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60章
    然后,三个人在厨房吃得开开心心, 看上去颇有一家三口的即视感。

    饭后, 梵梨躺在沙发上, 用清洁剂清洗盘子,哼着小曲儿,尾巴不停摆动。星海游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梨梨,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嗯?”梵梨眨眨眼。

    “我没有在‘海族舰艇’工作。”说出来以后, 星海垂下肩,有些泄气, 也松了一口气。

    “没事啊, 不喜欢, 咱们就换一个工作。”

    “不是,圣耶迦那的造舰业竞争激烈, 履历表强的人太多,很多人拿着兼职的薪水做全职工作。我说是落亚分部过来的也没用。他们说得很明确,我想应聘的职位,不管是兼职还是全职,都只收海神族和纯血鲨族、逆戟族。”

    “又是种族歧视!”梵梨气得差点摔盘子,“他们不明白, 你比纯血、海神族优秀一万倍!”

    “我不优秀。”星海苦笑道, “现在我才知道, 在落亚吃得开的实力, 在圣耶迦那是寸步难行。”

    “不不不,你真的很优秀,在我心中,所有男人加起来都比不过你一根手指头,让他们都去死好了!气死我了!”

    梵梨快爆炸了,星海的声音却平和又温柔,像把心底的柔软都释放出来了:“只要你觉得我好,就够了。”

    “我当然觉得你好!他们不收你,那是他们没眼光!而且,他们现在不收,不代表以后不收。就算以后不收,咱们大不了不在圣耶迦那工作,回红月海不就好了?直接到‘海族舰艇’总部干活,气死圣都这帮势利眼,哼!”最后“哼”的时候,梵梨用盘子重重拍了一下沙发。

    “梨梨,我不会让你跟我一起颠簸、过四处流浪的生活。我会努力。”

    “我不在乎。‘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这话可是你说的哦。对我来说也是一样。你在的地方就是家,地理位置不重要。哪怕是睡在野外珊瑚礁上,晚上不也可以看到最美的海上明月吗?”

    星海笑了起来,但这个笑里有几分快要流泪的感动:“如果真过成这样,那我可能会更希望一个更有实力的男人来娶你。”

    “什么鬼……”梵梨猛地坐起来,双手拍了一下他的脸,“不准乱说话。我爱的人是你,不是一个没有爱的男人能提供给我的、冷冰冰的物质生活。那样的生活我一点都不想要。再说,我连贫民窟都住过,你还觉得我不能吃苦吗?这位兄弟,我也是能撑起半边天的女人呢,你不知道我在清洁站工作过吗?”

    “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

    “在落亚啊,那时候怕你笑我,没敢告诉你。你每天送我去打工的时候,我就在里面打理那些清洁鱼。无语了,现在我看到清洁站都能一秒分辨出哪种鱼虾适合清理哪种污垢……”

    星海“噗嗤”一声笑出来:“好吧,虽然没有得到‘海族舰艇’的工作,但我也有做一些很不错的工作。领导听说我是圣耶迦那大学的,给我薪酬都很棒。”

    “可不是吗,自尊心太强也不太好嘛。所以,不要瞎担心了。我们俩都会变得越来越好的,加油加油!”

    梵梨满满的活力让星海备受鼓舞,但她自己却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第二天,趁星海不注意,她偷偷打了一艘出租舰,尾随他去了打工地点。结果,他的目的地是在一个建筑工地,跟一帮五大三粗的男人一起搬运材料。

    “那边那个混种,滚过来!”旗族包工头对星海暴躁地喊道,“你是混种,不是杂种,也不是残废,搬点东西还会掉出来?”

