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38章
    与此同时, 尤灿处在烦躁和悲伤的情绪中不可自拔。下课后, 他也不愿意和朋友们一起离开,而是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 垂头丧气地发呆。

    “尤灿……”一个双马尾的海葵族女孩靠近尤灿, 胆怯地看着他, “我听说你的事了, 因为我们是同族嘛,我也是利尔第一高中的, 就很担心你,你……你现在还好吗?”

    “不好。滚开。”尤灿不耐烦地转过身去,不想多看她一眼。

    这傻白甜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跑来问一个被绿了的男生现在好不好。这还需要问吗?

    “好……好吧……”双马尾眼泪汪汪地把自制便当放在他面前,“其实我觉得你很棒。”

    棒什么啊,这种安慰像讽刺一样。尤灿闷闷地趴着, 脸色难看极了。

    “以前你在高中时就很有魅力, 人缘好, 成绩好,还有运动细胞,大家都特别喜欢你……”

    双马尾颤颤巍巍地说着, 尤灿的耳鳍却慢慢立了起来。

    “我, 我跟你说这些, 只是想让你知道, 你真的很好!没别的意思!!这是我为你做的点心, 你尝尝味道就好……请你加油, 振作起来啊!”说完这些,双马尾放下一个贝壳碗,耳根红红地火速游走了。

    等尤灿回头看过去时,她早就没了影儿。

    他面前放着的贝壳碗里,有五颜六色的海鲜和糖果,就像双马尾一样**。

    梵梨回家琢磨了很久,想好了如何帮尤灿和琉香和好。本来打算下周再联系琉香,没想到第二天刚下陆地美食实践课,就在一间教室门口看见她主动找海草学长搭话。

    海草学长只对她说了一句话,转身离开了。看见她在发呆,梵梨把她拉到教室里,把门关上,转身说:“琉香,关于尤灿的事,有时间和我聊聊吗?”

    “你说。”琉香抱着胳膊,笑容中带着点怒火。

    梵梨不知道,海草学长那句话是:“高中时,‘黑珊瑚女神帮’欺负你,我还同情过你,真是讽刺。”所以,她也不知道,现在的琉香这股怒火是怎么来的。她只感知到琉香的情绪,也有些怕了,但想到尤灿那么痛苦的样子,还是硬着头皮说:“你这样对尤灿,不太好。”

    “哦?我对不起尤灿?我怎么对不起他了?”

    “既然你们俩都已经在一起了,就不应该再背着他跟别的男孩子见面,不是吗?”

    “梵梨,放过我吧!”琉香望天翻了个白眼,“你心里清楚得很,尤灿一开始喜欢的是你。因为他看出来了星海喜欢你,知道抢不过星海,所以才开始追我。我只不过是他的备胎,已经很惨了!现在你们还不让我跟别的男生见面,不是在搞笑吗?”

    “尤灿喜欢我?他看出星海喜欢我?”

    琉香只是冷笑,把胳膊下夹着的《奥术史》拿出来翻看,以展示自己的不屑。

    同一时间,星海在教学楼外没等到梵梨,就上来找她,结果也正巧找到了她和琉香所在的教室门口。他正想敲门,但手指关节还没碰到门板,就听见琉香提到自己。他把手收了回去。

    女生对于男生是否对自己那点意思,心里多少是有数的。梵梨仔细回忆了一下和尤灿认识的过程,确定尤灿没喜欢过她,而且对琉香一见钟情,于是断然道:“你说这么多,只是想让自己愧疚感少一些。”

    琉香“啪”的一声把书合上,推过来一道短促的水波,就像她随时在爆破的不耐烦:“那我问问你,尤灿那样的男孩子追你,你会答应吗?”

    “不会,但那是因为我现在不想恋爱。如果我想恋爱,尤灿挺好的。”

    “既然他那么好,那你跟他在一起好了。”琉香重新抱着胳膊,笑得更不屑了,“送给你。祝你们幸福。”

    “你……真是不可理喻。算了,当我没说。”

    刚转身,琉香却在后面叫了她一声:“你知道吧,梵梨,我觉得你特虚伪。嘴里说着尤灿很好,但他真的追你,你是绝对绝对不会考虑的。你连星海都看不上,更别说尤灿了。所以,你为什么一定要勉强我和尤灿在一起呢?我有这么差劲吗?”

    梵梨吐了一口气:“我是来劝架的,不是来吵架的。如果我言语上有冒犯你的地方,那我道歉。不要把星海扯进来了,星海很无辜。”

    “收起你双s尖子生的高高在上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现在不想,是因为你在等去圣耶迦那。到圣耶迦那就好谈恋爱了,对吧?”

