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31章
    和霏思吵过之后,琉香心中的怨气久久无法消散。

    在丽娜主动找她搭话后, 这种怨气上升到了极点。

    在校园里, 她看见一群人簇拥着“黑珊瑚女神帮”靠近, 低下头想默默与她们擦身而过, 但丽娜的小跟班却堵住了她。

    “哟,没想到以前看低了你。”丽娜连头都没回,只是看着前方, 傲慢地笑, “琉美, 是你妈妈的名字吧?”

    “你、你想做什么?”

    “你紧张成那样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只是看到新闻了, 深潜队副队长琉美。看来你也没我想得那么差。可惜你现在已经变成学神的小跟班了, 不然, 我不介意让你跟我们一起玩的——总之, 恭喜你母亲了, 为光海做出了很大贡献。”说完,丽娜就带着她的跟班远去了。

    琉香对丽娜研究了多年,知道丽娜会这么说话, 其实已经是很大程度的示好了。

    十二月底的红月节即将到来,同时也意味着为时五日的假期即将到来。这段时间学校里都荡漾着一股即将放假的欢快气氛。同时,联邦深潜队成功潜入“陨星海沟”底、完成8274米精确测定的新闻,也成为了各种平台的新闻头条。光海族可以根据探测地区地壳的垂直运动、速率变化、洋底版块摩擦作用力来预测地震海啸和洋流方向, 在天气预报、减灾防灾甚至魔药研究中, 都有很重要的意义。

    深潜队的工作一直都受人尊敬, 而且高薪。她母亲年薪117万浮。她父亲是小丑鱼药剂公司的普通上班族、老好人, 曾经出轨,痛哭流涕三个月,哀求了整整两年,得到了母亲的原谅。但从那以后,父亲在家吃饭连什么时候动筷子,都要看母亲的脸色,几十年来一直如此。

    由于母亲工作的原因,琉香小时在圣耶迦那生活过很长时间,直到高中才回到落亚。而且,他们一家子都是携带丽鱼科基因的神仙族——尾鳍美丽的海洋族佼佼者。所以,即便表面谦虚,琉香骨子里也一直有一股寻常海洋族没有的傲气。她瞧不起霏思,不光是因为霏思思想很村,还因为霏思确实是个很村的女孩,却还在她面前显摆对女性的认知,实在令她作呕。

    现在她母亲的工作获得了重大成果,第一个恭喜她的人,居然不是她的朋友,而是丽娜。她的心情很复杂,更加觉得霏思是个目光短浅的村姑。

    正巧这时,尤灿买好了新鲜的海篷子,摇摆着他橙色的鲜亮尾巴过来,拿来与琉香分享,结果被她迎面就是一顿骂“你知道吗,你的朋友真的很恶心!”

    “啊,我的朋友?”

    “对!你的朋友!霏思,她真的太恶心了,各种荡妇羞辱我!”

    “什么,霏思居然敢凶我的大宝贝!”尤灿也怒了,“她说了什么?我去帮你讨回公道!”

    然后,琉香大致跟他说了一下与霏思争执的内容。听完,尤灿挠挠头“我还以为是多大事,原来你是说这个……没办法啊,霏思和蓝思是鲑族的,他们文化就是特别保守,不要理他们就好。”

    “我当然知道鲑族的文化!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琉香翻了个白眼,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样子像极了丽娜, “我不开心的是,她有她的文化,那就按她老套落伍的文化过就好,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还骂逆戟族!她难道不知道,逆戟族比她厉害多了吗?她如果有逆戟族的身体,指不定比悍公主浪一万倍呢!”

    “琉香……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你一直很讨厌‘黑珊瑚女神帮’的啊……”

    “我现在变了,不行吗?我讨厌你那个恶心的朋友多过逆戟族了,不行吗?!”

