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4章
    可是,    梵梨却没机会彻底溜之大吉。她刚和星海会和,    就听路边的学生说,当当又挨揍了。他们俩对望一眼,梵梨率先游过去。

    “等等。”星海握住她的手腕,    担心道,    “丽娜学过攻击奥术,    你现在去可以吗?”

    “可不可以都得去。当当这个月过得比较安稳,    总算精神好了一些,    现在要再被打一次,精神创伤面又会扩大了。”梵梨推开他的手,飞速赶到学校的广场中央。

    发生了跟刚才一模一样的情况。当当也被逆戟族女生拽着头发,脸上全是叠加的五指印和血痕。

    “你问我为什么要揍你是吗?”看见梵梨来了,丽娜从男生们捧着的靠垫中站起来,慢慢游向当当,“你这万年小妈,    谁叫你要跟伯恩谈恋爱?谁叫你好闺蜜现在偷学幻影术?”

    “我跟伯恩谈恋爱,    关你什么事?!”当当其实心里很讶异。她没想到丽娜会知道她男朋友的名字。

    “关我什么事?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白莲花?”丽娜声音变得阴沉而尖锐,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逆戟族女生,“让她知道,她丽娜姐是不好惹的。”

    逆戟族女生又开始动手打当当。当当被欺负得麻木了,    拼命乱舞着胳膊,    想要减轻一些伤害,    嘴里说的话却分外挑衅:“我看你们嫉妒梨子都嫉妒到眼滴血了。身为捕猎族,    学奥术还没海洋族厉害,    告诉你,你怎么欺负我,都不要想让我远离梨子,也别想让我和伯恩分手——丽娜疯婆娘,连我和逆戟族男人恋爱都惹了你了。其实伯恩就是个穷大叔,你随随便便都能找到比他更好的男朋友,如此看我不顺眼,大可不必。”

    说这些话的时候,丽娜简直快被她气疯了,自己游上去,扬起手,想甩她一个耳光。

    就在这时,一道水流冲过来,把她的手狠狠推开!然后,那道水流呈螺旋状,冲开当当和逆戟族女生,把当当往后推去。

    寒流术?

    丽娜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院长或教授来了,赶紧收了自己的手。但回头,她看见的却是梵梨搀扶着当当。

    当当本来硬气得很,看见梵梨,立刻跟个三岁小孩似的哇啦哇啦大哭起来。

    路过的学生越来越多,停下来围观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但他们都保持着死一般的寂静,好像这里只剩下了梵梨、丽娜、当当三个人。

    梵梨不为所动,只是抬起头,直视丽娜:“说实话,作为当当的朋友,我一直觉得她的感情观很没脑子。别说你,有时候连我都想打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评判对错标准的自由,也有讨厌、反对他人的权利。但是,没有一个人有伤害他人的权利,不管你有多么占理。更何况,当当与伯恩即便再为世俗所不容,他们都是单身,没有伤害任何人。”

    “哟哟哟,看是谁在说话呢,原来是没有朋友的梵梨!”丽娜抱着胳膊,细细的瞳孔让她看上去像一只被激怒的豹子,“少来了,你会说这种话,是因为你弱!这世界上嚷嚷着公平的人,都是弱者。只有弱者才想和强者平起平坐。等弱者变强了,只会站在原来弱势群体的对立面,向更强势的群体嚷嚷着公平。所以,收起你那套充满妄想的理论,你自己还自身难保呢!”

    “是这样吗?”梵梨拍拍当当的肩,轻笑了一声,“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个强者开学时向我发起朋友圈邀请,我却拒绝了?”

    丽娜微微张口,想要反驳,看了看四周的学生,却说不出话来。

    “哦。我懂了,以你的理论来说,那是因为,你在智力上是个弱者?”

    “你给我住嘴!”丽娜如坐针毡地说道,“梵梨!你少造谣生事!”

    “难道不是吗?你希望我把年级第一让给你,帮助你和你的小姐妹考到双S,以此得到通往海神后裔世界的通行证?”

