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2章
    梵梨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星海会第一时间发现她喝了药。问过才知道, 早上他到她家附近没等到她, 担心她出事了,一问当当, 知道她一大早就心事重重地出去了。他就知道, 她肯定做傻事去了,于是飞奔到黑市找她。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折腾了大半天, 梵梨回到家, 已经累得想立刻贴着床睡觉了, 但翻来覆去,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突然想起星海和班里男生发生的冲突, 起来翻了翻记录在本子上他们骂星海的词组。

    因为“腔孔”在脑内字典里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腔孔”,于是,她在一本纸质词典里翻查“腔孔”的意思。这是一个很泛的词,在生物、奥术、冶金、建筑等领域都有涉及。其中有一个解释是“粗口”。

    她不太理解, 于是跑去隔壁问当当, 什么是“腔孔”。

    当当先是一呆,然后“噗”的一下对着梵梨的脸喷了一道水流冲击波。虽然知道是在水里,什么防护都没用,但梵梨还是下意识闭上眼睛,抹了一把脸颊:“这就是腔孔的意思吗?可以喷水?”

    结果她这样一说, 又迎来了当当更强的喷水冲击波。

    梵梨又擦了一次脸颊, 礼貌而不失尴尬地微笑着:“解释得很好, 海族语满分,我完全懂你的意思了。”

    “深蓝吾主啊!!我的梵梨姐姐!!我该说你是太单纯还是太下流!!”当当拍了一下额头,“你平时读那么多书,连腔……孔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了吗?”

    她说“腔孔”的时候,音量变轻,语速放慢,像做错事的小孩子,然后声音又骤然放大。

    “知道还需要你解释吗?”

    “就是女生的那个啊啊……你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你是遗落在民间的贵族,从小到大都没听人骂过脏话吗?”

    梵梨回想了一下他们对骂的内容,也立刻明白了“鱼饵腔孔”的意思。似乎,那个“鱼饵”指的就是自己……顿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班里这些男生说话真是太脏了!是谁说捕猎族男的都害怕女生的?骂女生还是一个格式啊。

    一番羞耻的内心吐槽过后,她好学地继续问:“那,‘单鳍脚的鲨族男子’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般是用来骂混种的。因为是混种嘛,有一定概率出生就只有一个那个什么。”

    “那光溜溜的豆芽鳍脚呢?”

    “一般是捕猎族骂同族男生的话,说他那个跟豆芽一样小啊,没有倒刺。”

    “那……1/3大脑只嗅到了鱼饵腔孔的味道呢?”

    “这个是骂青鲨属专用的。因为他们嗅觉特别敏感,有三分之一的大脑都是用来识别气味的,左右鼻孔能同时闻到几十种不一样的味道……大概意思就是骂一个青鲨属男生比较低级,浪费了他的嗅觉,只想和海洋族女生交尾吧……”说到这里,当当猛地一抬头,惊恐地看着梵梨,“你跟星海交尾了?!”

    这一回轮到梵梨喷她一脸了。

    “没有!!!”

    “这肯定是在骂星海,星海是混种,而且混的是青鲨属,你别狡辩了!你们俩的八卦最近我听了很多,不要藏了!再说,跟我你还藏秘密就太不是姐妹了!”

    “什、什么八卦?”

    “说他为了你得罪凯墨,现在被全校男生各种霸凌!现在你俩可出名了,不亚于泡泡小姐和布可逆!别解释了!”

    现在,梵梨不再怀疑自己对星海的感觉了。她喜欢星海,想要他成为自己的第一个男朋友。但是,现在确定关系,他们一定会越陷越深。一旦她服药失败,变成白骨,她倒是死了一了百了,星海却会比没确定关系的状态痛苦千万倍。她不能这么自私。所以,如果真的要和他在一起,得等她确定自己能活下来才可以。

    “是这样没错,但我们之间是纯友谊,连手都没有……”她本来想说没有碰过手,但他们碰过了;又想说没拥抱过,但之前在海岛上、在学校里也拥抱过。想了半天,她只能说:“我们俩就是关系不错的同学,不是外传的那样。”

    “真的假的?”当当眯着眼睛看她,“不要骗我哦,很多海洋族的女生都很喜欢装的。嘴上说着和捕猎族是不同世界的人,其实多多少少都和捕猎族男生有过不可说的过去。”

    梵梨扬了扬眉:“你是想说你和逆戟族大叔有不可说的过去吧?”