    她现在盛怒之下,尤灿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垂下头,静静等她恢复平静。可是,琉香依然在没完没了地发脾气。而他越是沉默,琉香的脾气就越大,可对于这种女生的话题,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接,只能把手里的海篷子送上去说,乖巧地说“琉香,不要生气了,来吃点东西……”

    他话还没说完,海篷子就被琉香打飞出去,在水里冲散。本来琉香只是在气头上,这样一闹,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但她又没办法给自己找台阶下,只是僵成了木鱼。

    “我一直觉得女孩子的情史不重要,”尤灿的语气冷了下来,“但如果因为朋友劝你保守点,你就大发雷霆,那你也挺不可理喻的。霏思或许强势,但她没想害你。你不敢跟她吵,就欺负我,太过分了吧?”

    “什么……”琉香呆住了。

    “我看你是单纯欺软怕硬吧。”尤灿气鼓鼓地离开了。

    虽然发了很大的脾气,但他转身的刹那,委屈地抖了抖嘴唇,眼泪哗啦啦地流入了海里。

    红月节休假的前两天,房东太太在楼下向看房的租客讨价还价,嗓门就跟她的肺活量一样大,喊得楼上的梵梨捂住了耳鳍。她认真研究着桌上的黑市地图,连当当敲门进来都不知道。所以,当当拍她肩膀的瞬间,她“哇”的一声叫出来,从椅子上弹起来。

    “你在看什么呀?这么认真。”当当低下头去看。

    梵梨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左右摇摆尾巴“没什么,就一张红月海的地图。”

    “哈哈,难道你也想在假期出去旅游?但是,这个假期大家都喜欢出去玩,红月海域景点区都会很挤的。”当当立刻丢那张地图没兴趣了,背着双手,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这没关系,你知道我给你准备了什么惊喜吗?”

    “什么惊喜?”

    当当把大辫子甩到背后,掏出两张写满行程的纸“锵锵锵!复活海三日游!双人套餐!我已经买好了!我请你去玩!”

    这时,楼下的房东太太大叫道“当当你说话小声点,客人被你吵得听不到我说话!”

    当当回喊道“对不起啊,打扰了这么安静优雅的房东太太您!!”

    “这、这样吗?双人套餐,你可以跟你男朋友一起去啊。”梵梨一时没回过神来。这五天她已经做好了去黑市的安排。

    “搞什么嘛,你看上去一点都不惊喜。他也会去啦,但他前两天要陪他女儿,第三天才会跟我们在复活海会和,然后接我们回落亚。前两天是只属于我们姐妹俩的!这计划不错吧?”

    “你男朋友好大方,还会给我买旅游套餐,可是,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快住嘴,这才不是他买的。是我!”当当激动地拍了拍胸口,“我买的!所以这是个贫穷套餐,你最好不要嫌弃我,不然接下来半个月都让你吃活蟹!”

    “不是,当当,我这几天有别的安排。”

    “你要和星海约会?!”

    “不不不,是别的……”

    “那你就不能拒绝我!我已经付钱了,因为是最便宜的,不能退款!所以,后天早上见!”说罢,当当把那张旅游行程表拍在梵梨桌子上,转身摔门出去了。过了三秒,她又推开门,从门缝里对梵梨坏笑道“你也可以叫星海一起来,我们四人约哦。”

    星海确实约过她,叫她一起去红月海周边的城市野餐,跟他“海族舰艇”的同事一起。但很显然,星海比当当好拒绝多了。她说有别的事以后,他索性把同事的鸽子都放了,当了那个假期也加班讨好老板的叛徒。

    第二天下课后,学校里一片放假的狂欢,梵梨耐着性子让星海送自己回家后,便拿着地图,乘舰艇找到了西罗镇。

    与设想有别的是,西罗镇并不是一个阴暗嘈杂的地方,反而拥有世外桃源般的田园风光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大海螺制的,螺壳里橙外棕,每一个自成一座农家小屋,门种植着农作物,围满了“巨藻林”或“海草田野”,各式各样的人工养殖的海洋生物徘徊其中。整个小镇商业化的程度很低,交易的商品几乎都是农产品,除了市中心还有点小城镇的样子,其它地方完全就是乡下的风格。

