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6章
    昆蒂等人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是目如寒冰地看着梵梨的方向。

    “我说得没错吧,她不会跟星海分开的。”丽娜游过去,态度恭敬,比在落亚大学时低调多了,“梵梨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一万个人都追求的东西,只要是她不想要的,她也不会多看一眼。所以, 想拉拢她,那是不可能的事。除非, 你愿意放低姿态将就她。”

    “哼, 少挑拨离间。你这么说,无非就是不想我拉拢她。”昆蒂扁了扁嘴, “你和梵梨在落亚的事, 我都知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

    “恭喜你,我确实放弃她了。但不是因为你说的话管用,也不是因为我讨厌她,所以, 少自作多情。”说罢,昆蒂转身游走。

    丽娜没再说话, 也没拆穿昆蒂。她当然知道昆蒂为什么放弃梵梨——她也以同样的原因放弃过梵梨。

    梵梨虽然只是海洋族, 但她只接受合作,不接受被征服。而对于昆蒂和从前的她来说, 这样的姑娘与敌人没有区别。

    “对了, 丽娜。”昆蒂回过头来, 用一种大小姐命令属下的娇憨口吻说道,“我知道你以前什么样的,我不再计较。但这里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上,我的人不能使用暴力,不能丢我的人。不管是你,还是你周边的人,想打败什么对手,用实绩说话,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丽娜有些不爽地低下头。

    她身边的悍公主更是气得青筋乱跳,开了隔音术就想说“这个赛菲昆蒂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但立刻就被丽娜捂住了嘴。

    “你不知道你那点破奥术,宗神后裔一秒就能破解?”丽娜不耐烦地挪开手,“在这里,我、梵梨,都别想有什么话语权,最好的结果就是归顺赛菲宗姬。所以,收敛好你的爆脾气,我可不想再丢人了。”

    晚上活动结束后,梵梨回到了宿舍,打开了那一封她以为是广告的信。这是落亚市流行疾病控制中心寄给她的研发成果奖励,一看上面写的数字,她惊诧得揉了揉眼睛:2599浮。已经自动存在了她的红月银行账户里。

    而且,等后续临床实验有更多成效之后,她还会陆续得到分红。

    不管后续分红了。

    2599浮!

    这一瞬,梵梨觉得自己变成了圣耶迦那首富。

    但很快她就想猛捶自己一顿——她在红月海待了快一年,穷了那么久,居然没有想过要去银行查查看自己的账户。苏伊应该在银行账户里存了最基础的生活费,难怪她在落亚家里找不到什么零钱。

    不管怎么说,苏伊怎么也不会奢侈到在账户上方2599浮吧。这可是很大一笔钱呢,都是她赚的!

    刚好她们宿舍附近就有一家红月海银行。第二天她一大早就去银行查账了。

    红月海银行是红月海最大的中央银行,隶属于布可宗族名下。即便是在圣耶迦那随意一家分行,排场也是各种酷炫:建筑是典型的落亚式魔幻风格建筑,楼房上方,巨大的鲜花眼标志夹在“红月海”和“银行”中间;从内到外,墙壁和地板都被擦拭得可以发光;白领、学生在里面大排场龙,前台工作人员被挡在ss级奥术防护玻璃窗后,大部分都是头足纲的,工作起来游刃有余……

    在落亚住了一年,梵梨看见这个建筑,居然觉得有些亲切;看见它在圣耶迦那都如此熠熠生辉,还有一种莫名的荣誉感。

    因为工作效率很高,只等了25分钟,就排到了梵梨。但她报了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却跟她说,查无此账户。她有些懵了,反复确认过,对方都说查不到她的身份证号。

    她把那封研究奖金信件拿给工作人员看,对方皱了皱眉说:“这是红月银行,不是红月海银行啊。”

    “啊,我看花眼了……”梵梨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那请问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红月银行吗?”

    “这个银行我听都没听过,应该是私人银行吧。”工作人员摇摇头说道,“以后开户还是选大银行吧,安全性更高,也更专业。”

    梵梨到宿舍管理员那里打探了一下,对方也说没听过这个银行,只知道红月海银行。于是,她就去超市里找到一本878页的《圣耶迦那城市信息大全》,就地翻看,没过五分钟,总算翻到了圣耶迦那唯一一家红月银行的地址。她迅速记录下来,正想再查一查地址,却被店员警告说不能看霸王书。看看书价,太贵了,她只能把它又放回架子上。

    但这时,一只修长的手把它重新取了下来。她下意识抬头一看,眼睛都亮了起来:“咦!”