    “那必须的。”当当挺了挺胸脯,“厉害吧。”

    梵梨对她伸.出大拇指:“厉害了……”

    当当受到了鼓励,幸福地捧着脸:“伯恩已经四百多岁了,我就喜欢年纪大的。不过,你可别告诉他我在学校里被人殴打的事哦,我不想他觉得我很没用。”

    “嗯。”

    “对了,你不打算交男朋友吗?星海不是挺好的吗?”

    很显然,当当染上了所有热恋少女的毛病——自己恋爱了,就希望所有闺蜜都恋爱。但是,看见梵梨挑着一边眉,跟看傻子一样看着她,她赶紧捂住了嘴。然而,回想起和男朋友相处的点点滴滴,当当就幸福得酥倒在了椅子上,一副喝高了的模样。

    “看来你这男朋友把你伺候得很好。”梵梨认真地说道。

    她也不懂为什么,自己分明是一脸正气,当当却解读成了另一个意思。

    “那当然伺候得很好啊。”当当抱着胳膊,缩起脖子,闭着眼不知道在回味什么,良久才说道,“其实我不太喜欢鲨族,就是因为倒刺。不懂他们为啥还要以倒刺为荣。逆戟男好,大又没倒刺,你值得拥有。”

    “……”梵梨觉得这话题太劲爆了,不知道该怎么接,但又有些好奇,只能继续□□着大拇指,“真的厉害。服气。”

    跟当当聊完以后,梵梨查了一下“鳍脚”的意思。这回概念很明确了,就是她想的那个意思。而且,雄性鲨族一般有两个鳍脚,交尾时鳍脚合拢,进入泄殖腔孔。鳍脚上有倒刺,用来勾住雌性,方便卸货。

    看到这里,她整个脸都皱了起来。这是什么残暴的种族啊,光是想想都痛死了……

    星海还说他只想娶个可爱的妻子。问题是,哪个温柔的女人受得了这么恐怖的生育方式啊……

    算了,做鲨鱼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但一想到自己就是他口中的理想结婚对象,梵梨禁不住打了几个哆嗦。

    还好她以后是可能变成捕猎族的,那样,多少也能适应星海一些了吧……啊啊啊啊,她在想什么呢,这个思考主题超纲了。

    这天凌晨,梵梨做了一个很长很乱的梦。

    梦分成两段。前半段梦里,一个白发老人正一手捧着一个奥术书写的公式,向她解释这是奥术史上多么尴尬的一件事:第一套公式叫波里公式,只有在微观短波范围里才起作用;第二套公式叫莱恩公式,只能在宏观长波范围里才能使用。而且,这两个公式推到的起源是有天壤之别的。这个自相矛盾的理论是导致现在光海很多技术停滞不前的原因。

    那两个公式都复杂得让人窒息,但梵梨在梦里居然能秒懂,而且迅速用奥术把它进行变形、简化、扩写,最后变成了一个新的大公式。

    在这个过程中,老人的眼中禁不住露出了惊诧的神情:“可以这么算?”

    “奥术本来就是矛盾的。微子更是。”梵梨没有多看一眼公式,只是平静地对那个老人说道。

    后半段梦里,有一个男人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呼吸声快而急躁,似乎有着怒不可遏的情绪。她别过头去不看他,眼中似乎有泪,声音哽咽:“如果你希望我成为你的战利品,可以。但是我不会进你后宫的。我把第一次献给你,就当献给了光海。”

    因为后一个梦心里很痛,她很快就被那种强烈的感觉刺激得醒了过来,没有机会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但她清楚地知道,梦里的她对那个男人的感情爱恨交加,绝不只是“战利品”而已。

    更神奇的是,公式居然没有从她记忆中消失,而且逻辑似乎是通的,并不是她在梦里瞎编的东西。但是,她突然觉得头疼欲裂,这种痛苦让她迅速忘了要去研究这个梦,转而想起前一天自己一天卧病在床,忘记喝苏伊嘱咐她喝的药了。

    她赶紧起身去翻药柜子。喝药之前她随意看了一眼镜子,突然发现镜子里自己的模样似乎多了一点陌生感,但细微的改变让她看不出哪里不同。果然,这药和苏释耶说的一样,是变形药。她赶紧点了一滴药在喉咙里。

    五分钟后,疼痛感消失。她长吁一口气,揉着脑袋想要去回顾那个梦。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仅不知男人长什么样,连老人的脸都忘记了。

    怎么会这样……

    那么详细的内容也可以秒忘记?

