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1章
    在路上,梵梨还看了看自己曾经写下的晋升捕猎族的swot分析表:

    优势:成功成为捕猎族后,可以活到两千多岁,寻找到苏伊,可以变强,可以保护她的朋友们。因为基因也会被“冥河之心”修改,警方那边持有的dna记录和她再对不上号,还可以避免被查出灵魂交换。

    劣势:可能会有后遗症,有近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会死。

    机会:极有可能重新变回以前的自己,回到亲人身边,离开这该死的光海。

    威胁:成为捕猎族,可能会面临新的族群竞争。但这并不是她所畏惧的。

    最后,她手写了自己两个问题:作为苏伊的生命,对自己来说,有任何意义吗?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回不到陆地上,即便死掉,她会觉得可惜吗?如果没有星海,答案是否定的。

    其实,她早就有了结论,只是直到今天,才总算准备迈出这一步而已。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领班经理露出了毫不意外的微笑,递给她一份服药协议书,“你先把这个看一看,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叫阿达先生来了。”

    梵梨接过协议,忽然想到了关键问题:“对了,价格……”

    “是免费的。”

    “免费?!”

    “你们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服药了,同时成为我们的魔药临床实验对象,我们怎么好意思再收钱。”经理上下打量她一番,又嗤笑一声,“再说,会选择这条路的人,也不存在付钱这种能力吧。”

    顿时,梵梨有一种深深的被鄙视感和无力反驳的尴尬……

    但想想也是,比起一次性支付的药物费用,大量捕猎族几近终生买断的投靠、效力,才是最值钱的资源。而且,不管言语还是行动上,他们都没有半点强迫她的意思,这倒是颠覆了她对黑帮强行收保护费的印象。

    经理递给她的确实就是传说中的死亡协议书。她大致看了看内容,除了重复的死亡字眼让她感到恐惧,其它内容基本都是经理曾经告知过她的。

    “最后一个问题。”梵梨深深把一口海水吸进肺部,“如果我成功变成了捕猎族,现在喝的变形药还能维持海洋族的模样吗?”

    “当然可以。”

    “那我没疑问了。”梵梨把协议书递回给他,“我愿意接受种族晋升。”

    在接待室里等了二十五分钟,经理把她带到了黑鳄工会首领阿达的办公室。

    刚一推开门,她就被蔓延了半个房间的肥胖触手吓了一跳。坐在椅子上的阿达先生原本圆脸而慈眉善目,但因为额心到下巴有一条长长的疤而显得狰狞。他抱着一条幼年噬人鲨,掰开它的嘴看它新长的牙齿,听见开门声响,头也没抬地说:“梵梨小姐么,服用‘冥河之心’可不是玩洋娃娃、家家酒,你想好了么。”

    “嗯。”

    “来签字吧。”

    梵梨和阿达先生双方签字保存协议,阿达先生安排好医生和药剂师,把她送到了服药室。

    这是一个密闭的干燥环境,里面的设施看上去很像人类的手术室。进去以后他们自然幻化成了陆生状。医生示意她躺在手术台上,并让护士帮她把四肢铐了起来。梵梨怯生生地小声说:“这个……有痛苦到这种程度吗?”

    “只是为了防止异变。虽然第一次死亡概率低,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梵梨再提不出下一个话题,只觉得头皮发麻,心“咯噔”一声掉到了肚子里。然后,她看见护士用各种消毒药剂帮她清理身体,还有一个护士拿出输液的针头说:“这个是镇痛剂,针头粗,会比较痛。”

    梵梨侧过脑袋一看,微笑着眨眨眼说:“不说是针头,说是吸管,我感觉会好受很多。”

    “梵梨小姐不错,心态很好。”医生也慈爱地笑了。

    “都是装的,其实我很紧张。”

    “你没有很紧张,心率低于常人。”医生没有使用任何仪器,仅仅靠捕猎族敏感的听力和计算能力判断出了她的心率,“平时喜欢运动么?速游?”

    “不怎么运动。”

    “那你成绩很好吧。优等生心态都好。”

    心态好是一码事,真的扎进去痛到想一头碰死是一码事,止痛药本身带来的痛感更是另一码事。梵梨强忍着没惨叫出声,呜咽着说:“为什么不直接用麻醉把我弄晕算了……”

    “短时间内三次麻醉,海洋族的身体受不了的。前两次只能忍痛了。接下来你的身体会有比较大的变化,保持这个心态,成功率更高。”看见她皱着眉点头,医生抬了抬下巴,“给她输‘冥河之心1号’吧。”

