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3章
    口头之快是体验到了, 但梵梨并不发自内心觉得开心。因为她知道, 如果她是捕猎族, 即便不变幻出这么高难度的幻影, 这种海洋族女生看到她,多半也是毕恭毕敬跟个太监似的。

    这一个月里,她特意跟所有朋友私底下交代过, 不要理她,甚至可以刻意避开她,等她韬光养晦一段时间再说。

    从零开始奋斗, 在别人都跑了一半的时候才起步, 确实很不公平。

    可是, 自从完成晋升的第一阶段, 她身体的限制被完全解除。这一个月里,她的奥术实力突飞猛进,知识吸收快到她甚至怀疑, 苏伊体内的奥术知识都从沉睡中醒过来了。

    两个月后, 她要么会死掉, 要么拥有两千年的捕猎族寿命。不管是哪种结果,都应该好好珍惜这一次新的人生。

    晚上她有无限多的动力,恨不得一个晚上把所有的书全部读完、理解透、背下来。但她也知道,即便拥有天才脑,所有的成就也都取决于长期的坚持不懈, 一时愤慨的冲动式拼命没太大用。所以, 每天晚上一到十点钟, 她就关上打满红钩的计划笔记本,上床睡觉。

    翌日,依然是五点就从床上起跳的一天。学习结束后,梵梨到学校去上课。

    最近她打工攒够了钱,和星海约好今天10点半在图书馆见面,然后去给自己买一个通讯仪。但海族史研讨课结束得比较早,9点42分就下课了。

    抵达那一排巨大的书型图书馆附近,在其中一个过道处,梵梨看见一堆团状的东西往上鱼贯而行。游过去一看,居然是一堆海族小朋友。

    过道上方,一个导师在引领他们进图书馆,他们应该是学校组织集体参观高等名校的小学生。他们的尾巴五颜六色,比成年海族明亮很多。梵梨发现捕猎族和海洋族小时区别就很大了:捕猎族有更强烈竞争的基因,小时候尾巴就很长,游动风格也更倾向于冲刺、急刹车、时刻警惕和张牙舞爪;海洋族的尾巴似乎是过了青春期才开始发育的,所以尾巴都短短的,差不多是五五分的身材,尾鳍也小小的,扇动的频率很焦急,一看就是软萌好欺负的样子。

    梵梨准备等他们全部进入了图书馆再进去。等了一会儿,突然感受到一阵细细的水波从脸侧冲过去。她顺着水波的方向看去,一个逆戟族小男孩杀了出来,挡住了那道水波。然后,一个小影子突然停下,又原路返回,冲到了梵梨面前。

    梵梨定睛一看,那是一只木瓜鱼,只有食指的一半长。它身体像个方方正正的小箱子,像豌豆射手一样撅着嘟嘟嘴,花纹是很有时尚细胞的橙底黑圆斑,可爱爆了。它身体左右摇摆,正在她面前猛扇两片透明小鳍,似乎在求助。

    逆戟族小男孩一把抓住它,游到了图书馆拐角后面。梵梨一时好奇,跟了过去,听见有人在说话:

    “真是娘死了,这家伙居然养这种女孩子才喜欢的智障宠物。”

    “而且还养了一大堆,傻死了!”

    “喂,你想要回你的小箱鲀吗,求我们呀!求我们用你尾巴打你的脸,我们就把它还给你哦,哈哈哈!”

    梵梨探头过去一看,发现有一群捕猎族小男孩正围着一个海洋族小男孩谩骂,其中一个拽着他的头发,把他吓得瑟瑟发抖。海洋族小男孩的个头比他们都小,逼近三头身,长着圆溜溜小肚子和鼓鼓的双颊,蘑菇云似的蓬松白色短发下,有一双天使般的小脸蛋,大眼睛blingbling水汪汪。

    蘑菇云一边发抖,一边用细细奶音义正言辞地说:“你们别瞧不起嘟嘟,嘟嘟可和你们看到的普通箱鲀不一样,他是我从风暴海抓回来改良过的品种,喷出的毒液破坏力可是微子级别的!而且,他的性格很随和很可爱,才不是你们所说的智障!”

