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61章
    幸运的是, 赛菲日晚微观奥术讲课上, 霏思又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兼特羽烬从赛菲昆蒂他们小组退出来了, 跑来我们组了诶。”

    咦?!

    刚好这时羽烬也过来了,梵梨讶异道:“小羽, 你怎么换组了?”

    “因为看你和霏思姐姐关系比较好,我就到霏思姐姐那里去了。”

    “昆蒂没有怪你吗?”

    “她开始问我,是不是计较党派之争。我就跟她说实话了嘛,是为了梵梨姐姐。她说我是宗神后裔的叛徒。我跟她说, 我从梵梨姐姐那里学到的是‘人人生而平等’‘助人为乐’。昆蒂成绩已经够好了,所以我要帮霏思姐姐的忙。”

    虽然似乎得罪了昆蒂,但梵梨不得不承认, 她被羽烬这番话爽到了。她摸了摸他的蘑菇云脑袋:“乖,你是真的乖。”

    前排, 昆蒂确实气炸了。她抱着胳膊, 跟丽娜没完没了地说了半天:

    “你开始跟我说梵梨讨厌,我还没发现, 她是真的讨厌。勾引艾伦都算了,毕竟是我的未婚夫;连羽烬那种小孩子都不放过,她不靠男人不能活啊!”

    “哦,那倒不是我的意思。”丽娜很淡定,“梵梨讨厌是讨厌在非敌既友,当她的朋友, 要被她压一头;当她的敌人呢, 又很棘手。男人这块, 她好像没有勾引来勾引去吧,不从头到尾都只有星海一个吗?”

    “才没有,你想想这周宏观奥术课前,艾伦撩着她那个劲儿。如果说她没使什么手段,我才不信!”

    因为梵梨这事,昆蒂又在艾伦那里往死里作了。艾伦哄了,劝了,两万多浮的礼物送了,一点用都没有,后来干脆放弃,和她冷战。但他不哄她了,她觉得更不舒服。

    “其实,艾伦本就不是什么安分的男人吧。”看见昆蒂脸色更臭了,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丽娜赶紧转了口风,“哎呀,不就是男人么。你可是赛菲宗姬,少了一个艾伦,还怕没人要你不成?”

    “‘少了一个艾伦’?你觉得整个光海有几个艾伦?你全家服侍的奥达宗族,还有几个宗子?”

    丽娜无语。其实在她看来,艾泽比艾伦靠谱多了。但艾泽叛逆心很重,只崇拜苏释耶,肯定不会和昆蒂这样的女生联姻。她的大小姐脾气是因人发作的,昆蒂根本是不分场合、不管对象,24小时都保持着公主的姿态。也只有艾伦这种花花公子可以忍辱负重把昆蒂娶了。

    知道自己说话太重了,但昆蒂又不想道歉,只能转头对妹妹说:“夏弥,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赛菲夏弥本来只是旁听,被她这么一问,跟受惊的兔子似的弹了一下,然后连连点头:“姐姐说得对……”

    下课后,昆蒂和丽娜去参加奥达宗族组织的海神慈善晚宴了。

    夏弥不喜欢热闹的场所,但又有很想见的人,纠结了半天,于是晚了半个小时到酒店。结果,就在楼下,她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于是赶紧游过去,对他小幅度地挥挥手:“艾伦……”

    艾伦靠在罗马柱上,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有气无力地“哦”了一声。

    “艾伦,你怎么了……”夏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心情……不好吗?”

    其实艾伦一点也不讨厌夏弥,但只要想到她姐是昆蒂,火气就会蹭蹭蹭往头顶冒:“你姐真的是个奇葩。布可日那点破事,一直跟我闹到现在,刚才又当着别人面骂我了。你说,我和她只是要联姻而已,她现在整得跟像谈恋爱似的,搞什么呢?”

    “姐姐……只是脾气坏,她心不坏的……而且,她是因为对你有期望,才会一直为你守身,对你严格……”

    “那我求求她放过我吧,多跟几个男的交尾,就不会让我这么窒息了!”

