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0章
    最后, 被星海抛弃的俩人默默坐到了另一个三人组旁边, 组成了一个五人小组。教室里所有学生都是一团一团扎堆的,只有梵梨和星海是二人组,显得孤零零的。

    但是,梵梨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心中暖暖的,脑子里跟灌了蜜似的,黏黏的,一整颗心里也全是对星海的喜欢, 有点听不进夜迦在说什么。后来,还是星海督促她抄笔记, 她才拍拍脸颊, 逼自己回过神来学习。

    下课后,曾经和梵梨同组的女生偷偷摸摸游到她和星海身边, 左顾右盼,隔音后小声说:“对不起, 梵梨,星海,原谅我吧……”

    “嗯?怎么了?”梵梨抬起头,对她友善一笑。

    看见她的笑容,女生感到更加羞愧了:“我其实很想跟你在一个小组,但, 但有人跟我说, 谁和梵梨一个小组, 谁就别想在这所学校混下去了……”

    “哦,是凯墨和丽娜吧。没事。”

    “我们没有星海的勇气,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其实都很喜欢你。你可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我计较啊……对不起对不起……”说到这里,女生从桌上的海藻瓶里上看见了门外凯墨团伙的倒影,吞了一口吐沫,“嗖”地一下游回自己的座位,伏在桌上假装睡着了。

    梵梨和星海并肩游出去。

    凯墨从头至尾都盯着星海,眼底好像有火焰在燃烧。当星海经过他身边时,他想拍拍星海的肩,但星海躲开,都让他拍空了。

    星海牵着梵梨的手,没有正眼看凯墨:“走吧,我们去看看霏思。”

    梵梨愣了愣,瞄了一眼凯墨,发现他面色铁青,紧咬着的咬肌微微抽搐,双目的瞳孔怒瞪,已经变成了针一般的形状。而丽娜一脸嘲讽,对凯墨露出了“我早就说了吧”的表情。

    就这样,在凯墨盛怒的注视下,他们默默远离了教室。

    “星海……”游了一段,梵梨始终觉得心慌意乱,“你还是别跟我一起了,我预感不太好……”

    她知道,即便星海表现得那么硬气,也无法掩饰一个事实:丽娜、凯墨等人的势力对星海而言是碾压式的。他们原本觉得星海是自己人,所以才对星海礼让几分。一旦他们把他放入黑名单,后果不堪设想。

    “你有时间想这些,不如想想怎么考高分,早点去圣耶迦那。那时圈子大了,他们也就没心思操心我们的事了。”星海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凡事往好的地方想想不行么。”

    她眨眨眼,揉了揉他弹过的地方,抬头对上了他清亮细长的眸子。他背光而站,银灰色的发被粼粼水光描绘出了白边,就像是海市蜃楼中的神灵,或是午夜深蓝中美丽的盗梦者。

    再低头看看他们牵着的手,她才从一种紧张,转换到了另一种紧张。

    这一刻,连呼吸都染上了旖旎的色彩。

    “好!”她用力点点头,“我会加油的!一定再考高分,和你一起去圣耶迦那!”

    “说话这么大声,是因为想掩饰心跳吗?”星海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静静听了一会儿,“……越跳越快了。”

    “说了几百次,不要偷听别人的心跳!”梵梨快炸毛了。

    “好。为了公平起见……”他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微微笑道,“你听,紧张的人不止你一个。我比你还紧张。”

    确实,他的心跳好激烈,隔着胸肌,强有力地撞击着她的手心。她把手抽了回去,轻声说:“马上要上讲课了,快走吧。”

    “好。”

    看着她往前游去的背影,星海长长地深呼吸几次。

    她刚才低下头,双颊红红的可爱模样,一直在他脑海里回放。她为什么脸红心跳?是因为接收到他的信息素了么?所以,她也喜欢他,只是还有些害羞。

    尽管告诉自己打住,但鲨族的本能压抑不住了。他很快脑补出把她推到空教室桌子上的画面。接着继续脑补让她用尾巴紧紧缠着自己的画面。接着脑补用尖牙撕碎她衣服的画面。接着脑补她轻喘着搂住自己脖子的画面……

    打住。不要想了。

    海洋族海洋族,星海,记得你是海洋族。你喜欢的也是海洋族女孩。

    这是纯洁、耐心、温柔的爱情,考虑长远一些,不要吓到她……

    他追上去以后,梵梨抬头对他甜甜一笑:“星海,你还真是和别的捕猎族不一样。”

    “怎么说?”