    “我买给你吧。”星海笑了笑,把它装进购物篮。

    “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爱你!”梵梨往上游了一些,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他低头笑了,但自己也没发现自己在笑。

    除了这本书,星海的篮子里还有很多食材。梵梨灵光一现,说:“这样,今晚我来做饭,当是给你的回报。”

    “好。”

    于是,梵梨认真研究起了是买颌针鱼的头浸盐煮熟,还是拿中断烤熟,还是用尾段切片做生鱼片。

    “很好,颌针鱼初夏长得最为肥美,现在虽然晚了一丢丢,但味道应该还是不错的……”她喃喃自语地看着一条条白肉,却没得到任何人的回答。她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不见星海踪影,耸耸肩,继续思索要不要买一整条,做三道菜什么的。

    也对,星海虽然看上去纤瘦,但是捕猎族的男孩子,胃口不怎么小的。她放弃了纠结,直接开始对比一排新鲜的整条颌针鱼。

    柜台处,售货员阿姨把胖胖的身体挤在小椅子里,侧头看着八点档肥皂剧《虾虎族,圣耶迦那今夜将你遗忘》,用勺子挖出蜘蛛卵似的飞鱼卵,一大口一大口地往嘴里送。听见柜台前的男生“那个”了一会儿,她颇有经验地从橱窗里捞出五个大小不一的彩色盒子,扔到桌子上:“款式自己选,如果不够就说……哇,这个渣男,要不是靠老婆,他根本就没办法在圣都立足,老婆睡了土豪钱全都给了他,他居然还变成雌性去抢老婆的金主,圣耶迦那的虾虎族都死光了是吗?他这么做是图什么啊,老娘最看不惯这种人了!”后面的话,自然是在点评她在看的电视剧。

    “你往后面看才知道,”旁边的店员小妹手舞尾蹈地补充道,“他其实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这个土豪!只是那时候这土豪抛弃族群,来圣耶迦那创业了,他才不得不变成雄的,娶他老婆。”

    “这也太恶心了吧!”

    “这个土豪也很渣的,他刚到圣耶迦那的时候,也变成了雌的,当了另一个大老板十一年的小妾呢。不然你说他一个土老帽,哪来的钱创业呀。”

    “这段剧情我看过了,没想到男主也这么刷三观……等下,你别给我剧透,我喜欢一边看一边骂!”

    吐槽了半天,胖阿姨才发现,旁边的男孩子一直没吭声,也没选她递给他的产品。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正想再把盒子再推过去,却愣了一下:“啊,原来你是鲨族。不好意思,我看你女朋友是海洋族,把你也当海洋族了……”她把那些盒子全都收下去,重新拿出两个比那四五都大的盒子,丢给星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而且鲨族都不太买这个,所以我们家现在只有这两种,超薄和圆珠的,大小也只有均码的。”

    星海拿走超薄的,默默付款,打开盒子,拿出里面密封好的十二个透明胶装物品,便把盒子扔入旁边的垃圾桶。他正想把东西装进衣兜,那东西却被梵梨抢走了。她把它和选好的食材装在一起,打算放在一起付款。

    星海有些愕然:“那个……”

    “嗯?”

    “没事,我来吧。”星海有些尴尬,挡在梵梨和袋子中间。

    “这怎么可以,你帮我买那本书就好了,剩下的我来。”

    “晚饭不是你做吗?”

    “嗯,是啊。”

    “我买菜,你做饭,很合理。”

    “也是。”梵梨开开心心地让到一边,“那下次你做饭,我买菜喽。”

    两名售货员看到,星海背对着梵梨,松了一大口气。等梵梨和星海离开了,小妹才弯下腰,小声说:“你说,他们俩是男女朋友吗?”

    “很像,说不准。”

    “鲨族会和海洋族认真交往?我不太信……但是……”

    “但是?”

