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32章
    红月节假期开始后,梵梨和当当一起进入了拟态洋流, 跟海浪被冲到了一个又一个站点, 看遍海洋中的美景, 还认识了很多有趣的旅人。虽然抵达给亚麦提时已经是晚上了, 但一点也没觉得浪费时间。

    作为经济水平最为落后的海域,给亚麦提没有辜负梵梨的预期,连交通舰都是最老式的电缆款。一路颠簸着在市内前行, 让人很有坐上东欧小镇火车的错觉。

    但是,最奇妙的莫过于当当订的“帆船酒店”。

    确切说来, 这个“帆船酒店”比迪拜那个更名副其实。因为, 它们真的就是一排被铁索拴住的小帆船, 旅客们的住宿地点就是船舱里。因为船舱离海面只有一米远,只要想出海,随时可以探头出去, 这是它的卖点。

    但是,这个船舱房间的面积, 也是梵梨这辈子见过小的进门后, 往左转就能在床上躺下, 往右转也能在床上躺下, 正对窗户的位置就能照镜子洗漱,全程不用游动一下。

    两个人就这样惨兮兮地挤进去,把行礼放在床下。然后, 当当躺在床上。梵梨坐在床上, 翻看复活海旅游手册。

    “本来以为我们家就是全光海最破最小的房子了, 没想到还能再刷新下限!太强了!”当当翻了个身,对着天窗,“哇”了一声。

    “但是星空还不错,对吗?”梵梨头也没抬,微笑着说道。

    “是!!一个晚上12德,还是很划算!”

    梵梨笑着没接话,接着看手册。当当对这整个旅行安排是很有热情的,但很多路线都弄错了,她得重新再制定一下计划,还可以省掉大约9浮钱。

    “额,这是什么……”当当忽然伸手摸了摸墙壁上一块红橙色的东西,发现它厚实有弹性,猛地收了手,“哇,这里好不卫生啊。”

    “象耳海绵是吗?”梵梨游过去,把它取下来,发现它顶端开着大口,海绵丝呈网状,上面还躺了一只虾虎鱼,“这个东西浅海挺多的,看来它是把这里当岩礁了。”

    “我看到它无数次了,只知道它是海绵。你都不出门,怎么立刻就能说出名字?难道这就是双s学霸的魔力……”

    她话还没说完,梵梨的耳鳍忽然立起来,用手覆住她的嘴“你感觉到了吗?”

    当当一脸懵圈地摇头。

    梵梨先是感觉到耳鳍内部有什么在微微震动。保持几秒安静后,这种微震感又蔓延到了身体里。鳔脏就像是被硬物震颤着一样,好像很快就会破裂。她收了鳔里的气,身体下沉了一些,但那个震感并没有消失。虽然这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感官预警,但身体本能与书本上的知识告诉她,这个震感来自于洋底大地震,会损伤海族的听觉细胞和鳔脏。而震感再扩大一些,就会发生……

    “不好,有海啸。”梵梨推开门,拉着当当二话不说游了出去,“我们赶紧下去。”

    “啊!!!海啸?!”当当吓得眼睛都快脱眶而出,双手挂在梵梨的脖子上,简直跟鱼附在鲨鱼身上一样,把梵梨缠得死死的,害得梵梨差点游不动。

    十六分钟后,梵梨跟当当游到了给亚麦提市中心。

    果然,海啸来了。

    海底的岩石运动转化为水流,掀动了复活海的大片区域。海面上,时速八百公里的巨浪疯狂推进,化作一个液态推土机,带着海里的沉积物,如珊瑚、海草、贝壳、死鱼、甲壳类,等等,拍打在海岸上。

    在光海的次元中,海浪里还有建筑残体;在陆地次元中,被推到海岛房顶上的就是人类船只的残骸。

    但不管是在哪个空间,海啸带来的破坏性都是很凶猛的。

    越往下潜,海啸带来的影响越小,但给亚麦提的市民们还是被打扰到了。海浪对他们而言,就像卷过狂风。街上的行人,体格稍弱一点的,都会抓着路灯防止被冲走,尾巴跟国旗一样飘起来。闹市区的路灯上,则会挂上一排市民,五颜六色的,像极了鱼形彩旗。

    梵梨和当当也抓着一个房子的边缘,防止被冲走。

    “出门时,是谁拍胸脯说早就看过天气预报了?”梵梨无奈地说道。

    “呜呜呜,我可能是看错了……我真的看了的!”

