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63章
    梵梨根本没想那么远。她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有男人求婚的感觉还不错,对么。”苏释耶笑道。

    其实梵梨的物欲并不是很强烈, 这个钻石也只让她晕眩了一会儿。相对于钻石, 明显苏释耶更持久。但是, 她不能表现出喜欢他,又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有些开心, 只能说:“我可不可以只要钻石不要你?”

    “不能。我是钻石的附加赠品,还是强行赠送的那种。想要钻石,你就必须把我收了。”

    梵梨被他逗得更开心了,呵呵呵呵笑了半天。而不管她是开心还是紧张, 他只是微笑地看着她, 看到她害羞得不敢和他对视。

    “怎么不说话了?”苏释耶凑过去观察她,“知道玩大了把自己坑了?有时间和星海商量吧——你可以跟他说,他提出任何要求,我只要能满足他的, 都会答应。我等你答复。”

    梵梨知道,这回苏释耶是真的认真了。

    她从他眼中读出了比以往更甚百倍的坚定和占有欲,哪怕他用温柔的微笑掩饰着。可是, 他没有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事, 甚至连手都没碰她的。

    他如此锲而不舍地让步, 让她心情很复杂。和苏释耶结婚,这是多大的事, 会闹得所有人都知道, 她的生活会因此发生巨大改变。

    可如果点头答应了, 就意味着, 苏释耶会变成她的丈夫,他们会生活在一起……

    说不开心肯定是假话,她甚至觉得美好得像做梦。

    但和苏释耶分开,梵梨回到宿舍,狂喜渐渐散去。冷静思考了以后,狂喜又变成了悲哀。

    因为她知道,虽然苏释耶的提议是利她的,但依然不是一对一的关系。她自己很难接受,也不认为星海会接受这样的提议。

    翌日早上,梵梨和星海一起在学校食堂排队买早餐。

    “星海,我想问你一件事哦……”她轻声说道,“你以后有想要在事业上有很大成就吗?”

    “当然。我还是很向往‘海族舰艇’的工作,如果可以,毕业之后想在做一次尝试,然后在两百岁以前做到部门老大。”

    “那,如果有可能,让你毕业之后就能实现目标,你接受吗?”

    “我不相信‘海洋雪里飘下大把糖’这种说法,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但如果真有,谁不接受呢?”

    “如果你以后再也不用奋斗,可以有花不完的钱,但你要和别人共享我,你会接受吗?”

    “不接受。”星海想都没想就答道。

    后面一个男生听到了,好奇地说:“‘花不完的钱’是什么意思啊?”

    “大概,一年能有几百万浮从天而降?”其实肯定不止这么多,梵梨随口说了个数字。

    “换我我肯定同意啊!这么好的事,谁不接受谁是傻子!”

    但星海还是态度坚定:“不接受,给十个亿都不接受。那样还算什么男人。”

    “兄弟,你要不要这么死板?”男生大笑起来,“一年别说好几百万浮,就算有十万浮,像你女朋友这样的妹子,你都可以养一打了。有几百万浮,你就是全海洋最男人的男人之一了。”

    “衡量男人价值的不是金钱,是骨气。再说,财富我自己会积累,不需要别人施舍。梨梨是我追了好久才追到的女朋友,我都舍不得碰她,更不接受任何人碰她。”

    男生本来还想说他很傻,但仔细思考了星海这番话里的意思,竟然觉得肃然起敬。

    “好男人。这是个好男人。”他拍了拍星海的胳膊,指着星海,对梵梨说道,“珍惜你男朋友,他真的可以。”

    梵梨当然知道星海是什么样的人,结果和她猜的一模一样。其实根本没必要问。

    星海看上去温柔,其实很有脾气,大男子主义还挺严重。苏释耶给她提供的选择,本质上不是要星海还是要两个都要,而是让她二选一。

    别说是同性,作为女生,梵梨都被星海的伟大折服了。虽然苏释耶真的很吸引她,她的感情、身体,都不由自主被苏释耶吸引,但是,仅仅因为苏释耶外形更有魅力,谈吐更风趣,更有钱,更有地位,她就要抛弃星海吗?