    此言一出,围观的学生里虽然还是一片安静,但一道道隔音术的光累积起来,照得丽娜浑身不舒服,觉得刺眼极了。

    虽然这个谣言早就在学生里流传开了,但是大家都是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丽娜的家族光环很强,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觉得,她是个骄傲的公主,不至于做出这种低级的事。现在梵梨把她彻底拆穿,一点情面都没留,让他们不禁对丽娜失望,又替梵梨捏了一把冷汗。

    这算是公开宣战了。

    “少说这些不要脸的话!”丽娜盛怒之下,声音高亢,双手紧紧握成拳,“从入校之后,你有过什么过人的成绩吗?唯一一篇引起关注的论文是靠舔着独.裁官大人获得争议的,最终不也只得了一个S?那篇论文我也是S,我会稀罕你把年级第一让给我?说我想靠你,造谣一张嘴,你要不要脸?!”

    “哈,我当时可没把你的话录下来,你现在想怎么否认都可以。”梵梨举起了一个小型奥术声音贮存盒,“那让大家听听这个将就一下吧。”

    她把盒子打开,丽娜和她的声音传来出来:

    ——“……换专业,离开奥术学院。”

    ——“你认为我不会把第一名让给你?”

    ——“这不重要。”

    ——“我一定会让给你。”

    ——“这真的不重要。我只要你离开奥术学院。或者等我们去了圣耶迦那,你再继续读一级奥术。”

    ——“可以说一说,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我的理由吗?”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只愿相信100%握在手里的东西。总之,你什么时候离开奥术学院,我什么时候放过你的朋友,包括你的星海王……”

    听到这里,丽娜终于疯了。

    “梵梨,你这个阴险小人!我杀了你!!”

    丽娜尖叫着冲过去,一掌拍掉贮音盒!然后,她涨红了脸,一口咬在梵梨的脖子上,像鲨鱼捕食一样,左右晃动脖子,恨不得把梵梨的头咬下来!当当被她们俩震开,彻底吓傻了。但是,冰箭很快从四面八方冲过来,刺中了丽娜的背心!丽娜惨叫一声,也伸出手掌,将四周的水流在头顶凝结成奥术冰球。

    梵梨捂着流血的脖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后退了一截,也幻化出了同样的冰球,但速度比丽娜快了四五倍。看见那个冰球,丽娜的瞳孔放大,愤恨中透露出了掩藏不住的畏惧。然后,她们俩同时挥手,冰球在空中相撞,溅落的冰块跟陨石、冰雹般落下,一部分学生作鸟兽散。

    “我本来不想这么快学攻击系奥术的,是你逼我的。”梵梨也怒极了,完全顾不得脖子上的伤,她举起双手,额上的青筋凸起,“丽娜,你别怪我下手太狠,如果不小心把你杀了,我去自首,上断头台!陪你一起死!我这个不足挂齿的鱼饵贱命,换丽娜大小姐的金贵余生,我觉得很值!”

    然后,在她的头顶,水流跟暴风雨前的乌云似的,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漩涡。

    丽娜和她的逆戟族跟班们抬头,竖瞳中倒映着两片小小的漩涡,都吓懵了。

    “如果你正在遭受不公,”梵梨回头看了看人群,任由漩涡越转越快,越转越大,声音却变得格外冷静,有一种赴死的义无反顾,“如果阶级的压迫让你喘不过气,如果你尚没有放弃自己的尊严与未来,你想要和命运对抗,欢迎站到我这边。我们或许最终不会获得胜利,但是,不屈的精神永存!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宁可站着死,不肯跪着活!”

    “说得好!!”当当鼓掌鼓得手都疼了,“梨子,我跟你一起!也要和她同归于尽!!”

    很多学生不关注军事新闻,看不出她在做什么,只被她的发言震慑住了,也有预感她在做一件可怕的事。而懂军事的学生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真的在做一件可怕的事。

    “快、快跑!!”一个男生大喊一声,“梵梨用的是‘寒冰风暴’!!”

