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2章
    院长交代了一些去圣耶迦那的后续情况, 夜迦就进来了。他撑着讲台,一双美目扫过全班同学:“恭喜各位顺利通过升级考试的同学,我很为你们开心。老师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就是,等你们开始学习二级奥术时,会看到有一门必修课叫‘微观奥术’, 这门课的教授会带给你们惊喜哦。”

    “布可教授, 我们舍不得你!”一个女孩子委屈巴巴地说道。

    “是啊是啊,到圣耶迦那以后,就没有这么有趣的老师了, 呜呜呜……”

    “那倒不会。圣大是什么地方,全光海最好的学者都在那里。老师也很舍不得你们,所以,明天晚上我会在岸上的别墅里开一个送行派对, 届时我的家人朋友也会来, 也在此隆重的邀请各位参加。”

    下课后, 好几个海洋族学生都来替梵梨打抱不平,问她明明打得过丽娜,为什么还要故意在考试上让着对方。她用不轻不重的声音回答说,我只是说到做到。刚好够丽娜听到,把丽娜更是气得个半死。天才爱神拼命安慰丽娜,说不管结果如何, 你是年级第一了, 可以证明给奥达宗族看了, 也是好事。这才让丽娜稍微缓过来一些。

    梵梨说的当然不是实话。关于升级考试,她对做题很有信心,却一直害怕奥术和魔药两门课的论文部分。题目只要回答出正确答案就好,论文却是最能检测知识储备量的部分。她不是不能写出两篇好论文,但要现在达到院士的境界,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了不曝光自己的真实水平,只能用丽娜来挡枪,一举两得。

    所以,到圣耶迦那以后,她学习还得再更加用功才行。

    翌日中午,布可逆夫人命案的搜查总部,署长办公室里,巨大仿章鱼皮电视荧屏中,正播放着几艘军舰航行的画面,标题是:“圣都风暴两军舰边境挂实弹交锋,紧贴凝视45分钟,战争一触即发。”

    署长深深蹙眉,听播报员不带感情地朗读着:“在两海边界附近,圣都党和风暴党的军舰相互试探和抵境侦查。上月底,风暴党战舰在风暴海和复活海深海领域拦截圣耶迦那的M88战略轰炸舰,就在本周布可日,圣都党防海部队又在星辰海深海发现风暴军M67-H战略轰炸舰和侦察舰,圣都军下沉对其实施了拦截……”

    撒科最近调查的结果摆在桌子上,署长看都没看,就冷冰冰地说:“如果圣都党和风暴党打起来,你觉得他们会把战争引到圣耶迦那或吠陀吗?”

    “不会……”撒科低下头。

    “你也知道他们不会啊。他们只会把夹在中间的红月海当成战场!”署长不满地敲了敲桌子,“而你呢,连个杀死泡泡小姐的凶手都查不出来!你叫我们怎么给布可逆先生交代?!你要他怎么向圣耶迦那交代海洋族新娘嫁给上阶海族当夜就死了的事?”

    撒科不敢说话。

    “圣耶迦那M88战略轰炸舰可不可怕?”见他不说话,署长直接把桌上的一枚10浮硬币扔出去砸他,“我就问你可不可怕?!”

    “可、可怕!”

    “想不想你全家被M88轰?”

    “不想!”

    “那赶紧滚出去给我调查!!”

    撒科根本没胆子解释,就屁滚尿流地游了出去。

    奇文就在门外。看见奇文露出的同情眼神,撒科终于勃然大怒:“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就是查不出这个人!难道露薇雅真的是自杀?不!一日查不出露薇雅身上皮屑的主人是谁,我就一日不相信她是自杀的!”

    奇文干笑道:“其实,可能只是巧合吧。我已经差不多放弃了……”

    “就算想放弃,署长也不打算放弃了,再次彻查!把婚礼上所有海族都查一遍,奴隶和奴隶的孩子都不要放过!”