    “这种旅行下次还是我来准备吧,”梵梨叹气,“你只要带个人出来就好。”

    “哇,都是我的错,我太不可靠了!”当当又开始哇啦哇啦了。

    但是梵梨有了更不太好的预感今晚,她们不仅不能睡在帆船上仰望美丽的星空,很可能还要睡大街。

    而当第一阵海啸过去以后,这个预感被验证了。她们俩不管去哪个酒店,只要是她们消费得起的,或不屑住的,全都满人了。没有满人的那些,看见她们证件上一个写着来自风暴海,一个写着来自红月海,都要求她们在流动外来人口登记局记录后,才能入住酒店。

    但这时都已经晚上十点过了,哪还有什么政府机构是开着的。

    梵梨和当当在一波又一波的浪潮中,漫无目的地游到了市北的复活宗神宫附近。

    这里的建筑风格与红月海完全不同。复活宗神宫是用纯白的玄武岩修建的,从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是对称而工整的。中央顶着一个圆顶,有点像旧时苏丹的帽子。就这个圆顶高度都有八十米,加上下面的部分,大约有一百八十二米高,和别的建筑比,都不是鹤立鸡群了,堪称鹤立螳螂群。

    这个宫殿完全贴合复活海的文化,贫富差距大到令人发指。例如它前方有一群金碧辉煌的建筑,都是ss级豪华酒店,政客、富豪、神职人员的别墅,奢侈品购物中心,保底消费为一夜1000浮的娱乐中心……但仅仅隔了一条街,就是一片破烂的贫民窟,连个过度都没有——如果这五十米宽的街不算过度的话。

    那里的居民房顶都是破的,有的坏到搭一个海草编织的篷子完事。在这里当然也有招待所。梵梨和当当抱着试试的心态去问了一家,他们还是连一个空房都没有。

    她们换隔壁那一家问,结果刚靠近前台,一个肥胖的男人就游了过来,把她们俩撞到一边,抢先登记了。

    梵梨立刻游过去跟他理论,却发现一道强光自门外照进来,在所有人身上一晃而过。梵梨只随便回头看了一眼,当当却一直盯着外面那里,有一艘深蓝色的加长私舰停下来。警戒线拉了起来。几个在复活宗神宫服侍的奴隶在舱门前铺好毯子,只因听说私舰里的上位者喜欢用陆生状行走。

    然后,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伸手穿上随从为他搭上的衣物,便大步朝复活宗神宫宫走去,身后跟着一群圣都红衣卫。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讲道理?”梵梨没有精力去看外面来了什么大人物,只是扯着那个胖男人念叨,“明明是我和我朋友先来的。再说了,你不是复活海的公民吗,那你在很多地方都可以住,为什么非要跟我们抢这一个?”

    “因为这家便宜!你自己动作慢了,还好意思怪我头上?风暴党的走狗,快滚出给亚麦提!”

    “你现在还玩地图炮了是么,所以你是代表了整个复活还是么?那你是反对风暴党,还是反对圣都党?来,我们坐下来聊聊,聊完了我把你代表复活海的发言转达给你们政府听听。”

    “靠,你少给我扣帽子!我凭本事抢到的位置,凭什么让给你?!”

    “那你不知道好好说话,非要扯到党派?”梵梨来气儿了,比他说话还有气势,“我们都是普通市民,你为什么要说我是风暴党的……”

    “你是风暴海的,怎么就不是风暴党的了!”