    “微子微子微子,你看过点奥术书,就天天把微子挂嘴边。你这书呆子以为我们是傻子啊,那么好糊弄。”说完,一个男孩子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我看你的脑子跟你的嘟嘟一样蠢!一天到晚装个屁呀装!让你装!让你装……”每说一次“让你装”,都会狠狠拍一下他的脑袋——校园霸凌的模式,从小到大都没太大区别。

    蘑菇云被拍得懵了一下,然后嘴唇也开始微微发抖。

    接着,男孩子们就开始对蘑菇云一阵拳打脚踢。蘑菇云用双手抱住脑袋,在地上缩成一团,白嫩的小脸上、短短的银色小尾巴上很快就挂彩了。而血腥味越重,捕猎族们越兴奋,打得更是带劲儿。那个抓着木瓜鱼的小男孩把它扔到了一边,也参与进去。

    梵梨看不下去了,冲过去唤道:“不要打了!”

    小男孩们转过头来,面面相觑了一阵,开启了嘲讽技能:

    “这是来自下等海族的同情吗?”

    “大姐姐,不要仗身高欺人嘛。虽然你比我高一倍,但就靠我一个人,依然可以张嘴就吃掉你哦。”

    “姐姐快跑,你打不过他们的。”虽然是这么说,但蘑菇云的眼角滚出了白亮的泪珠子,一颗颗没入海水中。

    梵梨喜欢小孩子,但讨厌熊孩子。她面无表情地一把抓住那只木瓜鱼,举起它,用它的嘴对着这些小男生:“箱鲀很怕晃吧?你们如果再废话,我就摇晃它了。到时候喷出什么不明液体,可不要怪下等海族大姐姐太胆小,被你们吓得手抖了。”

    看见主人如此痛苦,木瓜鱼也受到了惊吓,瞳孔黑漆漆地对着他们,嘟嘟唇也对着他们。他们面面相觑,咬咬牙一溜烟游走了。见他们没了踪影,梵梨游过去,弯腰对他说:“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羽……姐姐叫我小羽就好。”

    梵梨卷起鱼尾,坐在小羽面前,拉住他小小的手,把木瓜鱼放在他手心:“小羽是个勇敢又有爱心的孩子,嘟嘟应该以有你这样的男子汉为朋友而骄傲哦。”

    “我……我不勇敢。从读书开始就一直被人欺负,也不会打架。”

    “勇敢不代表要使用暴力解决问题。你小小年纪就懂那么多知识,而且会用这些知识为自己的小伙伴儿辩护,这就是勇敢。”

    小羽眨巴着大眼睛,又挤出了两颗往上漂的泪珠:“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说。”

    “真的。”

    海洋族确实很不容易。他们想要获得同样的成功,会比捕猎族、海神族辛苦数倍、数十倍。梵梨很心疼这个聪明的孩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在这个世界,不公的待遇有很多。没有生来高贵不是你的错,你一定要去克服这一关,保持现在的信念,认定自己是最好的。然后成为优秀的人,保护那些被欺负的同类。”

    “同类?”

    “嗯,就是和我们一样的,其他海洋族。”

    小羽张了张小嘴,欲言又止:“果然,海洋族一直被欺负吗……”

    “海洋族不该被欺负。可你要相信,我们和他们并没什么不同。我们要尊重每一个人,像尊重嘟嘟一样。就算有一天捕猎族、海神族变得弱势了,他们也应该受到尊重。人生来平等,弱肉强食不可取。”

    这番话完全颠覆了小羽自小受到的教育。但他相信梵梨的话,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的,听姐姐的。”

    “果然是有爱心的孩子。”梵梨笑了起来。

    小羽抬头木木地看着她。她的眼睛是正午时三百米深海洋的颜色,深蓝得刚刚好。而她望着他,如此充满善意,没有轻视,也没有任何目的性,只是想向他传递一点点心中的温暖。

    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会在小男孩的心中停留很久很久。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呢?”小羽小心地说道。

    “我叫梵梨。”

    “梵梨姐姐,你是一级奥术系的吗?”

