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34章
    梵梨当然不会主动, 她只是全程都感到很迷茫。

    苏释耶对她来说太有吸引力了。她实在不想承认,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喜欢上一个男人。但事实就是, 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 她的本能反应就在说服她“一见钟情”的存在性。

    在这种严重头脑发热的情况下, 她仅存的理性脑又告诉她, 这情况不对。

    凯墨,一个相貌普通的二代, 都有那么多美女向他频献殷勤;星海,很多捕猎族瞧不起的混种, 也因为脸好看,被纯种大美女在公交舰上求交尾。

    苏释耶身边的女人是什么质量的, 什么数量的,不动脑子都能猜得出来。他的前未婚妻是风晋公主。他们订婚时,苏释耶还没当上独裁官,红月海还没归顺圣都党。而现在,圣都党的势力越来越大,把风暴党踩得喘不过气。因此, 苏释耶在光海的地位越来越高。他那么年轻, 又是行走的荷尔蒙,自然能吸引到比风晋公主地位还高的女性——如果有这样的女性的话。

    这样一个一手遮天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上自己这个穷学生?身体还是和他敌对的妹妹的。

    他还在怀疑她是苏伊吗?不对,上次他把一切都摊牌了。苏释耶这样的人, 如果还有1的怀疑, 恐怕他都不会摊牌。

    这真的真的很不科学, 很不真实。梵梨一点也不想认为苏释耶对她有意思,可是,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在传递给她这个信息他就是喜欢她。

    难道说,她穿越到了一个“霸道独裁官爱上我”的玛丽苏世界?这副本这么开挂的吗?

    梵梨的整个用餐过程,太难了。

    她要一边保持清醒地去思考,苏释耶到底为什么对她这么主动,一边还要努力抵抗她非常喜欢的、他的主动……她能做的也就只有埋头吃吃吃,吃掉了比平时多两三倍的量,导致用餐结束后,她有一种食物都吃到喉咙的错觉。

    苏释耶带她在复活宗神宫散了一会儿心,没再主动碰她,但只要她在说话,他就会温柔地、认真地凝视她,微笑着聆听,记住她说的每一句话,并时不时地提出她特别喜欢回答的问题。所以,一个晚上结束后,她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有话唠潜质。

    后来,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一起漫游到一根巨大的石制廊柱下。他们在复活宗神宫的高处,这里可以看到大半个给亚麦提市、远处荒凉的岩石盆地,还有这座文明古城依傍的水下山脉。

    “这些山脉在上亿年前都是火山岛,因变为死火山而被海水淹没了。”见梵梨看着那些山脉,苏释耶细心解释道,“但它们是链状结构的,有的部分依然伸出海面,还是会经常喷发出岩浆。”

    “那这会不会影响到海里的城市呢?”

    “不会。他们与我们的生活是分割开的,在45亿年的历史中,几乎井水不犯河水。”

    “他们?”

    “嗯,炎族。”

    “咦?炎族是什么意思,是说炎之主遗留的后代吗?”梵梨说的都是历史课上学到的内容。

    “聪明。炎族是比海族更加狂暴不羁的种族,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余党数量过少,深蓝也没留给他们多少生存空间,恐怕也和我们无法和平共处。”

    “那……他们住在哪里呢?”梵梨想到了个起鸡皮疙瘩的假设,“不会是在岩浆里吧?”

    “是。”

    “……”鸡皮疙瘩要被海水冲走了。梵梨打了个寒噤“好烫啊,好黏啊。”

    “看到我们的时候,他们可能也会想,”苏释耶学着她的样子,也打了个寒噤,“好冷啊,好湿啊。”

    梵梨笑出声来,十多秒才停下来。苏释耶只是微笑。然后,她又当起了好奇宝宝“那等死火山沉入海底的时候,他们在里面会被影响吗?还能活下来吗?”

