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5章
    “哇塞, 这个新闻也太劲爆了吧……所以,我们是亲眼见证了历史吗?!”

    把梵梨从睡梦中吵醒的,不是校舰到站的提示, 而是周边同学的嚷嚷声。她揉了揉眼睛, 从星海怀里起来,见一群学生围着荧屏惊叹。

    “发生什么事了?”梵梨迷迷糊糊地看向星海。

    “圣都刚出台的婚姻法, 海神族可以和外族联姻了。”

    “我去, 确实够劲爆的。”

    梵梨从椅子上跳起来,也凑到电视前看。右上角的标志从红月海电视台的柳珊瑚冠,变成了圣耶迦那电视台的深蓝白描。新闻拍摄的场景是婚姻登记所, 一名海神族男子正和捕猎族女子登记结婚,两个人一起举起结婚证,并对此发表感言。

    新闻同时播报道:“……历经142年的法典对现行的婚姻法进行了修改、完善,对海族人民的婚姻生活做出了更有针对性的规定。在以下条件满足的情况下,海神族可以至婚姻登记机关,与外族进行三人及以上通婚:第一, 保证不与外族孕育后代;第二, 已有海神族配偶及子女;第三,第一遗产继承人为海神族。对此, 圣耶迦那律师协会民事法律首席大律师赛菲阳认为,放低海神族与外族的通婚‘门槛’,是促进光海婚姻自由、保护各族群自由意志的条款, 这一规定的出台, 也意味着光海已经正式进入了推进平权主义的时代。该法典将先行在圣耶迦那市及周边二级海域实施, 政府将对此进行为期三年的考核。圣耶迦那电视台综合报道。”

    仔细听了新闻,梵梨又又又一次服了这个神奇的海族世界的三观。翻译一下就是,海神族不管男女,可以纳外族妾,但正房必须是本族。只要保证完成了繁衍使命,他们就可以追求自由恋爱了,纳二房、三房、四房……无限多的房,让他们和异族的情人公开化合理化。

    为了挽救生育率越来越低的海神族,圣都政府也是够拼的了……

    而且,泡泡小姐的案子才结没多久,这条婚姻法就被通过了。二者之间必然有点微妙的联系。抑或是圣都党早就想推行这个政策了,只是泡泡小姐之死带来的社会舆论,刚好是一个推动该法典的契机。

    因为大家都在热烈讨论这个新法典,舱内都没有人留意窗外越来越逼近圣都的风景。

    直至即将到站,忽然机械声“滋滋”响起,所有遮光板整齐下落,阳光透过占据墙面80%的玻璃窗,把在校舰舱内所有景象都照成了灿烂的金色。

    “哇哦……”

    学生们这才看清了他们的所在。

    凯墨团伙、黑珊瑚女神帮,以及到过圣耶迦那的学生,则是露出了一脸“你们真是大惊小怪”的表情。

    这是一座金色的神圣海之都,建立在海底山——翡翠山脉之上。

    因为早在40亿年前,无尽海洋之主就在此定居,凝聚了整片海洋的奥术之力。这里是整个海洋原动力所在,连海水都注满了奥术。所以,阳光进入圣耶迦那所在的海域,波长较长的红、橙、黄、绿等光都不会被吸收,而呈现出它原本的样子。

    奥术上限较高的海族在圣耶迦那住过,往往就很难再适应普通的海域。

    因为翡翠山脉地貌陡峭,加上很多建筑是漂浮在海水中心的,俯瞰圣耶迦那,它不是2D的,而是3D的,比绕晕导航的8D立交桥还令人眼花缭乱。舰艇高速行驶,带动无数条的白沫轨迹,但因为海洋太过广袤,从远处看去,这些轨迹就像是细细的白线一样,更远的甚至看不见。

    虽然梵梨早就在书上看过它的样子,但真的到了这里,还是不由感慨:圣耶迦那比她想得要大太多太多了。

    绕过途径风暴之井,穿过雕刻了海之神灵的圣都创世门,仰望高耸在山峰上的琉璃军团神殿……她即便从未到过这里,也感受到四亿五千万余年的文明气息扑面而来。那些记录在史书上的一段段故事,那一场场由此爆发的战争,都成为了这座圣城的光辉伤痕。

    一座城市,怎么可以美到如此程度?