    她和星海是彼此的初恋,也一同经历了那么多事。她之所以现在还没喝下那瓶逆向时空灵魂交换魔药,也都是因为星海。

    她晋升捕猎族之前,星海红红的眼,她忘不掉;她从服药室出来后,他亦步亦趋跟着她,比父母还担心她的样子,她忘不掉;星海的正义、善良、仗义、坚定、忠诚、人穷志不穷的精神,一直都是她发自内心喜欢的地方。

    因为遇到了大众眼中“更好的人”,就放弃曾经生命中最重要的灵魂所爱,真的是正确的吗?

    理性与精神在告诉她,选星海,绝对没错的。

    晚上,她打电话给苏释耶:“独.裁官大人,我想好了……对不起。”

    苏释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轻轻笑了一声:“我就猜到你是来说‘对不起’的。”

    “对不起,星海不能接受你的提议,我也觉得三人行很荒谬。还是算了吧。”

    “你不用急着拒绝我,我并没有要求你立刻做出回应。多拿点时间考察一下,把我当成备胎吧。”

    “备胎?怎么可能……我不想做这么不尊重你,也不尊重星海的事。”

    “你没有不尊重我。我已经爱上你了,每天对你日思夜想,如果让我完全和你断联,我反倒很痛苦。偶尔让我听听你的声音,让我见见你,比你的‘尊重’有意义多了。”

    他的声音温柔而平静,一点都不像是光海的首脑人物。但即便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语调,她还是能感受得到他的伤感情绪。不管脑子里几次对自己说,你不喜欢这个人,也做出了相应正确而理性的举动,但心到底骗不了自己。她含着泪,努力不让泪水掉下来,努力让声音变得冷酷:“如果你早点出现,或者在临冬海就告诉我你是认真的,可能结果会不一样。现在,太晚了。”

    “是我的错。”

    “你没有错,只是晚了。我们没有缘分,还是不要再联系了。再见。”

    不等他回答,梵梨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她抬头看着水光粼粼的波浪,窗外有一群多棘马夫鱼游过。它们是撅嘴小可爱,背鳍很长,三角形,黑白条纹,是典型热带鱼模样。这种鱼会为翻车鲀做清洁,她以前在清洁公司经常接触到。她出神地看着这些鱼,全然没有留意到门外的情况。

    “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

    听到星海的声音响起,梵梨整个背都挺了一下。她慌张地回过头,脑中一片空白,凭本能快速说道:“没、没跟谁,就朋友啊。”

    “哪个朋友?”

    看见她眼眶发红、茫然失措的样子,星海甚至不忍心让她接着撒谎,索性拆穿:“是跟你一起去临冬海玩的那个男人吧。你们还有联系。”

    “是……他没放弃。”梵梨站起来,勉强地笑道,“放心好了,我已经拒绝他了。”

    “我听到了。你拒绝他了,但你心里有他。”

    “没有,我喜欢的人是你。”

    “你喜欢的人是我,和你心里有他,没有冲突。如果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跟他说,如果当时认真,结果会不一样?”

    “星海,不要再聊这个人了,好吗?他不重要。”

    梵梨只觉得很累。因为拒绝苏释耶这件事,本身就很耗损心力。骗自己已经很累了,她不想再戴着面具骗星海一次。可是,星海上头了,游了进来,盯着她说:“他现在认真了?”

    “对。但我拒绝了。”

    “真是可笑。”星海冷笑一声,“当初你单身可得手的时候,他不珍惜你。现在你有男朋友了,他反倒认真了。”

    “是啊,他就是个渣男。所以,你看,我这不已经拒绝他了吗,一点机会也没留给他……”

    “你留了!”星海突然怒道,“你刚才跟他说话的方式,就是让他觉得你现在还喜欢他。你这么说,他是不会放弃的。”

    这还是星海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梵梨有些被吓到了,只是木楞地看着他,心跳乱起来:“对不起,我说得不好。他如果再找我,我态度会更坚决一点的。”

    “算了。不用。”见她怕成这样,星海也心软了,坐下来,抱住她,“你还爱我,对吗?”