    “当然。炎之主可是和深蓝拥有同等力量的元素之神,他的后代生命力不亚于海族。”苏释耶看向那些山脉,但比梵梨眺望得更远,像瞬间回到了百年前的世界,“如果不用极端的方法,没有什么可以彻底摧毁他们。”

    “原来如此……”梵梨总觉得他话里有深意,但又找不到根源,“那炎魔族呢?和炎族一样吗?”

    “你知道琉璃军团和火海军团么?”

    “嗯嗯,琉璃军团是深蓝用奥术创造的军团——现在光海最高军团沿用了这个名字,火海军团是炎之主赤红用邪能创造的军团。前者是海神族的祖先,后者是炎魔族的祖先。而海洋族、捕猎族的祖先都是深蓝用奥术与海洋生物融合的生物,所以彼此可以通婚,却与100奥术生命体的海神族有生殖隔离。”

    “可以,历史学得不错。”说到这里,苏释耶又回头看了看她,凑近一些,在她耳边悄声说,“你知道捕猎族和海洋族之间没有生殖隔离,可以生出漂亮宝宝,对么。”

    “对啊……”说到一半,梵梨察觉了他眼里的笑意,又不可抑制地羞红了脸,“我我我,我没那个意思……”

    “嗯?什么意思?”苏释耶眨眨眼,竟然有几分孩子气。

    “不是不是,”梵梨使劲儿摆手,“我只是觉得您说得对。我们班就有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混血朋友,他就长得挺好看的。”

    “你喜欢他?”

    “没有没有……”梵梨又开始摇头,“我们只是朋友。但是,他是一个非常善良、正直又正义的男孩子,比很多纯血捕猎族还勇敢……”

    “你喜欢他。”

    “我没有……”梵梨垂下头去,忽然叹了一声,“跟他在一起,我只觉得很有安全感,没有想那么多。”

    苏释耶看了她一会儿,转移了话题“刚才说到哪里了——对了,炎魔族和炎族都是火海军团的后代,但赤红被埋入深渊之后,用最后一口气往炎魔族祖先体内灌注了红色邪能,所以,深海那些种族,比炎族强很多。即便是在海底,进入战斗状态时,他们体温也能高达400摄氏度…… ”

    不管苏释耶说什么,梵梨都像上课坐在最前排的学生一样听着。

    近处,柱顶上挂着杨柳般垂落枝条的海藻盆,四周镶嵌着彩色的海星、海胆壳装饰,看上去就像活的一样。眼前的石制廊柱和屋脊是一个大大的画框,框着的是一幅名为《给亚麦提之夜》的名画。而当苏释耶的目光转移回到梵梨面前时,这幅画又该改名叫《复活宗神宫上的美丽海洋族女孩》了。

    她的眼中倒映着海底的微光,荡漾着橙蓝海星的影子。

    海藻在海水中摇曳,她被夜色染为深红的卷卷短发,也在无声摇曳。

    苏释耶雪色的碎发也一样。

    这个瞬间,他想起了很多往事现在已成定局的、曾经的灾难。在他一声令下变成地狱的城镇。那一个彻底从历史上消失的族群。未婚亡妻重病时苍白流泪的脸。在深蓝神像下发誓与他这个恶魔绝交、宁可战死沙场也不回来与他和解的兄弟。父母的死亡与托付。第一次想要保护一个女孩的青涩年华。第一次想吻又不敢吻的单恋。

    “苏释耶,你这样的人,不得好死。”苏伊在牢里曾经对他这样说过,双眸冷得像深海之冰。

    两百多年光阴,人来人往,生命花开花谢。这些似乎都与他已经没有关系。唯有大海,还是四十亿年前的模样。

    “苏释耶大人。”

    忽然,女孩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您……”梵梨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玩着自己耳边的头发,“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苏释耶笑了“我觉得你很单纯,就像淡水溪流一样纯净。抱歉,我的比喻有点肉麻。但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可是,我的身体是苏伊的,您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我没有把你当成苏伊。你和她一点也不像。苏伊是一个控制欲很强、工于心计同时又聪明过头的女人——我不是在贬她,相反,她听到我这样的评价,可能还会很高兴。她最不喜欢别人看低她的智商,尤其是我这种男人。只是,这样的女人并不吸引我。我还是喜欢简单一点的女孩子,像你这样的。你就像一张白纸,什么都没经历过,只有对生活的憧憬和热情。”