    相比这里,梵梨觉得自己住的贫民窟更有黑市风采。

    然后,她按照坊间传闻所说,找到一个正在看守海藻农场的农民,给了他15德。他接过硬币,麻利地丢入兜里,扔了一件黑斗篷给她,对她勾勾手指,头也不回地游到了巨藻林中。她赶紧披上斗篷跟过去,见他指了一下海藻根部冒着橙光的地方,又转身回到了之前坐着的位置。

    梵梨拨开海藻,游到了橙光之处,正好奇怎么进去,忽然地上裂开一个大口,露出一口深海鱼才有的尖牙,用一股强力把她“吸”进了口中。

    伴随着一声惨叫,她正面落在了干燥的沙地中,帽子盖在头上挡住视线,尾巴很快变成了双腿。

    各式各样的人声在四周喧哗,夹着妖艳的女子高亢的调笑声;熟食、辣椒、面食、香料的味道铺面而来,刺激着敏感的味觉。梵梨推了推挡住视线的黑布帽檐,抬起头,看见了一个与海螺小镇截然不同的繁华地底城城市有近百米高,地面是赤红色沙漠,“天花板”却是混合了钟乳石林与热带雨林的复合形态,奇形怪状的藤本植物倒挂在“天花板”上,不往上长,而是往下长。墨绿的芭蕉科叶片不时飘落,落在红沙里,被人捡起来当扇子用。

    地底城人口密度比上面大得多,哪怕地方其实很宽敞,也感觉十分拥挤。所有海族都是陆生状,因而看不出种族。商人披着暗金色的斗篷,旅人披着黑色斗篷。从高出看去,像一个挤满黑蚁、金蚁的地下巢穴。

    梵梨慢慢爬起来,盖好帽檐,进入人海,同时看见很多奇怪的画面有人买了酒水,不是倒在杯子里,而是拿出一本厚厚的书,翻到其中有山泉插画的一页——把买的酒水倒入山泉里,下次可以打开书来喝;装着发条的海族木偶面部会变幻,丧偶的男人把亡妻的照片和硬币塞入它的口中,它就变成了照片里的样子,然后他把它抱在怀里,七八个幽灵般的幻影发出呜呜声,环绕着他们;有的黑市老板高价贩卖深渊族,就像奴隶市场卖奴隶一样,把深渊族锁在了笼子里,但深渊族就不像奴隶那样温顺了,都凶猛得像野兽,经常有挣断锁链被就地杀死的;名为“傀儡房”的小店门口,一名衣衫褴褛的男性走出来,为自己点了一支烟,烟雾却是从被食腐动物啃坏的头骨孔里冒出来;妓院不是隐蔽的,而是像百货大楼一楼一样,把搔首弄姿的妓女当商品摆在橱窗里对外展示——其中银鱼族的妓女总是招待完了一名顾客,很快又被下一名顾客点走,鳞色深暗的种族哪怕藏了尾巴,也无人问津,只能不断撅嘴翘臀,对路人释放出各种诱惑的信号……

    经过妓院门口时,梵梨听见门口等银鱼族女子的男人讨论

    “裂空海那么传统的海域里,卖淫都全海域合法化了,为什么落亚这么大的都市为什么还在禁止?这样我们就不用一直排队等银鱼族了。”

    “你以为妓女变多,顾客数就不会变么?到那时候,连不屑来地底城的海神族都要跟你抢着,价格炒得飞起来。在这里嫖不起,出去你还是嫖不起,洗洗睡吧。”

    “也是啊,布可夜迦就挺支持卖淫合法的。但上面一直没通过。”

    “他只是自己想嫖而已。”

    在这里,每个人说话都很粗俗直接,但好处是想打听什么消息,立刻就能有答案。梵梨从一个老板那得知,很多商贩都卖种族晋升的魔药,但告诉你百分百能转成的一般都是骗子,成功率极低,运气好的只是大病一场,运气差的可能直接死掉,尸首还会被卖给地下魔药实验组织。公认最有信誉的组织是黑鳄工会,他们老大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做很多非法买卖,会如实交代种族转化的死亡率,在地底城的正西边。