    “什么意思?”梵梨皱眉。

    “有更多上阶海族可以选,不是吗?”说到这里,琉香露出了古怪而刻薄的笑,“毕竟,你连苏释耶大人都睡到了。虽然只是一次性的,但你睡到了。你知道自己不是个只会研究学术的书呆子,你在男人眼中是有魅力的。看我多懂你,你怎么就不能替我考虑考虑呢……”

    “琉香,你在发什么神经!”再次听到苏释耶的名字,梵梨情绪也上来了,“我来劝你和男朋友和好,你为什么要攻击我?”

    “我只觉得你很荒谬!你和苏释耶大人交尾交到陆生了,同时拿星海当备胎,凭什么怪我劈腿?就凭你学习好?”

    梵梨被气得肝疼,很想骂回去。但她很快想到了苏释耶说的那句话——所有的坏情绪,都与**有关。那么,现在她这么生气,是不是也是因为琉香戳中了她的痛处?自己是不是潜意识里,真的想要在圣耶迦那重新物色别的男孩子?那么,她要不要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这样的人,现在就和星海确定关系?

    梵梨闭上眼,认真滤清思路。

    不,她不是为了认识别的男孩,才不答应星海的。她之所以会生气,是因为懊恼自己在苏释耶面前确实缺乏定力。既然已经让苏释耶乱过一次节奏了,就要及时止损,恢复冷静,不能太快投入新恋情,让星海变成第二个苏释耶,把双方的生活都搞成一团乱。所以,现在她要做的事,不是谈恋爱,是顺利完成升级考试。那不管琉香现在怎么评价她,她都不该被影响,也不该有情绪。

    “我不想再跟你争了,琉香。”梵梨拍了拍琉香的肩,“现在你在气头上,说话一点都不过脑。等你气消了,如果需要找人谈心,再找我。我愿意随时当你的听众。”

    琉香抱着胳膊,把头别到一边。

    梵梨转身游走。但刚拉开门,她就看到了门前的星海。

    “原来,那个男人是苏释耶。”星海想要故作轻松地笑一下,但没笑出来,只是扯了扯嘴角,“这次旅行也是跟他,对吗?”

    一时间,梵梨不知该怎么回答,解释,还是老实肯定?琉香就在身后,星海又在气头上,好像说什么都不行。

    就在她踌躇的时候,星海低下头,连刘海也遮掩不住眼中受伤的神情:“你为什么不早说是他,早说,我就放弃了。”说罢,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不是,我和他没有——”梵梨追上去,拉了他一下,却被他甩开。

    梵梨没有再勉强他,停在原处不动了。

    “如何?”琉香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有些心虚,但这几天她被别人说得太惨了,怨气依然没发完,“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教训你了?女人,三心二意不好,不然就会被千夫所指的。凭什么男人花心就可以被原谅,女人就要被骂成脏……”

    “琉香,你真的够了!”梵梨怒道,“不管是男是女,只要确定关系了,都不能背叛对方!我和星海不是男女朋友,他都因为苏释耶如此痛苦,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给尤灿带来的痛苦有多大?好好珍惜一下那个爱你的男孩,不要再作死了,好不好!”

    扔下这一堆话,梵梨便冲了出去。

    星海不理她的痛苦,比她想的要大。

    这是误会,又不是误会。

    她很想指责苏释耶随便撩拨她,把她的生活搞成一团乱。可是,苏释耶并不是骗子。如果他假装要给她一对一的承诺,再让她发现他其实很花心,她大可直接骂他渣男就完事。但是,他在择偶观上就是一个普通坦然的捕猎族,什么都是摊开说的,他没有辜负任何人。

    是她之前太傻,顶不住诱惑。

    为什么顶不住诱惑?因为她太无能了!如果她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能靠自己的能力过得很富裕,一定能更帅气地拒绝苏释耶。

    如果她是捕猎族,或许一切都会好很多。或许奥术就学得进去了,或许她就能早日找到变回范梨的方法,或许就不用在哪里都战战兢兢的……她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只有星海肯定了她的意义。

    但他也不再相信她了。

    离开学校后,她一个人又一次摸索去了黑市,想鼓起勇气去喝“冥河之心”。但是,即便是在晚上,也有人从黑鳄工会里走出来,把大把大把的白骨埋葬。灯火流溢在白骨上,把它们染成各种色彩,又是恐怖,又是绮丽。

    最后,梵梨徘徊在黑鳄工会门口,还是没有勇气进去。她原路返回家中,已经到了午夜时分,于是疲惫地睡下。

    周末,她打了两天工,星海没有联系她。

    梵梨本以为琉香和尤灿已经彻底完了。但布可日早上,她看见他们俩又坐在了一起。看见她来,尤灿朝她挥挥手。琉香抬头看了她一眼,却只是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又重新埋头在预习笔记本上写新的注释。

    梵梨游过去,笑着用胳膊捅了捅琉香:“今天气色不错嘛,跟我们在一起玩,也没那么糟糕,对吧?”

