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8章
    零食店里, 布可纱纱两眼放空地看着玻璃柜, 对比着哪种虾仁比较好吃。梵梨也在研究着来自各大海域的精美食物, 但眼角余光似乎看见橱窗外有人影停住。她抬头,差点当场口吐白沫:外面飘着两个巨大的灰色鲨鱼头,都张着血盆大口, 跟蛇爬行一样扭来扭曲。

    室内很明亮, 显得外面黯很多,仔细看,才看清他们是两个海族乔装的青鲨。

    接着, 他们俩一前一后进来了。

    “小姐姐, 合照吗?”小青鲨粗着嗓子说道,但明显是个孩子的声音。

    梵梨还没回应,大青鲨就游了过来,一把熊抱住梵梨,再也不放开了。然后, 小青鲨掏出相机, 拍出的是梵梨用手肘狠狠撞得大青鲨翻白肚的画面,吓得他手一抖, 装着手的前鳍跟小媳妇儿似的护在胸前。

    布可纱纱漠然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又漠然地继续挑零食, 很是淡定。

    “强买强卖,还非礼女孩子?!”梵梨一个手刀, 凶悍地把大青鲨的头劈下来, “走, 跟我去一趟警察……”

    大大的布偶装中露出一颗小很多的头。他揉了揉后脑,水蓝色的眼中满满都是委屈:“呜,媳妇儿好凶……”

    梵梨兴奋地尖叫一声,一下就跳到他的身上,手尾并用地缠住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跟尤灿去玩了吗?”

    星海抱住她,笑道:“尤灿临时有事,我就来打工了。巧吧,我今晚的打工地点刚好也是永恒广场。”

    “那这个是……”梵梨逼近瑟瑟发抖的小青鲨,强势摘下他的“脑袋”,果然看到了一脸怕怕的羽烬,“你们俩真是够坏的,刚才吓死我了……”

    “梵梨姐姐才吓人好不好……”羽烬躲到了星海身后,露出半颗小脑袋,嘴唇抖啊抖的。

    梵梨揉乱了他的头发,又重新一头钻进了星海的怀里,紧紧抱住他,深深呼吸,吐出了很多不安的泡泡:“我好想你。”

    “这不才分开半天吗?”星海笑着捋了捋她的头发。

    她摇头,依依不舍地抱住他:“半天也想。”

    她觉得很愧疚。和苏释耶那一眼对望,就像是精神出轨一样。有星海这么完美的男朋友,心里还因为一个花花公子起波澜,她真的太糟糕了……

    这些所有细小的情绪,只是梵梨一个人心中的秘密。除了她,在任何人看来,这一幕都是一个甜甜女孩子向男朋友亲昵地撒娇。包括露出一脸羡慕之色的店员,包括橱窗外的苏释耶。

    为了来见她,苏释耶专程使用了幻象奥术——除了梵梨,谁也认不出他来。但看见了里面的情景,他静止了十多秒,面无表情地一闪,消失在了人潮中。

    随后,兰迪玫瑰也随苏释耶追了过来。眼见这里早没了苏释耶的踪影,她正准备离开,却留意到了梵梨,还有梵梨的美乐珠首饰套件。

    兰迪玫瑰虽然是海神族,但她母亲不到130岁就嫁给了她父亲,生了她没多久,就看见父亲和一个海洋族女人在家里交尾。母亲抛弃了这个家,父亲把唯一的女儿扔到了寄养家庭,从那以后,她的人生就一直伴随着“被抛弃——被新的家庭领养——讨好”的无限循环,直到她第一次和地下合唱团演出,成为团里唯一愿意用手挡住三点拍演出海报的模特,结果表演大热,走上了艳星之路。人气积累足够后,她把衣服穿好,重塑知性、独立、女强风格,成为了“兰迪玫瑰”。

    不管是对物质还是细微的情感变化,她都有很高敏感度。刚才看见苏释耶和梵梨对望的反应,她隐约觉得不对;现在看见梵梨戴着的耳环和额饰,她又立刻想到去年,苏释耶身边的人曾经八卦过一句:“听说独.裁官大人买了一套美乐珠首饰给一名落亚大学的女学生……独.裁官大人最近口味变了?”