    一定是造物主创世时,不小心把它从宇宙的中心碰了一下,它才遗落在了海洋深处。

    而海水中飞梭最先进的舰艇、市中心八面旗帜漂浮的白鹰宫殿门、泛着银光的“捕猎者”声呐信号塔、人潮翻涌的永恒广场、全光海最昂贵的西区住宅区……又提醒着每一位仰慕它的过客,它给人第一印象里的神话感,确实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它是一座现代化的海族都市,它在独.裁官政府、圣都党的引导下,一天天在发生着改变。

    梵梨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好奇心驱使得她竟然不知道该把目光停留在哪里,以至于校舰停下来,她也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想要去买个环城一日游的服务。

    圣耶迦那与海面的距离平均约312米,比落亚深了近两百米。

    出舱后,咕噜噜的海水暗涌,水压也比在舱内高很多,梵梨一时间还有些没适应过来。她调整了一下听力,降低了水声带来的影响,各种都市之声取而代之。

    今天,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个四亿多年来最疯狂的婚姻法,简直比卖.淫贩毒合法还不可思议。可仔细一想,好像又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圣耶迦那大学建立在圣耶迦那市中心,占地面积有11.7万平方米,却没有校园围墙。奥术学院却是封闭式的,校门上有巨大的校徽和名字。隔着一条街,它的斜对面居然就是白鹰宫殿。

    虽然在落亚,人们对苏释耶的讨论度也非常高,但他的存在感绝对没有在圣耶迦那这么强。白鹰宫殿是他的行政地点,那个远在天边的男人,好像一瞬间就到了随时可触碰的地方……当然,完全是错觉。

    梵梨摇摇脑袋,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哪怕只是想到这个男人,都是对星海的亵渎。

    “我……我们进入圣耶迦那大学了……”看见圣大奥术学院的标志,尤灿跟打了鸡血似的上蹦下跳,“我是圣耶迦那大学的学生了!!星海哥,我们到圣耶迦那了!!哇哇哇哇哇!!!”

    “嗯,一起加油啊。”星海笑道。

    “你别看着个校门就激动成这样,考进来了只意味着以后每个月你都会为了考试、论文呕吐,好嘛?”霏思搬着行李道。

    “刚才我在校舰里往外看,看到咱们校区里好多暑期图书馆发奋党,你猜怎的?”蓝思补充道,“黑压压一片海神族。我估计海洋族都爆肝死掉了。”

    “而且,听说我们这一届二级奥术系里,海神后裔和学霸还特别多。裂空海状元、复活海探花了解一下,都是直接高中读完了来圣大的。除此之外,星辰海宗主的公子也在我们系。不过他是挂科党,不足为惧。”说到这里,霏思沉痛地拍拍梵梨的肩,“梨子,你的压力大了。裂空海状元也是个双S,而且是姓兼特的。”

    “对对,我知道,兼特羽烬。”尤灿凑过来说,“他和女神还不太一样,不是那种均衡发展的学神,是奥术鬼才,就这一门双S,其它不是S就是A。”

    兼特是裂空海宗族姓氏。而且裂空海一直以教育严苛闻名。

    梵梨愣了一下,打了个哆嗦:“他是海神后裔啊,我只是柔弱的海洋族……大家不会拿我和他比吧……”

    “会。”尤灿、霏思、蓝思异口同声道。

    “虽然你是风暴海考出来的,但你是我们红月海的骄傲。”霏思再次拍拍她的肩,“你代表的是红月海,代表的是我们海洋族,知道吗?”

    蓝思一脸热血沸腾的模样:“是的!不要输给这些战斗机,冲啊,红月海海洋族的希望!干死他们!”

