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1章
    在学校里, 泡泡小姐案件搜超总部依然没有停止调查。

    星海也很为梵梨着急,生怕哪天撒科一个抽风, 把她又拉过去抽血。一日,他索性拜托夜迦带着他、梵梨去拜访泡泡小姐的家人, 以寻找最新的线索。夜迦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七个多月过去, 泡泡小姐的父亲露丘登一直没能从丧女之痛中走出来。进入他们家门, 梵梨发现, 露家客厅有三张露薇雅的巨大艺术照。但全家福照片里, 并没有露薇雅的影子, 只有露丘登、露夫人还有他们的小儿子。她把路上买来的糖果放在桌子上——因为材质轻,糖果在盒子里浮了起来, 立刻引来了小儿子的注视。他偷偷看了一眼爸妈,摆动着小尾巴, 过来一把抓过糖果, 就往嘴里塞。

    “你在做什么?!”这一幕刚好被露夫人看见, 她一个俯冲过来, 狠狠拍他的手, 把糖果打飞出去, “妈妈说了多少次, 不准吃甜食!再吃甜食,晚饭你就别吃了!”

    “多可爱的孩子啊,为什么不让他吃甜食?”夜迦好奇道。虽然泡泡小姐是他的表伯母, 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到她娘家做客。

    “我和他妈妈对他要求比较严格, ”露丘登摸了摸小儿子的脑袋, “谁叫他老管不好自己的小嘴。”

    “那露薇雅呢,你们对她要求严格吗?”

    “不严格,对露薇雅,我都是当亲女儿一样宠的。”说到这里,露夫人看了一眼露薇雅的照片,叹了一声。

    “亲女儿?”梵梨捕捉到了关键词,“露薇雅不是你们亲生的吗?”

    露丘登面露尴尬之色。露夫人却坦坦荡荡地说:“不是,她是我先生前妻的女儿。我很幸运,嫁了一个老公,收获两个孩子。”

    案件进展这么久,竟然遗漏了这么重要的信息。如果露夫人不是泡泡小姐的生母,那很多事都能想得通了。她再次试探道:“露先生,你们觉得露薇雅是自杀的吗?”

    “不是,我女儿人生才刚开始,怎么会想自杀呢。”

    露丘登率先说道,露夫人也跟着否认。梵梨又对小儿子说:“你觉得呢,你姐姐可能是自杀的吗?”

    小儿子看了一眼父母,摇摇头。

    不管问几次,他们都是这么回答。

    梵梨一直觉得,泡泡小姐和父亲的相处模式有点不同寻常。因为,范爸爸曾经说过:“女儿,我不想要你获得中国式的成功,你以后嫁人,不要高攀,也不要低就。找一个专一的、爱你的男人就好。”

    梵梨觉得,这才是真的父爱。

    尽管露丘登一直在媒体面前说,女儿是他的宝贝,他的小公主,儿子不重要,女儿更有出息,等等。但是,反复拿女儿名气出来炒作,让她长期处于“人生巅峰”却很压抑的状态,真的是爱她吗?

    而他一直强调儿子不重要,却对儿子严格到连甜食都不让吃,这不像是不关心的表现。

    露丘登所谓的“爱”,让人总觉得口不对心,非常古怪。

    而这一份古怪,在得知小儿子和泡泡小姐生母并非同一人后,愈发有水落石出的趋势了。

    因为一直在想这件事,梵梨失眠,凌晨两点半才睡着。第二天起床时,上课已经迟到了,她急匆匆地赶到学校,才想起自己忘记喝变形药。

    这是很糟糕的一天。她很担心自己外貌变化太多被人看出来,同时想着泡泡小姐的事,又睡眠不足,特别疲惫。在课上,她靠在星海的肩上睡着了。然后,她做了一场关于泡泡小姐的梦。

    梦里,她游向了学校的入学考试论文提交处,把一叠论文放到作业箱上方。箱子张开口,“吃”下了她的论文。同时,身后有人看见了论文封面上的学生名字,轻声对她说:“原来,你是梵梨,风暴海的状元?”