    梵梨看得清清楚楚,地上那些东西明明是前一个工人掉下来的,不是星海。但是,星海一句话也没说,身上还扛着二十米长、十米宽的钢板,弯下腰把前一个人掉下的材料捡起来,继续往前运送。

    星海的优势是速度,不是体力,所以梵梨看得出来,他其实特别累。

    这里的海水难闻极了,混杂了各种化学气味和建筑工人的汗液,令梵梨好几次窒息,把鳃紧紧闭上。但等到发盒餐的时候,星海直接一屁股坐在岩石上,大口大口吃着,两颊都被食物鼓满了,一点也不介意这些味道。旁边的壮汉分享了一块鱼肉给他,他还频频点头,谦卑地表示感谢,好像得到的不是食物,而是金块。

    梵梨捂着嘴,忍了很久,才没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完成了这份工作,梵梨又跟踪他去了很多打工点。

    这些地方,大部分配不上圣耶迦那大学在校生的称号。但她知道,别说星海还没毕业,就算毕业了,没有强大奥术支撑的混血,也不会有其他人那么好的就业前景。

    她多次跟星海暗示过自己做牌照租赁赚了不少钱,现在生活并不困难,但这并没有让他少拼一些。他每次都说:“你的钱是你的钱,作为男人,我应该肩负起养家的责任。”她也没办法拆穿他的谎言,这样一定会让他觉得自己更没用的。她太了解星海了,他有一点大男子主义,不可能忍受被女朋友养着。

    男人真是又脆弱又坚强的生物。

    然后,她开始到处替星海寻找兼职的机会,并绞尽脑汁,想怎么不经意地让他发现这些工作。

    然而,一个麻烦没有解决,另一个麻烦就惹上门来了。

    布可日早上七点半,教授里的学生还不多,星海出去帮梵梨买了一份早餐,却在走道上被一个鲨族女生拦住了。女生长得不算漂亮,在他面前瑟缩得像个小绵羊,连眼睛都不敢抬起来:“这位小哥哥,今天放学以后,我有没有机会和你……”

    女生伸出两根食指,比出了一个“十”字,又勾下去,意为交尾。

    “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为防对方听不懂,他还补了一句才离开,“我和她是一夫一妻制的情侣关系。”

    女生有些失落,但心知单偶制的恋爱关系在鲨族里是行不通的,便做好了备胎上位的准备,再次跟上去:“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

    “星海。”

    “星海?”女生僵了一下,“梵梨的男朋友?”

    “嗯。”

    “好吧。”女生彻底放弃了。梵梨的男朋友,那还真没办法。虽然她一直瞧不起海洋族,但对于这一届的学生而言,梵梨的意义已经跳出海洋族这个圈子了。

    他们的对话被一个鲨族男生听到了,他的尖牙咬了咬嘴唇,眼睛变成了两条尖锐的竖瞳。

    这个男生是个留级生,昨天才和这个女生交过尾。他不觉得这女孩有多吸引他,但他的功夫被她从头到尾挑剔了个遍。他正好声好气地说再来一次,她却当着他的面,把他的精子全都排出去了,连演都不想演一下,让他一秒萎了。而现在她用这样柔顺的态度对待星海,让他觉得倍感耻辱。

    圣大是他的地盘。这个从落大来的混种小子,凭什么睡到梵梨,还要吸引他的床伴?!

    所以,星海进入教室以后,他跟着游过来,拍了拍星海的肩:“哟,星海,早啊。”

    星海和他没说过话,只留意到他是昆蒂的忠实舔狗,最近和丽娜、凯墨也走得比较近,所以连问他名字的冲动都没有:“早。”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你不是梵梨的男朋友吗?”鲨族男生捂着嘴笑了一会儿,想讲后面的话,又笑得话都快说不清楚了,开启隔音术说道,“那你们俩交尾的时候,她是不是叫得很大声啊?”

    “……你说什么?”星海眯着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的意思是,她是纯血海洋族,腔孔很小吧?我只上过最猛的捕猎族,还没上过鱼饵妞,好奇,所以问……”

    他话没说完,已经被星海打得眼前仿佛绽开彩虹,两颗带血的牙飞了出去,血腥味流满了海水。他没想到星海这么带种,傻了半天,才龇牙咧嘴地擦擦嘴,冲过来用头撞星海的脑门。星海一下就闪开了,但他没解气,又给了男生一拳。

    血腥味很快被班里的捕猎族嗅到了,零散的学生都朝他们的方向看去。

    鲨族男生早就知道星海敏捷,以前也看过凯墨的人欺负他,但没想到单挑完全不是星海的对手,出手全部打空,全程被吊打。打得越多,他越感到羞耻,反击越是竭尽全力,然后又一次失败,气得他恨不得原地爆炸,和星海同归于尽。

    梵梨冲下去,在旁边焦虑地喊:“星海,不要打了!”