    梵梨已经萎了……

    这一回,梵梨总算有钱申请了大学宿舍。因为学校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带,寸土寸金,圣大的宿舍活动空间都不大,但宿舍每年都会翻新,海水干净得连跟海草碎片都找不到,还有噪音防护网将之环绕,很适合学习。

    不幸的是,梵梨和星海并没分配到一栋楼里,好在通过窗口可以看到对方的房间,也不失为一种浪漫。

    到宿舍里她收到了一封邮件,寄件方是“落亚市流行疾病控制中心”。她以为是广告,扔到床头,倒头就睡。

    休息了一个下午,天色渐晚,梵梨拉上窗帘,在卧室里洗了个澡,整理了一下头发,便准备去参加当晚的新生聚会。洗到尾鳍的时候,她碰了碰婚环,发现它有些松动,顿时惊喜,毫不犹豫地把它取下来,跟那颗夸张的巨大钻石塞在一起。

    透过窗棂往外看,星海正坐在宿舍楼下的珊瑚礁上等她。她锁上门,带好钥匙,正准备冲下楼去,随意扫了一眼隔壁学生的名牌,却看见上面写着:兼特羽烬。

    不是吧。未来的劲敌,就住在她隔壁?

    不,可能都不是劲敌,对方可能是秒杀她的存在,也说不定呢……虽然苏伊的头脑很厉害,但和宗神后裔比奥术上限,就是以卵击石。

    算了,放轻松,人不是为了面子活的,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也没什么不好。尽力就好啦。

    梵梨愉快地游到了楼下,牵住了星海的手:“嘿嘿,发现我有什么不一样了吗?”

    星海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很快看到了她的尾鳍,也露出了喜悦之色。

    “我知道了。”他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会加油准备的。”

    “啊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梵梨摆摆手,“不用那么急,我没那么急啦……”

    “我急。”

    星海的声音款款如风,一点也不急,但是,却有着深不可测的情浓。

    海月朦胧,星河恢弘,圣都之夜的最美之处,都倒映在了眼前女孩子的眼中。他静静看着她,良久,拉着她向着学生俱乐部的方向游去:“梨梨,就这样牵着你度完此生,是我能想到的最美人生。就这样很好,我不想要更多了。”

    “嗯,我也是!”梵梨靠着他的肩,跟他腻腻歪歪地游到了俱乐部门前。

    大老远的,就能听见俱乐部里传来快节奏的音乐,七彩酷炫的灯光闪烁得跟把烟花埋在大盒子里似的。梵梨靠近以后,突然一群人整齐“哇”的一声响起,门从里面被轰然推开!一大群人冲出来,抱着梵梨冲进去,一下就把她和星海牵着的手拆开了。

    梵梨被吓得个半死,正伸手想使用防御奥术,却听见他们都在振臂高呼:

    “看看这是谁来了!”

    “梵梨!红月海学神、风暴海状元来了!”

    “哟哟哟,快带她去见昆蒂!”

    知道他们没有恶意,梵梨只是拼命挣扎着,从他们手里挣脱出来。放眼看去,周围的学生不是海神族就是捕猎族,人人手上都有刻字的金臂环——在光海,只有荣耀家族才会在臂环上刻上姓氏。海洋族的臂环一般只是装饰而已。

    “等等……”梵梨回头看了看,星海早就不知道被挤在什么地方了。她往后退缩了一些:“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喧闹的音乐、跳跃的灯光中,一个男生抽过来一张报纸,指了指上面的科技医疗版头条——《落亚在校新生研发出抗禁药成分,专家称注入传染病疫苗可全光海推广》。

    梵梨接过来扫了几眼,才知道梅夫院长把她提交的抗禁药魔药拿去申请专利了。因为以往的禁药疫苗副作用都很大,而且无法与其它疫苗混合在一起使用,所以一直没有普及。但她随手研究的魔药,误打误撞让禁药疫苗有了实际操作的可能,现在落亚流行病控制中心正在用她的配方做临床实验,新闻自然也把研究者的名字“梵梨”单独提出来报道表扬。

    这么莫名其妙上了报,梵梨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见一个白发海神族男生游了过来,夺走了她手里的报纸:“梵梨同学,圣大收集消息的速度很快,对吧?”