    “我觉得那男孩是真心喜欢这姑娘。我开店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鲨族男生主动买套的。”因为雌鲨可以自体避孕,用不到套。鲨族男的和海洋族女的交尾,一般也不在乎海洋族女生是否会怀孕。很多海洋族女生还想生混血宝宝。

    “这个鲨族小哥哥好像很喜欢这个海洋族小姑娘,都有点怕她的样子。”

    “你也这么想对吧?我也这么想。捕猎族怕海洋族,恐怕圣耶迦那的出租舰司机都很少听见这种事。”

    圣耶迦那大学的宿舍楼里,学生都有单独的房间,但厨房是一层学生共享的。星海这一层总共住了八名学生,但暑假期间,加上他总共只有三个学生在。刚好他们俩回去时,他们都没有用厨房,于是,偌大的厨房就变成他们俩的了。

    “好了,这些就交给我吧!”梵梨一把抢过草编购物袋,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然后,她碰到了星海买的东西,举起来看了看:“这是什么呀?”

    星海张了张嘴,只是僵在原处,没有说话。

    “神秘兮兮的……你不会是在干坏事吧?”梵梨朝他狡黠一笑,做了一个要撕袋子的动作,“你不说的话,我打开了哦。”

    “别。”

    “不可以打开吗?”

    星海转过身去,打开电视,假装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可以打开。”

    梵梨发现里面剩得还多,便把手里这个撕开了。从里面拿出的东西有点像医用透明手套,但比手套薄很多,没什么触感,而且里外都有胶装物质,黏黏的,又有点像面膜。而且,这个“手套”只有放两根手指的套,但目测下来,尺寸不合。

    “这个……是做菜用的吗?”梵梨困惑了,“是伸哪两个手指呀?”

    星海没有回答。他一脸淡然地看电视,五秒钟换一个台。

    梵梨把食指和拇指伸进去,却发现长度和大小远远不对,又换了食指和中指,还是不对。她的手指才到这两个“指套”的1/2不到。她终于投降了:“星海,这到底是什么呀?”

    星海双肘撑着尾中,已经把整张脸都埋入了双掌中,一副好绝望的样子。

    “不会是保鲜袋吧,装鱼的?”提问依然没有得到回答,梵梨拉了拉两个“指套”,惊叹着拿来和刚才买的颌针鱼对比,“哇,可以拉好长,果然是可以装入一整条鱼的。是这样吧?你怎么了……”

    星海立即起身,游到梵梨身边,把“指套”抢过来,对着开口使劲儿吹气,并让海水流进去,把它灌得满满的。眼见它鼓成了兔子耳朵一样的形状,他在根部打了个结,把它放在了梵梨的脑袋上:“它是这么玩的。”

    “装饰用的?”

    “嗯。”他把她身子转过去,对着镜子,摇了摇两只充气透明耳朵,“可爱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梵梨总觉得他的耳根有些发红。但她没多问,只是用力点点头:“可爱!”

    然后,她用海草把“兔子耳朵”绑在头上,哼着小曲儿去做饭了。

    她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兔子耳朵,但看星海那么为难,也没有为难他。做饭时,她突然狐疑地摸了摸“兔子耳朵”。同时,也想起了,雄性鲨族的有两个鳍脚……

    星海买这个,是想和她……

    他是把她在俱乐部里说的话当真了吗……脑子里好乱。

    可是,知道他有这样的念头,她一点也不觉得反感,只是整个人都没办法思考了。

    还好她手里有事情做。如果是在他面前,估计两个人都会尴尬而亡的。

    忙了好一阵子以后,梵梨用奥术空气球把做好的颌针鱼头端过来:“来,饭做好啦。真好,你家有做熟食的厨具,我喜欢吃熟食。”

    “嗯。”

    梵梨把菜夹到他的盘子里,却见他把食物直接喂到了自己嘴边。她愣了一下,张嘴吃了他喂的东西,低下头小声说:“谢谢。”

    “我才该说谢谢。菜是你做的。”

    他们的交流方式,突然变得很客气。

    用餐期间,气氛也一直很怪,两个人说的话大概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好不容易熬到吃完饭,收拾好残局,梵梨不知该留下来,还是该回自己房间,却见星海游出了厨房,回头又看了她一眼:“梨梨,过来。”

    虽然平时他叫梨梨的声音就很温柔,但这一次,好像还有一些……故意压抑着的情绪?