    鲨族男生恼羞成怒,打不到星海,只能打嘴炮:

    “梵梨就是个心机婊!”

    “如果她真的那么清纯,为什么不找同族的鱼饵,要和你搞在一起?”

    “以前在落大她弱势,所以只能和你交尾,现在不一样了,多少海神族男的可以上她的床?”

    “跟这种女人你还这么认真,绿帽侠!”

    ……

    因为这些话都被隔离开了,梵梨听不见,只知道他一直在激怒星海。星海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但班里的学生都不明情况,只能默默看着。

    梵梨正想用奥术中止他们的殴斗,突然有人高喊一声:“不要打了!”

    接着,两道水流冲出,把他们俩强行分开,并用海浪“捆绑”住他们——奥术释放者是奥达艾伦。他喝斥道:“你们在做什么?!这里是圣耶迦那大学,不是斗兽场!”

    “是他先动手的!教室里的同学都看到了!”鲨族男生捂着挂彩的脸说道。

    艾伦却没管打架的两个男生,只是游向梵梨,风度翩翩、轻言细语地说:“梵梨同学,你还好吗,受伤了吗?没想到刚进教室就看见这一幕,要不是我使用了防御奥术,恐怕他们会伤得更厉害。但你不要担心,只要有我……”

    梵梨完全当他是透明人,径直游到星海面前,心疼地替他治疗脸上2cm的划伤:“星海,疼吗?怎么又受伤了……”她情绪波动很大,奥术也不稳定,光芒一闪一闪的。

    “我靠,大惊小怪!如果他那也叫“受伤”,我算什么?濒死吗?”鲨族男生龇牙咧嘴道。

    “再嘴臭,你就真死了。”星海冷冷看向他。

    艾伦留在原地,一脸问号。

    不仅是他,其他学生也都一脸问号。

    众所周知,班里有两个奥达宗族的公子,一个是奥达艾泽,一个是奥达艾伦。哥哥艾泽是苏释耶身边的得力干将,同时也是著名留级大师,迄今二级奥术已经读了二十七年了。而弟弟艾伦今年才跟昆蒂一起入学,不管是外形、家庭地位还是学习成绩,任何一项都足以让女生倾倒。合在一起,直接把他组成了一个万人迷。

    但是,在梵梨眼里,他就是nobody。

    这大大地打击了他的自尊,也刺激了他未婚妻的自尊。昆蒂丢给了他一个怨恨的眼神,他也因为过分在乎自己丢的脸,没能看到。

    艾泽没在这里。如果他在,一定会感慨道:“老弟,你丢人了。”

    梵梨觉得背上有些发凉,隐约觉得不太对,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教室门前立着一名留着苍白卷发、高挑枯瘦的中年海神族女人。

    “打够了么?”女人面无表情,声音毫无起伏,看不出情绪。

    男生一秒认出这是谁的声音,赶紧停下和星海的肉搏,规规矩矩地站直了:“文、文南教授。打、打够了……”

    文南教授徐徐游了进来,绕着星海和鲨族男生转了半圈,倦怠的眼神从他们头看到尾,再从尾看到头,看得男生不住打哆嗦。最后,她游到讲台后方,把一支红色奥术幻笔放在桌子上,一点声音都没发出。然后,她两只枯树枝般的手交握在一起,跟千年女尸一样,不再动了。

    从这一刻到正式上课后,气氛之凝重,宛如乌云密布即将迎来暴风雨的夜间大海。

    梵梨跟逃亡的小动物似的,拽着星海,回到座位上。

    文南教授来自菩提海首府须陀洹,是海神族里的言灵族,尾之光是紫色,奥术上限不算特别高,但她的知识体系却非常超前。圣耶迦那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宏观奥术学》就是她写的。圣都有五十多所学院都认可她的教材。

    她两手空空而来,连课本都没随身携带,直接站在了讲台面前。除了用幻笔在海水中写下自己的姓氏,她没做任何自我介绍,直接进入主题:

    “上我的课,出勤率、小考、论文、演讲、演示、问答,你每一项都可以不参与。但即便以上你做到百分百,期末考试不通过,你也挂掉了整门课。没有第二次机会。挂了宏观奥术,别的课即便都是满分,你也无法晋升三级——这些你们都知道,我不再赘述。所以,希望你们认真学习,通过考试。”

    听到这里,梵梨放轻了声音,对前排的米瑟和歌说:“她说‘每一项都不参与’,是反话吧?”