    “就觉得你很干净,不像别的男生,对女生好都是有明确目的的。你照顾女生的方式,很初恋,一点污垢都没有。”

    负罪感很重。星海轻咳了一声:“只要你满意,我就开心了。”

    “对了,等下我们去看霏思之前,先帮她买点吃的吧?”

    “好。”

    “买天照鲭可以吗,上次我们去餐厅,她吃了好多。”

    “好,都听你的。”

    讲课结束后,梵梨和星海到宿舍里,给霏思送上新鲜的海藻和食物。霏思受伤没有他们想得那么严重。比起肉.体上的伤害,她心理上的负担似乎更大。

    “我是绝对不会和梵梨绝交的。”霏思红着眼,虽然害怕,却还是有一股执拗气儿,“琉香这个背叛朋友的东西,真让人生气,我才不学她!嘶——”

    见她拉痛伤口,梵梨拍拍她的肩:“好了好了,你可悠着点,在学校不要和我说话了。你们三个最近都离我远点。”

    “那是不可能的!我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陪霏思聊了一会儿,快到11点才离开。星海送梵梨回家以后,又自己乘坐公交舰回家。

    他刚进入舱内坐下,就见一个金发美人进来,带动了所有乘客的注目礼。男人们跌眼镜的跌眼镜,流口水的流口水,美人不为所动,只是轻轻摆动黑鳍,在星海身边坐下。

    “啊,星海,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了……”天才爱神低下头,脸色苍白地说道,“唉,我代表丽娜、凯墨为你道歉,他们今天对你的态度实在太不客气了。”

    “他们没做错事。即便有错,也不需要你来承担。”星海取下椅子上免费的《红月海晚报》,快速扫新闻。

    天才爱神扭身对着他,碧绿的眼睛楚楚可人:“可是,他们是我的朋友,而在我心中,你又是非常优秀的男孩子……”

    “是么,谢谢。”星海头也没抬。

    之后,大概有一站路的时间,天才爱神都在主动找星海讲话。他不热情,只管看报,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直到马上到下一站,她柔弱地呼唤道:“星海……”

    星海总算抬头看她。天才爱神伸出细细的食指,轻勾住星海的衣角:“从上大学后,我家的藻园还是一片荒芜,没有播下任何种子。你是一名热爱生命的园丁吗?”

    星海怔了一下,很快理解了她的意思。

    他想起在舱内被鲨族女子搭讪的回忆。情景如此相似。当时梵梨在他身边,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么彪悍的一幕。他低头笑了笑。

    但是,天才爱神却以为这个笑是因为她。

    “星海,你愿意来我家的藻园试试看吗?今晚就可以。就当是我出于个人的补偿……”天才爱神有规律地拉拽他的衣角,“也当是你馈赠给我的礼物,好不好呢?”

    她说话声音不小,旁边的男人听到了,吹了两个响亮的口哨,泡泡跟哈喇子似的到处流:

    “小伙子,这样也行?你可以的啊!”

    “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啊!”

    原本只是完成丽娜交代的任务,但对上星海平静无波的眼眸,天才爱神意外发现,她的心跳在慢慢增速。然后,星海把手搭在她的手腕上。哪怕是隔着衣服,她脸也“嗖”的一下红了。她轻吸了一口水,尽数吞到了下去:“星海……”

    然而,他只是把她的手轻轻拨开:“我只是个混种,不配您这样的大美人浪费槽位。”说罢起身,朝舱外游去。

    随后,旁边的男人顺势在天才爱神身边坐下来,笑得不伦不类:“小美人,年纪轻轻,这么要的吗?”

    “星海,快,快来救救我……”天才爱神急切道。

    星海根本不吃这套,只是淡漠地说:“有时间说服我,不如回去说服丽娜,不要再为难梵梨。这样也可以给你省时。再见。”

    舱门打开,星海游了出去。

    舱门关上,天才爱神一爪抓烂了身边男人的脸:“不想被吃,就他妈的离老娘远点!”说罢,起身,甩尾,在金属椅子扶手上撞出一个坑。

    梵梨很努力地在学习,但学校里被孤立的现状并没有因为这份动力而改变,反而变本加厉了。只是对她而言,失去无意义社交并不是太严重的损失,也就没有太往心里去。

    这样的情景在社交能力极好的人看来,就是一场灾难了。

    一天,她在校园里遇到了夜迦。他原本被一群女孩子众星拱月地包围着,看见梵梨无声无息地从不远处飘过,快速游过去,挡住了她的去路:“小可怜,今天是赐糖节,你居然什么都没有收到吗?”

