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62章
    “为什么……”梵梨心脏都快跳停了,  可是也更加不解了,  “为什么?我想不到你这么做的理由。你说过,单偶制不利于演化。”

    “那是在你出现之前。”苏释耶凝视着她,“从在临冬海和你分开,直到在声明广场和你重逢这段时间里,  我没有一秒忘记过你。我是一个**很强的男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长期跟一个女人在一起是不够的。但是,跟你在一起,我觉得我会比跟一百个女人在一起都满足。”

    梵梨感觉脑子里都快成浆糊了,这是什么,  天上掉馅饼?中了五百万彩票?

    “别闹了,  只是以前没有哪个女生会这么拒绝你,你冲动劲儿上来了。”

    “不是冲动,我知道。而且,说不好听一些,我的寿命比你的长,  等你没了,  我还可以活几万年。用两千年只陪你一个人,我不亏的。”

    他口才太好了,  梵梨几乎就要被说服。不行不行,  她得清醒一点。泼他冷水、吓跑他的时候到了。

    “你想跟我在一起两千年?”

    “嗯。”

    “那跟我结婚吧,  我就信你会专一。”

    “结婚?”苏释耶愕然,  “直接谈结婚?”

    “是啊。”她又开始用那套对付捕猎族的法子了,“首先,我不想婚前性行为,只想把第一次留给丈夫。对了,我做饭特别好吃,可以每天在家做饭,等丈夫回来。你想,每天回家有我这样的小娇妻在等你,让你只能看到我,再也碰不到外面的美艳姑娘,有不有趣,惊不惊喜?”

    “我知道了。”苏释耶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是一件大事,我回去好好想一想。”

    “行的呀,你好好考虑,认真考虑,我等你答复哦。”

    但梵梨知道,她不用再等了,苏释耶不会再找她的。

    梵梨一身轻地回到了宿舍,虽然失眠,但睡着以后,睡眠质量特别好。彻底放手的感觉还不赖,即便他们从未开始过。

    果然,从第二天起,苏释耶彻底消失了,就跟当初那个要送她通讯仪的逆戟族男孩一样,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她一边觉得纯种捕猎族真是太真实了,一谈结婚,逃起来跟发射导弹似的,无一例外;一边又觉得很无奈,毕竟苏释耶说得很动听,动听到她都以为他认真了。还好她脑子够清醒,知道在关键时刻发大招,才幸运地避免了一场情伤。

    换个角度看待这件事,她觉得很超然:海洋很美,天空很美,满郊野的红玫瑰很美,舞台上演奏出的大提琴曲很美,苏释耶也很美,但这些美好的东西都是无法成为私有制的。学会旁观,学会欣赏,挺好。

    两天后,她又接到了“海族舰艇”的电话,和她预约了时间面试。

    虽然是马文亲自推荐的,但这家公司确实流程非常一板一眼,整个面试过程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之后,又过了三天,她收到了公司寄来的录用文件档案,周末便开始在那边正式上班。

    她的工作就是星海曾经做过的奥术芯片研发助理。运气好也是不好,上班第一天,她的团队正好开始开发最新款的芯片,同事和领导都在忙自己的事,没什么人带她做事。她只能一边帮他们打印文件、分发盒饭以及当寄件小妹,同时旁听他们正在制作的项目内容。下班以后,她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圣耶迦那最大的图书馆——古光海图书馆,在里面借了《奥术芯片入门》,然后坐下来快速翻看。一个小时后,她又借了《芯片简史》;又45分钟,她借了《水中的王者——舰艇时代》;又一个半小时,她借了《图解奥术芯片》……

    古光海图书馆藏书量到达12万卷,主阅览室西朝东方,示意能迎接清晨第一缕阳光。梵梨在里面看累了就趴着睡一会儿,等她意识到体力有点支撑不住的时候,还真的迎接了清晨第一缕阳光。

    她又借了《芯片制造奥术建模与安全调度控制》《声呐信号处理芯片技术》《舰艇惯性导航芯片装置》《弹道导弹中的奥术芯片》等等进阶书籍,带着回宿舍了。结果到宿舍楼下,却正好碰到了一脸焦虑游出来的星海。

    “梨梨!!”星海冲过来,扶住她的肩,“你去哪里了,怎么消失了一整天?!”