    这是高级军用奥术“寒冰风暴”的前奏。一旦奥术力量凝聚完成,就会有最少八百片注满侵蚀性能量的冰刀从漩涡中飞出来,形成密集的“暴风雨”,对下方的生物、建筑形成摧毁性的伤害。在非战争时期完成100%释放,即便没对他人造成伤害,也会被判8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学生们在一片混乱中逃得七零八落。丽娜过度惊恐,游了两下,尾巴一软,倒在了地上。

    这时,一道身影冲了过来,挡在梵梨面前。

    “梨梨,不要冲动!”星海摇晃她的肩,“你是要成为著名大奥术师的,你的命比她的命值钱!你存在的意义比这里所有人都大!快停下来!”

    梵梨把视线转移到星海身上,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上方的巨大漩涡忽然放缓了速度。

    “停下来,你清醒一点!!”星海紧紧抱住她。

    漩涡越来越小,梵梨喃喃道:“我……我不该和丽娜同归于尽吗?”

    “不该!”

    “她再欺负你怎么办?”

    “今天过后,她不敢了。她如果再这么做,我先和她同归于尽!”

    “好……”

    梵梨收了手。几秒过后,漩涡消失,跟完全没有存在过一样。被奥术能量逼走的鱼群试探着游了回来,学生们却只敢远远地看着他们,不敢再靠近了。跟班们扶起丽娜,几个人狼狈地逃了。

    梵梨目光如炬地盯着丽娜远去,直到她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才总算放松了身体。同时,她眼前一黑,倒在星海的怀里。

    “梨子,你真的要吓死我了!”当当呜咽着,不值钱的泪水飙得到处都是,“刚才我真的以为我们俩要死在这里了,呜呜呜……”

    “怎么可能……”梵梨虚弱地说道,“我要真有那本事就好了。”

    “呃?什么意思?”

    星海使用了隔音术,把梵梨横抱起来,对当当说:“梨梨的精神力量储备不够,释放不出那么多的奥术能量。”

    “哈??”

    “她刚才只是吓唬丽娜的。估计过了今天,丽娜也不敢再对大家出手了吧。”

    “哈哈,是啊。”梵梨笑得有气无力,但心情是真的好,“她刚才吓得都倒在地上了,逃得屁滚尿流,舒服……”

    “深蓝吾主啊!!”当当捂着额头,觉得比梵梨还晕,“你们俩也太能演了吧,我真的信了!”

    “我俩演戏搭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梵梨俏皮地对星海眨眨眼。

    “嘘,别说话。你受伤了。”星海看着她脸上被悍公主抓出的伤口,皱了皱眉,“我先抱你去休息一会儿。”

    “没事,这是英勇之伤!”

    连说话都吃力。唉,好柔弱的身体……

    虽然现在学习奥术没有限制了,但精神力量确实还是弱爆了。别说释放完整的“寒冰风暴”,就算是多搞几个冰球,她体力都快被榨干了。比持久战,她肯定打不过丽娜。好在丽娜发了一下疯,让她可以借题发挥。

    梵梨觉得思考都很累。眼前一阵眼花缭乱,接着变成一片黑,她沉沉地在星海怀中睡过去。

    因为和丽娜搞成这样,翌日,学校对梵梨和丽娜进行了记过处罚、全校通报批评。也要多亏了丽娜的家底,丽娜又错在先,她们俩才没有被开除。

    然后,梵梨和星海又开始与当当、双思夫妇、尤灿夫妇大方往来了。在校园里,大家对他们议论纷纷,却不再躲得远远的。而且,那些平时被丽娜欺负惯了的海洋族学生都觉得很解气,还有很多人慕名而来,主动要和梵梨交朋友,称她为偶像。

    琉香在食堂看见梵梨和尤灿女朋友讲话,觉得愤愤不平,跑去跟丽娜打小报告:“丽娜姐,今天有人说,梵梨变成了海洋族学生里的精神领袖了。”

    丽娜当然知道学生间在议论着什么。梵梨的崛起,是靠羞辱她换来的。每当她想起梵梨和她对抗的那一幕,都会觉得又羞又恼,但又无能为力;当她在教室里偶遇梵梨,总是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又恨,又有点害怕。

