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68章
    被哥哥打的那个男生是个怂包, 跟老师告状了, 但对自己骂哥哥、想打我的事绝口不提。

    晚上回家,爸妈把哥哥教训了一顿。但不管他们怎么问他动手的原因, 他都不多解释。哥哥回房休息后, 我偷偷把真相告诉了妈妈。刚说完,一颗豆大的银色泪珠就滚到了海水里。妈妈伸手捂住悲伤的脸, 额上有青筋凸起,过了三四分钟才平复情绪:

    “星海太懂事了,从来没跟我们说过这些事。他这么懂事,妈妈只觉得更对不起他。”

    跟妈妈聊过我才明白, 她和爸爸在一起很不容易。曾经他们互相喜欢了很多年,但因为都知道他们相恋没有好结果, 所以一直没有在一起。直到战事结束后,爸爸的名字被误报在了死亡名单里, 妈妈痛不欲生,后悔莫及, 才促使他们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他们从来都没结过婚,在尔国临格的上阶海族里一直被人议论纷纷, 才毅然搬到这个与世隔绝、无人认识他们的小镇。他们原本也没打算要孩子, 八百多年来,每一次同房, 他们都非常谨慎地做好防护措施, 但不知道为什么, 还是意外怀孕了。

    要不要生下这个孩子, 也令他们矛盾了很久。

    放弃孩子的生命,他们问过他的意愿了吗?

    如果把他生下来,他天生就知道自己没有生育功能,一生说不定都会在遗憾与阴影中度过,说不定恨不得自己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上……

    最后,他们互相问了对方一个问题:“如果你是这个孩子,没有生育功能,会不会想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们答案都是,即便没有生育功能,也感谢生命。

    如果孩子像他们,也会这样想吧。

    哥哥是个在父母的爱中长大的男孩子,童年很幸福。但随着年龄增长,他渐渐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性格也越来越安静了。可是,他从来没有怪过父母哪怕一次。他学习很认真,在学校里也尽力维护好了最好的人际关系,希望以后能成为和父亲一样对光海有贡献的男人。所以,哪怕大家都知道他是海神族混种,大部分孩子也依然很敬佩他,愿意追随他,如同追随精神领袖。

    和妈妈聊天结束,我上楼敲了敲哥哥的房门,他已经睡下了,但还是叫我进去。

    哥哥背对我侧卧着,瘦瘦的背影让我有点想哭。

    “我可以睡在你旁边吗?”我小声说道。

    “嗯。”

    我一个冲刺到他上方,然后轻飘飘地沉下来,在他旁边睡下,故作开心地说:“我作业写完了哦!你是不是没写就睡觉了!”

    “早写完了。”

    “哥哥。”我拉了拉他的衣角,没得到任何反馈,索性把小脑袋撞在他的背心,“谢谢你今天保护我……你是全光海最好的哥哥……”

    “不要拍马屁。”哥哥冷声道,“你跟妈妈在外面嘀嘀咕咕说那么多我小时的糗事,觉得好笑,想来取笑我,是吧。”

    “我没有想笑!我只是想说,哥哥如果以后真的没有人要,我就一直陪着你。”

    “别闹。爸妈跟我交代过很多次,你的未来很重要,让我一定要把你嫁掉,让你生一大堆小梨子。”说到这里,哪怕没看见他的脸,我也能猜到他露出了望天的无语表情,“总之,你可以停止幻想不可能发生的事了。”

    “不,我不嫁人,我要陪着你!”我攥着他的衣服,坚定地说道,“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

    “我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宿?”哥哥好像听不懂海族语似的,慢慢转了过来。

    “嗯!”

    然后,他完全转过来,一头银灰色的短发落在枕头上,亦在海水中轻微荡漾,大大的水蓝色眼睛清澈明亮,虽然没有笑,却有明显的笑意。他又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笨梨。小小年纪,就会嘴甜。”

    “嘿嘿。”我一头钻到他的怀里,学着爸爸抱妈妈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背,“有梨梨在,哥哥不怕哦。”

    这一天过后,我和哥哥的感情就变得特别好了。他再也不抢我的东西,我也不会总跟爸爸妈妈告状。而且,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大街上,还是公共交通旅程中,只要有人欺负我,他总是会第一时间挡在我面前,把我保护得好好的。

    ***追忆碎片二结束***

    虽然记忆中的小梵梨在海族里年龄不大,但没几天,梵梨就回想起了她三十多年的经历。又因为这颗大脑有赛亚人的记忆力,小梵梨三十多年所有学过的学前教育她都记下来了,她开口说话时,意外发现,有时候会冒出斐理镇的俚语。

    记忆里的那个小星海,与她所悉知的星海,如此相似,又如此不同。如果真如苏释耶所述,她的星海只是这个小星海的拟态复制品,那她和星海的爱情,到底有没有存在过?