    梵梨这才迟钝地拿出通讯仪,发现奥术能量早就耗尽了,她有些懊恼地拍拍头:“我在图书馆看书,忘记给它续能了。”

    “原来是这样……”像紧绷的弦突然放松,星海双肩垮下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在图书馆待这么久,是不是因为文南教授给你的太大压力了?”

    “哦哦,不是的,这两天恶补的都是工作中需要的知识。”

    “就是昨天你说去应聘的兼职工作?”

    “嗯。”

    “是什么工作?怎么会让你累成这个样子?”

    总算到了不得不面对这个话题的时刻。梵梨不想让星海知道,但更不想撒谎,只能坦白:“是以前你做的工作,奥术芯片研发。”

    星海愣了一下:“在哪家公司?”

    “‘海族舰艇’。”

    梵梨想要说得很轻松,星海也想装作很轻松,但是他们对望彼此的眼神中,有那么大约两三秒的时间里,都明显感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在无声地发生着巨大改变。其实,这种改变并不是一朝一夕的,是很早就有了趋势的,只是到了这一刻,才彻底地浮出水面。

    “原来是这样。”星海摸了摸后颈,有些尴尬,“作为海洋族,都能轻松拿下这份工作,我们梨梨真的好厉害。”

    在一段感情中,对女生而言最尴尬的瞬间中,一定有超越男友、让对方感到自己不是男人的那一刻。

    上一次星海把梵梨保护在自己的身后,远得就好像是上个世纪发生的事一样。

    梵梨本想说一些让他感到好受一些的话,例如:“并不容易的,第一天上班,根本没人搭理我。”但是她又知道,星海情商很高,不会听不出她的安慰之意。安慰比打击还要令人挫败。所以,她干脆挺了挺胸脯说:“你女朋友也是很能干的,不要小瞧我们女人哦。”

    她这样说,星海反而宽心地笑了起来:“从来没小瞧过你,你一直很优秀。这份工作难度不低,前期你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

    “好,爱死你啦!”梵梨跳过去,搂住他的脖子,跟挂件一样吊在他的脖子上,“忙了一个通宵,我体力真的被掏空了,快快抱我上去!”

    “在这里?”星海环顾四周,“不太好吧……别人会看到。”

    “就是要秀恩爱,秀到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女朋友,免得又有小碧池来抢我的星海海!抱我!”

    星海被她闹得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开心,于是把她和一大堆书都横抱起来,“搬运”回了她的房间。幸运的是,路上没遇到其他人,只有羽烬很早就听见他们的动静,在房间门口等他们,结果看见星海抱梵梨游了过来。

    梵梨平时比羽烬高那么多,但在星海怀里显得瘦瘦小小,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简直就像会发光一样。羽烬用下嘴唇包着上嘴唇,嘟嘟唇抖了抖,两只食指轻轻对了几下,挺着鼓鼓的小肚子,尾巴跟狗尾巴似的快速摇动:“我也想抱梵梨姐姐……”

    “小羽,你太小了,就算是在水里,你也抱不动我的哦。”梵梨被他逗笑了。

    “那不行,梵梨姐姐是哥哥的,你长大以后抱别的女孩子吧。”

    “好吧……”羽烬摇着小短尾巴回房间了。但是,星海抱着梵梨的这一幕,又一次烙印在了他的记忆中。

    之后的很多年里,他都总在想,如果他能长到和星海哥一样高,能这样抱梵梨一次,该有多好……

    可是,海神后裔真的长得好慢,呜……

    接下来的生活,让梵梨深深理解了“社畜”一词的残酷。而且,她还是社畜和校畜的混血品种。

    在跟进军校似的磨练学习中,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进步飞速,知识储备量与日俱暴增,但睡眠不足是常有的现象,因睡眠不足导致脾气暴躁的并发症,更是隔三差五就会来那么一次。

    刚进去不到半个月,团队领导就把她从助理转为“掀背舰奥术芯片研发师”,薪水从每小时150浮提到了400浮。虽然奥术学院的学生毕业后大部分都年薪十万以上,但兼职有这个时薪实在有点夸张……受到重用,她看到了曙光,工作得更加卖力了。

    两个月过去,她完全没有休息日,偶尔在图书馆趴着睡一会儿,还会被路过的学生吵醒,弄得她特别想跳起来把他们全都冻成冰块,再从窗口扔出去。

    有一回微观奥术研讨课结束,星海到她的教室来接她。他们的课还没结束,依然在进行最后的讨论。星海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都听我的!”而说话的人,正是他的女朋友。

    “这问题你到底觉得难在哪里?”过了一会儿,她又不耐烦地说道,“这么简单都不会?要我讲几遍!”

