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28章
    想要寻找回家之路, 就要好好学习。好好学习, 当然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梵梨拿出高考时的吃奶劲儿,把日计划、周计划、月计划、季计划、年计划写满,满满贴在墙上, 用红色羽毛笔强调重要事件,例如学海族语、复习预习功课。

    每天早上5点闹钟响起, 她就跟闪电似的从床上弹起来了。喝药、刷牙、更衣、梳头, 5点5分准时坐在书桌前背单词,练习听力,看课本。5点50分, 下楼吃早饭, 6点5分准时回来读专业书。

    零基础学一门完全不懂的专业可以说是炼狱模式, 但这些问题对苏伊之脑来说, 根本不是问题。她好像天生就是为学术而生的。

    她很快就了解了奥术的一些基本框架,例如奥术分基础和私有两种, 前者是共和国或海域颁布的构造模型相同、效果相同的奥术,后者是强大奥术师总结出的智慧结晶,定制化的奥术, 等等。

    唯一的问题就是, 这颗脑的续航能力真的很差。梵梨学习其它内容都很快, 只要涉及奥术,最多过五分钟就会开始恶心想吐。如果坚持下去, 当天一天她都得卧病不起了。她想, 既然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 那就得保持良好的体质。于是,每天早上学完一个小时,她都会去锻炼身体,游泳、跳海族的健美操(尾巴可以扭成难以想象的角度)。锻炼回来后,视课表而定,在哪里学习。

    奥达日早上,梵梨上了海族史的讲课和研讨课。距离下午的深渊邪能研究课还有四个小时,她和星海、尤灿、琉香、双思夫妻约好了,一起在图书馆学习。

    从远处就能看见落大外形奇特的图书馆两栋教学楼中间,立着十八本和建筑等高的古典硬皮书籍,它们竖立着叠在一起,书脊面对人潮。书脊上写着的书名分别是《光海叛离》《捕杀》《游向天照阐幽的云梯》《红树林》《深渊心理学》《72018年的爱情》《胸脊鲨的末日》……但是过了一分钟,书脊上的名字和图案就全被换成了另外十八本书,跟幻灯片似的。这十八本书的书脊平均有20米高、78米宽,书与书之间的“书挡”细看都是通往图书馆内部的过道,颜色就跟抹了黄金似的。

    到了图书馆内部,又是另一番奇特景象所有书柜都像书籍内页一样,呈现出陈旧的淡茶色。这里没有楼层,七百二十五个大书柜都是在四面八方整齐悬浮着的。学生们找书也不会混淆,因为只要在柜台的奥术池里手写书名,就会有一只小小的水母幻影在他们头顶出现,引领他们找到该书籍所在的书柜。书柜之间有桌椅和纸笔供他们坐下来阅读、誊抄。七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从穹顶上落下来,把整个图书馆照得金碧辉煌。

    和那五个人打过招呼,梵梨坐下来就开始看书了。她和琉香看的是同一本《深渊邪能研究》。但看了不到五分钟,她就发现除了星海,另外四个人都在盯着她看。她抬起眼皮,小声说“……怎么了?”

    琉香指了指梵梨的书“你翻书的速度,是我的两倍。”

    “不是两倍,四五倍了。”蓝思毫不留情地拆穿。

    “梨子,你……都看进去了?”霏思说道。

    尤灿吓得打了个哆嗦。

    梵梨重新回想了一下刚才读的内容,点点头。其实不止是能看进去,她已经可以立刻复述90以上的内容,并在大脑构建精细画面和图表了。

    “真可怕……”霏思不可置信地摇摇头,“还好我们没跟你在一个高中,不然年级第一我和蓝思都没戏了。”

    被蓝思怼了,琉香有点不爽,随意翻了翻手里那本《深渊邪能研究》,换了个话题“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对深渊族这么狠呢?他们的祖先不是我们的近亲吗?”

    梵梨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天真。光海族都能接受去购买同族的奴隶,把他们当畜生一样对待,处死有害的相似生物不是更正常吗?