    现在看到琉香,她的眼神都快结冰了:“梵梨不知道当当男朋友是谁。”

    “她、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不知道。”丽娜打断她,没有丝毫怀疑,“而你知道她不知道。”

    “可是,她和当当关系这么好,怎么可能不知道……”

    “香香,你看你做的都是什么事。”天才爱神皱眉道,“本来丽娜不用和梵梨撕破脸的,都是你乱传话,现在整成这样……”

    “你现在就从我的视线里滚出去。”丽娜头也没回,但声音都是从牙缝里发出来的,似乎已经把在梵梨那受到的羞辱全部挤入了这句话里,“以后我也不想看到你,你这个下等海族。”

    琉香眼睛骤然瞪大。她只觉得周身发冷,又有一种难以呼吸的痛苦感。她本想再说两句话,但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往后倒退着游了一些,便突然转身光速离开,跟逃命似的。

    梵梨和丽娜在学校里的纠纷很快惊动了警方。她们俩和彼此的朋友都被奇文警官叫去审讯。

    但因为上次院长强烈反对,奇文没敢提出集体抽血检测DNA的要求,只是多看了梵梨几眼:“你和嫌疑犯的外形很像,为什么皮屑测试出来的结果会是纯种锈红刺尻族?”

    “可能是因为,我有一点点捕猎族的基因?”梵梨小声道。

    “捕猎族?上次的结果里为什么没有显示?”

    “我也不太清楚,您要再测试看看吗?”

    原本这一回梵梨准备充分,在身上带了自己调配的“织梦人”魔药。把这种魔药滴入血液,可以让她的血液样本显示她患有基因紊乱症。这是一种混种很容易得的病,在恢复健康前测不出种族。

    想到这里,她还是有点紧张。而看见奇文身后的魔药师,她就更紧张了——如果魔药师水平够高,是可以检测出她往样本里动了什么手脚的。

    “行,你去检测。”奇文其实并没有怀疑这个双S的学神,反倒把注意力放在了梵梨的小伙伴儿身上。

    幸运的是,梵梨找到了机会把一小罐“织梦人”倒入样本,魔药师也没有细心到这个程度。查出她有病变以后,奇文叫她多多休息,等康复了再来检测。她又顺利躲过一劫。

    基因紊乱症的发病期是二到十五周,她不能放松警惕。现在红太太已经变成了红先生,她没法找他要血液样本来蒙混过关。

    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法,似乎只有找到杀死泡泡小姐的真凶。

    梵梨想起之前两名女生提及的泡泡小姐缺钱的线索,在家里翻阅红先生订阅的往期报刊。

    在泡泡小姐和布可逆结婚之前,关于他们的新闻有很多,但所有关于泡泡小姐的记载,都是在描述她自己就是富二代,并不像大众所言那样配不上布可逆。

    而且,很多通稿都表示,泡泡小姐对布可逆是真心崇拜与爱慕。每次记者拍到她凝视布可逆时的样子,那双单纯美丽的眼中都有星星。每一条新闻下方都有即时联网的评论,很多年轻男生读者都很羡慕能娶如此娇妻,希望以后也能成为布可逆第二。

    这么多份报纸,没有一条与泡泡小姐父亲公司财务状况有关的记载。

    也是,这种情况通常只有公司内部清楚。自己人不透露,外人很难查出来。梵梨甚至不知道泡泡小姐父亲的公司名字。可她又觉得,这是一个查出真相的关键线索。所以,她在去学校的路上思索了一路。星海伸手在她面前晃,她总算停止了天外神游,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这还不好办么。”

    星海拉着她,一起到找到了海草学长。

    “急缺资金?”海草学长挠了挠头,“你怎么知道的?”

    “这么说,不是传闻?”梵梨说罢,与星海对望了一眼。

    “嗯。认识布可逆之前,露薇雅父亲的公司赔本,确实资金链断裂过,几次差点宣告破产。那段时间她很焦虑,不仅跟我倾诉,也跟一些小姐妹倾诉过。但认识了布可逆之后,她就让我为她保密了。”

    “布可逆不知道她家的情况?”