    提出疑问的组员是个个子小小的眼镜妹,被她吓得海笔都掉在了地上。夜迦坐在她们对面的椅子上,睁大眼看着他们,眼镜滑到了高高的鼻尖上,半天没推上去。

    后来,梵梨虽然跟眼镜妹道过歉,但游出教室时,还是为自己控制不住的情绪感到懊恼。同时,她遇到了星海质疑的目光:“梨梨,你最近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没睡好。”在他面前,梵梨变温柔了很多,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乱跳。

    “你是不是不应该再做‘海族舰艇’那份兼职了?这份工作占用了你太多时间。”

    “不行,我得做下去,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

    “能有学习重要吗?你未来是要当大奥术师或大魔药师的,现在把那么多精力都放在一份无关的工作上,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别说了,我不会辞职的。”梵梨不想解释。急冲冲地往前游。

    她太需要睡眠了,妈的,不想再去搞那个狗屁芯片研发。可是再坚持一下就可以做完,她不能前功尽弃。一旦这个项目获得大成功,她就可以跟公司谈判,说如果想我留下来,就把我男朋友也招了。对这个谈判,她没有100%的信心,甚至连50%都没有。那么大一家公司,怎么就会因为她的“威胁”而妥协呢……但星海真的不能再做那些体力工作了。就算预期会落空,她也要试!

    累到极致的时候,她偶尔也会想放弃,但很快就会把自己拍醒。

    这世界上没有让人走得舒服的上坡路。在最疲惫的时候想要走的路,肯定是下坡路。

    这份工作,她还是得做。

    “梨梨,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星海也有些懊恼了,“我是没把赚的钱给你吗?我们有很大的经济开销吗?你为什么……”

    “拜托,星海,你都问了两次同样的问题了!”

    星海被她的气势震住了,但很快,他便平静而有些不悦地说:“梨梨,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好好吃过一顿饭了。最近你吃饭的时候都在看书、打电话、看文件,周末相处的时间甚至比周中还少。你发现了么,你真的变了很多,而且你不喜欢这份工作。”

    他的问题是一根针,把她气鼓鼓的怒气皮球戳破了。

    “我知道。”梵梨苦笑道,“我确实不喜欢这份工作,只是不想放弃现在的项目。”

    “等做完这个项目,还会有下一个的。你永远不会想放弃。但这真的不是你想做的事,不是么。”

    “我没有变,只是需要节省时间,需要休息。”梵梨握着他的手,温和地说道,“不要阻止我,给我多一点点支持,好不好?”

    星海默然凝视了她许久,才低声说:“行。”

    这个周末,梵梨总算迎来了第一个真正的双休日。

    11月21日起,连续三个周末,会举办圣耶迦那最大的舰艇赛事——光海SS级赛舰锦标赛  。这个比赛是当今光海水平最高的舰艇大奖赛,与圣耶迦那大奖赛(全圣都舰艇运动竞赛)、落亚舰艇大奖赛齐名。在这场比赛中,赛舰沿着既定路线飞驰而过,平均速度达到590千米小时。每场赛事持续120分钟,在这段时间里,每一位赛舰手都会完成10000千米里程,是速度与激情的结合体,也是“海族舰艇”大量投资的商业比赛。

    刚好项目接近尾声,领导跟梵梨说,她可以先休息一个周末,等第三个周末来参加闭幕式。

    梵梨觉得领导从来没有如此英俊潇洒过。

    兼特日,梵梨睡了整整一天,本来想和星海出去逛逛,但星海出去工作了,直到晚上十一点过才回宿舍。他也累得不行,和她打了五分钟电话,就说第二天还要工作,挂断睡觉了。

    自从上次气氛有些不愉快以后,星海确实用实际行动给了她“支持”,联络她的次数也变少了很多。

    加斯日,梵梨一觉睡到了早上九点,整个人都轻松得不得了。果然人得到足够休息的时候,心情也会变得愉悦。可惜星海不在,她有些想他。但想到既然他能支持她工作,那自己也应该给他空间。

    梵梨到厨房里转了转,看见一个奴隶正在做早餐,羽烬跟个小少爷似的趴在躺椅上,一边玩拼图,一边翘着小尾巴,摇来摇去。他玩得正带劲儿,没留意到梵梨游到他身后。她拍了一下他的肩:“小羽?”

