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0章
    自从辞职以后, 银贝尔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 完全看不见未来的希望。这一天打开家门,她看到了一个怎么都没想到会来拜访她的人。

    “好久不见, 贝尔。”布可逆笑了一下, 脸上的皱纹让他看上去包容又沧桑。

    “你、你怎么来了……”

    “因为还爱吧。”布可逆叹息道, “你或许不知道,即便你最终选择了离开我, 我对你的感情也从来没有变过。听说你辞职了, 就过来看看你。”

    现在看到布可逆,她只觉得满腔都是委屈,想一头扑在他的怀里, 大哭一场。但她知道,她现在没有了退路, 示弱只会显得她更弱, 于是她忍住了,礼貌又有些疏远地说:“你还爱我?我不觉得你爱我。你爱的是露薇雅。”

    布可逆愣了一下:“我爱露薇雅?你在开什么玩笑。”

    “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一定会给她婚姻。”

    “我的布可宗神啊!”布可逆抱着头, 有些崩溃了, “你开始胡说八道了是吗?当时巴路叫我迅速找海洋族联姻的时候, 我是不是第一个想到了你?我一直想娶你, 是你拖着不嫁!而且, 劝我娶露薇雅的人也是你, 不是吗?你说苏释耶肯定是最后的赢家, 这是一个讨好他的机会, 而你有孩子了,如果查出来这段历史,对我影响不好。我说我不在乎,说我也有女儿,这样很公平,大众对两个有孩子的人结合抵触情绪反而比较少。但你还是说你不配,我的妻子应该是干净无瑕的,坚持要我娶露薇雅。你忘记了?”

    银贝尔说不出话了。确实,这都是她曾经对布可逆说的话。

    布可逆苦笑道:“事实说明,我的眼光比你更准。我跟露薇雅公开婚讯后,大众都觉得这是一桩恶心的婚事,是一笔权力与纯洁青春的交易。如果我娶的是你,根本不会有这样的舆论。”

    “可是,你已经娶过泡泡小姐了,可能再娶我吗?”

    “当然可能。只是需要时间。”

    “需要多久?”

    布可逆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怎么也得要个三五年吧,等这件事风头过了。”

    “哈哈,三五年……三五年里,够你再换上几个老婆?”

    “你什么意思?”

    “你如果真有诚意,现在、立刻,娶我。”银贝尔直直得盯着他,声音冰冷,“你做得到吗?”

    “你为什么不这样逼夜迦?”

    现在听见“夜迦”二字,银贝尔的心像被刀子狠狠扎了一下。她特别想哭。不仅是为了夜迦的从未爱过,更多是为了自己的傻。但是,在布可逆面前,她还得戴上另一个面具,假装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夜迦:“我为什么要逼夜迦?我们俩的事,与第三人有什么关系?”

    但很显然,布可逆也不是傻子。他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想现在嫁我,只是想气夜迦吧。”

    “我气他?哈哈哈,他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气他?我和他睡过吗?你这种狭隘的猜测真的很好笑!”

    “你和他确实没睡过,我相信。你只是想睡他,没睡成。”

    银贝尔觉得心虚极了,不由提高音量:“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有什么证据,在这里污蔑我!”

    “你别忘了我是谁。你们在学校里的事,我都知道的。而且,夜迦是我的表侄。”说到这里,布可逆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两封信,丢到她面前,“这些都是你写给他的情书吧。有够露骨的。就像以前你写给我的情书一样露骨。”

    银贝尔望着那两封信,不由自主双手交握,瑟瑟发抖,连带着牙关都在微微打颤。她认得那两个信封的花纹——银鱼和南极光,她最喜欢的。她不敢打开那两封信,也不敢抬头看布可逆,只是木雕般盯着信封。

    布可逆还是很有风度,把两封信往她面前推了一下,却不再催促她打开:“今天来找你,也只是想告诉你,我也死心了。”

    银贝尔哀求,想挽回。

    布可逆推开她的手:“露薇雅只是单纯到蠢,而你,一直都很聪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你会去研究男人想要什么,拿着男人想要的东西当饵,在我们面前晃,却从来不给我们。你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你的高明之处。现在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在我这里的这根线已经断了,或许不久之后,整个落亚的线都断了。所以,做回聪明的你自己,放手吧。”

    这是布可逆第一次对银贝尔说这样的狠话。以前,他从来都很温柔,不管她怎么发脾气,他总能说出让她最安心的话,并且身体力行地对她好。所以她也觉得,只要她想回头,他随时都在。现在,她害怕了。她往前游了一截,轻轻拉了一下他的手:“逆哥哥,你误会我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不要叫我哥哥,我的年龄当你爷爷都够了。”布可逆孩子气地笑了一下,“还是叫我逆大爷,如何?”