    他连一个真实的生命都不是,怎么能算存在过?

    但如果没有存在过,那么真实的拥抱与深深的触动,怎么可能是假的?

    现在突然多了三十多年的回忆,这个爱着她的星海却一点也没有褪色,反而好像变得更清晰了一些。

    她还记得,星海曾经说过,他的父母接受在一起这件事实,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当时想觉得没什么,现在细想,捕猎族和海洋族的组合虽然不常见,但也不至于让他妈妈逃避那么多年,直到以为爸爸快死掉才开始后悔。结合真正星海的过去,她懂了。因为他妈妈是海神族,和父亲结合,繁衍上会出现生殖隔离。这才是他父母那么痛苦的原因。

    学校里,每一门课都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复习阶段。

    “梨梨,我不知道你和星海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更担心你的状态。”霏思见她长时间陷入呆滞状,担心地拍拍她的手背,“有什么心事,别憋着,都告诉我们,好吗?”

    “她有什么心事,无非是在做最后的演戏,要把星海毫无包袱地甩了。”后排的琉香讥笑道。

    “胡说!梵梨和星海感情好得很,你少挑拨离间!”

    “哈哈,等着看吧。”

    梵梨面无表情地听课,但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羽烬坐在她的身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察觉到梵梨姐姐不太对,小手抓抓她的衣角,又不敢太用力,只能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

    放学以后,梵梨用星海给她的钥匙,和羽烬一起去星海的房间整理东西。他的衣物、夹着海草书签的课本、洗漱用品、写到一半的论文……都还老老实实地摆在原处,没有动过。在墙角里,小葵花好几天没吃东西,奄奄一息地蜷缩着,羽烬赶紧把饲料丢到她的球状鱼缸里。

    几分钟后,小葵花又活过来了。看见它在鱼缸里爬来爬去,梵梨想起了落亚的一切。

    把星海的东西都拿回自己的宿舍,梵梨抱着他最喜欢的一件白衬衫,看着墙角的小葵花走神,浪费了平时可以读三四本书的三个半小时。

    时间已经不再宝贵了。两千多年的寿命,好无聊,好漫长。

    突然,“咚”的一声,有一个小贝壳击中了宿舍的玻璃窗。她跟条件反射似的从床上跳起来,爬到窗台往外看。

    远处,不是深蓝色的荧光梦之都落亚,而是金碧辉煌的圣耶迦那。寸土寸金的圣耶迦那,密集地积攒着全光海最鼎盛的繁华。因为城市被照得灯火通明,又过于喧嚣,这里已经看不见什么星光,也听不到什么蓝鲸的歌神,只能看见白鹰宫殿锃亮的窗在水光中荡漾,圣都党的旗帜在斜对面的街道上飘扬。嗖嗖飞过的新型舰艇替代了大量的海龟与鱼群。街边没有路灯,只有建筑自带的奥术之光。

    而站在楼下高挑的白发男人,也不再是那个路灯下留着灰白短发的少年。

    梵梨头也不回地转身,回到了床上。

    没过多久,苏释耶就在外面敲了敲窗。

    多么神似的场景,又多么令人失望的场景。

    梵梨不想看他,直到他又敲了几下窗,看见他手里拿着星海的生命珍珠,才赶紧起身开窗,把珍珠接过来。她正想把窗子关上,苏释耶伸手拦住:“心情好一点了么?”