    原来,“服药”并不是喝下去,而是输液到身体里。他们拔了镇痛剂,把药水换成了蓝色的“冥河之心1号”。因为针头粗,就像直接把水龙头插入血管里一样,冰凉的药水汩汩流入梵梨的身体,把她的血液都冻结起来。哪怕提前打过镇痛剂,强烈的刺激也让她冷汗流了一身。

    头和心脏像被火灼烧,四肢却发冷得像丢入了冰海深处,眼泪被刺激得大颗大颗落下来,完全是生理反应,与情绪无关。

    第一次都这样了,第二次、第三次,岂不是要直接死过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渐渐地,她的耳朵变得越来越敏感,所有的事物好像都被拉近到身边一样。她听见自己心跳与周围人的心跳混在了一起。疼痛原本缓和了一些,但很快又一波更刺激的痛感顺着药水袭遍全身,又是一波灼烧与冰冷轮流鞭笞着她的神经……

    不知痛了多久,最后手铐解开的时候,梵梨大口喘气,想要下床,结果差点从手术台上滚下来。

    “别乱动,你现在走不了的,需要休息。”护士们把她扶回去。

    她瘫软成一摊泥,神智模糊,被抬起手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腕因挣扎流了很多血。而之前这些地方没有感觉到一点痛。

    护士们替她包扎伤口后,把她抬出了服药室。进入海水中,浮力自然把她托了起来。海族接触海水后,伤口也会愈合得快一些。看见她担心地看着一些染红海水的血,医生跟她说不碍事。然后,她彻底放松了,头晕目眩地看着周围的场景不断变幻。

    泪水再次盈满眼眶,但这一回不是因为痛苦了,而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孤独感。如果这时候大姑在门外等候,一定会冲过来抚摸她的头,比她还要难过;如果爸爸在,也肯定会认真聆听医生的指导,为她安排好回家的车、复查的时间、一切休养事项……

    可是,外面没有一个她认识的人。她在陌生的世界里,与爱她的家人和生活相隔了2271年。

    等恢复好以后,她要一个人回去,一个人面对被死亡威胁的恐惧。如果运气差一些,她还会命丧于2271年前的深海中,变成白骨,与一堆无名者埋葬在法外坟场里。

    可她不会放弃的。

    在未来,她要回家,和家人团聚,她要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在现在,她要保护周围的人,保护星海,不能让他再为她受伤了……

    想到这里,她告诉自己,这都是自己做的选择,不要哭,不要那么脆弱。于是咬着牙关,硬把眼泪逼了回去。

    可是这一份令她骄傲的坚强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因为,她在诸多形形色色与她擦身而过的路人中,看见了熟悉的一张错愕的脸孔。

    “星海……”

    她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本想说点什么,但和他视线撞上的刹那,所有在心底默默建设好的坚强堡垒坍塌了。她再也绷不住,狼狈地哭了起来。

    海族流泪是很麻烦的事,会有很珍珠般的泪珠漂在水里,不像人类稍微抹抹眼角就能藏住。她伸手晃了晃,想把泪珠打散,可星海跟上来握住了她的手。当自己的手被他的掌心完全包围,孤独与委屈排山倒海而来,反倒让她流出了更多眼泪:

    “你……你怎么在这里?”

    星海本想摸摸她的头,却不知从何下手,只是跟随着护士游动的步伐,低头看着她,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她被安置在了病房里,他总算开口了,却十分震怒:“为什么在这里,这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不跟任何人商量就做出这么危险的决定?!”

    梵梨怔了怔,因为没底气变得更虚弱了:“我、我不能再这么忍下去了……”

    “你就是觉得我保护不了你,对不对?!服用‘冥河之心’,你有跟我提前了解过吗?你知道到第三阶段成功率其实没有那么低,但有34%死亡都被痛死的么!你真是太草率、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说到这里,星海捂着额头,胸膛起起伏伏,似乎在平息自己的怒气。良久过后,他才重新平静地看向她:“……说,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

    “不是的,我……我要活两千年,我想学习奥术和魔药,但我之前的体质不行……”梵梨顿了一下,一颗银色的泪珠滚到了水中,“我都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不是为了别人。”

    其实这很大程度在撒谎了。

    她心里清楚,现在会选择这条路,是因为在这个世界,她有了牵挂。

    想到这里,她抬头看了看星海,对他展开了笑容:“所以,你可不要太自恋哦。”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你觉得值?”

    “值。”

    像你这么好的男孩子,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值。

    星海本来想再骂她几句,但和她的视线相撞以后,他也像被击垮了。他靠近了一些,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把她勒得浑身发疼。

    “梨梨,我不能失去你。”他身体都在微微发抖,“真的。”

    “别难过,别难过……”其实她心里才难过,但还是笑着拍拍他的背,“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可以成功的,往好的地方想,好吗?”