    光海生产糖的方式很是奇特,并不是通过甘蔗和甜菜,而且是从大海藻中提取。大海藻的叶子上有百万个富含叶绿体的微小细胞,它们可以通过光合作用生成糖。因此,在远古时代的光海里,吃糖是一件很奢侈的事。那时候生活在深海里的住民有一句俚语叫“海洋雪里飘下大把糖”,意思与“天上掉馅饼”差不多。每年十一月的第一个赛菲日,在圣耶迦那,大神使都会以深蓝的名义向全城子民举行隆重的发糖仪式,七海纷纷效仿。久而久之,便有了传统节日“赐糖节”。大约1252万年前开始,梅尔维尔鲸没灭绝多久的时代,奥术蓬勃发展的黄金时代,奥术研究所们研发出了提炼“大海藻糖”的技术,工厂批量生产,糖就不再是食物里的奢侈品了。“赐糖节”的隆重仪式渐渐没落。

    但随着商业的发展,红月海的企业家又从古老的“赐糖节”中找到了了灵感,提出了一个强有力的营销概念:只要在“赐糖节”把糖果送给自己心爱的人,你们的爱情就会得到海洋之主的祝福——在光海,结个婚不仅要政府认可,还都需要宗教介入,所以古老传说打上深蓝的旗号,这个概念很快就火了。每年的“赐糖节”各式各样的糖果一上市就卖得清洁溜溜,提出这概念的商人自然也赚得盆满钵满,腰缠万贯。又因为糖本来就是从大海藻里提炼出来的,所以这一营销也顺利带动了新鲜海藻束、海藻篮的销量。这个糖果绑定海藻贩卖给追爱年轻人的套路,可以说是光海史上最成功的商业骗局之一。

    但陷入爱情时,人们本来就不需要考虑什么实际的东西,沉浸在自我感动中正好是他们明知最想故犯的事。

    “没有呢。”梵梨坦然地说道。

    今日走在校园里,她已经看到了很多女生送男生糖果、男生送女生海藻的画面。也有个别很受欢迎的学生被两个异性争着送礼物的情景。但她所看到的一切,都不如眼前的一幕来得震撼:夜迦身后跟着四个随从,他们骑着蓝鳍金枪鱼,拖拽着一个镀金的悬浮车厢,车里装载的糖果已经满出来了,时不时就会掉下几颗。女学生们依然对此毫无压力,跟投飞镖似的往车厢里扔糖果、卡片和情书。有一张卡片在梵梨面前掉下来,歪歪扭扭地展开,上面写着一行字:

    “夜迦老公请正面冲击我!!!”

    梵梨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

    该女子的族群应该属于分类比较凶猛的那一类吧……

    夜迦拨了拨美丽的秀发,一脸愁容地说:“怎么会这样,太可怜了。”

    梵梨无力地说道:“布可教授收到这么多糖果,要准备很多海藻回送吧?我就不耽搁您时间了……”

    “要么回送所有人,要么一个都不回送。为了不漏掉任何一个小可爱,我决定选择后者。你呢,打算送糖果给心上人吗?”

    “没打算呢。”

    “哦,可怜的庶民虐恋,连糖果都送不起。海藻我是不能送你了,但分你一颗糖果,让你拿去送给喜欢的人还是可以的。”夜迦回过头,对着他华丽丽的糖果车扬了扬下巴,“你想要吗?”

    “不想要……”

    “同学?你居然这么说,星海会伤心的,他为了你都已经……”说到这里,夜迦停住了两秒,转而拿起一颗糖递给梵梨,“要不,老师送你一颗糖,你再送给老师?”

    梵梨的逻辑快要断线了:“那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啊?”