    她并不觉得这句话很好笑,但还是干笑了一下,努力讨好他:“想想我们的女儿,她还很爱你啊。你忘了她有多可爱吗?”

    “我爱你的时候,她才是我的女儿。我不爱你的时候,她只是你和前男友生的混种。”布可逆摸了摸她的头,“如果我们俩真有女儿,她只会绝种。”

    银贝尔蓦然瞪大眼,还是使劲儿摇头。

    “放手吧,银贝尔。是时候重新开始了。”他拍拍她的手背,和夜迦一样,把她的手轻轻推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在第三次服药的前一天,就当是道别,梵梨请星海、当当、双思夫妇、尤灿夫妇吃了一顿饭,理由是最近打工赚了钱,想请大家聚聚。好友们都聊得特别开心。可是他们越是开心,她的心情就越是惆怅。只有星海懂她为什么会这样,但也只能全程在桌子下握住她的手。

    回家以后,她把写给苏伊的报复性字条放在了桌子上,拿出早就备好的两瓶药水:红色那瓶是逆向灵魂交换魔药,黑色那瓶是逆向时空灵魂交换魔药。

    她先打开红色那瓶,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除了满嘴又涩又割得舌头疼,像吃了两斤盐水菠萝,无事发生。这在她的意料之中。只是想赌一把看看。

    打开黑色那瓶,一股烟雾般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还刚好都被她吸到了肺里。呛得她连着咳了几声。她赶紧把盖子关上,然后坐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景色出神。

    退潮后的海水将一丝丝腥味带入鼻腔,路灯的光晕在水中摇晃。舰艇来来往往,穿刺着水声,螺旋桨的“突突”声,混合着小区外住民晚间漫友时的聊天声,一并涌入了清晰的听觉中。因为捕猎族的五感,这里发生的一切是如此真实;但因为一切太不一样,又像梦中的场景一样。

    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她都没有再打开黑色的药。

    与第一次出海、第一次服药、第二次服药感觉都不同。此刻,她对这个世界依然充满了好奇,依然有遗憾,但更多的是不舍与无助。

    在黑暗中,她拿出通讯仪,开始尝试联络星海。

    蓝色的电光在水中跳跃,没过多久,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喂,梨梨。”

    他的声音原本清冽干脆,总是刻意为她变得温柔。而不管是什么时候,他说话的时候,情绪总是很平稳,让她感到安心。和他在一起之后,她每一天都会觉得骄傲、满足。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看,这就是我爱着的男孩子。

    可现在不一样了。一听见这个声音,眼泪就快要忍不住。她努力压制住汹涌的情绪,直至他再次唤了一次“梨梨”,她才用轻快的语气说:“想你了,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我现在过来。”

    “别,不用。”她急道,“太晚了,不想麻烦你。”

    “不麻烦,见你永远都不会是麻烦。刚才我本来就想到你家里陪你,但你那么坚持要自己待着,我只能走了。你马上要服‘冥河之心3号’了,不应该一个人待着。”

    她本来想再次否认,但最近那么忙,身体早就疲惫到了极点,加上服药和离开二选一的压力,实在有些撑不住了。她轻声说:“星海,你有没有对一切都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

    “当然。”

    “那你都是怎么调节的呢?”

    “试着感恩,满足自己所拥有的。很多事我们无法决定结果,那么只要尽力就好了。例如现在,你不快乐,就想想令你快乐的事。”

    “令我快乐的事……”梵梨沉思了一会儿,“你。”

    “你这么勇敢漂亮的女孩子,死亡之神都舍不得带你走的。”星海柔声说道,“而且,就算明天会遇到最坏的结果,也不要放弃今天。为了我,开心起来,好不好?”

    “好。”梵梨用力点头,“为了你,我会开心起来。”

    “嗯,你要想,不管发生再糟糕的事,总有一个男孩子疼你、支持你,陪在你身边,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会一直爱你。而且,他现在正在向你赶过来。你要知道,他会一直在。这样想,会不会感觉好很多?”

