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335章
    半个小时后, 他们乘上了返程的私舰。

    在超长舰艇舱内,新来的秘书总是忍不住偷看苏释耶和梵梨。他一直以为,苏释耶大人是那种不苟言笑、即便笑也是居高临下的男人。但事实证明,他不太会看人。

    他只看到海洋族小女孩漂亮且活泼,总是心情很好的样子。苏释耶大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倾听,偶尔回话,也会靠过去, 用手挡住自己的唇和她的耳——这个行为好像有些多此一举, 因为他明明是光海使用隔音术最不费力的人之一。然后, 不知他对女孩耳语了什么,女孩用双手捂住脸,害羞到胳膊和肩都缩起来, 像被人挠了痒痒一样,可爱极了。

    从复活海到临冬大半日的旅程中, 这样的画面,秘书看到了四次。他是捕猎族, 从来没考虑过要和海洋族女孩交往, 但看见这个女孩子, 他的少男心爆棚了,突然觉得交个小鱼饵女友,也很不错。

    “别看了。”女人冷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看,是独裁官秘书长。她身材高挑, 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来, 露出极为精致的脸孔和完美的发际线。她倒了一杯带冰块的冷饮, 给了他一个冰冷的眼色:“独裁官大人的私事,少管。”

    “我、我只是第一次独裁官大人这样的一面……”

    “那以后你会经常看到的。”秘书长轻描淡写地用吸管拌了拌饮料,“独裁官大人也是男人,没必要大惊小怪。”

    “经常看到?”

    说出这句话的人不是秘书,而是梵梨。不知什么时候,她出现在了他们一侧的舱门前。

    秘书长曾经是苏伊的手下,后又因苏伊照看过风晋公主。习惯了两位公主的贵气与淡定,对于一切对独裁官犯花痴的低位女孩,她都没有特别当回事,也见怪不怪。此刻,她摇晃着手中的杯子,看了一眼面前的海洋族女孩:“也不算太经常吧,三到五天总会约一次会。”

    这句话像巨石一样,猛地砸在了梵梨的脑中,砸得她意识里嗡嗡作响。

    “三到五天?是……跟不同的女生吗?”

    “分人吧。海神族基本上没几次就换了,捕猎族时间稍微长一些。海洋族……”秘书长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可能你是19个月以来的第一个,你运气不错。19个月以前那个也不是纯血海洋族,是一个有1/4鲨族血统的混种姑娘。她是复活海的名舞姬,舞技是我心中的前三,高鼻深目,漂亮极了。你真该见见她。”

    “为什么会有海神族?不是有生殖隔离吗?”其实,梵梨根本不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她只是心情太乱了,想假装淡定,找点话题罢了。

    “哦,原来你不知道。以太之躯跟任何种族都没有种族隔离,甚至跟炎魔族都没问题。厉害吧,我们的独裁官大人可是一个超能繁衍机器。他从不要求对方专一,但这些女生很难做到和他在一起时还多偶,所以最后总因为放不下,很受伤。”

    “苏释耶大人还真厉害。”说完这句话,梵梨退到了门侧。

    秘书长和男秘书没把这事当回事,又开始聊临冬海冰川上的人类,说一万八千年前,古爱斯基摩人就来到了这里。五百年前,多赛特人又来到了这里,发明出了石灯、圆顶冰屋、地下冬季住宅还有鱼叉刺穿呼吸孔的海豹捕猎法。这些人类,简直无孔不入。

    后面的话,梵梨都听得模模糊糊。

    她靠在墙上,用双手捂着眼睛,觉得自己真是蠢炸了,居然忘记了苏释耶的基因组成。

    现在,她终于不再觉得苏释耶的热情很奇怪,也相信了伯恩说的话。苏释耶确实喜欢她。但是,她差点忘记了一件事:苏释耶的“喜欢”,并不值钱。他是顶级捕猎族,捕猎族的极致,当然不是单偶制。他可以三五天就喜欢上一个女生,只要这女生有一个让他欣赏的闪光点。

