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39章
    “那不可能。”丽娜毅然道,“据我所知,独裁官大人的要求很高,而且他不喜欢海洋族。”

    “可是我是亲眼看见……”

    “不管她跟谁交尾,那是她自己的事,这不重要。但我无法忍受叛徒。”说到这里,丽娜又将冰冷的审视目光投向琉香,“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

    琉香把最近的事告诉了丽娜。丽娜冷笑:“所以我一直不理解,你们海洋族为什么要一夫一妻制。整出这么多幺蛾子,还不是因为执着于要跟同一个人厮守终生?无聊至极。倒是你,琉香,你不愧是我多年的黑粉,想法也越来越对我胃口了。”

    “我……我没有……”琉香涨红了脸。

    “行了,我不跟你计较过去,还要多亏你来通风报信呢。梵梨如果不是我这边的,那她就是一个必须铲除的敌人了。年级第一必须是我的,谁有二心,谁就得死。”丽娜咬牙切齿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弄她?”悍公主摩拳擦掌。

    “不能先弄她。星海现在总是跟在她身边,他在捕猎族里人缘很不错。我们先解决她周围那几个人,再把星海收回来。”

    “很难。”琉香摇摇头,“星海特别喜欢梵梨,喜欢到被她绿了都不介意。”

    “嗨,香香,你怎么又用鱼饵思维来想捕猎族呢?”天才爱神撑着下巴,长长的睫毛随着眨眼抖动,“鲨族本来就是多偶制,不存在绿不绿。我已经好久没有抢别人的男朋友了,星海就交给我来搞定吧。”

    圣提日晚上,夜色已深,灯光影影绰绰,霏思独自游在打工后学校宿舍的小巷中,心情起起伏伏。

    攥着手中新发下来的硬币,想到可以回去给蓝思做一些好吃的,她嘴边浮起了一抹疲惫的笑容。可是笑容还没有在脸上呆多长时间,她就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霎时间呆立在了原地。

    这条小巷每到晚上人都特别少,灯光也非常的昏暗,有时甚至完全不亮。她虽然很害怕,但这是唯一一条能够返校的道路了,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选择。

    忽然,“咕噜噜”的声音响起。一个碧绿色的瓶子不知从哪里滚了出来,停到了霏思的尾巴下面。因为水波的流动,那玻璃瓶上映射出了几个歪曲的人影,而那些人影就站在正前方不远处等着她。

    “哟!这不是咱们系的鲑族闺蜜吗?怎么这么晚了,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啊?”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在霏思背后响起。

    她心中大惊,这些人不是在她的前面堵着她吗?怎么后面也有人?!

    正当她进退两难时,一道光芒快速闪过,突然额头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她被按在地上,额头疼痛处开始大量的流血,鲜血霎时间染红了海水,被她吸入鳃中。

    “啊,这味道……”捕猎族男学生的声音可怕极了,简直像闻到血的吸血鬼。

    手掌撑了撑地面,摸到粗糙的石子地面上有几个破碎的玻璃渣,想必刚才她就是被那些人扔来的瓶子砸伤的。

    一阵哄笑声响起,霏思内心害怕极了,只希望他们笑完能赶快走。可下一秒,她被人拎着领子,从地上强行提起来,而身上的书包也被人“唰”的一下抢了过去。

    昏暗的灯光掩映下,只见那人穿着和霏思同样的校服,向下望去,唯一不同的便是他的尾鳍上有黄金珍珠尾饰。霏思隐约记得,他是凯墨团伙里的人。

    “让我看看天才少女的闺蜜包里都有些什么?唉哟,好努力呀,全是书本……啧啧啧。”当先领头的捕猎族一边翻着她的书包,一边说道,“你喜欢和梵梨在一起玩是吗?对吗?对吗?”

    每说一个“对吗”,霏思都会被扇一个耳光。

    带头的男生看垃圾一般,将手上的书本抖了抖,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些什么。他游到了霏思的面前,伸出一只手,将她的下巴重重捏了起来,力度大到好像要将她的骨头都捏碎。

    “我告诉你,你如果继续和梵梨走那么近,以后就会经常受到我们的照顾了!”说完,男生将手松开。

    霏思下巴一阵疼痛,可是这还没完,昏暗灯光下,丽娜的小跟班突然跟上来,“啪”的一声,一巴掌就扇到了霏思的脸上,顺势抓乱了她的头发。

    他们身边站的其他纨绔子弟哈哈大笑起来。

    霏思本来还有余力挣扎,可是她刚有这种想法,头发一下子又被人强行拽了过去。她不得已被迫抬起了头。

    此刻她满脸血迹,左脸颊因为疼痛而红肿,仔细看去,她的眼角甚至还有泪光。

    “听到了吗?!再在学校里跟梵梨抱团,我们就弄死你!”