    “当然知道了。他还帮露薇雅解决了经济问题呢。”

    梵梨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所有新闻通稿都在吹捧泡泡小姐的家境,极力证明她没必要为了所谓的“阶级跨越”嫁给布可逆?其实,如果承认布可逆拯救了她的家庭,她以身相许的报恩,似乎更能让大众接受这一段极为不般配的夫妻。

    梵梨沉吟了许久,说:“这么说,她嫁给布可逆是为了父亲的公司,而不是因为她自己?”

    “有区别吗?一回事吧。”海草学长苦笑道,“她和她家人感情那么好,都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了。这时候天降英雄救了她,又让她有了爱和仰望的感觉,没什么奇怪的。”

    如果布可逆和海草学长的差距没这么大,梵梨可能也会被迷惑一下。但会爱上海草学长的姑娘,很显然是不会爱上布可逆的。这时候,爱情和婚姻还能是一回事吗?个人的利益和家族的利益,还能是一回事吗?

    男性总是简单粗暴地认为成功就有爱情。他们不能懂这细微的差距。

    但作为女性,梵梨懂。

    之前梵梨就觉得这段婚姻的发展走势很古怪。富养的女孩子大多喜欢专一的帅哥,而不是花心的资源型老头。因为她们在物质上得到了满足,对跨越阶级的渴望,远小过与王子圆甜蜜小家梦的渴望。所以,泡泡小姐嫁给布可逆是很奇怪的。

    现在补上了这个遗漏信息,逻辑足够通顺,疑点总算解开。

    泡泡小姐和布可逆婚礼那晚的争执也足够说明了一切——从梵梨听到的那番争吵中判断,她绝不是报纸上所写对布可逆“眼中有星星”的小迷妹。

    她不爱布可逆,布可逆也知道。

    所以,这个婚礼就是一场金钱与年轻子宫的交易。那些“星星眼”的表演,也只是做给媒体看,以及用来讨好金主的。

    可新的疑点又出现了。泡泡小姐如此富有心机,已经自导自演了那么多小迷妹的戏份,怎么会选在新婚之夜破功,与丈夫吵得那么难看?

    还有,她的死有没有可能与银贝尔老师有关?因为,截至目前为止,银贝尔老师一直没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在案发现场附近遇见了梵梨。

    梵梨还在冥思苦想,忽然,海草学长的话化作一道惊雷,把她劈回了现实:

    “梵梨学妹,你是个好姑娘。我相信你是真爱星海的。”

    “啊?”梵梨骤然抬头。

    “你和星海,不是在谈恋爱吗?”

    “我、我们……”这个问题令梵梨很诧异,但更多的是感到开心。

    唉,如果没服“冥河之心”,她就可以大大方方和星海在一起了。但是,没服药,她也走不出近期的困境。真是悖论。

    “还有传闻说,你甩了未婚夫,就是为了和星海在一起。唔,当然也有另一种说法……我都不是很相信。”

    “另一种说法?”梵梨只敢追问,都不敢多看星海一眼。

    “说你被未婚夫甩了,我是接盘侠。”星海笃定地说道,“丽娜说的吧。”

    海草学长不置可否。

    “都不是真的。现在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星海回得波澜不惊,又回头看了看梵梨。

    “现在”只是朋友?看见刚才还在认真思考的学妹,突然小脸变成了一颗红苹果。海草学长意会地笑了,没再点破。

    ***4.3小剧场***

    梵梨:“应广大读者要求,今天咱们小剧场的主题是:4.3里,谁是车技最好的男人?”

    独.裁官秘书长:“不是,这种问题还需要讨论吗?”

    苏释耶:“有结论的东西,不需要讨论。”

    夜迦:“谁说不需要?”

    希天:“谁说不需要?”

    星海:“谁说不需要?”

    羽烬:“谁说不需要?”

    梵梨:“Hello?最后那个小盆友你还好吗=    =?”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

    <a href="https:///book/7/7848/593648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7/7848/5936489.htm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