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1章
    因为凝聚了光海中47%的奥术能量, 圣耶迦那总是金光闪闪、光彩照人,如果不是因为有水波,看上去丝毫不像在海底, 而是在天堂。苏释耶的住所就在白鹰宫殿附近的山坡上。在这里, 可以听见鲸鱼的歌声、悠扬的竖琴, 还能看见远处雄伟的金色创世门。

    在光海的古代,浅水区门前海草的整齐度表示家庭地位。后来, 大奥术师和物理学家发明了自动修剪海草的器械, 平整的海草不再只是贵族的的象征,浅水区家家户户都有,依然是大家注意修剪的部分。

    再后来,魔药师又发明了令海草在较深的水域中也能完成光合作用的药剂,并令制药公司研发推广。现在在圣耶迦那, 大量私人住户门前有也海草。但因为药剂价格不菲, 所以在较深海域能养海草的都是权贵家庭,依然能代表家庭地位。又因为海草的叶子净化了海水,保持了海水的透明度, 一些低调的家庭会把海草种在外人看不到的石槽中,但通过干净的海水能看出他们的家庭地位, 是一种侧面显摆的方式。

    苏释耶的家门口就有一片齐整的海草坪,但并不像很多权贵家庭那样夸张,有星辉家门口草坪的影子。而且,仔细看去,很多毛柄粗皮鲀和叶子一样, 翘着小嘴, 藏在一片片草叶里。

    苏伊小时也很喜欢毛柄粗皮鲀, 刚搬到星辉爸爸家里那会儿, 特意把她的一大堆小宠物从菩提海带了过去,放养在星家门口。

    小时候,她经常拽星海到海草坪前,趴在地上,翘着、盘着尾巴看小鲀鱼们游来游去。人类喜欢吸猫,她喜欢吸鲀鱼,以至于小小年纪就把初吻奉献给了鲀鱼。

    “在看那些毛柄粗皮鲀么。”苏释耶见她一直停留在海草坪前,对一个奴隶挥挥手,“拿个鱼缸给梵梨小姐装一些带走。”

    “啊,不用,”梵梨摆摆手,“我宿舍空间小,养一只小葵花已经忙不过来了。谢谢您的好意。”

    苏释耶家里的装修和在红月海的别墅风格很像,进门就是珊瑚毯子、陈列迎接主人的两排奴隶。墙上处处挂着手工镶嵌画,紫水母穿梭在客厅中、中庭里。其它奴隶们忙里忙外,按部就班完成自己的工作。

    苏释耶说是要梵梨为他做饭,但其实只让她做了一道菜,便用另外十二道菜来招待她。

    厨房和餐厅是靠在一起的,中间隔了一个平台和一扇大大敞开的窗。透过窗子,能看见她纤细的身影在里面游来游去,不小心撞到奴隶,两个人还傻乎乎地互相颔首道歉。奴隶被她的道歉吓到了,行左手礼,深深鞠躬。梵梨也赶紧扶她起来,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苏释耶笑了一下。很快意识到,这不是与星海共享的记忆。梵梨确实就在他家里。

    偌大的餐厅里,卧榻包围着□□米.长的餐桌,后方摆着巨大的镶嵌画《无尽海洋的伊始》,均由贝壳拼装。但做好饭后,这么大的餐厅里,只有他们俩用餐。奴隶站在他们身后,摆设般一声不吭。梵梨觉得有些窒息,轻声说:“你平时在家都是一个人吃饭吗?”

    “怎么了?”苏释耶抬眼看了看她。

    “一个人吃饭,不会觉得有些孤单……哦,没有,当我没说。”她打住了。苏释耶可不缺女人。

    “我没有把女人带回家的习惯。”苏释耶好像有读心术一样,“以前一个人吃不孤单,习惯了。但最近会有点这种感觉。还好,平时工作忙,我在家的时间也不多。”

    “为什么最近会有这种感觉?”

    “不知道,我觉得可能是分裂了个拟态生命出去的原因吧,体感和以前比有点变化。烦恼变多了,就算是在海里,也会很在意季节变迁。”

    “海里怎么察觉季节的变迁?”