    他的语气一直柔软而乐观,梵梨却一直在默默流泪。

    其实,如果她死了,也就是一了百了。但她无法想象,如果她离开了这里,或者明天变成了一堆白骨,星海会有多痛苦。明明应该是她安慰他的时候,他却表现得那么坚强,让她觉得很愧疚,又很心疼。

    又聊了一会儿,梵梨看着远处,佯装不经意地说:“如果我有机会可以选择逆向灵魂交换,或者冒险最后一次晋升,你希望我选什么呢?”

    原本以为他会说“我希望你活下来”,但没想到他说的是:“我没有任何希望。”

    “什么意思……”

    “我希望你做自己想做的,而不要顾虑我怎么想。”说到这里,她的房门同时被叩响,“开门吧。”

    刚才胡思乱想太多,都没发现他的动静。梵梨赶紧结束通话,游到门口,打开房门:“当当给你开的门吗?我还在窗口等你,没想到……”

    她的话没说完,因为抬眼对上了星海的目光。她僵了两秒,视域一片模糊,直接上去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紧到浑身发抖。

    星海低下头,也用力把她抱在怀里。

    “只要你开心,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开心。”他轻轻说道,“在遇到你以前,我一直在外漂泊,因为负面记忆吞噬症,生命中总有大片空白。你出现以后,这份空白被涂成了彩色的。就算你会离开我,你留下来的色彩也不会消失。我会带着与你在一起的回忆,好好活下去的。”

    “那……如果我死掉了,你会忘了我吗?”

    “不会。我或许会忘记你死去时的痛苦,不会忘记现在的快乐。”他微笑着,捋了捋她在水波中翘起的发梢,“所以,别难过了,我带你下去吃点宵夜,好不好?”

    听见“宵夜”,梵梨耳鳍动了动,抬起头来,眼睛明亮了很多:“好!”

    她的变化快到让人措手不及。他笑出声来,牵着她的手,一起游了出去。

    这个晚上,梵梨没有再打开时空魔药。她决定把药剂留到最后一刻再喝。只要她还在这个世界一秒,她就想多和星海相处一秒。

    后来星海送她回来,她躺在床头,握着他的手,明明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但还是不愿意闭眼,一直拉着星海跟她聊天。

    “梨梨,快睡吧。”星海坐在地上,下巴枕在她身侧,轻轻拨弄着她的刘海,“明天要服药,今天早点休息,抵抗力也会强一点。睡吧……”

    “不要。”她任性地摇头,靠在他的额头上,“快说说,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不像我了,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只要是你,我都爱。”

    “那如果我们的感情都变了呢?”

    “那就分手,我再重新追你一次。”

    “笨蛋。”说是这么说,梵梨倦怠的眼中却溢满了泪水,“我才舍不得和你分开。”

    “梨梨,你该睡了……”

    “不要!”

    这样毫无营养的对话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梵梨才在无意识中睡了过去。因为太累,她一夜无梦。

    等太阳将她唤醒时,星海依然趴在床边,短发摩擦着手臂,正在沉沉睡着。可是,他的手一直紧紧握着她的,就像怕她会跑掉,会受伤一样。

    她太粗心了,居然让他睡在地上!正想推一下他,梵梨又有些不忍打扰他,于是便趴在旁边静静看着他的睡颜。他两条入鬓长眉舒展开,呼吸平稳而深沉,肤质在水中看上去尤其白皙透亮,简直就跟画一样漂亮。

    这是她喜欢的男孩子。她觉得好骄傲。

    为什么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

    梵梨伸手拨了拨他的头发,多么希望以后的每一天,每一年,每十年的早上,都能看见他这样睡在自己身边……

    她快速晃掉眼泪,把它们在海水中打散,然后推了推星海,用细微的声音唤道:“星海,天亮了……”

    星海起来以后,便送她去黑鳄工会。到服药室门口,梵梨在兜里捏紧黑色的时空交换魔药,看着星海。

    “你一定可以的。”星海看上去很镇定,但她知道,他其实比上一回还要害怕十倍。

    她点点头,最后吻了他一次,转身进去。

    进入服药室内,门再次关上。医生和护士已经在里面等候。梵梨看看手术台,再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拿着的黑色药瓶,把瓶盖打开。

    喝了它,让苏伊这个恶人回来受死!

