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4章
    翌日, 梵梨、星海还有夜迦再次登门拜访了露丘登一家。露丘登一大早就得知露薇雅遗书被公开的事, 本不乐意与他们沟通, 但有夜迦同行,他也只能勉强请他们到家里坐。

    他们再次询问露丘登为什么不承认泡泡小姐有自杀倾向, 他只是很不自在地说:“理由还需要问吗?如果是你,你也不希望公众认为, 你给女儿压力大到让她想死吧?”

    “是这样没错,但你应该承认的。你知道因为你这里提供信息错误, 浪费了政府多少资源吗?”夜迦难得严肃与不悦。

    露丘登不置可否,只是和妻子进厨房为他们准备晚餐, 尽管他一点也不想留这三个人下来。

    就在梵梨等人已经几乎确认结论的时候, 夜迦接到了一通属下的电话。

    “布可教授,案件有新的进展了。”

    听到这里,夜迦使用隔音术,把自己和梵梨、星海圈了起来:“你继续说。”

    通讯仪里,属下的声音听上去居然有些兴奋:“今天早上他们重新去做了尸检, 他们居然在死者的头发里找到了嫌疑人的六根头发!而且, 他们再次重新检查,案发当日,死者有大量掉发的痕迹——明显是被人拉拽过的那种。但因为死者受到致命伤的部位是咽喉, 法医忽略了头发和发根。加上嫌疑人身上没有其它殴斗痕迹,所以看上去极像自杀, 但……”

    “等等, 嫌疑人的头发?”夜迦打断道, “为这么明显的证据,你们没发现?”

    “这也是让警方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因为嫌疑人的发色与死者一样,加上之前扫描时用,法医使用的药水对基因重合率高的毛发判别颜色一样,就没有辨识出来。换了仪器扫射,才发现这六根毛发不属于死者。”

    “基因重合率高?”

    听到这里,三个人面面相觑,然后都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向了厨房的位置。果然,属下在电话那一头打了个冷噤:“他们现在正在调查,但如果毛发的主人真是凶手,那杀泡泡小姐的凶手,就是她的亲人了……”

    挂断电话后,梵梨看了看在墙角玩耍的小男孩,游过去,递给他一颗糖:“小弟弟,等一会儿姐姐会和你爸爸妈妈玩一个游戏,叫‘凶手的谎话’,需要你配合一下,从头到尾不管我们问了爸爸什么问题,你都只要点头就好。你如果能够保证全程配合,姐姐就偷偷送你一大盒糖果,好不好?”

    “好!”听到糖果,小男孩激动得上蹦下跳。

    过一会儿,开饭了,露丘登夫妇邀请他们一起上桌。梵梨放下筷子,靠近星海一些,说:“露先生,刚才您的儿子跟我们说了一件挺可怕的事。他说,杀了姐姐的人,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露丘登夹菜的动作停了一下,笑了:“小孩子乱说,怎么可能。”

    露夫人的脸色却很难看。她看看梵梨,又看看儿子,还没等梵梨等人动筷,就不顾礼节先吃了。

    梵梨看向小男孩:“你说,凶手是不是在家里?”

    小男孩点头。

    梵梨又看向露丘登。露丘登对儿子勃然大怒道:“瞎说!谁教你乱说的?!”

    小男孩依然只是点头。他只觉得,爸爸好生气,演得好逼真啊。这游戏好玩。

    “小弟弟,下一个问题哦。”梵梨转过头,对他眨了眨眼,“你说,你是不是偷听到了爸爸妈妈聊怎么处理死者尸体的?”

    小男孩点头。

    这下,露夫人的脸色已经变得比尸体还要白。夜迦咳了一声:“小弟弟,你知道包庇犯人,会有怎样的结果吗?”

    小男孩还是点头。

    “包庇你他妈的鬼!”露丘登猛地一拍桌,整张脸都呈现出猪肝色,脸烫得连水都能烧开一般,“你再张嘴乱说试试,你试试!!”

    “露先生,你儿子都已经招了。你抓着露薇雅的头发,用凶器刺穿了她的喉咙,清理了她掉落的头发,以及身上其它部位的痕迹。现在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录制下来了。露夫人,如果你不选择坦白,继续包庇你的先生,恐怕孩子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你选择站在哪边?”