    抬头一看,居然是泡泡小姐。旁边的学生都向梵梨投去了羡慕或复杂的眼神,但梵梨反应却很平淡:“是。”

    “久仰大名。”泡泡小姐小声说,“我叫露薇雅,最近遇到了一些感情上的困难,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是否方便帮忙解答一下?”

    “学术上的我可以,感情上的恐怕不行。我对这事一窍不通。建议你去找情感导师,或布可教授。或者后者更好。”

    “我问了很多人,都没有答案呢。我也问过布可教授,跟他聊完我当下觉得很舒服,但问题还是没解决。”泡泡小姐卑微地说道,“拜托你了,起码先听听我的问题。”

    “我试试吧。”梵梨使用隔音术,把她们俩圈了起来,“你说。”

    然后,泡泡小姐就把自己感情问题都告诉她了:她和海草学长恋爱期间,总是会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吵架。而且只论家境和外貌,所有人都说海草学长配不起她。从父亲的公司资金链断裂后,他更是对这事一筹莫展。她每天都很痛苦,但海草学长除了安慰她、陪伴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即便如此,她也从没想过分手,只是一直处于低迷的状态。直到布可逆开始猛烈追求她,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窗,他让她见到了上流社会的魅力,给了她与海草学长有天差地别的成熟与宠爱。但海草学长是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她不想分手。

    她问过父亲。露丘登说,这种事爸爸可没办法帮你了。作为父亲,你跟谁在一起,我都会尊重你的一切意愿,送上最大的祝福。

    她说,我觉得我只是喜欢布可逆的金钱和地位……

    父亲说,宝贝,那你把自己想得太没水平了。男人的外貌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本事。你觉得你那个小男朋友对你就是真爱吗?咱们家出这么大的事,他为你做了什么吗?

    她一时语塞。

    父亲又说,我觉得你看布可逆的眼中有星星,你看你那个男朋友时,并没有这样。但是,跟布可逆在一起,你需要承受的东西很多。爸爸不希望你走这一步。

    学校里,大家都以为她是单身,加上布可逆的身份特殊性,她没什么人可以倾吐自己的心情,也只能找父亲。她觉得很对不起父亲,因为那段时间她情绪太动荡了,不应该再把这么多糟糕的情绪像倒垃圾一样倒给父亲——他为了公司复苏的事,已经很辛苦了。可是,父亲非但没有怪她,反而说了让她很难过的话。

    “对不起,露薇雅,爸爸做得不够好。曾经我总想,不管再难,爸爸也会赚钱养好我的小公主,让她漂漂亮亮嫁给自己爱的男孩子。没想到现在公司遇到这么大的事,唉……总之,企业的事不用你担心,你放心追逐真爱就好。”

    本来她还有些犹豫,听完父亲这些话,她觉得父亲说得没错,什么都帮不上她、只懂陪伴的男朋友,并不是真爱。真爱是包容与付出,与颜值、年龄无关。

    最后,她甩了海草学长,选择了布可逆。

    真的和布可逆在一起之后,她愈发相信,布可逆才是她的真命天子。他挥挥手就帮她解决了所有的困境;他交尾时的表现,让她体验到了什么是激情。

    可随着时间推移,她却觉得,少了点什么,而且总是忍不住对布可逆发脾气。她拼命告诉自己,一个男人能同时给你激情与物质保障,不就是真爱吗?她到底在不满什么?

    没有答案。

    故事讲到这里,泡泡小姐哀怨地看着梵梨:“我问了很多人,他们给我的回答都是‘这种事要随自己的心’,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什么,想要什么。”

    “我相信你是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觉得,你不会想听实话。”

    “我想听!”