    她从床上翻身起来,找到奥术学课本,翻开,提起一口气——这已经变成她每次读学奥术时的条件反射了,因为只要读几行字,她就会感到生理不适。

    但是,这一回,她速读了好几页,身体也没有一点毛病。而且,她阅读《一级奥术》的速度,比别的科目还要快上最少50%。才过了不到五分钟,结合各科教授课上讲的内容,她很快分解了七个公式,并且按照书上的提示,在手心凝聚了一点点力量。

    看见奥术光在她手心莹莹发亮,她又惊又喜。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一直坚信,身体不能学奥术是苏伊搞的鬼。因为苏伊不想她找到灵魂交换的方法。现在,或许是因为基因被修改过,苏伊不管是用奥术还是魔药抑制的部分失效了。

    这是不是说明了一件事:如果三个月以内,她研究出灵魂交换的方法,最后喝“冥河之心3号”的风险,就可以让回归身体的苏伊来承担?

    “哈哈哈!!”梵梨笑出声来。

    没过多久,当当暴躁地推开门,睡眼惺忪地说:“梨子,你在干嘛啦,大半夜笑得像个疯子一样……呃,你在看书?为什么不开灯?”

    梵梨这才发现,现在是半夜,自己一直在黑暗中读书。而且,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捕猎族的夜视能力,她也有了。

    “哦哦,没事。”她把书关上,“我就看看纸张……是否完好无损。”

    当当丢来一个“你真奇怪”的眼神,又打着呵欠,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去上课,她在书桌上看到了一束海藻,根部扎着海星结。这是特殊养殖的赠礼海藻,由淡金色的褐藻打底,混了石花菜和红皮藻,颜色比野生的海藻明亮很多。叶状体排序打理得蓬松而有层次,几率飘带般的分枝落下来,在水中轻轻摇曳。

    藻束里放着一张卡片,上面只写着“友情回礼”,没有署名。

    在这里,也只有一个人会送她藻束。虽然她昨天强调过是友情赠糖,星海回礼也强调了是友情赠藻,但她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份不好意思中又夹杂着些小小的窃喜。

    可即便如此,旁人也都知道是谁送的。接起藻束,梵梨听见有同学在身后笑着说:

    “友谊交情太深,一般人怕是理解不了。”

    “这个星海是真的活腻了。凯墨让他远离谁,他就偏要接近谁,现在被打成这样了,还有心思拖人送海藻。”

    梵梨一时间觉得很无助,抬头说:“和你们没有关系吧?”

    但是,学生们都像避瘟神一样躲开她。只有一个人之前对星海很有好感的女生小声说:“混种地位本来就很尴尬。你啊,自己得罪人就算了,还害死星海了。”说完,也悻悻地回到了座位上。

    梵梨握紧拳头,告诉自己忍住,不要发作。你的努力现在才要开始呢。

    一个月后的布可日,生命奥术学讲课比往日提早了四十分钟下课。

    梵梨去图书馆为课本续期,然后直接去了研讨课的教室。教室里,银贝尔老师和两个海洋族女学生正在后排闲聊。梵梨对她们颔首示意,便坐在了教室第一排角落里,默默看书。

    两个女学生都是艺术系的,穿着花枝招展,和当当一样满头海星、鲜艳海藻。她们用海洋族绝对听不到的音量说话,殊不知每个字都被梵梨听见了——

    “前面那个女的不会是一级奥术系的吧?”

    “下节课就是银老师的课,肯定是了。”

    “可怕。不懂这些海洋族怎么想的,选一级奥术专业,以后去圣耶迦那,然后呢?跟批发量的海神后裔们较劲儿么?”

