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5章
    但等梵梨回过神, 再想想那些传闻,她很不爽。和海草学长道别后, 她都一直叨叨个不停:“真不知道这些谣言制造者怎么想的, 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说成那种关系。退过婚你就接盘了吗?什么乱七八糟的, 气死我了!”

    “其实, 比起人家说我不好,我更不希望在追到你之前,被人误会我们真有什么关系。对海洋族女生来说, 这种事传出去还是不太好。”

    “我不在乎。”梵梨坚定地摇摇头, “被误会就误会吧,反正除了你我也没考虑跟别的男孩子在一起。”

    星海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 不知在想什么,只是眼里有明显的温暖笑意。

    “啊……”梵梨忽然捂住嘴, “我是不在乎, 但是……你,你会在乎吧?”

    星海愣了愣, 笑得更灿烂了:“我不在乎。”

    “真的?”

    “真的。”

    “那不就好啦。大不了就让他们误会喽,反正你这么帅,误会是男朋友也没什么关系的。”

    星海没再接话。看他笑得那么甜,梵梨觉得小心肝儿一阵阵悸动,撑着下巴说:“星海,你真的好温柔啊……”

    “我温柔么。”

    “当然!你长得帅, 性格好, 成绩好, 人缘又好,连凯墨他们都想带你玩,结果你选择了开福利院,拯救我这个自闭少女,太优秀了吧。”

    “梨梨,以前没发现,你嘴那么甜。”星海被她逗笑了。

    “我说的可都是发自肺腑的话。”

    因为过度专注学业,减少了打工时间,梵梨的钱包很快又见底了。看着账本上可怜巴巴的数字,她觉得特别纠结,恨不得一天能有48个小时,她依然只睡6个小时。

    再这样下去,不是累死就是饿死,总要想办法弄点钱出来。

    于是,去黑鳄工会复查身体时,她到阿达先生办公室,向他提出了想找份兼职工作的想法。

    “哈哈,我刚打探过你的背景,想介绍工作给你,你就提出了这个要求。非常欢迎。”

    阿达先生不假思索的回答,让梵梨感到意外。她的背景?是指哪个方面?

    “现在我有三份工作可以供你选择。你看看,想做哪一份。”说罢,阿达先生递给她一个表格,上面记录着:

    复活海执政官的情妇,时薪:8500浮。工作周期:一周一次,不定时。代理公司:黑鳄工会。特殊要求:身体健康,无传染病,不重复接同类兼职。就职前需面试。

    祭祀巫女(圣光级),时薪:10浮~2000浮,工作周期:一个月不低于30小时。代理公司:巫娘天堂俱乐部,黑鳄抽成15%。备注:时薪由年龄、颜值和三围决定。

    迷.幻.药销售员,时薪:0浮~无上限。工作周期:每周不低于10小时。代理公司:野性迷幻公司,黑鳄抽成20%。

    第一个首先排除。

    迷.幻.药,听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做销售,薪水也不稳定。第二个看上去挺难的,但上面也没提到对奥术有要求,可以试试。

    “我选巫女好了。”

    “你看清楚了,这个巫女是圣光级的,也就是说,最大尺度,难度很高的。”

    “不怕。我喜欢挑战。”梵梨再次看看表格,不确定地说,“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跟三围有关系?”

    阿达先生用触手端起一杯酒,小抿一口,徐徐道:“服侍男人的职业,不看三围?”

    “难道说,巫女祭祀时侍奉的神是男人?”光海的男神这么色的吗?

    “你要把客户奉为为男神,当然是最好的了。”

    两个人好像讲的不是同一件事。梵梨仔细看了看代理公司的名字,有点猥琐,自觉情况不对。

    古代西方神庙里,巫女会侍奉神,同时也侍奉前来祭祀的香客。这个所谓的侍奉,其实就是委身于金主。到后来,巫女们就演变成了妓.女,与中国的青楼发展史不太一样。所以,这里的“巫女”,其实指的就是……

    “我不做这个。”梵梨把表格还给阿达先生,觉得很头疼,“这三份工作都不好,您这里就没有合法的工作吗?”

    阿达先生用两个触手鼓掌道:“你这问题问得棒极了。黑市就是良民寻找合法工作的好地方。”

    “好吧,当我没说。”

    梵梨正想转身走掉,阿达先生又把她叫住:“我这里还有一份工作,应该是你可以接受的,就是薪水不怎么样。”

    重新递来的表单上写着:

    “冥河之心”销售员,时薪:2浮,每成功推出一个套餐,提成150浮。工作周期:不限。代理公司:黑鳄工会。

    “又是这种坑人的工作。一条命150浮吗?”梵梨笑。

    “你可以不卖命干的,把销售员当接待员就好了。”阿达先生扁扁嘴,“只要你顶得住金钱的诱惑。”

    “工作地点就在这里?”

