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49章
    两天后, 星海打电话梵梨,委托刺杀她的人找到了, 让她立刻到黑鳄工会。

    梵梨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人是在她打工的地方委托的。她更想不到的是, 被星海用绳子绑住、蜷缩在黑市角落里的人, 居然是银贝尔老师。

    “银贝尔老师,你为什么会……”梵梨说到一半,嘴尴尬地半张着,没再吐出一个字。她看看星海,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你没有冤枉人。她刚才都跟我招了,之前两次刺杀你的委托, 都是她下的。”

    “如果不是你们今天搞这一出, 我还不知道星海对你这么情深意重。”银贝尔虽然躺在地上,眼神却很冰冷, 丝毫没有惧意,“他每天都蹲在这里偷听委托, 刚好听到我打电话, 真是有够变态的了。”

    “可是, 为什么啊?”梵梨有些难以接受。虽然银贝尔是她的导师,但在她心中, 银贝尔一直更像亲切漂亮的大姐姐。

    “因为第一个看见露薇雅尸体的人是你。”

    “泡泡小姐不是我杀的!”

    “我当然知道她不是你杀的。你想杀她,还没这本事吧。但是, 你看到了留下的东西。”

    “你是说……”梵梨怔住, 眼睛都忘了眨, “那封信?”

    “对。”

    “那封信和你有关?”

    “废话,如果和我没关,我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险来除掉你?”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我也不会说。”

    “是,我发现了,你好像很怕别人知道你看见过露薇雅的尸体。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这份害怕,我也不知道你会藏多久。现在我每天提心吊胆的,就是怕你哪天不小心说出来了。”

    梵梨无奈地笑了:“那你或许不知道,我也在提心吊胆,怕你让别人知道我是第一个发现她尸体的人。这件事上我们不是利益冲突关系,停止吧。”

    星海沉默了很久,终于望着银贝尔,冷笑着摇头:“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疯魔的女人。因为害怕被人发现你和布可逆的私情,就想杀死你的学生。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银贝尔躺在地上,吃力地抬起头,瞪着他:“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一旦这个秘密公布于世,我会失去多少东西!”

    “银贝尔老师和布可逆?”梵梨吃惊道。

    “是,要不是我听到她和布可逆打电话,她也不会告诉我,露薇雅的封遗书上写了她和布可逆的私情。银贝尔,你真的是个疯子。”

    “呵呵,你们这些小孩懂什么人间苦难。”银贝尔翻过身,姿态狼狈地扭了两下,踢了踢腿,“现在可以放我走了?”

    星海蹲下来,把她的绳索解开。她一脸怨气地揉了揉发红的手腕,拍拍裙子上的脏东西,起身看向梵梨:“你保证,不会把这封遗书,还有我和布可逆的秘密说出去?”

    梵梨闭着眼,重重地点头:“我保证,我一点都不想和这个案件扯在一起。”

    “你如果再威胁到梵梨的安危,不管她有没有事,这件事全落大都会知道了。”星海轻挑一下眉,无不挑衅地说道,“当然,你也可以找人来暗杀我。”

    “我知道你是逃跑冠军!很难杀!”银贝尔没好气道。

    “银贝尔老师,”梵梨忽然道,“泡泡小姐的遗书上,都写了什么呢?”

    “我已经把它销毁了,具体内容不记得了。但大致就是什么,‘我恨你们,你们每一个人都只是想利用我,实现你们肮脏的交易’这类的话吧。讲得很不清楚,我觉得是在她脑子不清醒的情况下写的。”

    “等等,你的意思是,那个红色信封里装的,真是遗书?”

    “是遗书。”

    “你在撒谎。”梵梨重新看向银贝尔,“如果真是自杀的,为什么她的家人还会要求继续调查呢?”

    “我才没撒谎!她又不是我杀的,我为什么要害怕凶手曝光?”