    “你明明知道她不会这么做的……”

    “啊,真的怕了她了!我爸就是欺负我好说话,非要强迫我娶她,换我哥试试看?一分钟上演休妻仪式!”

    其实,夏弥很想说,如果你们一定要和赛菲宗族联姻,我也可以的……但这种话她这辈子都说不出口,只能怯生生地低下头去。而看见她似乎不赞同的样子,艾伦更来气儿,骂了一句“昆蒂臭娘们儿”,就往上方游去。

    然后,他在酒店的一个房间门前,看见了一抹紫色的光。一头黑色卷发散落背心,少女转过身来,对他露出了无限柔情的笑。他毫不犹豫地把她推进房间,狂吻的同时,把门猛地摔上。

    “晴,我好想你。”他搂着她的腰,眼神又是热情,又带了些厌恶,“我好讨厌昆蒂。”

    这个叫晴的海神族少女,母亲是昆蒂家里的管家。她和昆蒂的关系就像丽娜和艾伦的关系,但因为他们与昆蒂家里的关系更紧密,已经拥有了赛菲的冠姓权。

    在奥达、赛菲这样的大家族里,赛菲晴除了漂亮和温柔,似乎一无是处。但是,艾伦就是为她动心了。尤其是昆蒂发作时,那种矫情劲儿,压得人喘不过气儿来的时候,她的温柔就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此刻,昆蒂又给他打连环追命call了。他掐断了通讯仪,翻身把晴压在床上,顺着她的脸颊吻到她的耳根、脖子,含糊不清地说:“晴,给我生个孩子吧……”

    他的声音很小,但她听见了。她是如此爱他,听到这样的请求,感动得差点哭出声来:“好。”

    “胎生,可以么?”他的尾散发出金色的、贵气的光,与她暗紫色的尾光缠在了一起。

    “好……”

    他的语言仿佛有神奇的魔力。她才答应他的请求,就不知不觉变出了两条腿。她的腿白皙修长,和她的人一样美丽。他臣服于她的性感之中,轻轻叹息。

    “你这么美,这么温柔,我们如果有女儿,和你一样,那我就是全光海最幸福的男人了。”艾伦反复地亲吻她,用手指轻轻勾下她的肩带,“宝贝,我爱你。我未来的妻子就是你这样的。我心中孩子母亲的形象,也是你这样的……”不是昆蒂那样的。昆蒂太可恶了。

    自从有钱以后,省掉了打工的时间,梵梨本以为开学后自己会过得轻松一点,但事实说明,多动症跟银行存款没有一点关系。不工作,她又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自我提升上。这一天在图书馆提前读完了安排好的书,出来感觉体力已经被掏空,但她还是觉得不过瘾,在路边的报刊亭拿了一份《圣耶迦那日报》——圣耶迦那日报和晚报都是免费的,边游边读。

    报纸上有很多售房信息,她一个个挨着阅读、对比。

    经过最近的调查,她知道了整个圣耶迦那市最贵的住民地段是在西区富人区、东边的峡谷旁,这边的公寓都是天价。尤其是峡谷旁的圣都第一豪宅,直接挖到地下五层,5250个房间全是完全干燥的,可以在里面进行陆地上的活动,例如斗兽场、影剧院、葡萄酒窖、游戏室、桑拿间、高级奴隶交易中心、器械魔药博物馆等等。圣耶迦那的首富在这里买了一个片区,直接在里面盖了一个人工沙滩,上方用奥术布置出了仿真天空,可以随时在里面体验99%真实度的出海感受。

    现在,峡谷就有一套房子首付一百多万浮。她有些心动。但想想自己没有固定收入,贸然把钱都花出去了,好像不太稳妥。于是,她又开始翻阅招聘信息,想帮星海物色一下新工作……可是,刚忙了一天就看工作的内容,还是有点受不了。

    “啊,好累……”梵梨长长叹了一口气。

    “好勤奋的女孩,累了就休息休息吧。”

    听到这个声音,她手一抖,报纸随水漂走。回头一看,苏释耶正游在她的身侧。他似乎刚出席过重要的场合,首饰比平时更多、更华丽,而且也以海生形态出现,长长的圣灵鳍在水中发光,整个人就像天神下凡一样。

    “独.裁官大人……”梵梨立即行礼。想到上一次在电话里发那么大脾气,可重新见面,他态度却那么好,让她觉得很过意不去,所以也温和了很多。

    “你怎么又开始看房了?还没做好决定?”