    在去黑鳄工会的路上,沿途有一片坟场。那里人来人往,总有人从西方抬着森白的尸骨过来,就地吟诵祭文、下葬。

    这些抬尸者刚好和她往一个方向走去,直达她的目的地一座巨大的建筑盖在阿拉伯式的皇宫阶梯上。垂下来的藤本植物覆住建筑大半,阶梯上有奴隶在清扫植物叶片,和人群带来的红沙。粗粝的石制拱门右侧,有一个巨大的黑鳄鱼标志,下面写着“黑鳄工会”。

    抬尸者回到这个建筑里去,不时又有新抬尸者送白骨出来。同时,也有一些捕猎族兴奋地从建筑里跑出来,冲下台阶,拿着镜子观摩自己的尖牙、尖耳和竖瞳,就像才中了一千万的彩票。

    还有一名捕猎族跑到了梵梨面前,对她激动地大喊“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老板,我爱你!哈哈哈哈!!”

    “你……你这是成功晋升成捕猎族了吗?” 梵梨惊讶地说道。

    “是的!我变成了旗族,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没有抽中鲨族和逆戟族有些可惜……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小姐姐,加油,不要害怕,食物链顶端的世界在等着你!”

    那个人手舞足蹈地说完跑了,旁边的小吃商贩却皱眉说“别听他瞎说。黑鳄的‘冥河之心’确实是最好的种族晋升魔药,但即便成为了捕猎族,也依然是后天的,有很大概率出现基因突变,也很可能有后天疾病。更别说失败案例了。喏,你看。死在这种地方,连个水晶棺材都没有,何苦呢。”他抬了抬下巴,所对的地方,有抬尸者正在捡起掉在地上的腿骨。

    “为什么会没棺材呢?”梵梨只觉得很奇怪,这些人为什么都被埋葬在了地底城里。

    “只剩一堆陆生状态的白骨,明显就是晋升种族失败而死的。全光海都禁止生产种族转换魔药,在上面入殓时,如果以这样的形态下葬,追究起来就麻烦了。所以他们和你签订的死亡协议上,会要求你失败后葬身于地底城坟场。”

    梵梨听得寒毛直竖“可是,地底城这么大,黑鳄工会又那么明显,政府发现不了吗……”

    “哈哈,政府当然什么都知道。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别以为成功了、没基因突变,就能摆脱海洋族的过去,重新开始成功的人生。你记得你喝的都是什么人卖的药——就算成功了,也一辈子活在他们的爪牙下,要为他们做事。”

    真是个可怕的地方。

    梵梨大着胆子走进去,发现里面的人比外面还多。黑鳄工会一点都不像黑帮,服务质量堪比苹果旗舰店——服务人员数量快跟客人差不多了。

    领班经理刚让人带客人去签合约,就发现了梵梨的所在。他一脸喜色地走过来,对梵梨微微一笑“这位小姐,要不要来变成捕猎族?你好年轻啊,这年纪服用我们的‘冥河之心’,成功率是很高的。”

    他的笑容如此亲切,就好像是在卖保养品一样。梵梨想到门外的场景,吓得直摇头“我……我不敢。只是随便来看看。”

    “哈哈,你连灵魂交换这么危险的魔药都敢喝,还怕什么种族晋升呢。”

    “我可没喝过你说的这种药,你不要诬赖人。”

    “第一次来地底城吧?你放心,在这里,喝任何禁药都不需要感到害怕。对我,你请尽管放心。我是天照魔药经济学院毕业的,不比你们落亚大学奥术学院弱多少。”发现梵梨迟迟不接话,领班经理笑了,“是不是觉得很好奇,我怎么知道你是落亚大学的。”

    “可能吧。”

    “我还知道,像你们这些做了灵魂交换的小奴隶,不会那么轻易得到满足。你都摆脱了奴隶的过去,成为了普通公民,接下来是该朝着更高的世界进阶了。看看你们学校的丽娜,她连自己爸爸是谁都没提过,但丝毫不妨碍她佩戴上衔尾鳗鱼的徽章。这都要多亏了她妈妈。做人就是要豁得出去,付出比别人多那么一点点,才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

    原来,这个经理把她当成了鸠占鹊巢的奴隶。梵梨回避了这个话题“丽娜怎么了?”