    露夫人手一抖,筷子掉在了地上。她呜咽了一声,卑微地捂着脸:“露薇雅是……是,是我先生杀的。”

    露丘登大叫一声,撕心裂肺喊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儿子,你现在居然背叛我?!!”喊道后面,他嗓子都破音了。

    “既然如此,为儿子牺牲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露夫人大哭起来,“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件事瞒不下去的,你不如一开始就自首,说是情绪上来了误杀,可能还会好些!你不听我的!现在怎么办!”

    “我去自首了,以后孩子的未来,能保障吗?!啊?!啊?!”露丘登大叫着,把桌子掀翻了,所有食材酱料都被打翻,少许碎片混在水流中。

    夜迦闭着眼,长叹一声:“放心,你儿子的未来我会好好安排的,会让他的实力得到最好的发挥。你安心地去吧。”说罢,他用手指了指大门。大门自动打开,一群警察冲了进来。

    和苏伊聊过以后,泡泡小姐确实受到了极大打击,有轻生的念头,但没有勇气去做,只是越想越恶心。她在家里大闹过很多次,最后都被父亲安抚下来了。父亲总是一再强调,所有人都爱她,让她不要把世界想得那么坏。但她就是钻进了牛角尖,怎么都出不来。

    婚礼当晚,她又和布可逆大闹了一场。当时她想,如果布可逆转身就走,她还愿意相信布可逆是爱她的。但布可逆只是一味地安抚她、哄她,更加让她确定,自己是被所有人合起来骗了。她最后一次找到了露丘登,说她决定不去死了,她要和父亲、和布可逆,鱼死网破。她攥着自己写好的遗书,转身就游了出去。也是这时,露丘登抓住她的头发,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刺穿了她的喉咙。

    露丘登是第一次杀人,杀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女儿。这完全就是气头上的冲动行为,他本没想这么做的。看见女儿的血染红了海水,他胆都快被下破了,赶紧把她拖到更衣室最里间,往四周海水里喷了一公升的清新剂,以至于她握在手里的遗书都忘记抽走。

    事后,他逃离案发现场很远,才想起遗书这回事,但也不敢回去拿,只心想等警察来了以后,再让布可逆使用家族关系,要求他们对女儿的遗书内容保密,不要公开,让她自杀之谜变成悬案。布可逆和他是同一条船上的,不会拒绝。由于这是她的个人行为,哪怕是因为他们而自杀,也无法对任何人判刑。

    结果,这封信被银贝尔看到了。银贝尔把信藏了起来,反而加大了调查难度。露丘登只能将错就错,假设自己不是凶手,看到没有拿遗书的女儿,会有怎样的表现?他一定会坚持她是被杀的。所以,他也就对外多次强调,露薇雅是被人杀的,请警方一定要查出凶手。

    露丘登被警察带入警舰之前,还在不可遏制地大怒道:“我不觉得我错了!嫁给布可逆有什么不好,她会变得好,她的孩子虽然不能生育,也能变得很好啊!再说,布可逆也答应过我们,会让她用卵生的方式得到其他孩子,我们都是为她好,她恩将仇报,拿自杀威胁我们,是我们的错吗?”

    “你快闭嘴吧!”夜迦难得发怒。

    “不要脸的东西,”梵梨也怒了,“冠上爱女儿的名义做自私的事,还好意思强词夺理!牢底坐穿吧!”

    “你这杂碎鱼饵算什么东西,眼界如此低,想嫁混种,你以为我女儿和你一样?我女儿是闻名红月海的‘泡泡小姐’,她绝不低嫁!”露丘登没意识到,骂梵梨的时候,他连自己都骂进去了。

    “所以你这么爱她,就杀了她?”梵梨冷冷道。

    “我生她养她,她的命都是我的!”露丘登两手被铐了起来,用力撞了一下舱门,却被警察强行制服,但他还是不死心地喊道,“我当年能给她这条命,就有资格收回她这条命!她如果不听我的话,那我就尊重她想死的意愿,让她去死!”