    “是真的,她上课从不点名。但即便出勤率100%,考试也不一定能过的……我表姐就是她的学生,跟我说过她超级可怕……”

    “连米瑟宗主都害怕她?”

    “可不是吗,那时候我姐还不是宗主,但已经是学生会会长了。”

    文南教授在教室里缓缓游动,说话的时候耷拉着眼,从来没有露出过50%以上的瞳仁,下巴与脖子的夹角总是高于等于110度:“一级奥术和二级奥术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宏观和微观。进入大学的高级奥术,我们要引入的第一个概念,就是微子奥术。《宏观奥术》课本14页。”

    整个课堂响起了拖拖拉拉的翻书声。文南教授的声音依然没有任何波动:

    “……为了使得总能量Mn由N个核子组成的结论成立,首先假设Mn是相同的能量单位的总和,且在奥术释放和吸收的过程中,不是连续不断,而是被分割为一个个部分的。这个相同的能量单位,大奥术师奥达窦特称之为‘奥术微子’,随后又发布了一篇论文,将之改名为简称‘微子’。27页。”

    文南教授虽然不说废话,只讲干货,但比起风趣的布可教授、热情的魔药教授,她的授课方式实在是不讨人喜欢。学生们都跟没睡醒似的照做。

    “好了,现在我来提一个考验你们宏观和微观奥术学习程度的问题。大奥术师托马曾经用一篇长达百页的论文来阐述奥术能阵的运算规则,其中第一条不等式你们应该每一个人都会有基础的概念。对于拿下双S的学生来说,应该更是轻而易举。那位同学,请将这个不等式写给大家看看。”

    说完,她指了指教室里某个角落。就在昆蒂的身后,刚才和星海打架的男生被银光照亮了。三百颗人头齐刷刷地转到了他的方向。

    昆蒂知道他成绩不好,赶紧掏出笔,在笔记本上写了大大的一行字:

    ΦxΞ≠ΞxΦ

    她还在“Φ”下面画了箭头,写上大大的“释能”一词,在“Ξ”下画了箭头,写上“坐标”。

    男生学过这些内容,没看公式,大方地说:“这个不等式就是‘释能乘以坐标不等于坐标乘以释能’。”

    “我说了,请你写给大家看看,如果你不觉得麻烦的话。”后面那句明显只是文南教授的客套话。

    男生拿出海笔,在纸上写下来,但是攥在手里不知道该怎么展示。文南教授扬了扬右眉,对四周张开手,耸了一下肩:“你很可能觉得这整个教室的同学都有螳螂虾的视力,最好你用偏振光写出来,他们都能看到。”

    全班笑了起来。

    男生这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抱歉地说:“教授,我不会用奥术书写。”

    “因为不会用奥术书写,所以申请了奥术系,逻辑满分。”

    又一阵笑声响起,男生也跟着傻笑起来。但文南教授接下来一句话,直接让笑声戛然而止了:“你已经留过一次级了吧,现在依然不会奥术书写,所以你是没有天赋的。从下周起,我的课你不用来了。”

    男生跟刚被判了死刑一样,瞠目结舌站着,然后就被文南教授遗忘了。

    文南教授把不等式用蓝光写在水中,再挥挥手,在不等式的下方写了两组9x9的表格,单位表格都是不同的一个数字和一个字母的组合。她说:“现在,请那位同学告诉我,这是什么,详细解说。”

    她指着的男生,是星海。

    梵梨懂了。他们俩在文南教授的课前教室打架,让她很不爽。

    星海站起来,看见这个表格,懵了。从来了圣耶迦那以后,他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赚钱上,没有预习过。