    星海陪梵梨在病房里休息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梵梨身体一直不适,时不时睡过去五分钟、二十分钟,又很快被反胃感、疼痛感编织的噩梦惊醒。

    但过了两个小时,身体的不适总算消散了大半。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星海很快发现了她在左右探看,起身正想走,却被她拉住了衣角。他低头看了看她的手,态度变温柔了许多:“很快回来。”

    她这才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再次点点头。

    她缓缓坐起来,依偎在枕头上,用双手掌心撑着额头,闭上眼睛,皱着眉缓慢地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新的视力一直让她头疼;触觉,好像整个人都被扒了皮一样敏感;鼻腔里闻什么东西都像是狠狠吸了一口花露水一样……

    听力变化特别大——

    “警方没有发现凶器,我都藏好了,杀得很利索,放心……”

    “亲爱的,昨天的月色真美,可惜你没跟我去海面,只留我一个人在浪涛中想你……”

    “这个检测报告看不出个什么,你再带他去做一次鳔脏专项检查,我怀疑他鳔里有肿瘤……”

    “我女朋友在17号病房,这个加热好了,能把它送过来吗,谢谢……”

    最后一个是星海的声音。他已经到了走廊的尽头。而除他之外,杂乱无章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吵得她大脑都要裂开了。她捂着耳鳍,把头埋到被窝里,但又被自己身体里的各种声音吵得受不了。

    “还不适应新的感官功能吧。”阿达先生的声音响起。他和医生一起进来。

    她刚想要坐起来,阿达先生却伸手示意她躺着就好。看了看她尾鳍根部的婚环,他心神领会地笑道:“总是深情误人。来我们这里晋升种族的雄性很多,什么经历的都有,有的甚至没有任何经历,只是想变强而已。但女人想晋升的原因总是一样的。”

    梵梨也看了看婚环:“我不懂你的意思……”

    阿达先生缓缓摆动自己肥硕柔软的八条触角,游到病床对面,游刃有余地说:“对海洋族雌性来说,捕猎族雄性总是有魅力的。尤其是鲨族和逆戟族,食物链的顶层玩家,自然选择的超强基因,一旦看中了哪个雌性,他们能爆发出的狂热与激情与他们的捕猎能力是成正比的。可是,因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激情,他们能对一个雌性的爱也只能持续到彻底得到她之前。雌性捕猎族早就知道了她们的男人是什么东西,所以不屑一顾,不断和基因最好的交尾,嫌弃那些弱势的男人。这加剧了雄性竞争,使他们进化得更加强悍而冷酷无情。可对于雌性海洋族而言,这种爱情是罂粟。一旦越界和捕猎族相爱过,回头对比同类雄性,多么淡而无味。多少雌性海洋族想变成捕猎族,努力与爱人站在同一高度,只求长相厮守。可结果是,当她们真的变成捕猎族以后,那个原本纯情向往爱情的小女孩也就不在了。基因是很可怕的东西,它会吞噬你,会同化你,唯独不会听你的话。”

    “阿达先生,您说得很有道理,只是……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

    阿达先生写了满脸的不相信:“真的没关系?让我来猜猜你的故事吧。前任是纯血捕猎族,现在的男朋友是混血,对么。”

    “不是的。”她想了想,只能按照自己的状态来说了,“我没有男朋友。”

    “没有男朋友,好答案。看来刚才那个混种小帅哥只是备胎了。哈哈哈哈,我看好你。”

    “不、不是,现在真的只是朋友而已。”

    “如果互相喜欢而没交尾也算朋友,那我相信你们是朋友。小帅哥现在是很深情,但是相信我,在捕猎族的世界里,深情是最没用的东西。混种的深情,更是如泥土一样不值钱。”阿达先生摸了摸下巴,微微笑道,“三个月以后,你就会开始烦恼如何彻底摆脱他了。”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永远不会想摆脱他。”

    “那就更残酷了。你要他一边爱着你,一边看你忙着和无数雄性海族强者交尾么。”

    梵梨抓乱了头发,觉得沟通不能快要令她抓狂了。但想想这是黑鳄工会的老大,她长长呼吸几次,平和地说:“我不觉得不够强势、安于现状是缺点,如果我未来的另一半是星海这样的男生,我觉得挺好的。如果他不想追求更好的生活,我来。他只要爱我、疼我、帅,就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阿达先生大笑出声,“梵梨小姐,你看上去瘦瘦弱弱的,没想到骨子里居然是这么强势的姑娘。只可惜,很多事你说了不算,你的本能说了算。总之,先期待一下你能顺利晋升吧。”

    “梵梨小姐,“医生笑道,“阿达先生总是喜欢逗你们这些才晋升的小姑娘,他没有恶意。”

    梵梨发现,她抬眼能看清七八米外医生吊牌上写的名字。医生心神领会地指了指吊牌:“能看清这些,是吗?”见梵梨点头,他满意地笑:“很好。你坐起来一下,我教你怎么控制听力和嗅觉——视力应该不需要控制吧?”