    “例如到春天,能明显察觉到硝酸盐、磷酸盐还有别的矿物质;夏天,水域开始变得浑浊,很多鱼产完卵变瘦了;秋天,有的鱼,例如真鲷,开始积攒脂肪准备过冬,变成了胖胖的‘红叶’;冬天,海里悬浮物变少,水变得很清澈。”

    “你的五感也太强了吧……”梵梨惊叹道,“我都晋升过捕猎族了,也没这么强。”

    其实,这些变化都很小,以前苏释耶并不太关注。而他不仅开始留意四季变换,连一个人吃饭也觉得很无聊,读书时、看电影时、听音乐时,只要是一个人做的事,都变得格外枯燥。

    他抬起金色的眸子,瞥了梵梨一眼,笑了笑,低下头接着用餐。

    “既然人少吃饭会孤单……”梵梨看了看周围,“叫他们跟我们一起吃吧。”

    苏释耶第一反应是不成体统,但见她难得愿意多说几句话,就同意了她的提议。奴隶在他们身边坐下,依然是谨小慎微,大气也不敢出。但梵梨感觉好些了,还小小伸了个懒腰。

    苏释耶切了一块刀鱼,本想给梵梨,但又把手收了回去,对身边的奴隶说:“换烧熟的刀鱼过来。”

    奴隶立刻去办。苏释耶把刀鱼放在自己盘子里,等他把熟食送过来,再递给梵梨:“来,菩提海的江刀,你一直嚷嚷着要吃的。”

    梵梨和星海两个吃货,经常换着口味在家里做新鲜的鱼。

    刀鱼是她最喜欢的鱼肉之一。而且,来自不同水域的刀鱼,味道还有优劣之分,最劣湖刀,居中海刀,最优江刀。其中,菩提海的江刀又是江刀里的至尊。菩提江刀是河鲜里的大熊猫,她没钱的时候买不起,有钱以后因为太忙,总是错过,以至于现在都没尝过正宗的菩提江刀。对此,她非常残念,每次加班以后都会抱着星海说:“明年的菩提江刀,我一定要吃!”

    现在苏释耶如此自然地把生鱼换成了熟的,如此自然地聊起刀鱼的话题,让她有些懵圈。

    “看我做什么?”苏释耶帮她把鱼肉切块,“能有你梦寐以求的美食好看么。吃吧。”

    当脱离了权力光环的包围,苏释耶在家里的表现与星海很相似。就连切鱼肉的动作、专注的表情,都很像。她终于忍不住了,轻声说:“苏释耶大人,其实,星海七十四年的记忆,都是你的记忆吧?”

    “你猜到了。”苏释耶开始切自己的食物,反应很平静。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说了也没用,星海是我以前的身体,一百多年前就被前独.裁官之子的部队围剿至死了。换了以太之躯以后,脑部结构、激素组成都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而且,我真正的少年时期,是快两百年以前的事。你觉得很多事都发生在当下,但对我来说,都是历史。”

    有了苏伊的部分记忆后,梵梨秒懂他话里的意思。像追电视连续剧一样,她才刚看到苏释耶当上星辰海执政官的那一集,其实苏释耶早杀青了,在拍下一部戏。他们俩的心路历程是不同步的。

    “是啊……”半晌,她只挤出这么一句话。

    “所以,关于星海,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梵梨摇摇头,接着埋头吃饭。

    用餐结束后,苏释耶带她到楼上天台去看风景。因为别墅位于山坡上,在天台上,可以清晰看见圣耶迦那的夜景璀璨如星斗,将四亿年积累的繁华蔓延至视线的最尽头。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坐在这里,放松,冥想。”苏释耶指向一把椅子,旁边的小桌上摆着几瓶红葡萄酒。梵梨看了一眼酒瓶上的名字“亵渎的爱”,想起他曾经在复活海向她介绍过这种酒。他的最爱。

    “是不是成功人士都很喜欢冥想?”梵梨笑道,“我完全闲不住,安静两分钟,就会按捺不住去做点事。”

    “与是否成功无关,只是因为你还年轻。”

    天台上还有一个望远镜,她透过望远镜,看见了远处翡翠山脉上、琉璃军团神殿遗址旁边,有一鼎与别墅同高的巨大金属炉子,似乎是个半成品,上面还搭着修建者的梯子。

    “那是什么?”梵梨指着那个方向,疑惑道。

    “那是造物熔炉。”苏释耶靠过来,低头看着她,“你记得么,我曾经跟你说过,过段时间,光海就会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届时,这个熔炉的作用就很大了。”

    “嗯?有什么用?”