    梵梨第一次看见这个能阵的时候,其实也很懵。这有点像数学里的矩阵,但矩阵只有数字。对待物理变量一样把两个表格相乘已经让人很头大了,能阵里都是带字母符号的表格,还要求把它们相乘,根本就是神经病的思路。

    梵梨坐在星海旁边,如果她写字提示,很容易被教授发现,于是她推了推前排的霏思。

    霏思秒懂,赶紧在纸上写下:“能阵,高级奥术中的变量……”却听见文南教授说:“前面的海洋族女生,你如果要帮他回答,那就请把这两个能阵乘起来,并算出不等式的差值和溢出属性。你可以在纸上算,再口头讲解运算过程。”

    能阵运算是五级奥术的内容,现阶段不可能有人解得出来。霏思秒怂,把头垂了下去。

    文南教授等了一会儿,像是早就猜到了星海答不出来一样,不再看他,转而面向所有学生:“奥术,是光海族赖以生存的学科之一,拥有强大精神力的海神族又是擅长奥术的佼佼者,所以,在圣耶迦那,有45%以上的学生都是海神族,而且越往高级进阶,海神族的比例越高。到奥术的顶级,捕猎族也变成了稀有动物。所以,你如果是海神族,收起你的傲气,因为中学到现在的特殊只是短暂的。而如果你不是海神族……”她笑了一下,不再继续,只是从讲台上游下来。

    这时,所有学生才看到她尾巴上有一条四五十厘米长的疤痕,凹陷进去,留下一条长长的肉白色。

    “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天赋。如果生来就没有擅长奥术的基因,例如,都读大学了还不会奥术书写,最终可以选择留校或研究理论知识。但是,你的机会就会比那些有天赋的学生少很多。在如此情况下,若还不努力,不预习,那我们学校要你做什么呢?”

    两个打架的男生面如土色。文南教授连脖子都没抬一下,只轻轻抬了抬眼皮,“落大奥术学院每年送来圣耶迦那的,都是最优秀的学生。如果来了圣大,你却令落大蒙羞,你不如转系,去学驯兽,或去奥术艺术系学荧光壁画——哦,抱歉,口误,荧光壁画也需要你会奥术书写。我表达得够清楚了么,有没有人没理解?”

    当然没有人回答文南教授。

    整个课堂都像午夜坟地一样寂静,上一周课程上快乐的气氛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奥达、布可、赛菲、米瑟宗族的学生也只敢紧闭着鳃,眼珠子都一动不动。

    文南教授再次把视线投向了星海:“这位男同学,你能考到圣大是一件很励志的事。身为混血的你,想必比一般捕猎族更加用功。所以,你可以继续回答我的问题了。”

    星海皱眉闭上眼,也开始等待死亡宣判了。

    “不会?不会的话,那你恐怕就要像刚才那位……”

    终于,梵梨举起了手,颤巍巍地说:“能、能阵……”

    “这位海洋族女生,我刚才说了,如果要帮他回答,就请把它运算出来。”文南教授的目光往下挪了挪,看见她空空如也的桌面,“连课本都没带,还真是挺自信的姑娘。”

    梵梨手指在水中来回划动。

    同时,那个那组奥术变幻的9x9的数据也在重新排列组合,慢慢融合在一起,跟高速运转的机器似的。

    整个教室都发出了一阵阵夹杂着“哇”“我去”“卧槽”“妈呀”的唏嘘声。文南教授的面色却越来越阴沉。

    等最后一个字母就位后,能阵合二为一,变成了金色。梵梨写下不等式的差值和溢出属性,又把刚才文南教授写出的表格默写出来,正准备开口讲解,却被文南教授打断了:“梵梨,是你吧?”

    “是的……”

    “你都已经学得这么好了,运算速度比我还快,还上我的课做什么呢?”文南教授笑了一下,“下周开始,我的课,你也可以不用来了。”

    《宏观奥术》梵梨都快背得了,所以,她其实并不是很稀罕上文南教授的课。但她没考虑到教授现在本就在气头上,脑子一短路,提出了一个火上浇油的问题:“那……那如果不上课,是不是最后期末考试考过就可以了?”