    “可是,老大,”奇文小心翼翼地说道,“落大一级奥术的学生已经完成升级考试了。今天他们会在布可小公子的岸上别墅里聚会,结束以后,他们就会去圣耶迦那了。”

    “什么……”撒科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我这笨蛋,居然把一级奥术生这事都忘记了。带好医生,今晚我们就去派对现场。”

    “不通知一下布可小公子吗?他可能不会太乐意……”

    撒科想了半晌:“通知他也可以。这样如果有人找借口不去,那就严查这个人。”

    “有道理啊!”奇文击掌。

    一个小时后,夜迦打了一通电话给苏释耶。

    “真是扫兴啊,我都好久没开派对了,今晚好不容易开一次,还要被警察把宅子搜个遍。到时候有多扫兴,可想而知。”

    夜迦不是一个喜欢发牢骚的人。他会打跨海电话给苏释耶,自然也不可能只是为了发牢骚。苏释耶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派对几点开始?”

    “晚上九点。”

    “我知道了。”

    “你会来吗?”

    “不来。”

    “真的假的?我才不信。”夜迦来了兴趣,“我觉得,你会想来见一见梵梨。”

    “她又不是苏伊,我见她有什么意义?再说,这并不是太大的事,你安排人拦截掉警方,不让他们进去就好。其实,查不出这个海洋族新娘的死因,并不会造成太多恶劣影响。主要是布可宗族的态度。宗族如果表现得对她惋惜,布可逆无比悲痛,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得了吧,你别处心积虑想把我卷到政治事件中,我不掺合。就让警察查死现场好了。”

    “行。”苏释耶笑。

    傍晚时分,梵梨和霏思、当当还有尤灿的女朋友一起出海,去夜迦的小岛参加聚会。男孩子们则分开行动。

    火焰流云覆盖了燃烧着的天空,烙上了金橘色的伤痕。海浪翻滚着白玉之光,涛声与风动丛林如出一辙。还没抵达大陆架边缘时,梵梨就从深水区海面看见了三百名海族上岸的盛景:他们一个个脱离海水,幻化成人类的样子,踩着沙滩,步履轻盈地走向雨林包围的别墅;有一些学生不急着进去,撑着身子坐在礁石上,半浸在海水里,任浪花一阵阵打在尾巴上;海面、岸上,传来人鱼唱晚的天籁之音。最终,夕阳把这一切都染成了火焰的颜色。

    “真美……”梵梨不由感慨。

    “晚上会更美的。”霏思快速朝岸边游去,“在这片海域,会有‘荧光海’和‘蓝眼泪’。”

    上岸之后,她们没能顺利进入别墅。几个守卫粗鲁地拦住她们,差点把尤灿的女朋友推倒在地。另外三名女孩把她扶起来,回头却见所有宾客都被拦在了外面,留出一道长而空白的沙滩之路给一个女人。

    女人身上穿着深蓝碎钻长裙,因为刚从海里出来,裙子还是湿的,完整地包裹着性感的长腿。她把金色大卷发拨到脑后,任它在海风中弹动。她绿松石般的眼睛上贴着2400浮一对的假睫毛,混身上下每一个时尚挂件都是赞助商提供的,每天都会从头到尾大换血两到五次。哪怕只是第二个耳洞上的小钻耳钉,这辈子也绝不会在她身上出现第二次。当她扭着腰进入别墅大门时,里面一个男生把手里的糖果塞到了鼻孔里,他的女朋友掐得他鳞片都被拽下来了。

    “天啊,我的偶像!!!”当当当机了半天,突然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女神,我爱你!!!”

    女人回过头来,勾着红唇对当当一笑,不冷不热,礼貌得很有距离。

    于是,当当这个疯狂小迷妹差点当场晕过去。

    “我的无尽海洋之神啊……明星和普通美女果然是不一样的,一眼就能看出差别了。”尤灿的女朋友惊叹道,“兰迪玫瑰本人真的好漂亮。”

    “她的演唱实力更漂亮!!”当当激动道,“每次演出票都是预售开五分钟就卖完了!当之无愧的最红歌后!”