    梵梨游了过去,从厨房到他卧室的过程中,心一直在突突乱跳。她人刚进去,房门就被关上了。水波冲击在她的皮肤上,连皮肤都变得格外敏感。接着,她整个人被推在了门上,他低下头,一次次触碰着她的唇,而后一只手与她十指相扣,直接压在门板上,另一只手抬着她的腰,把她的尾巴缠在自己的尾巴。

    梵梨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没来由地感到害怕。他持续地、轻柔地吻她,声音也轻轻的,有些沙哑,却问出了一个宛如雷劈的问题:“这样会不会很吃力……要不,坐我身上?”

    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在说什么魔鬼发言!!!

    “不要怕,梨梨。”他低声说,“我没那么可怕,不会吃了你的。”

    虽然这么说着,星海却沿着她的耳廓细细碎碎地吻下来,一直吻到她的后颈,便停住:“……放轻松。”他的声音温和,胸腔里却有什么在震动,发出了兽类本能的呼噜声。这声音危险而令人血脉偾张,和人类毫无关系。她从来不知道星海会有这样反应,这令她血液都跟着沸腾了。可是,在身体释放出如此明显信号的时候,他的声音又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甚至还更温柔一些,这又令她感到很错乱。

    而这一回两个人相拥着,她终于清楚的感知到了鲨族鳍角的体积。

    梵梨非常确认,外貌会骗人。星海真的不是什么食草系暖男。他是捕猎族,他是捕猎族,他身上确实有一半血统是捕猎族!

    但比起星海的可怕,梵梨觉得更可怕的是她自己。

    她很矛盾。一边不知道自己隐隐在期待着什么,一边又真情实感地被他的变化吓到了。

    “可是,我……”梵梨闭着眼睛,深呼吸了几次,努力让自己情绪恢复平静,“等等,星海,我还是好害怕……”

    “……什么?”

    “我本来是不接受婚前性行为的,但为了你,我愿意放弃这个原则。就是……我们能慢一点吗,我其实很期待的,但就是没有经验啊,我就……”她有些语无伦次了。

    星海放开了她的手,胸腔里的声音也渐渐缓慢:“等等,你以为我要和你胎生交尾吗?”

    梵梨有些迷茫:“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们现在并没有做好当父母的准备,对不对?再说,对混血来说,其实既可以用海洋族的撒播式,也可以用鲨族喜欢用的方式:卵生、卵胎生、胎生。胎生只是其中一种方式罢了。”

    “是这样吗?”梵梨歪了一下脑袋,“但大部分夫妻还是喜欢用胎生的方式吧,因为这样配子质量最高,生出来的孩子也是最强的?”

    “其实都差不多。鲨族一般不结婚,用什么方式生都可以,反正生下来就有极强的生存能力,可以扔在一边不管了。”

    “果然是战斗的种族……”

    “我们是要一起抚养孩子长大的,所以如果你喜欢,我们用胎生的方式也不错。”说到这里,星海停了一下,苦笑道,“不对,你可能会回到陆地上的,我好像想得太远了。”

    “不远。”梵梨摇摇头,“我现在寿命够长了,可以留下来一直等到两千年后。”

    霎时间,连海水都好像凝固了。星海快速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意思?”

    “我可以和你白头偕老。”梵梨刮了刮他的鼻尖,微微笑道。

    星海又卡机了四五秒。然后,他突然把她举起来,在房间里无限转圈圈。

    “哇,我要晕了,晕了晕了我晕了……”

    梵梨按住他的肩,本想说他反应太夸张了,却被他按在床上,狂野地吻了起来……

    “梨梨,我会给你幸福的。”

    “谢谢你为了我留下来。”

    “我会一辈子这么疼你、宠你的……”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

    热情的话语就像热情的吻,让梵梨几乎招架不住,感觉自己的整条鱼尾有了奇怪的变化……她预感不太好,正想推开他,谁知星海先行放了手,直起身,眼神有些懊恼,大口大口吞吐海水。

    “不会很难受吗……”梵梨有些心疼他了。

    “比起你的安全感,一点生理上的忍耐,不算什么。”星海握着她的手,把它放在了自己胸膛上,顺着海水捋顺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我们把第一次留到婚后,就这么说定了。”