    “什么?”文南教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不是才说了吗,上您的课,出勤率、小考、论文、演讲、演示、问答,我们每一项都有权不参与……”

    “是这样。我的学生都不需要出勤率。”文南教授顿了顿,拉长了脸,“但是,你已经不是我的学生了。你学得这么好,还需要学分这种虚无的东西做什么呢。祝你在自学的道路上前程似锦。”

    梵梨也怂了,赶紧求饶:“不不不,教授,我错了,我想要学分的。”

    文南教授用一种厌世的眼神瞥了一眼梵梨,本来想直接赶她走,但“兼特羽烬”这个名字忽然在她脑中一闪而过。然后,她再次露出一抹笑:“想要留下来?可以,我有条件。”

    “您说……”

    “你在落亚大学的270分,我已经有所耳闻了。你如果上我的课还想这么玩,那你真的是无足轻重的。我的条件是:期末考试,我的课、你的总成绩,都要拿下年级第一。如果做不到,那就请你退学吧。圣耶迦那大学不欢迎惹事又成绩不好的海洋族。”

    最后这句话,连昆蒂、艾伦都觉得太苛刻了。不是拿第一就是“成绩不好”?这标准也太……

    梵梨只觉得造化很弄人:去年她有自信考第一,却被逼着必须让出第一;现在班里多了个奥术怪羽烬,她不是那么有自信了,却又被逼着不得不考第一。

    “好。”她吐了一串泡泡,“我答应你。”

    “我很期待你在未来课上的表现,天才。”文南教授眯着眼,声音轻飘飘地,“让三百位同学来瞻仰一下落亚大学第一尖子生的风采。”

    这句话像一个耳光,打得拿第一的丽娜的脸火辣辣地疼。

    “好的,教授。”

    实际上,梵梨已经感到浑身汗毛直竖了。

    “现在,我们接着讲微子的入门概念。”文南教授的声音都低了几个度,“13页。”

    很显然,所有学生都能感受她释放出的低气压。整个教室的翻书声变得干净利落,跟军事化训练过似的。

    下课后,听见别人都在悄悄讨论文南教授故意为难梵梨惨遭打脸的事,但是梵梨苦恼了。

    她本来想,如果研讨课她能有幸和和歌、纱纱、羽烬分在一个班,小组成绩拿全系最高分是有很大胜算的。但不幸,也是意料中的事,他们没有一个人没有被分在她的研讨课,只有霏思。

    在课堂上遇到梵梨,霏思愤懑地说:“这个文南教授就是故意在为难你!真是气死我了!”

    “没事,努力一把就好了。”

    “努力有什么用啊,微观奥术已经没戏了。”霏思抱头道,“微观奥术我和兼特羽烬、赛菲昆蒂在一个研讨课,上周看见他们分在一个小组了。”

    “哈?羽烬和昆蒂?”梵梨有些紧张了,“昆蒂学习好吗?”

    “非常好。当然没有你和羽烬好,但是,非常好。”

    “……”

    而她的微观奥术课上,班里同学她都不认识,如果组到了猪队友,凉凉。

    这就是个悖论——如果不答应文南教授的要求,宏观奥术挂了,挂了明年文南教授可以直接叫她滚蛋,她就得换专业;答应文南教授的要求,就得冒险退学。她太难了。

    为了这件事,星海觉得特别愧疚,一整个晚上都在向梵梨道歉。梵梨本来对他打架惹事还有点生气,但得知他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的,也没法再生气。

    晚上,她还接到一通苏释耶的电话。

    “梵梨小姐,新的学习环境还适应么。”

    “不怎么好,被教授刁难了。”想到文南教授,梵梨就觉得很头疼,现在十分神游天外。

    “海洋族在这样的环境学习,压力自然是很大的。不然,也不需要我们小富婆靠赠送首饰的方式拉拢人心了。”

    虽然早就猜到了苏释耶会知道自己转赠礼物的事,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她停了停,笑道:“谢谢苏释耶大人的礼物。”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可能会伤害到我呢?”

    “少来了。你是不会被伤害的。”

    “是么,为什么这么说?”