    “没错。其实这是一份很轻松的工作,因为会选择来这里的人,多半心中已经有决定了。你只需要安静听他们诉苦,确定他们的心意,再转交给专业人士处理即可。干得好的话,我甚至可以介绍我们幕后主宰者给你认识。”

    “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我只想要钱。”

    “真的么,我们幕后主宰者可是在圣都都手握重权面的人。”

    梵梨愣了愣:“圣都?”

    “如何?深情小帅哥还吸引人么。”

    真是奇妙的逻辑。认识了这位主宰者又如何?即便成为捕猎族,她和他也还有一个银河系直径那么远的距离。梵梨笑道:“阿达先生,您是不是觉得,这小姑娘只有八十二岁,一定会天真地相信,‘认识权贵’等于‘可以进入权贵的圈子’?”

    “哈哈哈,这和年龄没关系,和人的贪婪之心有关系。我只是做个无伤大雅的小测试,你让我有些意外。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梵梨真怕了对黑鳄工会里这些老江湖了,个个都能说会道,个个都是给夏娃吃禁果的蛇。

    “行吧,那你随时可以开始工作。对了,这份工作我本来想留给很厉害的销售,但你自己就是个新鲜的活广告,希望我预测准确。”

    “为什么是活广告?”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活广告?别逗我了。”

    “我真不知道。”

    阿达先生张口,正想接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然后,一个公事公办的男声在梵梨身后响起:“因为您有一个全光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未婚夫。”

    梵梨扭过头去,看见门口停着一个穿着灰色制服的中年男子。虽然在黑鳄工会,大家都是陆生状,但从他身上的徽章数量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在军中地位非比寻常,应该是海神族。

    梵梨看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于是指了指自己:“我?”

    “是的,梵梨小姐。请随我出去见您的未婚夫。”

    “你认错人了。”梵梨条件反射地想要逃,“我还有别的事,先走了。”

    “没事,不会耽搁您太多时间。他就在门外等你。”

    这下死了,秘密即将被拆穿。还等不到晋升成捕猎族,小命就要没了。

    黑鳄工会的大厅里,古铜色巴洛克装潢烘托下,等候她的男人就像一幅旧式油画。

    工作人员为他拉起一条警戒线,路过的海族都忍不住多看他们几眼。但因为是在黑市,他们都要抑制住自己的拍照欲。

    男人被一群穿着灰色制服的军人、穿着托加的祭祀包围。这些随从都是辉耀海神族。他们每一个人的臂环上,都有一个四射光线的雄狮徽章。

    但是,在那么多人里,只有男人一人留着白发,而且全部梳到脑后,露出一张冷峻的面容,五官像是在阿尔卑斯山顶精雕细刻出来的。他自己的臂环上,有一个两侧挂着剑的天平徽章。

    阳光雄狮是风暴党最高禁卫军的标志。白发、刻印着宗族徽章的臂环,象征的是圣海七宗神的后裔。剑与天平徽章,则是加斯宗族的标志。

    难道,这个人就是苏伊的未婚夫?

    梵梨还在思索,男人已经敏锐地发现了她的踪迹,全程盯着她,直至她走到离他不足五米处,他忽然快速上前,单手掐住她的脖子!

    “啊……”

    他力气很大,梵梨整个人都被他拎了起来。若不是因为有浮力,她怀疑自己脖子都要被他掐断了。

    “你简直是疯了,去服用冥河之心——”男人低下头,眯着眼睛看她,咬着牙说道,“你在搞什么,仗着不是你的身体,就敢胡作非为?!”

    梵梨彻底懵圈。

    很好。省掉了“撒谎——露出破绽——圆谎——再露出破绽”这个流程,直接进入死刑。梵梨被他掐得无法呼吸,酝酿不出奥术能量,双手抓着他的手,喉咙里发出“咔咔”的声音:“痛,放……”

    “哦,现在你知道痛了?注射冥河之心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痛!”

    “我……我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以静观其变,谁叫你拿她身体去冒险的?”

    “只是想……想回去……”

    这时,一条章鱼触手拍了拍男人的手上,阿达先生在一旁平和地说:“请放手吧,这里不是风暴海。”

    男人瞳孔紧缩了一下,缓缓松开了手:“阿达,别以为有苏释耶撑腰就无法无天,谁赢谁输还未可知。”

    苏释耶?!