    “因为你不想那封遗书被查出来。”

    “布可宗神在上!”银贝尔无奈道,“如果露薇雅手里拿的红色信封不是遗书,我明天出门就被海啸卷到私舰螺旋桨里碾死!你爱揭发就揭发吧,反正我说的都是实话!”

    看见梵梨依然不信任的眼神,她长叹一声,重新披上落地的黑色斗篷,戴上帽子,转身快速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来,肩膀微缩,轻轻发抖。大约十秒时间过去,她重新回来,低垂着头,任美丽的脸庞被长发与黑色帽檐盖住。

    “梵梨,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她声音也有些颤抖,“我从一个乡村姑娘来到落亚,得到今天的一切,就是因为彻底放弃了爱情,懂得不要为一个男人付出太多,拿到自己想要的,就赶紧收手。可是,我在最后的节骨眼儿上栽了。”

    “我不会原谅你,不会同情你,但能理解你。”

    “谢谢你的理解……”银贝尔抬起头,露出的眼睛红红的,有泪水在眼眶中滚动,“你爱过一个人吗?”

    梵梨看了一眼星海,声音都不由自主变柔和了:“当然。”

    “那你应该会理解我吧。”银贝尔再次垂下头,很大一颗眼泪落在了斗篷上,“我多希望自己没有那么多的过去。可是,如果我没有那么多的过去,也没有资格站在那个人的面前……我好累,真的。”

    这一回,她离开得缓慢且悄无声息,头垂着,默默抹着眼泪,似乎双脚有千斤重。

    梵梨叹了一口气,轻声说:“她说的人是布可教授吧?”

    “布可教授不爱她。”

    “啊,怎么会?”

    “不知道,男人的直觉。说布可教授喜欢你,我都觉得比喜欢她可信。”

    “哈哈,那是真不喜欢她了。”

    “你对自己这么没自信?”

    “不是没自信,而是不可能呀。我只是他众多学生中的一个,而且除了脑子好用,也没什么长处。”

    “那是你没看到自己的好。”星海淡淡说道,“在我看来,任何男人爱上你,都不奇怪。”

    糟了,心跳越来越快,耳根也有点发烫。星海肯定感知得到,又要被他嘲笑了。她正在想着如何应对他无比直男的心跳变化拷问,他却拍拍她的肩,微笑道:“走吧,回落亚了。”

    他的声音好温柔,眼神也是……只是和他对望,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化掉了。她晃晃脑袋,让自己不要太过恋爱脑:“对了,你怎么发现委托暗杀的人是银贝尔老师的?”

    “我从圣都红衣卫那里得到了一些线索,之后一直蹲守在这里。今天总算让我逮到她了。”

    “哇,你也太拼了吧。”梵梨歪了歪脑袋,本想问更多严肃的话题,但看见星海,她根本没法逻辑严谨地思考问题。最后她放弃了,直接扑过去,吊着他的脖子蹭来蹭去。

    “怎么了?”星海吻了吻她的额头。

    她在他脖颈间摩擦,大大方方地吸收他释放出来的信息素,摇摇头,软软地说:“没什么。”

    “嗯……”他低下头一些,在她耳边呢喃,“梨梨,我爱你。”

    好害臊……

    恋爱误事啊……

    但是,这样一直误下去,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除去与星海腻歪的时间,梵梨还是保持着以前的节奏忙学习、研究魔药。终于,又过了两周,她调配出了两瓶灵魂交换的魔药:一瓶的功能是逆向灵魂交换,一瓶的功能是逆向时空灵魂交换。

    后面那瓶材料又贵又难买,还是拖了阿达先生帮忙,才搞到手。然后再次破产。

    这两瓶药成功率如何、是否对她适用,都是未知数。还好逆向交换比正向交换的难度低得多,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快搞定。而且,魔药经她之手,她确定是安全的。只要在服用“冥河之心3号”前一天喝下去,她就有一定概率能回去了。

    为此,她还特意在家里写了一张字条,内容如下:

    苏伊,

    1.我真的回去了。把这个明天就要服用“冥河之心3号”的身体当成自己的吧,不用客气。因为它本来就是你的。

    2.我已经帮你转达苏释耶了,2271年后你会再杀他一次。他很不淡定,想现在就杀你,所以我帮他这个忙,把你召唤回来了。

    3.今天不用喝变形药了,先活下来再喝吧,呵呵哒。

    你需要知道名字的人:你梨姐

    写完以后,她觉得好解气。去年她刚来这里时有多绝望,现在就有多解气。

    但发泄完情绪之后,她却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开心。

    调配出魔药之前,她都干劲十足,拼了老命也要想办法把药给弄出来。她还抽了空余时间写了对灵魂交换免疫的药剂配方,把它交给了院长,用来报复苏伊的恶行。

    但真的把逆向魔药弄出来之后,她却非常害怕这一天的到来,怕到天天失眠。对未知的恐惧、对星海的不舍,都让她觉得很煎熬。

    但是,还有人比她更煎熬。那个人就是银贝尔。

    虽然星海、梵梨放了她一把,但她回去以后,只要在学校里活动,只要在路上看到警察,她都会觉得很害怕。连续请假几天后,她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把未来全都赌在真爱身上。

    递交辞呈后,银贝尔刚好在校园里遇到了夜迦。她把他拉到海草坪中,有些紧张地说:“夜迦,我终于不再畏缩了,我想要变得更勇敢一些,选择真爱。”

    “嗯?”夜迦眨巴着眼睛,“怎么说?”

    “我知道,海神后裔想要娶外族是一件很艰难的事,但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我再也不退缩了。”她的双手发抖,眼中有泪光闪烁,“对不起,这么晚才决定给你答复。原谅我之前总是那么不坚定。”

    “娶?”夜迦歪了歪脑袋,天真的样子让他看上去年轻了一百五十岁,“我有说要娶你吗?”

    银贝尔僵了几秒钟,但很快,她又笑着摆摆手:“不、不是,不是急着要你娶我。我只是想说,我想和你在一起。结婚的事,可以慢慢来。”

    “可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呀。”

    像有巨石落在了银贝尔的脑袋上,她不可置信地说:“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已经辞职了,就是因为你说过,你不介意自己爱的女人有孩子,也不介意替她养孩子……”

    “是这样没错。但我并没说这个人就是你吧。”

    “你……在玩我?”银贝尔颤声道,“你不喜欢我,那一直以来对我这么好、暗示喜欢我,当着那么多人和我成双成对出现在各种场合,是为了什么?只是撩一下吗?!”

    “你为什么觉得我在暗示你呢?因为你有一个混种女儿吗?”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玩我?!”

    “对,我什么都知道。”夜迦的笑与平时没什么区别。但正是因为这份完美的掩饰,让他看上去比平时瘆人多了。

    “是梵梨告诉你的对不对?”银贝尔的声音跟幽魂似的。

    “告诉我什么?告诉我你跟布可逆有一腿吗?”

    “果然是她!我就知道,她在别人面前和星海感情很好,其实她的目标就是你!我就不该对她掉以轻心!!”说到这里,银贝尔情绪崩溃了,她游上前去,抓住夜迦的衣领,卑微地看着他,“夜迦,你不要相信她,我和布可逆早就结束了……当时,我只是太缺钱了,我爱的人是你啊,从头到尾我都只爱过你……”

    “银老师,这跟我表伯没什么关系的,和梵梨也没什么关系。”夜迦微笑着摇摇头,“你有一个混血女儿,对吧?”

    “是……是因为我女儿?你不接受我有这段过去?我可以解释!”

    “不,我接近你的原因,正好是因为你女儿。因为,她可是我挚友的孩子呢。”

    “什么意思……你说的人,是小石……?”

