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64章
    梵梨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星海结婚的场景,有被同学们祝福的、有两个人偷偷甜蜜的、有两个人奋斗好事业后开着私舰霸气侧漏领证的……但怎么都没想过, 会是在赌气的情况下。

    这一晚她失眠了, 以至于第二天六点闹钟响时, 整个脑袋都像快爆掉一样疼。按掉闹钟,她又躺了五分钟,才按着脑袋, 磨磨唧唧地坐起来。

    她真的不想就这样结婚,真的不想。但她更不想失去星海。

    她坐在床上刷牙, 坐在床上梳头,又磨磨唧唧地拿好书包、通讯仪,游到房门前,像拉开千斤重的巨石一样, 拉开了门。

    星海就在门外。

    “你起这么早?”她睡意减少了很多。

    “其实我觉得有一点你说得没错,我们之间的问题确实和第三人没有关系。也不是你和别人合适,而是我们不合适。”星海苦笑道, “从来圣耶迦那之后,就越来越不合适了。”

    “你什么意思……”

    星海低下头,银灰刘海摩擦着长长的睫毛,胸膛因为呼吸起起伏伏。然后,他低低地说:“梨梨,你很优秀, 你配得上更优秀的生活, 更优秀的另一半。我很想当一个配得上你的人, 但确实能力有限。”

    “你什么意思?!”

    星海长吸一口气, 说出后面的话,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我们分手吧。你自由了。”

    “我不接受。”梵梨立刻接道,“我不接受分手!”

    “不管以后你跟什么人在一起,祝你幸福。”说罢,星海转身游走。

    “不要走!”梵梨冲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我和你在一起,从来不在乎你赚了多少钱,取得多少人生成就,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是你的善良和正义,是你帅气的外貌,那些附加的东西,真的真的没那么重要啊。”

    “大家都说,两个人在一起爱最重要,社会价值是否对等不重要。最近这么长时间里,我也是如此安慰自己的。但你我都知道,勉强在一起,我们都很不快乐。”

    “我跟你在一起很快乐!”

    “可是我不快乐。”星海疲惫地说道,“放手吧。和平分手,等这段时间过了,我们说不定还能当朋友。”

    “不不不,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最近很在意我把太多精力放在工作上,但这真的只是短期的。我到‘海族舰艇’工作,也只是因为他们公司有一个优秀员工福利。如果我取得了一定成就,就可以把你带进去,这样你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啊……我自己对这份工作是没兴趣的,你知道的。”

    她原本以为自己说出真相,星海就会知道自己误会她了,从而转过来抱住她。但事实说明,她太自大了。

    他没有任何反应。

    “梨梨,你愿意为我付出这么多,我真的很感动。真的。”他笑得很苦涩,“但是,得知你做这份工作的原因,我更加确定我们分手是对的。我想要的是一个让我保护的女朋友。在你面前,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不是男人。你一定要我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吗?”

    “你胡说!你说过不管我变成什么样都会爱我的!”梵梨终于守不住淡定形象了,先是崩溃地提高音量,随后大哭起来,“你说过,我是海洋族,你就爱海洋族;我是捕猎族,你就爱捕猎族!你说过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不会再换人了,那我现在只是多把心思放在事业上一些,怎么就要被迫分手呢?星海,你说过的话都不算数了吗?都只是甜言蜜语而已吗?!”

    “我是渣男,只会说甜言蜜语。所以,就更配不上你了。”他轻轻推了她一下,“放手吧。”

    “我现在就去把这份工作辞了,以后再也不做任何兼职了,好不好?”

    “放手。”

    “我以后不管做什么工作,都经过你允许,好不好?”

    “放手。”

    “你觉得我哪里太强势,跟我说,我都改,好不好?两个人在一起,感情是可以磨合的,不要轻易说分手……”

    “放手。”

    她找不到任何借口了,只是紧紧抱着他,但被他把手指一根根掰开,最后整个手被推开。

    最后,他头也不回地远去了。

    梵梨平时和星海总是形影不离,分手后,星海很快有了自己的捕猎族圈子,同学们也很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几个海洋族小伙伴儿们劝和无用,只能尊重他们的选择。