    “爱不需要意义。来,拿着。”即便换作二十年前的偶像剧女主来说这样一句土味情话,都太肉麻了。但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声音柔软多情,或许是因为眼中有三月桃花盛开,这话由夜迦说出来就有一种风情万种的魅力。

    梵梨忽然有些get到他那么受欢迎的点了。但她从小到大的梦中情人都是直男款的,所以暂时没被他电晕:“不是,真的不……”

    她正想拒绝,却感觉自己快被周围的眼刀戳成了蜂窝。对于她霸占夜迦那么多时间的行为,那些包围着他的女生表示很不满。为了速战速决,她飞速接过糖果,说了一声“谢谢”,就赶紧溜了。

    但刚游了一小节,手腕就被人拽住。那力道大得让人完全联想不到脸蛋漂亮的夜迦。但她回头一看,拉着她的人确实是他。

    “庶民小仙女,老师给你一点小小的忠告。”夜迦对她笑了笑,却是没什么温度的冷淡笑容,与他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真心换真心,假象换假象。但愿你能听懂。”

    “呃?”

    “没事,我喝醉了。去吧去吧。”他松开了手,眼中又有桃花灼灼夭夭了。

    夜迦的糖果货车并不是当天最大的惊吓。真正的惊吓在教室里。

    讲课上,星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最近这几天,他每节课都在睡觉,连院长都有些看不过去,直接点名把他叫起来。他睡得太沉,梵梨轻轻叫了几次都没叫动,只能用力推了推他的胳膊。他倒抽一口水,痛苦地皱眉,坐直身子。

    “有的同学,即便成绩很好,也可以尝试拿一拿平时的出勤分——睡觉是不算出勤的,不管你是在家里,还是在我眼皮子底下。”

    院长还是用玩笑的语气逗笑了大家,但梵梨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只发现星海胳膊周围的海水变成了红色。很显然,这股血腥味也没能瞒住教室里的捕猎族学生们。他们纷纷四下探看,寻找味道的源头。

    星海捧着一团光,用治疗术按住胳膊止血。不过多久,血腥味和血一起消失了。

    “你……怎么了?”梵梨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胳膊。

    “没什么,来上学的路上受了点小伤。”

    “怎么这么不小心……”

    她隐隐觉得情况不对,但没有多问,只是默默观察着星海的举动。他除了肤色苍白,面有倦色,和平时表现差不多。她去追问他,是不是丽娜和凯墨为难他了,他总是一口气否定,让她不要乱想,只是最近打工太累而已。

    直到一堂研讨课上,她在他的课桌上看见了不同笔迹写的词组,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下作混种”

    “传说中单鳍脚的鲨族男子”

    “1/3大脑只嗅到了鱼饵腔孔的味道”

    “光溜溜的豆芽鳍脚”

    ……

    除了“混种”,她没看懂其它词组的意思,但凭本能知道了没有一句是好话。她偷偷用笔记录下了这些词组,迅速用袖子帮星海擦掉这些笔迹。

    星海来的时候还是和以往一样,有些疲惫,却总是温柔优雅的样子。他靠坐在椅子上,对梵梨微微一笑。梵梨也回了他一个笑容,正想开口打招呼,旁边就有一个逆戟族男生探过脑袋来,对星海眨了眨眼:“嘿,兄弟。鱼饵的腔孔好闻吗?”

    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笑容却凝结在了星海的脸上。过了几秒,他抬头淡淡一笑,瞳孔紧缩:“你母亲的腔孔好闻。”

    听到这句话,看见星海的表情,梵梨更加确定了,桌子上写的文字应该是极度恶心的污言秽语。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息令她都受到了影响,下意识后退一些,却不慎把桌子上的书本撞在了地上。

    “咕咚”一声响起,他们却没有人看书本的方向。

    那个男生脸色大变,也立起了竖瞳,露出尖牙,蹭地从椅子上窜起,扑向星海。只听见一声清冽的水声,一道波纹袭向梵梨。星海也冲向那个男生,躲过了他迎面一拳,反倒给了他一拳,打得他头晕目眩,四颗牙齿飞出口腔,看见了五颜六色的彩虹。但男生也不是省油的灯,晃了晃脑袋,一口咬得他衣服“滋啦”一声,把一道超过10厘米的新伤再次咬得血流成河。

    看见那道伤,梵梨顺势往他的胳膊往上看,惊诧地捂住了嘴——他的胳膊上有七八道大口,数十道小口,全都是新伤,而且最严重的伤口都深可见骨了。

    星海跟没事人一样拉了拉衣服,继续和那个男生扭打起来。

    虽然星海是混种,但有军人父亲教育的优势,打起架来一点都不输给纯种逆戟族。鲜血一股股涌出,跟烟花似的环绕着他们。

    “不要打了!”有人喊了一声,没人理睬。

    “你们说,院长如果知道他们在桌子上写骂人的话,他们会不会被退学?”梵梨提高了音量,“哇,院长!!!”