    梵梨被他夸得更不好意思了“我没那么好,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啦,学校里有很多女生都是我这样的。”

    “不,你不一样。”

    也不知为什么,他说这句话的表情,让梵梨想起了星海。但只有一瞬间而已。随后,他又变回了非常苏释耶的模样。

    “你可以觉得我是大男子主义,但我很希望能够保护好你,让你一直保持现在这份天真。”说到这里,他笑意不深,却很自信,“而且,我也有这个能力。”

    翌日,他们踏上了去临冬海的旅程。

    从极热的地方到了极冷的地方,海水渐渐变得浑浊,充满了上升流带来的海底营养物质、浮游生物。

    冰山有90都是沉在海中的。临冬海的首府安条克,是一座建立在海中冰山上的海底冰城。

    这里的生物圈与红月海、复活海都大相径庭。野外和水产区充斥着数以亿吨的发光磷虾、冬季沉在300米以下的桡足类生物。在安条克市的上方、四周的开放水域处,无处不见露脊鲸,还有梦幻生物般的白鲸、独角鲸——它们迁移到这里过冬,当春季到来时,又会随着消退的浮冰裂口,去结冰的峡湾取食、生活。而现在,它们只会时不时潜入550米以下的海水里,捕食马舌鲽和北鳕。

    在这个时节,滨螺生活在零下十五摄氏度的海里,已经脱了水,以防止体内结冰晶。

    由于政治原因,他们没有在安条克内游玩。苏释耶说要带梵梨出海玩,一起去看极光。梵梨只逮着一个机会,在市外的特产店里挑选防冻剂。

    “这个好像比马太冰城银鱼糖肽防冻剂还好。”梵梨拿了几个不同包装的软管做对比,自言自语道,“唔,这些糖肽附着在冰晶上的概率有968,真的比冰城的防冻剂高了32,临冬城果然名不虚传……”

    马太冰城位于红月海,和临冬城一样盛产银鱼,也是银贝尔老师的家乡。

    海里的生物都会使用自己组织里的防冻剂,防止水温太低被冻结。在极寒的海域里,60以上的鱼类(包括银鱼)都会使用防冻剂的机制,它们会生活在“过度冷却”的状态下,让自己的体温降到冰冻的温度以下。这些鱼类只有在冬季才会使用八种以上名为“糖肽”的防冻剂,比其它海域的鱼耐冻多了。所以,它们天然生产的防冻剂也是全光海最好、最耐用的。把它们放到新鲜的肉类食材里,即便装入冰箱,也可以很长时间保持味美、新鲜。

    “为什么要买防冻剂,落亚没这么冷。”苏释耶在她身边说道。

    “不是,我是买回去用来做菜……”回头时,她才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她的小心肝受不了。正想退开一些,苏释耶却轻轻吻了她一下“都买了吧。拿给秘书,让他去结账。我们抓紧时间出海,不然要错过极光了。我在外面等你。”

    “好。”说是这么说,梵梨的大脑短路了。

    刚才那飞快的一下是什么?

    苏释耶转身出去了。

    梵梨捂着嘴唇,在原地风中凌乱,不,水中凌乱。苏释耶大人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可是,她又好喜欢他的随便……天啊啊啊啊她怎么可以喜欢他的随便,这样喜欢他的随便,岂不是显得她自己更随便!