    “实话很残酷,你会受不了。”

    泡泡小姐先是一愣,然后双手交握,紧张地说:“没事,我想听。”

    “好吧,”梵梨转过身,直面她,“每个人对‘爱’的定义不同。这是一个很泛的概念,我们就不在此讨论了。先说说你提到的‘激情’。如果你以为你对布可逆的‘激情’,等同于‘性.欲’,那可能我们的理解有偏差。所有**都很相似,也很容易混淆。‘**’不等同于‘性.欲’。这只是布可逆拿出大量资源和解决你父亲困境之后,你产生的一种被物质征服的**。赠送雄性受孕机会以交换物质、以确保后代有足够富裕的生存环境,是所有雌性的动物本能。但这只是一笔交易而已,与爱没什么关系。你父亲也在努力说服你,你爱布可逆,可本能不会撒谎。等交易结束,它告诉你,褪去那些足够给你后代保障的物质光环,布可逆只是一个颜值严重达不到你要求的年迈男性。你们没有共同的经历,没有共同的童年时代回忆,你们在精神上毫不契合,你只能通过对他做出星星眼来拉低自己的姿态,展现出一种被驯服的、满足他雄性自尊心的状态,以确保他会娶你,给你更多的物质保障。可是,不管是从繁殖能力还是基因的角度,他是不是你的最优人选,你的焦虑已经告诉你答案了。”

    泡泡小姐脸色苍白,但还是点了点头:“有道理。可是,你说我父亲努力说服我,我要反驳了。我父亲很爱我,一直很尊重我。在择偶方面,我坚信传统的说法——听父母的,总没错。父母不会害你。”

    “害你,那倒不至于。但为你考虑,没有说服力。除非他控制住本能,不劝你跟布可逆在一起。但目前听你的描述,你父亲的所作所为,都是在遵循他的本能。父母的审美和我们的审美是不一样的。相较貌美聪明的另一半,他们更喜欢资源优渥的,因为更好光宗耀祖。”

    “胡说,我的后代也是他们的后代,父母怎么会不在乎他们自己后代的质量呢?我和爸爸,是在同一条船上的啊。”

    “你有没有发现,在大部分文化中,一个男人经常在两种女人之间摇摆:家境好但相貌普通、家境差却相貌姣好的。而面临这种选择,为什么男人总喜欢后者,他们的的母亲却喜欢前者?”

    “因为婆婆嫉妒儿媳?”

    “当然不是。你怎么这么可爱。”梵梨笑了一下,“是因为,孙辈只能继承婆婆25%的基因,却能继承儿子50%的基因。儿子当然会比母亲更在乎另一半的基因。性转一下,就是你和你父亲的情况了。”

    泡泡小姐呆住了。很久很久以后,她才轻轻说道:“我和布可逆在一起之后,想洗盘子,爸爸都不让我去做。他对我说:‘现在,你就是我们家的宝了。’”

    梵梨想了想说:“你有兄弟姐妹,对吧?”

    “是的,我有一个弟弟。”

    “那不就完事了。”梵梨淡淡地说道,“当你嫁入布可宗族后,获得布可宗族资源人脉的弟弟可以得到最好的教育,成为食物链上游的雄性,可以用这些资源在雌性中广撒网,让你父亲拥有很多很多的孙辈。而你只是一个女孩,没办法‘撒网’。你在一个时期只能怀一个男人的孩子,不是吗?所以,你的孩子是否断子绝孙,对你父亲来说不重要。因为你的孩子、你弟弟的孩子,对他来说,都是那25%。他可能是无意的,但他的本能在告诉他:许多许多的25%,比你与你丈夫是否恩爱,有吸引力多了。”

    泡泡小姐还是不说话,她握着的双手微微发抖,直至连带全身都在发抖。

    “我说了,真相是很残酷的。”梵梨抬了抬眉,“但现在离开布可逆,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布可逆向我求婚,我答应了。”泡泡小姐双眼空洞,像幽灵一样说道,“而且,我怀孕了。”

    “那又如何?难道你要为了一个注定没有后代的孩子,耽搁自己一辈子吗?”