    喝吧!反正没副作用,你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但她就是下不了决心。她清楚地知道,没法下决心的原因就在自己身后。

    星海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他没有完整的过去,没有家。多年来,他都是一个人带着零碎的记忆,漂泊在外。虽然他很少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她知道,憧憬他们未来的小家,是他现在奋斗的最大动力。如果她回到未来,星海又会只剩下一个人了。

    不对——

    范梨,你是不是疯了?星海那么优秀,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别的女孩子代替你爱他,你现在在发什么神经!记住,你是范梨,不是梵梨!你是要变回人类的,现在怎么可以因为儿女情长犹犹豫豫?喝!!快喝!!

    手像被无形的力量捆住了。她大口大口呼吸了几次,禁不住再次回头,再确定一下自己的心意——如果星海不在门口了,她就喝下去。如果在……如果在,也要喝啊!

    然而,当她回过头,她发现星海不仅还在她身后,还一直温柔地注视着她,微微笑着。他的眼眶不知何时变得通红,跟兔子似的。泪水盈满他水蓝色的眼眸,但因为硬挤出来的笑,迟迟不肯落下,只是在眼眶中打转。

    “我爱你。”他用嘴型对她说道。

    梵梨没有任何动静,但心脏被彻底击碎了。

    这个她爱着的男孩,也以同样的心情爱着她。

    她没办法让他伤心难过。

    她把药瓶盖上,装回兜里,转过身,勇敢地大步前进,主动躺了下来。

    星海希望她快乐,那她也希望他继续快乐下去。所以,哪怕有31%的死亡概率,她也不再害怕了。她愿意陪他走完此生,再回陆地上。

    这一回服药对身体造成的冲击和损害是最大的,即便麻醉醒来之后都有很多人被痛死。当麻药进入静脉,流入血液,她提起一口气,在纷乱的思绪中慢慢失去了意识……

    爸爸,对不起。

    在这个世界,有一个很好很好的男孩子,他进入了我的生活……

    我想留在这里,和他一起学习,一起长大,成为他的新娘,和他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

    等到两千多年后,如果我和他都还活着,我会带着他一起来见你的。

    如此爱着妈妈的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情吧……

    最后的意识里,梵梨发现自己倒没再想星海的事了,心中只有对父亲的愧疚感。

    ……

    “怎么会是这种结果?不可能啊。”

    “这姑娘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回已经很反常了,今天我是真不懂了。再做一次基因检测。”

    “好。会不会是因为她是卵生的?”

    “如果是因为卵生体质太弱,第二次就应该失败了。”

    再次听到医护人员的对话时,梵梨动了一下脑袋,这才意识到,麻醉已经过去了。刺目的强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皱着眉,把脸拧了过去。手背下面的血管剧痛无比,应该是扎针和“冥河之心3号”残留下的后遗症。她动了动脑袋,第一反应是很开心——成功了?她活下来了?!但再琢磨他们说的话,她预感不是很好。

    “怎……么了……”她虚弱地说道。

    “你先别动,再躺一会儿。躺着听我说。”医生把照明灯挪开,严肃说道,“晋升失败了。”

    梵梨一时懵了。那现在她是升天堂了吗?她下意识抬抬手,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半个骷髅了。虽然视线里的一切都很模糊,但她确定自己的四肢还在。

    “我……会死吗?”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本来失败以后,你的肌肉组织会被立刻吞噬的,但‘冥河之心3号’打到你身体里,跟打了海水一样,完全没任何正负面效果。我已经帮两万多个海洋族晋升了,但这种情况是第一次遇见。而且,你还保留了之前一、二阶段的捕猎族的特性。据我初步判断,可能是因为你体质特殊,不同于绝大部分海洋族。”

    “体质特殊?是什么原因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要么是因为你的基因特殊,毕竟到现在我们都没查出来你的具体类群;要么是因为你的身体吸收过大量魔药,对‘冥河之心3号’形成了抗体;要么是因为你现在服用的变形药对种族晋升有一定抑制性——但这推论不是很能站得住脚,毕竟前两次的药物都对你生效了。”

    “那……那晋升失败了,是不是过段时间,会患上基因紊乱重症?”梵梨记得销售经理曾经对她说过,不管在哪个阶段停止服药,半年之内都很有可能会出这种问题。

    “这是有可能发生的。”医生神色凝重,“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事,因为3号对身体产生的伤害比1号和2号加起来都要多240%,你再打一瓶搞不好失败率是百分百。所以,我们建议你回家休息,调养观察看看情况,一旦觉得不舒服,立刻过来检查。”