    啊啊啊啊啊,她好没用……

    这两天心情上上下下的,已经让梵梨好纠结。现在又被苏释耶亲了,她更是纠结得想一头撞散防冻剂架。

    她本想自己付钱,但秘书抢着帮她把钱付了。

    还好路上苏释耶没再刺激她,让她总算恢复了清醒。重新进入舱内,她坐在苏释耶身边,把买防冻剂的钱推到他面前。

    “梵梨小姐,你在逗我开心么?”苏释耶看着一把寒酸的硬币,挑了挑眉。

    “这一路住宿费、路费我都没出钱,买特产还是把账算清楚比较好。”

    “我一个男人,请女孩子过来玩,还让女孩子掏钱,传出去我还有什么形象可言?”苏释耶把硬币推回去,“收好,就当是我感谢你这两天陪我的礼物。”

    苏释耶总是有办法说出让人无法拒绝的话,好像拒绝他的好处是在害他一样。梵梨只能把钱又收回去“那等您下次来落亚,我请您吃饭好了。”

    “亲手做的?”

    “也可以。只要您不嫌弃……”

    “好。”

    梵梨从书上就得知,临冬海有两片领土,在光海最冷的两端。等上岸抵达冰川之上,看到了北极熊、狐狸、格陵兰海豹 ,还有在海上悬崖上筑巢的布氏海鸦,她确定了,临冬海就是北极和南极附近的海域。

    而且,这里的景色比冰冷而辽阔。除了那些白色系的生物,只剩下了水分子。水分子还形成了三位一体奇观海里的水、海里的冰、天空里的雾。

    这一刻,梵梨深刻地感受到了自然的恢弘、无尽海洋之主的伟大。

    但是,也有一些事,让人会完全忘记这些恢弘和伟大。

    极低的天暗得很早,晚上愈发寒冷。苏释耶摊开手心,无数星光从中飞出,升入海雾之中,把冰川照得犹如白昼。

    简直像神灵一样……

    “你好好好好好好厉害,这里真的很很很很很美美美美美美,但也实在是太冷冷冷冷冷了……”梵梨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小小的鼻尖都冻红了。

    看到她这副模样,苏释耶忍不住笑“刚才就让你多穿点衣服的。”

    “可是你你你你穿得比我少少少少少啊……”

    “我们俩的体质不一样。”

    “好吧吧吧……”

    梵梨哆哆嗦嗦地跑来跑去,几只小海豹也被她追得跑来跑去。但极低的气候真不是普通海洋族能承受的。她只觉得手心、脚心是微暖的,十根手指、十根脚趾都像冰棍做的,和她的身体毫无关系。打一个呵欠,不过几秒钟,流出的眼泪就在脸上冻成了冰块;脱掉手套感受白色毛皮小海豹的绒毛——这些小海豹十二天就能完全独立了,整个手都像被几万根钢针扎了一样发疼。

    苏释耶很清楚她的体质如何,看她挣扎了好一会儿,都觉得她真能忍。他朝她挥挥手“过来,我帮你保暖。”

    “啊?我吗?”

    “不然呢,难道我要帮海豹保暖么。”

    “这主意不错哦!”

    说是这么说,梵梨却很开心——她差点忘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奥术实力也是不亚于任何一个著名大奥术师的,他应该会加热的奥术吧。于是,她放掉了被她揉到逃亡的海豹,很快跑到他的面前。

    结果,他解开她的披肩,张开双臂,把她整个人都揽入了自己的皮草大氅下。他的体温与在海里截然不同,浑身热得就像发了高烧一样。但对于梵梨来说,简直舒服得像从冰海里被捞到了火炉旁。她幸福得头晕目眩,要不是因为矜持,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压根忘记了要问他为什么不用奥术。

    “这样会好点么。”苏释耶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这里除了他们俩,没有其他人,他却还是用说悄悄话的方式,温柔又色气,让她心跳得乱七八糟。她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取暖方式亲密得过头了。可是,就像亲吻一样,她并不排斥和他拥抱。甚至,还挺喜欢的……

    她太局促了,连“嗯”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默默点头,然后小声说“苏释耶大人,你的体温为什么这么高?”