    “不是,我还是相信我父亲。”泡泡小姐摇摇头,似乎是在努力让自己清醒,“你把亲情说得太残酷、太自私了。我不相信他真的会害我。或许我不够爱布可逆,但跟他在一起,我的生活总归是有保障的。”

    “嫁给上位者,确实也是女人生存的一种方式。那么,提前祝你新婚快乐。”梵梨笑。

    这场梦后面发生了什么,梵梨不知道了。因为教授讲课时走到了附近,星海推了推她,把她从梦里拉回了现实。

    然后,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梵梨都没能回过神来。因为,她有了两个很可怕的猜测。

    下课后,她在学校里找到夜迦,说有问题想问他。

    “怎么了,庶民小仙女?”夜迦微微一笑,“这么晚还惦记着向老师提问,老师很感动。”

    “您知道泡泡小姐为什么要向我发手写的婚礼请帖吗?”

    夜迦立刻打电话问了布可逆,然后给出了答案。

    “我表伯说,你曾经帮过露薇雅,开导她,但他不知道你们具体说了什么。”

    她的第一个猜测没错。刚才那么真实的梦,都是苏伊的记忆。

    包括上次忘记喝药后,她梦到的过去,都是苏伊的记忆。

    也就是说,这具身体原本是有苏伊记忆的。苏伊让自己喝的药,并不只是变形药而已。它还是失忆药水。一旦她停止喝药,说不定会完成真正意义上的“魂穿”——她会知道所有苏伊的过去,甚至包括苏伊的知识和灵魂交换的秘密。

    但是,苏伊活了两百多岁,她只活了十九岁。如果让这两百多年的记忆与她的记忆叠加,她是否还会是自己?

    她看了看身边的星海,觉得这个方法不可取。她不想成为苏伊,只想做自己。眼见案件就要破了,一旦找出凶手,警察停止调查落亚大学,她就不用再担心自己会被他们盯着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打算变成苏伊。

    她把自己在梦里看到的一切都记录在了本子上,再喝下了变形药。果然,药效很快发挥作用,她忘记了这个梦,只能通过手写记录找到蛛丝马迹。

    然后便是第二个猜测——杀死泡泡小姐的人,很可能就是泡泡小姐自己。因为,她的父亲未来还要靠布可宗族的资源栽培儿子,如果曝光出来她是自杀的,大家都会知道,泡泡小姐不爱布可逆。这样一来,他们很可能就得不到后续资源了。所以,这很可能也是露丘登迟迟不肯承认女儿自杀的原因。

    即便是在泡泡小姐死后,全民都在谴责她的贪婪和虚荣。但没人想过,她才多大岁数。她所有的人生观都是建立在父亲的教育上的,父亲对女儿择偶潜移默化影响很大。

    露丘登这样的老江湖,肯定知道布可逆是什么人——离过三次婚,孩子一大堆。他却暗示女儿,星星眼看这个老男人,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至于她会不会被绿,女婿丑不丑,女儿是不是年纪轻轻就把头胎奉献给老大叔了,这些东西他可能并不是很在乎。

    泡泡小姐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真幸福,有姐姐为自己铺路,直接诞生在终点线上了。

    但就这件事,梵梨觉得那么多人都相信了这个虚伪父亲的言论,也真是荒谬无比。

    果然,不管在什么文化里,父亲对女儿的真爱永远是保护,而不是所谓的“共赢”。只要把女儿推出去做不快乐的事,就没有“共赢”,只有他自己赢。

    梵梨越想越觉得,泡泡小姐是被他们逼自杀的,哪怕他们不承认。

    终于,六月十二日,圣耶迦那大学的升级考试日到来了。每一场考试,梵梨都提前最少半个小时交卷。

    看见她在考场内外无比淡定的样子,同学们都投去了羡慕的目光——看样子,梵梨要再创辉煌,考出又一个双s了。

    结果一周后,考试成绩出来,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在大教室里,院长对大家高声宣布:“恭喜丽娜同学,获得了我们的年级第一,总分377,评级s!”