    男生将霏思的书撕成一块块碎片,顺着海浪投掷在她的脸上。她狼狈地想要逃跑,但又有一个人游到了她的身后,用强有力的尾巴重重撞击她的腰腹。她一下子就往前扑倒,膝盖磕在石子路上,流出的血再次染红了海水。

    不知又从哪站出来一个人,他拽住霏思的头发,向身旁的砖墙上砸去。霏思一阵昏迷,只感觉更多的鲜血涌了出来。

    带头的男生半蹲下来,伸手轻轻拍了拍霏思的脸颊:“知道自己交友不慎了吗?你知道什么才是你最该做的事情?”

    “我……我到底做了什么……”霏思低弱的声音颤抖着响起。但他们根本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就开始对她拳打尾拍起来。

    霏思数次逃跑都没能成功,只觉得自己头脑昏沉,眼前一片黑暗,她觉得自己肺中的氧气好像被抽走了一般,再也无法说出更多的话来。她半昏过去,只记得那巷子街头的昏暗灯光一闪一闪,像深海里永不见天日的稀薄生命信号。

    翌日早上,梵梨在校门口遇到琉香,游过去:“琉香,之前的事,我觉得自己做得很不好。”

    “什么?”琉香错愕地回过头。

    “我最近心思一直在学习上,没有照顾你的心情。其实,你失恋了,我应该多花点时间陪你散心,而不是一味地指责你。唉,我真是个糟糕的朋友。”

    琉香怎么都不会想到,梵梨会来跟她道歉。这一刻,她仅剩的良知在与仇恨搏斗。她想大骂梵梨一顿,骂她为什么总是帮着霏思。明明她们才是最早的朋友,如果不是梵梨总是偏袒霏思,她们之间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她也想微微一笑说“没事,我不介意”,然后继续跟丽娜弄死她们几个人……

    可是,她没有选择了。

    因为蓝思游过来,推了琉香一把:“不要脸的女人,滚!”

    “你推我?!”琉香怒道。

    “你这狗腿子有脸去向丽娜乱说话,害霏思被打伤到没法上学,就应该知道我们这个圈没有人会再欢迎你了!滚!别逼我对女人动手!”

    “发生了什么事?”梵梨看了看又惊又怒的琉香,再看看勃然大怒的蓝思,“霏思被打了?”

    “不知道琉香跟丽娜说了你什么,反正丽娜发疯了,昨天叫了一帮人把霏思打伤了,像对当当那样。”蓝思把袖子卷起来,作势要打琉香,“琉香,我知道就是你搞的事,你还不滚?!”

    “呵呵,只是村姑嘴贱的下场罢了。”说罢,琉香一溜烟逃了。

    蓝思气得恨不得上去揍她,但握着拳,忍住了。

    梵梨留下来,和蓝思聊了一会儿,但他知道的也只是霏思听到的那些事,只能约好放学之后去宿舍看霏思。

    因为八点就要上课,梵梨不得不匆匆跟他道别。

    到了课堂上,她总觉得周围氛围有些古怪。以往喜欢和她交流的同学中,只有外校的学生还比较积极,本校学生都不说话了,也不愿意和她坐在一起。

    下课后,梵梨从当当那里得知,“学神得罪了凯墨团伙和‘黑珊瑚女神帮’”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也是这时候,梵梨才迟钝地发现,当当一直在被丽娜殴打,脸上挂彩都没好。但是,当当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害怕有人会找她的麻烦,在食堂里气得拍桌子瞪眼睛,怒斥凯墨丽娜不要脸。梵梨吓得赶紧补了隔音术。

    仔细回顾最近发生的事,梵梨觉得有些心累。她最近把太多心思放在升级考试上,没心思去调节霏思和琉香积压已久的矛盾,导致琉香直接爆炸了,和原本的朋友圈彻底撕破脸。

    除了怒其不争以外,梵梨更多的感受是有点伤。当当和琉香是她刚来第一天就认识的朋友。当当是音乐系的,不会去圣耶迦那。所以,等她们升级以后,琉香很可能会相处最久的朋友。如今就这样翻脸,除了丽娜制造的外部威胁压力,内心还有一种割肉般的难过。