    接下来,谣言偷偷在人群中传开,但梵梨已经不是很在乎了。

    领导的脸挨打来得很快。周末梵梨刚进入公司,狄瑞就毕恭毕敬地当着所有人道歉,说自己提交F8245奥术芯片档案时出了差错,忘记把梵梨的名字放进去,其实功劳全都是梵梨的。同事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都觉得不奇怪,因为他们都是亲眼看见梵梨研究出成果的,狄瑞确实什么也没做。

    看狄瑞点头哈腰跟个太监一样伺候自己的样子,梵梨没有想象中那样解气,也不好奇苏释耶动了什么手脚。现在对她来说,这份工作已经失去了意义。她打算把手头的工作收尾,和星海过了这段冷静期,就看看能不能招他入职,然后提交辞呈。

    最近,搏斗论基础课上,学生们刚学好最基础的战斗奥术“结晶术”和“重斩破”,教授就开始安排学生们进行搏斗实战练习。

    悲催的是,梵梨的搏斗论基础实践课导师是文南教授,这个六十人小班里,还有奥达艾伦、赛菲昆蒂、赛菲夏弥。

    早在第一堂课,做奥术潜力评级时,她就看见了昆蒂强大的奥术潜力把测试表都快填满了,最终得到了三个S。听说这个系只有昆蒂和羽烬有三个S,双S的还有十三人,全是海神族。

    丽娜、凯墨的结果是A,星海的结果是B,双思、尤灿、琉香等海洋族连C都没有。

    梵梨测试出来的结果是S,碾压了很多捕猎族,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但是,面对海神后裔,她是多么地柔弱。文南教授还偏偏把她和艾伦安排在一组,她直接被艾伦一个重斩击退好几米。

    艾伦先给了她个下马威,赶紧冲过去扶她,怜香惜玉地说:“梵梨同学,我知道你只是状态不好,因为一些私事吧……”他看了一眼鲨族堆里的星海,叹了一声:“来,我们重新比一次,我稍微让着你一些。”

    梵梨躲开他的手,爬起来,抖了抖衣服:“行,再来。”

    艾伦果然有让她,两个人打了几个回合,可是文南教授却突然叫走艾伦,把梵梨的对手安排成了昆蒂。

    昆蒂早就被这一幕气炸了,一个重斩过去,直接把梵梨击倒在地,半边身子都受了伤,吃了一嘴的海底平原泥沙。星海闻到了梵梨的血味,有些慌乱地看向她。他握紧双拳,很过去扶她,但看见和歌过去了,便没有行动。

    “宗姬大小姐,对待海洋族,没必要这么拼吧。”和歌用笑容压着怒气。

    “米瑟和歌,我们是在搏击课,不是绣花课。不想认真你可以不上。”

    “梵梨可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海洋族对待过。”琉香在旁边用尖酸的声音说道,“她早就以为自己是海神族啦,现在朋友全是海神族呢。”

    梵梨蹙眉看了一眼琉香:“你看我不爽,就跟我打打看?”

    “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假海神族打,莫名其妙。”

    “那你就不要点名我,行吗?我和你连朋友都不是。”

    琉香在私底下说过很多“以前梵梨和我最好,但她人品太差背叛我”之类的话,现在被当众打脸,非常不爽,但打又打不过梵梨,只能继续酸溜溜地说:“是啊,我们早就不是朋友了。为了巴结海神族,你海洋族的朋友不要了,现在连男朋友都丢了,我们哪敢自称是你朋友呢?”

    “少废话,看我不爽就来打。”

    “我也看你不爽,”昆蒂挡在琉香面前,自信地笑了一下,“那你跟我打打看。”

    “行。”

    梵梨起来,又跟昆蒂较量了四次,每一次都是被昆蒂痛扁在地。她摔得遍体鳞伤,浑身挂彩,也没有畏惧过昆蒂,而是认真研究昆蒂的攻击路数。她发现昆蒂来来回回就只会用一个动作,从一个方向发起攻击,傻得不得了,但因为天赋太强,直球攻击也能获胜,她拿昆蒂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整个过程中,琉香在旁边看得高兴死了,恨不得鼓掌庆祝。

    梵梨和昆蒂正要进行第六次较量,文南教授游过来,对她们挥挥手:“好了,不用打下去了。实力悬殊太大,再打也没有任何意义。”

    梵梨有些不甘心,但确实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疼得不行,流的血还让周边的鲨族学生全部都亢奋了,只能放弃。