    “没办法,他们的存在就是光海的威胁。珊瑚白化是深渊族释放的热能造成的。如果不严惩他们,大量深渊族进入光海,你想想看会发生什么事。”

    这些内容梵梨已经在书上看过了。

    深渊族的组成比光海族复杂很多,其中有一部分的祖先就是40亿年前炎之主派出与琉璃军团交战的火海军团——炎魔族。炎魔族与海神族就像火与水,暗与光,邪能和奥术,是截然相反的神之后裔。

    相比较海神族基因里拒绝杂交的高傲,炎魔族的基因更有着吞噬不同类群物种的野心。他们与深海捕猎族没有生殖隔离,所以很多普通的捕猎族身体里都有炎魔族的基因。炎魔族掌握的邪能靠吞噬其它生命与精神发挥功效,他们的存活、体能和力量依仗于邪能的强大与否。所以,在光海,时不时会有深渊族冲上来吞噬光海族,程度轻的受伤断臂,程度重的会被吸食到只剩下一堆白骨。

    因为炎魔族的邪能能量本质源自黑烟囱、大洋中脊的离散边界、会聚边界 ,释放出来的热能最高可达400摄氏度,又比黑烟囱更具扩散性,若带到光海,则可能会使大量珊瑚白化直至死亡,而珊瑚与藻类又是绝大部分海族维生的“氧气”,若失去珊瑚的支撑,海族只有两种结果1 死亡。2 被邪能魔化。

    所以,光海族不仅需要预防炎魔族的突袭,还需要防止他们在光海搞破坏,摧毁他们赖以生存的珊瑚礁。

    这些概念和书里的邪能公式都在脑海中融合成了画面。

    看了两个小时书后,琉香和尤灿再度开始讨论这个章节,他们每说一个论点,梵梨脑中就会自动为他们纠正错。错。对。狭隘了。又错。对。跑偏了。错……

    但是,她没有发表一个字的观点。当他们再次向她提问时,她也只是说,这个你们应该解答得了。

    随后,她意识到星海在看自己,于是也小心地回看了他一眼。

    “梵梨,你真的很聪明。”星海撑着下颚,笑道,“好好珍惜这份天赋,以后会有更多人需要你。”

    这句话的意思梵梨懂了,也让她有些难过。

    之前,她一直认定自己是可以离开这里的。所以看到星海,她总是会恋恋不舍。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必须留下来,那也就要重新面临一件事从现在到无期限的未来,她很可能会一直都是“梵梨”了,甚至,她也可以像苏伊一样,走上把智慧贡献给光海的学术之路。

    当她还是范梨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嫌弃男生的追求,觉得自己拥有的太多,多到可以少一点。但梵梨和范梨不一样。这个女孩唯一价值就只有一个——“双s学神”。失去了这个身份,她一无所有。

    她不傻,知道星海对她有好感。但星海喜欢的是她的什么呢?自然不可能是她的海洋族身份、饭都快吃不起的贫困。

    一个靠自身努力考取双s的贫穷女孩是有魅力的。但如果星海知道,她的智慧其实都不属于自己,她其实完完全全是另一个人,他还会对她这么好吗?

    想到这里,梵梨就觉得异常低落。

    “星海,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她用这两天自学的隔音术把自己和星海圈了起来,“你老实回答我,不用担心我的感受。”

    “嗯。”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星海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这是什么傻问题。”

    “我的意思是……从一开始你就对我很好,总是很照顾我,你也说过,我和别人不一样,那不一样在哪里呢?”

    “因为你很聪明,又很谦虚。成绩好的女孩子有很多,但像你这样低调的很少。就算是海洋族的女生,只要成绩很好,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盛气凌人。我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我更喜欢你这样的处事方式。”

    那是因为她没有不谦虚的资本啊。以前她有资本的时候,才不是什么谦虚的人。

    “是、是吗……还是因为我是双s的学生对吗?”