    琉香又写了几个字,便放下笔,轻声说:“梨子,对不起,上周是我任性了。”

    “小姐妹之间吵吵闹闹,很正常。我也有错啦。”

    可是,琉香和霏思并没有因此和好。本来霏思觉得愧对琉香,也因为琉香绿了尤灿,对尤灿都有点意见。琉香本来就反感霏思,这下和尤灿和好了,更有一点炫耀的意味。

    尤灿心情尤其灿烂,一整天都跟在琉香身后,帮她剥虾揉肩买零食,亦步亦趋,跟个小太监似的。即便霏思私底下偷偷跟他说:“你怎么这么傻啊,被绿了还和好。”他也只是笑着应付过去。

    但是,这一份殷勤就像回光返照一样,只持续了两天。两天后,圣提日的奥术学讲课结束后,尤灿主动向琉香提出了分手,原因是“我们还是不合适”,没等琉香给出太多反应,就果断溜了。

    星海正在教室外,和几个男生在一起聊天。

    刚好梵梨抱着《一级奥术》,一个人从教室里游出来,好像也很低落。她抬头看了一眼星海,迅速把头埋下去,不想被他发现自己的存在,匆匆游走。

    琉香苦笑着游过去,正想跟梵梨说她也被甩了,要不放学一起出去逛逛。但是,星海突然冲到梵梨面前,抓着她的手腕,在又一片起哄声中,消失在走廊拐角。

    “我觉得我们系有的女生就是很自以为是,以为自己能和梵梨比。”

    听见这个声音,琉香骤然转过头,看见霏思和另一个双马尾女生从教室里出来。霏思像没看到她一样,跟那个女生笑着说:“不管是外貌,还是成绩,还是对恋爱的原则性上,都没有一丝可比性。还自以为家里有点钱就了不起,劈腿的女生注定没有好下场。”

    双马尾看到了琉香,知道霏思这番话是故意说给琉香听的,不敢发声。

    琉香恨不得冲上去就撕碎霏思那张臭嘴,但因为霏思没直接对她说话,只能把这股子闷气吞到肚子里。

    进入一个藻园,星海在一排雕像后停下,松开了手:“对不起。”

    “不要道歉,不是你的错。”虽然是这么说,梵梨却欣慰地笑了起来,“我不够坦诚,没把重要的信息告诉你。”

    “不,你没必要跟我交代这些的。是我太懦弱了,听说喜欢你的人是独裁官,就……”星海有些懊恼地看着别处,“我就觉得自己完全没希望了。”

    “为什么?”

    “对比他,我能给你什么呢?”

    “希望。”

    听见梵梨毫不犹豫的回答,星海怔怔地看着她:“希望?”

    这时一阵海浪涌过,拨乱了她的短发。

    她回头看了看身侧的一排雕塑。这是由艺术生创作的著名校友雕塑作品《黄金时代红月海四大奥术师》,四个人姿势各异,有叉腰的、拱手的、背手的、手踹在兜里的,呈深古铜色,已经很有年代感了,但大奥术师托马的手套和手里的海笔都被摸成了亮金色。她摸了摸那支海笔,笑道:“你说,这些学生为什么要摸它。明明这支笔不能用来实质性地写字。”

    “因为这是托马的笔,大概大家觉得摸了以后可以得到天才的保佑,考试能考高分吧。”

    “嗯,这就是希望。曾经我对前方的道路毫无信心,也几度觉得灰暗。是你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光。所以,你不需要给我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能看到希望。”

    “我会继续给你希望。但是……”星海皱了皱眉说,“实质性的东西还是要给的。例如房子、装修、收入、学区房。”

    梵梨喷了一道水:“别这样,你想得太远了吧!”