    梵梨心情复杂极了。有些心酸,又有些甜,又有一种被人呵护着的感动。她从背后抱住他,把下巴枕在他的肩上,又看见了角落鱼缸里懒洋洋躺着的小葵花,在星海的脸上轻吻了一下:“选择和你在一起,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翌日一大清早,梵梨就按着《圣耶迦那城市信息大全》提供的航线,乘公交舰前往了本市唯一红月银行附近的站点。

    两个半小时的舰程,让她以为自己已经离开圣耶迦那了。而摸索了近半个小时,她在一个小巷子口放下地图,看见巷子里摇摇欲坠的小门面。若不是上面挂着一块快腐烂的牌子,题字“红月银行”,她会以为这是黑市卖迷.幻药里最low的那种店面。

    看来对苏伊有什么期待,是她想太多。

    银行里面污水很多,在里面呼吸,好像连鳃都会被细菌堵起来。生锈的一排铁栏杆后,只有一个海洋族工作人员在打瞌睡。梵梨过去唤了她一声,她才揉了揉耳鳍坐起来,接过梵梨的身份证,搬出厚如砖块的簿子查询她的名字。

    梵梨也是服了苏伊了。好好一个院士,居然让自己活成这个样子。在落亚住贫民窟,银行选这种最破的,这么不爱钱,这么多年书都是白读了吗?她不由对苏伊心生同情,甚至想离开时给苏伊留个几百浮度日。

    一个半小时过去,梵梨都睡着了,工作人员把她推醒:“梵梨小姐,你的银行卡和存折都补办好了。”

    梵梨接过银行卡和存折,打着呵欠,打开存折随意看了一眼。

    昨天早上8点,2599浮已经到账了,汇款方是“落亚市流行疾病控制中心”。

    很好,当土豪的感觉很好,很有成就感。

    然后,梵梨随意看了一眼前一笔转账,像被人扇了一耳光一样,停在原地不动了。

    去年9月17日,有一笔2600000.00浮的汇款入账,汇款方是“风暴海地底城黑鳄工会”。

    现在这个账户的余额:2671469.47浮。

    “……”梵梨的嘴角止不住地开始抽搐。

    267万浮?!她的视力真的没问题吗!!

    所以,这一年她都在做啥?她这么拼死拼活在外打工,累得每天上课都恨不得躺平在教室里,赚的钱还不如这个账户上的利息多?!

    而且,她这一年赚的最大一笔钱,连苏伊随意搞的一笔钱的零头都没有?

    她提取了八千浮的现金,跟做贼似的抱着钱袋子出了银行,登上了返程的公交舰。但刚上去以后,她就发现自己真是穷惯了——为什么不乘出租舰?

    总之,一夜暴富的感觉,让她很方。她还没回过神来,霏思就打了一通电话过来:“梨子,我想跟你说一件超坏的消息,希望你听了以后不要太难过。”

    “你说。”

    “今天我才听红月海联谊会的学姐说,圣大改了新政策。申请奖学金的考试取消了,我们只要用落亚的升级考试的成绩,就能申请全额奖学金。但如果升级考试低于350分,就没奖学金……”

    “什么,那我不是没有了吗?”

    “是啊,所以你干嘛要跟丽娜赌气呢?现在好了,你得赶紧想办法凑到6800浮圣都币,这还只是前半年的。下半年你还得补6800——我的布可宗神啊,真是好大一笔钱,我和蓝思已经尽量想办法了,可以给你凑个九百多浮,不到一千,剩下的你得自己想办法了啊。你找找星海,看看他能不能……”

    “我知道了。”梵梨双目炯炯有神,“放心好了,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叫有钱人,有钱人就是她这样的。

    现在的她,膨胀得就像条充气的鲀鱼。

    她决定,从今以后不叫梵梨了。

    请叫她的全名:梵梨尔·欣·佳奈·璃莹殇·j·q·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

    ***4.3小剧场***

    梵梨:“有钱人的快乐,你们不懂。”

    蓝思:“尼玛,学神小姐亲身演示《暴发户心理学》。”

    苏释耶:“真不愧是我们有钱的梨梨,抱大腿,给大佬递烟。”

    希天:“hello?苏释耶你的节操呢?要脸?”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