    因为不是一对一的关系,所以他并不是那么挑食,哪怕严重配不上他的女生——像自己这样的,他也可以捧在手心呵护。

    她的猜测没错,主动对苏释耶投怀送抱的女人有很多。但他这样本性的男人,当然更喜欢在两性关系中占主导地位。所以,哪怕他看上去很有绅士风度,很好说话,但那也只是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在向猎物表示敬意而已。

    即便是混种,也很难与一个女人厮守到老。星海那样又帅又专一的属于珍稀动物,在海族里几乎是不存在的。

    所以,回到酒店,梵梨以十分疲倦为由,拒绝了和苏释耶的用餐,先行回房休息了。

    “啊,我真是个笨蛋……”她躺在床上,精疲力尽地叹息,“好笨啊,怎么会做这种傻事,唉……”

    可是,只要想到和苏释耶拥吻,哪怕只要是一个刹那,她都会浑身酥软麻痹,深深沉迷在回味当中。每到这种时候,她就把被子抱成一团,皱着眉让自己清醒。

    “人家就只是玩一玩而已,我怕不是笨蛋吧……”

    晚上,苏释耶没有联系她,只让奴隶上门服务,为她送上满满一大桌丰盛的晚餐。一堆干净发亮的餐具旁边,还有一个红色的珊瑚海藻篮子,里面插了一张卡片。

    “梵梨小姐,这是独裁官大人送给您的。”奴隶对她行了个右手礼,便倒退着游出去了。

    来到光海以来,这一篮海藻是她见过最漂亮的。

    光海的红藻大约有五千种,大部分虽有叶绿素,所以颜色不一定纯净。这一篮红藻就是完全没有叶绿素,只有红色的藻胆素,中间是薄纱一样的微小组成,周围是有分支形态大藻叶。颜色呈深红色,比最昂贵的奢侈品口红还要美丽。纯净成这样,应该是在海洋表层、特殊光线下栽培的品种。

    她取出卡片,依然是苏释耶的笔迹:

    梵梨小姐,

    喜欢珊瑚海藻么。

    这个颜色,让我想起了你的头发。

    苏释耶

    又开始头晕了。

    梵梨晃了晃脑袋,在抱着卡片上床花痴打滚和扔掉卡片之间纠结了十分钟。

    最终,她选择了后者。不仅如此,她还撕碎了它,把碎片扔到垃圾桶里,盖起来。

    最后一日早上,圣耶迦那突然通知苏释耶回去处理紧急政务,他们不得不取消上午游玩的行程。梵梨有些失落,却也松了一口气。

    苏释耶还是坚持送梵梨到红月海的边界。整个过程中,他坐在前排,一直在忙着处理秘书汇报的公务。

    离红月海越来越近,梵梨靠在私舰的角落里,也越来越低落。早上入舱前,他还牵了一下她的手。虽然只是搀女士的礼仪,但还是让她心乱了很久。她不想和他分开,但也不想再见他了。

    简直比单恋告白被拒还难过。

    终于,舰艇抵达了目的地。送她回落亚的私舰在一片珊瑚礁旁等她。

    她快速游出去,对苏释耶行礼时,腰深深弯了下去:“谢谢苏释耶大人,这几天很开心,收获很大。以后您若再来落亚,我请您吃饭。”

    梵梨本来只是说说客套话。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再经历这种心里七上八下的感情。太没安全感了。但苏释耶的回答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不会太久的。”苏释耶透过窗子看向她,微微一笑,“我下周末就来看你。”

    听见这句话,连一旁的秘书长都睁大了眼睛。

    “不用了。”梵梨有些慌了,赶紧摇手,“您太忙了,真的不用。”

    “你还没去过圣耶迦那,对吧?”

    “没有……”

    “那等你放假以后,我接你到圣耶迦那玩一段时间。下周末我先来落亚。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回去办事。”他对驾驶员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发动舰艇。

    螺旋桨的声音突突响起。

    如果没听到秘书长那番话,梵梨可能已经高兴得想开香槟了。但是,现在她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怎么?”没得到她的回应,苏释耶又对驾驶员做了个手势,然后开舱出来,走向梵梨,“你心情不太好?”