    “现在不能告诉你,是一个惊喜。”

    “好吧。”

    梵梨不再使用望眼镜,但挺起背脊,却察觉到她与苏释耶的距离特别近。近到她一抬眼,就能看见他的雪白发丝一根根在海水里轻微起伏,能看见他眼眸中荡漾着星辰与水光,有着令她无法挪开视线的沉沦之感。他的目光是漠然的,心跳频率却加快了一些。她知道,他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能再这样对望下去了,感觉好危险。

    可是,控制不住自己。

    看见海浪拂动他颧骨旁的发丝,挡住了他的眼睛,她忍不住伸手,替他拨开那一缕头发。但这个动作刚做完,她就觉得太亲昵了,赶紧抽回手。

    真糟糕。有了苏伊的部分记忆以后,想到苏释耶童年和少年时的经历,即便他现在看上去成熟又强大,她也没办法把他当外人看。甚至还有了苏伊的习惯。

    可是,他非但没有意外,反而也伸出修长的食指,理了一下她的额发,露出她完整的面容。

    眼前的姑娘很熟悉,又很陌生。

    成年的明丽容貌,少女的纯净眼神。

    苏伊躲他就像躲毒蛇猛兽,这不可能是苏伊。但是……

    “你到底是谁……”苏释耶目光有些混沌,但也难言埋藏在最深处的悲伤,“你是来报复我的,对么。”

    梵梨骤然睁大眼:“……报复?”

    她了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像被人扇了一耳光,她晃晃脑袋,猛地往后缩了一截:“那个,苏释耶大人,我要回去了。”

    随后,她直接从天台上游了下去,但刚到门口水草坪处,就被追过来的苏释耶抓住了手腕。

    “梨梨,对不起,我错了。”苏释耶把她强硬地拽回去,拧向他的方向,“你最近的相貌变了很多,我产生幻觉了。我没有把你和苏伊混为一谈的意思。”

    “没关系,混为一谈也没关系。这不重要。我得回去了,放开我。”

    “当然有关系,你知道有关系!”苏释耶急道,“对不起,真的是因为外貌,你们俩一点也不像。我会把你们区分开的。”

    “放开我,我要回家了。”

    “你要回去可以,我让人送你回去。”

    苏释耶还是没有松手,而是用最快速度把他的秘书长召唤来了。舰艇抵达门口时,他本想送她,但梵梨用尽全力挣扎,连动作都透露出强烈的抗拒和反感了,他才总算放了她。

    然后,她转身就冲到了舰艇上,用手背捂着脸,为刚才的情动感到难过不已。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和独.裁官大人吵架了?”秘书长佩莎半扭过头来,“适当作一些可以,他很喜欢,但别过头了。过头了他现在会哄你,但得到你以后会烦得很快。”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梵梨有些羞恼,“我是有男朋友的,今天来苏释耶大人家里,也只是想打听男朋友的事而已。”

    “什么男朋友,别闹了。本体就在你面前,你却要跟他的拟态生命体谈恋爱?这算是另一种情趣?”

    “……你知道?”

    “当然知道。梵梨小姐,你知道星海是怎么产生的吗?最初的星海,就独.裁官大人少年时的复刻版,只不过是把海神族混捕猎族,换成了海洋族混捕猎族。但一个信息追踪者,不适合拥有太强的攻击性、**和显著的个性,他最好是能隐藏自己。所以,我们减少了他50%的睾.丸酮产量,为他的大脑里增加30%的模拟杏仁核,把独.裁官大人所遭遇的所有黑暗的、伤痛的记忆全部挖去,他便从一个利己主义变成了利他主义,自我意识大大减弱,变得更温柔、谦虚、具有同理心。因为独.裁官大人本身大脑里的杏仁核就远远低于普通雄性,睾.丸酮远远高于普通雄性,所以哪怕做出了这样的修改,星海也没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娘娘腔,依然很有男人味,甚至说,几乎变成了许多少女心中完美情人的模板,所以才会让你误打误撞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可是,你要知道,在海族文化里,星海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真正的混种无法拥有他这样健康、完美又有安全感的心态。”

    梵梨脸都有些白了:“你说这么多,到底想表达什么?”

    “你现在是在自欺欺人。你爱上了一个我们为你打造的完美假人,却不肯接受他的缺点。”

    “星海不是假人!”梵梨愤怒地反击,“你们根本不了解他,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我们之间有真感情!如果他有缺点,我也接受!他是我最爱的人,我愿意接受他的一切缺点!”

    “你没有接受。”

    “我怎么没接受?!”