    看见夜迦点头,银贝尔终于彻底消声了。

    小石和银贝尔一样,出生在马太冰城,是一个鲨族、银鱼族混血。十五岁时,他跟父母到落亚生活,为布可宗族效力。大学后,小石回到马太冰城就读马太军事奥术专业,和银贝尔成为了男女朋友。他和星海很像,是难得一见的专一混种。

    三十三年前,圣都党投下的铀弹把落亚的尊严和经济都炸垮了,每每关注这类新闻,小石都感到义愤填膺,想要为红月海做一些事。翌年,当他得知落亚急需铀弹人才时,便带她前往落亚大学军事奥术院,参与红月海铀弹研究工作。

    铀弹的研究会释放大量的辐射,其原理与邪能极其相似,对光海族的身体伤害很大。刚开始,银贝尔非常反对他做这份工作,说以后结了婚,她无法忍受他早逝,孩子也不能没有爸爸。小石也在认真考虑,是否再做两年就要换工作。

    后来,通过小石,她认识了落亚大学名誉校长布可逆。布可逆对她特别体贴周到,出门花钱各种大方,很快就天雷勾地火,两个人勾搭在了一起。

    银贝尔的母亲从事的职业介于公关与高级妓.女之间,常年游走在数个男人之间。在母亲的影响下,她不相信小石有足够的能力和责任养活她,她更愿意相信布可逆当下能给她的一切。她知道布可逆很爱她,但那时的海神族和海洋族绝不可能结婚,所以,她也不愿意为了布可逆离开小石。

    她原本计划着,等从布可逆那攒够了钱,就嫁给小石,或重新再换一个更好的男人——最好是后者。所以,对于小石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她不再劝阻,甚至偶尔对他洗脑说,为国捐躯也比一事无成地活着伟大。趁着小石努力工作的间隙,她和布可逆的激情越来越不可收拾,直到某一天,她觉得身体极度不适,让小石陪她去医院。

    狗血的是,同一个晚上,医生检测出她怀孕,又检测出小石患上了癌症,病源是他从事的工作。

    十九个月后,小石就病逝了。死前,他委托夜迦,让夜迦照顾好自己未过门的妻子银贝尔,还有他们的孩子。

    小石平时寡言少语,为人低调,即便是当着银贝尔,也很少提到他和布可宗族来往密切。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小石每次提到的“要去见一个很好的朋友”,指的就是夜迦。而到这一刻,她也立刻想起来,自己从没在夜迦面前提过女儿的事。

    夜迦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和布可逆有私情的,她根本不敢想。她只是无力而绝望地抓着夜迦的衣襟,哭道:“我对不起小石,可是,我不爱他,我也不爱不可逆,我只爱过你,夜迦,真的……”

    “生了孩子都不爱,你怎么说服我,你是爱我的呢?”虽说如此,夜迦依旧维持风度,没有推开她。

    “我可以立刻死给你看。”她梨花带雨的面庞上,又多了一份决绝,“我愿意为你死,只要你肯相信我。”

    “别,别说得这么夸张。”夜迦笑了起来,“银老师请尽管放心,我并不是来帮小石报仇的。我对兄弟间的友谊没你想得那么执着。最初接近你,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能做到生了孩子还这么有少女气息的,是怎么做到每天坐在我表伯身上,还能对我这么主动、跟我说你从没谈过恋爱的。”

    “我都是迫不得已的,我要生活啊。”

    “梵梨不要生活吗?她每天打工打成熊猫,也不见她钻到老男人床上去。一百万浮有一百万浮的活法,一浮有一浮活法。你不是迫不得已,你只是生来是一浮的命,却不想过一浮的生活罢了。”

    “我知道你很计较我的过去,你现在怎么教训我都可以。但是,我不相信你一点都不爱我。你如果不爱我,为什么可以这么长时间都装傻?”

    “我见的女人太多了,不管是什么高段位的绿茶婊,在我面前装纯情,都装不过一天。你真的算比较厉害的了,因为连那么多女生都能瞒过去。要知道,女人对女人婊的程度是最敏感的。所以,我对你好,也只是无聊想看看,你到底可以婊到什么程度。银老师别生气哦,我这都是在赞美你。你还年轻,离开落大以后,你可以换个圈子,继续下海捞钱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羞辱我?!”银贝尔暴怒起来,但眼泪也不争气地哗啦啦流下,“你明明说过,不在乎女人的过去的!!”