    梵梨摇了摇头。

    “不,你有情绪,我能感觉得到。”

    梵梨还是摇头:“有点担心学业而已。”

    “所有的坏情绪,都是源自**没有得到满足。”苏释耶微笑道,“但梵梨小姐的**,似乎是与我有关的。”

    梵梨垂着眼帘,不置可否。

    “接吻不够是么。想得到更多的安慰?”苏释耶上身前倾,眼神狡黠,轻声说道,“我不轻易满足女人这一步的要求,但为了你,我可以破例。”

    梵梨心抽了一下,后退了一些:“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在怪我自己。”

    “怪自己?”

    “对,我觉得自己是个成年人了,做事却把握不好度,和苏释耶大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请您不要往心里去,也不用浪费时间在我身上。谢谢您这一路的招待,我走了。”

    说罢,梵梨转身想离开,但手腕却被苏释耶拉住了。

    “梵梨,你不会跟其他海洋族女孩一样吧?”苏释耶笑了,却让梵梨感到了满满的轻蔑之意,“想要雄性捕猎族绝对给不到你的东西?”

    “当然不是!”梵梨打开他的手,转过身来,有些羞恼,“虽然我变成海族的时间不长,但你们只会繁衍、没有感情,我还是很清楚的!更何况是您呢,独裁官大人!我怎么敢向您要感情?我是真的在怪我自己,为什么要被你吸引,为什么你一靠近我,我就整个抵抗不住。我破坏了自己的原则,初吻想留给男朋友,没有留住;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接吻,还是跟同一个人,不是男朋友的人。对不起,让您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悲观情绪了。但不能拒绝男人是我的问题,不是您的问题。我回去会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

    苏释耶怔了一下,又笑了起来:“你确实悲观了。如果只是想交尾,我不用做那么多,更不会吻你。我说了,我很喜欢你,你当然可以向我索要感情。”

    “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是不可能的,对不对?”

    “你想要我对你专一?”

    “不想。”梵梨垂下头去,更加懊恼了,“不,是不敢想。就算你愿意为我专一,我都觉得是极大的浪费。对不起,刚才乱发脾气了。”

    “没事。”苏释耶温柔地看着她,“但我刚才说的话是算数的。你如果想要更进一步,随时来找我。等你到了圣耶迦那,长期的也可以。”

    如果是别的男生对她说这种话,梵梨已经把他怼死了。但她知道,这个邀请对捕猎族来说不算什么,对苏释耶来说,这种邀请已经是算是天掉馅饼。就像琉香曾经说过的,只要能爬上苏释耶的床,一生不愁了——以太之躯的后代可以当ss级特种兵,可以当没有演技也可以火遍全海的演员,可以当拿下尔国临格奥术研究奖的学者,还可以走他父亲的老路,成为顶级政治家、谋略家、军事家。

    繁衍是生物的本能。但作为智慧生物,梵梨觉得人生的追求不是只有繁衍。

    见她久久不说话,苏释耶揉了揉她的刘海:“梨梨,我对你是否专一是没有要求的。我不介意你交男朋友,只要他不介意,我可以和他和平共处。”

    梵梨好想说一句,日啊!海族的文化真的太碎三观了!

    他的意思是,我也玩,你也玩,总之大家一起玩呗!

    反正他的基因最优,如果想怀孕,只要不是智障,是个女人都100%会选生他的娃啊!可是哪个男的会这么蠢,用婚姻和未来去接苏释耶的盘?

    在这种多偶基因战争中,她肯定是输家,她不能被洗脑。

    这一刻,梵梨终于彻底想明白了。也终于甘心放弃了。

    “不了,谢谢苏释耶大人的好意。”她轻轻拨开他的手。

    “你不愿意?”苏释耶很聪明,很快就想到了梵梨担忧的点,“如果以后你男朋友经济方面有困难,我可以帮忙。”

    还来!