    “把他的缺点还原到身上,就是独.裁官大人。而且,你和星海的共同经历,独.裁官大人也都记得。”

    “你认为我爱上不可能存在的假人……也行。我只接受星海,不接受苏释耶。我也相信激素和基因,不相信感官。那么,连睾.丸酮和杏仁核都有那么大差距的两个人,本质上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了。”

    “是么。那你审美还真是够奇怪的。”佩莎笑了一声,“虽然我还是觉得你是在作。”

    梵梨看向窗外,苏释耶的别墅早就被抛在了脑后。圣耶迦那大学的校区出现在下方。

    其实她知道,她并不是只愿接受星海。她了解苏伊越多,也就了解苏释耶越多,苏释耶和星海之间的界限就越模糊。如果再不把他们清楚地分割开,她会完蛋的。

    因为,苏释耶并不爱她。真正爱她的男孩子,只有拟态生命“星海”而已。

    * 追忆碎片六

    阿萨大公给了我地底城新工会“黑鳄工会”的股份,让我务必继续当黑鳄工会的意见领袖。

    我觉得他没那么善良,事出反常必有妖。逼问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原因。

    原来,卡律公国从宣布独立起,境内海洋族也划分了两个阶级:星辰海裔海洋族(解放的奴隶)和土著海洋族。

    这些奴隶虽然在星辰海时饱受歧视,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对海洋族同类心生怜悯,而是把自己遭受到的不公待遇,又重新施加在了卡律平原的土著海洋族身上。

    七大海域外,或夹缝间,有很多零碎的部落和国家,它们的文明程度相当落后,有的地方连舰艇都没有,还在使用传统驯兽术发展交通业。在土著面前,来自文明海域的解放奴隶堪称得意忘形。他们继承了星辰海的方言、习俗、宗教信仰,而且还拒绝与土著通婚,自成一个星辰海海洋族群体。阿萨大公“登基”之后,卡律公国换了七任总督,全都是星辰海裔海洋族。

    被霸占领地,土著们本来就很不爽了。加上星辰海裔海洋族把高等教育带到了卡律公国,新的一代年轻土著对世界文化的认知也得到了翻新,他们渐渐知道,卡律公国政府只为星辰海裔海洋族服务,对他们歧视、压迫,还总是通过我,跟哥哥的政权“勾结”。土著们失去了话语权,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

    阿萨大公告知,从他统治卡律平原以来,土著爆发了四次大规模的起义,无数次小规模游.行示威,截止至今,这两个团体矛盾冲突是越来越尖锐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国内治安与稳定。

    所以,这才是他无事献殷勤的原因。

    我把这事告诉了哥哥,哥哥派星辰海军舰过去,军官指挥,大奥术师轰炸,镇压了起义,抓到的人全都让阿萨大公处理。

    但国内环境如此恶劣,内战随时都可能爆发,弄得阿萨大公焦头烂额。完事后,我和哥哥成了星辰海裔海洋族心中的偶像,土著海洋族却在首都市中心疯狂涂抹撕碎我们兄妹俩的画像。

    我有点自闭,但也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控制奴隶市场和黑市,终究是要遭到反噬。与其想办法怎么平均分配资源,不如想办法创造资源。所以,还是要指望奥术、科技和经济的进步。

    哥哥也没时间搭理这些小事。

    菩提海与裂空海互为邻国,但一直在边境打来打去。

    自从当上了星辰海执政官,哥哥和奥达宗族一直在坐山观虎斗,时不时挑拨离间,把他们矛盾彻底激化了。于是,菩提海向哥哥发出救援信号,星辰海顺利变成了菩提海的幕后大哥。

    我觉得哥哥这个做法稍微有点急了些。不知道他为什么近期这么热衷于军事扩张。而且,七海很长时间都处于割裂状态,他突然搞这么醒目的联盟,总感觉会惊动别的海域,尤其是军事帝国风暴海……

    我的第六感总是那么准。

    哥哥从星辰海回到圣耶迦那的第一天,我还没在他身上蹭够,我们俩就收到了加斯宗主晚饭邀请。

    加斯宗主包了圣耶迦那最贵的餐厅之一,请了很多上级海族来参加这次晚宴。我和哥哥抵达餐厅后,他专程把我们叫到餐厅后的藻园里聊天。

    “执政官大人,我从寻月那里知道了令妹的真实背景,说实话,有点惊喜。因为我夫人一直很喜欢苏伊这丫头,说如果有机会认识她,只想她当自己的干女儿。我也是最近才反应过来,你们兄妹俩和我儿子居然是校友,你和希天居然是好朋友。”

    “希天是特够义气,毕业前,大家都很喜欢他。”

    “他就是年纪轻了点,脾气急躁。算算他年纪也不小了,比苏伊大了一百二十九岁,还这么不懂事。”

    听到这个“一百二十九岁”,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加斯宗主数学可真好。但哥哥的第一反应却很奇怪——他的眼中有一抹惊慌之色闪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加斯宗主,镇定地说:“别吧,希天已经给我们这群兄弟很大压力了。您还是对他要求放松一些,让他缓缓,也让我们缓缓。”

    加斯宗主的大笑起来。哥哥这张嘴是真的会说,从不尬吹,总是能为不同的人量身定做让他们身心舒畅的赞美。

    又聊了一会儿,加斯宗主就以等候其他宾客为借口,先回到了餐厅里面。

    我使用隔音术,把我们俩罩了起来,开心地说:“哥,我之前还挺担心咱们和风暴海的关系,现在看来,好像担心有点多余。加斯宗主这是在主动向我们示好了吗?”