    下课过后,梵梨再次去向院长告状,但院长说,如果暴力发生在校园外的,只能报警。

    报警,她是真的不敢了。

    她一个人坐在楼梯口,对于琉香叛变这件事,思考了近一个小时。

    琉香会这么做,起因自然是她和霏思的矛盾。乍一看,好像只是姐妹之间三观不合引发的矛盾,但往深了想,并不是这样。琉香还在落大附中时就被黑珊瑚女神帮欺负,但她不但没想躲开丽娜,反倒热衷于研究丽娜,并到处跟人科普丽娜的“光辉事迹”。这段时间,她和自己的对话中,也无意透露出对逆戟族的羡慕之情。

    琉香其实是一个生在海洋族壳子里的捕猎族思维者。她想变成丽娜。

    如果是在人类社会,大家的基因差距没有那么大,琉香可以靠努力挤入丽娜的圈子,成为女王群体的一份子。但在这个世界,她没办法变成捕猎族,所以她野心勃勃的本性被积压扭曲了。她和自己、霏思被硬套在一个圈层,仅仅是因为都是海洋族。可她和霏思的人生追求、思维方式几乎都是相反的,所以才引发了这么激烈的战争。

    琉香的叛变是早晚的事,早点知道不是一路人也挺好,总比认识多年以后再翻脸好。

    可是,琉香搞事情引发的后果该怎么办?霏思、当当已经被施暴了,可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黑鳄工会经理拿着的三瓶“冥河之心”,又在她脑海中晃悠了一阵子。

    如果变成捕猎族,是不是就可以保护她们了……

    梵梨摇摇脑袋,告诉自己别瞎想。不到万不得已,不走这一步。

    下午的选修课“奥术与经济”讲课结束后,学生们开始准备去各自的奥术史研讨课教室。凯墨等人在星海的教室附近拦下了他,拉到了与丽娜约定的过道角落里。

    凯墨抱着胳膊,浓眉拧成了一团:“星海,你对梵梨也太上头了点。”

    “我不太明白。”星海微笑。

    “你这么聪明,怎么就不明白了?”丽娜气得横眉怒目,“星海,我们这个小团体里连个普通捕猎族都没有,个个都是有名有分的,你是知道的。凯墨哥一开始不介意你是混种,邀请你加入我们,一是因为他父亲重视你父亲的军功,觉得你是块料子;一是因为他自己也看得上你,觉得你是块料子!结果你在做什么呢,被一个下阶海族迷得晕头转向……你是真的让凯墨哥心寒……”

    她的盛气凌人令凯墨都忍不住皱眉。凯墨摆摆手,说:“别,兄弟之间不说这些。星海,如果你对那个海洋族妞是玩玩的,就像开始我预测的那样,那我一句话不多说。但现在情况明显不是这样。我听说,你在体育馆说想和她结婚?”

    “我是喜欢梵梨。”

    “可是梵梨不喜欢你!”丽娜提高嗓门,“你知道梵梨和什么人暧昧不清吗?你要被人利用了!你傻啊!”

    凯墨也跟着点头:“我就一句话,远离这妞。你总不能真的重蹈你父亲覆辙,为一个女人放弃前程和基因优化吧?这个梵梨,除了成绩好,一无是处。真心的,听我的建议,换一个。”

    “谢谢凯墨哥和丽娜姐。”

    见他态度柔和,凯墨眼中滋生了希望:“星海,你想你爸为什么给你取这名字,也要对得起你这名字,是不是?你看看独裁官,什么出身,混成了什么样?他连海神族都能娶。虽然以太之躯可以和任何种族繁衍后代,但咱们都知道,以太之主与深蓝的神力并不同源,以太之躯其实就是会邪能的捕猎族。你不觉得独裁官才是我们应该奋斗的目标吗?”

    “凯墨哥肯定有本事泡到海神后裔妹子,我没敢想那么多。”

    “别,你少给我戴高帽,就说你自己的事。你现在该多接触一些捕猎族姑娘了。我才让丽娜为你安排了好几个逆戟族的极品,下次聚会上,带你认识认识?”