    “嗯……”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房价不高,但环境非常好,就是离市中心稍微远一些,你想去看看么?”

    “那是哪里?”

    “海雾树。”

    虽然心动,很想去看看,但对上苏释耶的视线,那种神似爱情的晕眩感又一次袭来。她赶紧把目光挪开,闭上眼睛,迫使自己恢复清醒:“算了,改天吧。谢谢您的帮助。”

    “那里有一家很美味的餐厅,在树上,有全光海最美味的黄油蟹。”

    “你知道我喜欢吃黄油蟹?”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但我喜欢。相信我,只要吃一口,你会觉得一整天的疲劳都消失了。”

    这下又加上美食暴击。梵梨动摇得就像刺豚状的不倒翁,一戳就破了。她强忍了半天,还是摇头:“下次吧。我先回去了。”

    “今天我的朋友,‘海族舰艇’的创始人,约我在那里聊聊经济局势。你确定不想去听听看?他应该会有兴趣见见未来的光海大奥术师。”

    听到“海族舰艇”,梵梨的耳鳍立起来了:“我想去看看。”

    海雾树在圣都的北部、翡翠山脉的中部,是一个很著名的圣耶迦那景区。这地方确实有点远,但真的抵达现场,梵梨发现书本上的图片比不上实景的十分之一。它不仅在海底山上,周围还全是珊瑚礁、岩石和七彩鱼群,五花八门,炫丽得不像在地球上。

    整棵树高三百多米,直径大得可以住人。标志为红宝石鹰的深蓝色舰艇停留在一家餐厅门前。圣都红衣卫一个个出来,列队目送苏释耶和梵梨一起出去,便没再跟进去。

    偌大的餐厅里装饰得像马上要举办婚礼,但三十张餐桌里,只有一张前面坐了一个灰发海神族男人。见苏释耶进来,他行了一个左手礼,苏释耶回右手礼。他看了看梵梨:“这位美丽的小姐是?”

    “梵梨,我的朋友,圣耶迦那大学的学生,奥术系,双S。”

    “我的布可宗神,这姑娘是个天才啊。”男人对梵梨颌首示意,“梵梨小姐你好,我叫马文,很巧,也是苏释耶大人的朋友。”

    梵梨被他逗笑了。随后,跟他们一起坐下来。

    苏释耶是个实在人。说是聊经济,就真的和他在聊光海经济,一点别的话题都不提。梵梨的知识储备里没有经济学基础,只觉得他们说的每一个词她仿佛都能听懂,但合在一起就完全不懂了。

    两个小时过后,梵梨强撑着快合起来的眼睛,就听见马文依然神采奕奕地说着:“是这样,宏观经济学家看待各行业的未来,一般是不考虑财政部的。在他们的思维里,就没有财政部坍塌这种概念。所以,两千四百多年前那场经济崩溃,根本问题就在于金融圈与经济学专家缺乏沟通,模型很不稳固……”见梵梨面露倦色,他转而对她说:“梵梨小姐,我们这个朋友眼光比专业人士还毒辣。是他创建了一个光海宏观经济金融交流中心,成功阻止了预言里最近五十年可能会出现的经济危机。他看待经济与市场方式,很能打破传统,影响了很多决策者。”

    “只有拯救灾难的才是英雄,预防灾难的也就算个守城门的吧。”苏释耶笑,“再说,我只是提出想法,成绩是属于精英与专家的。被你夸得快飘了。”

    “苏释耶大人是真的太谦虚了。跟你讲话,我觉得我才是两百岁的人。”

    他们又聊了几句,马文收尾对话,并和苏释耶交换了一下他们最近看的书。他送给了苏释耶一本《演化之河》,苏释耶送了他一本《光海史与星辰鲎的一天》。目测分别是进化生物学类和大历史观类的书。梵梨暗自把名字记下来,准备回去买下来,强势在书单里插队到最前面。

    最后,苏释耶看了一眼梵梨:“对了,梨梨,在来的路上,你说有一个重要问题想问马文,是什么呢?”