    哥哥忽然神色凝重:“梨梨,有两件事我想跟你说说。”

    “好啊。”

    “第一件,我要当光海独.裁官。”

    “噗!!!”我狂喷一口水,惊悚地拍拍胸口,“你不要把这么大的事说得跟要逛街一样轻松好不好!你什么时候有的这念头啊,从来没跟我说过……”

    “从你一百岁生日那天开始。”哥哥停下前进的步伐,回头看向我,“三四百万年以来,光海独.裁官就跟圣耶迦那市长没什么区别,有时候手里权力还不如市长。我想当的可不是这个市长。我要当的是真正的独.裁官,手握光海绝对大权的极位者。现任独.裁官还有七十多年连任才到期,我等不了那么久了。我要尽快把他弄下台,拿下圣耶迦那。”

    “好的,可是,为什么呢……”

    “为了统一光海。”

    这一刻,我只觉得哥哥很陌生,很霸气,又有些令人害怕。我点点头:“我会全力以赴帮你的,但是……哥哥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会想办法废除奴隶制的。下一步就是要解放圣都的部分奴隶。”

    “太好了!你果然知道我在想什么!那没什么好说的了,冲呀,独.裁官苏释耶大人!”

    我自己激动了半天,但哥哥看上去始终有些沉重。然后,我凑近看着他,歪了歪脑袋:“哥……?”

    “还有第二件事。”他低头看着我,眼神黯淡,“梨梨,你有喜欢的人么?”

    “有啊。”

    “谁?”他愕然。

    “你喽。”

    “不是。”他失落地说道,“我说的是,喜欢的男人。”

    “呃,”我抽了抽嘴角,“你……你不是男人吗?”

    “我说的是,结婚的那种喜欢。”

    “哦,那没有。”

    哥哥先是有些放松,然后眉心又皱了一下:“那你觉得加斯希天如何?”

    “长得很帅,但直男癌,仇女癌,下地狱会被关在露阴癖劳改犯隔壁的那种。”为此,我还特意做了一个模拟抠喉咙的动作,以表自己的真情实感。但很快,我觉得情况不对,骤然抬头道:“等等,刚才加斯宗主是来提亲的?!”

    哥哥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把双手抱在胸前,轻声说:“风暴海,太远了。”

    “等等等等等,你就打算把我这么嫁了?!”

    “希天是很不会讨女生喜欢,但责任感很强,对家人负责,大概率会是个好丈夫。认识他这么久,我觉得我看人应该不差的。而且你们结婚,有助于风暴海和我们的联盟。你认真考虑一下吧。”

    “前面那些都是废话,关键只有一句‘有助于风暴海和我们的联盟’。”我冷笑了几声,“哥,我不想揭你的伤疤,但你作为一个海神族与捕猎族的混血,已经很清楚生殖隔离的痛苦了,不是吗?如果我嫁给希天,我也会生出不孕不育的孩子,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放心,你和他没有这种问题。”

    “为什么没有……”

    “你的血统特殊,跟什么种族就生出什么种族的纯血孩子,没有生殖隔离的烦恼。加斯宗族和圣提宗族的血统最纯净,所以我才觉得希天不错。”哥哥游过来了一些,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微微笑道,“这也是哥哥最希望看到的结果,看到我的梨梨后代能够延续下去。”

    我的重点却不是希天的血统是否纯净。我只听到了关键词:“跟什么种族都没有生殖隔离的烦恼……那、那如果是跟海神族混血呢?”

    说完以后,哥哥怔住了,我也尴尬了。

    “我我我,我只是随便问问,好奇而已。”

    “没有生育功能的种族怎样努力都没用,别做这种假设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很低迷。哥哥拍拍我的肩,转身游向餐厅的方向。但我又上前了一些,鼓起勇气说道:“哥哥,那如果我喜欢的人和你一样,是海神族混血呢?你会支持我嫁给自己爱的人吗?”

    哥哥的背脊僵了一下,声音却是冰冷的:

    “不会支持。你如果爱上这种男人,我会杀了他。”

    ***4.3小剧场***

    夜迦:“今日最佳:《苏释耶传记:舔狗的一生》《狗椰暴怒删号》。”

    苏释耶:“?”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