    “嗯。”

    “好的,梵梨姐姐。我家不在红月海,但我也会去圣耶迦那大学,然后变得很强,保护海洋族,保护姐姐。”

    梵梨本来想说没这个必要,因为小羽还这么小,等他考进去,她早就不在学校了。但想想圣大那么强,让他有动力考进去也很不错,就没接这个话题,只是顺着他的毛摸了摸:“你身上还有伤,我带你去找你的导师吧,你……”说到这里,手碰到了什么东西,她愣了一下。然后,她拨开小羽厚厚的卷发,看到了藏在下面的小耳朵。

    他没有耳鳍。

    耳朵也不是尖的。

    然后,她才反应过来,他的头发是白色。不是鲨族的灰白色,是纯白的那种。

    梵梨压低声音说:“小羽……你,不是海洋族?”

    小羽歪了歪脑袋,挠了挠脑袋,鼓着腮帮子摇摇头,奶音黏糊糊的:“爸爸妈妈没说过我是海洋族。”

    他举手的时候,短袖往肩膀处滑了一下。梵梨看见他戴着臂环,臂环上有海藻缠绕的鱼叉的徽章。

    裂空海宗族的徽章标志,就是海藻缠绕的鱼叉。

    她又低头看了一眼小羽的尾巴,虽然很短,虽然淡到几乎可以忽略,但表面确实有一层光。

    难怪他年纪那么小就对奥术颇有研究。

    梵梨深深提起一口气,想一头撞在墙上,撞死自己这个同情心胡乱泛滥的圣母怪姐姐。但最后她没舍得撞自己,也忍住了没有学捕猎族小男孩那样,在小羽脑袋上拍一掌然后大叫“你这海神后裔装个屁的柔弱啊让你装”,只是默默起身,头也不回地游走了。不管小羽在后面怎么叫她。

    进入图书馆,梵梨在魔药书柜附近徘徊,好为以后调制灵魂交换的药剂做准备。

    其实,逆向灵魂交换类的魔药并不难,她现在就能调出高达75%成功率的出来。如果是同时空的灵魂交换,她马上就可以与苏伊逆向交换回去。但是,涉及到逆向交换到未来灵魂的魔药就太难了。时空魔药属于顶级魔药师都不敢触碰的领域,更别说是混合了灵魂交换的时空魔药。等她真的开始研究这些细节才知道,苏释耶说她很难和苏伊换回来,诚不欺她。

    她在书柜里看到一本才被人还回来的《时空药剂理论》,正伸手去拿,忽然发现周围被阴影笼罩。手指还没碰到书脊,已经有一只大手把书夺走。她顺势回头看去,却看见五个鲨族男生站在她身侧,瞳孔竖着,让她本能后缩了一下。带头的男生个头最大,浓眉大眼,留着一头银色卷发。

    “哈哈,这不是我们学神小姐姐吗?这么用功读书啊。”凯墨狂妄地笑,“如何,没有朋友的感觉很糟糕吧?听说你最近连高阶幻影术都学会了,这么顽强?还不打算换系?”

    梵梨给了他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从书架拿了另一本书,却被他夺走。她不气馁,又拿了一本,还是被夺走……最后书架被掏空了,她叹了一声,转身游走。

    他又绕了过来,堵在她面前:“怎么现在这么高冷了?刚才在门口对小男孩装温柔的样子到哪里去了?”

    原来刚才凯墨都看到了。梵梨无奈地说:“你也知道了,那是小男孩。”

    “你对小孩子装可爱有什么用呢?不会傻到以为真有英雄偷偷关注你,从天而降,拯救你这个除了成绩什么也没有的可怜虫吧?”

    谁装可爱了,谁期待英雄了?莫名其妙啊。梵梨在内心已经吐槽了个遍,但表面还是毫无波澜地说:“你说得对。我可以走了吗?”

    虽然是疑问句,但没有等他回答她就想要离开,等他们走了再回来借书。但凯墨伸出结实的胳膊,挡住了她的去路。他微微仰着下巴,乜斜她:“梵梨,你故作清高给谁看呢?”

    “我没有故作清高,只是觉得我们是不同的人,是没什么可以说的。”

    “确实是不同的人。”凯墨举起她选的《时空药剂理论》,让其它页面哗啦啦地往下落翻开,“研究这么虚无的东西,能有什么用呢,你是想变成巫女吗?”