    “我们平时在新闻里,经常看到很励志的故事。”文南教授用那双半死不活的眼睛看着远处,像是在对海水说话,“例如一个断尾的残疾孩子尾球玩得很棒,大龄老太太晚年学会了高难度舞蹈,语言障碍的学生成为了翻译,奥术有上限的学生考入圣耶迦那大学奥术学院……我们会为这样有拼搏精神的人喝彩,是因为他们取得了大大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成就。但是,有很多东西天生是取代不了的。断尾的孩子比不过海域级专业球员,老太太的美貌与舞蹈爆破力比不过从小跳舞的舞蹈演员,语言障碍的学生永远无法成为特等翻译官,奥术有上限的学生在搏击上永远斗不过海神族……如果因为拥有了一定实力,这些人忘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忘记了人们原本拿他们比较的对象,那就不光是平庸了,还显得有些蠢。不管是平庸之人,还是蠢人,都不该出现在圣耶迦那大学,我想,你们一定都很赞同吧。”说完,她的目光漠然扫过人群,经过梵梨时,把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才把视线挪开。

    像是在故意和昆蒂对着干,下课后,艾伦跟着梵梨一起游出去。知道昆蒂派夏弥过来盯他,他就更是逆反心态严重,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梵梨搭话,但收到的全是让他失望的反馈。

    最后,他的目光和很多行人一样,被悬停在校门口的一艘黑色超长私舰夺走了注意。私舰的款式端庄而不高调,守在私舰旁边的艾泽和两名圣都红衣卫就非常高调了。见梵梨出来,艾泽过来对弟弟做了个“去去去”的姿势,就毕恭毕敬地把梵梨请了过去。

    艾伦从小娇生惯养,唯独经常被哥哥欺负,被赶得有点不爽。因此,他对夏弥也没有好脸色。他头也没回,摸了摸鼻子说:“说吧,昆蒂到底想干嘛?”

    “艾伦,你……你招惹了晴就算了……不要在学校里跟女同学也……你和我姐姐毕竟有婚约……”

    艾伦脸色大变,皱眉说:“你知道我和晴的事?”

    “知道……”

    “这个秘密你不能告诉昆蒂。说了就完了。晴会被昆蒂弄死的,我和昆蒂的婚约也结束了。”

    夏弥摇摇头:“我没有告诉姐姐……”

    “那就好。”艾伦长吐一口气,“谢谢你,夏弥,你还是一个很顾全大局的女孩。最近我总是对你发脾气,很抱歉。”

    “没事。你稍微克制一下啊,”说到这里,夏弥神色有些黯淡,“怎么说,也是我未来的姐夫不是吗……”

    “好,为了你的这份善意,我会克制的。”

    艾伦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让夏弥想起每年夏季出海时,看见的第一缕阳光。她小心而卑微地抬头看他,想到多年前第一次看见他的场景:在复活宗神宫,父母让她去迎接奥达家的小公子,她提着新买的丝绒裙子快速游出去,看见少年以陆生形态站在大厅,桀骜的雪白眉毛微微皱着,眉峰、眉尾棱角分明,对她投来了不耐烦的表情。

    那一瞬间,她的整个青春都被他照亮了,明亮得像过去一百多年都没有活过。

    毫无意外地,他成为了姐姐的未婚夫。

    从小到大,昆蒂要的东西,她都得第一时间让出去;只要有昆蒂的地方,她都只是昆蒂的影子;昆蒂和艾伦一样,光芒万丈,永远是人群中的中心……他们很般配。对于这个结果,夏弥没有任何异议。以后等艾伦正式成为姐夫了,她还可以经常看到他,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梵梨知道来接她的人是苏释耶。最近她谁都不太想见,但比起死缠烂打的艾伦,苏释耶要好太多了。于是她上了私舰,对苏释耶行了个礼:“苏释耶大人,午安。”

    “怎么受了这么多伤?”苏释耶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奥术师,“给她治疗一下。”

    在治愈过程中,伤口加速愈合的灼烧感让梵梨龇牙咧嘴。苏释耶嘱咐奥术师轻一些,随后轻声道:“梨梨,我听说你和星海分手的事了,真是有些可惜。希望你别太难过。”

    他本来以为梵梨会在他面前掉眼泪,没想到她一点也没露出伤感之色,直接怼了回来:“可惜什么,你不觉得可惜的。”

    苏释耶无声地笑了起来,良久,含着笑意点点头:“是我最聪明的梨梨。”

    “是我最xx的梨梨”这个句式听上去好耳熟,星海也经常这么说。梵梨觉得有些奇怪,但也只是在心里纠结了一会儿,便说:“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晚上我会参加一个朋友的一万岁生日宴,想邀请你当我的女伴,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

    “当然有,但我没时间,就不去了。”

    “为什么没时间?”

