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59章
    苏释耶的名片谦虚又自大。因为, 上面只有“光海联邦政府”及其标志, “苏释耶”的签名和他的号码。除此,什么都没有。

    到宿舍以后,她没有给苏释耶打电话, 反而给星海打了一通电话。但通讯仪上的灯光才刚亮起,她就通过窗口发现对面宿舍楼里, 星海的房间灯没有亮。以往他只要在家、醒着,一定会亮着灯,在对面的楼里对她挥手。

    梵梨切断了电话。

    星海应该是打工太累睡着了,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她爱星海, 是真的爱,他们已经为彼此做了那么多事,感情之深已经远远高过普通恋人。而且,她也相信,如果有一天面临着必须牺牲自己拯救对方的选择,他们都会放弃自己的生命,成全对方的幸福。

    这么深的感情,按理说,不应该再能忍受第三方介入, 不应该再被其它因素干扰。

    她一直在这么告诉自己,也确实说服了自己。关灯躺下后,都三番五次地强迫自己, 集中精力放松心情, 不要想有的没的。

    可是, 那个男人还是趁虚而入了。

    他到了她的梦里,还霸占了记录她和星海美丽回忆的地方——荧光海。

    他代替了星海的位置,和她牵手在荧光海滩上闲散漫步,耳鬓厮磨。

    而且,在梦里,他所有吸引她的地方都被放大了。慵懒的眼神,淡色而饱满的唇,动听低沉的声音,大手与长长的手指,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有极致的诱惑力……

    因为梦太美了,也没有任何罪恶感加持,所以即便阳光照到她的脸上,让她隐隐约约知道这是一场梦,也不愿醒来。她翻了个身,想继续过分逼真的亲昵,却发现找不到苏释耶了。然后,她才皱着眉醒过来。

    真是糟糕。

    她按着额头,精神不好,情绪很糟糕。

    但更糟糕的事是她抬头之后,看见自己的尾巴不见了。在水流中微微摆动的,是两条放松的腿。

    这一刻,心情才是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她把床头苏释耶的名片撕成碎片,扔到垃圾桶里。可是没用了。她现在不是在落亚,他不是在大海的另一头。他就在这里,在她随时可能遇到的地方。而且,她的第六感一直在告诉她,不管他表现得多有绅士风度,多么云淡风轻,多么放下过去往前看,都只是完美的掩饰。雄性捕猎族怕惊动猎物的掩饰。

    果然,中午,她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她日思夜想,理智却一点也不想听到的声音。

    “昨天没接到你的电话,我有些担心。”苏释耶柔声道,“所以今天找人要到了你的联系方式,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很安全,谢谢关心。如果您没事的话,可能要先挂了。”她冷淡地说道,“等一会儿还有课。”

    “好。那先不打扰你了。”

    挂了电话以后,坐在对面的星海好奇地说:“是谁?你态度好像不太友好。”

    “是一个昨天在歌剧院遇到的一个政客,场面上表示了一下关心。”

    “政客?”星海皱了皱眉说,“为什么现在会打电话给你,这个人不会对你有意思吧?”

    “没有的事,他们和和歌、纱纱聊的话题都不是我接触的层面,我完全插入不进去呢。而且他们都知道我有男朋友。”

    “原来是这样。”

    星海出去以后,梵梨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到底要不要告诉星海她对苏释耶的感觉?

    她特别想说出来。而且她知道,说出来星海会很难受,但不会离开她,甚至还会开导她,然后表现得更好。这样做听上去好像是很坦诚,但其实除了会给他添加负担,让自己感觉好受,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隐瞒秘密其实才是最痛苦的。

    她要做的是消化不该滋生的欲念,彻底从心里根除这个男人。如果做不到根除,就远离他,避开走歪路的源头。

    关于新的课程表,梵梨心中一直有一个大大的问号:每一天的课程安排都很正常,基本上都是早上□□点,或下午一两点开始上300人的讲课,接着上十多人的研讨课。唯独赛菲日的微观奥术课,上课时间是下午六点整,先是一个小时的研讨课,然后再上两个小时的讲课。

    这个时间安排和上个学年的奥术史,是如此的相似。梵梨有了一种微妙的预感……

    赛菲日的六点,她到了微观奥术研讨课的教室,坐下来,足足等了二十三分钟,等到班里学生都开始交头接耳了:

    “怎么回事,导师迟到了吗?”