    落亚大学的女学生那么多,兰迪玫瑰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个红发海洋族女孩有猫腻。从梵梨第一次和她讲话时,她就觉得不对劲。但是,她只是冷冰冰地扫了梵梨几眼,也转身游走了。

    过了一会儿,梵梨也与星海、羽烬道别,重新回到圣都歌剧院。

    苏释耶已经不在刚才的位置,梵梨松了一口气。跟着朋友们进入歌剧院内部,在一片仪式感很重的寂静中,看到了她们的位置,梵梨差点再次口吐白沫。

    托米瑟、布可两位大小姐的福,她们的票千金难求,就在至尊贵宾区。而且,她的位置就在苏释耶斜右方。

    所以,坐下来以后,只要苏释耶与旁边的女伴说话,她都能清楚而又长久地瞻仰独.裁官大人的美貌。

    苏释耶的头发一直是三七偏分,垂肩的头发剪得很碎,右边头发一丝不苟地固定在耳后,完整地露出右边侧脸与黄宝石耳坠。左边的头发却因水波微微起伏。

    她想,苏释耶一定很清楚自己长得好看,才会这样打理头发……但凡脸宽一点的、胖一点,都驾驭不住这发型。

    脸可真瘦啊。下巴也瘦瘦长长,哪怕低下头,下方没有一点点脂肪。他的轮廓线条应该是她所见的男人里最清晰的吧……

    睫毛也长,白色本来就显眼,配上这双看过来的金色眼眸,真有一种雪山下黄昏冰湖的美感,美到不像人类,不对,他本来就不是人类……不对,他为什么看过来了?!

    梵梨一秒把视线转移到舞台幕布上,还伸手指了指:“这幕布好看,一看就知道是大剧院的幕布。”

    但是,旁边的朋友没人回答她,都在向苏释耶打招呼。

    “今天是你们开学第一天吧,这么快就组织活动了。”苏释耶倒是很亲切。

    “苏释耶大人厉了害了,这都记得住。”米瑟和歌摸摸下巴,“不过也是,您连我表姐夫的生日都能记住,大人物的脑回路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样。”

    苏释耶笑了一下,又看向梵梨:“梵梨小姐,真巧。”

    “是好巧。”梵梨笑,“来看个演出都能遇到独.裁官大人,今天是我们的幸运日。”

    “耳环和额饰很适合你。”

    梵梨这才反应过来,这都是他送的,只能有些尴尬地说:“谢谢。”但苏释耶这么一说,周围的人,包括他身边的政商界名人,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到她的额头上、耳朵上,并且绞尽脑汁地开始吹首饰的彩虹屁。

    但是,只有光海银行首席投资官一人发现了其中的玄机。他记忆力一向很好,包括独.裁官在红月海那点风流韵事。于是,他没有吹梵梨或她的首饰,而是直接对梵梨身边的米瑟和歌说:“米瑟小姐,我想和你聊聊你表姐最近在菩提海的慈善计划,可以吗?”

    米瑟和歌爽快地答应了。

    “这样对话有些不方便呢……”投资官对梵梨抱歉地笑道,“那麻烦这位小姐让个座吧。”

    貌似是要谈很重要的事,梵梨光速让位。投资官在她的位置上坐下,又对他的位置伸了伸手:“你可以坐我的位置。”

    梵梨回头看了一眼他的位置——苏释耶右边。

    不!!!

    梵梨恨不得在尾鳍上装根火线,把自己当火箭发射到歌剧院外。

    “没事,我不好意思占你的位置,就站着好了,你们慢慢谈。”

    “那可不行,我们要聊很久,一会儿演出开始了,你还站着,就不太礼貌了。不用客气,请坐吧。”

    “来。”苏释耶道。

    不!!!

    然而,梵梨只能硬着头皮就坐。苏释耶立即使用了隔音术,回头对她浅笑:“真的挺漂亮的,以后多给你买一些。”

    这一刻,不光是投资官,连与苏释耶同行的女伴都看出了异样。他们都知道,在公开场合,苏释耶和女人对话,从不用隔音术。

    “不用不用,这一套够我用一百年了,谢谢您的好意。”

    “对了,你在安条克买的防冻剂都用完了?”