    “嗯,这确实是大部分人对你的第一印象。也是一开始我对你有好感的原因。”

    听到这里,梵梨感觉一颗心空空的,更加失去了斗志。

    如果她还是范梨,大概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因为,范梨那么漂亮,家境又那么好,根本不会想“男生到底为什么喜欢我”这种傻问题。

    她不想被梵梨同化,更不想苏伊同化。她只想做她自己。

    可现在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

    “但是,”星海撑着下巴,认真说道,“认识你以后,我也没有太仔细去留意你的成绩了。说实话,你如果不说,我根本不会猜到你考过ss。”

    “啊?”

    “我不知道,你或许是大智若愚吧?你经常让我觉得,你好像什么都不会。”

    梵梨瀑布汗。又来了,她骗过了所有人,唯独没骗过星海。她咳了一声“我如果真的什么都不会,你还会搭理我吗?”

    “当然,你如果什么都不会,不是更需要我的照顾了吗?”星海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你现在说话好像我喜欢过的一个女生,总是假设一大堆问题,什么世界末日来了我会怎么办,如果她毁容了我会怎么办,如果她残废了我会怎么办……”

    “咦,你有喜欢过女生?”梵梨眨了眨眼,“捕猎族不是只繁衍不恋爱的吗?”

    “都说过了,我和其他捕猎族不一样。而且我也不是纯种的。”

    “所以,你喜欢的女生是海洋族?”

    “这个不记得了。”星海蹙眉想了一会儿,“还记得吗,我有负面记忆吞噬症。”

    “哦……”

    “怎么了?”星海微微勾下头,观察着她的表情,“你不太开心?”

    “没有啊。”梵梨揉了揉太阳穴,“我只是有点疲倦了,想休息一下。我看完书了,走啦,我们回头聊吧。”

    梵梨回到家里,倒头就睡。醒来以后,并没有觉得心情有多好,只把鱼尾盘成半圈,缩在床头和墙壁的夹角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尾鳍。

    原来,之前那种跟打了激素一样亢奋的学习状态,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直至现在,她才明白,对于永远变成梵梨,她不是不害怕的,而是害怕到了极点。

    现在她是谁?她还有什么价值?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范梨这个人的存在,有区别吗?如果她现在死掉,会有人为她流泪吗?

    忽然,玻璃窗上传来“咚”的一声。

    她停止拍动尾鳍,看向窗口的方向。五秒后,又重新放松警惕,有气无力地靠在原处。但很快,又是“咚”的一声。她再次看向窗口。没过多久,她看见了,有一枚小贝壳砸了窗子上,随即被海水冲走。

    她小心翼翼地接近窗边,往窗外看去。

    远处,波浪与岩石在争吵,海藻与海龟在旋舞,蓝鲸孤独的歌声从十五英里外的海域传来。亿万灯火点满了落亚,使它变成了涂抹在深蓝幕布上的荧光之都。海螺楼、鲸骨门矗立在市中心,就像静止的卫星。红月宗神宫真跟城堡似的,成为了繁星包围的明月,将光芒普照在夜之海底。

    繁华的荧光从远处延伸到近处,在贫民窟近郊逐渐减少,淹没在黑暗中。楼下只有稀疏的两盏路灯亮着,路灯下立着一个灰白色短发的少年。

    她看到他的时候,他刚好同时抬起头,和她四目相对。

    “星海……!”梵梨推开窗扇,看看四周,“你怎么来了?”

    “我一直在想你的事,睡不着,你又没通讯仪,只能过来找你了。”

    “你家离这里要一个小时舰程吧?有事明天说不好吗,跑这么远,不累吗……”

    星海摇摇头,笑了“你也睡不着?”

    “嗯,有点失眠。”

    “我上来可以吗?”