    “是不是我们课程表印错了?怎么会晚饭时间才开始上课呢?而且,为什么研讨课在讲课前面呢?”

    梵梨才终于知道了,事实就是她猜的那样。她转过身,对同学们淡定地说:“因为这位教授白天都在睡懒觉,没有时间观念,当着三百个人迟到不太好,先用个小课来缓冲一下,会没那么尴尬。”

    “宾果,你真了解老师,不枉我又一次把你调到我的研讨课上,庶民小仙女。”

    听到这个声音,梵梨回过头,果然看见了夜迦。他倚在教室门口,班里的女生已经融化成了一滩烂泥。然后,他徐徐游到讲台中央,俨然道:“那么,现在我们开始点名。”

    同学们绝倒。

    梵梨也满头黑线。同一个把戏,真是怎样都玩不腻呢……

    之后便是讲课。

    夜迦还是慢吞吞地迟了五分钟,进来以后,他推了推眼镜,对全教室的学生微笑道:“我已经很多年没回圣耶迦那了,但每次来,还是会为圣耶迦那的时尚心动。落亚的时装也很好,但是风格还是偏现代化,不像圣耶迦那如此多元。在这里,你穿两千万年前的衣服款式坐在珊瑚礁顶上,都没有人会因为你奇怪而多看你一眼。所以,圣都的同学们,不用因为骄傲而害臊,你们的时装就是整个光海最棒的。要知道,我这基佬的时尚敏锐度,都是在圣耶迦那的时装周卖场学的。”

    同学们都笑了起来,同时也特别赞同他的衣品好到不像直男。

    “有时候我会想,假如我也举办一个时装周,会是什么情况。”夜迦抿着唇,望着上空,边思考边说道,“我大概会对每一个观众都提出要求:你们必须拥有一定价值的门票,携带一定量的现金,才能进入我的时装周。等时装展示结束后,我会允许你们到我的后台限购一件时尚单品。你如果有足够的钱购买门票,就有资格进入后台。至于你能买到质量多好的单品,取决于你买了门票后,身上还剩多少钱。如果一个队列有12个人,每个人都手持门票,他们就能团购12件时尚单品。土豪观众肯定能买到最好的一个,但是,一个观众不管花多少钱,都只能买一件贵的单品。如果这个队列的人都没钱买门票,那么他们就一个单品都买不到。这个条件很苛刻,对吧?但微观奥术的世界,就是如此苛刻。我们有了这个。”

    说罢,夜迦伸出手指,在水中写字,他身后的巨大荧屏上,也出现了以下内容:

    法粒子最大动能=m-n=δψ-n

    此刻,全班同学都愣了一下。

    “这就是著名的法微定理。”夜迦接着说道,“它等于时装周卖场。每一颗微子都是一名参加时装周的观众,它们蕴含的能量是观众身上的现金。当法微子打到金属表面时,就是进入购物后台的考核过程。观众购买门票后身上剩下的钱,决定了最终飞出的会是高频奥术光还是低频奥术光,黎明之光就是所谓的神壕单品。而其它奥术光就要拮据很多了。”

    很多同学都预习过这学期的内容,为书上晦涩的各种公式分解感到头疼。但是,这个相当复杂的公式的原理,被夜迦讲得宛如小学数学题。

    圣耶迦那处处都是藏龙卧虎,夜迦的名头没有那么人尽皆知。但这一堂三百人的课下来,由海神族女孩组成的夜迦亲卫队分分钟成立了,既落亚最受欢迎教授之后,布可夜迦又一次成为了圣耶迦那大学的顶流教授。因为他,布可纱纱都多了一层女神光环,令昆蒂分外不爽。

    下课后,梵梨追上夜迦:“布可教授,你怎么会来圣耶迦那了?”