    “嗯。”梵梨坐了起来。

    “首先,你听我说话,我念数字的时候,你往耳鳍里慢慢鼓气,越往后鼓越多,一,二,三,四,五……”他的声音从小变大,念到“五”的时候,几乎是喊出来的,“有没有觉得声音好像听起来差不多?再来一次。一,二,三,四,五!现在感觉如何?”

    “声音大小好像是变得差不多了。”

    “你悟性很厉害啊,两次就学会了?那好,现在我们重新一次,这一回,到五的时候,你要给自己脑子放一个信号:‘保持住保持住保持住……’我开始了啊,一,二,三,四,五——保持住!”见梵梨闭着眼睛照做,医生说道,“如何?听力敏感度变低了吗?”

    “真的低了。”梵梨不可思议地拍拍耳鳍,“就好像音量被调小了一样。”

    “你学东西真的太快了……”医生觉得更加不可思议,“我在这里工作114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学习能力这么强的海洋族。对于捕猎族来说,他们刚出生没多久就有这种能力了,所以不需要特意去学。但对于成年海族而言,学完刚才这两个步骤,怎么都得一两周。”

    “那以后我都按鼓气的程度和自我暗示,去调整听力吗?”

    “对。等你适应以后,这个过程0.3秒就能完成。”

    “捕猎族真可怕!”梵梨打了个哆嗦。

    “哈哈,这只是五感而已。等三个月后,你完成三次晋升,会发现神奇新世界的。”医生端来了七种装着不同颜色溶液的试管,“来,现在我来教你控制嗅觉……”

    病房门前,星海看着这整个训练的过程,一句话也没说。刚才阿达先生对梵梨说那番话时,并没有使用隔音术,很显然并不是粗心导致的——在阿达先生看来,他就只是一个一钱不值的混种而已。

    他相信,梵梨有一颗纯粹善良的心。

    但是,他也相信基因。任何生物,即便是高等智慧生物,想要战胜基因,实在是太难了。

    如果梵梨真的晋升成功,她会变成一个百分百纯血捕猎族。到那时,她还会是他爱的那个女孩吗?

    送梵梨回家的路上,他发现她跟个孩子似的,对任何事都充满了好奇,光明正大地立着耳鳍,到处听别人讲话、听七百海里外的鲸鱼歌声。

    如果到时候她被本能操纵,他应该是最先拥有和她交尾权利的雄性。可是,其他男人也会有机会了。

    “梨梨,希望你一切顺利。”星海摸了摸她被水冲乱的刘海,“希望你能顺利完成晋升。”

    希望真有这一天,因为他希望梵梨能活下来。

    也真不希望有这一天。

    星海沉默地看着她,水蓝色的眸子里荡漾着水光。

    到那时候,到底是成为她众多男人中的一个,还是默默离开?

    “放心,我的运气好着呢,我不会死的。以后,就有人和你并肩作战了!”梵梨拍拍胸口,但很快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但是……如果我变成了捕猎族,你是不是就会不喜欢我了。你说过,你不喜欢捕猎族,喜欢海洋族……”

    星海轻轻摇头:“我喜欢海洋族,因为你是海洋族。如果你是捕猎族,那我就喜欢捕猎族。我只想要你,别的都不重要。”

    “我也一样。”他的直白让梵梨脸红心跳,羞得想要逃到舱内另一头,但她还是鼓起勇气,紧紧攥着衣角,抬头说道,“不管你是什么种族,我都不在意。”

    “那你也只想要我么?”幸福的笑意荡漾在星海的眼角。真好,现在眼前的女孩还是以前的梨梨。

    “不、不要问这种问题啊。”梵梨把头拧到一边,懊恼面壁。她现在心情很复杂,想从他身边逃跑,想捏他的脸叫他停止说这种话,又好想躲到他的怀里缩成一根含羞草。

    “好,不问。”星海笑。

    ***4.3小剧场***

    梵梨:“星海星海,补充问题:如果我是男的,你还会喜欢我吗?”

    星海:“兄弟的喜欢。”

    梵梨:“是不是男生都不能接受跨性别的、无条件的爱啊?”

    希天:“绝对不能!恶心死了!”

    星海:“不能。”

    苏释耶:“不能。梨梨希望我接受么?”

    夜迦:“庶民小仙女如果变成男人也会很可爱吧,跟你搞基,可以考虑哦。”

    梵梨:“……4.3第一gay,果然不是随口说说的。”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be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