    “你有病,真的。”星海也难得露出了厌弃的神情。

    梵梨觉得露丘登这个人太可怕了。从一开始,他就在幕后操作一切,还刻意隐瞒了家族企业资金链断裂的事实,就是为了打造家族的品牌形象、把女儿的“泡泡小姐”形象当成商品贩卖,以此得到布可逆的援助,方便儿子未来继承董事长之位。

    男人很懂男人,露丘登希望布可逆觉得女儿真爱他,所以总是让她用星星眼看着布可逆。但他算盘打错了。布可逆是渴望被女人这样凝视,但那个女人不是泡泡小姐。所以,连布可逆对泡泡小姐的死,都并没有太多的伤感。

    说到底,红月海、布可宗族领导和精英都是民族主义者,政治倾向一直都是追求地方经济最大化,本土利益最大化。他们不像苏释耶那样的民粹党、支持种族融合,并且认为即便是海神族,也有与外族通婚的权利(只是不允许要孩子);他们也不像加斯宗族那样是保守派,支持血统纯净、阶级分工明确。整个红月海乃至布可宗族,民族血性并不强。

    泡泡小姐的牺牲虽是偶然,但也换来了红月海当下的太平。

    时隔八个月,泡泡小姐的尸体被翻来覆去查了八个月,总算可以下葬安息。由于父亲被逮捕,母亲去世,为她操办葬礼的人是她的舅舅一家人。舅舅家对露家深通恶绝,不允许露丘登的任何亲戚来参加葬礼,而且把她葬在了他们的家族陵园。

    在光海,海族死后,尸体会被陈列在水晶棺里,然后一直放在墓园,三百年内尸体保存完好。三百年后允许腐化,水晶棺自动变黑。所以,墓地中有的棺材是亮的,有的暗的,可以判断是否古墓。

    落亚大学的学生出乎意料地冷漠。露薇雅生前人缘不好,死后也没什么人同情她,只有寥寥几个学生来参加她的葬礼。其中就有梵梨、星海、海草学长。

    仪式上,海草学长遇到布可逆,相差两万多岁的两个男人会意点头,便擦身而过,从头至尾没有说过一句话。

    仪式结束后,海草学长把一束金藻留在泡泡小姐的水晶棺前。

    水晶棺里,彩色的海藻环绕着泡泡小姐的周身,在她的脖子上绽开一朵美丽的花——为了遮掩她的伤口。

    “露薇雅。”

    他轻轻唤了一声,任海浪卷乱了他的黑发和白色的托加。他还如此年轻,和当年初见露薇雅时没什么区别。当年,旋转的水纹中、微光照耀的走廊里,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子已经对他一见倾心。

    尽管她身负“家族使命”、父亲的重托,也依然没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感情。

    但他知道的是,从开始到结束,他都没能顺利忘记她。曾经,他认定她是一个虚荣的女人时,还感觉好受一些。可自从听到了她遗书的内容……

    “她很可怜。她除了是你的女朋友,还是父亲的女儿,弟弟的姐姐。”梵梨游过来,也看了看水晶棺里的女孩子,不由感到万分惋惜。这大概就是“扶弟魔”的最惨形式了吧。

    “我知道。”海草学长双目空洞地说道,“我宁可没听到这样的后续。”

    如果没有后续,他也没什么好怀念她的了。

    而如今他知道,她除了笨和过分善良,什么都没做错。

    泡泡小姐的类群是前鳍吻鮋族,这种基因的原始鱼类是一种极漂亮的热带鱼。在自然光中,它们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连吃东西都是很隐蔽的,原是和平而快乐的生命。被卷入这样的事件中,在捕猎族和海神族的勾心斗角中,夹杂着父亲极度疯狂的野心,泡泡小姐,最后真像人鱼公主一样牺牲了。

    只不过,这个人鱼公主不是为了爱情,而是爱情的对立面。

    爱情很纯粹,但爱情的对立面却有很多很多。有金钱,有权势,有自尊,有仇恨,有虚假的亲情,有家族荣耀……所以,这世界上真正能一生拥有爱情的人其实并不多。

    “这世界上有很多女孩子被家族和亲情道德绑架,不能得到自由,露薇雅不是唯一。”梵梨无奈地笑了笑,“只希望这些女孩子能多一份勇敢,多一份不害怕失去,勇敢地做自己吧。”