    “因为我跟我父亲说,我在这边有涉及军事机密的工作要做,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但也能够拯救整个光海包括红月海的,他就放我过来了。”

    “生命危险?!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我早就想来圣耶迦那了,在落亚快闷出新的菌群了。”

    “……”梵梨扶额,“那你为什么会教微观奥术呢?”

    “这我就要提醒你这个小笨蛋了。”夜迦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当了我一年的学生,都没有好好看过老师的学术背景吗?老师是微观奥术学博士哦。”

    “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之前又教奥术史呢?”

    “因为轻松。”

    “既然喜欢那么轻松的生活,为什么又要来圣大呢?”

    “我的梵梨小天使,你是问题宝宝吗?不过,为什么要来圣耶迦那,这是个好问题。”夜迦摸了摸下巴,“大概因为这里嫖.娼是合法的吧。”

    米瑟日的搏斗论基础实践课结束后,梵梨和星海吃了一顿饭,他便去打工了。梵梨回到宿舍,却在楼下看见一名穿着军装的海神族,身上佩戴红宝石鹰徽章。见梵梨过来,他说:“梵梨小姐,独.裁官大人给您的东西已经放在您的房间门口了。”说罢向她行了个左手礼,便游向了白鹰宫殿的方向。

    但即便如此,路过的学生也都知道,这是独.裁官政府的军人和专属舰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上楼后,梵梨果然在家门前看到一个大箱子。挪到房间里,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五个首饰盒,一箱原产地为安条克的防冻剂。

    拿起一个盒子看了看,上面写着“石高沃琳——你心中的黑珊瑚”,里面装着一个额饰、一对耳环和一个手串,都是由纯正的黑珊瑚制成。但哪怕没研究过海里的珠宝,她也被它们低调华贵的黑金色泽迷住了。简直会发光……

    黑珊瑚别名“王者珊瑚”,是柳珊瑚里的特殊品种,骨骼成分是最致密、耐久度最高的的石灰质、矿物质,一年只长五毫米,且生长越慢越坚固,生活的海域越深长得越慢。

    里面有一张贺卡,手写文字如下:

    梵梨小姐,

    这是圣都海域深处7564米的黑珊瑚,寿命两千年。款式只为你一人设计,代表了我与苏释耶大人的一份心。望笑纳。

    沃琳

    确认了一下落款名字,居然就是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这才三天,就设计并加工好了?!他们是用火箭运作的珠宝吗……

    除此,陆续打开其它首饰盒,一盒是1700浮一克的顶级红珊瑚,一盒是菩提海盛产的宝石,一盒是星辰产的24k纯金额饰,一盒是风暴海产的黑珍珠……每一盒里都有设计师手写的卡片,附带了“苏释耶大人的心意”。

    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情,又被苏释耶搅乱。真没想到苏释耶是这种人。明明知道她有男朋友,她也明确拒绝过了,还要送这些东西,就很令人费解。

    她本来想把东西退回去,但想到这样又会惊动他,两个人难免又有交集,便把这些东西送给了米瑟和歌、布可纱纱这些新的海神族朋友。收到礼物后,和歌激动坏了,抱着梵梨一阵旋转;布可纱纱也难得露出了惊喜的笑;其它人则是大喊“女神万岁”。

    但激动过后,她们都觉得有些奇怪:这些首饰都不能用贵来形容了。要知道,七千多米深海处,珊瑚几乎不存在,得是多强的变异品种才能存活下来,才能有幸被制成首饰,还有幸到了梵梨手里?这已经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了。

    对此,梵梨只是笑:“放心,都是合法渠道来的,大概率也不是赝品。你们尽管收下就好。”

    几个姑娘心也是大,她这么一说,她们就接着激动去了……

    周末,星海好不容易空出半天时间,说要陪梵梨去市中心逛逛。

    平时梵梨都是乘坐公共交通的,但想到星海工作太辛苦了,这一天就雇了一艘出租舰。上去以后,星海也是有些意外:“梨梨,这样会不会太奢侈了?我们现在的钱够吗?”