    其实都是他买的。但她还是很意外:“很早就用完了,我和当当吃东西很快的。独.裁官大人的记忆真的很好啊,这么小的事都记得……”

    “对我来说,不是小事。”

    他刚说完这句话,歌剧院穹顶上的灯光熄灭,舞台被照亮,把他半边脸隐没在黑暗中,但不改眼中的专注与坚定。梵梨心率乱了,皱眉扭过头,把目光投在舞台上,再用奥术把心跳掩盖住。但是,好像画蛇添足了。她刚屏蔽了自己的心跳声,苏释耶就轻轻笑了一声,关掉了隔音术,左手撑着下颌,也开始欣赏表演。

    随着一阵海浪般的美声颤音响起,兰迪玫瑰从舞台上方游下来,银蓝色晚礼服闪闪发亮,把她烘托成了海间仙子。不管外界如何评价,对梵梨而言,她的歌喉无疑是动人的。只是,她的歌词里夹了很多古海族语,有时也会出现一些有特殊含义的专业名词,梵梨有些听不懂。

    但是,每次她有问题的时候,苏释耶就跟会读心术似的,在她耳边简短解说:

    “‘47分’指的是圣都凝聚了光海中47%的奥术能量。”

    “黄金时代以前,衣服是不能贴身的。”

    “只有深受主人喜爱的奴隶才有资格留长发。”

    ……

    解说完了之后,他不会多说一句话。这让对光海艺术充满好奇的梨宝宝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满足。

    而他们交头接耳的样子,远处的昆蒂、丽娜等人都看在了眼里。琉香跟在其中,对她们说,梵梨最擅长的就是抱独.裁官大腿。昆蒂素来讨厌腿毛,被梵梨这行为恶心得不行。

    因此,中场休息的时候,昆蒂带人过来搞事了。

    “苏释耶大人,晚上好哦。”昆蒂对苏释耶行了个左手礼,“爸爸叫我在圣耶迦那买一套房子,您觉得现在的房子适不适合做投资呀?”

    说罢她看了梵梨一眼,有些傲气,好像是在说“这个话题你插不进来”。

    “这座城市的房子永远都适合做投资。”

    “那您觉得买哪里的房子比较好呢?”

    “有钱当然是在峡谷旁边买房。不过,难得赛菲宗主这么关心圣都的房价……”苏释耶若有所思道,“明天你让他直接致电圣耶迦那地产局,我会给你们安排好。”

    “谢谢苏释耶大人,那……”

    昆蒂话还没说完,兰迪玫瑰游了过来,径直坐在了苏释耶身边的扶手上,比他高了一截,低头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含情脉脉的:“苏释耶大人,我今天表现还好吗?”

    “天籁之音。”

    “靠您这句话,我可以不吃不喝快乐一个月了。”兰迪玫瑰暗搓搓地瞪了昆蒂一眼,“以后您没事就来看看我的表演嘛,我的第一排票永远是你的。”

    “哇,超级大美女下来了,兰迪美人,每次看你都是如此惊艳,我可太开心了。”米瑟和歌吹了个口哨,跟个小男孩似的。

    感受到了兰迪玫瑰的敌意,昆蒂撅了噘嘴,看着有些可爱,又有些做作:“这年头,唱歌的也变得很了不起了。时代可真宽容哦。”

    “超级大美女吗?我喜欢这个称呼,又不是很喜欢,有时候会带来一些困扰。例如,很多女孩子的男朋友会过度关注我——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她们男朋友关注的,比起他们,我更希望被女孩子喜欢呢。可是这种事发生了,女孩子就会对我很有敌意。其实你们都知道的,如果连独.裁官大人都对你有好感的话,其他男生的看法,真的就没那么重要了。总之,你们知道我是爱你们的就对啦,谢谢你们来看我的表演,我真的好感动哦。”

    “这些女孩子的男朋友要求可真低,好男人呀。”昆蒂有些生气了,但还是压着火气说道,“我未婚夫呢,就只关注海神后裔……”

    梵梨围观围得酣畅淋漓。

    正所谓,两婊相遇,必有一茶。

    但与此同时,她身后的米瑟和歌和布可纱纱又跟投资官聊起了圣都的房价。梵梨觉得这些信息更有用,听了一会儿,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们觉得两百多万浮能买到什么房子呢?全额的。”

    结果,一直跟在最后的琉香沉不住气了,嗤笑道:“两百多万浮?全额买房?你认识这么有钱的朋友?别说是海神族哦,那种不算你的朋友。”她父母加起来一年也就能赚十六万不到而已,梵梨怕是在做春秋大梦。

    连昆蒂都露出了微微惊讶的表情:“你朋友?”她父母虽然拿的出两百多万浮,但她自己每个月也就只有一万浮零花钱。在她的理念中,海洋族一般听到她的零花钱数量的反应,都是先晕眩,然后猛抱大腿。

    好了,就不该提这个房子的事,矛头又转向了自己。

    既然成了暴发户,就要有暴发户的样子。是时候炫个富了。

    “是这样的,最近我在永恒广场附近看上了一套三百平的豪宅,我知道,这里的房子我们系就只有两个同学家里有,其中一个就是布可纱纱。我对它不够熟悉,但我是真的特别想买,所以想问问纱纱:你的钱是哪里来的?”