    “是。我爱你,而且会一直爱下去。”

    刚才忍了半天的眼泪,一下汹涌而出。梵梨紧紧抱住他,只觉得全身都像被拆散了再重组一样:“你这样凶我,我真的很难受。星海,你不仅是我爱的人,还是曾经救过我无数次、在我最失落时陪我走过的人。我懂得辨认是非,懂得感恩。如果你不放弃我,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放弃你的。”

    “好。”星海也加紧了拥抱她的力道,“对不起,刚才我太凶了。”

    说这些话时,梵梨全程都感到很心痛。但她知道,这份心痛不仅是因为星海凶她、她感到委屈。但原因,她已经不愿再想了。

    过了十多分钟,星海突然说:“你最近这么有钱,都是苏释耶给你花的,对吗?”

    “不是。”梵梨长叹一声,只能老实招了,“苏伊在银行卡里留了很大一笔钱,所以我暂时是不缺钱的。”

    “哦,这样。”

    虽然两个人讲和了,但这天之后,星海变得非常紧张:上课时,他不会再与梵梨分头行动,而是像曾经在落亚那样寸步不离地接送她;下课后,不管她是在宿舍复习,还是在图书馆借书,他都会与她一起学习,而且有一半的时间走神,会盯着她;他放弃了两份兼职工作,就是为了能够准点把她从“海族舰艇”接回家;即便是在她工作的时候,他也会隔两三个小时就打一个电话过来,随意问候两句,就把电话挂了;不管他们在什么媒体上看到苏释耶,他都会第一时间关掉电视、扔了报纸、图书翻页……

    梵梨知道星海在害怕什么。但这个话题很敏感,不能拆穿。她只是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放松、享受,并且经常感谢他愿意花这么多时间陪自己。

    两周后,梵梨的团队完成了最新芯片技术的研发。同一个周末,光海SS级赛舰锦标赛即将进行闭幕式。

    领导赠送了梵梨四张一等座的票,她觉得倍感受宠若惊——这些票都只有公司高层才有,没想到他这么大方。她给了星海一张,其它的都分发给小姐妹们。一等座非折扣价为888浮,收到这份礼物,小姐妹们再次激动。

    星海本来是舰艇爱好者,但这一回,他却没有显得特别高兴。

    速舰比赛起源于可以追溯到机械时代中期。当时走私以博比特虫毒素为首的毒液的捕猎族把毒品放到舰艇上,把私舰开得比警舰还快。走私贩的舰技惊人,能在野外激流中驾舰飞驰。正是他们中的一些人组织了最初的圣耶迦那大奖赛。两百年后,第一届落亚舰艇大奖赛也正式启动。这场赛事激动人心,见证了赛舰在狭窄、曲折的城市水路上完成100圈。著名的“180度回头弯”是赛舰手所经历过的最有名的险弯之一。

    第一届光海SS级赛舰锦标赛于燃烧时代219年举行,足足比前两者晚了一个时代,但它的时髦度和势头都赶超了同类比赛。

    这一天,40多只高速行驶的赛舰围绕S着环形道长距离疾驰。不管坐在观众席里的哪个位置,赛舰经过时都是眨眼飞过。若不是有“隆隆”的螺旋桨声和激烈的水声,还有飞溅的泡泡,很难察觉它们的运动轨迹。

    赛场中央的奥术立体幻影中,360度展现着赛场上的景象:舰手坐在发动机前面,穿着防爆服,戴着厚厚的手套、颈支具和头盔;当舰手们将赛舰开入维修站,舰队工作人员们帮忙更换双螺旋桨,给舰重新补充太阳能源,擦亮舰手的头盔,一切都在10秒钟以内完成;遥遥领先的赛舰是亮红色,由于是冠军预定,主办方给了它很多特写镜头……

    下方的字幕上,滚动着一排排科普内容:

    “赛舰的螺旋桨寿命不足以支撑到比赛结束。”

    “舰手需要戴上防撞头盔,舰内也带有由钢管构成的带有保护性内置框架的防撞驾驶室。 ”

    “赛舰看起来和日常的舰艇很像,其实是高动力赛舰,动力是普通家庭舰艇动力的5倍以上。”

    “根据不同的洋流情况,会配备不同的螺旋桨。 ”