    “体质不一样。”

    也是,对他这种超人类身体而言,在寒冷的地方有升温功能,似乎只是小菜一碟。她一边很依恋这个炽热的拥抱,一边又觉得苏释耶这样做,似乎真的不太妥。

    苏释耶看见梵梨抬头看着自己,眼眸比身后的大海还美丽,呈现出深邃的蓝,但这片深蓝中,却满满都是手足无措和害羞。而她的小鼻尖还是红红的,衬着雪白的脸蛋,就像个红萝卜鼻子的可爱小雪人。

    “身体里还是很冷吧。”他用手指捂着她的耳朵,怜惜地说道,“都快冻伤了。”

    比起天气的冷,内心的颤抖才是梵梨最在意的事。和苏释耶对视,真是她做过最大胆的事。在奥术之光的照耀下,他的瞳孔呈线型,看上去就是掠食者最残酷的状态。可是,他轻微喘息着,吐出白色的雾气,因为语言与眼神的细微情绪,又有了海底洋流般的深邃和温柔。

    就像有一双手在深渊中抓住了她的脚,把她往无底的诱惑中拽。再这样和他对望下去,她快要沉沦了……

    “嗯嗯,还好。”她飞速眨眨眼,想要保持清醒,“苏释耶大人,其实这里虽然冷,但很有……”

    他捂着她耳朵的手往下滑了一些,摸到了她的脸颊。然后,他低下头,黄宝石耳坠在冷空气里晃出尖锐的光,趁她还在说话时,用嘴唇把滚烫的温度送到了她的口中。

    梵梨僵住了。

    随后,修长的指尖穿入她的卷发,捧住了她的后脑勺……

    他贴着她的嘴唇,轻轻说“这样呢,温度还可以么。”

    “可、可以……”

    害怕、温暖、激动、紧张……无数复杂的情绪混在一起,让梵梨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

    “需要再暖一些么。”

    “不用……”

    “那我保持这个温度了。”他往她的口中又送了一些暖气,把她紧紧抱在发烫而坚硬的怀抱里。

    极低的寒风吹过,扬起了她青涩活泼的小卷发,露出了她光洁的额头、小小的下巴。也吹乱了他雪色的碎发,露出了他瘦削锋利的下颌轮廓、峡谷般的眉骨和鼻骨。

    如此凌厉相貌的男人,嘴唇的触感却松软得让人背脊触电。

    这样根本不够……

    可不管站在什么立场上,她都不该向他索要。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忽然,有什么东西碰到她的舌尖。她猛然睁大眼。然后,苏释耶双手捧着她的头,正式探入她的口中,小小挑逗两下她的舌尖,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背脊上的电流直击大脑。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晕死过去时,他退了出来,继续温柔地轻触她的舌尖。于是,电流轻轻颤抖着,袭击着她的中枢神经。可她刚一放松,他又骤然深深吻下去,几乎探入她的喉间……

    电路直击心脏。又死过去一次。

    怎么办,这样感觉好不对……可是,苏释耶所有的一切,她都很喜欢。亲吻她时,他总是闭着眼,但偶尔睁开眼,不经意流露出冷漠又性感的眼神,让她大脑当机,整个都嗡嗡作响,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

    “梨梨,你真可爱。”苏释耶轻抚她的头发,贴着她的唇,温柔地说,“我好喜欢你。”

    春药一样的告白。不可自拔的沦陷。

    不想停下来。她甚至被他带得昏了头,开始回应他……

    她的主动令苏释耶呼吸都变粗重了一些。他不管说话再温和,本能里的强势改不掉。她才反击一秒,他就反客为主,又充满侵略性地吻了回去。

    后来,极光总算降临夜空,在深蓝幕布中拉出一条长长的柔软星河,层叠滚动,明明灭灭,美得令人忘记了呼吸。

    但他们为了更美的事物,错过了美景。

    忘记呼吸,也不是因为极光,而是因为这更美的事物。

    43小剧场

    希天“tf?!”

    夜迦“最早登场的连亲个脸都没亲到,苏释耶偶尔冒出来一次,亲庶民小仙女三次?”

    星海“梨梨,立刻回落亚!”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