    “好像是的。”星海有些腼腆地笑了,“我还没追到你呢。”

    “你真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梵梨把头发拨在耳鳍后,耳鳍又俏皮地动了两下,“所以,哪怕我们无缘成为恋人,你觉得没有与我成为朋友的意义,我也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你是很值得交往的朋友,我不后悔认识你。”

    星海缄默了一阵子,忽然抬头:“梨梨,我改变主意了。如果你喜欢我,想当我的女朋友,当然最好。如果无缘在一起,我也会维持和你的友谊。我不想给你带来压力。”

    梵梨张了张嘴,差一点就把“我当然喜欢你”说出口,但还是忍住了。不能草率开始一段感情。一旦开始了,就绝不轻易分开。她只是看着他,笑了起来:“你这么想,我就太开心啦。”

    “对了,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黑市?”

    “你知道我去黑市?”梵梨愕然道,“这几天,你不会一直跟着我吧?”

    “当然,我得确保你是安全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看见梵梨做贼心虚的样子,星海俨然道,“你该不会是想喝‘冥河之心’吧?”

    “没有没有,我还没那个胆子,只是一时冲动。”

    “冲动?”星海蹙眉想了一会儿,“是因为我不理你,对不对?”

    “不、不是啦!”

    “不,就是因为我不理你。”星海有些懊恼,咂了咂嘴,“都是我的错,差点害了你。”

    梵梨忽然发现,星海虽然是直球思维,但他情商一点也不低。那么微小的情绪和行为动机,他都能立刻察觉到,而且异常坚定。所以,她也没再试图瞒他:“都是误会,解开就好了,你别往心里去。”

    “我以后不会再和你冷战了。说好要保护你,当然要包括心理上的。”

    说到这里,星海往前游了一些,张开双臂,把梵梨紧紧抱在了怀里。

    她倒抽一口气,却听见他温柔的声音在上方响起:“这是给你安全感的拥抱,没有别的意思。”

    星海肩膀比看起来的宽,个子比看起来的高。所以,她顿时感觉整个人小小的,忍不住缩成一小团,也搂住了他的腰。他的腰好细,但触感硬,全是肌肉。而靠在他的胸前,还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脏在狂跳……

    “谢谢你。”梵梨闭上眼睛,也轻轻回抱住他,“你真的好细心。”

    确实很有安全感。

    星海的拥抱让她感到满满的幸福、心安。有那么一瞬,她甚至觉得就这样依偎到老,也很好……

    翌日起,琉香经常看见尤灿和霏思、双马尾女孩在一起,心中有几近黑色的预感。

    下课后,她把尤灿叫到角落。尤灿还是和以前一样,非常听她的话,乖乖跟过去了。琉香单手叉腰,不开心都写在了脸上:“那个女生是谁?”

    “琉香,你说的是……是哪个?”

    “别装傻!梳小学生发型的那个!”

    “哦,你说她啊。”尤灿挠了挠头,“就同学啊,她喜欢我。今早向我告白了。”

    “那你怎么想的?”琉香有些慌了。

    “我说需要时间考虑……毕竟,我才和你分手嘛,伤口还没痊愈……”

    琉香松了一口气,但她没让自己表现出来。她只是游上前去,抬头,难得有些示弱得看着他:“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我不该见别的男生的。可是不见别人,我也不会知道,你对我来说这么重要……”她拉住他的手,低下头说:“尤灿,我们和好好吗?”

    “真的吗?我都没想到你会来找我。”尤灿感激地说道,“我真开心。”

    “那你怎么想的呢?”

    “让我回去好好想一想,可以吗?重新开始需要勇气呢。”

    “为什么现在不能答应呢?”琉香又忍不住咄咄逼人了,但没得到他的答案,她提起一口气,忍着气说,“好的,你回去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答案。我会等你的。”

    “好!谢谢你,琉香。其实你也有温柔的一面,我都没有发现……过去,我也做得不够好。”

    “快别这么说了,现在重新开始也不迟啊。”

    “嗯,我向你保证,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虽说如此,琉香却没有等到尤灿的答复。又过了一天,她就看见尤灿和双马尾单独用餐,整个情绪都崩溃了。她跟火箭一样冲到梵梨面前,暴跳如雷:“那个女的到底在干什么!她干嘛老缠着别人男朋友?她对自己没有数吗?”

    “你对自己才没数。”回答的不是梵梨,是梵梨身边的霏思,“那是尤灿的女朋友。”

    “什么?她什么时候以尤灿女友自居了?”

    “是尤灿自己承认的。”

    “不可能!他……”因为要面子,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他答应过她,会认真考虑的!她又急又怒:“他和我正在和好期啊!”