    “……”包括布可纱纱在内,这是所有人的一致反应。

    苏释耶忍不住笑了起来:“聊得很开心么。”

    “这件事不开心,开心的是好多人都觉得独.裁官大人对我有好感呢。”见梵梨弱了下去,兰迪玫瑰把矛头重新转向昆蒂,还盯着昆蒂,轻轻勾了一下他的胳膊,笑得很是挑衅。

    “你这样说就不太好了,兰迪小姐。”苏释耶抽出了手,保持礼貌,“不光是我,像你这样的女人,我想全光海的男性没有不为你着迷的。”

    兰迪玫瑰还是笑着,但脸上的肌肉有点点僵。苏释耶从来不会给人难堪,不管遇到再无礼、主动的女人,他都能滴水不漏地回答,让对方停留在他的私人感情领域之外。

    此刻,对于苏释耶应付女人的能力,连周边的政客、商人都感到由衷佩服。

    下半场演出结束后,开始散场。苏释耶与朋友们道别后,对梵梨开启了隔音术:“所以,你现在变成小富婆了是么。”

    “……您怎么知道的?”梵梨本想否认,但觉得苏释耶这么笃定说出来,瞒也没什么用了。

    “两百六十万浮,风暴海黑鳄工会打出去的,这边都有人给我汇报记录。我猜到了苏伊会给自己留小金库,免得你把她的身体给饿死了。”

    “嗯,是啊……我也是到了圣都以后才发现的。”

    “拿了钱第一反应是投资房产,明智。圣耶迦那市区房价只涨不跌,买了租出去,你都可以继续当个富有的小包租婆。”

    看见同学们都在陆续出去,梵梨本想跟过去,但她们见她和苏释耶在一起,没有一点想等她的意思。她只能坐下来继续和苏释耶说话:“我倒是没打算租出去,只是想买。”

    “自用?”

    “嗯……”梵梨停滞了两秒,“以后和男朋友结婚了,送给他当惊喜。”

    内疚感再次卷席而来。虽然时间很短,但她清楚地知道,在那短暂的两秒里,她并不想说出自己有男朋友的事实。

    但是,苏释耶并没有太惊讶,反倒是从容不迫地笑了:“你男朋友娶你,赚了。”

    “有吗?”梵梨挠挠头,“可是,我觉得是我赚了……”

    “你怎么赚了?他比你还有钱?”

    “那倒没有,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混血学生。但是,他心地善良,也全心全意爱我,我觉得这些东西是无价的,金钱也买不到。”

    “你这才恋爱了多久,是不是心地善良、全心爱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嗯。我知道。”

    “你对他的过去了解么?你知道他有瞒过你什么事么?”

    “我相信他。他不管说什么,我都信。”

    她如此坚定,反倒让苏释耶笑了起来:“那先恭喜你了。至于房子的问题,你可得真的好好选择一下,挑个性价比高一点的地段。”

    “啊……您刚才不是推荐峡谷吗?”

    “峡谷的房子便宜的都是次品,好的你预算也不够,我不是很推荐。”

    “啥?两百六十多万还不够买?!那些房子是金刚石盖的吗?”

    “我的小富婆,这里是圣耶迦那,不是落亚。峡谷的普通商品房,四百万起,顶级富豪区有五千万到一亿的。别墅都是一亿起。”

    梵梨听傻眼了:“好吧,有钱人的世界,我我我真不懂……我本来已经有一种成为巨大富婆的错觉了。”

    “你刚来,不了解行情很正常。其实你不执着于全额,分期付款,也可以买一套峡谷房。要不,周末我带你过去看看?我的新闻秘书就住在那里,让他给你介绍介绍。”

    “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梵梨捂着嘴假装嗓子不舒服,“那个,不用了……分期付款,我也没这挣钱能力,得被催尾款催到上黑名单了。谢谢独.裁官大人的好意,我很感激,我还是以后和星海商量了再决定吧,今天太晚了,我先回去了……”