    “重要的问题,我没有啊……”说到这,梵梨立即反应过来了,苏释耶是在给她提供自由选择的机会,“哦哦,我想问问马文先生,圣耶迦那的‘海族舰艇’现在为什么不招有海洋族血统的员工了呢?”

    “哈哈,这个问题。”马文笑了起来,“确实是因为现在上阶海族都越来越喜欢往圣都搬,导致很多海洋族血统的应聘者与海神族、捕猎族产生了巨大冲突,才会出此下策。但您或您的朋友如果想到‘海族舰艇’工作,你们随时有我的推荐信。我相信苏释耶大人的眼光。”

    “啊,不提我的名字,就推荐我男朋友可以吗?”

    马文意味深长地看一眼苏释耶,假装没有听到那个“男”字:“你朋友叫什么呢?”

    “星海。”

    “稍等。”

    马文拿着通讯仪出去了。过了十多分钟,他打完电话回来,坐下来,神色俨然。

    “我去问了,这位叫星海的男孩子过去在我公司的落亚海域总部工作过,职位是奥术芯片研发助理。他的工作能力,落亚那边的认可的。但这孩子怎么说呢……他虽然做事很效率,头脑也聪明,但有些缺乏上进心。”说到这里,马文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梵梨和苏释耶,“他好像没什么目标,也没有做出特别出色的业绩;在学校他成绩很好,但没有好到可以影响到履历表的程度。最致命的一点,是他会有无故失踪翘班的情况。对于圣耶迦那的工作强度来说,这是致命伤。如果要把他转到圣耶迦那总部来,其实也就是我打声招呼的事。但对于‘海族舰艇’极度讲究公平的企业文化来说,他在里面的日子可能会不好过。”

    他这番评价,让梵梨的心都揪了起来:“星海确实是一个随和平稳的人。但他很有责任感,不会无故翘班的。”

    “那这件事,你觉得该怎么解决呢?”苏释耶说道。

    “我想到两个方法,第一,换一家公司。第二,”马文看了一眼梵梨,“让梵梨小姐先进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再用她的名义推荐他进去。一般以这样关系推荐进去的,都默认后者不如前者工作能力强,他的压力会小很多。”

    “我?”梵梨指着自己,“可我从来都没有在‘海族舰艇’工作过……”

    “你能做好的。我相信自己识人的眼力。通常你这样的学生毕业前一年,就会有最少五家大公司抢破头。介绍你进去,我的压力也小很多。”

    随后,三个人一起离开了餐厅,马文与他们分道扬镳了。梵梨压着被海浪冲乱的额发,抬头看着苏释耶:“独.裁官大人,今天您帮了我好大的忙。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呢。”

    苏释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就在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不再是远在天边的红月海,不再是奥术幻影摸不到的地方。

    “帮我做一顿饭。你答应过我,如果我到落亚,你就做饭给我吃的。结果我还没找到机会赴约,你就过来了。”

    “就这样吗?”

    “就这样。”

    “好的,那您想吃饭了,打电话给我,我随叫随到!”梵梨对苏释耶挥挥手,“今天有点晚了,我也回家啦。”

    “我送你回去。”

    每一次被他温柔对待,每一次与他目光交汇,每一次得到了不该从他这里得到的好,都像吃下一颗裹着糖浆的药,初时是满满的幸福与甜蜜,慢慢地,苦入心脾。梵梨反复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再让自己有什么奇怪的“直觉”。苏释耶对每个女人都如此体贴周到,她并不特别。

    “不用麻烦啦。”

    “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别多想,我只是单纯担心你的安危而已。”苏释耶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背上,似乎只是在礼貌地催促她进入舰艇,她还是敏感地弹开了,并且拿出通讯仪。

    “不用管我了,我叫男朋友来接我就好。”

    “那我陪你等他。”

    “您工作那么忙,真的不用。”

    “不忙,今天休息。明天要去一趟须陀洹,要四天才会回来。今天想多和你待一会儿。”

    又是一颗糖浆药入喉。梵梨赶紧岔开话题:“要去菩提海啊,我还从来没去过呢,应该很好玩吧。”

    “菩提海也有海中菩提树,静谧山脉、麝香花铃谷,都很美。你要跟我一起去么?我带你去这些地方玩玩。”

    玩,玩什么,火吗?