    “崇尚多偶制的男人,有什么伤不伤害的。被我拒绝了,还有千千万万的大美女在白鹰宫殿等待你的宠幸。所以,我不觉得我伤了你,只想感谢你的礼物,因为它们确实取悦了我的小姐妹们。”

    良久,苏释耶都没说话。其实,他已经单身很久了。最初,他以为是这一年工作太繁忙,没有时间,抑或是形形色色的女人都见过,现在好奇心也不那么重了。但最近他回想最后一个约会的对象时间,意外发现是去年十月的事。那一天,他本来和一个落亚时装周的名模约好见面,但见了以后,模特贴满碎钻的媚眼在他看来黯淡无光。他连对方的手也没牵一下,就跟个祭司似的回家休息了。

    那个约会的前一天,星海和梵梨第一次闹矛盾,星海为了哄梵梨,把她带到了海面去看真正的星海。梵梨看着星海的眼睛大而明亮,蓝而澄澈,让他失眠到了凌晨两点,然后凌晨四点、六点,他又分别醒来了一次。

    从那以后,苏释耶就更佛了,哪个女人都不想见。以前,他同时约会的对象一般有五到六个。这些女生有的还互相认识,彼此心照不宣。虽然数量不少,但对苏释耶来说,看起来都差不多。偶尔遇到一个特别让人有挑战欲的、懂得如何吊男人胃口的,他会多点兴趣,但征服以后,他的兴趣减少得更快。再多的女人都没办法令他感到满足,所以,他也从来没想过要放弃多偶关系。

    听梵梨这么一说,他骤然发现,自己现在压根不是多偶,是“零”偶。但他不想让梵梨知道自己是个单身狗,只笑了一声:“让你的小姐妹开心,也就是让你开心。那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我现在就去让她们把礼物退回来。你稍微给我两天时间。”

    “好好好,我错了,别退。总之,你现在就是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

    苏释耶的声线很冷冽,用这种宠溺的口吻说话,让人的心都不由变温暖、柔软了。梵梨拍打了两下脸颊,让自己冷酷起来:“我有男朋友,确实不想从别的男人那里得到好处。独.裁官大人,我原本很敬佩您,但您现在的轻浮举动,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从一个普通男孩子手里夺走他的女朋友,可能对您来说是家常便饭,但这样的行为,我是不接受的。所以麻烦您自重,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

    “我没有从别的男人那里抢过女人。”苏释耶有些恼怒,“女人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稀缺资源,梵梨小姐没必要把我说得像个无耻盗贼一样。”

    梵梨却比他还脾气还大。想到文南教授白天的样子,她就更气了,潜意识还模仿了些文南教授的说话方式:“您不缺女人,还找我做什么呢?”

    “因为我喜欢你。”

    心跳又停了一下,但梵梨还是咬咬牙说:“你喜欢我,不代表我就得属于你。我一早就说过,我要的是一对一的爱情。最近看您的举动,猜测您可能以为只要钱再多一些,再多浪漫一些,再包容一些,就可以当做谈判筹码,让我放弃‘专一’这一选项。但‘单偶制’是我恋爱的必要不充分条件,不是充分不必要条件。而且,现在我有男朋友了,你再说什么喜欢我,很荒唐。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您看还有哪里没表达清楚的吗?”

    苏释耶一时间无语,不知该如何回答。

    “您没有疑问了吧?那就这样。”

    电话被挂断了。苏释耶看着骤然消失的紫光,脑袋空白了两秒,嗤笑了一声,靠在椅背上。他用手指关节撑在鼻尖下,半掩着唇,过了一会儿,又不带感情地笑了一声。

    ***4.3小剧场***

    和歌:“最近文下总出现一些虎狼评论,例如‘求各男主陆生状时的长度’,哦,这个话题我太喜欢了。”

    梵梨:“目测苏释耶大人186~189cm之间?星海应该是178~181cm上下?教授183cm?希天190cm以上?小羽哈哈哈哈一米有吗?”

    羽烬:“呜呜呜,我哪有这么矮!”

    和歌:“……你们这么纯情,这个话题没法聊了都。”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