    “放心,最近和歌介绍了一份很轻松的中介工作给我,我赚了一点点外快。”

    “什么工作?”

    梵梨没想到他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又看到了前排的驾驶座,灵光一现:“帮她亲戚出租牌照。”

    在圣耶迦那,租舰牌照需要竞拍才能获得,有永久使用权,亦可转让。一个牌照的价格高达75万浮。圣都有2.8万艘出租舰,全市牌照价值210亿浮。很多家庭都是把牌照当遗产流传下去的。圣耶迦那已经有37年没拍卖新的牌照了。所以,他们的牌照就跟商铺一样,是可以出租的。过得稍微拮据点,一家人靠收租都能生存。

    “出租牌照?是帮他们找租客吗?”

    “对。你知道的,光海宗族都比较懒,这种拉皮条的事就交给我了,我跟他们三七分。”

    这时,连前排的驾驶员都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小姑娘,你这商业头脑奥利给。”

    其实奥利给的不是商业头脑,是应变能力吧……

    “哈哈,谢谢叔叔。”梵梨搂住星海的胳膊,“放心,你的钱都在我这里,如此信任我,我是不会乱花的。”

    “我倒不是担心你会乱花……”星海无声叹了一口气,后面的话没说下去:我是担心自己挣得不够你花。

    他们一起抵达了市中心的美食街,选了一家以螃蟹闻名的餐厅——水晶螃蟹居。

    餐厅门口排了二十多号顾客,他们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连尾巴都酸到不像自己的了,才总算排到了餐厅里面。气人的是,里面明明有位置可以坐,店员却不让他们俩坐,把位置让给了一个逆戟族女生和一对排在他们后面的海神族情侣。更气人的是,终于排到他们俩了,领班经理却让那个逆戟族女性先进去。

    梵梨想,一个女孩去吃饭,就不跟她抢,算了。但排到下一号顾客时,领班经理又放了那对海神族情侣先进去。

    “等等,你们在搞什么?”梵梨游过去,堵在那对情侣前面,质问经理,“明明是我们先到的。”

    “对不起,小姐,您可能弄错了,这对情侣比你们先来。”经理也是海神族,很有昆蒂式的高傲。

    “别闹了,刚才他们在我们后面,你们店员,就那位——”梵梨指了指里面的店员,“就把我们的位置让给了这两位客人。怎么现在排到我们了,还要我们继续等?”

    “对不起,这位小姐,您可能真的弄错了,我们都看到他们比你们先来的。”

    “‘你们’是‘哪们’?”

    “你这小姑娘,我觉得你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那对海神族情侣中的男方讥笑道,“早几分钟晚几分钟有这么大区别吗?大家谁不是等过来的?”

    “如果排队不分先来后到,还排什么队,你直接在门口列个‘海神族优先’不就完事了?”

    “我看你是被人骂鱼饵骂多了,所以有点神经过敏了吧。”海族情侣中的女方帮起了自己男朋友。

    “你们俩再说一句,”星海冷冰冰道,“医院就是你们的归属,警察局就是我的归属。”

    那对情侣不会攻击型奥术,却能感受到星海的战斗力,赶紧羞恼地闭嘴了。经理恭敬地打开门,让他们俩进去,然后回头对梵梨说:“小姐,您到底要不要在我们餐厅就餐呢?下一个号就是你们俩了。后面的客人还等着呢,难道我们都要在这里听您瞎闹?”

    “算了,梨梨,我们走吧。这种地方吃着也不开心。”星海拽了拽梵梨。

    梵梨本来也想走,忽然眼睛一转,开始猛作:“不要,人家就是为了吃这家的黄油蟹才等了那么久的!人家要吃黄油蟹了啦!”