    “这是价值连城的秘密。”

    “好吧。为什么晋升失败率这么高,还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成为捕猎族?捕猎族这么吸引人吗?”

    “首先,我要纠正你一点失败率没有你想得那么高。只是白骨很吓人,看见一架骷髅,你就会忘记成功的一百个案例。但我们从来不会私藏尸骨,都是光明正大让人抬出去的。我们对客人坦诚,降低他们的预期,成功时,他们会更开心。对于你第二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谁都想成为捕猎族。翻好几倍的寿命、海洋族无法想象的生存能力和体质、备受尊崇的社会地位……比起这些诱人的因素,死亡的风险算什么呢。可惜现在没有一种药物能够让人成为海神族,也没有一种药物能够阻止海神族和其它种族的生殖隔离,不然,我们的店面起码要拓展三倍以上的面积。”

    梵梨环顾四下,迷惑不解地说道“为什么年轻人这么多?不能等快死的时候来服用魔药吗?”

    “小姐,您的想法是很好的,我们也希望把‘冥河之心’当成拯救濒死老人的礼物。但遗憾的是,成功率跟体质有关,越年轻的身体,成功率越高。所有顾客在服用‘冥河之心’之前,都需要做一次全面体检,也会得到他们大致的成功率。老人看见那么高的死亡率,没被当场吓死都不错了,更别说去冒险服药。”

    “听说即便晋升成功,也会被组织控制,是真的吗?”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梵梨只是随口问问,并不是很好奇。因为,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也不会害怕被控制、被利用。

    “小姐年纪轻轻,想得挺周全。我来为您解答一下我们在把您变成捕猎族的业务里,还可以包括了制造新的身份。您可以选择不要这个身份,也可以选择不被黑市束缚,自己开始新的人生。”

    “那些为黑鳄做事的服药者都是自愿的?”

    “没错。”

    “为什么……”

    “想变成捕猎族的人都有抱负,不然他们不会走这条路,而是安心当海洋族。打个比方说,奴隶市场出身的海洋族受尽歧视、恨透了自己的身份,为了爬得更高,选择了晋升捕猎族。但原生捕猎族是有圈的,他们凭什么接受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神秘同类呢?所以,这位新晋捕猎族为了巩固新的地位和资源,依然会与黑市进行‘贸易’往来。有黑鳄这么大的组织让他们依靠,他们求之不得,又怎么可能拒绝与我们合作呢?”

    地下世界运行的定律冷冰冰的,让梵梨禁不住裹紧了衣服“外面的人说,黑鳄工会的老大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这个人是谁呢?”

    “他应该说的是我们的头儿阿达先生,地底城首富,他合作的‘白道’是红月海的商业巨头之一,这些都是我可以告诉你的信息。”经理顿了顿,“真正的幕后主宰者,即便是在地底城也不太好提的。反正,这个人与‘冥河之心’研发者密切相关。研发者是谁,你应该是知道的。”

    梵梨当然不知道是谁,但也不好意思再多问了“懂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我可以先检测一下成功率,再决定是否服药么?”

    “当然。请随我来。”

    梵梨被带到了一个像体检中心一样的地方,排队验血、验尿、做内脏检测,还拍了个类似x光的片。拍x光片的时候,她还是需要浸泡在水里,变回海生形态,所以成片也是海生状的黑色的胶质片骨骼透视图上,她的上半身和人类女性一样,但从胸部往下开始,就只有一条脊椎骨和完整的尾骨了。尾骨中间还有一块是分开的,细看似乎有软骨组织。

    她偷瞄了一眼旁边拍完片的另一个海洋族,他的片和她不一样,从脊椎完到鱼尾上都是一条完整的排满刺的骨头。

    一个小时后,经理看着魔药师递来检测结果,嗫嚅道“梵梨小姐……有些奇怪,我们查不出你的目和科,只知道你是硬骨鱼纲海洋族。而且,我们查不出跟你交换灵魂的对象的信息……不对啊,你明显服用过灵魂禁药。”

    “灵魂交换的信息也能查到?!”