    果然,那个男生尖耳动了动,被星海又打了一拳也没怒气还手了,连滚带爬地躲到了室内石柱后。

    星海按了按伤口,大口大口呼吸,胸口起起伏伏。他的呼吸频率比平时快了很多,眼神狠戾阴鸷,也没有像别的学生那样假装看书或找院长的身影,而是径直从窗中游了出去。

    梵梨赶紧跟出去。

    星海坐在不远处的窗口下,尾鳍卷了一下,又倦怠地舒展开。梵梨游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手足无措地看着他胳膊上的新伤旧伤,急得快哭出来了:“他们果然对你动手了,是不是?!”

    “没事。”星海摇摇头,闭目养神。

    “我们去医院看看好吗?”

    “没事。不用。”

    浸泡在海水里的伤口不会结痂,出了血也会很快被海水冲走,所以能清楚看见伤口的形状、肌理破裂的痕迹。梵梨看得心里难过极了,用指尖碰了碰他的手指,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都是因为我,你护着我,所以才会被他们欺负……我真的太没用了!!”

    “傻瓜,当然不是因为你。”星海贴墙仰起头,闭着眼睛,缓缓说道,“因为我是混种吧。这样的事我从小经历很多了,单打独斗他们打不过我的。”

    “你还撒谎!”

    “真的不是因为你。凯墨只是想要听话的小弟。听话的他就好好罩着,不听话的他就用暴力收拾,这是他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不管他怎么说,梵梨都觉得他受伤是自己造成的。而他绝不会承认的。想来想去,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和他绝交。

    “我知道了。照顾好你自己。”

    她拍拍他的手背,咬了咬牙,正想起身离开,却听他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你不要想着和我保持距离。”

    她怔住。

    随后,他反手握住她的手,转过头来,睁开眼睛:“我的体内流着一半海洋族的血液,一半捕猎族的血液。我有权决定自己更想成为哪一种。你不能因为我有捕猎族血统,就任性地把我推开。”

    “不管你是什么种族,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为我受伤了。”

    “不,你不懂。梨梨,我不想参与任何权力的纷争,不用暴力解决问题,只想像你一样靠智慧学习,顺利大学毕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在落亚落户安家,然后娶一个可爱的妻子,和她生两个宝宝,过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余生。我很骄傲父亲是一个伟大的鲨族军人,但我更想过普通海族的生活。你理解么?”

    这整个描述里的人生显然不被捕猎族欣赏,而是很多海洋族年轻人向往且能够通过努力实现的生活。可由他说出来,莫名像是一种难以企及的奢望。再看看他的伤口,她心酸地点点头:“我理解。”

    “想过海洋族的生活,首先,我不能进入捕猎族的圈子。其次,我得有海洋族的朋友。”说到这里,他握着她手的力道加重了一些,“你是我的朋友吗?”

    “是。”

    “那就好。”为了不让她有负担,他再次强调,“记住,不管我们有没有未来,我们都是朋友。朋友之间,不离不弃。”

    “好。”

    梵梨想了想,从包里拿出夜迦送给她的糖果,放在了星海的手里:“来,这个‘友情之糖’送给你。节日快乐。”

    那是一个海星形的橙色糖果,只有50德洛普的硬币那么大,但正因为小巧,显得精致又可爱。

    星海接过它,把它牢牢握在手心里:“嗯,谢谢。”

    扶着星海回到教室里坐好,梵梨到处打听丽娜的消息,然后在她的研讨课教室附近的阳台上找到了她。

    “丽娜,你到底想要什么。”梵梨开门见山地说道。

    丽娜坐在栏杆上,看跟另外几名逆戟族女生游着嬉闹。听见梵梨的声音,她回过头来,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换专业,离开奥术学院。”

    “你认为我不会把第一名让给你?”