    “真爱说来复杂,其实也很简单。”星海没有他们俩那么多无奈和悲伤,情绪很平静,“你会希望对方快乐,给对方自由,让对方选择想要的人生。任何冠名为他好,都是为了一己私欲。可惜很多人并不懂这道理。”

    听他这么说,梵梨下意识看了看星海。他也正在看着自己,眼神还是那么清澈。

    “哈哈,躺在这里的是个傻瓜,她当然不会懂的。”海草学长笑了起来。

    其实他知道,如果她不懂,只会继续傀儡般走着父亲安排的路,不会这么痛苦,只会在无数个夜晚,害怕地、半信半疑问自己一句:“我这么不快乐,是不是因为选错了?”

    但最终她懂了,而且彻底明白了,从她决定依靠父亲的人脉和手腕走上“泡泡小姐”之路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再是露薇雅了。

    在她的人生末端,只有两个选择:糊涂、奢侈而愚蠢地活着,清醒、孤立而绝望地死去。

    所幸的是,他们所有人都终将会老去,他也终究会老去,而她会永远如此年轻美丽。

    离别前,海草学长看了看墓碑上刻下的字:

    露薇雅

    燃烧时代24638年——24729年,落亚

    “再见,安息。”他含泪笑道。

    翌日清晨,夜迦接到一通苏释耶的来电:“夜迦,我回圣耶迦那了。”

    夜迦睡眠被打断,听到苏释耶的声音,还以为自己依然在做梦,皱了皱眉:“你回圣耶迦那也要给我打个电话?最近我看你跟风暴党撕得挺厉害的,应该没这么闲啊。”

    “下次来圣都时,记得告诉我。”

    “咦,你居然没怼我?”

    电话那一头沉默了五六秒,苏释耶第二次忽略了他的问题:“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你觉得我的外表如何?”

    “哈?”

    “你觉得我长得好看么。”

    “……你吃错药了?”夜迦黑人问号脸,“等等,给我打电话的是苏释耶吗?”

    “是我。”

    “那你问的是什么问题,你不是一直觉得男人好不好看无所谓的吗?”

    等了半天,苏释耶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满意答案,还是在思考。夜迦无奈道:“颜值这个东西根本不需要问吧,看看周围人对你的态度,一下就知道了。”

    “所以,答案是什么?”

    夜迦怀疑苏释耶被人绑架了,现在打电话的是个木头脑袋替身。要么就是他脑部受到了重击,导致现在严重降智。他深吸一口气,又长吐出来:“虽然我不知道你受了什么刺激,但我还是得说,两个大男人聊这个话题,太gay了。我只给你一次答案,请你以后不要再问了——你长得还凑合,虽然比起我还是有差距,但还行。”

    “比起你有差距,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我是光海第一帅,勉强给你个第二。”

    “明白。谢了。”

    电话被挂断了。夜迦看着电光消失的通讯仪,一脸懵。但他也没多想,倒头接着睡。

    七月八日早上八点半,梵梨牵着星海的手,和同学们一起立在落亚大学校门口,静静等候着一艘舰艇到来:它全场165米,宽12米,潜航深度可达550米,拥有全光海最顶尖的发动机、操舵装置技术和最精密的陀螺仪。在这艘超长舰艇里,奥术式潜望镜替代了传统的光学潜望镜,客舱里不仅有大型投影屏、全奥术装置休息室、高精度的显示面板,还有室外活动空间——但仅限捕猎族和部分体能较强的海洋族可以使用。

    它的周身都是银白嵌黄金色,舰身上印着醒目的王冠雄狮和振翅蓝鲸校徽。在校徽旁,有一排古体红色大字——圣耶迦那大学。

    “我的布可宗神啊,这校舰比我家院子还大两三倍吧!”有学生惊叹道。

    舱门打开,一级奥术系的学生们推着、扛着自己大包小包的行李,和送行的家人道别。

    当当一把抱住梵梨,哇啦哇啦哭号起来:“呜呜呜呜,梨子,我才和伯恩分手,你就要去圣耶迦那,我活不下去了!!”