    梵梨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这位小姐是圣都党的,我可以作证。”

    “你可以作证!你是谁?苏释耶吗,想作证就作……”胖男人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一脸嘲讽地看向门外,然后呆住了。

    他真的是苏释耶。

    全场石化。

    “梵梨小姐,”苏释耶回过头,对梵梨微微一笑,“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你了。”

    苏释耶命人帮梵梨和当当在隔壁的豪华酒店里订房间,并把她们带到自己住的套房客厅中。

    “一直挂在路灯上感觉不好受吧,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会儿,他们把房间准备好,就会来接你们过去。”苏释耶把披风脱下来,随手一扔,它就顺着水流自动游到角落,乖乖地挂在红珊瑚衣架上。

    当当早就傻眼了,只是一直瞪圆了眼睛看梵梨,打着“究竟发生了什么啊啊啊”的哑语。梵梨回望了她一眼,大致意思是“暂时收起你的好奇心,保持集中力回答独裁官大人的话”,然后当当显然没看懂。

    “苏释耶大人,您怎么会认识梨子的?”

    梵梨拍了一下脸,好想捂住她的嘴,免得苏释耶又想到了那个糟心的妹妹。

    但苏释耶非但没生气,反而微笑着指了指冰柜“有幸在泡泡小姐的婚礼上邂逅梵梨小姐,这个很有趣的姑娘。”冰柜自动打开,三个酒瓶顺着水流飘过来,三个杯子、冰桶里的一堆冰块也陆续摆到了他的嘴边。

    当当和梵梨都被他这种堪比魔术的奥术能力惊呆了。但当当还是晃了晃脑袋,又点了点脑袋“是是是,我们梨子就是有趣又聪明,她的入学考试成绩是双s呢!”

    “有所耳闻。”苏释耶把酒水倒入杯子里,抬头看看她们,“你们能喝么?”

    “这是……酒?”见他点头,梵梨往前游了一些,弯下腰,看着酒杯说道,“您在里面放了粘合剂是吗?酒水都不会流出来。”

    “梵梨小姐,最近学到的东西挺多。不过,这里面不是粘合剂。加粘合剂就没那么醇了。”苏释耶指了指酒杯,里面的酒水晃动了一下,“我是用奥术控制的。”

    梵梨记得很清楚,海里的酒很多都是由被子植物酿制的,原料一般取自海王草、大叶藻、流苏菜等等,所以一般都是绿色或黄色。但苏释耶喝的酒,就好像是陆地上的葡萄酒。

    “苏释耶大人,这是陆地上的水果酿制的吗?”

    “对,葡萄。”

    “葡萄酒还挺少见。”苏释耶这么会赶时髦。现在地面上的葡萄酒都还只在法国地区流行。

    “海里没有人喝这个,人类才喜欢。其实,海里也有很多陆地上的进口食物,大家都喜欢吃。但不知为什么,葡萄酒流行不起来。不是价格的问题,有的海神族专喜欢买贵的东西。”

    “是因为原材料不是海生的吗?”

    “怎么说?”

    “人类喜欢喝果酒,是因为灵长目祖先喜欢成熟果实的味道,他们已经进化出了这种食物偏好机制。但海族并不习惯吃水果,也没有坐在果树下吃蔬果的习惯,所以,相比葡萄酒,可能海藻酒更容易激发我们的食欲本能。”

    “很有道理。”苏释耶若有所思地颔首,“照你这么说,嗜酒和暴食,其实本质是一样的。我还是个纵欲之人了。不光喜欢喝海里的酒,陆地上的也喜欢。”

    “啊啊,我没那个意思……”

    “逗你玩的。”苏释耶笑了一下,起身为她们介绍三种酒,“这种酒是黑珍珠葡萄酿制的,有很重的成熟绛色果实味;这种是葡萄干酿制的,加了少许柠檬和香料,味道偏甜……这一种是我最喜欢的,红葡萄品种,辛辣强劲,橄榄和果脯味重,就是名字不太贴切,叫‘亵渎的爱’。”

    “为什么不贴切呢?”梵梨歪了歪头。

    “这么辛辣浓烈的口感,叫‘深爱’更适合。”

    梵梨却觉得“亵渎的爱”挺贴切的。因为,烈酒易醉人,醒来以后除了头疼也感受不到别的。这很像那些激情却没有结果的爱情——如果没有结果,不为结婚而去,只是找乐子罢了,对神圣的爱情是一种亵渎。反倒是清淡的酒,可以长期喝、清醒地喝,才更像爱情真正的样子。