    银贝尔打断道:“这姑娘成绩很好的,我们学院今年入学考试的第一名,就算没有奥术能量天赋,也会在理论上有所建树。人家有自己的追求,相互理解吧。”

    留长发的女生惊讶地说:“她是梵梨?最近被丽娜孤立的那个?”

    “是的。”

    “这姑娘太可怜了,”头发短一些的女生说道,“因为得罪丽娜,现在众叛亲离,除了一个混种男孩,所有朋友全都不跟她一起玩了……对了,在泡泡小姐的婚礼上,和布可教授跳舞的也是她吧?”

    “嗯……”银贝尔温婉一笑,“是的。”

    两个女生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复杂的神情。过了一会儿,长发女生耸耸肩,转移了话题:“那也没什么,反正大家都知道布可教授喜欢银老师。而且很奇怪的是,同样是海洋族美女和布可宗族的男人恋爱,银贝尔老师受到很多人的祝福,泡泡小姐简直像过街老鼠。难道,是因为婚礼前,泡泡小姐家里缺钱,大家觉得他们的婚礼更像一笔交易?”

    听到这里,梵梨耳鳍立了起来。婚礼前,泡泡小姐家里缺钱?泡泡小姐不是家境挺好,一直是个富二代吗?

    短发女生笑了:“你怎么会想得那么复杂,难道不是因为男方的颜值问题吗?”

    “哈?这和颜值有什么关系?”

    “银老师说过,布可教授就算是海洋族她也觉得自己很幸运,我信。因为如果布可教授真是海洋族,我也会爱。光看脸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真爱都是值得歌颂的。”

    “光看脸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哎呀,好有道理,我竟无力反驳。”长发女生捧着脸说,“真羡慕你呀,银老师,布可教授心里是只有你一个人。呜呜,可惜等你们结婚以后,我们都见不到你了。”

    短发女生摇摇头:“我不这么想。布可教授虽然对银老师很上心,但总感觉他风流惯了,收不住心。银老师,不管他怎么展现追求你的诚意,我还是觉得你不该放弃自己的工作,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如果真的想辞职经营感情,我感觉换个人比较好……”

    “你在胡说什么呢,布可教授都明显示爱了,为什么还要银老师换人?”长发女生拨开面前游过的一条小鱼,声音提高了一些,“你希望老师下嫁,如果换做是你,可能拒绝他吗?”

    她们其实都没说错。

    夜迦不重视血统。他很少交海神族的女友,过去与他花名挂钩的,大部分是捕猎族外交官女王、黑市中的王牌名妓、海洋族美女霸道总裁。他扬言过这辈子都不会要孩子,甚至心甘情愿帮爱的女人养孩子。外加他不是家里的独子,布可巴路对他也早就放弃治疗了。所以,他与银贝尔之间,后代的问题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但是,夜迦和银贝尔暧昧很长时间,一直没有结果。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与两个人的出身无关。这名花花公子始终定不下心罢了。

    泡泡小姐的婚礼上,夜迦与梵梨一舞成名。

    梵梨处于一直学术气氛浓郁的奥术系环境中,没有感知到。但在红月海名流圈里、落大比较八卦的圈子里,原本理应会与夜迦共舞的银贝尔被冷落一事,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银贝尔表现得若无其事,端庄大方,私底下,心早已伤成了碎片。她还是维持原状与夜迦相处,直至听到又一个关于赐糖节梵梨与夜迦的绯闻。

    夜迦以前从来不送女孩子糖的。他说要对所有爱他的女人公平。

    银贝尔备受打击,去问夜迦,你是不是和梵梨在交往。她知道他们没在一起,但比起这句话,“你是不是喜欢梵梨”这样刺痛的问题,似乎更让她难以开口。

    “当然没有。”夜迦轻描淡写地说道。

    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她读懂了他藏在平静眼神深处的不耐烦。从她第一次踏入落亚大学校门以来,这是她第一次从他眼里看到这样的神情。