    “还可以,连我都不知道……”

    “双s的成绩,击败奥达宗族御用的捕猎族,掐点考270分,天才的研究……我们这边都听说了你的传说,干得很漂亮。”男生肩宽尾长,辉耀之尾散发着金光,笑容自信到有些邪气,帅到让人有压力,抑或是,自带一股高位者的压迫感。他微微弯腰,用放大的漂亮瞳仁对着梵梨,挑眉笑道:“那今天的新闻你看到了吗?海神族和外族都可以通婚了,梵梨小姐姐要不要和我先谈个恋爱?”

    旁边的男生狠狠推了他一把:“艾伦,别闹,你会被昆蒂杀了的!”

    “昆蒂只是我的未婚妻,又不是情人。”艾伦笑道,“我可是和苏释耶大人一样推崇民粹主义,所以,也要按照他的意愿,成为第一波娶外族女性的海神族公民。我看梵梨小姐姐挺好,乖巧可爱,可以先轰轰烈烈爱一场……”

    “那个,这位同学,”梵梨挠了挠脑袋,“我有男朋友了。”

    “不会吧,”海神族男生眼睛微微睁大,“像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居然舍得这么早脱单……那个幸运儿是谁?不会是凯墨傻小子吧。我看你们这一届的学生里,也就只有他勉强配得上你了。”

    “才不是我。”凯墨在人群里不爽地说道,“老子不喜欢奥术太强的女人,她是星海的女朋友。”

    “星海是谁?”

    “被你们挤在门外了。”梵梨说道。

    随后,人群自然分出一条道,星海赶紧冲过来,把梵梨护在怀中:“梨梨,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们去找找霏思他们吧。”

    此刻,不仅是海神族男生,周围所有非落亚大学的学生都看呆了。眼见他们俩正要离开,一个女生过来拦住他们,看了看星海,毫不客气地露出了她的诧异之色:“学神,这是你男朋友?”

    “是啊。”梵梨紧紧挽着星海,生怕他们一个冲动,又把他们拆散了。

    “哦哦……”女生自觉退开了。

    “梵梨,这真是你男朋友?不是开玩笑?”艾伦又问了一次。

    “是啊,星海是我男朋友。”

    艾伦笑了起来,对星海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兄弟,真有你的。你可以的。”

    星海却并不为此感到开心,他皱了皱眉,没搭理艾伦,搂着梵梨游到角落里,找到了他们的朋友。

    梵梨觉得有些莫名。自从她的奥术能力上来以后,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觉得星海配不上她。可是,难道没有人留意到她是海洋族,星海还有一半的捕猎族血统吗?跟霏思他们聊了一会儿,她才总算有了答案。

    “对海神族来说,捕猎族、海洋族、混血,都是下等海族,没什么区别的。你想想,他们的祖先本来就是深蓝用奥术神力创造出来的,这是他们在海洋里四亿多年屹立不倒的原因,也是他们的绝对优势。所以,他们对奥术的追求,简直就像泡泡小姐她爹对钱财的渴望。你奥术这么强,当然在他们心中地位很高。而我们这些没有奥术能力的学生,不管是什么品种的,都跟普通海洋生物一样。”说到这里,霏思耸耸肩,“这就是我和蓝思一直对圣耶迦那不怎么期待的原因。在落亚,我们好歹算是海族。在这里,只是鱼而已。”

    “真是奇葩的海神族!”尤灿无**苍天,“我好想我的亲亲小宝贝,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考过升级考试……她如果不来,我在这边连女朋友都交不到了,呜呜呜……”

    “我是有点意外,他们居然对梨梨做了这么多调查。”星海感慨道,“圣大的学生果然不一样,信息捕捉速度快。”

    “不用理他们,我们跟他们不是一类……”