    这句话一语双关,旁边的男生全部爆笑起来。梵梨没听懂,只是冷淡地说:“你说得对。而且,我得付出很多心血才能考上落亚大学。”

    凯墨很快反应过来了她的话外之意,眼中露出了凶恶的神色,但很快又压着暴脾气说:“你这是在讽刺谁呢?我看你也别演了吧。刚才在图书馆门口你安慰的小男孩,他个头那么小,说明寿命长、长得慢,是什么类群你心里清楚吧。其实看你装得很清高,内心对高阶海族还是有点神往?现在又在酸个什么劲儿?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鱼饵就是鱼饵,永远也成为不了掠食者的!”

    “对不起,海神族在我心中没有你说的那么高贵。他们让我敬佩的地方,只有奥术之力而已。”

    “你的意思是,捕猎族奥术不行?你知道鲨族的奥术上限比你的类群强了一百倍吗?!”

    夸奖一个人,就是贬低另一个人。这道理梵梨还是懂的。但她一向不喜欢班里那种土财主家的恶霸儿子。所以,她可以滴水不漏地让他不爽,同时也看都不想多看他:“我当然知道。你最厉害了,我可以走了吗?”

    “你再用那种态度和我说话试试看!”说罢,凯墨猛地推了她的肩膀一把,硬把她推到了两米之外。

    这道力量如此之大,让她深刻体验到了自己与鲨族之间的差距。别说他们有五个人,就算五个她,加起来可能都打不过凯墨一只手。被激怒的鲨族露出獠牙的样子,也让她忍不住按住自己打哆嗦的手。

    凯墨冷笑:“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想清楚你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你爸爸。”

    梵梨强压着惧意,抬头不卑不亢地看着他:“没错,我只是一个鱼饵,在力量上当然会屈服于捕猎族爸爸。但是,我们之间的差别只是如此吗?在很多人看来,捕猎族欺负鱼饵,天经地义。但男的欺负女的呢?一群男的欺负一个女的呢?”

    凯墨怔了怔,虽然声音还是不小,但已经有些虚张声势了:“你怕是对我们族群有什么误解。在法律中,鲨族强.奸、轮.奸都不用坐牢的。”

    “鲨族、捕猎族内强.奸不用坐牢,强.奸外族的话……”梵梨不留情面地拆穿了他,“牢底坐穿吧。”

    这是梵梨觉得光海刑法里最神奇的法律之一。开始觉得简直荒谬至极,脑残至极,后来稍微懂了一些他们的鬼才逻辑。

    人类男性冒着犯法的危险也要强.奸,原动力是逼迫自己基因和资源完全配不上的优质女性接受自己的精子,一定概率让她生出自己的后代而不用负责。但如果目标对象完全不会怀孕,他们强.奸的意义就不大了。因为鲨族、逆戟族的女性可以自由控制是否怀孕,所以,鲨族、逆戟族男性强迫她们进行非自愿性行为的惩罚,与受到殴打的惩罚差不多,不会重判。

    这条法律在海神族女性里有很大的争议,不管在什么场合提起,都会有两方人争得面红耳赤。反倒是鲨族、逆戟族的女性对此没太大意见。她们在基因筛选上简直就是天赋异禀。捕猎族男性如果真想有后代,不会强.奸她们,只会哄着宠着,恳求式地让她们生下自己的孩子。就算强.奸也无所谓,她们想继续就躺平享受,不想继续就说一句“你鳍脚好小,你的种子我待会儿排出去了啊”,对方立刻从心理到生理完全萎靡。

    所以,虽然鲨族、逆戟族强.奸罪轻判,但每年这类案件还不到海洋族、海神族的千分之一。

    “你一个小小鱼饵,还想让我坐牢?”凯墨怒了,“你信不信我有办法不坐牢?!”

    梵梨没表现出内心的恐惧,笑了笑:“哦,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如果传到琉璃军团大军校和红月海副执政官耳里,他们应该没什么反应吧?一定觉得,孩子干得漂亮吧?”

    “你少拿我爸和我舅舅威胁我!你以为我会怕吗!”