    星海怔了怔,赶紧握住她的手:“好好好,那咱们再等一会儿。”

    领班经理有些轻蔑地笑了笑,但下一号也没再为难他们,让他们进去了。

    位置自然不是什么好位置,坐下来过了十五分钟,才有人来打扫狼藉一片的餐桌;过了快半个小时,才有服务员过来帮他们点餐。

    梵梨早就对这家餐厅做好了调查工作,上来就点了两只黄油蟹,然后拿了10浮小费给服务员:“我想吃熟的,记得帮我蒸熟一点。”

    服务员是海洋族,第一次收到那么高的小费,兴高采烈地拿着钱走了。

    一只黄油蟹的价格就是25浮,他们吃完这两只,比在宿舍吃一周的伙食费还贵。看见梵梨出手那么阔气,星海想说点什么,但又怕坏了她的兴致,没说话。

    四十五分钟后,服务员把两只热腾腾的黄油蟹端过来,放在他们面前。

    “哇,你们‘水晶螃蟹居’的熟食空气泡可真大。”梵梨感叹道,“确定给我蒸熟了吗?我不喜欢吃生食呢。”

    “确定,我刚才特别叮嘱过厨师,说这位顾客想吃十成熟的。”

    “是放在蒸笼里做的吗,肢体没破裂吧?”梵梨盯着黄油蟹,“嗯……好像黄油没流出来?”

    “是在蒸笼里做的,您尽管放心。”

    接着,梵梨就开始和星海享用面前的美食了。

    黄油蟹是青蟹中的极品,顾名思义,就是壳内有许多金色油脂的青蟹。因为现在正是盛夏,青蟹卵膜因为高温破裂,汁液流遍体内,与每一寸蟹肉融为一体。蒸熟以后开壳,里面就是金灿灿的一片,充满绵密的蟹黄颗粒,飘出近乎松子的油脂味,鲜味远甚于普通的螃蟹。因为黄油蟹成因复杂,无法人工培育,所以只能在酷暑期间,等待浑然天成的巧合与大自然的缔造,价格也比普通螃蟹贵得多。

    梵梨本来没打算吃这么奢侈的菜肴,但既然这家餐厅作死,她也作一下吧。

    享受了黄油蟹的美味后,见星海也吃得很开心,她揉了揉肚子,对领班经理挥了挥手。领班经理过来后,她一手捧着奥术音球,一手拿着通讯仪说:“我想问问看,你们餐厅厨房里有熟食处理间吗?”

    领班经理呆住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这个,一般情况下,客人都是不会要熟食的,需求量不是那么高,我们……”

    “有还是没有,你就一句话。”

    领班经理不说话了。

    在圣耶迦那,餐饮业监管非常严格。要做熟食,就设置一个单独的熟食处理间,还得同时满足各种政府的卫生监管要求。如果完全按照政府的要求来办,餐厅会有近50%的面积都是厨房,租金也会因此翻倍,会严重影响收益。所以,很多餐厅都不会把熟食菜名放到菜谱上,却会满足客人私底下的熟食订单需求。一般情况下,非业内人士不了解,但因为租金和罚金都极度高昂,这已经是一项餐饮业的潜规则了,即便竞争特别激烈,同行一般都看破不说破。

    梵梨捧着音球的手动了动,刚才她与服务生的对话大声播出。然后她晃了晃通讯仪:“我现在打电话给卫生监管部门?”

    “别……您别……”领班经理急道,“您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来,咱们有话好好说。要不,我给你们免单,再加送您十只黄油蟹?”

    “再向我和我男朋友道歉。”

    “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二位。”领班经理立刻对他们行了左手礼,“今天因为我个人原因,让二位用餐体验不愉快了。”

    “你觉得你今天的做法是否公平?”梵梨冷冷看着她。

    “不公平。”

    “你要不要向所有被你怠慢过的海洋族客人赔礼道歉?”