    梵梨话没说完,忽然他们的隔音术被撤销了。梵梨抬起头,看见一个白发海神族女生收回屏蔽奥术的手,朝她们露出了一抹自信中带着些娇气的笑:“晚上好,梵梨,我是昆蒂。赛菲昆蒂。”

    赛菲昆蒂声音嗲嗲细细的,和她的外形很搭:她在海神族里年纪很小,个头不高,可能最多一米八,但看上去气场有三米八。若说丽娜像女王,她就像一个公主。而现在女王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都好像变成了女保镖。

    听见“赛菲”这个姓氏,双思夫妻都露出了意外的神情,星海也有些迷惑地看着她。尤灿呆了两秒,才迟钝地“哇”了一声:“复活海的大佬!!”

    “你好。”梵梨颌首示意。

    昆蒂抬了抬眼皮,像是对马屁早就习以为常了,但依然不反感别人这么吹捧她:“刚才和你说话那位无礼的家伙是我的未婚夫,奥达艾伦。这位是我妹妹。”昆蒂指了指身边的女生。

    因为昆蒂混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我最可爱你们只能看我”的气质,过了半晌,梵梨才看见她后面还跟了一个女性宗神后裔。这个女生戴着眼镜,长发全都疏成低马尾,碎发挡着一些脸颊,看上去有些内向。就算与梵梨视线相撞,她也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如果不仔细看,很难看出她与昆蒂眉目间有几分相似。而昆蒂介绍她的时候,连名字都没给一个,跟个隐形人似的。

    “梵梨,你有空出来和我们聊聊么,我有话想和你说。”见梵梨有些防备之意,昆蒂笑了一下,“放心,艾伦跟你开玩笑而已,他再蠢再笨也是宗神后裔,怎么可能真的骚扰你,他的未婚妻可是我啊。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今天起码跟十个海洋族妹妹开过这种玩笑了,你不会当真吧?”

    霏思被她的说话方式雷得里嫩外焦,就差点伸手去抠喉咙了。但梵梨还是很淡定:“当然不会。”

    “那还不赶紧跟我来。”

    梵梨几次星海交换眼色,才决定出去听听她想说什么。

    跟昆蒂同行的四个女生全是海神族。虽然没有黑珊瑚女神帮看上去凶狠,压迫感却更甚丽娜团伙。

    “虽然我们听过很多你的事迹,但你的政治态度一直不明确。”昆蒂转过来,初雪般的白色眉毛弯弯,“现在,可以先表态么?”

    “政治态度?”梵梨有些茫然。

    “好啦,别装了,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不管是我还是‘寡妇帮’,都是想要你的。虽然你只是海洋族,但你也有你的价值不是?“

    “寡妇帮?”梵梨迷惑道。

    “米瑟某某、布可某某喽。都是海神后裔,但都没有同为海神后裔的男性愿意和她们交往。她们眼光又特别高,所以都活到这岁数了,还一直没人要。好了,梵梨,咱们就不绕弯子了——我从来不会亲自下场邀请人,但看听说你是落亚大学海洋族的精神领袖,所以,我猜测你也是独.裁官大人这边的,对吧。”

    梵梨短暂思索了她这段话,明白了她的意思:成为海洋族的精神领袖,意味着推崇平权、消灭种族主义,这是圣都党的政治态度。但风暴党和圣都党已经撕成这样了,这里不应该有风暴党的学生。所以,“不站在独.裁官大人这边”的“寡妇帮”,应该也不是风暴党的学生。

    星辰海的奥达宗族对苏释耶最死忠,也和风暴党打得最厉害。奥达艾伦和赛菲昆蒂联姻,意味着他们想一致对外。而留下来的菩提海、红月海,对抗风暴海,态度都比较中立,比起搞革命,更主张建设本土经济,所以,也不是特别支持平权。若支持也是被迫的,泡泡小姐之死就很说明问题了。

    圣耶迦那大学的学生中,一波是民粹派,代表者赛菲昆蒂、奥达艾伦;一波是中立派,代表者是米瑟和布可的两名女同学。梵梨想了想说:“我觉得两边都差不多,可以不沾边么?”