    羽烬抬头看到她,吓得手一甩,拼图哗啦啦落了一地。但他没有觉得前功尽弃很可惜,两只大大的眼睛反倒写满了心虚:“梵、梵梨姐姐……”

    “你怎么了,这么害怕?”

    “我不是故意要用奴隶的,哇……”羽烬快哭出来了,“我不会做饭,又不想一个人去买东西吃,更不想麻烦梵梨姐姐,可是肚子好饿,呜呜呜……”

    梵梨看了一眼奴隶。他也回头快速看了他们一眼,就跟聋了一样继续回头做饭。

    “我没有不允许你用奴隶啊。”梵梨迷惑道。

    “梵梨姐姐不是说,人人生而平等吗?那奴役别人就不对了,不是吗……”

    “只要你尊重他们,把他们当成普通的员工而不是奴隶,不要打骂他们,侮辱他们,就不算奴役呀。”

    “咦,是这样吗?”

    “嗯,你只是请他来为你做饭,就像请厨师一样,等不用他们以后,放他们自由,那还算做了一件善事。”

    听到这里,那个奴隶虽然没再回头,眼睛却转了转,偷偷瞥梵梨,觉得一个海洋族女孩能令海神族小男孩如此听话,堪称天方夜谭一般的画面。

    “好的,那我听姐姐的,只请他帮我做饭,其他时间给他自由。然后我也不等不用他们以后了,现在我就去给他写赎身契,把他当成我的厨子!”

    “好啊,小羽真乖。”

    看见羽烬一溜烟地游出去,那个奴隶扑通一声趴在地上,给梵梨磕了几个响头,眼泪大颗大颗流在海水中:“谢谢你,好心的小姐,谢谢你……”

    “不用谢我,你该谢谢你善良的小老板。”

    “谢谢你们,你不知道,我这辈子都没敢想过能获得自由,我……我……”说到这里,这个快要成年的大男生,现在哭得跟孩子似的。

    梵梨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赶紧游到他的菜板面前,探头看他做的食物,好转移他的注意力:“你做的这是什么?”

    果然,这个奴隶站了起来,擦擦眼泪说:“这是‘龟脚’,咱们裂空海的特产。”

    其实梵梨知道,它学名叫石蜐,长得像“勿”字,又有点像乌龟的脚,所以有这个别称。石蜐是菩提海、裂空海的甲壳动物特产,幼虫会游动、爬行,找到可以附着的礁石,便黏在上面不再走。这种生物在别的海域是没有的,没想到还可以做成食物。

    奴隶接着做饭,剥掉一个个龟脚的硬皮,露出里面的白肉,再放到干燥气泡里的清酒中,泡一阵子,便开始清蒸,准备做下一道菜。

    羽烬拿着写好的契约书回来了,让奴隶去签字,然后把两个剥皮的生龟脚递给梵梨:“梵梨姐姐,这个生吃也很美味的,尝尝嘛。”

    对于尝试新鲜的食物,梵梨一直有些胆怯,但见小羽都吃得特别开心,便捏着鼻子把它吃下去。没想到,有一点螃蟹的鲜美,却比蟹肉更紧实,口感太好了。

    接着,她和羽烬在厨房里嗑瓜子般嗑龟脚,同时打开电视,看看当日新闻。

    她最近忙于工作和学习,好久没关注时事政治了,没想到打开新闻频道,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苏释耶。

    原来,他最近又去复活海了,和复活海政府签订了17项条约,还促进复活海推出最新的海防法,正巧在今日正式实施。看了海防法的条款,几乎都是有利于巩固圣都党统治的。梵梨就知道,苏释耶在复活海又要多出一大批黑粉了(圣耶迦那的媒体肯定不会播报这样的新闻)。但是,在那边的影响力、话语权也会因此再次上一个台阶。