    原来,阿达先生说的幕后主宰者,就是苏释耶……梵梨觉得很意外,又莫名有了一种时过境迁之感。

    与男人截然相反,阿达先生看上去格外和善:“哈哈,殿下言重了,我也不至于想冒犯殿下。只是,这位梵梨小姐是我们黑鳄工会的员工,您如果和她有其他矛盾,可以和她在工作时间外沟通解决。总之,大家以和为贵。”

    男人冷冷扫了他一眼,不再接话,只是接着对梵梨说:“不管你现在身体里的人是谁,你不能再糟蹋这个身体。如果她回不来,即便是死了,我也会让你挫骨扬灰!”

    梵梨在心中仔细分析了他这番话。看样子,男人一早就知道现在身体里的人不是苏伊了。但他是苏伊的未婚夫,不希望她死掉,所以不会揭发她使用禁术的真相。而看阿达先生的反应,似乎也根本没把灵魂禁术放在眼里。黑道大哥果然不一样。

    梵梨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脖子,不悦地说:“你们两口子倒是恶人先告状。是你未婚妻没经过我同意,把我的身体夺走了,好吗?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她能回来!现在还不让我使用长寿的方法,那我和她怎么换回去?等死吗?”

    “长寿?”男人顿了一下,“算了,可笑。你记住,不要曝光苏伊使用禁术的事,不然你死了。”

    这么英俊的脸,也无法拯救糟糕的个性。贼喊捉贼这种事也是醉了。梵梨气不打一处来:“不用你说!我知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再啰嗦我就自杀让她回不来的态度。”

    “你……!”

    阿达先生赶紧又一次充当了和事老:“好了,我们都知道您是为了苏伊小姐的身体着想。梵梨也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一定会尽全力的,不必替她操心。如果没什么事,您可以早些回去休息。我还有工作要安排梵梨去做。”

    见男人还在犹豫不定,梵梨没好气地说:“你赶紧走吧。两千年内,我不想再看到你。不然我就自杀。”

    “好,我走。”虽是这样说着,男人的脸色并不好看,“我只希望你不要蠢。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那请加斯殿下慢走,我送您出去。”

    阿达先生跟着他出去了。

    梵梨一脸问号地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直至阿达先生回来,才有些恍惚地说:“阿达先生,您知道这个身体是苏伊的?”

    “我也是看过你的基因检测报告才知道的。原谅我们对每一个客户的过去都会调查一下。”阿达先生笑,“所以,你别怪加斯先生凶,他说得没错。苏伊虽然是黑市的福音,毕竟‘冥河之心’就是她的杰作……”

    “什么?”梵梨禁不住打断他,“苏伊怎么会研究这种魔药?”

    “这也是我想说的。她可不只是一个乖乖女学者,跟独.裁官大人打天下的这些年里,光海七成以上的奴隶市场都在她的控制之中,黑市到处都有她的人。她叛逃之后,圣都党黑市里的资源人脉都落入了独.裁官大人的手里,但还是没办法消除独.裁官大人对她的防备之心。你要记得,她是圣都党的叛徒,你如果不小心暴露灵魂交换的事实,可能只是砍头。但曝光她的身份,可能有人会想把你剁成肉泥。你也看到了,她的未婚夫是谁。”

    “我知道她未婚夫是加斯宗族的,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等等,你不认识他吗?”

    梵梨老实摇头。

    “怎么可能,你以前难道是哪个村旮旯里的文盲吗?”阿达先生不敢相信地望着她,“加斯希天,听说过吗?”

    “他是加斯希天?!”

    阿达先生挑起一边眉,点了点头。

    苏伊真的猛,订婚对象居然是风暴党的太子,加斯宗主的长子。

    “现在我相信了,”梵梨缓缓说道,“苏伊确实是想和苏释耶彻底撕破脸,一点都不想回头。”

    “复杂吧。这个妹妹彻彻底底背叛了我们苏释耶大人呢。”

    “说到苏释耶大人……”梵梨小心地说道,“他会怪我用他妹妹的身体服药吗?”