    “要抽时间练攻击奥术,你看我今天都被同学打成这样了。”

    “这么勤奋?”苏释耶故作惊讶,“想学奥术为什么不早说,明天我教你。晚上跟我出去散散心吧,你闷在家里,心情只会更低落的。”

    梵梨一直知道苏释耶对自己的诱惑力。本以为和星海分手后,她会更加喜欢苏释耶,但最近只觉得生无可恋,谁都不想见。最后她还是拒绝了他的邀请。苏释耶没有勉强她,临行前,他摇下舰窗,对她说:“梨梨,我很想多陪陪你,但看样子你是想一个人处理自己的情绪。你只要记得一件事: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一直在,会一直等你。”

    “我不知道……”梵梨有气无力道,“我现在真的不想谈恋爱了……”

    “为什么,因为星海?”

    “嗯。”

    “男人最讨厌的就同情。你现在给他的全是同情。”

    “我……只是同情他吗?”

    “你真正喜欢的人是我,从一开始就是,我不信你感觉不到我们之间的火花,只是开始因为我的原因错过了。但现在再开始,为时不晚。”苏释耶微微一笑,“星海可以给你的,我都可以给。我等你重新爱上我。”

    梵梨回到宿舍以后,一直在思索着苏释耶的话,最后想得大脑能量都快消耗光了,也没得出结果。

    之后,苏释耶果然没再来打扰她了。但每过三四天,都会有人肉快递送红藻给她,都是人工养殖的进口款,大老远看过去都知道品种非凡。

    于是,在学校里,关于梵梨和星海分手原因的流言悄悄传开了——神秘大佬追求梵梨,星海被甩。

    两位当事人被问得耳朵生茧,但都保持缄默。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梵梨尝试着去和苏释耶相处,也和他一起去见了一些他的朋友。

    当然,独.裁官没有普通的朋友,每一个都是马文这样的大人物。

    怎么说,苏释耶很好,但他的生活圈子,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能是年龄,可能是阅历,也可能是两个人的地位悬殊太大。那个金光闪闪的上流社会,并不是梵梨所向往的。

    而且,苏释耶确实是个政治家。他会怜悯贫穷人民,对奴隶也很客气,但如果他的朋友对奴隶不客气,他会熟视无睹;如果他朋友背着老婆带情人出来活动,苏释耶可以若无其事地跟他们情妇相处,再若无其事地问起他们“令夫人最近身体康复一些了么”;他的朋友言语中多少都有点透露出瞧不起海洋族的意思,但面对梵梨,总是毕恭毕敬;梵梨喜欢和爱人平静相处的感觉,但苏释耶野心勃勃,杀伐决断,经常独自坐着思考很久很久,眼神冷酷、阴鸷或充满攻击性,但一旦她开口与他说话,他立刻又会变回柔情蜜意的样子,让她觉得他简直可以在电影节上拿个大满贯……

    对于梵梨来说,苏释耶的一切都太“成熟”了。而且,她总是不由自主拿苏释耶这些“成熟”的一面和星海比较,总是会怀念星海对她毫无保留的爱。

    星海没法带给她这样过山车一般的爱情、数不尽的人生光环,而且,星海能给她的专一与稳定,现在苏释耶也可以给她了。甚至星海一直在别人那占优势的颜值方面,苏释耶都能吊打他。

    按理说,苏释耶应该能完全替代星海才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失去星海,她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

    她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和苏释耶不合适。她也含蓄地跟他提过自己的想法。苏释耶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梨梨,权力很复杂,也很美味。我们时间很长,我会慢慢教你成长,给你的未来打造一个最完美的起点。”

    确实,这一份成熟也让他充满了极致的魅力,哪怕他承诺了她,在她点头前绝不碰她,她也不由自主会想和他有身体上的亲近。然后又想,如果这不是爱情,那什么才是呢?