    “以前查不到,警察想调查,只能严刑逼供。现在不一样了,奥术仪一扫,服用过什么禁药一目了然。苏伊院士的贡献很惊人吧。”经理狐疑地看着她,“所以……难道你服用的是什么高级魔药?不可能,你的消费水平……”

    何止是高级魔药,就是你这惊人的苏伊院士搞出的超人魔药啊!

    梵梨整个人都不好了。也就是说,如果警察也给她来这么一次检测,真的能查到她喝过魔药。

    她在心中不断暗示自己要冷静,这不已经在寻找解决方法吗,慢慢来,慢慢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就别说灵魂魔药了,你们连目和科都查不出,医疗设备有问题吧。”

    “那些曾经为了梦想在落亚各种医院就职的一流医生们,最后都选择了我们的四万浮年薪,放弃了他们的梦想。或许梦想会让人医术更好,谁知道呢。”

    梵梨抽了抽嘴角“那怎么会查不出?”

    “这我就不清楚了,你可以到落亚医院做一次体检看看。但目和科不是很重要,毕竟我们不是体检中心。”他把报告推到了梵梨面前,“你知道这个信息就够了对于你的体质而言,第一次服用成功率92,第二次83,第三次69。恭喜,你体质很好,总体成功概率超过了一半。”

    “一……一半?还叫体质好吗?”

    “当然,你如果再晚几年来,可能就低于一半了。”

    “为什么会有三次呢?”

    “晋升种族是一件很艰难且漫长的过程,要一次性给你变了,可能光疼痛就已经把你折磨死了。”说到这里,经理拿出三瓶大小不一的魔药,举起把最大的、蓝色液体的药瓶,“每次喝完都有不同的效果。第一次服药痛苦程度是最浅的,不适的周期较长,你会先拥有捕猎族的部分五感,但是外形不会改变。”

    然后,他举起中号大小的、装着红色液体的药瓶“第二次服药是在第一次服药两个月以后,痛苦程度、不适周期都居中。这次服药成功后,你的中枢神经会发生45左右的转化,随后拥有捕猎族的体能、速度和力量。”

    最后,他举起仅有指甲盖的、装着浓黑液体的药瓶“第三次服药是在第二次服药一个月以后,痛苦程度最强,时间最短,失败率最高。一旦成功,从外形到神经、骨骼、寿命长度、奥术上限,以及整个生命系统,都会变成100的捕猎族。如何,我们的设计还是挺考虑顾客的心情吧。会先抑制住捕猎族的特征,以免顾客在生活里受到非议。”

    “那每一次失败,都会死掉吗?”

    “不管哪一次失败,‘冥河之心’都会有反噬肉体的有机成分,只留下骨骼里钙和磷。”

    梵梨打了个寒噤“既然第一次成功率这么高,怎么会没人第一步就收手呢?”

    “只转变到一半,不出半年就会患上各种基因紊乱的重症,那可能比直接死掉还要难受吧。再说了,没有捕猎族的寿命和力量,光有捕猎族的五感,有什么意义呢?这也不符合自然界演化的规律。拥有最长牙齿的生物,不可能是食草的,不是吗?”

    梵梨终于知道了,这个经理本质上就是个销售。她想了一会儿,说“抱歉,我还有些迷茫,再回去考虑一下吧。”

    “没问题,您慎重考虑,不要草率做决定。”

    梵梨回去纠结了很久,觉得晋升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死在2271年前的海洋里,怎么听怎么惨。

    算了,还是先和当当去旅行吧。

    43小剧场

    梵梨“江湖传言,43是买股文。虽然官方认证不是买股文,但对买股现象,你们怎么看?”

    希天“买股的话星海稳赚不赔了,抵制买股!”

    夜迦“各位小美人鱼,快来买老师的股(媚眼)。”

    苏释耶“让我多出场几次,我还希望是买股。但后妈热爱冷藏我。”

    闪闪“冷藏椰子好吃……”

    苏释耶“……”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