    “逆戟族就算了,毕竟是要参与多胎战争的。我可没凯墨哥的魄力。”

    所谓多胎战争,就是指逆戟鲸一次怀胎10个左右,胎儿在子宫中会互相残杀,吞食兄弟姐妹,最后生下来的只有一只最强的。

    凯墨用胳膊撞了他一下:“哈哈哈哈,你小子!这么没自信?来,凯墨哥晚上带你出去喝酒、把妹,教你怎么获得自信!”

    “得了吧你,一下就想到了多胎战争。”丽娜也跟着笑了,“咱们能不能不要那么一步到位,先想想怎么得到逆戟姑娘的青睐?一步步来啊。只要她们愿意为你贮精,革命胜利也就在前方了。”

    “他就是女人见太少了,所以被一个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小鱼饵迷成这样。其实女人就是要有挑战性的才有意思,海洋族有什么意思,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

    “你别说,最近布可教授不就跟银老师有点暧昧嘛?”

    “圣灵海神族都是娘炮,不是喜欢无趣的海神族妞,就是喜欢无趣的海洋族妞。管他布可夜迦怎么花名在外,还是喜欢银贝尔这种好驾驭的白雪公主。”

    一个小跟班小声插嘴道:“布可夜迦不是这样的,他搞什么种族的妞都擅长,这次换了个口味而已。”

    就在这时,楼梯间的梵梨了星海,她眼中一亮,游过去想叫他,但刚上前一些,就看见了回头看着自己的丽娜。丽娜眼神冰冷地看着她,嘴角有一丝嘲讽的笑。而凯墨看上去心情很好,一边大笑着跟旁边的男生讲黄段子,一边拍星海的肩。

    丽娜耸耸肩,假装梵梨不在:“只愿布可教授不要像他的表伯那样,被一个鱼饵女的缠到结婚吧。”

    “听到了吗,星海,我们都觉得布可逆很傻。”凯墨用胳膊撞了一下星海。

    “嗯,我觉得你们说得对。”星海淡淡说道,“被不喜欢的海洋族女生缠到结婚,挺傻的。”

    “你这小子,总算想通了!”凯墨狠狠拍了他一下,差点把他拍倒,“你不知道,听说你想娶梵梨的时候,我吓得吃了二十斤金枪鱼压惊。你悟性高就好。丽娜,晚上就去帮他把逆戟族妹子安排上。”

    听到这里,梵梨的心都凉了半截。

    她大概明白了丽娜的思路。因为知道霏思是站在她这边的,所以殴打、威逼。但星海是半个捕猎族,还可以笼络,所以利诱。

    她告诉自己,星海没有错。如果换做是她,可能也会很害怕得罪凯墨和丽娜……

    但是,害怕是害怕,她不会听丽娜的。

    没想到星海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她原以为,星海会是最后一个离开她的。结果他们之间的感情,比她想得脆弱很多。

    眼见星海转过身来,她赶紧把自己整个人都藏在墙壁后面,然后快速游向教室。

    不怪星海。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她本来就没答应和星海在一起,他想放弃是他的自由。再说,凯墨都打算介绍逆戟族妹子给他了。对星海来说,她这糟糕的卵生品种,当然比不上纯种逆戟族。

    不知道笼络星海后,丽娜还会有什么举动。大概是对她施暴吧?

    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该想办法如何对丽娜的攻击接招……

    六点十五分,奥术史研讨课上,夜迦要求大家开始准备第二份团队作业。相比以最终考试定成败的奥术学而言,奥术史的团队合作评分则是最难的一部分。因为,这门课的总成绩只有30%是个人成绩,小组成绩占了70%。小组成绩又由小组演讲、小组论文和日常课堂表现的综合评分决定。每个小组通常由35个学生组成,都是学生们找愿意合作的同学自由组合。

    奥术史一直是梵梨擅长的科目,上一回的团队论文中,她和星海的得分占了五人小组的87%。所以,这一回,她还想组织上一回的同学一起。

    “好了,现在各位可以开始找自己的组员了。”夜迦双手撑在讲台上,对大家微微一笑,“选好了组员,就跟他们坐在一起吧。”

    很显然,学生们都很怕被抛弃,早就做好了准备。夜迦宣告完不过三十秒,十五个人就迅速分成了五组,人数分别是:3,4,3,4,1。

    那一个多出来的人是梵梨。她发现悍公主和琉香在一个四人组里,于是第一个避开了这个小组,去问星海的小组。星海的组长说:“抱歉,我们就只打算组三个人的小组。”

    然后她又去问了问另一个四人的组,组长说:“我们人太多了,你问问那三个人吧。”

    她问了另一个三人组,组长直接摇摇头,转过身去,不多说一句话。

    这下只剩下了悍公主和琉香的小组。她硬着头皮,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游过去叫了一声“琉香”。琉香低下头,假装没看到她,眼神飘忽。

    悍公主抱着胳膊,一脸得意洋洋地望着梵梨:“琉香不是组长,我才是组长。请问你有什么事呢?”