    “也好。我跟你一起出去吧。”

    其实梵梨知道,这些事现阶段也只能跟苏释耶说了。如果他们之间没有过那一段捋不清关系的插曲,她一定会非常乐意与他来往,甚至心甘情愿当他众多腿毛中的一根。但是,既然有过,那还是竭力撇清关系吧。

    好在苏释耶豁达又见微知著,她表现得有些敏感,他也就更加拉大了两人的距离。

    白日的圣耶迦那拥有全光海最美的阳光,晚上的永恒广场却沉醉在迷幻之夜中。霓虹在海水里摇晃,超豪华音舰掀起海浪与泡沫。圣都红衣卫为他们拉起了警戒线,苏释耶绕到了梵梨面前:“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梵梨条件反射,强烈抗拒,“我和星海在同居,他还在等我,不太方便。”

    打了出租舰后,他递给她一张名片:“好,那你回去以后,给我打电话报个平安。”

    梵梨接过名片,却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她猛地收回手,没拿稳,名片飘摇着落下,两个人又同时伸手去接,结果再次碰到了对方的手。她这回直接把手背在了身后。

    “抱歉,我没拿好。”苏释耶笑了笑,把它重新递给她。

    她小心翼翼地避开他,接过名片。

    “梵梨小姐,今天聊得很开心。以后有机会再联络。”他浅浅一笑,“待会儿上楼前跟我说一句话就好,不要让家里那个误会了。”

    她头也不回地钻入舱内,关上门。透过玻璃窗,他看见她心事重重的侧脸。她脸颊在霓虹与夜色中依然白如月光,长长的睫毛垂下很久,又抬头对他甜甜一笑:“谢谢独.裁官大人今晚的帮助。”

    “不要把我当成独.裁官。”出租舰发动后,他凑上来了一些,低头看着她,“梨梨,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他们俩对视了片刻,他听见她的心跳又加快了,但也就一秒钟,又被奥术控制住。她笑了笑,客气又疏远:“独.裁官大人,再见。”

    直至舰艇开出去很远了,苏释耶脸上的笑意才渐渐散去,眉心快速地皱了一下,又回归平淡。

    “再见,是么……会再见的。”他神情是淡的,声音却很冷。

    这时,才赶过来接他的艾泽靠近了一些,迷惑地说:“苏释耶大人,您觉得从哪方面笼络梵梨比较好啊?”

    “加斯希天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太固守成规。”苏释耶召唤了司机,从善如流道,“她都已经和他订婚了,他还坚持婚后性行为,没有立刻把她睡了。”

    “什么意思……”

    “女人很复杂,也很简单。当她们成为了母亲,所有少女时的理想,都会嫁接到孩子身上。不管是苏伊还是梵梨,只要她们后代生在圣耶迦那,她的根就不会留在吠陀,或是风暴海的任何一个城市,”说到这里,苏释耶笑了一下,“只会在圣耶迦那。”

    “原来是这样!您是打算把她收入后宫吗?太聪明了吧!”艾泽先是很兴奋,然后有些犹疑地说,“可是,我总觉得这个梵梨,好像和苏伊院士一样,是单偶制的诶……”

    “我会努力让她接受多偶制的。”苏释耶说罢,又神情凝重地思考了许久,“她如果实在不能接受,我可以做出一些退让。”

    “不是吧!那牺牲可就大了!不过不过,那只是对您而言……如果是我,能娶到这样的老婆,她就算让我多偶,我也不太想。和她生的孩子会比其他老婆的孩子漂亮聪明好多,对其他孩子也好不公平……”

    “你在想什么呢。”

    “呜哇,我错了!不该擅自意淫未来的独.裁官夫人!”

    苏释耶微微一怔,有些不悦:“你欠揍?”

    “我我我,我说错了吗?您都要跟她进入单偶制恋爱关系了,那不是未来的独.裁官夫人是什么……”

    “只是繁衍策略而已,哪来的恋爱,哪来的夫人?”

    艾泽不敢说话了 ,但觉得自己好委屈。一男一女完成单偶制繁衍策略,不就是结婚生孩子吗?就算不结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多偶制,重点栽培她与孩子对圣都的归属感,那和结婚有什么区别?

    他说错什么了吗!

    ***4.3小剧场***

    艾泽:“这个男人不懂爱!”

    夜迦:“我懂。然而懂爱也没法变成男主,伤心。”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