    但她对爱情的解读,星海可能会理解,苏释耶肯定不会理解,所以并没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们也可以尝尝混合的味道。”苏释耶把两种酒倒在一起,修长的手指在下方点了两下,里面的液体旋转,冰块也掉了进去,一片海草飘过来,插在杯口。

    “苏释耶大人,你还会调酒,你好厉害呀!!”当当双手捧脸花痴状,跟初次见苏释耶的梵梨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的耶……这个颜色好棒。”梵梨盯着苏释耶的酒杯,像看一个展览品一样,“让人看着就很有喝的。”

    “尝尝?”苏释耶瞥了她一眼。

    “好啊!”

    梵梨正想伸手去拿酒杯,苏释耶却按住了她的手“等等。”

    他手指碰到她手背的刹那,她被电打了般抽回去,觉得这样反应太夸张,又把手放回去,于是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显得更尴尬了。

    还好苏释耶并没打算取笑她的青涩,只是接着刚才的话题“你们酒量如何?”

    “还可以,能喝两杯。”

    “我酒量很不好!”当当你也跃跃欲试,“但没关系,梨子会送我回去的!”

    “都不太能喝是么,那都少喝点。”

    结果完全相反。

    当当和苏释耶对灌了满满的五杯下去,还是清醒得跟刚起来似的。梵梨喝了两口,就开始犯晕呈梦游状——这是什么酒,怎么感觉比伏特加浓度还高好几倍?而且是立竿见影的晕人。

    但梵梨定力还可以,尽管苏释耶和当当说话时,世界已经开始天旋地转,她还是表现得很镇定,只是当当再要求和她拼酒,她也坚决不再喝了。

    到后来,苏释耶都忍不住赞赏当当“你这小姑娘,酒量还不错。”

    “嘻嘻,那当然不能跟独裁官大人比呀!”当当害羞地扭扭腰。

    接着,侍应过来敲门,说已经帮两位小姐准备好了房间,随时可以过去。

    和所有与苏释耶相处的人一样,面临离别,当当有些不舍,但梵梨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就先行游到了房门前。当当看了看苏释耶,苏释耶说“当当,你先回房吧,我跟梵梨聊两句。”

    当当点点头,出去了。但梵梨没听到他这句话,迷迷糊糊喊着“当当等我”,拉开门想跟出去。但这时,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拇指、食指与中指,关上了那道门。

    “来,我有点事想问你。”苏释耶重新回到窗边,坐在椅子上。

    “好……”

    梵梨也跟过去,但是没坐下来,只是立在床边。

    “坐吧。”苏释耶对床的位置伸了伸手。

    “嗯……”梵梨这才小心翼翼地坐下来,但23的臀部都留在外面。尾巴也尽量不碰到那么柔软的床垫。

    套房里空旷而奢华,寂静得只剩下水声。角落里的蓝色水晶缸里,泡螺贝壳长满了猩红条纹,发光的“蕾丝裙边”透明闪亮。角落里还有比恐龙还久远的鹦鹉螺,它们长着蜗牛般的外壳,颜色看上去真像贝类古董。

    而垫着这个水晶缸的,是灿烂的“给亚麦提式纹样”毯。纹样继承了复活海的传统,是复活宗神宫的古老书法与赛菲乐司被海草环绕的图案——赛菲乐司是最古老的复活海宗神,象征着深蓝的无私。这个图案同样是1浮硬币背面的图案。在机械时代曾作为复活海的海徽图案。

    “‘从另一方面看,苏释耶似乎并不只是为了对抗陆地才进行如此惨痛代价的革命。他出身于军官家庭,并不是草根出生,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夹在两个阶层中、把自己逼得进退两难,似乎需要更大的动机。而且,如果只是想对抗人类,他不用自己当独裁官。推崇平权,必然也有别的原因。而这一动机的论题,需要更多的历史学家、心理学家来探索……’”苏释耶翘着长腿,一字不差地背出了梵梨的论文,扫了她一眼,“说说看,你认为我不是草根却要装草根,是因为什么?”