    看见他的表情,还有另外四个鲨族面面相的样子,其中一人还悄悄说“老大息怒”,梵梨知道,会的。

    光海的整个政治体系是混合了精英民主的君权神授制。政府和宗教有很大区别。政府实权更大,但官员都是民选的公仆,维系手中的权力需要低调亲民,这与很多人类国家没什么区别。而宗教这块因为有血统撑腰,所以宗神后裔尽管不便参与太多政事,但在为人处世上可以肆无忌惮又奢靡一些。凯墨家里只有政治背景,没有宗教撑腰,所以他从小到大应该都是父辈面前的孙子,外人面前的祖宗。

    “你当然不怕他们,你还是他们的宝贝呢,怎么可能会和外人站一边。所以,尊贵大度如凯墨同学未来是要做大事的,应该不会跟我一个小小鱼饵女孩子计较吧。”话是软的,梵梨的态度却一点也不弱势,末了还补充了一个微笑,“请问凯墨同学,我可以走了吗?”

    “滚吧!”

    “如果可以的话,这个……”梵梨指了指他手里的课本,笑得更童叟无欺了。

    他把书扔出来,怒道:“快滚!”

    梵梨松了一口气,赶紧溜了。还好,她最近战斗类奥术学得还不是很到位,没把握能胜过凯墨丽娜,能不暴露就不暴露。

    就是可怜了星海,他时不时就会被凯墨丽娜的人围剿一次。开始他还会反抗,后来在梵梨的劝说下,遇到他们就麻溜地逃跑。他在速度上一直天赋异禀,梵梨觉得,他抱着自己逃之夭夭的样子,简直帅极了。

    但是,梵梨刚转过身,就被人拎住脖子,一路往外拖。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从周围学生的视线中读出了即将发生的事。

    同样的眼神,她在当当被霸凌的时候看见过。

    “我的布可神啊,黑珊瑚女神帮终于对梵梨下手了……”

    “这算是正面交锋吗?梵梨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不受丽娜待见?”

    “梵梨定力还可以啊,没有像当当那样乱叫,但还是好可怕……”

    “听说丽娜是想考年级第一,才这样逼梵梨。我就想说这种事,其实梵梨根本没错啊……”

    伴随着杂七杂八的议论声,梵梨后脑勺的头发被人一把抓住,头被迫拉拽着往后仰。然后,出现在她视线里的是悍公主目光凶狠的竖瞳,还有悍公主身后的三名逆戟族小跟班。

    “总算让我逮着你一个人了。”悍公主眼睛眯起来,露出尖牙,“让你退奥术学院,你不退。那就别怪我们不给你留面子了,双s学神!”

    说完,她扬手就甩了梵梨一个耳光!逆戟族的搏击能力快狠准,梵梨根本来不及闪躲,脸上立刻被她的长指甲刮出血,染红了海水。梵梨回过头来,手心翻转朝上,用同样凶狠的目光瞪着她。

    “哟,你还凶得很?!”悍公主没发现自己脑袋上方,海水已经凝结成了冰球,只拽着梵梨的头发使劲儿晃动,就跟鲨鱼咬猎物似的拼命,“给你脸不要脸,说,你退不退,退不——”

    然而,后面的话化作一声粗惨的嚎叫。

    冰球砸下来,打在她的后背上。她跟濒死的鱼一样疯狂弹动尾巴,挥手指挥身后的三个逆戟族跟班:“给我揍她,揍她!!”

    这一回,梵梨有了防备。在电光石火之间,已经在空中划出五角星,指了指自己的尾巴。然后,水流急速旋转,一秒从她脚下凝聚成五角星形的寒冰壁垒,把她整个人罩起来。

    三个逆戟族跟班撞在了壁垒上,摔倒在地,又被水流冲得翻来滚去。

    居然赢了……

    心中有了胜利的喜悦,梵梨忍不住挑衅道:“黑珊瑚女神帮,我看你们是黑珊瑚鱼肉串帮,哈哈!”

    “你这下贱的鱼饵!”悍公主捂着背上的伤,暴跳如雷,“起来,都给我起来!砸碎这个壁垒,给我打死她!!”

    不行,现在精神力太弱,不能恋战。梵梨又用一个大壁垒把她们几个人罩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从窗口游出图书馆。

    ***4.3小剧场***

    夜迦:“好歹是中后期男二,好不容易出场了,连个大名都么有,心疼小羽毛。”

    羽烬:“呜呜……我太小了。”

    苏释耶:“中后期男二?那现在我算男几?”

    夜迦:“男三,比我还靠后。但别担心,到了圣耶迦那你可以变成男二了。”

    苏释耶:“?”

    夜迦:“不是,您这出场频率,还想当男一吗?”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