    但她觉得,这与梵梨没有关系。这与她瞒着他的真相有关。

    银贝尔很有自知之明,从夜迦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每天早上,她都还和以前一样笑着,但眼睛一直是肿的。她觉得她与夜迦已经彻底完了。

    但昨天晚上,夜迦主动联系她,对她说了一些话:

    “我早说过,我不介意自己爱的女人有孩子,也不介意替她养孩子。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今天再说一次:我是单身。我愿意自己所爱的女人为妻,不管她是什么人,不管她有什么过去。”

    银贝尔拿着通讯仪,手指发抖,眼里饱含着激动的泪水。

    原来,他早就知道。

    她结过婚,和前夫有过孩子的事,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在介意而已。

    她太开心了,开心到忍不住把这些小秘密分享给最喜欢她的两名学生。如此长时间的煎熬,总算要盼到头了。她有了辞职嫁人、专注家庭的想法。

    但没想到,这两个姑娘反而为此吵了起来。

    “那算哪门子的示爱,只是含蓄地表达喜欢而已啊。布可教授甚至都没明确说,银老师就是他爱的人。”短发女生也不服输,强势地反驳长发女生,“再说,真正的求婚,是拿着婚环,屈尾为对方戴上!所以,我还是觉得如果贸然辞职,银老师会受伤害的!”

    “你以为谁表达感情都那么像小学生吗?因为不直接告白,就要换人?你就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老实再回答我一次,如果换做是布可教授这样追你,你能拒绝吗?”

    “为什么不可以?”

    回这句话的人不是短发女生,而是坐在前排的梵梨。

    开始她们讲话虽然刺耳,但好歹小声,到后面吵起来了,声音越来越大,令人完全无法集中精力学习。梵梨转过身去,淡淡地说:“如果可以的话,声音小一点好吗?当然,现在是休息时间,我不该如此要求你们。只是,我想看看书。”

    “你说,你能拒绝布可夜迦的追求?”为了表示强调,长发女生念出了夜迦的全名,一脸嘲意,“呀,这里有一个和布可教授跳过一次舞就飘飘然的姑娘。哈哈哈哈,笑死我啦。可是,你只能跟混种谈恋爱呀,而银老师呢,可以嫁得好。”

    面对这种很拉低智商的挑衅,梵梨一向不喜欢回应。她没有接话,转过身去继续看书。

    这种来自优等生的漠视,令长发女生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她握了握拳,兀自胡思乱想了十多秒,还是没压住火气:“戳痛处了吧。高攀不上凯墨,就退而求其次撩混种,混到这个份上,还好意思说自己可以拒绝布可夜迦。”

    前面的挑衅让梵梨只是觉得可笑,后面的挑衅就真的令梵梨有些生气了。

    什么叫“退而求其次”?

    这些种族主义、出身主义、财富主义、地位主义的狭隘王八蛋!

    凯墨算是个什么东西?在她的认知里,星海比凯墨那个肌大无脑的蠢货优秀多了好不好!凯墨会为了保护一个女孩子坚持每天送她回家吗?凯墨会专一地渴望和一个女性白头偕老吗?凯墨有星海的善良和正直吗?凯墨有星海长得好看吗?她真的特别想说出心里话,怼这女生一脸。但不行,这样会给星海带来麻烦的,说不定他还会被攻击得更厉害。

    于是,她暂时收起了敌意,温和地说:“你说得有点道理。嗯……怎么才能找一个特别高贵的男朋友呢?我觉得好难哦。”

    “梵梨,心气太高,真的感情会很不顺哦。你以为成绩好就能和布可夜迦在一起吗?不不,首先,你得很漂亮。其次,看清你自己。最后,情商高,对优秀的男人要温顺,不管真的假的,表现得特别爱他。还有啊,学习好不好,真的没什么用的。男人又不看你脑子里装了什么,他们是看脸的。你呢,长相也不难看,少当书呆子,把自己好好打扮打扮吧。”

    “啊,原来如此,我不向银贝尔老师道歉,只想向你道歉。”梵梨眼睛弯弯地笑着,“你都这么说了,想来是有一个地位特别高的男朋友吧?毕竟你这么漂亮,情商高,又能看得清自己,成绩也不好,男朋友肯定很优秀,来,说说你怎么割韭菜的,让我学习学习。”