    梵梨怔了怔,懵懂地点头。她本想下楼去帮他开门,结果星海直接游了上来,双手扶在窗台上,但还是位于比她矮一截的位置,就像趴在游泳池边缘看平地上的人。他已经用了很小心的方式,但这张漂亮的、放大的脸出现在她面前,还是把她吓了一跳。她本能想后退,又觉得有点做贼心虚,于是反而往前靠了一些“怎么了……”

    “你的心跳得好快。”他清澈的水蓝眼眸离她这么近,荡漾着水光。

    “不要随便偷听别人的心跳!”梵梨炸毛了,“你大半夜突然袭击,能不吓到我吗?”

    而那些流转在他们上方的星夜光辉,同时也倒映在了她的眼睛里——深蓝色的,明亮的,有些羞涩的,还有一览无余的朝气。

    星海凝视着她的眼睛,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连声音都变得有些沉醉“睡不着的话,我们出去逛逛?”

    “我不想去。”梵梨果断把头拧过去。

    他一秒就发现了她压抑的怒气,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变得更温柔了“为什么不想?”

    “懒得动。你打扰我睡觉了,要去自己去。没事我关窗了。”

    “等等。”他按住了窗扇,“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我不知道。肯定是我做错了什么,你才会这样生气的。”

    “我不是生你的气,是自己有烦心事。”

    “不。你的情绪就是因为我。”

    “不是因为你。”梵梨知道自己是在嘴硬,气人气己,但她一点也不愿去想自己为什么生气。总之,气死自己就对了。

    “那你跟我出来逛十五分钟,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好嘛。”

    梵梨把窗子完全推开,游了出去,星海指了指上面,朝她伸出手。但她躲开了他,径自朝他所指的方向游去。之后,他每追上来一些,她就赌气般往前冲一截,然后游错方向;他再追上来,她又赌气,然后又游错方向……

    两个人一前一后别别扭扭地游着,总算看见了离海面很近的珊瑚礁。珊瑚礁上方,月光洒落的海水里,鲹鱼群正在袭击大群沙丁鱼。沙丁鱼卷成一团银色的暴风,旋转上升,四下逃散,银色的鳞片随之一片片飘落,炫目壮观得令人着魔。

    然后,他们冲出海面,梵梨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银河在上,星海在下,海里有放眼只有深蓝,耳里只有涛声。而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即便不是用同一具身体,不是在同一个时空,她也找回了一点点曾经的自我。

    “好美。”梵梨扶在礁石上,惊叹着,大口大口呼吸着,“海上的星星好亮啊。”

    星海只是跟在她旁边,静静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她说着星星明亮,一定是因为没看见此时她自己的眼睛。

    她的眼中有春之花,夏之露,秋之叶,冬之雪,胜过他见过的一切光海美景。

    兀自开心了一会儿,梵梨忽然像想起什么一样,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进入空气里,便把头发拨到脑后,整张脸的轮廓因而更加凌厉俊秀。看他这么好看,她那股气儿又来了,又闷闷地扭过头去,看哪里都不看他。

    “是我错了。”星海绕到她面前,轻声说道,“我……我不该在你面前提喜欢的女生。”

    梵梨被狠狠戳中了痛处。

    她自己都不愿意发觉的小心思,就这样被他拆穿,不但没得到安慰,反而更憋屈了“你在说什么喜欢的女生哦,我不记得了。”

    “我不该提她,更不该说你像她。”

    “哦,你也知道不该随便拿女朋友和朋友对比呀?”梵梨一下跳在礁石上,把尾鳍浸泡在水里,双臂抱在胸前,“朋友心情不好,你非但不安慰,还把她说得那么无理取闹,过分。”

    “是我错了。对不起。”

    “等等,你有把我当朋友吗?”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这个答案答非所问,让梵梨心跳又快了几分,但也不敢再多问。

    “那就行,我接受你的道歉。”她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分分钟就笑了起来,又抬头欣赏星空,“而且,你带我来这里,算是将功赎罪啦。真的好美,我好开心。”

    “那白天是因为什么不开心呢?”