    “不沾边,就是保持中立了?”

    “也不是,就是我的能力有限,不想惹祸上身……”

    昆蒂笑了起来:“那你就想太多了,跟我们一起,不可能有人敢欺负你。圣都党必胜,一旦光海统一,米瑟宗族、布可宗族,得到的待遇,不会比风暴党好到哪里去。”

    “我很好奇,复活海不是一直挺反对苏释耶大人的吗?”

    “你没听过一句话?有多爱,就有多恨。和很多人想得恰恰相反,苏释耶大人在复活海呼声其实很高。”昆蒂看了看俱乐部上的时钟,“好了,不要浪费时间在犹豫上了,加入我们吧。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很容易完成的。”

    “什么要求?”

    “换一个男朋友,海神族的。跟我在一起,你尽管放心,你绝不会像‘寡妇帮’那么惨。优质男人不会少的,排队等你喽。”

    “为什么要换海神族?”梵梨一头雾水,“你们不是民粹派吗?”

    “正因为是民粹派,才更需要你不拘泥于和同为海洋族的男生在一起。你是我们现在重视、未来要重用的人,身边的男人必须是海神族。”

    “这是什么鬼才逻辑?再说,星海不是海洋族,他是混血。”

    “混种更不行,太卑贱了。我赛菲昆蒂用的人里,怎么可以有混种?”

    梵梨气得差点给她一耳光。她自己被骂没关系,但不能忍受别人这样骂星海。她提起一口气,微微一笑:“这位尊敬的赛菲宗姬,我突然想起来了,在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很出名的,超级适合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

    “什么话?”昆蒂一脸骄傲,声音更嗲更细了。

    “脑子是个好东西,我真希望你有。”梵梨双手捧心,看上去是楚楚可怜的贱样儿,其实早就已经气糊涂了。

    昆蒂骤然瞪圆了眼。昆蒂的妹妹低下头,强压着笑意。

    “星海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以后非嫁不可的对象。”梵梨继续微笑道,“要我和他分手,明确告诉你,不可能。真不懂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和不同物种沟通,羞辱我的审美,羞辱我男朋友,顺便再让我回羞辱你呢?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

    说完,梵梨头也不回地游回了俱乐部,只留昆蒂面色发白地僵在原处。

    看见星海依然坐在原处,梵梨径直游过去,坐在他的身上,赌气地靠在他的怀里:“星海,我想和你交尾。”

    对上星海愕然的眼神,梵梨立刻怂了:“啊,不,我开玩笑的……”

    但也就一秒的时间,有什么东西迅速顶住了她,反应比它的主人大脑快多了。这下,连梵梨也变得惊愕起来。她还没来得及闪躲,星海却跟碰到了烫手山芋一样,把她推开,一抹红晕泛上了秀丽的脸颊。

    “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他故意举起桌上的杯子,把半张脸都藏在手和杯子后。

    梵梨被吓到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她很早就在书上看到过鲨族鳍角的介绍,25到40厘米不等,两个鳍角合并时直径5到9厘米,带倒刺。她当时还哈哈傻笑果然是野生动物,太野蛮了太牛逼了哈哈哈哈……

    现在她才迟钝地反应过来。

    她男朋友下半身的构造也是属于雄性鲨族的。

    “梨梨?你怎么了,脸色好苍白……”

    梵梨憨憨地摇头。

    柏拉图恋爱真好,柏拉图万岁。嘤。

    ***4.3小剧场***

    夜迦:“一直有读者反映星海感觉不真实,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没缺点。除了星海,所有人物,连阿达先生这种龙套都有很明显的缺点。”

    梵梨:“是啊!有道理!”

    星海:“其实我有缺点,只是缺点随着丢失的记忆消失了。等我找回记忆,缺点就回来了……”

    夜迦:“就怕他缺点一下来太大你们受不了哟。”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