伊恨到掐她脖子,梵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苏释耶和加斯宗族都已经打到追杀扔铀弹了,苏伊如此不痛不痒地逃到风暴海,还去跟加斯宗族的成员订婚,苏释耶的脸都被这叛逆的妹妹打痛了吧。

    只是,即便有独裁官这一层兄妹关系,苏伊也依然只是海洋族,奴隶市场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传闻呢,她还是个叛党……海神后裔能任用她就不错了,怎么还会想到娶进家门呢?

    对于苏伊的很多事情,梵梨感觉快想通了,却又差上那么一些线索。

    “好吧,那你觉得我应该卖给谁呢?”她不气馁地说道。

    “去黑鳄家碰碰运气吧,他们在整个光海的大城市都有人,搞不好有人愿意收,但价格你就别想了。”

    “你觉得能谈到多少呢?”

    “唉,最多三千万吧。”

    三千万德洛普!!!

    不对……如果是三千万德洛普,他应该会说“三十万浮卢门”。后面的单位肯定是浮卢门。

    天啊,三千万浮卢门!!!

    经老板的提示,她得知黑鳄工会是地底城里赫赫有名的组织,并不在落亚市内。但犹豫再三,她觉得还是很有风险——如果钻石只值三千,她也就毫不犹豫地卖了。但它值三千万。可能对这个戒指来说,三千万浮是贱价出售,但相信全光海不管哪个家庭或组织突然少了这么多钱,都不可能毫无波澜。

    她愈发好奇了,苏伊的未婚夫究竟是谁?

    保险起见,她还是决定不卖钻石,而是卖了一颗苏释耶送她的美乐珠。轻轻松松,一百八十浮到手,交了房租。

    然后,她又继续省吃俭用,专心学习,同时考虑着找一份兼职。

    俗话说得好,爱情、贫穷、咳嗽,都是藏不住的。

    梵梨的贫穷没藏住——星海很快发现了,于是经常带她出去吃饭,也不拆穿她,就是换着法子让她做一些成本低的美食作为交换。

    琉香和尤灿的爱情没藏住——大家都发现了,并且拷问他们。

    “还能怎么样?不就是这样呗。”比起尤灿的阳光灿烂,琉香有些扭扭捏捏的,“他还挺乖的,就跟他谈谈看。反正大学也无聊,找个男朋友解闷。”

    “真好,恭喜恭喜。”梵梨笑道。

    “男朋友是用来解闷的?”霏思却听不过去了,有些生气,“你好好对尤灿吧,他是个好男孩。”

    “我知道!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当然会好好对他!”

    开始为了瞒住大家,琉香还有点孤僻,不愿意和他们同行。但后来大家都知道了,他们也就重新合群起来。

    于是,梵梨不仅每天要吃双思的“平淡老夫妻的默契恩爱”牌狗粮,还要吃琉香、尤灿的“激情新恋人的高甜肉麻”牌狗粮。

    而且很明显,后面这一对里,尤灿爱得更多,总是第一时间帮琉香在食堂打饭,琉香疲惫时第一时间帮她捶尾揉肩,琉香不开心时第一时间做鬼脸、讲笑话给她听……总之,当他们跟彼此恋人说话时,如果星海不在,梵梨总是感觉自己很多余。

    星海在的时候,感觉他俩都多余。

    43小剧场

    梵梨“今天我们来为43的男主们排一下an度排行榜,冠军希天!”

    希天“不意外。”

    梵梨“亚军椰子!”

    苏释耶“为什么我排在那家伙之后?”

    梵梨“季军星海!”

    星海“只是第三吗……”

    夜迦“我就娘吗?!”

    梵梨“你不是娘,你只是gay……”

    夜迦“……”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