    “还可以,平静得跟死了一样。”

    梵梨回到床上坐下,没看他一眼。本以为他会识趣离开,没想到他翻窗进来了,还大大方方走了过来,在她面前弯下腰来:“梨梨,你不能再这么憋着了,有什么想法和诉求,都跟我说说。”

    “我只有一个诉求,你做不到。”

    “除了那个拟态生命,只要是海洋里的东西,我几乎都能给你。”

    “那我没有想要的了。”

    苏释耶叹了一口气,把椅子搬到她面前,坐下:“星海本来就没有生命。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成为他,继续照顾你,实现你们的愿望。例如,帮小葵花买个新的小家,在‘海族舰艇’上班,听梵梨领导发号施令。”

    听到苏释耶说出小葵花的名字,还有和星海一模一样喊“领导”口吻,梵梨感到说不出的诡异。她皱眉道:“我只想要星海。你不是他,你也不懂他。”

    “我当然懂。他喜欢怎么吻你,我都记得。”

    “住嘴,你不是他。”

    “梨梨。”苏释耶靠近了一些,拨开她的发,在她耳后根轻轻吻了一下,见她露出了习惯性的小小颤抖,他笑了,“如果我不懂,怎么会知道你的敏感点在哪里呢?”

    “你是苏释耶,不是星海!!”

    “你如果执意要认为,星海是个独立存在的个体,那就要承认自己被两个人同时睡了。”

    她很想给他一耳光,但看了一眼手里的珍珠,忍住了。不能激怒他。他是唯一有可能让星海回来的人。

    “苏释耶大人,只要你让星海回来,让他活下去,你要我做什么都答应你。”梵梨快绷不住了,把那颗莹莹发光的珍珠抱在胸口,“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他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的精神支柱。”

    看见她的反应,苏释耶先是一怔,而后眼神冰寒:“星海只是一个拟态生命,连生育功能都没有,懦弱又无能,根本没办法保护你,你不要再沉醉在自我感动中了。”

    “我爱的是他这个人,不是他的生育功能!”梵梨眼眶发红,声音发抖,但还是不敢用力碰珍珠,“就像现在,我知道他只是一颗珍珠了,即便放出来也只有不到两百个小时的生命,我还是爱他啊!”

    苏释耶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笑了一下:“那你和这颗珍珠过一辈子好了。”

    捧着星海的生命珍珠,就像捧着他最后的心跳一样。梵梨太过专注星海的事,连苏释耶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苏释耶回到白鹰宫殿,新闻秘书已经等候他多时了。本想向他汇报工作,但见他脸色难看,秘书谨小慎微地说:“其实,独.裁官大人,您明明可以不用做让梵梨小姐恨您的事,为什么要当着他的面让星海消失?直接告诉她事实,不就好了……”

    “闭嘴。”

    秘书立刻安静了。真的不能理解独.裁官大人。他这样的行为很不成熟,就像是在向梵梨证明“我比星海更好”一样。其实,他完全可以把星海所有的秘密都告诉她,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和星海割裂开?这样不是让她更加排斥他、加大了任务的难度吗……

    * 追忆碎片三

    哥哥对我态度真正有大转变,是从一件小事开始。

    这件事我做得实在是太机智啦,赞赞自己。

    我们家建立在一个大陆架上,上方的森林退潮时曝光在空气中,涨潮时被浸泡在海水里。所以,每天晚上,我们一家四口开开心心地吃完饭以后,我、哥哥还有小区里的小朋友,没事就会游到森林里玩。

    森林里有处处游曳的乌贼,还有很多被水淹死的甲壳虫,男生们就很喜欢玩这些。而女孩子都喜欢把五颜六色的海藻、海星别在头上,把奇奇怪怪的海草披在身上,扮演各种电视剧里的女神角色,捏着嗓子讲话,掐着兰花指矫情地装柔弱,时不时还期待最好看的男孩子(哥哥在的时候,这个男孩子都是哥哥)能看到自己的“美貌”——当然,他们看不到。他们忙着打打杀杀,喊着“保护光海,消灭深渊族”的口号。女孩子们偶尔想办个小型舞会,让他们扮演王子,他们也没兴趣参加,还是在打打杀杀,喊着“保护光海,消灭深渊族”的口号。

    但这些男孩子还是挺听我的话的。只要我叫他们帮忙递个东西,他们总是第一时间赶来,游得比飞鱼还快。他们对我永远是那么热情的样子,应该都是哥哥的功劳吧。

    这一晚,我因为读了很多关于甲壳虫的书籍,就叫他们带我去森林里找虫子做标本,但我看得出来,哥哥很不喜欢他们一副舔狗的样子,把他们全部赶走了,亲自带我找虫子。我对大自然与生物总是有不尽的好奇与热爱,沉浸在观察中不可自拔,等回过神来时,其他小朋友早就回家了。