    ……

    旁边的广告屏上,一家家舰艇公司的商标轮流滚动,“海族舰艇”和“圣都音速”重复频次最高。

    广播中,声音沙哑的中性女解说时而冷静理性,时而热血激昂,与观众席中的安静与高呼保持高度的一致性。

    梵梨本来看比赛看得很专注,突然听身边其它部门的同事说:

    “你听说了吗,这回研发部的新型F8245奥术芯片有史诗级的改革。”

    “听说了,他们不是推了三种芯片吗,F8245是狄瑞的秘密武器,都是他一个人扛下来的。人的事业是真说不清,上半年他还差点被大老板炒了,现在立了这么大的功劳,算是人品爆发吗?”

    “是啊是啊,估计是大老板那一顿骂,把他骂醒了。狄瑞看上去是个好好先生,没想到做事这么有魄力,对他刮目相看了。”

    “我要为以前说他是庸才道歉。”

    听到这里,梵梨心都悬了起来。这次项目他们一共开发了三款芯片,S482、F8244和F8245。前两者都是团队操作的,F8245是她一个人爆肝研发出来的,没有人何人参与。在她研究的过程中,领导狄瑞跟她说,我们主推前两种,如果上层对F8245有兴趣,我们就大力推一把。之后,他就给她升职加薪了。就算要挂名团队,也应该是整个团队,而不是领导一个人。

    “我想请问一下,”梵梨靠近一些,小声说道,“我就是这个团队的,这事一直是秘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开幕式那天大老板在,狄瑞跟大家已经公开了。你们领导是真厉害。”

    梵梨知道那天领导不让她来看比赛的原因了。

    这两个月她拼死拼活地加班、熬夜,撕了七百多张设计图草稿,为了挑选最轻的单晶硅锭,她专门又嗑了19本晶体硅片的书,最后第一个成品的封装、测试、筛选等程序,她都是亲自盯下来的,公司、工厂两头跑,尾巴都游断。

    现在,这个上班就只会拿着一串虾肉游来游去的狗逼领导,就直接把功劳挪到自己身上了?!

    “梨梨,你怎么了?”星海靠近问道。

    “没事。”

    她现在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表情,尤其是星海,因为知道肯定是丑到可以做表情包的那种。但是,星海从来不会放过她轻微变动的情绪,一直盯着她,好像也被她的愤怒感染了,严肃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的,我先离开一下。”

    梵梨离开座席,一口气游到赛场外。比赛正进行到最热烈的时候,场地内外的呼声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其实,如果换成以前,她应该不会气成这样。毕竟领导是给她升值加薪的,她不是一无所获。慢慢混下去,总会出头,她不该急于求成。但是,她根本不喜欢这份工作。最近和星海的关系如此紧张,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向公司推荐他就职,解决他目前对自己事业不够自信的烦恼。她本想,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就能回到从前,可是现在——

    梵梨气得叫了一声,但满腔愤懑依旧无处发泄。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看来我们梨梨聪明是聪明,还是单纯不设防了一点。怎么可以把研究成果直接交给同事?”

    回头一看,竟然是苏释耶。

    梵梨向他行了礼,愕然道:“您怎么知道?”

    “我就坐在你前面四排的位置,都听到了。”

    “狄瑞不是我的同事,是我的领导。”梵梨苦笑。

    “领导也是同事,也要防着。你要知道,你被抢走的可不是叫外卖、打印文件、打扫办公室的功劳,而是一项可以写上专利的研究成果。图纸交给领导之前,写自己的名字,提交到研发管理部门,备份一份发到公司总部,基本常识。”

    “你说得对,我缺乏常识,就是个书呆子。”

    “没事,我喜欢书呆子。把你这段时间的图纸和材料都寄到白鹰宫殿,我帮你解决。”

    “不要。”梵梨抗拒地说道,“这点小事让独.裁官出马,我以后在公司还要不要混了。”

    “这种事我当然不会本人出面,小傻瓜。”苏释耶微微一笑,“不用为了这件事懊恼,一个人不可能成为全才。你这样不把心思放在人际上的人,才能真的做出实绩。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工作,那些‘政治’的部分,都交给我吧。”

    “可是,欠你这么多人情,我自己会过意不去。这件事我会回去好好反省的。”

    “这不是欠我人情,梨梨,是我需要你。不久的将来,光海将面临一次历史上最大的变革,会出现人才极度稀缺的现象。既是说,极度需要你。现在,你只要专心读书,做好研究,发挥好自己的才华,就是对我的报答。”

    “最大的变革?”