    “走了一个伯恩,千万个伯恩站起来。照顾好自己,和新室友搞好关系。我在圣耶迦那等你。”梵梨拍拍她的肩,笑道,“等著名歌唱家当当来进行巡回表演。”

    依依不舍了半天,当当终于放开手,目送梵梨进入校舰。

    梵梨和星海找到空位坐下,结果刚好撞到了琉香。

    琉香白了他们一眼,起身游到其它位置去了。梵梨耸耸肩,大大方方地装行李,结果头不小心碰到了行李架,“嘶”了一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星海赶紧揉了揉她的额头,“你坐下,我来吧。”

    “嗯,谢谢你……”

    梵梨刚坐下来,旁边就有男生用力揉另一个男生的头,故作深情地说:“哎呀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小亲亲,你坐下,我来吧。”

    另一个男生捏着嗓子说:“哎呀呀,谢谢你,星海海。”

    蓝思冲过来,对着他们各自脑袋来了几锤:“你们有毛病是不是,阴阳怪气的!”

    “追到女神了不起!哼!”

    男生们灰溜溜地逃了。

    梵梨笑得眼睛都快没了,拉着星海手,让他在身边坐下来:“我们就要去新的城市啦!”

    星海把一个留有气孔的球状透明鱼缸拿出来,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她也要搬家了。”

    “小葵花!”梵梨靠近看了看,薄荷图案的龙虾在里面生龙活虎地剪一堆海藻,“她居然长这么大了……你居然一直养着!”

    “没办法,没良心的妈妈不管她,爸爸得尽心尽力才可以。”

    “什么爸爸妈妈……”梵梨觉得脸有些发热,但心里像被甜甜的蜜灌满了一样。她搂着星海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来日方长,以后我会和你一起养她的。”

    “嗯。”星海吻了吻她的额头。

    因为前一天兴奋过头,梵梨一整夜未眠。到早上时,她索性不睡觉了,熬到了校舰来。现在总算放松了,她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

    星海打开一本名为《圣耶迦那》的旅游书籍。扉页印着临冬海著名诗人朗宁写的一首诗:

    四亿三千万年前的记忆啊,

    地核魔与熔岩军丢盔卸甲。

    跨越了光明之海四个时代,

    犹记纵横海之霸者裂口鲨。

    海之女神的精神化作星辰,

    原始文明孕育了首座圣城,

    她朗诵着光海的宏伟诗篇,

    由琉璃军团意识守护城门。

    这是海之一族的圣都,

    美酒都注满了奥术的甘露,

    海族拨弄着历史的琴弦,

    天才的真理拨开重重迷雾。

    曾经七宗神诞生伴随着赤红之光,

    翌日又流淌回正常。

    宗神诞生结束的极乐世界,

    今有大神使的祈祷,独.裁官的狷狂。

    圣都,每个人心中的至高无上。

    对她的神往如同飞蛾思念星光,

    如同憧憬永不凋零的珊瑚礁,

    又如夜幕对晨曦的渴望。

    她绽放着最璀璨的文明之花,

    她是一幅四亿年的油画。

    她呼唤的风轻抚着历史的长发,

    她的名字是圣耶迦那。

    “她呼唤的风轻抚着历史的长发,她的名字是圣耶迦那……”梵梨轻轻念诵着,“星海,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就在圣耶迦那定居了?”

    “看你。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

    “可是,住在圣耶迦那成本会不会很高啊?圣耶迦那不是海神族的天堂吗?我们在那里工作会很苦很累吧……”

    “不管再苦再累,我也会赚钱养你。”

    “我也会加油,不会让你累着的……”梵梨打了个呵欠,没过多久就靠着他睡着了。

    和星海在一起之前,梵梨经常觉得人生很长,甚至不怕搏命。

    和他在一起之后,她经常觉得那个没有尽头的人生,好像很快就会走到头。她开始害怕生命结束,只希望这辈子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让她有足够的时间牵着他的手,靠在他的怀里入眠。

    ***4.3小剧场***

    夜迦:“想过平静日子?**oss在圣耶迦那呢,想什么呢。”

    苏释耶:“梨梨,我等你很久了。”

    夜迦:“你脸皮怎么这么厚,新的外号收一波?——苏椰子,盗号鱼!”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