    那她就只能找到一个小白脸了,有尊严的男人绝对绝对不会同意的。

    她深呼吸了几秒,调整好情绪。

    “其实,我想要有一个幸福的小家。”梵梨眼睛弯弯地笑道,“一夫一妻制的那种。为了那个男孩子,我会很努力地读书,变美,不断提高自己……然后,嗯……我的第一次也想留给他。但是但是,苏释耶大人会这样看高我,我真的挺感动的。谢谢你!”

    “一夫一妻制?”苏释耶蹙眉,就好像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一样,“其实,这不利于演化。”

    “只不利于您这样的人演化,对我们普通小老百姓来说,一夫一妻制才好呢。但大部分雄性本质还是想多妻的吧。所以,我要努力变得更好,好到足以让那个男孩子为我放弃其他异性。”

    苏释耶静静看着她,没说话。

    “当然,人的能力总是有上限的。”梵梨挠挠头,“不管我怎么努力,苏释耶大人这样的级别的男神,都是我这辈子高攀不起的。我……我就只能把你当男神崇拜啦。”

    “既然是男神,为什么要拒绝?”

    “我在等那个男孩子出现。”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眼前的人说这些话,梵梨觉得鼻子酸酸的,“那个只要我一个人就够的男孩子。”

    苏释耶沉默良久,点头:“行。”

    “那我先走了,这一路谢谢您了!”梵梨对他挥挥手,“男神,再见!”

    “再见。”

    目送梵梨离去以后,苏释耶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回到舱内。

    他斜倚在窗前,听着螺旋桨的隆隆声响起,看向窗外大片美丽的珊瑚礁,眼眸被夜晚的滤镜渲染成了冰冷的古铜色。

    随后,他用手背撑着太阳穴,烦闷地闭上眼睛。但是,脑子里一直出现那双深蓝色大眼睛——天真的、热情的、时刻在笑的。这个女孩总是用和苏伊截然不同的可爱音调,喊他“苏释耶大人”。他吻她时,她害怕得颤抖,却又大胆勇敢地回应……

    刚才,当她说“等那个男孩子”时,眼眶红红的,但还是笑得很开心。

    真烦。

    独裁官秘书长拿着一份文件,念道:“独裁官大人,以下是魔药监管局发来的关于上个月……”

    “闭嘴。”苏释耶睁开眼,冷冷地打断她,目光阴鸷地看着前方,“不要跟我说话。”

    独裁官秘书长惊慌地停下来,红蔷薇花瓣般的嘴唇也合了起来。她的上司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暴躁过了。

    苏释耶放缓呼吸的频率,皱着的眉头依然没有完全平缓,但态度柔和了很多:“对不起,佩莎。我在想事情,给我五分钟时间。”

    “抱歉,没经过您的许可,擅自打扰您思考了。那我五分钟之后再跟您汇报。”佩莎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假期结束了,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上课、打工、自习、逃难……

    疯狂玩了几天,返校前一晚,梵梨还有些收不住心。但第二天上课以后,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光海大学的校园生活了。布可日魔药学讲课前,她第一个抢占到了角落里的黄金位置。看见双思夫妻、尤灿小天使,她的心中好像也装满了阳光。

    但是,最大的快乐,来自最后坐在她身边的男孩子。他穿着白色江珧足丝衬衫,手腕骨感白皙,眼睛是一片纯粹的浅蓝色。

    “梨梨,早。”

    “早啊,星海。”梵梨趴在桌子上,故意摇了摇头,“没发现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复活海的海百合发夹。”

    “眼光真犀利,一下就发现了。”她惊讶道,“你真的是直男吗?”

    “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很关注。”

    梵梨怔了一下。不知为什么,莫名觉得有些心虚……她是怎么回事?星海又不是她男朋友……

    “秀恩爱的你们够了!!”尤灿愤怒抗议,“想想我的处境,琉香完全不理我了!!我要失恋了!哇——咦,那是什么声音?好可怕!”