    “他妹妹想置他于死地,他还会在乎她的安危么?若是找回她,以苏释耶大人的性格,她十有□□不是终生囚禁,就是直接被杀掉。”

    这下,梵梨总算是明白了。

    苏伊会逃得那么急,不是为了躲别人,而是在躲苏释耶!她记得第一天进入这个身体时,当当就对星海说过,苏伊看见《红月海晨报》头条就慌慌张张地跑了。接下来,苏伊喝了灵魂互换的魔药,或使用了禁术。

    那天的头版就是苏释耶来访红月海的新闻。苏伊知道,只要被他逮住,最终都难逃一死。所以,唯一的方法,也是下下策,就是直接抛弃这个随时随地会被他追踪到的身体。如果运气好,苏释耶不会杀了新来的人,运气不好,这个肉身被他除掉了,苏伊依然可以在两千多年后的范梨身体里继续搞革命。

    真是太可怕的女人,别人残酷,对自己狠。

    只是,她不明白,既然苏伊的未婚夫是加斯希天,为什么她不待在风暴海,在他那里寻求庇护?虽然现在苏释耶的势力更胜一筹,但希天想保护未婚妻,应该不是太难的事。从他对苏伊的关心程度来看,把她丢在野外自由发展,似乎也说不过去。

    还有,苏释耶第一次见到自己时,反应很不正常。梵梨有些尴尬,但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回避:“那……阿达先生,光海法律里,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之间亲吻,会奇怪吗?”

    “那很恶心。即便是我,也接受不来。”说到这里,阿达先生的八个触角同时缩了缩,“什么意思?苏释耶大人和苏伊接过吻?不可能,他们俩都恨透对方了。”

    “不是苏伊……”梵梨提起一口气,“是我。”

    “苏释耶大人亲过你?”

    梵梨点头,大致交代了一下初见时的情景,但把自己和苏释耶约会时的事省略过了。

    “你是多么纯情的小女孩,都看不出苏释耶大人的意思吗?”阿达先生笑容渐渐玩味起来,“他特地吩咐过我,要好好照顾你。我当时就觉得你俩不太对。”

    “他让你照顾我?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你服药后的第二天。你看他多关心你啊,是不是觉得很心动?”说到这里,阿达先生两只触角拍了一下,“啊,对了,你下半年如果考试通过,就要去圣耶迦那了吧?那就可以经常和他出来约会了……”

    “等等,别,我不想。”

    “为什么?”

    “他不专一。我喜欢专一的男人。”

    “深蓝吾主啊,你是不是疯了,你马上要晋升捕猎族了,还想玩专一纯情这一套游戏?相信我,到那时候,混种小哥一个人对你来说是不够的。”

    “您不懂,星海的好跟种族、跟原始需求没有任何关系。我喜欢他,是因为他有一颗正义善良的心。他和我一样,坚持单偶制恋爱关系呢。所以如果要交男朋友,我目前只考虑他一人。”

    “哦,如果你真这么想,那苏释耶大人那边是没戏了。”说到这里,阿达先生忽然扬了扬眉,“那,如果苏释耶大人愿意为你放弃多偶关系呢?他如果告诉你:‘亲爱的,从今以后我不碰别的女人,只要你一个,你就是光海唯一的独.裁官夫人。’这种情况下,他和混种小哥,你选谁?”

    梵梨本来想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星海更重要”,但话到嘴边,又被她吞了回去。

    “你动摇了。”

    这是个悖论。诚然,专一的苏释耶的杀伤力太强了。但是,如果他真是单偶制的男人,也不会有身上这种极致的性魅力。他会和星海很像,寡欲且崇高。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星海。这种人性考验题很无聊。梵梨面无表情地说:“您又要做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测试了吗?”

    阿达先生大笑起来,没再逗她。

    “梵梨小姐,其实我一直有些好奇,你原来是什么种族?我看人一向挺准的,但在你身上看不出任何种族、文化的特质。莫非,你原来不是海族?”

    “嗯,我是陆地上来的。”

    “陆地上?难道是人类?”见她点头,阿达先生对她有些另眼相看了,“你都不是海族,为什么会冒着风险晋升捕猎族?”

    “因为我要活到两千年以后。”

    “为什么是两千年后……等等,你是想说,苏伊院士已经研制出跨时空的灵魂交换魔药了?”

    “对。”

    “我的赛菲宗神啊,她的速度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不过,如果晋升捕猎族成功,你应该就不会想回到陆地上了吧?”

    “我还是想回去。”

    “为什么?人类寿命那么短。如果你这身体是人类,这岁数,已经半条腿都入土了吧。”

    “跟寿命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归属感。”梵梨摇摇头,“我生活的世界虽然没有这里如此丰富多彩,但很平静,有父母朋友,也有像落亚大学一样的名校等着我。我这人没什么追求,就想当个好学生,先养活自己,然后成为技术型人才,帮助国家解决一点点点点的社会问题。同时赚点小钱,给自己买几条漂亮的裙子,和一个与我三观同步的男孩子成立温馨小家庭。”

    阿达先生目瞪口呆了片刻:“梵梨,你是一个好姑娘。”

    “因为平凡才显得好,毕竟是在一个和平的国度长大的。在我们那里是没有奴隶的,种族之间有冲突和偏见,但不会像光海这么夸张。”

    “我突然有点羡慕你们生活的世界了。没有战争,没有内斗,会有这样的乌托邦之国吗?”