    丽娜杏眼圆瞪,随后抱着双臂,把整个身体舒适地靠在椅背上,挑了挑眉毛。

    虽说如此,全班一片寂静。三百颗脑袋转向的方向不是丽娜那边,而是梵梨这边。梵梨撑着下巴,像无事发生。直到院长再次宣布“恭喜丽娜”,同学们才迟钝地开始鼓掌。

    “第二名,霏思,375分,s。第三名,琉香,372分,s。第四名,星海,369分,s。”又一阵掌声响起,院长咳了两声,“我们这一届男生不行啊,冠亚季军都没你们的份。海洋族表现格外突出,捕猎族的孩子们,你们觉得脸红吗?”

    可是,不管院长念出第几名的学生,全班同学都会不由自主看一眼梵梨。最后,她的名字终于出现在了院长的口中。

    “现在,我要点名批评我们班一个同学,梵梨。270分,评级c。”

    全班哗然。

    连丽娜都控制不住了,回头对梵梨露出了错愕的神情。

    “梵梨,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在卷子上留那么多空题?而只要做了的题,你都拿了满分。”院长拿起一张试卷,甩了两下,有些不悦地说道,“论文不写,完全留白,刚好踩在270分的及格线上,你明明可以拿双s的,为什么不拿?逆反心理这么重,是青春期还没结束?”

    教室里传来了各种议论声和笑声,更多的是这类评价:

    “学神牛逼。”

    “大佬还没到圣大,已经开始挑衅他们的教育体制了。不愁以后去了圣耶迦那没依靠了。”

    “卧槽,真不愧是梵梨,刚好270分,简直跟照抄答案一样。”

    “我偶像锁死梵梨了,以后如果有海神族嘲笑我们红月海的学生,一句‘梵梨就是我们这一届’糊他们一脸。”

    然而,梵梨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平心静气地微微一笑:“因为我答应了班里一个女生,最后考试不能比她高。我不知道她能考多少分,所以,及格就好。”

    虽然没提名字,但所有人都知道她在说谁了。一时间,场面无比尴尬。

    跟班里的同学一样,丽娜的小团体全都怯生生地看向他们的大姐大。梵梨轻描淡写一句话,令丽娜刚才那点得意挫骨扬灰。丽娜在桌下紧攥着拳头,漂亮的手腕微微发抖,但她脸上依然硬撑着假笑。

    院长也秒懂了她说的是谁,他没打算给丽娜难堪,只是皱着眉说:“考试是公平竞争,以后不要在私底下做这种承诺。到了圣耶迦那,都好好读书。”

    “好的,谢谢院长。”

    看见梵梨甜甜地笑了起来,小脸跟被阳光照亮了似的,干净又充满朝气,班里许多男生都神游天外了。还有男生不爽地瞪了一眼她身边的星海:“星海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就是,他到底哪里好,学神为什么会答应当他女朋友啊?”

    “因为长得比你帅啊。快住嘴!”旁边的尤灿怒道。

    ***4.3小剧场***

    夜迦:“谁才是《她的4.3亿年》的男主角,是各位小美人鱼最为关心的话题。每个人对男主的理解不一样,这‘男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戏份最多的吗?戏份最多的男主请举手。”

    星海举手。

    夜迦:“最影响剧情的请举手。”

    苏释耶举手。

    夜迦:“最爱女主的请举手。”

    所有人都举手。

    夜迦:“女主最爱的请举手。”

    所有人都举手。

    夜迦:“其实,女主爱的是星海和她的理想,不是吗……其他人这么自恋干嘛啊?”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