    “你们组还收人吗?”

    悍公主伸了个懒腰,摆了摆黑色的尾鳍,才慢吞吞地说:“当然不收。”

    是预料中的结果,但梵梨已经尽力了。她游到夜迦面前,小声说:“布可教授,我找不到组。”

    “你们是怎么回事?不是都没满人吗,为什么不带上梵梨?”夜迦往全班扫了一圈,“她成绩这么好,送分组员你们都不要?”

    全班一片安静,除了悍公主神采飞扬,其他人都目光闪烁。星海和组长耳语了两句话,组长闭着眼摇头。星海皱了一下眉,没搭理他,直接举手说:“我们组只有三个人,来我们组吧。”

    谁知,组长断然说道:“我们不要多的人,三个人就足够了。”

    别说是好学生,一般遇到这种有人没组的情况,没满人的小组都会主动要求收人,所以夜迦也感到莫名。但学院有规定,不强行任何一个小组接受某位学生为组员。他无奈地对梵梨说:“这事你得自己想想办法,让他们通融一些。一个小组最少要两个人,一个人是不能有小组成绩的。你如果不主动找他们,这门课就等于挂了。”

    什么都没做就被全班同学孤立,梵梨虽然觉得心塞,但也没觉得感到太意外。毕竟她得罪的人是丽娜。

    “挂就挂吧。谢谢布可教授帮我这个忙。”她叹了一声,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夜迦虽然年轻,但从小就娇生惯养,颐指气使,看见梵梨瘦瘦的身影缩在教室角落,全班学生却还是这么不配合,他来了脾气:“我呢,最不喜欢学生玩小团体活动。你们最好再多考虑一下,不要逼我对你们过分严格……”

    这时,星海回头看了看组长:“组长,你确定不带梵梨?”

    “确定不带。”

    “那我退组。”

    星海不再多看她一眼,毫不犹豫地起身,到梵梨身边坐下:“布可教授,我和梵梨一个组。”

    “星海!”悍公主撑着桌子站起来,又急又怒,眼里都快喷出火来。

    “这样就变成了两个二人小组了,也不是说二人不可以,但工作量都会很大的。这次的作业和上次可不一样,有演讲和大论文哦。”夜迦看了一眼星海之前的小组,“你们确定不要组四人的?”

    那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队长急道:“星海,你回来呀,不是说好了三人组的吗?”

    梵梨也小声说:“别,不要跟我一个组。我不想拖累你。”

    角落里,悍公主目光凶狠地看着他们。她手里的通讯仪紫光闪烁,连接的另一头,是丽娜长时间的沉默。

    “他们谁跟我在一个组都是拖累我,我无所谓。”星海撑着下巴,连眼睛都没转一下,又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跟你一组,我才可以轻松一些吧。”

    梵梨愣了愣:“可是,工作量……”

    “没关系。”

    “可是……”梵梨使用了隔音术,神色凝重地说道,“今天霏思也被丽娜的人打伤了,我不知道她们到底想做什么。不如你等我去问过丽娜,再……”

    “不用问了,丽娜现在疯魔了,听不进你说什么的。”

    “可是……”

    “别可是可是的了。”星海停止了隔音术,“如果你真的不想拖累我,就打起精神来,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我说过了,不会让别人欺负你,我会保护你。”

    “但刚才上课前,你不是说被海洋族女生缠到结婚很傻吗……”

    “梨梨,你的重心放在名词‘海洋族女生’上了。注意定语,我说的是‘不喜欢的’。”星海凝视着她,没有丝毫犹豫,“你又不属于这个范畴。”

    ***43小剧场***

    夜迦:“为什么要在老师的课上谈情说爱?不知道老师是汪吗?”

    希天:“?你缺过女人?”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betinued

    <a href="https:///book/7/7848/5877049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