    “当然不会那么完美,任何事都是相对的。也有可能是我的生活环境比较简单吧,除了读书就是读书。”

    “真是令人羡慕的世界。如果两千年以后,我们的世界也能变成那样该有多好——不过,那样我可能就会失业了吧,哈哈。”

    休息时间,梵梨到黑市里去买吃的,正想对一个烤鱿鱼下手,突然一只大手向老板扔了一枚印着数字“50”的超大硬币。

    “都给她包起来。”不知是因为自带低气压的性格,还是因为男人的声线就是比普通海族低,光听他说话,都让人感到一股威压之气。

    “加斯殿下!”老板手里的厨具都吓掉了,“是加斯殿下吗?我居然会在这里看到您!”

    梵梨回头一看,果然是披着黑斗篷的加斯希天。他“嗯”了一声,在老板包食物时,拽着梵梨的手腕,就把她带到了路边人少的地方。使用了隔音术,他抬起雪白的眉毛:“你……真的不是苏伊?”

    “不是。”

    “难怪她要选你当她的替身。你和她很像。”希天冷声道,“她最终会回来的,所以你记得,不要用她的身体做不干净的事。”

    “放心,我很爱干净……”但说到一半,梵梨意识到不太对,蹙眉道,“什么叫‘不干净的事’?”

    “不要让别的男人碰她的身体。我的妻子,嫁给我的时候必须是处女。你如果让她身子脏了,即便回到你原来的身体,我都会杀了你,知道?”

    这番话说得梵梨浑身不舒服。不是因为他苛刻的贞操观,而是因为浓浓的鸠占鹊巢感。她不爽道:“那你想办法让我回去啊。”

    “现在做不到,抱歉。”

    “那我也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抱歉。”梵梨漠然道,“如果我交了男朋友,不能保证和他什么都不发生。所以,为了阻止我,建议加斯殿下还是尽早想办法找回她,让我各归原身。”

    “你这……”希天有些怒了,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拿出他的通讯仪,“留下我的联系方式。你听好,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来找我。钱、住宿、私舰,所有东西,都可以。但是,你不能让苏伊失去处女之身。这是加斯宗族联姻的规矩。”

    梵梨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有些不悦:“我不太懂。苏伊已经消失这么久了,你似乎没怎么担心过她本人的安危,只在乎她的身体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玷污了。我好奇,你真的爱她吗?”

    “爱?”希天微微睁大眼,像是听到了全天下最冷的笑话,“我和苏伊只是要结婚而已,为什么要爱她?”

    梵梨本想问不爱结什么婚,但仔细一想,海神后裔都是古老又强大的种族,以他们为主题的文学戏剧作品,几乎都是战争、权谋主题的,只有极少数是爱情故事,还几乎都是批判式悲剧结尾。他们或许连“爱”的能力都没有。再说,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爱情多么无趣,怎么比得上权力美味。

    宗神后裔拥有神赐的基因,大部分都拥有高颜值。加斯宗族代表的深蓝品质是“公义”,他们整体的气质自然也不同于漂亮的布可宗族,更有一种残酷的冷感。加斯希天尤其好看,轮廓跟古希腊美男子雕像似的完美,但也真是跟雕像似的毫无感情。对比一下他的对手苏释耶,那份优雅与亲切真是国宝级的。

    对于希天,她放弃沟通了,想了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作一句话:“你这回答绝了。”

    “你说什么?”

    为什么他看上去总是那么凶?梵梨快被他无语死了,试图活跃一下气氛:“没事,我在说,加斯殿下长得好美美,喜欢你的女孩子肯定很多多哦。”

    希天和艾泽一样,从小到大都是跟父亲混,长期参加军旅,很少和女人打交道。即便接触了,也都是圣提风晋这种公主式的海神族女性。活了两百多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他怔了半晌,白色的睫毛抖了抖:“我可是男人,你——”耳根都有些发红了:“放肆!轻薄!”

    “好哦,轻薄的我需要钱钱的时候,会找美美加斯殿下的。”梵梨笑眯眯地挥了挥手中的通讯仪,转身望天,长叹一声,头也不回地回去上班了。

    ***4.3小剧场***

    夜迦:“在群众的呼声下,未婚夫大人总算登场了,但你真不容易啊,刚出场就这么拉仇恨,天儿!”

    希天:“住嘴。”

    梵梨:“其实,上级海族男性角色,哪个出场不拉仇恨的……”

    羽烬:“我我我XD!”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