    梵梨瞬间酒醒了大半,很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只能硬着头皮说实话“是为了得到下级海族的追随吗?”

    “聪明。”苏释耶眯着眼睛,瞳色变得深邃很多,“那……你知道原因吗?”

    “我不知道。”梵梨沉思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我不确定。如果我非常确定,一定会写在论文里,不会有所保留。”

    “有趣,真有趣。你平时看上去挺温和无害的,一到学术部分就这么较真,难道是因为继承了我那个疯妹妹的脑子?”

    “苏释耶大人太抬举我了。”

    “那就说说你的猜测吧。”

    “因为你想当独裁官。”梵梨顿了顿,“但不是像其他人说的那种,你想当独裁官。你想当独裁官,是因为有其它原因。这个原因我就不知道了,苏释耶大人的信息并不是完全公开的呢。例如具体的原生家庭描述、童年经历、求学经历……我只知道你是圣耶迦那大学军事奥术系毕业的硕士生。其它的,都比一般的政客简略很多……”

    “既然你不了解,”苏释耶浅笑一下,却寒冷如冰,“那就不要自以为是。”

    梵梨怔住“对、对不起。我只是想混个论文高分,没想到坏事了……”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研究。”苏释耶起身,又为她倒了一些酒,递过去,“你这样会让我想到苏伊。你是知道的,对待苏伊,我就不会那么怜香惜玉了。”

    “是、是的!”梵梨赶紧低下头,对他鞠躬行礼,接过酒,自罚喝下,“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苏释耶也喝了一杯酒,但跟喝淡水一样。他态度缓和了一些,轻声说“新的生活还习惯么?”

    “还不错,慢慢适应了。”

    “那生活呢,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刚开始会愁一下钱的问题,还后悔过没找你要钱呢。”梵梨挠挠头,不太想给他添麻烦了,“但现在已经顺利步入正轨啦。谢谢苏释耶大人关心。”

    “学校的课程呢?”

    “有苏伊院士的大脑,这种问题不愁的。”

    “她也就这一个优点了。”苏释耶笑了。

    又聊了一会儿,都是没什么重点的话题。在梵梨印象中,苏释耶做任何事都目的明确,极有效率,包括讲话。但后面她聊了半天,他好像没什么目的,好像只是想多和她说说话而已——当然,她知道,这肯定是幻觉。苏释耶应该是在套她的话,或者关注一下苏伊的肉身状况吧。

    一个话题结束后有短暂的沉默,苏释耶突然说“你喝醉了?”

    梵梨怔了怔,不想在他面前失态,于是起身说“没,只是有点困了,我觉得我该回去……”但尾巴整个都被酒精麻痹了一般,使不上劲儿,身体往地面倒去。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水声,苏释耶闪到她面前,想要扶住她。因为反作用力过大,他不慎把她推向了床上。但在临近倒下来那一刻,他怕伤着她,反应迅速地和她位置对调了。

    泡螺贝壳因为受到惊吓,缩进壳里。

    等梵梨回过神时,发现自己正趴在苏释耶身上。他一只手肘向后撑着床垫,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腰。

    刹那间,他的雪白碎发、漂亮的嘴唇、细腻的肌理,都离她只有咫尺之遥。他的金色眼眸微微睁大,露出了些许错愕的神采。但很快,这双眼睛里就只剩下了满满的柔情“喝不了应该早点说。”

    “我不敢,你好凶……不,很严厉。”

    “你是女孩子,以后不要随便喝酒。”他伸手摸了摸梵梨的头发,“除非有人能保护你。”

    梵梨脸蛋红红地点头。

    “你这样,就好像在邀吻。”苏释耶捏着她的下巴,轻轻晃了晃,“可惜,我不吻喝醉的女人。等你清醒了再说。”

    梵梨又被他吓得酒醒了大半。但他只是扶着她起来“走吧,我送你回房。”

    43小剧场

    当当“苏释耶大人的意思是,只吻清醒的你?”

    梵梨“?!”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