    “果然是懂男人的银老师,也懂我的胃口。我是很喜欢女王。但是,才辞职想把我当提款机的银老师,你觉得你是女王吗?”说到这里,夜迦笑了一下,轻轻把她的手拨开。

    时间过得很快,服用“冥河之心3号”只剩下四天了。梵梨在黑鳄工会最后兼职半天,准备把赚的钱全部留给当当,这样不管她以后是否还在当当身边,当当都还能撑一段时间。如此,也不辜负当当妈妈的嘱托。

    这一天工会里特别忙,阿达先生八爪都招呼不过来。见梵梨经过,他拿了一份文件递给梵梨,说:“把这个送到顶楼办公室,放桌子上。记得进去以后,任何东西都不要碰,出来后门要锁好。”

    这还是梵梨第一次到工会顶楼。进入了阿达先生所说的办公室,光线从空心的巨大圆天窗洒落,照亮了房内有些复古的装潢:两侧玻璃窗是蓝色调彩绘的,大理石柱墩下方有扇贝雕刻,柱上挂着奥数能量灯,此刻已熄火。地板是大理石制的,锃亮堪比镜子。穹顶的肋架上搭着镶嵌画,画风也是一千万年以前的风格……

    这让梵梨一下想到了风动宫殿地下的回忆神殿,她与苏释耶初遇的地方。也不知道这属于哪一种建筑风格。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大理石桌前,把文件放在上面。正想离开,却被墙上的一张人物肖像画夺走了注意。

    那是一个十二三岁白发男孩的半身照。他穿着托加,在一个高背椅上正襟危坐,神色淡漠。他头发是纯白色,金瞳冷而干净,面颊很小,鼻尖一侧有美人痣。

    梵梨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但放下手再看,那个男孩照还在这里。

    这不是她初中时班里的转校生吗!就是像星海幼年版的那一个!

    仔细看照片,她又觉得这男孩和他们都不太像。转校生贱气冲天,星海过分温柔,这男孩自带一股传承自上位者的贵气,哪怕嘴角有一抹浅浅的微笑,看着也是极难接近的。

    可是,除了发色、瞳色,这张脸真是转校生的脸。

    “梵梨,你在发什么呆?”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啊!!”梵梨吓得跳了一下,用力拍拍胸口,“别这样,阿达先生,您吓死我了!”

    “不是叫你别在这里逗留吗?”阿达先生不耐烦道,“你盯着苏释耶大人的肖像画看什么?”

    苏释耶?!

    “啊?”梵梨揉了揉耳朵,以为自己听错,“这、这是苏释耶大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星海和苏释耶有血缘关系?不可能。他们在同一个场合也出现过两次了,怎么都不像是互相认识的。而且,之前她和苏释耶聊到转校生时,他对未来海族会上岸感到很诧异,最起码在这个时空里,他不知道这转校生是谁……不行了,好头大……

    “这是苏释耶大人的办公室,他虽然很少来,但这里也有很多他的私人物件。要是丢了东西,你负责吗?快出来。”

    梵梨赶紧跟他往外走。但走到门口时,她回头,再次看了看那张肖像画:“您不觉得苏释耶大人小时候和现在不太像吗?他现在的轮廓很锋利,小时候还挺柔和可爱的。”

    “你小时候就能长得很犀利?”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你不觉得这小朋友更像其他人吗?”

    “像谁?”

    “我……我男朋友?”

    “那个叫星海的混种小子像苏释耶大人?”阿达先生冷笑,“你梦里的像。”

    ***4.3小剧场***

    梵梨:“有读者为希天取了个外号,绝了。”

    希天:“啥?”

    梵梨:“贞操男。”

    希天:“……”

    夜迦:“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这比口口官,框框官还厉害!”

    苏释耶:“你的笑点可真是够奇怪的。”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