    虽然当当很激动,但等她进去后,霏思还是没忍住,偷偷跟梵梨吐槽:“兰迪玫瑰样子漂亮是真的,票卖得快是真的,但演唱实力就算了吧。出道一百多年,在和独.裁官大人传绯闻之前,一次音乐奖提名都没有拿过。而且她走红,不是因为模仿已故女演员‘康乃馨’吗?她以前叫‘兰迪’,康乃馨和独.裁官大人半公开恋情后,就改名叫‘兰迪玫瑰’了。而且,现在她和独.裁官大人传绯闻,只不过看上去更像是单方面炒作罢了,所以她的票价也起来了。”

    上岸以后,所有海族的五感能力都严重削弱,所以霏思没有使用隔音术,当当只听到了兰迪玫瑰的名字,却没听见霏思说了什么,“嗖”的一下跑到梵梨身边说:“梨子,我好想和女神一起拍照,再请她签名。”

    “挺好啊,去吧。”

    当当没说话。梵梨和她对望了一会儿,又说:“她……就在里面呀。”

    当当还是没说话,像只招财猫一样,双手抱在胸前,用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她。两个人就这样对峙了十多秒,梵梨泄气了:“行吧,我去帮你请她。”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爱你!!”当当又跟小动物似的吊在梵梨身上。

    公众人物就是不一样。虽然在场所有人都认识兰迪玫瑰,但真正敢上去和她搭话的人寥寥无几,只是投以好奇的目光。梵梨靠近兰迪玫瑰所在的区域,好像踏入了另一个世界。兰迪玫瑰在和经纪人交流工作,眼角余光察觉梵梨靠近,也是等到梵梨真的站在她身边,才抬起一边细眉,把轻描淡写的目光投在梵梨身上。

    但是,看见梵梨的刹那,她的眼睛稍微停了一下。

    眼前的少女身形瘦削,比她高了半个头,四肢细长而笔直,身上几乎没什么肉,也因此完全没有她的成熟感。少女的脸同样清瘦,一头微卷的短色泽纯粹,让人想起五月夜间盛开的红玫瑰。牛奶色的皮肤,鹿一般灵动的眼睛,单独看都不觉得有多醒目,但少女就是有这样的气质,哪怕穿着普通的衣服,也比在场的很多海神族女性更出挑、典雅。

    然后,少女对她微微一笑:“你好,兰迪玫瑰女士,我的朋友是您的忠实歌迷,她想和您拍一张合照,不知道她是否有这个荣幸?”

    对梵梨,兰迪玫瑰的本能反应是不喜欢。有很多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梵梨身上就有她没有的东西,虽然她不知这个东西出自哪里。

    等梵梨说过话以后,兰迪玫瑰突然意识到,这少女气质如此出众,很可能是血统不够纯净的宗神后裔,所以头发才不是白色。她随即露出了商业化的笑:“当然可以,为我的歌迷服务,才是我的荣幸。请她来吧。”

    可是,等梵梨真的把当当带过来以后,兰迪玫瑰看了一眼当当,忍不住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经纪人。经纪人心神领会,对梵梨和当当说:“请二位出示一下身份证。”

    看见她们俩身份证上的“海洋族”后,兰迪玫瑰低下头,清了清喉咙。经纪人直接挡在她面前,张开双臂:“虽然歌后愿意合照,但我们对她合照次数有限制,抱歉了。”

    “那我可以和你握个手吗?”当当大失所望,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偶像,往前走了两步,“女神,我真的超喜欢你,我是为了你才考落亚大学的,我考了十一年才考上……”

    她话没说完,已经被经纪人的胳膊拦退了两步。

    梵梨只能带着失望的当当离开。但她们才走开,一个小女孩过来了:“兰迪姐姐,我可以和你合照吗?”

    看着小女孩小小年纪就顶着一头没有瑕疵的白发,眼睛又是纯正的紫色,兰迪玫瑰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谁。她蹲下来,拉着小女孩的小手,再次展开了笑容:“当然可以。叫你哥哥也来合照呀,我们三个人一起拍。”

    小女孩去叫哥哥了。看见当当一脸受伤的样子,梵梨就像看见妹妹被欺负了一样,重新走向兰迪玫瑰:“为什么我朋友想和你合照,你就不同意,这个小女孩和你合照,你就很乐意呢?”