    梵梨笑意褪去了一些,变得有些苦涩“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没有人需要我。”

    “怎么可能,我就需要你。”

    “可是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梵梨吞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提着这口气说道,“我……我发现上了大学以后,可能我不会再是从前那个考双s的我了,到那时候,你也不会需要我的。”

    “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星海皱了皱眉,“我跟你当朋友,跟你的成绩一点关系都没有。”

    梵梨迷惑地低头看着海里的他“诶?没关系吗?”

    “当然没有!我是需要你给我补课吗?那我为什么不直接去问教授,或者自学呢。我的入学成绩好歹也是s。”

    “咦咦咦?你这么厉害!”看见他有些赌气的样子,梵梨歪了歪头,“那你需要我做什么……我也没钱,也不算漂亮,社会地位也很惨淡,唉,不说了,越说越沮丧……”

    “我需要你的陪伴。”

    “啊……?”

    “跟你在一起很开心,很放松,会让我忘记自己是混种,甚至经常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是,是这样吗?”梵梨看着他,忽然像一个受了很久委屈的孩子,鼻子酸酸的,“我也是这样想。”

    星海,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我唯一觉得自己有用的时候……

    因为这个世界那么大,却没有一处我的容身之处。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知道,当我既不是范梨,也不是高岭之花的苏伊院士时,还有人会认可我的意义。

    但这些话她没办法说出口。

    “是么。”星海靠近礁石一些,因此也离她近了一些,“那不正好,我们的未来还长着呢,一起为理想努力。”

    “嗯!”梵梨用力点头。

    两个人又欣赏了一会儿夜景,准备回去休息了。梵梨从礁石上跳入海中,没想到正好被夹在了星海和礁石之间,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一拳之遥。

    她吓得后背贴在了礁石上,结果用力过猛,背撞得发疼,“嘶”地抽了一口气。星海扶住了她的肩,低声说“小心。”

    更糟的是,她一时糊涂,还抬起了头。

    星海的水蓝眼眸中,满满都是夜海之浪,星河之光,还有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强烈的克制。

    “梨梨,别担心。”星海温柔地看着她,“你不是一个人,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听见他改口,还有这番话,即便是在冷风吹过的冬季海面,梵梨也觉得心里很暖。她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笑着,慢慢点头。

    星海也微微一笑“我们会一起完成奥术晋级考试,一起去圣耶迦那,一起毕业,一起找工作……说不定,以后还会在一家公司工作。”

    “你想在哪里工作呢?”

    “圣耶迦那、落亚,或者回星辰海,都可以。看你。”

    “看我?”

    “我会待在你待的城市。”想了想,他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毕竟我们梨梨是奥术大佬,跟着你混,找工作不愁。”

    现在他已经在“海族舰艇”兼职了,毕业以后完全不愁前景。这么说,明显是为了减轻她的压力。但梵梨并没有揭穿他。

    “好!”她拍了拍手,溅落了一些水花,气势汹汹地说道,“我罩你!现在,为了去圣耶迦那而战斗!”

    “好。”星海用食指关节替她擦去脸上的水珠。他的手指发凉,却让梵梨脸颊发热起来。

    现在,整晚的消沉已经烟消云散。

    别说是为了自己。现在,就算是为了星海,她也要努力读书。

    她不当苏伊第二,她要当梵梨第一。

    而多年以后,每当梵梨回想起这片红月海之夜的星海,还有与这片星海同名的少年,都会想起一句话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43小剧场

    梵梨“有读者好奇,海族大部分都是人鱼,是不是不穿裤子的?有屁股吗?如果有,是不是两瓣?还有上岸以后,是不是衣服会自动换?”

    当当“提出这种问题,真是太不唯美了!!”

    梵梨“我们的衣料是裹住关键部位的,都是江瑶足丝做的,上衣各种材料都是仙女款飘下来,看上去像穿了裙子,其实不会走光。屁股有,圆的一整块,没有臀瓣。上岸后衣服可以自动换,但要通过奥术,目前我没这功能。”

    当当“太详细了吧……”

    梵梨“那必须的,不信你看角落里那个作者拿着厚厚设定稿的淡定臭屁脸。”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