    “这不重要。”

    “我一定会让给你。”

    “这真的不重要。”丽娜笑了笑,有些不耐烦,“我只要你离开奥术学院。或者等我们去了圣耶迦那,你再继续读一级奥术。”

    如果没有泡泡小姐的案件,梵梨一定会答应这个提议。也就是多等一年的时间而已。但是,如果她被留下来,她几乎百分百会变成嫌疑人。现在的仪器如此发达,一扫就知她灵魂互换过。

    她不能留级。

    “可以说一说,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我的理由吗?”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只愿相信100%握在手里的东西。”丽娜伸了个懒腰,“总之,你什么时候离开奥术学院,我什么时候放过你的朋友,包括你的星海王子。”

    “我需要成为第一批去圣耶迦那的学生,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请你相信我,我会把第一让给你的。”梵梨低下头,闭上眼睛说道,“不要为难我的朋友……求你。”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里,只有鱼群游过的水声。然而,到最后,丽娜也只轻轻说了一句:“好了,你如果没别的事,可以退下了。”

    “没有一点商榷的余地?我可以答应你不去考试。”

    “梵梨,你死缠烂打的样子真是难看死了。”丽娜回过头来,一脸嫌恶,“我刚开学的时候就告诉过你,即便是在校园里,成绩也不是一切。你不听,吃硬不吃软。现在你知道了吗,你和我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退下吧!”

    这一刻,梵梨忽然清醒了。

    身处这个族群基因上有巨大差距的世界,被上位者踩在脚下,是每一个下级海族的命运。即便她一直把自己当成人类,想要以旁观者的心态处理这些矛盾,对于这种不公,也无法幸免,无法回避。

    而这种巨大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弥补的。必须得面对现实了。

    “丽娜,谢谢你给我上的这一课。”梵梨轻声说道。

    丽娜有些意外,带着满满嘲讽意味地回过头去:“哦?你还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的小可爱啊,但示弱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不吃……”

    但说到这里,她对上了梵梨的视线,忽然不说话了。

    梵梨静静悬在海水里,一动不动,若不是短发还在舞动,就跟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没区别。但是,她海蓝色的双眸泛着冷光,淡漠地看向丽娜。

    丽娜呆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到了小时候,第一次与母亲去圣耶迦那开会时见到的一个女人。但她很快自我否定了。梵梨怎么可能像那个人。

    “你少用那种眼神看我,梵梨。”丽娜讥笑道,“我知道你聪明,但你只是一个鱼饵,有很多东西你是跨越不过去的。所以,你只能乖乖听话,除此之外,你什么都做不了。”

    “我到底能做些什么,能不能做什么,”梵梨浅浅一笑,“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她转身离去,只留丽娜在原地,再次有了短暂的错愕。但很快,丽娜就耸耸肩,冷笑道:“蝼蚁的挣扎。”

    尽管星海强烈反抗,认为随便用点治疗术就可以了,但梵梨还是强行把他送去医院治疗。在公交舰上,星海疲惫地靠在她的肩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透过海水的滤镜,她看见了对面窗子上两个人的倒影——即便是在倒影中,她都能看见星海身上大大小小的伤。

    “我也会保护你的。”梵梨轻轻拥抱着星海,虽然眼中含着泪水,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坚强。

    我可能力量渺小,但是,我会拼尽全力。

    我会让你站在我的身边,再不只是想保护我,而是感到骄傲。我会让别人看到我们俩游在一起,不再觉得我是你的负担,而是发自内心羡慕你。

    第二天一大早,梵梨翘课了,直接去了黑鳄工会。

    ***4.3小剧场***

    夜迦:“有的读者不明白,为什么要用那么长的篇幅铺叙梨崽晋升捕猎族。老师来为各位解答一下:因为梨崽是女主,不是某三观碎裂椰子,如果她拿生命去赌博、服药,只为换更强的力量,那就跟某三观碎裂椰子一样三观不正了。所以,当三观正的梨崽想去冒险晋升捕猎族,得是在被逼到无路可退、为了保护重要的人的情况下。”

    艾泽:“你评价你的女主,为啥还要内涵一下苏释耶大人?”

    夜迦:“总之,一切都是为了政治正确,女主很不好当的呢。”

    艾泽:“= =不要忽略我的问题啊!”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