    兰迪玫瑰又看了一眼经纪人,依然避免直接与梵梨交流。经纪人继续伸出手,拦在了梵梨和兰迪玫瑰的中间,像是怕梵梨会伤人一样:“那是因为歌后和这小女孩的哥哥是朋友,这是朋友间的合照,与工作无关。这么解释,您明白了吗?没事的话,您可以回到您的活动区域去了。”说罢,他指了指有许多学生聚集的地方。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种族的原因。但梵梨也知道,挑明了说,对方一定会否认。她又有些气不过,便笑道:“哦,原来回避歌迷的喜爱,是兰迪女士工作的一部分。当当,你听到了吗?以后麻烦你在非工作时间段里不要喜欢她,免得打扰她工作。”

    当当看着偶像,眼泪汪汪的,像是要哭出来了。

    梵梨心里暗骂她没出息,拽着她就想走,但这时,白发小女孩把她的哥哥带了过来。

    夜迦和兰迪玫瑰打过招呼后,一眼就看到了梵梨,眼中满满都是惊喜:“庶民小仙女,你这么早就到了?看到你,老师真开心。”

    “啊,原来,这个女孩子是你学生啊……”兰迪玫瑰态度大转,商业性的假笑看上去顿时真挚无比。她对当当的招招手,又对经纪人说:“既然都是布可公子的熟人,今天就不讲什么限不限制合照次数的事了。来,都来拍照吧。”

    当当立刻跟哈巴狗似的,屁颠屁颠过去合照。梵梨站在一边没动。

    “这位小姐,你还好吗?”经纪人伸手在梵梨面前晃了晃,“歌后叫你去合照。”

    “我就不拍了。你们拍吧。”梵梨冷淡地站在一边。当当是大明星的粉丝,她又不是。

    兰迪玫瑰看了看梵梨,又看了看夜迦,面色露出短暂的尴尬,便请专业摄影师替他们拍照。她搂着当当、小女孩狂拍了二三十张照片,在一次次闪光灯的照耀下,不断换着各种迷人的姿势,笑得特别专业,从头到尾不再看梵梨。所有照片都拍完后,她笑着和所有人道别。当她目光越过梵梨的时候,笑容收敛了一些,眼神带着些防备,随后又明媚地笑了起来。

    “真是不知轻重。”梵梨她们离开后,经纪人不悦道,“给她台阶还不下。”

    “是谁跟我说的,当名人要放平心态。这些道德绑架的小粉丝就是这样的,觉得她们喜欢你,你就该为她们付出一切。”

    “那个短发的女孩似乎不是你的粉丝。言语之间还有点瞧不起你的意思。”

    这话戳到了兰迪玫瑰的痛处。她超不喜欢梵梨把她当普通人的态度。她冷笑一声:“复活海执政官不也是这种人么?不用把他们放在心上。他们以后就会知道被打脸的快乐了。”

    “也是,最近独.裁官大人和你见面次数还挺频繁的吧?”

    兰迪玫瑰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拨了拨头发,露出一丝从容自信的笑:“以后,我会亲自访问复活海的——用光海第一夫人的身份。”

    听闻梵梨和当当碰钉子的事,霏思大笑起来:“兰迪玫瑰还耍大牌?哈哈,是因为她最近很扎心吧。她曾经和复活海执政官有过一段风流韵事,但不欢而散。最近他娶了一名女演员,记者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名气更大的兰迪玫瑰,他说,兰迪玫瑰非常漂亮,但他更喜欢他妻子这样的,打扮不浮夸,气质更庄严。言下之意,你懂的。可别说我封建,不管在什么年代,这种看上去就很轻佻的漂亮女人,就是不适合结婚。”

    “别这么说她,她对我们还是挺亲切的……”

    “当当,我看你还是别粉她了。她没什么脑子,又太热衷于参与政治,我担心她会走康乃馨的老路。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呜呜……可是她真的好漂亮……”

    梵梨在报道上看到过康乃馨的事迹。和苏释耶闹掰以后,康乃馨曾经扬言要公布圣都党的秘密,第二天便被发现在家中服用过量蓝环章鱼毒液,窒息而亡。至今她的死都还是百年来光海的十大悬案之一。