    得到这样的结果,星海比梵梨担心得多得多,简直跟带老婆产检似的。从她从服药室出来以后,他就亦步亦趋地搀扶着她,好像她是摔断了腿一样,同时还向医生提各式各样的问题:如何休息更好、如何调养身体、如果发生紧急情况该如何处理……

    他还开了一大堆可能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连医生都不是很建议花钱的药,送梵梨回家以后,就一份份拿出来,叮嘱她吃掉。因为怕她会忘记,他还特意把每天份的药用小袋子装起来,准备了一周的量,放在她的床头。她说他太大惊小怪了,还被他狠狠凶了回来,整得她哭笑不得。

    最后,他强制性地把她放平在床上,握着她的手,让她休息。他强有力的手掌让她意识到了一切都是真的。这一瞬,她觉得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很泄气。

    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她把那瓶黑色的逆向灵魂交换魔药放在抽屉最深处,压在了写给苏伊的字条上。

    这段时间神经紧绷的挣扎,都白费功夫了。

    但她没有什么功夫感到累。因为,升级考试就快来了。所有一级奥术系的学生的紧张程度都再次上升到了新的高度:教室里、图书馆里,有学生学到一半就捂着嘴冲出去,但人还游远,呕吐物就已经溢了出来,把所有在场的同学都恶心得捏鼻、闭腮、开窗,或者逃得比她还快;有一次,教授刚宣布下课,一个学生刚站起来,就整个晕倒过去,跟死鱼一样肚子朝上漂浮起来;有两次去食堂用餐,梵梨都被人从后面泼了一身的食物——还是系里的同学,一边看书一边端菜,撞到了她的背上。

    可是,梵梨却没有丝毫危机感。因为前段时间她太拼了,为了研究时空魔药,把吃奶的功夫都用在了魔药、奥术学上。以至于即便最近放松了,最近教授敲黑板划重点的部分,她都觉得是小学难度;霏思和蓝思吵得差点分手的公式分解,她可以心算;有的女孩子拿题来询问星海如何解答,星海还皱着眉在思考,她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没有说出来……

    但她也没有让自己闲下来。因为关于圣耶迦那,一直有一句公认的定律:“海神族的天堂,海洋族的地狱。”

    圣耶迦那大学也是同样的情况。进入二级奥术学习阶段,他们就要开始接触到实践部分。这一部分靠努力没办法弥补,海神族挥挥手就能凝聚出的奥术能量,捕猎族要很努力才能做到,海洋族只能放弃属于这部分的学分。

    在大家还在努力补习升级考试的内容时,梵梨已经开始预习更高级的奥术了。然后,她在家里练习奥术能量汇聚训练,却发现了一件事:连续把光能转化为凝结能十次,她不再感到四肢乏力,或者精神力枯竭。

    于是,她打开窗子,试着使用了更高级的奥术“绝对凝冰阵”。窗外,海水中响起五次“咔嚓”声,五把冰剑跟开花似的展开。她加强了输出力,又一阵密集的“咔嚓”声响起,冰剑继续往外扩张,变成了十五把。以前五把都可以让她累得半死,但现在,精神力就好像源源不断的海水,一直在往外输出,转化为释放出来的能量。她再次加强精神力,“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最后,窗外藻园的上方,一把巨大冰剑之花跟宫殿似的飘着,占水面积有五百平以上。她看着自己的“杰作”,狂喜且惊诧。

    这是怎么回事?奥术上限有了质的飞跃。

    梵梨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又因未知的力量感到有些不安。

    难道说,其实第三次“冥河之心”是服用成功了的,只是表面上被抑制住了?

    可是,照照镜子,她的耳鳍还在,还听她的指挥。她也依然只爱星海,一点都不想跟很多男人交尾,也没有什么攻击性的情绪。她感觉不到自己变成了捕猎族。

    ***4.3小剧场***

    夜迦:“这一章,梨崽研究出的药,其实作者纠结了很久,要不要让她喝。最后还是让她选择不喝。”

    梵梨:“星海值得。我要留下来,变得更好,变得更强,秒天秒地秒空气,给星海幸福。>

    夜迦:“大女主文诚不欺你……这种文里,大男主会被虐得很惨吧= =。”

    苏释耶:“……”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