    “别闹,他们俩都半公开了。没公开就是因为怕你。这种结果,在你绿尤灿的那一刻应该就猜到了,不是吗?我建议你还是好好做自己,不要当别人口中的奇葩前女友了,好吧。”

    琉香气得胸膛上下起伏,但霏思这番话却是钢针,每个字都扎在了她最痛处,让她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她兀自怒了半天,狠狠地说:“我呸!!你真恶心!尤灿也恶心!和一个幼女谈恋爱!”

    “说实话就是恶心?你有这精力,不如想想怎么尤灿就不选你,要选一个幼女吧。”霏思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嫌恶地转过头去,“这女孩比你可爱多了。”

    琉香快被气爆炸了,转而低头对梵梨说:“你就任霏思这么说我吗?这时候不是应该站在朋友这边吗?!”

    梵梨把头埋下去。其实,她也觉得尤灿没有错,这事错的是琉香。琉香最该做的事是放手。但是上次被琉香怼过以后,她也不敢吭声了。

    “呵呵……”琉香懂了她的意思,冷笑道,“我走!”

    从这一天起,琉香彻底退出了六人小组。她的位置被尤灿的新女友取代。虽然梵梨和她没有直接冲突,但因为讨厌霏思,她连带梵梨也一起讨厌了。而这一份讨厌,在看见梵梨和海草学长单独用餐时,更是上升到了极点。

    其实,梵梨只是和星海一起吃饭时遇到了海草学长。星海去买东西了,她就和海草学长聊了几句关于泡泡小姐的事,得知他一直在关注案件进度,多说了几句话,想确认一下自己是否需要做一些防备。

    琉香觉得很不公平。自己和梵梨都做了对不起男朋友的事(她觉得星海算梵梨男朋友),星海不但没惩罚她,还更爱她了。

    他们六个人,就是有心把她孤立在外的!

    离开食堂后,她正好看见“黑珊瑚女神帮”懒洋洋地躺在藻园里晒太阳,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一头热地冲过去,对丽娜说:“丽娜姐,梵梨背叛你了。她和你的前男友单独约会。”

    悍公主直接表达了愤怒:“招惹丽娜的前男友?她怕是不知道,丽娜的前任也是丽娜的所有物,是不能碰的?!”

    天才爱神不发表评论,只是眼神微妙地看着丽娜。

    丽娜反而很平和:“没事,你们别多想。梵梨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女生。她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做事的风格。”

    “我不这么乐观。”天才爱神顿了顿,“丽娜,你忘了泡泡小姐是怎么死的了吗?你低估了阶级跨越对鱼饵们的诱惑力了。”

    “我看人应该还可以。梵梨和露薇雅,不是一类人。”丽娜漫不经心地说道,“再说,从我前任和露薇雅搞在一起,还对露薇雅那么痴心以后,我就发现这男的是真的没出息。梵梨喜欢,就让给她好了,她不嫌弃就好。我挺好奇,他能不能赢得过星海。”

    琉香觉得很诧异。这还是丽娜第一次无所谓有人接近海草学长。同时,她也意识到了一件事:如果丽娜和梵梨关系真的很好,霏思再挑拨离间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大学生活,又会变得和高中一样。

    “丽娜姐,梵梨早就忘记你们的约定了。”琉香停了一下,半真半假的话脱口而出,“她不打算帮助你过双s,而且还记恨你教训当当。她想自己考过双s,熬到去圣耶迦那,投靠那边的‘女王帮’,帮当当打你的脸。”

    琉香弯下腰,本想近距离和丽娜说话。但听见这番话,丽娜猛然抬头,艳丽的双眼微眯,露出尖牙:“你说什么……?”

    逆戟族释放攻击性时,会令任何种族都本能地想逃。

    “她、她亲口跟我说的。”

    “她这么没脑子帮当当?她知道当当男朋友是谁吗?!”

    琉香先是一头雾水,很快就以她对丽娜多年的研究得出了结论:“她知道当当男朋友是你父亲,所以才更要帮当当出这口气。”

    看见丽娜只剩下一条细缝般的瞳孔,琉香按捺住惧意,颤声说道:“还有,她和独裁官大人交过尾。”

    ***43小剧场***

    梵梨:“今天的主题是:43里,谁是颜值最高的男人?让我们一起鼓掌,欢迎夜迦老师!”

    夜迦:“谢谢,谢谢,谢谢庶民小天使。”

    独裁官秘书长:“?你这是公报私仇。独裁官大人,她公报私仇!”

    苏释耶:“无所谓,男人的长相不重要。”

    夜迦:“男人的嫉妒,有时候也可以装成洒脱?”

    苏释耶:“我懒得理你。”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