    “嗯,会有很多人重获新生。那会是全新的时代,海族真正走向人人平等的时代。”

    苏释耶还是用了习惯性的说话方式,只说好听的部分。“会有很多人重获新生”的另一层意思是“会有很多人死”,他就绝对不会说出来。

    梵梨很想知道,苏释耶打算做什么。但她明白,如果苏释耶想让她知道,会说出来的。于是,她只是点点头。

    “你这件事,我会尽量帮你解决。如果解决不了,我就直接让马文把星海塞到你们公司了。虽然空降会被人诟病,但总比影响你学习好。现在,你学好生命奥术学和魔药学,知道么?”

    “好……”

    “虽然专注事业的女人最美丽,但你还是要注意休息。”苏释耶靠近了一些,摸了摸她的下眼睑,“都有黑眼圈了。”

    梵梨往后退了一截。

    “对不起,我只是表达一下关心,并没打算僭越。你已经拒绝过我了,我知道。但我会继续等你。”

    “不要等了,我爱星海。”

    “拒绝是你的自由,喜欢你、等你是我的自由。”苏释耶淡淡笑道,“希望梵梨小姐不要干涉我的自由。”

    回到宿舍以后,梵梨翻箱倒柜,把最近工作的图纸全部都拿出来,按时间顺序整理,结果一直忙到了晚上十一点过。

    星海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轻倚在窗台前,抱着胳膊,却久久不说话。梵梨抬头看了看他,起身游过去,想拥抱他,却被他避开了。

    “今天是周末。”星海冷漠道。

    “所以,周末不是更应该有一个甜甜的拥抱吗?快进来。”梵梨歪着头笑了笑,想再去抱他,却再次被避开。

    “以前的周末,我们都会两个人一起做一些事。”

    “啊,你是说我在忙这些……”梵梨回头看了一眼图纸,“我刚才只是随便弄弄,结果忘记时间了……这只是暂时的,下周不会这样了。”

    “梨梨,你发现了么,”星海的笑容毫无温度,“现在苏释耶更适合你。”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梵梨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们俩的感情,不要牵扯第三人了。我爱的人是你,我知道。”

    “爱这种东西,没有任何意义。对男人来说,能力才是一切。只要你想要的,独.裁官什么都给你。钱也好,地位也好,美好的未来,都可以给。而我能给你什么呢?破卡一张,破命一条。你说你爱我,但你心里清楚,你和他才是天生一对。”

    万箭穿心,不过如此。

    “你一定要和我这样互相伤害吗?”梵梨眼眶通红,但还是露出了倔强的神情,“我是为了什么去服‘冥河之心’的,是为了什么留下来,没有选择回到人类世界的?现在,仅仅因为我们的生活有了一些小变动,你就这样把我们最珍贵的过去全部抹去,你还是我爱的那个男孩吗?”

    “我不是。”星海眼眶也红了,“这样你就好去找苏释耶了,对吧。你去啊。”

    “真的不可理喻!”梵梨气得浑身发抖,转身就游开,但游了一截,又掉过头来说,“现在你这样诬陷我,我依然爱你。但我现在也很讨厌你!”

    说罢,她拉开卧室的门,径直游下楼去。结果,星海堵在了宿舍楼门口:“你说你爱我,用什么证明?”

    “你要我怎么证明?”

    “明天早上就去跟我领证结婚,我就相信你爱我。”

    梵梨惊呆了。星海最大的优点就是耐心好,情商高,现在居然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见她一直沉默,星海冷笑:“你动摇了。”

    她很想说,结婚不应该是用来考验彼此真心的工具。两个人成为夫妻,应该是在安全感很足、很幸福的状态下。不然,就是枷锁了。但现在星海很缺乏安全感,不能再加大两个人的裂痕。她轻轻点头:“好,我答应你,明天就去领证。”

    ***4.3小剧场***

    今日小剧场较长,见作话。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