    心里一直有两个声音在说话,让梵梨彻底迷失了自我。

    直到当当表姐来圣耶迦那的那一天,一件小事,终于让她大彻大悟。

    当当的表姐是过来旅行的。经当当的要求,梵梨把表姐请到宿舍里来住,并好好招待她。

    表姐已经结婚了。当然,和当当以及所有他们族群的女性一样,她嫁的男人具备三大特色:离婚、带孩、有房。当然,表姐自己也和同族的女性一样,总是特别注意自己的美貌,才能当好一个尽职的花瓶小妈。

    所以,减肥是表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她在家里做着各种高难度的海族式瑜伽,有时候可以把尾巴拧到脑袋上面,在小小的宿舍里营造出了一种近似恐怖片的气氛。每当梵梨一边啃书一边啃零食,表姐总是会投来羡慕而后决绝的目光。第一次看她嘴馋得不得了,梵梨试着把零食给她,被她断然拒绝了。

    “你们年轻,吃东西不容易发胖。”表姐用力摇头,“我不一样,就这么吃两顿,立刻会迅速充气,胖得跟受刺激的刺鲀似的。如果胖了,我老公万一出轨,那就太可怕了。他说不定会离开我,娶一个没结过婚的妹子。而我呢,只能嫁给那些没房子又没孩子的男人了,这是我们族群的噩梦,真的。”

    不管过多长时间,梵梨都无法理解她们的思维方式,只能试图沟通一下:“如果一个男的因为老婆胖了就离开她,也不算是真爱。表姐夫是这样的人吗?”

    表姐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是。他是个好男人。”

    “那不就完事了。”

    “但是,我已经养成了要控制热量的习惯。”

    “嗯,这是个好习惯。”

    “所以,我会远离那些只会勾起我食欲却会害了我的食物。”表姐说的内容很坚定,但看她看像梵梨手里零食的表情,更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要坚定。很显然,这姐姐是个吃货。是吃货属性却瘦成闪电,简直是世上最悲催的事。

    听到这句话,梵梨却稍微愣了一下:“害了你?虽然会让你长胖,但也不至于说是‘害了你’吧……”

    “让我长胖就是害了我。因为我想追求的生活是保持年轻和苗条,让老公永远爱我。一旦长胖,我会很没安全感。所以,任何阻碍我走向理想生活的事物,都是在害我,我都应该和它们保持距离。”

    “可是,吃东西的过程也很快乐,不是吗?有好吃的东西,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苛刻,不肯偶尔满足一下自己呢?”

    “哈哈哈,你果然还是太年轻。美食永远不会让你满足。尤其是宵夜——人到晚上食欲是很难克制的,如果你每次想着只吃一小口,很快你就会停不下来,越吃越多,越来越胖,而且还不能尽兴。不如晚上直接看都不看宵夜,告诉自己,远离本能,保持清心寡欲,每天吃健康的海藻鱼肉营养餐……”

    梵梨走神了。这番话是一道雷,把她从混沌的矛盾梦境中劈醒。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每次见苏释耶,她都会觉得很痛苦,而只要避开苏释耶,她休息一段时间就不会再惦记他,能保持热情继续生活;可一离开星海,不管过多久,她都活得如同行尸走肉。

    因为,苏释耶是她的**,星海是她的理想。

    理想很强大,它可以战胜人生中所有的巨大磨难;理想很遥远,它在人生道路尽头的高空上,漫天星河般照亮我们的旅程。每一个在道路起点的孩子都觉得,他们无所不能,可以轻松到达终点。但是,他们走得越久越明白,这条道路漫长而长满荆棘,让人疲惫而遍体鳞伤。疼痛让他们退缩,眼泪让他们彷徨,然后,他们慢慢发现,他们其实可以走得很轻松——这条路上同样有很多近在眼前的分岔捷径,在悄悄告诉他们:放弃尽头那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快下来,我给你相似的替代品,你能马上得到满足。

    在强大的诱惑面前,**也会被无限放大。意志力每被**消磨一分,理想也会随着黯淡一分。直到人被**完全吞噬,那条理想照亮的长路,会彻底淹没在黑暗之中。

    梵梨看向对面宿舍,星海的房间灯关着。

    虽然被甩的人是自己,但她知道,星海才是真正被抛弃的那一个。从她被**蛊惑之后,她的人间理想,那片红月海之夜的璀璨星海,也随之变得黯淡无光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