    “没事,你慢慢找。我跟爸妈说过了。”哥哥察觉了我的担心。

    这才发现自己的尾巴早就酸得快没知觉了。我一屁股坐在森林边缘的石凳上:“不行了不行了,休息一下。你也过来坐呀。”说罢,我拍拍身侧的石凳表面。

    哥哥游过来,在我身边坐下。然后,我们俩并排看着小悬崖下方,半边灯火通明的斐理小镇。

    因为这片海域周边陆地被一片山谷环绕,所以风平浪静,可以说是光海最安静的世外桃源之一。我们所坐的位置离海面是如此近,抬头就能看见树林大片延伸出水面,星光在透明的水面摇荡出璀璨之光。海水里浸泡的礁石上长满苔藓,白色的小花朵随水摇曳。星海般的蓝光乌贼散落在森林中,柳絮般飘动。

    哥哥低头帮我整理我收集好的标本,鼻尖很小巧,但鼻梁比同龄人挺拔很多。嘴唇粉粉的,让我莫名其妙想到了初生的海绵。

    好像察觉到我一直看他,他抬起头来。

    他的眼中,也有两片小小的星海。

    我笑了起来,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嘴。他懵了两秒,睫毛抖了一会儿。刚好有乌贼从他脸侧游过,蓝色荧光照亮了他的脸,投落了深深的睫毛倒影。但他只像个石雕一样,完全静止了。我被他的样子逗得更乐了,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哥哥,我爱你哦。”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爸爸妈妈也是这么做的。亲一下嘴,说一声“我爱你”。

    但哥哥显然没有电视剧男主或爸爸的觉悟,没有说“我也爱你”,只是凑过来,也亲了我一下。然后,我们俩就坐在这里,你来我往地亲了好几个回合,最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回去以后,我们俩像约定好了一般,谁也没跟爸妈说我们偷偷玩的亲亲游戏。

    从这一天起,哥哥才彻底改变了。再也不用冷脸对我,变得特别温柔体贴,有时候我闹脾气不理他,他为了哄我开心,甚至还会亲手喂我吃东西。爸妈一向宠我,看他宠得更厉害,都忍不住说,你这样下去这姑娘会被惯坏的,会嫁不掉。

    有句话说得好:“有妹妹的哥哥都温柔如水,有弟弟的姐姐一秒变泼妇。”我算是深刻领悟到了。

    三年半以后,爸妈开始长期出差。

    据说是因为深渊族大幅度袭击光海,星辰海是重灾区,有很多地区珊瑚白热化严重,鱼群大量死亡,已经开始出现了饥荒现象。爸妈去星辰海的其它城市支援救灾,一去就是大半年不回来。

    然后,家里只剩下了我们兄妹俩和爸爸来的两名奴隶。在这个期间,我们感情变得更亲密了,在家里也经常躲在柜子里玩亲亲游戏。有时候奴隶做的东西不够好吃,哥哥都会亲自下厨为我做饭,然后再喂我吃。

    三十年小学生涯结束,我们开始读中学。战况一直很糟糕,深渊族防不胜防,除了斐理镇,星辰海几乎全部沦陷。

    中学第十二年,我七十一岁、哥哥七十八岁那一年,发生了一场大事。

    爸爸的战友来电告知,爸妈被困在了大.饥.荒的重灾区,和外界已经失去了联络。

    刚好那一天,我和哥哥在闹别扭,理由是他已经很长时间不肯抱我、亲我了,问他原因,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他离开前试图联系我,我人在学校,心在跟他闹脾气,就是不接他电话。

    从老师那里得知发生什么事以后,我急得冲出学校,一路往家的方向游去。为了抓紧时间,从一个小巷子抄近路穿过去,却在路上被人在后脑上重重砸了一下,晕了过去。

    之后我被吵嚷的声音、捏我脸的粗粝手指弄醒。慢慢睁开眼一看,自己正在一个笼子里,外面是鱼龙混杂的奴隶市场。我猛地跳起来,想逃脱,但金属链条铐住了我的双手和尾巴,我很快闻到了皮肤、鳞片被刮开的血腥味。在被染红的海水中,我隐隐看见了自己手腕上的奴隶编号“83”。