    短发女生飞速看了长发女生一眼,想起长发女生才和一个舔狗男分手的事,闭麦了。

    长发女生则是涨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真羡慕你呀,能跟那么高位的男人在一起。我没办法,不漂亮,情商低,看不清自己,不会假装去爱一个人,成绩又太好了,所以,我的要求就是找个海洋族男朋友而已。”梵梨无奈地摇摇头,“毕竟,我自己就是海洋族。”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无形的耳光,噼里啪啦打得长发女生各种疼。

    短发女生目光在两个人之间晃荡半天,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原本以为梵梨是高冷学霸,没想到是毒舌学霸。惹不起惹不起……

    银贝尔也感到了十足的尴尬,连忙笑着打圆场:“好了,你们真是一群小孩子。老师都教过你们多少次了,不要种族歧视。星海是很优秀的学生,老师都很喜欢他。而我喜欢夜迦,只是因为他是夜迦,跟他姓不姓布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我更希望他是海洋族。”

    短发女生也跟着尬接话:“不愧是银贝尔老师,三观好正!”

    之后,梵梨如愿以偿地获得了死一般的安静。没过多久,其他学生陆续进来,两个女生起身离开。经过梵梨桌边时,长发女生咬牙切齿地说:“你真恶心。”

    “我不觉得你恶心。我心情很好。”梵梨笑着看书,头也没抬,“因为,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会到这个地方了。”

    说完,她伸出食指转了转,一道光从指尖飞出,在讲台前方跟洒落盘中的星星一样散开,落下,渐渐描绘出了一座立体的黄金之城。

    在那里,有诸多几千万年、上亿年的文明建筑:光海神殿、圣都创世门、白鹰宫殿、琉璃军团神殿遗址、全光海风暴之井的最大入口、古光海图书馆……它们就像DNA双螺旋结构一样,在海水中凌空纵横交错,还有无数来自全光海最先进的舰艇穿梭其中。梵梨食指慢慢转了一圈,这座城市就跟着她的动作同步旋转;她把五根手指张开,城市细节也随之放大、再放大,就像互联网上的地图一样,一直放到一片暗金色的封闭建筑群前。这片建筑融入了圣耶迦那市,街道从四面八方穿入其中。醒目的古典式圆顶建筑上,有古海族语写着的两行大字:

    奥术学院

    圣耶迦那大学

    这时,不仅是这个长发女生,在场的所有学生都惊呆了。

    幻影术是三级奥术学的内容。大部分学生最初也只能变幻出一条鱼或一本书。变幻出复杂的建筑幻影,怎么都得到职业奥术师的级别,还得有建筑学基础。而且,因为幻影是通过施法脑部幻想投射出来的,所以,如果想投射出圣耶迦那的幻影,这个人必须先记住圣耶迦那的详细构造。

    梵梨变出来的,就跟记忆型机器照出来的一模一样,还是3D可旋转版!

    她的大脑构造还属于正常海族的范畴吗?!

    银贝尔也呆住了。以她对夜迦的了解,他可以变出复杂的幻影,但绝对没有这么强的记忆力和透视能力。

    “如果你能成为闻名全光海的大奥术师,”梵梨轻轻一笑,继续随意晃动手指,旋转着那片圣都幻影,根本不用集中精力,跟玩玩具似的,“海神族会是你的助理,捕猎族会帮你开私舰,你的海洋族朋友因你飞黄腾达。到那时候,恐怕你对嫁人的**,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强烈了。”

    长发女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说不出一个字。

    “好好读书吧,姑娘。”梵梨握了握拳,圣都幻影也随之消失。

    一条黑白色的浅纹鳗鲶慢慢游过来,穿过刚才幻影出现的位置。它的嘴边有五根触须,嘴角两个、下巴三个,眼睛圆圆的,像极了教室里的学生。

    ***4.3小剧场***

    当当:“本章有感。这本书连套套的款式都设计好了,简直迷醉……”

    梵梨:“你看那个作者又拿着厚厚的设定稿得瑟蹲在角落。”

    夜迦:“这种作者最棒了!”

    星海:“我是干净好少年= =。”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