    不只是尤灿,梵梨、星海,还有整个教室的学生,都听到了。

    那是一个女孩子的哭号声。

    虽然隔得很远,但那种无比凄惨的叫法,连梵梨都觉得心惊肉跳。听力敏感的捕猎族,好多都直接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跟着人群,梵梨等人游出教学楼看。只看见教学楼后门外,一群逆戟族女生包围着一个海洋族女孩,每个人都冲上去任意践踏她:甩耳光,用尾鳍抽打,用指甲刮伤她的皮肤,掀开她的裙子,把她一头浓密的棕卷发抓得乱七八糟……海洋族女孩早就没了发型,满头彩色海星发饰落了一地,因为一直在受轻伤,海水里时不时飘出猩红细烟般的鲜血。

    丽娜在一旁,被六个男生高高举起,跟女王似的俯瞰着这一幕,时不时打个呵欠。

    一个逆戟族女孩抓住海洋族女孩的头发,把她的脸翻过来,对着群众:“看什么看,想看看得罪我们丽娜姐的女奴长什么样吗?就长这样!”

    女孩满脸刮伤,嘴角裂开,丝血一条条溢出。她双唇发颤,眼中布满了血丝,泪水也跟珍珠似的一颗颗往外流。

    梵梨惊呆了。

    是当当!!

    人群突然变得安静。学生们连议论都不敢。

    “其实,我对奴隶一直很宽容。”丽娜拨了一下头发,身体前倾,轻轻说道,“但是,如果奴隶不懂认清自己的身份,就不能怪丽娜姐下手太狠了。”

    “我才不是你的奴隶!”当当大叫一声,眼中满满都是委屈与怒火,“我只是海洋族!!海洋族不是捕猎族的奴隶!!”

    丽娜笑出声来:“哦?开始带种族之间的节奏了么。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瞧不起你的。刚才在食堂,你又在跟你们音乐系的女同学说一些什么恶心的话——‘女人只要够年轻,够美,够温柔,就是能够得到男人的物质投资呀。为什么我喜欢结过婚有孩子的男人?我想要房子,他就会把房子给我;我想要爱情,他就会双手奉献给我。有女儿又怎样,女儿的东西不都还是我的。’这是你说的话,对吧?你说说看,这和海洋族有什么关系?每个海洋族都像你一样卑贱吗?”

    “我怎么想,关你什么事?!我又没对你说话!”

    此刻,有一半原本同情当当的人,都露出了微妙的神情。

    丽娜眯着眼睛,语气也变得阴狠起来:“那我弄死你,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那些逆戟族小姐妹心神领会,接着对当当一阵毒打。

    每打一下,当当就会发出一次惨叫,希望以此获得别人的救助。

    但是,在场的学生都知道,丽娜的强势,绝不仅仅是因为她母亲在星辰海著名的金色漂浮雨林,都有一栋一千一百平的豪宅。而是因为她母亲拥有那样一栋豪宅,却没有自己掏过一分钱。所以,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没有人敢当面顶撞她,只是默默围观着得罪她的下场。

    当当在感情方面固然有很蠢的地方,但私底下并不是一个坏女孩,不应该被如此对待!

    梵梨看得神经都绷紧了,推开人群,一溜烟游入教学楼,冲到了院长的办公室,大口大口地吐着泡泡:“院、院长,丽娜在广场霸凌其它学院的女生!”

    ***43小剧场***

    花子箫:“抱歉,走错片场了。诸位不用担心,在闪闪的幻想题材小说里,谁碰女主最多,前期欺负女主最多,后妈虐谁最多。《奈何》向独裁官大人发来贺电,不信你看我。”

    洛基:“《奥汀的祝福》发来贺电。我都变成树了。”

    逸疏:“《画仙》发来贺电。我仙元尽毁,半条命都没了。”

    上官透:“《月上重火》发来贺电。我武功尽失,筋脉全断,冰冻七年。”

    胤泽:“《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发来贺电。我都没了。”

    苏释耶:“……”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