    此后,与哥哥一别,就是二十三年。

    ***追忆碎片三结束***

    期末考试到来,靠过去的积累,梵梨闭眼考,笔试成绩都很完美。但论文写得中规中矩,已经失去了对知识探索的兴趣。

    搏斗论基础实践考试上,梵梨被昆蒂打到昆蒂党集体喝彩,而且爬在地上,连起来的动力都没有。

    然后,无声无息的,上半学期结束了。假期里,梵梨辞掉了“海族舰艇”的工作,买了一堆速食品放在家里,每天都窝在床上,静静等待大片大片的记忆涌入脑海。除了偶尔同学会打电话关心问候,询问星海的下落,羽烬时不时敲敲门,隔着门板说“梵梨姐姐肚子饿了吗”,她几乎要忘记还有自己这号人物存在了。

    尽管如此,她却会经常想起小星海上中学以后的脸。是她在陆地上转校生的复刻版,没有转校生那么皮,眉宇间有几分冷漠、贵气与疏离感,隐隐有了她男朋友星海未来的样子。

    现在她看不到未来,只能凭借着越来越多关于星海的记忆支撑着精神世界,哪怕真正的星海根本不认识她。

    在没有获取新记忆的阶段,她常常一个人在圣耶迦那的街道上漫游,途径“海族舰艇”时,她看了一眼对面的魔药监局大楼,想到自己曾经和星海说,我们终于到圣耶迦那了。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工作,结婚以后,你来接我下班,我为你做早餐,周末我们牵着小宝宝,一起去附近的藻园玩,就这样当一对平凡小夫妻,一代又一代……

    可是现在,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央,听海底喷泉一次次有规律地吐出大量泡泡,她感觉不到繁华与热闹。只觉得世界上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即便你不在了,我也会带着你的回忆,好好地生活。”星海曾经这样对她说过。

    有趣的是,当星海在的时候,每次想到这句话,梵梨都会忍不住鼻子酸酸的,稍微感性点,还会哭得稀里哗啦,像个第一次摔跤的小孩子。她觉得他坚强过头了,多希望他偶尔透露出一丝脆弱,不要让人那么省心。

    如今轮到她说这句话时,她才知道,爱真的可以让人变得坚强。

    这时,有几个年轻捕猎族男人经过梵梨身边,其中一人随意看了她一眼,眼睛瞪得快要掉出眼眶了。他用胳膊肘子撞了撞身边的兄弟,快速指向她。然后,剩下的男人都都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他们推推搡搡了半天,其中一个胆子最大的率先游过来,挺直背脊,跟刚入伍的新兵似的:“这、这位小姐……”

    梵梨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没有任何情绪。但是,男人却低低吸了一大口海水,鳃全都大大张开,一片红潮从耳根快速冲到了耳尖:“我们有荣幸可以和您合个照吗?”

    梵梨皱了皱眉,摇头:“不了,抱歉。”

    “哦哦哦,那真的好遗憾。您是不是做演、演艺行业的?所、所以不太方便?”

    “不是。”

    梵梨无力地转身游开了。但她的无礼非但没有令男人们感到不悦,反而令他们沉浸在她离去的背影中,一直痴痴地憨笑着,直至她彻底消失在他们视线中,还久久难以自拔。

    当那个男人提到“演艺行业”的时候,梵梨脑中出现了一大堆光海明星的名字和面容,还有他们出生的年代、生平、作品和桃色八卦。这些记忆太清晰,就跟圣都歌剧院里那些游走在一幅幅海报里的女演员一样。她过了半天才想起来,身为范梨时,她最关注的明星是和好朋友一起投过票的选秀顶流女团。

    很显然,这些都不是她的记忆。

    停止喝药以后,连她的容貌也在慢慢改变。

    途径规律喷发的海底喷泉,梵梨笑了一下。

    星海,海洋的世界如此广袤,历史的长河如此深远,显得我们俩的存在好渺小。你只是拟态生命,我只是两千多年后的一个人类女孩短暂一生中,十九年的记忆。

    不久以后,我大概也会被另一个人完全取代,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吧。我们俩会像这些泡泡一样,仿佛不曾存在过。

    梵梨抬头眺望远处的琉璃军团神殿遗址,那高耸的建筑是四亿多年前的风格,是圣耶迦那里一道最瑰丽的风景线。她只希望还能坚持找到回去的方法,把她和星海的记忆带回到范梨身上。

    但如果坚持不到那时,也没有关系。

    至少,他们一起乘着坐光海最顶尖学府的校舰,带着梦想一起来过圣耶迦那。活过。爱过。

    ***4.3小剧场***

    夜迦:“看看苏释耶做的都是什么事儿。渣男。”

    苏释耶:“我渣得有品位,谢谢。”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