    苏释耶太主动了,太主动了,她受不了了,发大招:“不不不,我就不打扰您了。听说菩提海漂亮妹子很多的,多去玩几天,好好享受。我们这种凄凉学生党,只有羡慕的份了。好了我走了……”

    她刚转身,他就一把把她拉回去,手劲大得她以为骨头都会被捏碎。

    “提别的女人,你在开什么玩笑。”虽然没什么表情,但苏释耶眉心微蹙,双目幽深,显然生气了,“我说过了,我喜欢的人是你。”

    海水里,红绿海藻的碎片杨花般飘散,软珊瑚舞出徐徐忧伤的姿态。海草包围着海底树干,树根深深陷入平原“土壤”之下。

    她的短发也似红藻,有规律地摩挲着白皙的脸颊。她的眼睛是繁星,是日落在湖中的倒影,比这里任何一处的海水都要清澈干净,可是,这一刻,这双眼中只有满满的惊诧和害怕。

    “不要说了。”梵梨胸膛剧烈起伏,“该说的话上次我不都已经说过了么?我有男朋友。”

    “你不接受我也可以,让我陪在你身边就好。”苏释耶松开了手,低头看着她,“不经你许可,我不再碰你。”

    “不行。”梵梨坚决地摇头,“在我身边也不行,以后我们还是不要来往了。”

    “其实,梨梨,你也喜欢我,对不对?”苏释耶没有一点退缩,反倒更温柔了一些,“认识我这样一个朋友,并不是什么坏事。你拒绝得这么厉害,更像是怕克制不住自己。”

    “当你想保持健康的时候,没必要把一大堆零食摆在面前,让自己受罪。”

    “如果一个人正餐吃得开心,即便是她最喜欢吃的零食,也不算什么诱惑。想吃零食,只是因为正餐不够好吃。”

    比口才,她是真比不过苏释耶。她干脆跳过这个话题:“今天已经在这里耽搁很多时间了,我得回家陪男朋友,再见。”

    梵梨刚转过身,苏释耶又追上来:“如果可以两个都要,你会不会考虑?”

    “对不起,我不想两个都要。我只想要星海。”

    “两个都要不好么,我有那么糟糕?”

    “当然不是。恰好相反,你我都心知肚明,你不是太糟糕,是太好了。”梵梨声音寒冷,一点情面也不打算留了,“我不是傻子。如果真的‘两个都要’,你我也依然心知肚明,我最后会两个都失去。”

    “为什么?”

    “星海不接受多偶,就算我同意,他也会第一时间离开我。只有你的时候,我又有什么话语权?到那时候,是你N个都要,而不是我两个都要。你这样用男性优势欺压我,却装得好像是在为我好,真的太虚伪、也太瞧不起我了。”

    苏释耶怔住:“我没想过那么多。”

    “你当然不想那么多,你是基因上的赢家,不需要想,只靠本能就知道什么是对你最好的。我承认,你是一个很优秀、很迷人的男性——我觉得全光海没有女性会不这么认为。但是,我选星海。再见了,苏释耶大人。”

    “等等。”

    她刚游出去一截,他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我是你的,只是你的,好不好?”

    梵梨回头,不解地看他:“什么意思?”

    一阵海浪卷过,带来大量绛红色的海藻雨。在这片纷乱的碎红中,苏释耶的衣摆与银发也在舞动。

    “从今以后,我再不和别的女人有非工作上的往来,只跟你在一起。你可以两个都要,你觉得可以接受么。”

    ***4.3小剧场***

    星海:“???”

    希天:“我操,作弊。”

    夜迦:“太狠了。”

    羽烬:“我也可以对梵梨姐姐专一,有什么了不起!哼!!”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