    “你说得对,都是我的错。”

    “以后你还敢不敢这样对待下级海族?”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很好。”梵梨微微一笑,“那十只黄油蟹,我要活的。”

    等经理点头哈腰地退过去为他们拿蟹,星海直接笑出声来:“梨梨,真有你的。不过为什么要活的?我们宿舍没有蒸笼,不如让他们烧熟了带走。”

    “烧熟的,谁知道他们会往里面加什么东西啊。”梵梨对他挤了挤眼睛,“就要新鲜的,你如果想吃熟的,回去以后我烧给你吃。”

    离开水晶螃蟹居后,星海接过梵梨提着的十只黄油蟹。梵梨想要分摊一半,却怎么都抢不过他,只好作罢:“划算。10浮吃了一顿好的,还买了这么多极品青蟹。”

    “可是,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我们是不是拿得有点多了?要不,还是给他们一些钱?”

    “这可是那个经理自己提出来的,他们就是自作自受。”梵梨毫无愧疚之意,还有些不高兴,“你这个大傻瓜,你工作多辛苦啊,要多久才能吃上这么一顿好的?就算你不操心自己的身体,我可会心疼我的星海宝宝。你赶快打消这个舍己为人的念头。”

    “好吧。”

    然后,两个人一起漫游在街道上。这一个区域有很多海底喷泉,政府故意没有覆盖喷泉,所以他们每游一段,就会碰到从地下冲上来的大量泡泡。梵梨的尾巴每被喷泉冲一下,她就忍不住缩着肩膀叫一声,但她又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喜欢往喷泉的方向游。星海小心翼翼地牵着她的手,生怕她不小心就被冲走了。

    游过三条街,他们看到了一座圆柱形的巨大建筑,每一层透明的落地窗后都展示着刚出厂的舰艇,建筑高处挂上闪着醒目金属光泽的标题“海族舰艇”。

    “咦,到你打工的地方了。”

    梵梨记得,星海暑假期间就说要到“海族舰艇”应聘。其实这里兼职薪水已经挺高了,但他特别卖命,又打了好几份别的工。所以到现在,她已经完全搞不清他的工作日程了。

    “海族舰艇”大楼对面,有一栋同样醒目的圣都建筑风高楼。她记得,那是魔药监管局。这栋大楼没有玻璃,是完全敞开式的。许多穿着儒雅、戴着眼镜的员工游到他们所在楼层的方向,钻入各自的办公室。

    梵梨看得入神了,以至于面前有个喷泉她也没看到,差点被冲走。他赶紧把她拽回怀里。她也就顺势抱住他劲瘦的腰,靠在他怀里往上看他:“星海星海,我有一个好棒的点子。”

    “嗯?”

    “你看那里。”她指了指魔药监管局,又指了指“海族舰艇”,“你不是很喜欢‘海族舰艇’的企业文化吗?以后如果你在那里正式就职,我就在旁边的魔药监管局工作,怎么样?等我们结了婚,你来接我下班,我为你做早餐……然后到了周末,我们牵着小宝宝,一起到自家附近的藻园玩,就这样当一对平凡小夫妻,一代又一代,把我们的幸福延续下去……”

    说到最后,她没意识到,自己早就甜甜地笑了起来。

    这个幻想让星海的心都快融化了。他搂住梵梨的腰,顾不得身边人来人往,与她当街长吻。她没有再向他求证答案。因为他的吻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吻得如此急促,吻到他们的最嘴唇之间都像有喷泉一样,连续冒出好多泡泡……

    最后,她缠着他的胳膊,与他一同回宿舍,把羽烬叫出来,叫他一起再吃一顿黄油蟹。打开蟹壳的时候,羽烬看见那么多金灿灿的蟹肉,两个包子般的小拳拳握着高频抖动,大大的眼睛会发光,哈喇子明显流到了海里。还好食材有奥术空气球保护,不然梵梨都要伸手捂住他的嘴了。

    ***4.3小剧场***

    梵梨:“大家的都在好奇星海的缺点是什么呢……是太大?”

    希天:“这也算缺点?!!”

    夜迦:“嘻,你是不是可想要这种缺点了?”

    希天:“这种缺点我有,谢谢!比你的缺点大多了!”

    夜迦:“胡说,我的缺点比你大哟。”

    希天:“我的缺点大!”

    苏释耶:“……有完没完,你们好无聊。”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