    在新闻里,苏释耶的样子和私底下一直不同。

    新闻里,他是冷峻的,专注的,略带攻击性的,是一个百分百的顶级捕猎族。但私底下,她经常会忘记他的种族,只觉得他是一个浪漫温柔又很难驾驭的男人。

    已经两个多月没见了。如今再次看到他,哪怕是在电视里,也有些恍如隔世。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看着苏释耶发呆。

    现在,厨房里只有她和小羽,她和他也彻底变成陌生人了,对着电视机稍微走神一下,应该没事吧……

    新闻还没播完,刚获得新生的奴隶倒完垃圾回来,说:“梵梨小姐,楼下有人找您。”

    “是谁?”

    “没报名字,有好几个人,还有一辆好大好大的舰艇。”

    梵梨游到走廊尽头,从窗口往外看,然后惊呆了——楼下停着的军事舰艇印着宝石鹰徽章,一排圣都红衣卫整齐地列在门前。

    心脏“咚咚咚咚”乱跳起来。梵梨好想一口气冲到楼下,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找她。

    会是苏释耶吗?

    他为什么还会来联系她?

    她好想见见他……

    想到这里,她伸出双手,在脸上噼里啪啦一阵乱打,告诉自己别冲动。她贴着墙壁,闭着眼睛,深深吸气,重重吐气,深深吸气,再重重吐气……因为速度很慢,她没有吐出一个泡泡,只是在沉寂的海水中,听着自己的心跳声逐渐趋于缓慢。

    可是,紧张消失了,渐渐袭来的却不是平静,而是胸腔中无声的疼痛。

    她想见苏释耶。

    冷静了以后,还是想。

    她垂着头,无比丧气地游向厨房,跟羽烬打了个招呼,便回到自己房间里躺下,把通讯仪关机,像缩在壳里的乌龟一样,把头钻在枕头下面,用被子把整个人卷起来。因为水流循环不好,没过多久,她便因为大脑缺氧睡过去了。

    黄昏时分,残阳把房内的水流都染成了金色,梵梨被两声敲门声吵醒。她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慢吞吞地游到门前:“谁啊……”

    “是我,苏释耶。”

    刹那间,睡意全无。梵梨回头看了一眼对面星海的宿舍,见他不在,立即拉开门:“你怎么还在这里……”

    “现在方便讲话么?”好像知道她在乎什么,他把声音放得很轻,“我有事想和你私下聊聊。”

    梵梨看了看四周,觉得现在实在不是什么讲话的好时机,只是蹙眉道:“很重要吗?”

    “对我来说是的。有一件挺严肃的东西,得亲手交给你。”

    “唉,好吧。”

    “来。”

    他们一起下了楼。圣都红衣卫为他们俩打开舰艇舱门,待他们进去以后,又关上了舱门,继续严防死守。

    梵梨好整以暇地立着,直到苏释耶指了指沙发,她才谨慎地坐下来。还是见他的一贯姿势,只坐了1/3的屁股。

    和苏释耶被关在密闭的空间里,好像连海水里都注满了醇酒一样。

    这个男人真的太会了,玩那么久失踪,再出其不意地出现,云淡风轻,风度翩翩,大幅度调动她的情绪,再一举攻陷她,太可恶了,简直是PUA惯用招数,她要学会拒绝,要清醒!

    她强迫自己集中精力,不去看苏释耶,不去想他,不断在脑子里回放和星海相处的记忆,然后她听见苏释耶说:“我其实喜欢给人制造惊喜,但我觉得你的做事风格还是喜欢提前准备……”

    他游过来,在梵梨身边坐下。两个人的距离突然拉近。他的部分侧脸被阴影遮挡,水光刚好在他脸上照出伦勃朗式用光的效果。明暗交界线勾勒出他脸部清晰犀利的线条,让他看起来就像许多明艳女人到满脸皱纹时依然埋藏在心底的秘密、那个只存在于青春激情记忆中的旧情人。

    电视里看看苏释耶还好,见到本尊,她实在是……

    如果他现在再和以前一样,把她推在座椅上吻,她很难保证自己能第一时间推开他;若他再玩失踪,她恐怕又会在伤心和对星海的自责中度过很长时间……

    不行不行,清醒!!