    总之,光海的政治,怎么想怎么可怕。

    她正想打电话问问星海到了哪里,忽然一群警察进入了别墅,全场氛围热闹程度骤减。

    “各位站在原地不要动。”撒科举起证件,“我们是露薇雅案件搜查总部的。请配合我们调查。”

    于是,所有活动的宾客都变成了雕塑,等待他们进来办案。

    梵梨怎么都不会想到,马上她就要去圣耶迦那了,却在最后关头掉以轻心。现在她身上没有携带“织梦人”魔药,如果现场做血液样本检测,一秒露馅。

    而墨菲定律恰好在这时候生效了。

    警察们带上了医生,医生带着抽血和取皮屑的设备,正一个个挨着抽血。

    “又要抽血,好烦啊……”搜查总部的成员过来要求她们抽血时,霏思卷起袖子,不耐烦道,“红月海的警察办事效率真是越来越差了,这么久没查到凶手,就知道拿我们抽来抽去的。”

    “那没办法,我们也是接到了上级指令才这么做的。”

    眼见试管一点点装满霏思的血,梵梨脸都白了。她看了一眼门口,再看一眼贴满名字的各种试管,思考该击碎试管还是直接击晕警察,以及计算逃到门口需要多少时间……

    结果,撒科看见了她,径直朝她走来:“梵梨小姐,又遇到你了。你的基因紊乱综合症好些了吗?刚好上次检测没结果,今天继续。”

    梵梨把手背在背后,凝聚了一团奥术光。

    糟了,如果是其他医生还好。不知道她是谁,逃了以后也不一定能抓到她。但撒科警官认得她,还记得她的检验结果,如果击退他,之后是妥妥儿的嫌疑犯跑不掉了。可是,医生拿出设备朝她走来,又让她无法停下手中的能量酝酿……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撒科,先等等。”年轻的白发男生走过来,他身穿军装,手握通讯仪,“苏释耶大人来电,需要你接听。梵梨也一起来。”

    奥达艾泽会主动找自己讲话,已经很神奇了,听到苏释耶找自己,撒科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的脸:“苏释耶大人?!找我?”

    “是。”

    艾泽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密闭的房间,把通讯仪开成扬声模式。然后,苏释耶的声音从中传出,带着一丝电磁音:

    “撒科警官,露薇雅的案子辛苦你了。”

    “没有没有,这是我分内的事!”撒科受宠若惊道,“谢谢苏释耶大人关心!”

    “梵梨最近身体很不好。所以,关于她的调查,请先暂停一段时间。”像是能猜到撒科在担心什么,苏释耶又补充道,“当然,我们也不能违背红月海的法律。梵梨如果是嫌疑人,我会暂时替你们盯好她。也可以跟你提供案发当日她的不在场证明。”

    刚才紧张万分,现在诧异万分,梵梨已经快要扛不住如此大的情绪波动了,只能站在旁边,跟个木鸡似的。

    撒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光海最高统治者亲自喊停,哪怕不提供不在场证明,他又怎敢不停?但苏释耶都如此通情达理了,他也只能配合地说:“请、请您说。”

    “案发时,梵梨全程与我单独在一起。所以,她不可能有机会出去杀人。”

    “单独在一起?”

    其实,撒科只是脑子短路,茫然地重复他的话,并没有表示质疑。但苏释耶听进去了:“梵梨是我的女朋友,那天晚上她在和我约会。”

    梵梨倒抽一口气。

    但苏释耶还在睁着眼说瞎话:“梨梨最近经常跟我抱怨,说她身体不太好,还频繁被抽血。我很心疼她,所以有这一个小小的要求。但是,等她身体恢复以后,如果你们还没破案,我会把她再重新交给你们。”

    “原、原来是这样……”撒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既然如此,那我们立刻停止对梵梨的调查。”

    撒科出去以后,梵梨原本想和苏释耶说几句话,但艾泽那边还没动静,苏释耶已经主动挂断了电话。

    ***4.3小剧场***

    苏释耶:“落亚篇终于快结束了,我的番位可以提一下了?”

    夜迦:“居然主动问出来了,这是憋不住了嘛……?”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