    “梨梨。”

    不要叫她,不要叫她,不要用这种低沉温柔的声音叫她!

    梵梨,你听好,这就是100%纯正渣男的声音!一点杂质都不含的那种!不想被渣就清醒,他碰你就狠狠推开他然后骂他是条狗!

    但是,她没有迎来苏释耶的肢体接触。

    “你是怎么了,看上去好丧。”苏释耶笑了起来,把一个大首饰盒放在了她的手上,“来看看这个,心情会不会好点?”

    “这是什么……”

    梵梨疑惑地打开盒子,先是被一道强光刺得眼睛眯起,别开了头,然后回头一看,她急促地倒抽一口气,用手捂住嘴。

    “喜欢么。”

    首饰盒里装的是一颗切割工整的、80克拉的钻石。无色,只有完美切工中一片璀璨华美的银白。顶级艺术品的形状,毫无瑕疵,正被镶嵌在婚环上的铂金六爪之中。

    “这是在红月海南海岸产出的。同级别的钻石一般要等三到五年才会出产一颗。我运气还不错,只等了两个月就等到了。拿起来看看?”

    梵梨眼睛都快被闪瞎了。她晃晃脑袋,把钻石从里面取出来,拉出了婚环。随着海水流动,钻石也反射着晃动的银白之光,就像液态的铂金星星在水中跳跃。

    与加斯希天那个冷硬风的镍婚环不太一样,苏释耶送的这个婚环线条柔和,特别有女人味;上面还镶嵌了满天星般的小碎钻,又显得很有少女心。

    简直跟做梦一样……

    这钻石……

    不管是切工、线条、色泽还是设计,都太经典了,即便那么大,也找不出一丝缺陷——每一颗碎钻取出来,若放到人类的大牌珠宝店里,都可以单独制成一克拉钻戒里最贵的一款,导致它环绕着一种极不真实的幻梦感。

    “这太美了……”梵梨小心地捧着它,心都快化了,“你也太懂女生喜欢什么了……”

    “你喜欢就好。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太大的钻石,更讲究净度、切工,但这种事,我不能输给加斯希天吧。”

    听到他的回答,梵梨都没立刻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直到看见婚环内部,有一排微微凹进去的手写字体:

    给我爱的梨梨。燃烧时代,苏释耶。

    她这才猛地抬起头,指着那排字说:“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不能外送的意思。”苏释耶轻轻笑了一声,“不逗了,你说是什么意思。”

    天灵盖像被雷劈中了。

    “我现在脑子里是空白的,你等等……”

    “我就知道你这小骗子提结婚是没安好心,想吓跑我。”苏释耶刮了刮她的鼻尖,眼中有化不开的旖旎情意,“现在我只想知道,我们梨梨对这款钻石还满意么。你如果满意,我就用它正式求婚了。时间你定,我知道你喜欢做日程规划。然后,结婚证我们就领一夫一妻制的。”

    《圣耶迦那婚姻法》规定,在一夫一妻制的婚姻中,如果因为一方与第三人有不正当性行为导致婚姻破裂,离婚后,出轨方将用其65%的收入赡养另一方,直至另一方进入下一段婚姻。光看这规定都该知道,领这种证的夫妻有多罕见。

    梵梨一时失去了思考能力,连他为什么知道自己喜欢做时间规划都没细想。她摇摇手,想让自己不要那么头热:“我不懂,我们才见过没几次……”

    “我相信自己挑妻子的眼光,已经考察到位了。另外,我建议你选一夫一妻证,是因为领多偶结婚证,如果我出轨,离婚几乎不需要付出代价。还是一夫一妻的比较保护你。然后,我和星海你嫁给谁都可以,我觉得嫁给我更适合,物质条件更好,更适合结婚,这个证对我束缚也比较大。你觉得呢?”

    “我觉得很凌乱。”

    苏释耶想了想,又说:“不过,我们得先说好:我只接受你有星海一个情人,别的男人绝对不可以。你要是跟第三个男人好,我会和你离婚。”

    ***4.3小剧场***

    苏释耶:“希天那条土狗跟我比钻石?呵。”

    希天:“我操。”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

    <a href="https:///book/7/7848/6171621.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7/7848/6171621.htm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